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冰糖葫芦

6020浏览    370参与
酌柯

【锅鹄】冰糖葫芦

#少主第一视角 


你爱吃冰糖葫芦。每当你把这甜腻腻的一颗颗小红珠子放进嘴里,就想要笑的眯起眼睛,因为这一串小小的冰糖葫芦系着一段人尽皆知的情缘。 


冰糖葫芦是你儿时的好玩伴,他常把青团春卷几个小朋友拽来,围着膝盖谈着自己的东北老家。 

“冰糖葫芦在我们那儿可是很流行的,你没吃过吗?” 

你有些疑惑地摇摇头,小脸上愁出乌云也怎么都没想到藤上的葫芦还能吃。 

听了你的疑惑小葫芦笑得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眼角都被泪花打湿,笑得红色的小披风都一颤一颤...

#少主第一视角 

 

 

 

你爱吃冰糖葫芦。每当你把这甜腻腻的一颗颗小红珠子放进嘴里,就想要笑的眯起眼睛,因为这一串小小的冰糖葫芦系着一段人尽皆知的情缘。 

 

 

 

冰糖葫芦是你儿时的好玩伴,他常把青团春卷几个小朋友拽来,围着膝盖谈着自己的东北老家。 

“冰糖葫芦在我们那儿可是很流行的,你没吃过吗?” 

你有些疑惑地摇摇头,小脸上愁出乌云也怎么都没想到藤上的葫芦还能吃。 

听了你的疑惑小葫芦笑得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眼角都被泪花打湿,笑得红色的小披风都一颤一颤的,虽然不知道原因,你也傻傻地跟着笑。 

“冰糖葫芦啊,其实就是裹了麦芽糖的山楂串,去了核的山楂穿在竹签子上,用熬化的黄褐色麦芽糖浆浇上,在寒冷的冬天,放一会就冻上了,所以是叫‘冰’的。” 

“那时候挨家挨户的孩子一听到吆喝声,都跑出去抢,人手一个糖葫芦,我们就开始满街疯闹……” 

你抬着脑袋看小葫芦撑着胳膊手舞足蹈,一咽口水都快尝到冰糖葫芦酸酸甜甜的味道了。 

“用手拿着不化吗?” 

“东北多冷啊!人都快冻上了,还愁它化?拿在手里舍不得吃,看雪花飘在上面,糖壳儿亮晶晶的!” 

你一鼓嘴,坐在地上不乐意,怎么少主我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少主是要吃……冰糖葫芦?” 

“是!”你插着腰抬头看正在做糕点的鹄羹,“小葫芦说了,可好吃了!” 

“这……”眼前的白发食魂面露难色,你也未曾想到还有鹄羹不会做的甜点,便吵嚷着非要拉他去找锅包肉。 

 

 

“郭管家,你可曾制作过东北的甜点——冰糖葫芦?” 

“倒是会做,怎么了?”一身金袍的黑发食魂扭身看看躲在鹄羹身后的你,“想吃?自己出来说啊,总是麻烦胡管家。” 

“哪有麻烦这一说……”鹄羹回以温柔的微笑,双臂朝后一抱,把你从他身后拖了出来,他摸摸你的头,向前努嘴示意。 

你抓紧鹄羹的衣摆不敢抬头看,你自小怕眼前这个空桑的顶梁柱,高大的黑发食魂总能处理一切繁琐的难题,你见他就像父亲一样望而生畏。你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话,鹄羹笑着摇摇头,牵起你的小手和锅包肉一起进了厨房。 

 

 

 

锅包肉手把手地教鹄羹做糖葫芦,你就乖乖地坐在小板凳上看着他们谈笑风生。 

一晃神的功夫带着亮晶晶糖霜的山楂串已经做好了,放在窗口等着风干。空桑的冬天并不让你觉得冷,窗外银装素裹的世界让你想起了某个白发食魂,如果把冬天比做鹄羹的话,一定就是冬妈妈了。 

 

 

“傻笑什么呢?”鹄羹白色的袖子映入视线,头发上传来的温暖触感让你想要扑到他怀里,却被另一位凶巴巴的食魂打断。 

“还吃不吃糖葫芦了了。” 

“吃!” 

