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冰蓝色

566浏览    23参与
Ice_Through

〖dark crystal〗(大段负能预警)

20220227晚

(突然把这一阵记的大部分梦都在这儿更新了,可能比较占位置,希望路过的朋友们见谅。。)

-
仍然是那种绝望的梦。但是比之前的又更加空灵和清新。

在这个梦里的我更像14到16岁时的状态。

这是一个夏天的下午,好像是阴天。跟父母和一些亲戚还有同学一起经过之前经贸的宿舍[注:一个在小学上下学必经的地方,之所以是之前是因为现实中的它们已经被拆掉了](但结构又和现实中那个不太一样)。

眼前是一个广阔的景象,我看到了远处的连绵的高楼,高低不一,它们和我之间看起来是一片黑色的水面,很深邃,泛着微小的波纹。

一看到这样的地方,心里就充满了厌世。

脑子里忍不住开始想象,落下水面,...

20220227晚

(突然把这一阵记的大部分梦都在这儿更新了,可能比较占位置,希望路过的朋友们见谅。。)

-
仍然是那种绝望的梦。但是比之前的又更加空灵和清新。

在这个梦里的我更像14到16岁时的状态。

这是一个夏天的下午,好像是阴天。跟父母和一些亲戚还有同学一起经过之前经贸的宿舍[注:一个在小学上下学必经的地方,之所以是之前是因为现实中的它们已经被拆掉了](但结构又和现实中那个不太一样)。

眼前是一个广阔的景象,我看到了远处的连绵的高楼,高低不一,它们和我之间看起来是一片黑色的水面,很深邃,泛着微小的波纹。

一看到这样的地方,心里就充满了厌世。

脑子里忍不住开始想象,落下水面,从这个高度慢慢沉到最下面。

我发现我能踏上去,这才明白其实是黑色的瓷砖。上面是一层厚厚的水,让它的颜色显得非常通透。

似乎能感觉到,那个有水的空间就在这里,只是被阻碍了。

『那是她生来就有的聚集灵力的能力……』

我好像成为了『她』。

没错,把那些楼和水域中的灵力一起汇集到自己心里,然后潜入它们的视角,让它们为自己所动,这样,我就可以做到了……

这不是一般人能完成的,毕竟需要有同时承受多种信息的能力,还要对它们进行统筹。

现在我需要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用来集中注意力。

但跟我同路的那些人一直在打断我,不是我爸妈要跟我说点什么话,就是我哥哥来我旁边找什么东西。而我总不能让他们知道我想干什么。听着他们的闲聊和嬉闹,我只能一直在那里徘徊,寻找机会………

………

跟着我妈坐上了她的车,离开了这个巷子。

-

不知道为何大学也分了快慢班。我现在应该是在那个很强的学校,也就是我某个高中同学正在上的学校。

我本来好像不应该来到这里的,而且我也去不了那个同学的地方。心里有点不安,但是我看到周围人对我的态度,感到他们都不觉得我没资格,于是,也就逐渐放开了。(有些细节乱了,总之)上课的都是一些很有名的教授,有些名字让我不敢相信。而且他们都给人很和蔼的感觉。

之后的一个细节还让我发觉,其中一位对我有些偏爱,像是我之前的几位老师。甚至能感觉到,ta有点把我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看待。  

Ice_Through

〖シトウ〗

20220225 梦

在奶奶家的她们那个屋子里。

我伏在地板上,目光落在地面,感觉仿佛是在另一个地方,一个没有她和其余人的世界。

在我的意念下,有一个伤口从背后贯穿到胸前。另一个则穿过了我左手的手掌。血从胸口垂直地流出来,而且不是平时的形态,是一簇半透明的紫藤花,有着豆形的柔和的花苞,几条花藤长短错落。分不清是红色的还是紫色的,但总之还在随着血的流动慢慢生长。

手心里也是类似的样子。

有一点疼,又不是特别疼。

20220225 梦

在奶奶家的她们那个屋子里。

我伏在地板上,目光落在地面,感觉仿佛是在另一个地方,一个没有她和其余人的世界。

在我的意念下,有一个伤口从背后贯穿到胸前。另一个则穿过了我左手的手掌。血从胸口垂直地流出来,而且不是平时的形态,是一簇半透明的紫藤花,有着豆形的柔和的花苞,几条花藤长短错落。分不清是红色的还是紫色的,但总之还在随着血的流动慢慢生长。

手心里也是类似的样子。

有一点疼,又不是特别疼。

Ice_Through

〖dive〗

20211217 梦

每到深夜,就忍不住想对自己做一些不好的事情。这可能会让少部分在乎我的人失望。


 一片不是很大的水域,一群同龄人在这里排着队,看起来像同一个学校的同学,岸边是一两个监管员,他们负责组织和协调,看起来比较好说话。

排队的同学们一个一个走上前,进入水域,再从对岸出来。这似乎是统一组织的潜水练习,每个人都可以参与。

轮到我的时候,我却忽然想到,应该把已经吸进去的空气尽量都放出去,但是仅仅一次应该不能完全做到。而且我还和其他人不一样,仅仅这么做,我还是可以从水中完成呼吸(是之前延续下来的一点架空设定,也和三体有点关系)。

在那个狭小的地方,我把这个过程重复了...

20211217 梦

每到深夜,就忍不住想对自己做一些不好的事情。这可能会让少部分在乎我的人失望。


 一片不是很大的水域,一群同龄人在这里排着队,看起来像同一个学校的同学,岸边是一两个监管员,他们负责组织和协调,看起来比较好说话。

排队的同学们一个一个走上前,进入水域,再从对岸出来。这似乎是统一组织的潜水练习,每个人都可以参与。

轮到我的时候,我却忽然想到,应该把已经吸进去的空气尽量都放出去,但是仅仅一次应该不能完全做到。而且我还和其他人不一样,仅仅这么做,我还是可以从水中完成呼吸(是之前延续下来的一点架空设定,也和三体有点关系)。

在那个狭小的地方,我把这个过程重复了很多次,最后,得以让自己陷入窒息,随着波浪回到岸上(这种波浪应该是人为形成的)。

此时的我应该有一个淡淡的欣慰的笑容,可是我已经做不到了。

这时我(的灵魂)才后知后觉,我可能让后面的人等了好久,也可能给身边的工作人员添了很大的麻烦。不过他们真的很温柔。

我跟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不会吧,应该不是那个人吧)来到一片平地,地上铺的砖头上,用不同的金属马克笔标着不同的神明的阵营,意思应该是让我选一个,让我的灵魂跟随他。我看到其中有一个是撒旦,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其中也有源自中国传说的。


