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冰火同人

934浏览    19参与
Анна墙头太多_Connor潜行中

【冰与火之歌】【翻译】所为何事


上次我提到的寒铁和血鸦的文,我去要来了翻译许可,因为这篇真的……很有趣。那种你无法控制嘴角上扬的好笑简直深入骨髓。


“白脸魔鬼!”伊葛·河文艰难地把目光从那张令人憎恨的脸上移开,扭头看着自己的盘子。他什么都咽不下去。尽管食物极为丰盛,但整个晚上他一口东西都没吃。不过他喝了很多酒,杯子被他饮干的速度比仆役们倒酒还快。不过仅仅依靠红酒他还抵抗不了黑魔法,他是鬼迷心窍,伊葛十分确信。要不他怎么会一整晚都在盯着布林登·河文,那只血鸦看?他强迫自己不再去看,那个人不值得与其为友,而那绰号很好地昭示了那人恶毒的本质。然后他还是不情愿地把目光投向桌边,去寻找血鸦的身影。这并...


上次我提到的寒铁和血鸦的文,我去要来了翻译许可,因为这篇真的……很有趣。那种你无法控制嘴角上扬的好笑简直深入骨髓。


“白脸魔鬼!”伊葛·河文艰难地把目光从那张令人憎恨的脸上移开,扭头看着自己的盘子。他什么都咽不下去。尽管食物极为丰盛,但整个晚上他一口东西都没吃。不过他喝了很多酒,杯子被他饮干的速度比仆役们倒酒还快。不过仅仅依靠红酒他还抵抗不了黑魔法,他是鬼迷心窍,伊葛十分确信。要不他怎么会一整晚都在盯着布林登·河文,那只血鸦看?他强迫自己不再去看,那个人不值得与其为友,而那绰号很好地昭示了那人恶毒的本质。然后他还是不情愿地把目光投向桌边,去寻找血鸦的身影。这并不难,即便身处银发雪肤的坦格利安中间,血鸦那苍白的头发和皮肤也格外显眼。血鸦正跟身旁的人说着什么,他轻轻偏过头去,伊葛看到私生兄弟那块丑陋的印记在脸颊上晕开,一直蔓延到紧身上衣的领口上方。他忍不住欣赏起领口露出的脖颈优雅曲线,但马上便在心里骂了自己两声。只有疯子才会说布林登·河文美貌。要不是现在伊葛已经快疯了,要不就是他中了黑魔法。

血鸦笑了起来。尽管伊葛看不见布林登的脸,但他心里这么感觉,他一定是被嘲笑了,该死的巫师读到了他的想法。一开始伊葛并不相信那些流言蜚语,当然也不相信世上有魔法,但他现在深信围绕红堡的传闻并非虚假。血鸦强加给他各种梦境和愿望,让他恨不能捅自己一刀。他越来越频繁地想是时候搞明白这一切,现在就是个好时机。

血鸦喝干了杯中酒,从桌边站起身。伊葛等了一小会儿,便离开宴会大厅跟在他身后。在走廊里跟住血鸦不是什么难事,但问题是他要出其不意地抓住私生兄弟。长廊里不断有人走来走去,有端着托盘的厨师学徒,手持长颈瓶的侍酒,还有衣着暴露的年轻姑娘们。伊葛等到血鸦从厕所出来——感谢七神,他选了另一条更长而且没什么人的走廊。伊葛迅速跑了几步赶上他,手指扣住对方的喉咙将他紧紧压到墙上。

他的手指紧抵着布林登下颌掐住脖子,血鸦的脸几乎涨成与胎记一般血红,伊葛很清楚,布林登和他的母亲蜜莉莎夫人都深得国王喜爱,若是他下手杀了血鸦,绝对没什么好下场等着他。但现下他宁可付出最大的代价,以使自己不再见到这张受诅咒的脸。

体侧的一阵刺痛让他清醒过来。他看见一把刀刃菲薄的匕首正抵在他身体左侧。刀锋已然划开紧身上衣刺破皮肤,刺得尚且不深,但只要轻轻一动便能划开他的左腹。一个退缩的念头在他脑子里回旋——这样是不是不值得?但伊葛被当作战士养大,他的性格里没有放弃这回事。他稍稍放松了对血鸦的桎梏,好让对方呼吸,但并未放开自己的手。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伊葛并不指望能得到诚实的回答,但他不能不问。

“我这是自卫。”血鸦声音嘶哑地回答。

这婊子养的还不知悔改!伊葛收紧手指,以表示自己并非玩笑。而作为回应他身侧的刀锋刺得更深了些,衬衫被涌出的鲜血染红了。显然血鸦也无意取笑。

“你为什么要对我做这一切?”

血鸦的脸上的凶狠恶意让位于好奇,他像只鸟儿一样轻轻偏了偏头,这动作让他看起来确实像只乌鸦。

“什么'一切'?”

“别说得你不知道一样!”伊葛大喊道,全然不在意可能有人会听到他的声音,或者发现他在做什么,“一切这些你塞进我脑子里的念头!那些每夜侵扰我的丑恶梦境!”

“你在那些梦里看见了什么?”血鸦似乎起了兴趣,好像他真的不知道伊葛的话是何种用意。

“我看见了你!”他压低声音,想象自己正在尖叫,“是你,你这个魔法的私生子!全身赤裸满身汗水地在我身下扭动迎合,呻吟声就像港口的妓女!每个他妈的夜里我都梦见你在我床上。”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啊,我开始有点明白了。”

抵在伊葛侧腹的刀刃消失了,但血鸦并没把手收回,大概是将匕首藏进了衣袖。伊葛心想只要他一松手,布林登定会出手反击他,但血鸦并没这么做。他的手掌滑下去握住了伊葛的腿根。可能给他痛苦死亡的刀刃和杀死兄弟要付出的代价都吓不到伊葛,但这样的触碰让他万分惊恐。他知道透过裤子厚实的布料,血鸦摸到了什么。他完全忘记现在一个小动作就可能扭断自己那讨厌的兄弟脖颈,伊葛猛地跳开,后背撞到走廊另一侧墙上。