你一跃起来夺走锅包肉手里的糖葫芦,张嘴要咬下去,牙齿和又冰又硬的外壳碰了个结结实实,使劲一咬碰到里面的山楂肉又酸得直咧嘴。 

 

 

 

鹄羹在一旁看得笑起来,一串冰糖葫芦递到了嘴边。 

“胡管家,尝尝吧” 

糖壳破碎,清脆的声音在口腔里响彻,山楂的酸和麦芽糖的甜融为一体,舌根处回味无穷。 

“很好吃呢,郭管家不尝尝吗?” 

 

 

锅包肉笑而不语,夹在两人中间的你抬头,忽然一只大手挡住了视线,你不敢动一下,只知道再睁开眼睛看鹄羹时,他的脸庞想熟透的番茄一样红的滴血,嘴角还有残留些许的糖霜,被锅包肉拿指尖抹掉了。 

“嗯,是很好吃呢,胡管家。” 

 

 

你坐在板凳上,眯缝着眼睛看眼前低着头踱步的白发食魂。 

“呐,鹄羹。” 

他依旧红着脸抬头,“你说我是不是个意外?” 

“少主是指什么?”他显然没听懂。 

你调皮一笑两只小腿一蹬下来,把手里的糖葫芦举的老高,“我是说你们俩才是真爱啊!” 

说完这话笑着拔腿就跑,不顾后面追着你要打你屁股的锅包肉。 

 

 

他来追你,就是为了不让鹄羹看到他欣喜时唇角勾起的弧度吧。你想。


——————————————————————

爸爸妈妈绝美爱情.

私心打了冰糖葫芦的tag.

愿喜欢.

这个螃蟹大又圆

【食物语乙女向】ALL少主(空桑内部一致对外)

本文产于歪了三个也抽不出屠苏的怨念下,整篇弥漫着对于抽到屠苏酒少主的酸味儿(bushi)

主要出场人物:龙井虾仁、一品锅、扬州炒饭、鸡茸金丝笋、双皮奶、冰糖葫芦

可能OOC,我自己没看出来啥。

喜欢的点个赞呀,靴靴√


空气中弥漫的阵阵香味引得人胃中馋虫大动,与这香味一起传出的还有隐隐约约的吵闹声,乒乒乓乓的似乎就要打起来,但没过一会儿又像是老鼠见了猫儿似的瞬间安静了下来。整个空桑早已张灯结彩,檐廊中大红灯笼垂下的丝绦混着洋洋洒洒柳絮般的雪花逐风而舞。


——就快是除夕夜了。


庭院中几个小娃娃忙着堆雪人、打雪仗,好不热闹,而另一边将庭院环抱的回廊中有二人以一张棋盘为界相...

本文产于歪了三个也抽不出屠苏的怨念下,整篇弥漫着对于抽到屠苏酒少主的酸味儿(bushi)

主要出场人物:龙井虾仁、一品锅、扬州炒饭、鸡茸金丝笋、双皮奶、冰糖葫芦

可能OOC,我自己没看出来啥。

喜欢的点个赞呀,靴靴√



空气中弥漫的阵阵香味引得人胃中馋虫大动,与这香味一起传出的还有隐隐约约的吵闹声,乒乒乓乓的似乎就要打起来,但没过一会儿又像是老鼠见了猫儿似的瞬间安静了下来。整个空桑早已张灯结彩,檐廊中大红灯笼垂下的丝绦混着洋洋洒洒柳絮般的雪花逐风而舞。


——就快是除夕夜了。


庭院中几个小娃娃忙着堆雪人、打雪仗,好不热闹,而另一边将庭院环抱的回廊中有二人以一张棋盘为界相对而坐,随着折扇的张开,暖玉做成的白子落在棋盘之上,落子声悦耳动听,其中夹杂着煎水煮茶的声音更是添了几分静谧悠然。


“这水——”扬州炒饭拨了些茶叶,如银似雪的茶叶在水中浮浮沉沉,嬉闹成趣。


“初春时分恰好遇上了一场小雪,便从草木叶片上扫了些。”


“这般珍贵,龙井居士竟是舍得拿出来?”扬州炒饭手握着长柄凉扇不等龙井虾仁回答就已经想出了答案,“算算时候,今日少主也该回来了。”


龙井虾仁看着一品锅落下的黑子没有回应,也没有反驳,反是恰巧路过的小少爷有些喜不自胜:“仆从今日就回来了?”