然后我在奶奶家的客厅里,看到一个很小的容器里有一条很小的鱼,但是比指头还是大的,身上是很深的介于宝石蓝和黑色之间的颜色,鳞片亮晶晶的,身体很瘦。

我听到了它的心声:它也想在水里窒息。我想,它应该和我不一样。但我还是试着去帮它。


我以为自己醒了,可我并没有醒。

似乎还是在有水的地方,只不过现在我在一个热闹的沙滩。每隔几步就有一组遮阳伞和桌椅。

我看见右前方是我的一个列表(很熟的一个),他正在无聊地玩着手机。于是我给他发了消息:『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灰暗的世界。』

他看到了,但还是继续自己说自己的,然后我窥到他屏幕上显示着一个提示,意思是已经和我断开了信息的连接。看起来很傲娇的样子。不过我也没生气,因为他一直都是这样。然后他向我走了过来,跟我讲他正在关注的事情,然后又重新连上了。

他到我跟前的时候,我很想rua他的头,但我没有这么做。

Ice_Through

〖1/1000〗

20220214 梦

-

在和我爸妈住的租的第一个房子,但结构又不太一样。因为看到亲戚家的哥哥和妹妹都在玩泡泡,自己就去厕所那试着调泡泡水,但是可能因为原料的缘故(总之不是洗洁精),一直调不出来,一挥舞那个网,就会变成到处溅的水。心想下次还是得用洗洁精。然后不小心弄到了嘴里,很特殊的味道,让人想到了那种发光的青蓝色。 

-

最后的场景(在白天)不是很真实,感觉方位和光线像在大学校园里的一个位置,但景色又不一样,尤其是没有那一片高大的树木。 

我和某个人是同伴,一起到达了这里。这是一个非常开阔的地方,天是淡白色的,透着一点金黄色,周围也是一片广阔而不规则的湖面,天地...

20220214 梦

-

在和我爸妈住的租的第一个房子,但结构又不太一样。因为看到亲戚家的哥哥和妹妹都在玩泡泡,自己就去厕所那试着调泡泡水,但是可能因为原料的缘故(总之不是洗洁精),一直调不出来,一挥舞那个网,就会变成到处溅的水。心想下次还是得用洗洁精。然后不小心弄到了嘴里,很特殊的味道,让人想到了那种发光的青蓝色。 

-

最后的场景(在白天)不是很真实,感觉方位和光线像在大学校园里的一个位置,但景色又不一样,尤其是没有那一片高大的树木。 

我和某个人是同伴,一起到达了这里。这是一个非常开阔的地方,天是淡白色的,透着一点金黄色,周围也是一片广阔而不规则的湖面,天地之间都是比较浅的颜色。整个像电影的那种充满原始气息的色调,同时还有用画面模拟现实的感觉。

非常远地,我看见我们的路前方出现了一颗硕大的太阳,白色的光芒非常刺眼。直径大概有一根路灯杆那么高。

我的心里闪过一丝恐惧和窘迫,转瞬又没有了,我在一瞬间明白了,那就是我们需要找的神明,我们应该恳求他。

我开始向太阳祈祷,先是直视着它,在心里默念 请把我吞噬进光明里吧,(就像以前那样,)让我消融于此。后来就伏下身子,虔诚地向它跪拜,祭奠我的绝望,为我身后的族人们带去和平,等等的。

我身旁的同伴(其实这时更像是我的随从)也明白了我的意思,跟着我做同样的动作。 

-

忽然,我意识到了这是梦。我的右手中拿着一小沓纸,像是古代或近代的人工印刷的,横格,16K,韧性有点低但是厚度不差,标题处印有繁体的古色古香的宋体字。我只是注视着它回想了一下,刚才的那些经历就都变成手写体的字出现在上面了,只是一小部分字眼不太准确。

刚刚为此兴奋了一小下,就又意识到自己还是在梦里,刚才记下来的也都白记了。

(备注:大概在16年或者更早的时候,想象过一次在绝对的强光里消失,不留痕迹。)

Ice_Through

〖浸透〗待补完

20220206下午的梦

.

『总是难以死去的一般有三种人,

灵力很强的人,

执念很重的人,

生命力很强的人。』 

我在一个类似于简陋的医院的地方,一个很大的屋子里,并列着很多张床,屋子里很暗,没有开灯。

他们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我又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全都不清楚。

我只知道心里仍然是『那种』感觉,但又异常的平静,既平静又低落。心情被压到一个很低的状态。

于是又一次和几次试图**,但好像又都失败了。 

这时的我,应该是一个温和的少女的外观,比实际的年龄小一些,也矮一点,偏一点外向,看起来还有点像是从二次元走出来的,不太真实。 

在另一个屋子,那...

20220206下午的梦

.

『总是难以死去的一般有三种人,

灵力很强的人,

执念很重的人,

生命力很强的人。』 

我在一个类似于简陋的医院的地方,一个很大的屋子里,并列着很多张床,屋子里很暗,没有开灯。

他们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我又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全都不清楚。

我只知道心里仍然是『那种』感觉,但又异常的平静,既平静又低落。心情被压到一个很低的状态。

于是又一次和几次试图**,但好像又都失败了。 

这时的我,应该是一个温和的少女的外观,比实际的年龄小一些,也矮一点,偏一点外向,看起来还有点像是从二次元走出来的,不太真实。 

在另一个屋子,那里面也没开灯。有一个我认识的男性在跟我说话,我分不清他是我其中一个哥哥,我舅舅,还是我以前的一个老师。

他向我告知了那几句话。

我立刻觉得,那我一定是第一种了。

他没太在意,接着兴致勃勃地和我讲其他的。

(后来我又想了想,说不定我是这三种混合呢……)

-

Ice_Through

〖pool〗

20220203 梦

那个晚上,把右手的手腕用不规则形状的利刃穿透,进入水池,在池底看着自己的蓝色的血慢慢散出来,静静地蔓延在底下,与水分层,好像一块水晶的底部嵌入了一片蓝水晶,在黑夜中发着幽幽的光。

感觉不到一点悲伤或绝望,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随着慢慢的衰竭,心里也感到了安宁和舒适。

