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冰河世纪

17841浏览    107参与
卜噜噜
AI原创 | 冰河世纪怪物书更...

AI原创 | 冰河世纪怪物书更新 人形异端


白柳放轻声音:“它们是什么样的怪物?”

“……高度智能化的怪物。”方小晓扶着墙面站起来,沙哑回答。

“它们一开始出现的时候,我们都吓坏了,因为它们长得和观察站死去的队员一模一样,我们还以为是鬼,后来发现是艾德蒙观察站的违规生化产物。”

“……在研究过程中,它二次蜕皮了,变幻得更像是人。”


—— 壶鱼辣椒《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


是私设的一位人形异端,感觉融合了南极低等生物基因后蜕皮进而变幻成人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但是私心还是想变个好看的科考队成员。

AI原创 | 冰河世纪怪物书更新 人形异端


白柳放轻声音:“它们是什么样的怪物?”

“……高度智能化的怪物。”方小晓扶着墙面站起来,沙哑回答。

“它们一开始出现的时候,我们都吓坏了,因为它们长得和观察站死去的队员一模一样,我们还以为是鬼,后来发现是艾德蒙观察站的违规生化产物。”

“……在研究过程中,它二次蜕皮了,变幻得更像是人。”

 

—— 壶鱼辣椒《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


是私设的一位人形异端,感觉融合了南极低等生物基因后蜕皮进而变幻成人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但是私心还是想变个好看的科考队成员。

74

冰河世纪

泥泞,阴暗,不堪

他俯下身来轻轻呢喃:

当世界被大片洁白遮掩罪行

找出它之核心

亲手将其摧毁

让那人放弃坚守

让他重新变为白六吧


泥泞,阴暗,不堪

他俯下身来轻轻呢喃:

当世界被大片洁白遮掩罪行

找出它之核心

亲手将其摧毁

让那人放弃坚守

让他重新变为白六吧


旧林.

惊封[狐狸之窗]

时间线接冰河世纪之后,86在昏迷时梦到的18岁的86遇到的事情。算是小甜饼吧(〜 ̄▽ ̄)〜


惊封[狐狸之窗]

        “传说透过狐狸之窗可以看到已逝的爱人。”


         方点左手挽着陆驿站右手搭着白柳念出杂货店外小黑板上的字。......


时间线接冰河世纪之后,86在昏迷时梦到的18岁的86遇到的事情。算是小甜饼吧(〜 ̄▽ ̄)〜


惊封[狐狸之窗]

        “传说透过狐狸之窗可以看到已逝的爱人。”

         

         方点左手挽着陆驿站右手搭着白柳念出杂货店外小黑板上的字。

          

          正值六月,刚刚高考完的一家之主方点大手一挥决定带着男朋友和儿子出门潇洒。

        

         “是个本科,是个本科,是个本科……咳咳……”​陆驿站正紧张的碎碎念。​

            ​

         方点直接一巴掌拍在陆驿站背上打断施法:“走老陆,这店挺有意思,进去看看!”​再顺手一拉白柳:“还有你,白柳,进去挑个小狐狸摆桌子上。”

         

         白柳​……

        

        行吧​,谁让一家之主是方点呢。

 

         店主是个中年男性,见他们进来抬头看了一眼就又低下头玩贪吃蛇小游戏。

          

          方点拉着陆驿站直奔挂了一整面墙的符包,还不忘推一把白柳。

          

          “快去看看小狐狸,我从这儿看着可好看了。”方点冲着白柳俏皮的眨眨眼。

  

           “没错没错,白柳,快去看一看。”陆驿站与方点妇唱夫随。

        

         白柳:“……”

        

         在二人的注视下,白柳不得不迈步去了小狐狸专区。

 

         白柳无奈,“算了,就看一眼就去找方点和陆驿站。”

         

          所有的小狐狸都摆在隔板上,陶瓷的小狐狸活灵活现的,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样子。

 