血鸦整了整衣服,小心地摸了摸自己的喉咙。

“不管你怎么想,哥哥,但我跟你的这种……嗯……情况,没有任何关系。别担心,我不会告诉别人,但你不要指望我对你有回应,我对那个不感兴趣。不过,”布林登向前迈了一步,伊葛更紧地贴在墙上想躲避,好像他刚才没打算掐死自己的私生兄弟似的,“我允许你在妓女身上寻欢时想着我。”

血鸦微微一笑算是告别,消失在长廊尽头,而伊葛留在原地靠着冰冷的墙,头脑一片混乱。为什么布林登要说谎?难道他说的是实话?“你指望从一个巫师身上得到什么?”他这么问自己。向七神祈祷确有效力,血鸦信守诺言,没把今日的小小会面传遍整个君临。然而血鸦有一件事说对了。今晚伊葛会给自己找个女人,但他不会想起那张苍白的脸,不,不会的……

 

译后感想——俄妹真是别出心裁。BTW想到寒铁比血鸦大三岁这感觉更加奇妙了。

血鸦:您自重,做自己弟弟的春梦还要污人清白这样真的很过分啊我真爱明明是咱们哥哥好么。

寒铁:……

戴伦:???


番茄圆子

【Robb/Jon】Still Further

*去年难产
*一点蓝洛
*没有逻辑
*食用愉快

01.

山姆来找他。

“嗯……你……还记得……记得上次洛拉斯,的,生日聚会吗?”山姆说话一如既往不利索。

“记得啊,蓝礼给他包了一个酒吧。怎么了,你不是去了吗?”

山姆越发吞吞吐吐,“对……但是,你和罗柏……我是说,你俩……是不是……”

“怎么了?我们两个……”琼恩不耐烦山姆的拖沓。

山姆咽了口唾沫。然后掏出手机。

“这个,你看看吧。”山姆把手机递到琼恩面前。

屏幕上,琼恩和罗柏吻得面红耳赤,眼里全是情愫。

“……谁拍的?”琼恩的脸色愈发的难看。

“我、我不知道。”山姆舔了舔嘴唇,

“……罗柏知道吗?”

“噢,罗柏。”山...

*去年难产
*一点蓝洛
*没有逻辑
*食用愉快

01.

山姆来找他。

“嗯……你……还记得……记得上次洛拉斯,的,生日聚会吗?”山姆说话一如既往不利索。

“记得啊,蓝礼给他包了一个酒吧。怎么了,你不是去了吗?”

山姆越发吞吞吐吐,“对……但是,你和罗柏……我是说,你俩……是不是……”

“怎么了?我们两个……”琼恩不耐烦山姆的拖沓。

山姆咽了口唾沫。然后掏出手机。

“这个,你看看吧。”山姆把手机递到琼恩面前。

屏幕上,琼恩和罗柏吻得面红耳赤,眼里全是情愫。

“……谁拍的?”琼恩的脸色愈发的难看。

“我、我不知道。”山姆舔了舔嘴唇,

“……罗柏知道吗?”

“噢,罗柏。”山姆使劲儿眨着眼,“我想这会儿,大概全校都知道了吧。”

02.

“什么?”罗柏从床上弹坐起,“你再说一遍?”

席恩翻了一个白眼,“我说,你和琼恩热吻的照片在你们校网上挂着。”

罗柏跳下床,一把抢过席恩的手机,睁大了双眼。

“去他妈的七层地狱。”

03.

琼恩郁闷极了。

山姆上午的课程一结束就回到寝室,发现琼恩仍然保持着他早上离开寝室的姿势趴在床上。

“琼恩……”山姆咽下“你还好吧”,转口问道:“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带上来。”

琼恩的声音闷闷的,山姆听清他说的是“不吃”。

“要不我还是给罗柏打个电话吧?”山姆说着掏出了手机。

“不准打!”琼恩大吼。

山姆吓得一激灵,手机差点脱手。

“噢,好吧,好吧,我不打就是了……”

琼恩终于趴累了,翻了个身。

躺了一会儿,伸手摸出枕头下的手机。

四十一个未接电话,二十八条未读短信。备注全是罗柏。

将手机重新扔回枕头下,琼恩缩进被子里。

04.

罗柏气得将手机摔到床上。

“怎么,他不理你?”席恩笑得欠揍。

罗柏眯起眼。

“不会是你照的吧?”

席恩干笑两声,“为什么不去找你博学多识的弟弟查查IP地址呢?”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罗柏急忙把没在被子里的手机捞了出来——是珊莎。

05.

一大早起来,阳光正好,微风徐徐。

洗完澡,珊莎神清气爽地拿出手机,然后一整天的心情就垮了下去。

两个哥哥亲吻的照片被挂在校园网上,还是榜首。珊莎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

她老早就知道罗柏和琼恩那点破事儿,只是他们一直没公开,也不会在公共场合太过亲密。珊莎知道他们不公开是因为他们的关系,而且妈妈不喜欢琼恩。

珊莎打算问一下琼恩情况,想了想,决定还是打电话给罗柏。

06.

“原来你们还没公开吗?”布兰一边敲着键盘,一边问旁边的大哥。

“你知道?”罗柏惊讶地盯着弟弟。

“除了爸妈——虽然我认为他们也知道——咱家连夏天和毛毛狗都知道你俩的事儿。”布兰偏头看了一眼罗柏。

“还有,”席恩抱怨,“你知道你俩晚上动静有多大吗?”

罗柏有些红了脸,刚想反驳,布兰就喊了他一声。

“找到了。”

罗柏赶忙凑到电脑前,布兰拉拉他,“一个月哦,我们说好的,每天都要推我出去玩。”

07.