也许再过没多久,我的身体就会开始膨胀和腐烂,但是我对此无法产生一点厌恶,甚至还有点爱屋及乌,毕竟由我自己动手也只会是类似的结局。而最终都会是角落里的尘埃。

20220203 梦

那个晚上,把右手的手腕用不规则形状的利刃穿透,进入水池,在池底看着自己的蓝色的血慢慢散出来,静静地蔓延在底下,与水分层,好像一块水晶的底部嵌入了一片蓝水晶,在黑夜中发着幽幽的光。

感觉不到一点悲伤或绝望,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随着慢慢的衰竭,心里也感到了安宁和舒适。

也许再过没多久,我的身体就会开始膨胀和腐烂,但是我对此无法产生一点厌恶,甚至还有点爱屋及乌,毕竟由我自己动手也只会是类似的结局。而最终都会是角落里的尘埃。

Ice_Through

〖mountains〗

20220124-0130

类似于去年10月跟班里去的那个地方,长城在群山之间蜿蜒,下面是一片没有尽头的树。一看到那个场景时,自己就是在高空中,好像坐着直升机一样,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

我好像意识到了这是在做梦,却没有想醒来,而是继续让剧情发展下去。

我的视角移动到了其中一个山顶,我在那里稍作停留。从边上往下看,有了很强的熟悉感,然后又像上次那样,很熟练地操控力量,把视线下方加深,深到只是向那里看了一眼,就再也不敢细想。然后……没有很多犹豫地往下面跳。

这时的感觉出奇地真实,脑袋里那种重力上下颠倒的感觉,耳边不规律的低低的风声,持续了不短的时间,既像俯又像仰的那种独属于倒置的感觉,从...

20220124-0130

类似于去年10月跟班里去的那个地方,长城在群山之间蜿蜒,下面是一片没有尽头的树。一看到那个场景时,自己就是在高空中,好像坐着直升机一样,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

我好像意识到了这是在做梦,却没有想醒来,而是继续让剧情发展下去。

我的视角移动到了其中一个山顶,我在那里稍作停留。从边上往下看,有了很强的熟悉感,然后又像上次那样,很熟练地操控力量,把视线下方加深,深到只是向那里看了一眼,就再也不敢细想。然后……没有很多犹豫地往下面跳。

这时的感觉出奇地真实,脑袋里那种重力上下颠倒的感觉,耳边不规律的低低的风声,持续了不短的时间,既像俯又像仰的那种独属于倒置的感觉,从反方向看到的风景和阳光。

然而最后『绽放』的那一刻没有感觉到(可能是因为缺少组件的缘故)……

之后又切换成了另外几个山顶,也是同一种场景。分不清哪个是『真的』,哪个是我想象出来的。 

后来场景变了,像舅舅家小区外面的那片场地了。这时的视野大多都是灰白色的水泥的颜色。

爸妈和他们家的那些亲戚一起出门去,大家都在前面越走越远,只有我还在慢慢地走,经过正在施工的石子堆,还有一些健身器材,就好像跑酷一样从上面跨过去,但又没那么急。显得好像童心未泯的样子。

按以前的情况来说,他们会偶尔回过头来催我的,但这次没有任何一个人回头,而我也并没有急于赶上他们。

具体的原因暂时记不清了,反正无非出于两种。一种是我当时戴着耳机,不想被他们看见,不然就太尴尬了。一种就是不想让他们发觉自己身上的阴暗的『死』的气息。

Ice_Through

〖icefall〗

20220124 梦

-

又是考试和放假的时间。大家在紧张中涌向各自的考场,我也在其中。

但这又好像是我的第二次高考,从空气到窗外的光线,都能感受到人们散发着对未来的期盼,还有场景里特有的那种在别的学校考试的陌生感,以及紧张感。

我的脑海里仿佛没有这几年的记忆一般,我深深地投入了进去,而这就是我第一次来到高考的考场。心里有点忐忑,不希望接下来出什么差错。但是又有一点激动,感觉好像在赌,万一发挥超常了就可以去我想去的地方了。

我告诉自己不再继续想,专心做题。 

-

奶奶家那边好像在筹备着装修,在我的印象里,这是到这座房子住下以后第一次这么盛大地装修。

我跟着家里人们去...

20220124 梦

-

又是考试和放假的时间。大家在紧张中涌向各自的考场,我也在其中。

但这又好像是我的第二次高考,从空气到窗外的光线,都能感受到人们散发着对未来的期盼,还有场景里特有的那种在别的学校考试的陌生感,以及紧张感。

我的脑海里仿佛没有这几年的记忆一般,我深深地投入了进去,而这就是我第一次来到高考的考场。心里有点忐忑,不希望接下来出什么差错。但是又有一点激动,感觉好像在赌,万一发挥超常了就可以去我想去的地方了。

我告诉自己不再继续想,专心做题。 

-

奶奶家那边好像在筹备着装修,在我的印象里,这是到这座房子住下以后第一次这么盛大地装修。

我跟着家里人们去看,我和妹妹注意到了一台很复杂的冰箱。它把冰箱和洗手间结合到了一起,在右边有水管和洗手池,在左边好像是马桶之类的,都是和冰箱颜色一样的,白色中有很淡的蓝色,像用雪砌成的一样。看起来很有创意,又很精致的样子。

我感觉有点心动,但我不是因为常见的那些地方心动,而是想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

……然而我还是自己离开了人群,回到了那片熟悉的树林。

这里只会有我一个人。我在寂静的地上躺下,一段浅蓝色的冰像瀑布一样缓缓编织下来,落在我的心口。长和宽都是比我的两边超过一点。

我在心里不断地恳求它像我的想法那样做,我用非常柔和的又略带一点悲伤的声音,向它诉说。

请直接来,不要保护我好吗,求你了,我真的不想走下去了。

它也一直在顺应我的愿望。它接触到我的时候,就像榕树之类的枝叶接触到地面,开始慢慢在地上扩展,并往回延伸,形成一个比较均匀的柱状。它们就这样穿透了我,或者准确地说,替代了我的一部分躯体。