         最角落有两个狐狸,一个银白色,端正的坐着,一个黑色,四脚朝天的仰躺着。

         

          本来准备看看就走的白柳,视线凝在了这两个小狐狸上,鬼使神差的抬手碰了一下。

          

          这两个小狐狸在角落,又正好被一个立着的卡片挡住——“传说透过狐狸之窗可以看到已逝的爱人。”

         

          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人看到这两个小狐狸的。可就像是命中注定的遇见,因为门口方点无意念出的广告词,白柳注意到了这个卡片,同时也看到了背后的两个小狐狸。

         

          白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格外在意这两个摆件,也不清楚自己在看到这两个摆件的那一瞬间心里翻腾上来的是一种什么情绪。

    

         他只知道自己想要这两个小狐狸,多贵都要。

         

          ……

         

         白柳最终还是拿着那两个小狐狸走回了中年男性那边。

          

          白柳过去的时候方点和陆驿站已经在等他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喜欢,看,还拿了两个。”方点冲着白柳眨眨眼,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

           

          陆驿站看了看白柳手中的小狐狸,勾唇笑了一下。

          

          白柳的嘴唇抿成一条线:“算我借你们……”

        

         方点打断白柳的话:“这怎么算借呢,借得你主动张口,可这明明是我让你买的,是我心甘情愿的。”

        

         白柳抿着嘴唇,不说话了。

         

           “行了,白柳,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了,快拿过来,要结账了。”方点冲着白柳摊开手,将东西全部放在桌子上,冲着老板开口道:“老板,一共多少。”

          

          这时白柳才看到方点和陆驿站买了两个符包,都是那种套在透明的塑料外壳里的,用布做成的小符包。比之前陆驿站夹在笔记里的状元符高级了不少。

          

          那个金榜题名的一看就是陆驿买的,还有另一个,白柳一怔。另一个上面绣的是开开心心。

          

         白柳抿着的唇松开了,露出了一个浅淡的微笑。

         

          “两个符一共10块,那两个小狐狸不要钱,免费。”

        

          “免费?”方点狐疑道,“白柳,你什么时候运气这么好了?”

         

        白柳:“……”

         

          她一戳陆驿站“老陆 ,你是不是猜到白柳肯定要买两个这小狐狸,悄悄的把钱给了?”

         

          陆驿站无奈的笑笑,举起了双手:“先不说我是怎么能猜到白柳肯定要买,就算我猜到了,我这一进门就跟在你后面,哪有时间去悄悄给钱啊。”

          

         老板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伸手一指白柳道:“这两个小狐狸喜欢他,想跟着他走,所以免费给你们。”

           

          “哦~”方点举着两个小狐狸端详了片刻:“这怎么能看出来喜欢白柳的?我看着没什么区别啊。”

          

           “我也看不出来,可能老板比较厉害,能透过现象看本质。”陆驿站也拿着看了半天,最后下了这么个结论。

         

           “给你白柳,拿好你的小狐狸。”陆驿站把小狐狸递给白柳。

        

          白柳接过小狐狸,也看了看,但刚刚那一瞬间的情绪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怎么看这两个小狐狸都是普通的摆件。

     

          白柳将这两个小狐狸揣进兜里,跟着方点和陆驿站走出了杂货店的门。

         

          “对了白柳,这两个符包也给你,我和老陆挑的,回去压在枕头底下,肯定能保佑你金榜题名,每天都开开心心。”方点回头冲着白柳灿烂的笑着,陆驿站也回过头笑着看着白柳。

         

          下午六点的阳光度在两人身上,被一层柔和的光芒包裹着,他们背着光,朝着白柳伸出手。看不清楚的五官透着笑意,裹挟着光,就像是以前那样,无数次的照亮了白柳。

          

         白柳是个好孩子。

          

          我们都知道。

          

           ……

         

          直到晚上11点,一家之主方点才带着男朋友和儿子回了家。

        

          一进门方点就毫无形象的躺在沙发里:“好累……人好多,挤的我都快飘起来了。”