琼恩今天打算在寝室过夜。

山姆皱了眉头,“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回家跟你哥哥好好谈谈。”

“闭嘴。”琼恩编辑着短信,告诉艾莉亚这几天他都会在学校过夜,反正学校总有参加不完的活动。

艾莉亚很快便回了短信——“一直躲下去照片也不会消失啊。”

琼恩还在思考艾莉亚什么时候知道他和罗柏的事儿,艾莉亚又发过来一条短信——“我会照你的意思转告爸妈的。”

琼恩呆了一会儿,问山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的罗柏在一起了?”

山姆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

08.

罗柏没想到发照片的人会是洛拉斯的同学。

在他打开寝室门的时候,那个可怜虫正带着耳机盘腿坐在椅子上打游戏。

罗柏知道他叫弗兰克,好像和洛拉斯关系不错。

罗柏扯下弗兰克的耳机,一脚踢翻了椅子。弗兰克还没回过神来,罗柏的拳头就砸在他鼻子上了,一下子见了血。

等弗兰克的感觉神经元末梢接受完刺激并将产生的兴奋传导到运动神经元轴突末梢和它所支配的肌肉和腺体时——也就是弗兰克终于反应过来了时——弗兰克总算喊出了声。

罗柏并不理会他,也不管寝室门口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他一拳比一拳重,一开始弗兰克还尝试反抗,后来就直接哭着求饶了。

罗柏揪起弗兰克的衣领,“把照片删了,不然现在就拧断你的胳膊。”

弗兰克连连答应,立马当着罗柏的面删掉了已经挂了快一天的帖子。

罗柏掉头就走。

09.

次日一早,山姆又来找他了。

“嘿!你、你看校网了吗?”山姆跑得气喘吁吁。

“没有。”琼恩真的很想给山姆的屁股狠狠的来一脚。

“照片删掉了,罗柏把那个人打了一顿。”山姆难得说话利索。

“照片删掉了?”琼恩重复。

山姆点头如捣蒜。

琼恩沉默一阵——“走吧,上课了。”

琼恩差点都忘了自己的处境,直到走进教室时发现所有人的眼光都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下。

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就像被迫咽下一块长毛的奶酪。

好容易挨到下午,琼恩已经没有心情回应山姆的约饭了。前脚刚踏进寝室,艾德就打开了电话。

“琼恩?”

“爸。”

“艾莉亚说你今天不回家?”

“……对。”

“有事?”

“学校有活动……”

“你不会忘了今天是瑞肯的生日了吧?”

琼恩真的忘了。他听到艾德叹了口气。

“回来吧。”

10.

回家的路上,琼恩挑了一盒乐高作为瑞肯的生日礼物。

瑞肯邀请了很多同学,打开家门的一瞬间,琼恩还以为自己进错了屋。

琼恩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罗柏,他正在给小孩子们讲笑话,逗得小人儿们笑得直打嗝。

罗柏也看到了他,只是一瞥,然后迅速转移了目光。

那一刻,琼恩真想转身就跑。

但他只是低下头,慢慢走到带着纸冠的瑞肯旁边,将包里的乐高递给他,然后笑着说:“生日快乐。”

11.

生日会进行得很顺利。罗柏一句话也没跟他说。

等吃完了蛋糕,拆完了礼物,玩腻了游戏,哈欠就像魔法一样,令小人儿们一个接一个的眯起了眼睛。

艾德将孩子们一个个拎上了车,正要坐进驾驶室,琼恩拉住了他。

“我去送吧。”

艾德想了一下,点头。

等琼恩送完所有的小家伙们,天色已经不早了。琼恩驱车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给艾莉亚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向学校驶去。

到了学校已近午夜。

迷迷糊糊之间,听着山姆的呼噜声,琼恩想着他和罗柏可能结束了。

12.

琼恩是被白灵弄醒的。

“白灵?”琼恩揉着眼,发现山姆睡得正香。

“你怎么来了?”琼恩摸上了白灵的脑袋。

白灵并不回答,只是轻轻咬着琼恩往门口拉。

“等等啊……”琼恩手忙脚乱地套上卫衣,睡裤拖鞋还没来得及换白灵就把他拉到了门口。

琼恩一头雾水,踉踉跄跄地跟在白灵后头。

等走到一楼的楼梯间时,琼恩看到了灰风。

噢,不。他想。

琼恩本想转身跑掉,奈何白灵和灰风咬住他的裤脚让他如何也挣脱不了。

饶了我吧。

琼恩认命地走出楼梯间——罗柏西装革履地站在外面,手握一束白色桔梗。

琼恩举步维艰,终于踱到罗柏面前。

13.

“我知道你昨天很受伤,那是因为我愚蠢的举动。”

“我把他打了一顿,还想着你会不会好一点。”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怎样跟你说清楚。”

“艾莉亚还说我是个胆小鬼。”

“我今天证明给她看,罗柏·史塔克会勇敢的和他爱的人在一起。”

“你会答应我吗?”

14.

校网上又挂出了罗柏和琼恩的吻照。

只不过这一张照片,罗柏身着深蓝西装,琼恩穿着黄色卫衣。

琼恩是在罗柏怀里看到这个帖子的。

“艾莉亚真是太调皮了。”琼恩抱怨道。

罗柏笑着捏了捏怀中人的鼻子。

“你不是挺开心吗。”

END

一口喵叽酱
还有一周#权利的游戏#第七季就...

还有一周#权利的游戏#第七季就完结了T - T 这一等就是两年啊。。。只能19年再见了。感觉第一次看#冰与火之歌#的时候,那还是学生时代啊~现在剧都要完结了,书还。。。哎。。。愿老爷子长寿 。前两天翻到了12年画的NED,又重燃了冰火的魂,赶快撸了个Lady Stark~希望大姐不要再傻回去了,一直霸气吧

还有一周#权利的游戏#第七季就完结了T - T 这一等就是两年啊。。。只能19年再见了。感觉第一次看#冰与火之歌#的时候,那还是学生时代啊~现在剧都要完结了,书还。。。哎。。。愿老爷子长寿 。前两天翻到了12年画的NED,又重燃了冰火的魂,赶快撸了个Lady Stark~希望大姐不要再傻回去了,一直霸气吧

昔年如歌

【冰火】同居三十题(1)

庆贺冰火第七季开播!