龙井虾仁抬眸,鸡茸金丝笋手臂上搭着一个十分好看的小坎肩:“容少爷手上这是……?”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坎肩定是眼高于顶的小少爷专门为某人设计的,可龙井虾仁却偏要问出个一二,也不知是个什么心思。


不待小少爷回答,喧闹的声音突然响起,由远及近,竟是生生盖住了院中玩闹声,院中的几个娃娃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冰糖葫芦双手撑着高于地面的走廊木板,朝外张望着:“好像是双皮奶,听上去很着急的样子。”


“慌慌张张,不成礼数。”龙井虾仁微微敛眉,心里充满着对双皮奶慌张言行的不认同。

 

“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少主带着几个没见过的食魂回来了你们不知道少主有多威风她就坐在一个长得有那么那么高那么那么大那么那么白长着角的大白马背上和一个拿着笛子的食魂有说有笑的听说还有一个叫屠苏酒的食魂还没正式答应少主回空桑,这个食魂好厉害的其他域的少主都在邀请他回各自的空桑我们少主好像对他也很感兴趣的样子,我听其他域的食魂说自从这个屠苏酒来了之后他们少主整天都往他那边跑我们少主会不会也变成这个样子啊!”


双皮奶噼里啪啦倒豆子般地说了一长串,末了拿起扬州炒饭刚沏好的茶就是一口闷。


小少爷听完就先沉不住气了:“你说什么?!仆从竟然背着我又去找了别的食魂?!”


“屠苏酒?”一品锅的手指在棋子上不住地摩挲,“少主现在到哪里了?”


“少主回来安顿好大白马和新食魂就抱着盒子出去了。”


“仆从竟然真的想去把那什么屠苏酒接回来?!”


如果说之前的小少爷只是单纯的有些不高兴,那么现在他得知你竟然还想去把那个让其他域少主不知神魂归处的屠苏酒接回来就是彻底炸了毛了。


“我现在就去神殿。”


小少爷当即就决定赶往神殿去拦下那劳什子屠苏酒,现在空桑已经有那么多食魂了,如果那个屠苏酒真像双皮奶说的那般厉害……不,他不会允许他踏入空桑半步!


“站住。”


鸡茸金丝笋应声停下,看向发声的龙井虾仁,眼底流露出淡淡的不悦:“你想做什么。”


“我记得先前福公、白蔡、火锅似乎很想回空桑。”龙井虾仁用棋子在棋盘上敲了敲,“他们三人想必十分乐意帮忙。”


“你这是什么意思?”小少爷有些不太明白,佛跳墙来也就算了,怎么还要开水白菜和川味火锅?


“少主在这段时间攒了许多金玉,只你一人是拦不住的。”一品锅慢条斯理地解释,他与龙井虾仁虽面上不显,可心中的不悦却已经在棋盘上显露出来——步步杀机,锋芒毕露。


小少爷终归是小少爷,心思剔透得很,经一品锅这么一说就明白了,赶忙去找那三人,这会子倒是冰糖葫芦不理解其中深意了。


“就算是很多金玉,小笋一直拦着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找他们帮忙?他们三人来了又要从少主那里分去一些注意力了。”冰糖葫芦气鼓鼓的,满脸写着不高兴。


“年关将至,若是此时容金丝少爷一再阻拦少主,少主就是再怎么乐观豁达也是会有三分火气的,倒不如去寻他们三人阻拦,顺了他们的意,也算是卖了一个人情,至于少主——”说话间扬州炒饭又分了几杯茶,将其中一杯推至冰糖葫芦身前缓缓说道,“我们还在这里,他们三人就算再怎么分,暂时也分不去多少。总之,屠苏酒是绝不能让他来空桑的。”


龙井虾仁、一品锅,以及扬州炒饭,这三人便是再怎么心向明月、高风亮节,到底是在官场沉浮过,为了保护年少无知的少主,以免她像其他域的少主一般不知神魂何处,用些手段也是可以理解的,不是吗。


蛇纹木

看来只有我一个人画风独特

他只是个孩子啊!!😂😂

看来只有我一个人画风独特

他只是个孩子啊!!😂😂

右阿款

【食物语乙女向】当他们得知你痛经

若有撞梗我立刻跪滑(不是)OOC致歉

灵感来源于 这两天被痛得生不如死的经历

(锤地!有菜男人安慰真好!)