我平静地看着,甚至还有一点欣喜。

这些冰雪还在继续柔和地生长,它们将会慢慢覆盖我身上的其他区域,最终把完整的我彻底替换掉。

-

我也说不清楚现在的我是灵魂状态还是活着,总之我还能感受到周围的一切,也还能自由活动。但是,好像没人能看得见我,也可能只是刚好我没有遇到让我想被看见的人吧。

不知何时,我还是回到了他们身边,似乎不由自主。

在奶奶家所在的那个小区里,健身器材旁边,我看到了姑姑和妹妹,但她们看不到我。她们看起来好像在买什么东西,然后我又听到姑姑对妹妹讲了一些学业和过年等等的事。

她们似乎觉得我已经死了,只是还不完全确定,说话也还是遮遮掩掩的,但已经能听出来话里是怎样的意思。她们完全没有我的踪迹,但是我也不想让她们知道。听着她们说话,忍不住想接个话茬,比如说自己并没有死之类的,每次又都马上克制住了。

Ice_Through

记梦 20211205上午

一共三个主要的场景。


〖其中一个场景〗

在公园里看到了几头大象,在一个很大的湖那里。其中一头好像与众不同,其他的象散开以后它还在湖里玩,我在湖边静静地看着它。

它在水里乱转的时候,偶尔会溅到我身上水。

湖里有几个巨大的台阶,很高,我怕它上下的时候会受伤,向它喊话劝它不要乱跑。

它似乎能听懂,但还是克制不住顽皮的天性,也可能是因为有心事,还是继续那么玩了。不过倒也没有受伤。 


〖另一个场景〗感觉这个有隐喻意义,而且比较明显 

前面似乎是跟着大家一起去玩。在一大片老旧的四合院之间,能看到一场流传很久的戏剧,穿过了好几个院子都能继续听到里面的歌唱声。

后来...

一共三个主要的场景。


〖其中一个场景〗

在公园里看到了几头大象,在一个很大的湖那里。其中一头好像与众不同,其他的象散开以后它还在湖里玩,我在湖边静静地看着它。

它在水里乱转的时候,偶尔会溅到我身上水。

湖里有几个巨大的台阶,很高,我怕它上下的时候会受伤,向它喊话劝它不要乱跑。

它似乎能听懂,但还是克制不住顽皮的天性,也可能是因为有心事,还是继续那么玩了。不过倒也没有受伤。 


〖另一个场景〗感觉这个有隐喻意义,而且比较明显 

前面似乎是跟着大家一起去玩。在一大片老旧的四合院之间,能看到一场流传很久的戏剧,穿过了好几个院子都能继续听到里面的歌唱声。

后来到了一个现代的房子里。

这个地方比较像我奶奶家,尤其是客厅那里的布局。

我身旁是一个有精致打扮的女人,长得算是比较好看的,但是头发比较凌乱,也没有什么妆容。她穿着古代的公主或者贵妃穿的那种衣服,眼睛是类似于山吹茶的颜色(黄色偏一点土黄),瞳孔中间是猫眼的那种竖线,周围是随意的烟雾状,眼睛看起来很大。

她旁边是一个看起来不到6岁的男孩子,屋子里有一个很大的沙发,也是透露出陈旧的气息,沙发上有一些皇家风格的装饰,却又说不上华丽。

她反复告诉男孩,以后他会成为新的皇帝,从现在就要开始努力。听起来像是苦心的叮嘱,又有点神经质。

她把男孩抱起来,放在沙发中间那个像是皇帝专属的座位上,仍然重复这些说辞。然后她拿起了一个和男孩身体差不多大的玩偶,玩偶看起来很僵硬,继续向男孩比划着。他也开始响应她,伸出手和她一起在玩偶上面比划,不仅比了一个皇冠,还比了很多只手,像千手观音一样。


〖一个致郁的场景〗让人非常尴尬的一个梦(这个梦竟然是三层的……)

一开始只是我在远远地看着别人,在他们注意不到的地方,我展开了隐身的结界,然后召唤出一些刀刃,插到我的身上。莫名的感到一些安心。

我以为就这样结束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仍然有同学看到了我,然后我听到他们说,要不给我爸打电话吧。但是他们说的那个手机号不是正确的,没有打通。


然后好像到了体育课(我也记不清这时的我是已经恢复了还是仍然带着之前的伤口),我格外注意了一下,先展开结界,然后才继续那么做。我觉得这次是没问题了,因此就在他们不远处,也没有什么躲藏。

但是不知道为何,他们还是又看到了我,然后大声喊着老师。老师闻声走了过来,说我zsws,他们要把我家长叫过来把我带走。其实我当时只是想zc。但我又不能这么说。

我赶快又用能力治愈了,拼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而他们都是瞎编诬蔑。

然后老师拨通了我爸的电话。他打电话之前,我听到他们在慢慢地反复念那个号码,应该是不太确认。

这时我才想起来,我之前用他的号开了一个附属的流量号(这个情节仅限梦里,没有实际发生),因此两个号才会这么像,然后我为了不让他们动不动就找我爸,一些信息就填的是我开的那个号。

我爸也很快地来了,一来就问我刚才是不是zs了,我赶紧说没有,假装很生气的语气。他又说别的同学和老师都是这么说的,我只好又用那种语气说,他们都是瞎说的。然后他没再问什么。


我本以为就这样醒了,场景变成了一片很让人放松的空地,是雨后在整齐的砖地上有薄薄的一层细腻的泥沙。

我在上面用小树枝写着字,向另一个列表讲述着我刚才做的梦。

一开始是纸上的质感,后来才忽然变成了沙子,而这时我也发现我坐在地上的部分被我压平了,我需要重新描一遍,而且地面也不是完全平整的,有一两个比较大的水洼。

写着写着,这些字的背景又不再是沙子,而是一幅比较唯美的沙滩的插画,俯视的视角。我想继续写,却发现由于图层的问题,我看不到之前已经写过字的地方。我又发现视野的右下角有一些按钮,可以依次把背景隐藏。隐藏之后,又回到了那片沙子。


 但是这仍然是在梦里。

Ice_Through

〖黑色〗

20211223 还是记梦

现在,我又一次来到了熟悉的小区,站在了熟悉的大楼跟前。

天色正在慢慢暗下来,逐渐透出冷冽之感,眼前也无非是一片苍白的天空,和一圈深灰色的树影和楼房。

楼上的一些人家已经把灯亮了起来,等电梯的大厅里也是灯火通明。只是一群百姓的日常,却热闹得如同节日,或许他们这次真的是在举行活动也说不定。

但是,也和我无关吧。

父母,还有爷爷奶奶和家里其他的那几个人,同时还有学校的几个老师,都在追赶着我,他们为了各自的目的,每一个都想把我捉拿到手。

我拼命向前奔跑,只想逃脱他们。

过了不知多长的时间,直到跌跌撞撞顺着习惯的路线跑进了小区,这时才发现,我已经跑得再也使不出力...