涉及cp:狼家相关(带席恩)、少量玫瑰家 狮家 龙家

本次掉落萝卜囧【无差】

ps:同居三十题题目

1.相拥入睡
2.一同外出购物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4.一方的起床气
5.做饭
6.大扫除
7.浏览过去的相片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9.相隔两地的电话
10.早安吻
11.替对方挑衣服
12.关于宠物的话题
13.一方卧病在床
14.午睡
15.帮对方吹头发
16.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17.庆祝某个纪念日(生日,情人节etc)
18.接对方回家
19.离家出走
20.一个惊喜
21.屋顶上看星星
22.一场飞来横祸(火灾,地震)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25.喝醉
26.无伤大雅的小打闹(枕头大...

庆贺冰火第七季开播!

涉及cp:狼家相关(带席恩)、少量玫瑰家 狮家 龙家

本次掉落萝卜囧【无差】

ps:同居三十题题目

1.相拥入睡
2.一同外出购物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4.一方的起床气
5.做饭
6.大扫除
7.浏览过去的相片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9.相隔两地的电话
10.早安吻
11.替对方挑衣服
12.关于宠物的话题
13.一方卧病在床
14.午睡
15.帮对方吹头发
16.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17.庆祝某个纪念日(生日,情人节etc)
18.接对方回家
19.离家出走
20.一个惊喜
21.屋顶上看星星
22.一场飞来横祸(火灾,地震)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25.喝醉
26.无伤大雅的小打闹(枕头大战之类的)
27.穿错衣服
28.一方受轻伤(扭伤,割伤)
29.意外的求婚
30.滚床单


1相拥入眠(萝卜囧)

罗柏小时候怕黑,这是他和琼恩之间的秘密。堂堂北境之王因为怕黑于是偷偷溜到琼恩床上睡觉,这么劲爆的信息琼恩不愿意与他人分享,一是怕罗柏知道之后把他胖揍一顿,琼恩知道他真的干得出来;二是琼恩不愿意让北境之王“不那么勇敢”的那一面暴露给别人,即使是其他弟兄姐妹。

那时候罗柏年纪很小,大概是六七岁,或者不到,琼恩也记不清楚了。

凛冽的寒风拍打着窗户,能隐约听到呼啸声。北境就算是夏天依旧冷得刺骨,夜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山丘上还未完全消融的残雪映着清冷的月光,反射出显眼的银白色。

那天琼恩结束了一整天的剑术训练,晚上还被学士拉去教授算术,回到卧室早已疲惫不堪,自是倒头就睡,过了半个时辰,他翻了翻身,却觉得磕到什么东西,一惊,连忙点亮蜡烛,结果被眼前场景弄得哭笑不得——

白天拽得不行的“未来临冬城公爵”此刻死死抱着他的大腿,抬起头擦了擦眼睛,烛火映衬着罗柏凌乱的红发,两人在火光照映下面面相觑,表情都很尴尬,尤其是罗柏,耳根都红了。

“这是怎么回事?”琼恩疑惑地问道。

罗柏偏过头:“我的房间又黑又冷,所以特地来到你的房间就寝。”

“……”满满地都是槽点,琼恩都不知道怎么吐槽,“为什么是我?”

“作为未来的临冬城公爵,我想来你房间就来你房间。”罗柏转过头,又是那副臭屁的语气,“快给我一半被子,我冷死了。”

琼恩无奈,只好盖好被子,罗柏习惯把身子蜷起来睡,这时候琼恩总是会拥抱他,用两个人的体温温暖这个被窝。

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奈德远赴君临,那之后罗柏每日把自己关在城堡里,白天操练士兵,晚上跟着学士一起算账,讨论工作,几乎到天蒙蒙亮才能结束,罗柏多数在会议桌上就睡着了,然后几个时辰后被席恩或者学士拍醒,迎接下一天。

琼恩的房间没人去动,空荡荡的床,从此再也没人睡过。

tbc

番茄圆子

【Robb/Jon】论每次和男友亲热都被人撞见是种怎样的体验

Part 1.

“咔擦。”——门开了。

琼恩赶紧推开罗柏。

是艾莉亚。

看着沙发上的两个哥哥面色潮红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看电视,艾莉亚憋住笑,朝楼上走去。

“诸神在上,差点就被艾莉亚看到了……”琼恩松了一口气,瞪了一眼罗柏,不满他刚才的鲁莽,“要是进来的是你妈妈,我可能就要被要求搬出去住了。”

罗柏重新揽过琼恩,笑道:“不会的,”说罢,又抬起头,望向二楼楼梯口,“对吧,艾莉亚?”

琼恩一回头,艾莉亚已经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阵笑声。

转过头,罗柏的唇又贴了上来。

Part 2.

“才八点半,罗柏!这个点是瑞肯的上床时间,不是我!”布兰使劲儿敲着床沿,“夏天还想接着看电视呢!”...

Part 1.

“咔擦。”——门开了。

琼恩赶紧推开罗柏。

是艾莉亚。

看着沙发上的两个哥哥面色潮红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看电视,艾莉亚憋住笑,朝楼上走去。

“诸神在上,差点就被艾莉亚看到了……”琼恩松了一口气,瞪了一眼罗柏,不满他刚才的鲁莽,“要是进来的是你妈妈,我可能就要被要求搬出去住了。”

罗柏重新揽过琼恩,笑道:“不会的,”说罢,又抬起头,望向二楼楼梯口,“对吧,艾莉亚?”

琼恩一回头,艾莉亚已经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阵笑声。

转过头,罗柏的唇又贴了上来。

Part 2.

“才八点半,罗柏!这个点是瑞肯的上床时间,不是我!”布兰使劲儿敲着床沿,“夏天还想接着看电视呢!”

罗柏将布兰挣掉的被子重新掖好,叹了口气,“你的腿需要休息,布兰。而且瑞肯的上床时间是八点,夏天也不喜欢看电视。”

“噢,可是我就是睡不着。”布兰直直地盯着大哥。

“……你想听大学的事?”