       

          陆驿站无奈的笑着:“行了,快回房间睡觉吧,白柳你也早点睡。”

        

          方点从沙发里起来,整个人挂在陆驿站身上,冲着白柳挥挥手“晚安,白柳,快去睡觉。”

         

          “晚安,晚安。”白柳也朝着方点挥挥手,看着陆驿站把方点扶回房间,自己也走进了房间。

        

          ……

       

          躺在床上的白柳看着桌子上的两个小狐狸,不由自主的想起来那个卡片——“传说透过狐狸之窗可以看到已逝的爱人。”

          

         白柳坐起身,正自嘲着一句广告词都能让自己反反复复想这么久,真是封建迷性,怕不是让陆驿站传染了。手却不由自主开始做起狐狸之窗的动作。

        

         白柳:“……”

       

          窗外的月光清清丽丽的撒了进来,映着白柳细长白皙的手指,在床铺上留下一片光斑。

         

          白柳,“反正做都做了,也都是骗人的,看一眼也不会怎么样。”

        

         白柳将手举到眼面,透过留下的空隙看着外面。

         

          月光还是那个月光,房间还是那个房间,没有任何变化。

          

         “果然是骗人的。”白柳举着手环顾四周。

         

          当眼睛透过空隙看见摆放在桌子上的狐狸时,皎洁的月光开始如水一般流动,周围逐渐升腾起了浓浓的白雾。白柳看见了雾里的那个人。

         

          一个小孩子,银白色的头发卷曲着落在肩头,布满青色针眼的苍白的手臂环抱着一本书。

         

         那本书是……

         

         白柳仔细辨认着,那是《瘦长鬼影杀人实录》。白柳愣住了,那是他小时候最喜欢的一本书。小孩子身上穿着的也是那个私人福利院的衣服。

          

         可这个小孩子是谁?为什么看不清他的脸?为什么对他没有一丝映象?

          

          小孩子笼罩在雾里,什么都看不清,可白柳就是觉到他在笑,在对自己说着话。

         

          正当白柳想在仔细看清楚时,场景开始变化了。一片白雾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水,很多很多的水。

         

          刚刚的那个小孩子现在沉在水底,漆黑一片的水底,依旧看不清他的脸。

      

         白柳脑袋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

      

          场景还在变化,但白柳已经维持不了狐狸之窗的动作了。在场景消失的一瞬间,似乎有个黑色的线团一闪而过。

         

          白柳倒在床上,呼吸急促,大脑一片空白。右手无意识的模仿着心脏的跳动——一张一合,一张一合。

          

          严重的创伤后应激反应。

        

          ——

         

          白柳躺在病床上,缓缓的睁开了眼,梦里的场景如潮水般褪去,只留下了照着月光床铺。

         

          同样的黑夜,同样的月光,梦里的疼痛似乎带到了现实。

          

          白柳有些恍惚,一时之间分不清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他的眼睛转了转,看到了趴在床边的杜三鹦。

       

          杜三鹦脸上还带着显而易见疲惫,一看就是为他忙前忙后了半天。实在撑不住了才在床边趴着睡着了。

         

          晕倒前的火光还停留在眼中,随风飘散的话还回荡在耳边。

         

         游戏带到现实的伤痕,异端管理局的四个锁扣。

         

          白柳的状况很糟糕,但他依旧面容平静。

          

          突如其来的梦让他想起了关于狐狸之窗的传说。

          

         “看到已逝的爱人么?”