设定是你和他已经暧昧快确认关系啦


松鼠鳜鱼: 


    睡前,你捂着小腹卧在被窝里辗转反侧。


    突然听得窗棂声一响,松鼠鳜鱼从窗而入,顺手把通风的窗子关上。


     他走到床边从兜里拿出一个布袋。


       “里面装的是什么...

若有撞梗我立刻跪滑(不是)OOC致歉

灵感来源于 这两天被痛得生不如死的经历

(锤地!有菜男人安慰真好!)

设定是你和他已经暧昧快确认关系啦


松鼠鳜鱼: 


    睡前,你捂着小腹卧在被窝里辗转反侧。


    突然听得窗棂声一响,松鼠鳜鱼从窗而入,顺手把通风的窗子关上。


     他走到床边从兜里拿出一个布袋。


       “里面装的是什么?”你好奇问到


      松鼠鳜鱼有些忸怩地躲避开你的询问的目光,“这是在下为您寻来的火石,摩擦后会发烫生火,或许可以让您…暖和起来。”


       你捧着接过松鼠鳜鱼手上的布袋,认出这是上次过七夕你亲手绣好的送他的礼物。


      手心传递出的热量散发到你全身,你把小袋子放进被窝里贴在腹部,朝松鼠鳜鱼眨眨眼:“谢谢松鼠!我暖和多啦!”,说着拉过他的手,“你再靠近一点我会更暖和的!”


    松鼠鳜鱼小幅度地勾起嘴角反握住你的手,他的手掌因常年握剑而生了茧,你用指尖在他掌心处挠了挠,他顺势用两掌合握包裹住你的手,


        “只要少主暖和,在下便放心了。”




鹄羹:


           鹄羹知道你来月事时免不了要痛得只能卧床打滚。


      他会在日记本上记下你的日子,在你要来的一两天前就准备好红糖和热水袋。


      “少主,这是暖身的红糖水,”鹄羹将碗端到你的床头,对着冒白气的糖水轻轻吹了几圈。


       你看着他在白雾后氤氲开的眉眼,却唯独化不开他粉眸中的爱意。


       鹄羹又拿起汤匙盛了一口放在唇边试温,再三确认不会烫到你后,才递至你嘴边。


      你稍微扬起下巴轻抿几口后吞下,还没等你将唇边残留的汁渍舔去,鹄羹就已拿着手巾,温柔地为你拭干净了。


       你盯着他的皓腕,慢慢地眼神蔓延至与他交汇,

      “少主,我会一直陪在您身边的。”


    在视线得以相逢的一刻,鹄羹朝你展颜一笑。


     你抬起头抓住他垂落下粉色的发尾,


     “那我们得拉勾。”

      



佛跳墙

           

        你是被痛醒的。腹部隐隐约约的胀痛让你连翻身都很困难。


         你蹙眉睁眼,意外地没看见佛跳墙那张每日清晨都格外惊吓人的俊脸。


           你长舒了一口气,不经意一个回头———佛跳墙正侧躺着单手支起身子看着你

        “美人,该起床了。”


         声音里倒是比平时多了几分慵懒。


         “唉我真的痛得起不来嘛。”你撅起嘴小声嘟哝着,听起来却像是在撒娇。


        佛跳墙也没接话,兀自将另一只手轻搭在你小腹处。


      你被吓了一跳:“你你你…佛跳墙你干嘛!”


      小腹隔着薄被感受到似有若无的温度,让你一大早就满脸绯红。


      “美人不舒服,我给美人揉揉。”佛跳墙贴近你耳边吹气道


      “你…!”你像鸵鸟一样,不好意思地将头埋进被窝。


     虽然有点奇怪的害羞,但不得不承认佛跳墙揉过后你感觉好多了。


      “美人,别在被窝里闷着了”


      “美人脸红的样子真是惹人怜爱。”


      “美人露玉容,堪比枝梢月。”


        “……”


       “求求您闭嘴叭!”   你最后忍无可忍地起床反抗道


       一大早这也太让人受不住了



锅包肉:


       当你看到桌上锅包肉的留言“下午瀑布照常训练”后,你扶着酸胀的腰差点两眼含泪。


       当你走到悬崖上,看到锅包肉伫立着的背影,你恨不得两眼一翻原地装死。


       “锅包肉…”你气若游丝地开口,“我真来不起了不骗你。”