布兰点了点头。

噢,饶了我吧。罗柏这时候只想找棵鱼梁木静静。

自从他上次在欢迎大一新生的舞会上喝多了回家以后不停地说话,大家因为受不了他都争相离开,只剩下动不了的布兰还在认真听着。从那之后,布兰就一直缠着罗柏给他讲大学的生活。毕竟对于不能随意走动的布兰来说,大学生活的确很吸引人。

可是,罗柏哪儿来这么多的趣事儿啊?只好随意说了些不痛不痒的事。

布兰好像真的有些睡意了。

只听得一声细微的开门声,罗柏转身,原来是琼恩。

“布兰睡啦?”琼恩压低了声音。

“嗯,我才把他哄睡着。”罗柏也小声回应。

“辛苦了。”琼恩说着,对着罗柏的嘴就凑了上去。

正当两人吻得忘我,布兰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我没有睡着哦。”

Part 3.

珊莎找不到几天前和玛格丽一起看电影时办的会员卡了。

玛格丽刚刚又打来电话问她晚上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是珊莎最喜欢的男艺人担任男主角的那部。

珊莎当然一口答应,但是等她放下电话后,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张会员卡了。

把房间翻了个底儿朝天,珊莎顾不得这会儿乱得会被艾莉亚嘲笑为“淑女的房间”的卧室,下楼去了客厅。

瑞肯正坐在地板上一边吃着麦片,一边看动画片;布兰则坐在沙发上翻看小说。

“你们有谁看见一张电影院的会员卡吗?”珊莎拍了拍瑞肯的脑袋。

“没有!”瑞肯吸了一大口麦片。

“我也没看见。”布兰关上书,“要是想看电影的话,你可以找罗柏。罗柏有一张电影院的会员卡。”

噢,是的是的!上次罗柏带布兰和瑞肯去看电影的时候,珊莎把会员卡借给罗柏了。

珊莎转身直奔罗柏的房间。

珊莎礼貌地敲了敲门,“罗柏?你在里面吗?”

听见房间里一阵扑腾,珊莎急忙说道:“我是来拿上次借你的那张电影院的会员卡的。你要是在睡觉的话,不用起来,我可以自己进来拿!”话音刚落,珊莎就压下了门把。

罗柏根本来不及拒绝,急忙套上衣服冲下床,挡在房门口。

“噢,罗柏。”珊莎吓了一跳,“你能把那张会员卡还我吗?”

罗柏有些微喘,“……当然。”

罗柏转身进了房间,不一会儿就拿着会员卡出来了。

珊莎正准备说谢谢,罗柏却开口道:“下次请一定不要擅自进我的房间。”

“可我……”珊莎还想说点什么,但罗柏已经关上了门。

珊莎听见了锁门的声音。

“我早告诉你把门锁上!”琼恩掀开被子,“哼!你真该庆幸你还没脱内裤!”

“嘿,我亲爱的弟弟,我不过是忘了。”罗柏重新压上床,“现在,我们继续吧。”

Part 4.

席恩·葛雷乔伊想掐死罗柏·史塔克和琼恩·雪诺。

当初父亲为什么要送我到史塔克家当养子?席恩瞪着带他来到琼恩房间门口的瑞肯。

说起来,这一切,还得拜瑞肯所赐。

几分钟前,他还在餐桌上喝咖啡,计划着今天去找哪个妞儿。然后,瑞肯就来了。

“嘿!席恩。”瑞肯走到席恩旁边,使了一个眼神。

“干嘛?”席恩头也不抬。

“跟我来,我带你去看一个好玩的游戏!”瑞肯两眼发光。

席恩正要抱怨他为什么不去烦他自己的兄弟姐妹,然后想起今天史塔克夫妇带布兰去了医院,两个姐妹都出门了,只留下四个男孩。

等等。

“罗柏和琼恩呢?”席恩问瑞肯。

“我就是要带你去看他们两个人玩游戏呀!我敢打赌,你一定没见过!”

席恩不耐烦地起身,安慰自己:你好歹也算是这个臭小鬼的“哥哥”。

可是,还没到地方,席恩感觉越来越不对劲。

那是——什么声音?

“我们到了。”瑞肯开心地说道。

“这不是雪诺的房间吗?”为什么里面会有呻吟声?席恩的声音不自觉地小了下来。

“是呀,你要进去看看吗?”瑞肯指着虚掩着的房门。

“这未免也……”太他妈刺激了吧?席恩咽了口唾沫。

这个杂种,居然敢把女朋友往家里带?席恩蹑手蹑脚地向房间里探去。

“席恩?”

这个声音怎么是——席恩抬头——罗柏?!

席恩惊得说不出话。

“葛雷乔伊,你要是还不赶快滚的话,我就让你去见淹神!”

席恩逃也似的出了房间。瑞肯已经不见了。

等等,我刚才是看到了,我的两个兄弟脱光了衣服在床上“坦诚相见”?

Part 5.

“罗柏。”琼恩一脸囧像看着罗柏。

“嗯?”

“我觉得……我还是搬出去住吧。”

“……”

END

豆_烟青荼白
【预告】说好的thramsay...

【预告】说好的thramsay翻译来了!
(感谢圈内大大引吾辈进入AO3这个好地方www)
(准高一狗文辞欠佳不定时缓更见谅)

Thramsay may never die!❤️

原著网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chapters/8917381?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68614173
#A Willing Slave#前言
(甘心为奴)
原作者:VagrantWriter
翻译者:豆_烟青荼白
分级:成年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
Fandoms:冰与火之歌,乔治马丁,权力的游戏
关系:Ramsay Bolton...