20211223 还是记梦

现在,我又一次来到了熟悉的小区,站在了熟悉的大楼跟前。

天色正在慢慢暗下来,逐渐透出冷冽之感,眼前也无非是一片苍白的天空,和一圈深灰色的树影和楼房。

楼上的一些人家已经把灯亮了起来,等电梯的大厅里也是灯火通明。只是一群百姓的日常,却热闹得如同节日,或许他们这次真的是在举行活动也说不定。

但是,也和我无关吧。

父母,还有爷爷奶奶和家里其他的那几个人,同时还有学校的几个老师,都在追赶着我,他们为了各自的目的,每一个都想把我捉拿到手。

我拼命向前奔跑,只想逃脱他们。

过了不知多长的时间,直到跌跌撞撞顺着习惯的路线跑进了小区,这时才发现,我已经跑得再也使不出力气。

而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因为一回头,我就发现他们中的几个已经赶到了小区里,并且离我越来越近。

突然间,看到了那条被认为〖不可能〗的路,其实也是内心一直存在的路。突然间失去了紧张感,突然来到了一个不可能的世界。仿佛跌落到了另外一个次元。

发动起身上的念力,来到这栋楼的顶部。

我这时或许是疯了。

明知道只要上了这个楼,就会被屋子里的『为我好的人』抓获,被他们监视和散播我的一切信息。明知道每再靠近一点,哪怕不进电梯,都会更有可能被他们发现……

可我就这么硬生生地忽略了后果,直抵最危险的那个地方,开始最危险的行为。

……依然是通过力量实行。使用这种力量时的我,似乎不是平时示人的那个我,而是来自另外的世界,也似乎不是那个少女,而是另一个与我不同的少年。把自己束缚到了最顶层的正面的那一侧,同样是用力量维持。

从这里俯视地面的人们,几乎是模糊不清。

来自较高楼层的灯光,灿烂得还像当年的记忆中那样。

今天,一切都要在我这里结束,就这样摊牌吧,『明日に行かなくたっていい。』

在决定跳下去之前,我召唤了一直以来的那把剑,它现在变成了我需要的样子。不那么修长,充满了不规则的刺,甚至不像是一把剑。意念它从我的胸腔穿过,没有做任何停留。

那种揪心的感觉,又重新穿透了次元,那么真实和微妙,整个人都向那个黑洞塌陷了下去。

不是以前梦里常见的那种轻飘飘的,符号化的痛觉,而仿佛是真的,

有一个令我略感意外的地方是,溅出的血是黑色的,不是某种极浓的红色,而是本就是炭一样深沉的黑。

它意味着什么?……也许是内心早已浓烈的绝望,也许是不一般程度的残忍——

同时也只对一个人有过的。

竟然并没有感到多少悲伤,而是更多的得意,嘴角或许也在无意识中稍微勾起。这只是一场游戏罢了,我让自己一败涂地,却好像是对另一个玩家的恶作剧。

再坚持一会儿,再多打开几个放血的出口,就把身上的束缚解除掉,然后自然而然地掉下去,粉身碎骨。

落在沾满众人目光的俗世,落在冰冷的火里融化成灰。

Ice_Through

〖现在,让我真正属于你吧。〗

〖现在,让我真正属于你吧。〗

理想π婚礼工作室

“晶莹剔透的月光,洒在镜面上泛着微光,拨开云雾,穿过星空大道,我来到了你的身旁,牵起你的手,一起步入幸福的殿堂”祝吴先生吴太太新婚快乐


【执行】理想π

【摄影】family

“晶莹剔透的月光,洒在镜面上泛着微光,拨开云雾,穿过星空大道,我来到了你的身旁,牵起你的手,一起步入幸福的殿堂”祝吴先生吴太太新婚快乐


【执行】理想π

【摄影】family

Ice_Through

〖park in the forest〗

20211006 记梦

(只把part1公开,因为part2太残暴了。但或许也会有人想看……)

和妈妈还有其他几个人在路上走。好像刚刚从另一个地方出来,经过一个出口时,那里的保安喊住了我,说我落了一个东西。我回头接住,对他说了谢谢。感觉他慈祥得像我爷爷。

后来想想,总觉得辜负了他。

和他们一起经过一个公园门口。那里似乎跟以前上学放学经常路过的一个大学的校区很像。刚才像是在旅行的路上,这时又像是放学以后,我才不得不跟他们一块走。

本来这不是目的地,只是路过而已,但是我一看到那个公园,就忍不住想,之前我一定来过这里,还清楚地记得里面有非常广阔的一大片树林,我可以躲在深处没人的地方,顺利展...

20211006 记梦

(只把part1公开,因为part2太残暴了。但或许也会有人想看……)

和妈妈还有其他几个人在路上走。好像刚刚从另一个地方出来,经过一个出口时,那里的保安喊住了我,说我落了一个东西。我回头接住,对他说了谢谢。感觉他慈祥得像我爷爷。

后来想想,总觉得辜负了他。

和他们一起经过一个公园门口。那里似乎跟以前上学放学经常路过的一个大学的校区很像。刚才像是在旅行的路上,这时又像是放学以后,我才不得不跟他们一块走。

本来这不是目的地,只是路过而已,但是我一看到那个公园,就忍不住想,之前我一定来过这里,还清楚地记得里面有非常广阔的一大片树林,我可以躲在深处没人的地方,顺利展开隐身结界,之后完成zs。在这里,我可以打破内和外的边界。

于是我借另一个理由让他们都跟着我一块进去,只有我在他们走远后,自己走到森林最里面,然后我就按心里刚刚想的那么做下去了。

召唤来一条蛇,进行了轻微的驯化。这个过程似乎被我快进了,我只看到,我让它借用了一些我的力量,它穿透我的胸口,缠住我的脖子和身体,我跌落到了地上,

〖那种突如其来的窒息感,再一次吞噬了我。〗

……

〖但也不过如此。〗

而我继续轻轻地告诉那条蛇,我的心脏的位置,去把它毁灭掉吧。

我的视角忽然又变了,回到了之前那个地方,他们没有发现我,一行人顺着台阶慢慢地走了下去。

我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他们前方村镇之上的淡淡多云的天空,那里仿佛让下午的让阳光染上了一片回忆。我的心里只是淡漠,几乎没有任何波澜。没有为即将离开而欣慰,也没有对过去记忆的悲伤。可能是因为,已经对活下去再也没有一点希望了。