      “少主,今天的修行也要继续。”锅包肉笑眯眯地看着你。


      “……”你仔细思索了一下把锅包肉从悬崖上推下去而不被反杀的概率,还是决定临危不惧慷慨赴死。


     锅包肉看着你从苦脸皱眉到沉思再到惊恐皱眉,最后一脸沉重,五颜六色变化纷呈的神情,轻勾起了嘴角又很快压了下去。


     “今天我们的修行内容是,坐在这里晒太阳。”锅包肉还是笑着看着你开口道


     “嗯好…嗯???!”你猛得一抬头,瞳孔中满是惊疑。


   锅包肉过来扶住你的肩膀,让你坐在暖阳下,  “多晒晒太阳,有益身体”


     说着上手为你捏肩。锅包肉用的力度刚刚合适,你不由自主慵懒地靠在他怀里打了个哈欠。


     锅包肉揽住你的腰,时轻时重地揉捏,你痒得在他怀里拱来拱起不断讨饶。


      最后你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锅包肉怀里,眯着眼听得他说


             “修行可以暂停一周。”




冰糖葫芦


        冰糖葫芦最近升级出了一种冰镇口味的冰糖葫芦,据说得到广泛好评。


     他献宝一样拿到你面前:“少主,要尝尝我新做的冰镇糖葫芦吗?特别好吃噢!”


     你俯下身摸了摸他的头,抱歉地笑了笑:“对不起呀小葫芦,最近我不太方便吃冰冷的东西,等我方便了一定吃十串!”


   冰糖葫芦略带失落地点了点头,牵住你的手摇了摇:“那下次一定噢!”


     晚上,你忙完正准备回房间,看到冰糖葫芦站在门口左顾右盼。


     看到你后,冰糖葫芦朝你小跑过来:“少主你看!这是我升级后的热的糖葫芦,这样你也方便吃啦!”


      你惊喜地从他手中拿过,尝了一口,甜香四溢。


      “谢谢你小葫芦,真的很好吃。”



   

符离集烧鸡:


        你因为最近想学习一下该如何烤鱼,几乎天天都泡在河边抓鱼。


        没想到你正赤足下河抓鱼时,一阵腹痛袭来,你暗道声不好,手中鱼一滑,蹦进河里逃之夭夭。


         “唉”你无奈地叹口气,一边遗憾着今天怕是做不成烤鱼了,一边往岸边走去。


       却不料,一回头竟看到符离集烧鸡站在烤架旁,满脸通红地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你。


      你因腹痛难忍用左手按紧了腹部,扬起右手,勉强地给符离集烧鸡打了个招呼“阿符!”


     符离集烧鸡快速朝你走了几步,又停下别扭地转过头:“马上快傍晚了太阳都要落山了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我想练下烤鱼嘛,没注意时间。”你在岸边蹲下准备穿鞋子。


      刚穿好还没起身,一件外套落在了你身上把你笼罩了起来。


     “你、你快穿上!”符离集烧鸡日常别扭地声音在你头上响起。


     你蹲在地上疑惑地抬头看着他:“怎么了啊?”


      “你…裙子、裙子脏了”符离集烧鸡越说脸越红,视线盯在鹅卵石上,像是要把鹅卵石烧个洞。


     “啊…啊?!”你愣了半天突然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一定是这些天被冷水泡着,让月事提前了,刚刚打脏了你的裙子。


      你手忙脚乱站起身地将符离集烧鸡的外套缠在腰间栓好,“谢谢你啊阿符”


      符离集烧鸡轻哼一声算是回应,转过身半蹲在你面前。


     你猜想出他的意思却又不敢肯定:“阿…阿符?”


      “上…上来!”符离集烧鸡言简意赅。


      你笑着扑到他背上,抱紧了他的脖子,他稳当地勾起你的腿,将你背了起来。


     “你抱太紧了!松些!”


     你连忙松开缠在他脖间的柔荑。


    “…你还是抱住吧!”


      你哭笑不得地又缠上去,顺便将头埋进他颈间。


     少年的气息将你围绕,你渐渐睡熟在少年的背上。


       符离集烧鸡将睡熟的你向上掂了掂,确定你不会摔着,在月光下轻轻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带着宠溺的笑。

            



麻婆豆腐


     你忍痛和麻婆豆腐开着黑,一个没注意就送了人头。


    麻婆豆腐瞥了你一眼,没说话。


   你耸了耸肩摊手示意。


    麻婆豆腐一把拿过你的手机,


   “看到起,看老子咋个收拾这群崽种。”


    你:“……”





(随手乱写)易牙:

    “易牙,我痛经了”

   “噢…多喝热水?”