【预告】说好的thramsay翻译来了!
(感谢圈内大大引吾辈进入AO3这个好地方www)
(准高一狗文辞欠佳不定时缓更见谅)


Thramsay may never die!❤️




原著网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chapters/8917381?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68614173
#A Willing Slave#前言
(甘心为奴)
原作者:VagrantWriter
翻译者:豆_烟青荼白
分级:成年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
Fandoms:冰与火之歌,乔治马丁,权力的游戏
关系:Ramsay Bolton/Theon Grayjoy
人物:Ramsay Bolton,Theon Grayjoy,Jeyne Poole,私生子的好小子们,Roose Bolton
附加tag:吸血鬼AU,吸血,陆续会添加其他tag,同人文,主仆,身高差,强制喂食,强暴恐吓,强制身体接触,无理由的古英语使用,非自愿基础上的强暴,项圈,强暴未遂
语言:英语
章节数:10
简介:Theon欠了一个神秘的陌生人他的命。他还没有意识到“一条命”的字面意思多么正确。

(豆子的简介:一个盗窃犯喜儿逃到森林里被吸血鬼剥皮捡回家养各种不可描述然而后来正义感爆棚受到某种刺激做了一些神奇的事情最后达成蜜汁脑洞大开结局的故事)

林谷里的小希望

陌客的日記

特別短。

300AC中的幾天


「陌客的日記」


D1

在河間地某場婚禮上收到了好多北方人。

真是意外。

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再有這種事了。

D2

該死。那個自稱閃電大王的傢伙,都重生多少回了。

這麼干擾我的工作,是時候找拉赫洛談談人生了。

D3

談妥了。

以後他的魔法最多只能將人類復生七次。

這樣也勉強算是互不干擾吧。

D4

今天終於把那傢伙帶走啦。

超開心。

雖然還是沒有幾個人給我點蠟燭。(不過我現在不大在乎了)


特別短。

300AC中的幾天


「陌客的日記」


D1

在河間地某場婚禮上收到了好多北方人。

真是意外。

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再有這種事了。

D2

該死。那個自稱閃電大王的傢伙,都重生多少回了。

這麼干擾我的工作,是時候找拉赫洛談談人生了。

D3

談妥了。

以後他的魔法最多只能將人類復生七次。

這樣也勉強算是互不干擾吧。

D4

今天終於把那傢伙帶走啦。

超開心。

雖然還是沒有幾個人給我點蠟燭。(不過我現在不大在乎了)


My Best Mistake

【冰火Jaime/Brienne】The Covering Sky

詹美文中kudo数最高的The Covering Sky,果真受欢迎有它的理由!

已完结。

虽然是电视剧情衍生,但文字走的是原著风,比较考究;情节也比较合理。前几章在君临城的詹美戏码,让人少女心砰砰直跳。


C24 Brienne的父亲出场:

“As a lord, I appreciate that you must bow before me. As a father, I’m afraid I must demand that you come here and embrace me.”

真是让人瞬间就喜欢上了~

詹美文中kudo数最高的The Covering Sky,果真受欢迎有它的理由!

已完结。

虽然是电视剧情衍生,但文字走的是原著风,比较考究;情节也比较合理。前几章在君临城的詹美戏码,让人少女心砰砰直跳。


C24 Brienne的父亲出场:

“As a lord, I appreciate that you must bow before me. As a father, I’m afraid I must demand that you come here and embrace me.”

真是让人瞬间就喜欢上了~

慕尼黑夜车

【Jon/Robb】他身之感

标题来自费尔南多佩索阿的《不安之书》

以下正文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被短信提示音惊醒,Richard伸手想要去床头拿手机,只觉得光线刺眼,不由得收回手并向四周看去,却发现自己似乎并不在室内。

汗水从他的额头流下,他习惯性的用手擦拭,眼角却瞟到了身上所穿的有些眼熟的的长袍。

——Robb Stark的长袍?

他忽然觉得清醒,同时裸露的面部皮肤冷的有些僵硬。

昨天自己才刚刚杀青,拍摄完血色婚礼后剧组已没有自己的戏份,若说是恶作剧也不太可能,今天并不是愚人节,而且自己现在应该在家里睡觉才对——

蓦的,他想到了一种可...

标题来自费尔南多佩索阿的《不安之书》

以下正文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被短信提示音惊醒,Richard伸手想要去床头拿手机,只觉得光线刺眼,不由得收回手并向四周看去,却发现自己似乎并不在室内。

汗水从他的额头流下,他习惯性的用手擦拭,眼角却瞟到了身上所穿的有些眼熟的的长袍。

——Robb Stark的长袍?

他忽然觉得清醒,同时裸露的面部皮肤冷的有些僵硬。

昨天自己才刚刚杀青,拍摄完血色婚礼后剧组已没有自己的戏份,若说是恶作剧也不太可能,今天并不是愚人节,而且自己现在应该在家里睡觉才对——

蓦的,他想到了一种可能,并且迅速的被证明了——

“It's a freak.”

Alfie,不,应该是Theon Greyjoy,一脸嫌恶的对着死去的母冰原狼开口。

这不是一开始的剧情吗,Richard一边想着,一边迅速的在脑海中回忆台本上的台词。发生了这种奇怪的事,即使自己说出来想必也没有人会去相信,只好暂且装作自己是Robb Stark。

他只在必要的时候勉强接一两句,尽管心中惊诧不已。直到他听到了Bran对Jon的问话.

“What about you?”

他忍不住直接回头去看此时的Jon,当初拍摄这场戏的时候他和Kit才刚刚认识。如果当初没有犹豫直接说出了那句话,那么此时他们又会面对一个怎样的未来?

Jon的扮相和Kit平时的样子差不多,同样是一头黑色的卷发,仿佛他们有着同样的内心——

“I'm not a Stark.”