心境是一片灰白色,眼前却是宁静的墨绿,和泛着黄的村落中的风景。

至此,我已经是成功了。

可是心里还是在说,仅仅这样并没有发泄我心中的痛苦……

(于是有了第二个梦。但是,,真的太残暴了,如果目标换成别人,一定会有人认为我是变态之类的)

Ice_Through

〖cloudfield〗

20210915~16。始于16日

昨晚(其实是15号上午)的梦又带来了新的感觉……像之前的有些梦的一样 挥之不去 一直萦绕着 让我不断去回想……

像是第三人称 又像是第一人称


明明是温和又湿润的夏日,却只有一个苍白的心境,看似很快乐,和那些人在浮岛之间玩闹。实际上,总是自己一个人,每当发现周围很大范围没人时,就忍不住召唤出刀子,在身上由上往下划出超长的伤口,一条接着一条。反正也没人会在意。

果然,也真的没有人在意。

伤口上的蓝色慢慢变浓,好像一些藤蔓,心情一点也不沉重,但也完全提不起来。只有空白和无所谓。况且用不了多久,我就真的可以走了。

大家都是这样期盼的啊。

又有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于是...

20210915~16。始于16日

昨晚(其实是15号上午)的梦又带来了新的感觉……像之前的有些梦的一样 挥之不去 一直萦绕着 让我不断去回想……

像是第三人称 又像是第一人称


明明是温和又湿润的夏日,却只有一个苍白的心境,看似很快乐,和那些人在浮岛之间玩闹。实际上,总是自己一个人,每当发现周围很大范围没人时,就忍不住召唤出刀子,在身上由上往下划出超长的伤口,一条接着一条。反正也没人会在意。

果然,也真的没有人在意。

伤口上的蓝色慢慢变浓,好像一些藤蔓,心情一点也不沉重,但也完全提不起来。只有空白和无所谓。况且用不了多久,我就真的可以走了。

大家都是这样期盼的啊。

又有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于是我唤出了一支形状奇特的金属的箭,任它在空中随意飞行。只要到了不久后的某一刻,它就必定会回来,并以它能达到的最高的速度将我刺穿。看似猝不及防,却又在计划之中。

所以我就呆在这里,不打算动了。

但同时又要提防旁边那些人发现我的不对劲,只好做着一些无谓的逢迎。

视角不知不觉就跟上了放出的那支箭,从远处俯瞰,这片浮岛也是一样的暗淡,只能分辨出岛和天空的不同颜色,能看见岛上的那群人,以及空中掠过的一些白色的飞鸟。阳光还是很充足的,可惜我站的那个地方没有照到。


Ice_Through

〖heart〗

记梦 20210702


从学校回到家。

是自己家几年前住的那个租的房子,我在厨房(阳台)的洗手池那里。

窗户上还是贴着旧报纸,池子也仍然是那个悬在墙上的陶瓷池子,下面有一些蜘蛛网。还是灯泡里的那种昏暗的灯光,橘黄色的。

家里的其他人在客厅及更远处说着话,很是热闹。时不时在玩笑里轻蔑地提到我一下。听起来有点遥远。

我本想反击回去,却发现说了也没有用。

本来只是在例行进门洗手,忽然却变了。我拿着切水果的那种刀子,在胸口很轻松地就挖开了一个洞,挺大的一个,连着旁边的骨头也一起切断了。

也没觉得有多疼,只是觉得尽快把心脏从里面断开,这样就可以走了。

然后我躺到了地上,开始认真做这件事。也没管突然会不会有人来...

记梦 20210702


从学校回到家。

是自己家几年前住的那个租的房子,我在厨房(阳台)的洗手池那里。

窗户上还是贴着旧报纸,池子也仍然是那个悬在墙上的陶瓷池子,下面有一些蜘蛛网。还是灯泡里的那种昏暗的灯光,橘黄色的。

家里的其他人在客厅及更远处说着话,很是热闹。时不时在玩笑里轻蔑地提到我一下。听起来有点遥远。

我本想反击回去,却发现说了也没有用。



本来只是在例行进门洗手,忽然却变了。我拿着切水果的那种刀子,在胸口很轻松地就挖开了一个洞,挺大的一个,连着旁边的骨头也一起切断了。

也没觉得有多疼,只是觉得尽快把心脏从里面断开,这样就可以走了。

然后我躺到了地上,开始认真做这件事。也没管突然会不会有人来,毕竟我马上就要离开了。其实就算来了,也无所谓了。

用右手拿着刀,一点一点继续往深处挖,一个个割断相连的血管,左手把暴露出来的心脏握住,手上就沾上了很多的黏稠的血,是比较深的冷冽的蓝色。从手掌的方向很快陷到指缝,但我却一点也不觉得嫌弃它脏,就继续这么一直沾着吧。

这时我竟然还在。我迫不及待地想把它捏碎,否则总觉得不太过瘾。


可惜还是醒了,还是没能看到最后。


Ice_Through

〖sky chasing〗

20210615.
#光遇

前面和其他的一些梦比较类似,糅合了好几个不同坐标的场景(大 规 模 缝 合),后来到了学校(大概是初中还是高中)周围的村落中,不知道为何我爸也在,我和其他一些人(大概是一些同学)都在一座半环形的楼上。这座楼是单面的,有两层,柱子和墙等等的都是白色的。这个地方用文字可能很难描述清楚……以后也许会试着画出来或者在mc搭出来吧。

不是完全连续的密闭的单面楼,每多个房间之间会有一个过道,也可以理解为几个楼通过二层连在一起。总之就在这个地方我爸突然和我起了争执,但具体内容记不清了,他说了几句出气和嘲讽的话,虽然我记不清台词但记得感觉很幼稚,大概是说这下你就出不去了,然后把...