     “……”

     易牙:错误示范 (X)


 

                                         —————————完


(愿少主们都别痛经嗷,做好保暖,贴暖宝宝,千万别吃冰冷的)

사랑해요🌸

可可爱爱的冰糖葫芦~

可可爱爱的冰糖葫芦~

佩琪.

小年快乐

今日份的冰糖葫芦(⑉• •⑉)‥♡

小年快乐

今日份的冰糖葫芦(⑉• •⑉)‥♡

-Deanfluenza-
冬天要吃冰糖葫芦啦 虽然深圳并...

冬天要吃冰糖葫芦啦

虽然深圳并没有入冬

冬天要吃冰糖葫芦啦

虽然深圳并没有入冬

伊洛洛洛

[食物语/日常向]少主她是个正太控啊啊啊啊!

少主她最近躲在房间里不出来,饭菜都是鹄羹送到门口的,敲门也不开,威胁也没用,简直愁死了一票老年食魂。

郭管家摸下巴:少主这是缺少锻炼啊,不如多加特训,定能让她成为空桑合格的主人。

焦医师笑呵呵:上次您叫她特训,她往我这儿医务室跑了不少趟,喝药时的小脸皱的哟……

小葫芦天真不知世故,问了句:难道不是您的药苦不堪言吗?

焦医师笑意加深。


虾饺拿了把桌上摆的年货糖塞他嘴里,眼神示意他莫要再乱说话,否则,否则……

焦医师就有借口改良药方了。

而且更苦啊!

虾饺内心崩溃大喊。


少主的房门开了。


她好像才刚起,发丝凌乱,拧眉看着自己门前喝茶下棋言笑晏晏,仿佛来春游的食魂,顿...

少主她最近躲在房间里不出来,饭菜都是鹄羹送到门口的,敲门也不开,威胁也没用,简直愁死了一票老年食魂。

郭管家摸下巴:少主这是缺少锻炼啊,不如多加特训,定能让她成为空桑合格的主人。

焦医师笑呵呵:上次您叫她特训,她往我这儿医务室跑了不少趟,喝药时的小脸皱的哟……

小葫芦天真不知世故,问了句:难道不是您的药苦不堪言吗?

焦医师笑意加深。


虾饺拿了把桌上摆的年货糖塞他嘴里,眼神示意他莫要再乱说话,否则,否则……

焦医师就有借口改良药方了。

而且更苦啊!

虾饺内心崩溃大喊。


少主的房门开了。


她好像才刚起,发丝凌乱,拧眉看着自己门前喝茶下棋言笑晏晏,仿佛来春游的食魂,顿时没了好脸色:“你们很闲吗?”

福公拂衣起身,面露担忧:“美人,你这几日究竟是何缘故,久居屋内不肯外出?”

若是放在平常,普通小姑娘早就被他这富贵公子模样所迷的七荤八素,但是这个少主……

她萌点不一样,故而冷漠颔首:“忙了些重要的事。”

小葫芦好奇呀,从少主撑在门框上的手臂下钻了过去,随后被放在床上的东西亮花了眼。

众食魂心思难耐,得了少主准许,遂入房内,仔细观摩。


少主倚着门框,语气淡淡:“前天儿是我钟爱纸片儿的诞辰,为了搜集他的谷子,我忙碌了许久。”

说到此,她也为众食魂的忧虑感到不好意思,语气稍缓,像和家长闹变扭的小孩:“全神贯注了些,让诸位忧心是我的过错。”


虾饺也凑到小葫芦旁边瞧,清一色的粉发正太,眯着绿眸阳光的笑,白色的打歌服上珠玉点缀,可爱地令人想要惊叫——我说的人是空桑少主。


空桑少主没绷住自己高贵冷艳的架子,掉头扑倒在一堆吧唧海报周边上,双手双脚还在扑腾。

食魂默然。

谁也不敢说话,彼此对视,哑口无言。


焦医师略带迟疑:少主……是个正太控?

少主闻言回头瞧他:你是同好?