听到了这句熟悉的台词,尽管在拍摄之初他并没有什么异样之感,但现在听来,面对着那张和Kit一模一样的脸,Richard几乎克制不住想要开口,但很快的又被Jon和Theon的对话打断。特别是当他听到Theon的那一句“The runt of the litter……That one is yours, Snow.”之后,不由自主的抬眼再次看向了Jon。

他抱着怀里幼小的冰原狼,有些无助的看向Robb,似是不知道该不该抱走它。

Richard几乎想要上去给Theon一拳——但他最终还是克制住了,他只是回看了Jon一眼,并没有说一句话,实际上他也记不清此处到底有没有台词了。

而且对着那一张脸,想说的太多反而有些梗塞难言。



很快的,他习惯了作为Robb Stark的生活,但同时作为Richard Madden,他已经选择了信任Jon而不是剧本中所写的Theon。

他注意到了Theon看向他的奇怪的眼神,也注意到了母亲对于他和Jon的过度亲近而流露出的不满,但他毫不在意,毕竟Jon Snow比起戏外的Kit Harington对自己更加的亲近和信赖。

但同时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再过不久Jon就要前往长城去做守夜人,之后直到自己被害他们再也没有见过一面,他们之间所剩的时间寥寥无几。

这种感觉有点像以前看的老电影,《The Cassandra Crossing》,火车正在往危险的地方开,车里的人耳边咣咣作响——车窗外正有人把车窗钉死。

Richard想在自己作为Robb Stark的生命列车的车窗被钉死,开到失修的卡桑德拉大桥之前带着Jon——和Kit有张一模一样的脸的Jon——切断火车的连接部分,至少让他幸存下来。

他想告诉Jon自己的真实想法,然后和他来一场火热的性爱作为告别。

他已经有些分不清自己所喜欢的到底是戏外自己认识的Kit Harington还是戏里即将和自己分别的Jon Snow。

但无论如何,他们都有相同的一张脸。

让他魂牵梦绕,不惜打破自己在神坛前许下的诺言的那一张脸。


未过多久,他便在某个具体的时间点听说了Jon第二天将要前往长城。

没有想到分别来得如此快,快到他尚未准备好自己一直想要做的那一件事。但凛冬将至,他们之间所剩的时间不过一天。

到了晚间,整座城万籁俱寂。Richard屏息驻足于Jon房间门口,黑暗中只隐约辨得出他的身形。

他紧紧地抱着幻想中的Kit,不愿意放手,只是紧紧地抱着。

记不清到底过了多久,他最终回到了现实。鼓起勇气想要上前去敲Jon的房门时,门却已经被打开,白灵从门中蹿了出来,在看到是Robb后便卧在了一边不动,门后拿着烛台的Jon一脸惊异的看着眼前的Robb。

尽管早有所准备,但在看到那张脸的一瞬间,不可否认的,Richard再次感到了怯意,如同他在现实里面对Kit时一样,只瞠目结舌的看着对方,拼命的想要找话题想要来淡化自己的来意。

Jon也没有开口,只是认真的看着他。

Richard只觉得和那天抱养冰原狼时的场景一样,但自己已经不能再用沉默来掩饰自己的退缩,他想要像幻想中那样——

努力上前一步,近的几乎可以看清Jon头上的小发旋,他艰难的咽了咽唾沫,只觉得嗓子异常紧涩,“我能进去吗?”

Jon侧身让Robb进了房间,顺手关上了身后的门。将手中的烛台放到了桌上,抬起头却发现对方一脸紧张,仿佛如临大敌。

尽管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在自己的房间里Robb会如此紧张,但Jon并没有多问。心中暗想大约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因此也没有先开口,只是暗示对方先冷静下来再说明来意。

等了许久也不见Robb开口,Jon正觉得奇怪,却见Robb脸色有些绯红,但一双充满期许的眼睛却亮若星辰。

“Do you want to do me first then I'll……”

Jon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看起来他并没有听错。
他又想这或许是个玩笑,但看起来也并不像是个玩笑。


Richard在说出那句话的一瞬间就已经后悔了,但想到自己原本的意图,他只好闭上嘴,一双眼睛盯着Jon,仿佛是在等待末日的审判。

他已经在心里想到了近百种可能的被拒的下场。

“Sure.”

Richard没有想到在近百种可能性中Jon选择了最不可能的那一种。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Jon俯身给了他一个他肖想许久的吻。

接下来的一切仿佛都很顺理成章,Richard从未想过他们竟然真的会你情我愿的做这些只在自己幻想中出现过的事情。

Jon进入他的一瞬间,他仿佛觉得眼前的Jon就是Kit,Kit也就是Jon。

一夜无话。


次日,Jon动身准备前往长城。

Richard只是默默地和他拥抱,依然和初见一样,想说的话太多反而有些梗塞难言,寥寥几句后便目送着Jon离去。

命运的列车已经被截断,他们背道而驰。自己所在的那一部分正驶向既定的死亡,而另一部分虽避免了驶上卡桑德拉大桥的命运,前行的轨道却仍然未知。


Richard闭上眼睛,向着想象中的分开的列车挥了挥手,再次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他恍惚的揉了揉眼睛,拿起了手机,屏幕显示是一条来自Kit Harington的短信——
“要一起吃早饭吗?我在你家楼下。”

END


【 @Moz 我觉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个啥,感觉挺意识流的。。

【总之就是这样的一个半RPS的故事,梗都是白烂梗。。


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养子长子私生子】冰火段子15P

【养子长子私生子】冰火段子15P


之前微博发过的这仨孩子的段子,这里是合集~


顺序是马胖原著情节发展顺序,非发表时间~


1·【萝卜囧】这是你的狼?罗柏安顿好自己的小狼,走到琼恩身边,看着那条雪白的冰原狼,问道。白子。琼恩摸了摸怀里的小狼,脸上漾起一丝温暖。它真像你。罗柏突然说。琼恩一愣,看向罗柏。罗柏笑了,对上琼恩的灰色眸子,却只是看着他,什么也没有说。


2·【鱿鱼萝卜】【萝卜囧】罗柏一直看着琼恩离开的方向。席恩走过来,看向他。也许去了长城,对一个私生子来说也是件好事。席恩耸耸肩说道。罗柏回头看席恩,面色不善。如果他留在这里,他说,总有一天我...