20210615.
#光遇

前面和其他的一些梦比较类似,糅合了好几个不同坐标的场景(大 规 模 缝 合),后来到了学校(大概是初中还是高中)周围的村落中,不知道为何我爸也在,我和其他一些人(大概是一些同学)都在一座半环形的楼上。这座楼是单面的,有两层,柱子和墙等等的都是白色的。这个地方用文字可能很难描述清楚……以后也许会试着画出来或者在mc搭出来吧。

不是完全连续的密闭的单面楼,每多个房间之间会有一个过道,也可以理解为几个楼通过二层连在一起。总之就在这个地方我爸突然和我起了争执,但具体内容记不清了,他说了几句出气和嘲讽的话,虽然我记不清台词但记得感觉很幼稚,大概是说这下你就出不去了,然后把通往过道的那个门口堵上了,把我和其他几个同学都堵在他后面那个屋。

之后我说了几句话,也记不清了,大概意思是我会把它打开的,然后使劲拧门锁上的那个机关,发现这样打不开。然后又注意到它有四个凸起,像管道上的那种阀门一样。于是我用出全身的劲,不同部位往不同的方向使劲,终于给打开了,可以进入那个像楼道一样的隔间了。

同学们欢快地都从那里散了出去,不再回头。而我之后伸出手,操控着灵力在那里张开了封闭的结界,这样进入以后外面的人就看不到我。他们都去玩闹的时候,我想的却是这样就可以在这里毫无顾忌地实施zs了。

(对这种地方有着特别的感觉,说不上来。明明在大众眼前,又是白昼之中,但就是觉得用来s特别合适)

不过我后来也没有马上这样做,而场景也切换了。不知道为何出现了类似于光遇里的任务,地图也忽然像载入了一段记忆那样变得熟悉。我从校园里跑出来,凭着记忆奔走在村镇的小路间,虽然场景和游戏里真正的不一样,但还是很快就对上,找到了最前面的光翼,然后迅速跑去找下一个。

这时我哥哥也跟我同路了(虽然不知为何他会在我们学校),我们一起穿梭在村镇中,一起跑过各个拐角。拐过那个弯时,我越发觉得熟悉。

中间我们来到了一家小店。经过一路的奔跑,我感到我逐渐偏向了另外一个自己。在这个店里,我大方地随意地说着话。在跑的途中,我就想起我肚子中间(大概是肋骨往下一些)有一片伤痕,大约是8个字母,好像还带着哥特风格,用刀片画出来的。这时我想起〖这个设定中的〗我是经常反复这样做的。然后我毫不掩饰我想再这么做的欲望,甚至一边跟店员闲聊,一边抬起手用灵力修复了皮肤上一部分的伤口,接着再用刀刻上去(但是关于怎么刻的没啥印象了,可能是意念操作的)。甚至血会不会流下来也完全没管,就是这么坦然和潇洒。

后面好像就比较乱了,没什么好写的了,总之那一路感觉比较快乐,尤其是后半段。一种微妙的愉快。

〖p.s.〗再之后大概就是 我握着一把能随着意念改变形状的刀/剑,让它在手中的部分生出几个尖刺,穿透手掌和手臂(后面还是先不讲了吧……)

Ice_Through

【除了s没有一件事是想做的。】

【除了s没有一件事是想做的。】


Ice_Through

〖流星〗

20210522.

这个梦把我带回到了高中时代。

这次感觉好像大一的那一次,我妈也跟着我来了,但又分明是高中的气氛,只是我们学校似乎并不是只带大家来到这里写生,而是把校园建在了这里。这样,大概就可以做到文化课和写生合为一体?粗略地这么分析。

校园在众山环绕中的一座高山上。还有几条路要通往外面,架在空中的,暂时还在施工,只有从学校的楼延伸出去的一小段。

这个课间,我妈招呼我一块去楼边看看。

眼前是大片的深绿色的群山,笼在淡淡的云雾中。

虽然每天都在这里面,但好像很少来这儿欣赏风景。走到左边的最边上有一小块凸出的水泥地面,两边围着栅栏,前面施工的机器正好架在旁边柱状的小山上,这时...

20210522.

这个梦把我带回到了高中时代。

这次感觉好像大一的那一次,我妈也跟着我来了,但又分明是高中的气氛,只是我们学校似乎并不是只带大家来到这里写生,而是把校园建在了这里。这样,大概就可以做到文化课和写生合为一体?粗略地这么分析。

校园在众山环绕中的一座高山上。还有几条路要通往外面,架在空中的,暂时还在施工,只有从学校的楼延伸出去的一小段。

这个课间,我妈招呼我一块去楼边看看。

眼前是大片的深绿色的群山,笼在淡淡的云雾中。

虽然每天都在这里面,但好像很少来这儿欣赏风景。走到左边的最边上有一小块凸出的水泥地面,两边围着栅栏,前面施工的机器正好架在旁边柱状的小山上,这时上面没有人。一共看到了两座这样的山,又高又细,另一座在右边比较远的地方,似乎是开山时为了后续的工程专门留下来的,但上面都是已经长满了灌木。

这个地方实在太高了,没多久,我就感到了头晕和恐慌,不敢再继续往下看了,打算回到楼里。

但就在这时,我脑海里突然又出现了另一个念头。

那一刻,我就像从睡眠中醒了过来,眼前的世界的气氛也完全不同了。

等到我妈进楼以后,我仍然没有进去,她大概觉得我会慢慢走回去,就像我来到这里之前想的一样。

但我没有。

我望向刚才不敢细看的那个方向,也就是左边更远的地方。

头晕的感觉忽然不再继续,取而代之的是,深沉的极为震撼的一种冲动,想与那片风景融为一体的想法,越来越迫切了。

『这个地方,真的正适合zs了……』

完美的景色,澄澈而又深邃。高度也如此完美。

我知道,它们会接纳我的悲伤与肮脏,看似平淡,却已经足够的温暖。世界会回到它应有的美好的样子,我也会被忘记。然后,静静地消融,带着伤口一起回到无声的循环。

『如果再高点应该就更好了。』

我凝视着被丛林掩盖的山谷,发动了一次我的能力,使那里变得比原本更深。

真的不用再多想了。

『现在再好不过了。错过,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周围没有一个人。

我越过那个粗糙的平台,跳了下去。

一片黑暗,只有空气在耳边呼啸。

经过漫长的几秒钟,一切都消失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发现我的意识恢复了。我看到地面上长着许多发黄的杂草,其中有一条比较宽的露出土色的空地,两边还有几条细小凌乱的痕迹,无法作为小路。

我感觉这时我是已经死了,所以现在应该是我的灵魂。没有四处去找自己的shi ti。果然还没有足够的勇气。

听见一些人的声音在逐渐接近,然后看到了救援队或者学校的后勤还有我妈的身影的一角,在向这里走来。心里忽然开始慌乱起来,明明这时应该只是灵魂,却还是忍不住想避开那些人们。