        

         白柳靠着墙坐了起来,面无表情的抬起手,按照记忆里的步骤一步一步的做出狐狸之窗。

         

          同样的夜晚,同样的月光,同样的人,同样细长白皙的手指。

       

          唯一不同的是,空隙里只有皎洁的月光,没有任何变化和想看到的人。

     

         一秒,两秒。一分钟,五分钟。半个小时。

      

         白柳面无表情的维持着这个动作,一动不动。可空隙里依旧没有出现想见的人。

          

         骗子,根本看不到。

       

         白柳放下手,心脏又传来一阵阵疼痛。火光又充斥着视野,那声我爱你微弱到几乎捕捉不到。

         

          白柳把自己蜷缩起来,就像是在依偎着某个人。右手又在无意识的一张一合。

      

         我恨你,谢塔。

      

         我爱你,谢塔。




小狐狸彩蛋

          两个小狐狸之后一直摆在白柳的床边,不管换到哪个出租屋都没有丢过。直到白柳进入游戏,遇到流浪马戏团的人的前一天​。小狐狸突然失踪了,它们履行了对白柳的诺言——我永远不会让你一个人。

芯慢谷 95304

有些人,就是 生来让人 心寒 的 ❄️。

​接二连三,前赴后继。 ❄️❄️❄️

​好在,心底的野火🔥总也烧不尽浇不灭

​即便早已结成了一层层的厚厚的冰,​若

#冰河世纪,也总也形不成 #永久冻土。

​仿佛 核能永动机。 面对沧海,一声笑

​#给人生比个耶 [胜利]  夜夜夜夜  [月亮][月亮]

有些人,就是 生来让人 心寒 的 ❄️。

​接二连三,前赴后继。 ❄️❄️❄️

​好在,心底的野火🔥总也烧不尽浇不灭

​即便早已结成了一层层的厚厚的冰,​若

#冰河世纪,也总也形不成 #永久冻土。

​仿佛 核能永动机。 面对沧海,一声笑

​#给人生比个耶 [胜利]  夜夜夜夜  [月亮][月亮]

咱是无名小卒而已啦
几百年没有画鲁迪了……现在来画...

几百年没有画鲁迪了……现在来画一个吧,是拟人加拟女,避雷哦

几百年没有画鲁迪了……现在来画一个吧,是拟人加拟女,避雷哦

福建味的海鲜鸡翅

那只永远恰不到松果的斯克特

没想到蓝天工作室解散了

小的时候还特别喜欢里约大冒险,还想着会不会出第三部

😢


真的超喜欢奈吉尔,小时候唯一喜欢的反派,觉得他超帅的

歌也很好听


那只永远恰不到松果的斯克特

没想到蓝天工作室解散了

小的时候还特别喜欢里约大冒险,还想着会不会出第三部

😢


真的超喜欢奈吉尔,小时候唯一喜欢的反派,觉得他超帅的

歌也很好听


ACGx
729声工场繁星Cong2

【一人多役配音☆冰河世纪】这个女人得了失心疯!?


因为开学需要准备现场和小组其他成员一起配,所以先自己尝试配一配。因为中间另一个手机录着录着卡了,所以后半段可能对不上口型。不过真的都是我自己配的啊!(其实声音辨识度也不大哈哈哈)

然后就是我英语水平也一般,可能有些发音也不太标准。长得不好看,但还是想出境的我哈哈哈!

希望大家不喜勿喷,觉得不错的话跪求三连+关注哇!感激不尽!!!


【一人多役配音☆冰河世纪】这个女人得了失心疯!?


因为开学需要准备现场和小组其他成员一起配,所以先自己尝试配一配。因为中间另一个手机录着录着卡了,所以后半段可能对不上口型。不过真的都是我自己配的啊!(其实声音辨识度也不大哈哈哈)

然后就是我英语水平也一般,可能有些发音也不太标准。长得不好看,但还是想出境的我哈哈哈!

希望大家不喜勿喷,觉得不错的话跪求三连+关注哇!感激不尽!!!


Orion Chan

冰河世纪-猛犸象曼尼

“I Am Not Fat,I Am Just…Poofy!” 

—Manny

冰河世纪-猛犸象曼尼

“I Am Not Fat,I Am Just…Poofy!” 

—Manny

Orion Chan

分享一些在冰河世纪新衍生作品的4k截图~

分享一些在冰河世纪新衍生作品的4k截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