【养子长子私生子】冰火段子15P


之前微博发过的这仨孩子的段子,这里是合集~


顺序是马胖原著情节发展顺序,非发表时间~


1·【萝卜囧】这是你的狼?罗柏安顿好自己的小狼,走到琼恩身边,看着那条雪白的冰原狼,问道。白子。琼恩摸了摸怀里的小狼,脸上漾起一丝温暖。它真像你。罗柏突然说。琼恩一愣,看向罗柏。罗柏笑了,对上琼恩的灰色眸子,却只是看着他,什么也没有说。


2·【鱿鱼萝卜】【萝卜囧】罗柏一直看着琼恩离开的方向。席恩走过来,看向他。也许去了长城,对一个私生子来说也是件好事。席恩耸耸肩说道。罗柏回头看席恩,面色不善。如果他留在这里,他说,总有一天我会让他成为一名史塔克,堂堂正正的。席恩笑了起来,凑近罗柏,轻声说,可惜只是“如果”了。


3·【鱿鱼萝卜】一直到阿多抱布兰进屋后,席恩才开口。如果刚才射箭救下布兰的是那个雪诺……琼恩不会这样做。罗柏直接打断了席恩的话。毫无疑问,葛雷乔伊被这句打断惹得本就不快的心情更加烦躁。他看向罗柏。是,他说道,因为他不敢。他清晰的看到罗柏眼中的愤怒,但他依然继续说道,他的箭没有我射的准。


4·【鱿鱼萝卜 】北境之王。席恩听见罗柏低声喃喃。它听起来还不错,不是吗。席恩耸耸肩,问道。罗柏笑着摇头。我不知道,他说。我可以吗?他似乎是在问席恩,也似乎是在问自己。怕什么!席恩用肩撞了一下罗柏的肩,打断了他的话,至少我觉得你没问题的。他的眼撞向罗柏湛蓝的眸子。何况还有我在呢。


5·【鱿鱼萝卜】母亲说那边随便一个北境封臣都能比我更好的统率军队?罗柏在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在外面等他的席恩后就开始不停的抱怨。直到他忽然看向席恩,然后说道,母亲说就算是你也可以,但是她绝对不会选你。那是好事。席恩听后笑了起来。罗柏,他叫他的名字。我只负责保护好你,仅此而已。


6·【萝卜囧】凯特琳站在神木林前,看罗柏的背影渐渐远去。我的儿子,我第一个儿子,也是我唯一剩下的儿子。她想,假若有一天你将王位传于琼恩·雪诺,你可曾想过你的后果?你可曾明白你将会付出的代价?唯独史塔克永远沉睡于临冬城的地窖,雪诺才会戴上北境之王的王冠。……否则永远不能再见。


7·【鱿鱼萝卜】我曾救了你弟弟。席恩对罗柏说。我曾在呓语森林里为你擒获弑君者。他转身到罗柏面前,扳住北境之王的双肩,几乎是在怒吼。可你从不愿意夸耀我一番,即使是……即使是一句认同也好!罗柏沉静的看向席恩,你知道为什么吗,葛雷乔伊?他问他,眼神却飘向遥远的北方。因为凛冬将至。


8·【鱿鱼萝卜】很好,很好,葛雷乔伊心想,凛冬将至。他在心里重复。史塔克的冬天每天都在来!他愤愤不平的想,就因为如此他从来也看不到自己的力量?史塔克都一个样子,他是,他老子也是。和他们的北境一模一样,冷如冰霜。席恩试图对着罗柏在脸上扯出一丝笑。好一个凛冬将至,他想,好一个史塔克。


9·【鱿鱼萝卜】【萝卜囧】在你眼里就只有那个雪诺?席恩临走之前还想试探性的问罗柏,北境之王似乎被这句话激怒了,他有些懊恼的看向葛雷乔伊。他是我弟弟。他说。哦,席恩点头,我也当你是我弟弟。


10·【鱿鱼萝卜】逝者不死。席恩在心里默念。既然连一句认同都不肯给我,我为何还要向你效忠?罗柏,他在心里重复,罗柏·史塔克。他笑了,狠狠的笑着。没有人认同我,那么我就证明给你看,证明给史塔克看,证明给北境之王看。我要让他认同我。他想,让他看到我的力量,他没有好好珍惜的力量。


11·【鱿鱼萝卜】他杀了我的弟弟!罗柏在听到消息之后满脑子就只剩下这一句话。周围的噪杂声,咒骂声皆混为一谈,嗡嗡嗡的贯穿身体。到底哪里出错了?他问自己,自己对葛雷乔伊做了什么?他要这样对待自己?他忽然想起席恩那天离开之前的表情,是因为我?他怔住,却不敢再想下去。


12·【萝卜囧】我不会有私生子。罗柏对简妮像发誓一般的说道,我会对你负责的。他想起琼恩。是的,琼恩·雪诺,你也不希望我会有私生子,对吗?即使是……他看着眼前的女孩,垂了垂眼帘。即使是无法再属于你一个人,你也不会怪我的,对吗。


13·【鱿鱼萝卜】瞧瞧,他都干了些什么?他把头埋在两膝间,孤独的想。只有他,只有他,自己才会当成亲弟弟看待,只有他才能真正的与自己愉快的交流……哦,他想,别傻了,你哪有什么弟弟呢。他早就被你间接害死在三叉戟河了。


14·【萝卜囧】琼恩骑在马上,脑袋混混沌吨。灼热的身体折磨着他仅存的意识。那是灰风,他告诉自己,刚才一定是灰风,罗柏回北境了,是他放出灰风救了自己,帮助自己逃出野人的胁迫中……罗柏……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对不对?他疲惫的伏在马背上颠簸着,反复的对自己说着,却哭了。


15·【萝卜囧】琼恩成为守夜人总司令的那天晚上去了神木林。他坐在心树下,看着鱼梁木上那张沧桑的脸。父亲在的时候,他立誓守护的是父亲和临冬城公爵的北境。父亲大人死了,他则守护的是罗柏和北境之王的北境。现在……他抬头看天,现在……我守护的,是谁的北境?然而北风呼啸,凛冬将至,却无人作答。


====================END=======================


之后会把其他的段子也整理成合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