焦医师整顿衣装:老夫性取向正常。

少主随即冷漠脸:哦,那就是个萝莉控了。

焦医师淡淡敲出一个问号。


小葫芦不懂,问手边的虾饺:“虾饺姐……哥哥,什么是正太控?”

虾饺支支吾吾,指指小葫芦:“就是喜欢你这种小男孩的人。”

小葫芦很高兴:“我也喜欢少主鸭!”

虾饺捂脸,他不愿告诉小葫芦正太控的本质,少主啊啊啊啊你不要带坏小孩子!

少主委屈巴巴,什么呀,她连本子同人志都没有传授诶!


经此一役,众食魂都能知晓少主的本质是何了,也在不言不语中默默隔绝少主和正太食魂的接触。

少主心肝痒痒地想要挠地。

让她吸一口正太啊啊啊啊!



可让她逮着机会了。

空桑少主趴在后厨房门上瞧,身后一句“你偷偷摸摸是不是又想干什么坏事”,她掉头一看,哦,是暴躁少年麻婆豆腐。

麻婆豆腐刚从仓库回来,手里提着一桶辣椒,少主想起他做什么菜都要习惯性地放上一把,那滋味……嗯。

又辣又爽,感动得客人都流眼泪了。

客人:?我那是给辣哭的,ok?

不过没有什么客人来投诉,一般要见大厨的客人,在接触到麻婆豆腐不善的眼神之后,都挥挥手装作无事发生。

麻婆豆腐卷起衣袖:浪费老子时间。

客人:诶呦喂我这个暴脾气……算了,干不过。


麻婆豆腐不看她,他还有材料要搬,谁管得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空桑少主,看她杵自个儿跟前,往旁边拨了拨。

被拨被嫌弃被无视的少主:……

少主打起精神,想起某短视频的博主充满快乐的鼓励,她就是最美的蝴蝶姑娘!

然后笑嘻嘻地蹲处理辣椒的麻婆豆腐旁边:“豆儿啊,你有没有看见……”

“没有。”

麻婆豆腐想也不想就否定,它要是肯定,少主定要问他一大段话,他哪儿有这个心思回应。

少主冷漠脸:可爱的小鳜鱼哪儿去了?

麻婆豆腐继续手上的动作:你暗卫不是叫一声就出来莫?

少主持续冷漠脸:我说的不是松鼠鳜鱼,而是那个小小的,很可爱的那个孩子。

麻婆豆腐在脑里过了一下:金玉满堂?这个你得去问福公,他们不是父子吗。

少主的脸快僵了:也不是,就是很安静的那个,存在感不是很高,但是很可爱。

麻婆豆腐:你除了可爱有没有别的形容词?

少主捧脸,故作忸怩之态:正太在我心里都是可爱的~

麻婆豆腐:好恶心,快滚。

麻婆豆腐只要结合一下脑子的印象就能知道少主在说谁,不过他们食魂私下开了一个小会(不带少主的全员集合),一致表示要隔开少主和正太食魂。

暴躁少年他不讲,急死少主。


少主持续抓心挠肺,木制的房门都要被抓出一道道抓痕了。

偶尔金玉满堂路过,看到房内冲他伸出的手,吓得什么矜贵架子都丢了,一溜小跑抓到佛跳墙的衣摆不肯松手。

青团和春卷有时候手牵着手,蹦蹦跳跳地要去春游,少主巴着窗户眼睁睁地看他们走远,想喊又不敢,她暗卫盯着她呢。

诗老师的课也没法上了,她刚一放学,诗老师就健步如飞,几乎是逃一样回了自己住所。

但凡看见少主走一步,酒酿元宵的枪支就往上移一步,被他保护得很好的汤圆支唔着“这不太好吧?”,目光有几分同情地看着少主。

也只有小英雄月饼偶尔“探监”——从窗口递点本体给少主垫垫。

少主:我好难,我只是想吸香香软软的正太。


喜欢正太到底有什么错啊!

关注需谨慎

画完来更新 吐槽一下阿虾衣服装饰好难画
手法逐渐暴躁

画完来更新 吐槽一下阿虾衣服装饰好难画
手法逐渐暴躁

关注需谨慎
先放个预告,鸽了这么久真是抱歉...

先放个预告,鸽了这么久真是抱歉我明天就画0%

实在不想写字就把原话一条一条拼上去了

先放个预告,鸽了这么久真是抱歉我明天就画0%

实在不想写字就把原话一条一条拼上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