我赶忙爬起来,向反方向挪去。然后意识到我现在的形态可以使用飞行,于是向上面升去,重新到了教学楼的高度,然后轻松地一直飘到自己班的教室。

班里关着灯,大屏幕上放着幻灯片,看样子是在开班会了。座位一共是8列,我本来应该在从右数第6列的第3排,但我的位置被占住了,我就暂时坐在了前面的那个位置。右边是比较熟悉的一个女同学,我实际上现在还记得她的名字。

似乎没有人察觉我。就这样默默地听了一会儿,心里想着很多很乱的东西。隐隐听见后面有几个女生在谈论我,说好好的而且都快考试了,怎么我就突然……,也没有什么不对的迹象。

我坐在座位上,胳膊试着向右边靠了靠,本以为是穿过她的胳膊,但却没有,我感受到了她皮肤的实在感。

我忍不住小声问了一句,你能感觉到我?她说,对啊,你刚过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你了。

我心里一惊,想,是不是别的同学也已经发现我了。

她抬起左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右手,又说,刚才老师和你妈都在找你,她们挺着急的。你跳下去的地方真的好高,撞出了很大的一个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鼓起勇气的。

她的声音里没有我常见到的嘲笑,讽刺,蔑视,冷漠,只有一种温和的从容。透出一丝怜爱,却又只是对一般熟悉的人特有的那种随和。

听到她这么说,我心里不禁更乱了。

既然她能看到我,我死了以后就一直都是这样的状态吗。又是为什么会这样。是只有她们几个,还是只有这个班,还是所有人都能,监控里又能不能录到我。如果其他同学和老师见到我,会不会都觉得我这么做是为了逃避考试的压力,会不会觉得我很幼稚。如果我还能继续生活和学业,他们会怎么评价我。他们已经觉得,表面安静文弱的我其实竟然是如此阴暗的人,以后该怎么才能相处……

不知不觉到了下课。我从座位上起身,这才注意到黑板右半边上面的装饰,应该是不久前装扮评比的时候弄的。以一块白板为基础,向外扩散地贴着许多正方形的白色纸板,每个上面都印了一个字。看起来只是散乱地摆放的,但我还是很快就发现了其中两个字的联系,接着是更多的字。绝大部分字连了起来,形成了一句完整的话:

*你妈,赶紧滚出这个班,你就是个没用的废物,傻*!

虽然并没有任何称呼,但我的直觉已经告诉我,这就是专门写给我看的。

有点想拿出手机拍下来,却又没有,然后就离开了教室。

我想,也许我应该再验证一下到底有没有人/他们怎样可以看到我。其实真要有也无所谓了吧。也无非是,在死后再窘迫一次。

我慢慢地又一次走出去。楼道的感觉有些像迷宫,我按照记忆中的方向谨慎地在里面穿行,这才找到电梯口。路上似乎被一个人注意到了,但又不太确定,不过现在应该是摆脱了。

还与几个人擦肩而过,在等电梯时又看到了身边也在等电梯的一个人。但这里没有一个人注意我,也没有人察觉到我的异样,甚至让我自己也快忘记了。我摘下平时一直背着的包看了看,背面有一片汗渍,其他地方是干净的。不应该都被血溅满了吗……我想。

楼道的墙上是干净的瓷砖,光滑而又清凉。仿佛只要站在这里,就可以永远呆在这个夏天。

空旷的电梯里,时空仿佛也变得宁静下来。

我又反复想刚才的情景。那个同学能看到我,但是路上的那几个人似乎都看不到,按理说我应该是灵魂形态才对啊。结合我背包的情况,会不会是我死后被回溯到了若干时间之前的样子……

可是这一切又这么真实。

又一次回到了楼道里,想再次找到自己的教室,却到处绕了好几遍才勉强找到。不同的班门口都挂着不同的班级号,有1开头的也有2开头的,这么看来现在应该是在比较晚的年份了。

到了班门口,门已经被关上了,大家都低头忙着,或者小声聊着天,都是一副平静无事的样子。

我在门外重新看向黑板的右上方,本想拍个照,却发现那些字和方块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几个排列很整齐的白板,上面也没有字。

然后我看见,班主任在若无其事地招呼大家准备上课。

『……其实有些话,直说就可以了。』

p.s.从这往后的剧情因为醒了无法看到,可能以后会脑补一下。这个梦里的各种感觉真的太真实了,除了决定跳下去的那一瞬间,隐约能察觉到是在梦里。否则可能真的没有那样的勇气。

Ice_Through

从空间看到的脑洞单子(问卷)忍不住想填一下

感谢问卷作者让我有了灵感
(注意 这个是oc 不是我自己)

OC问卷/随感十五问

答卷oc:IceSapphire/Youhane

1.后悔过伤害自己最爱的人吗?

没有伤害过,我从来都是被伤害的那个。实在要说的话,应该是IceViolet了。

2.最后的结局是否为自己所想?

是关于我的结局吗……仍然不是让我满意的。如果是『我和他的』结局,我想应该是被我自己破坏了。

3.在每个失眠的夜晚会做什么?

一次一次地伤害自己的身体。平静地看着它变得不完整,看着血流出来。

4.是否亲眼目睹自己最重要的人死去?

是的。那一天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5.现在是否还是自己一个人?

可以...

感谢问卷作者让我有了灵感
(注意 这个是oc 不是我自己)

OC问卷/随感十五问

答卷oc:IceSapphire/Youhane

1.后悔过伤害自己最爱的人吗?

没有伤害过,我从来都是被伤害的那个。实在要说的话,应该是IceViolet了。

2.最后的结局是否为自己所想?

是关于我的结局吗……仍然不是让我满意的。如果是『我和他的』结局,我想应该是被我自己破坏了。

3.在每个失眠的夜晚会做什么?

一次一次地伤害自己的身体。平静地看着它变得不完整,看着血流出来。

4.是否亲眼目睹自己最重要的人死去?

是的。那一天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5.现在是否还是自己一个人?

可以算,也可以不算……如果他早点出现的话……

6.如果重来,是否还会走一样的路?

路永远都不是我选择的。而我的选择,只是被所有的过去推动着的必然的结果。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是这样,我希望一开始我就不再走下去。

7.周围的人怎么评价你?

没有价值,没有亮点,无法被理解,不『正常』等等。但那些评价,早已不重要了。

8.有没有人不离不弃,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支持你?

IceViolet算吧……其实最适合这样说的是每天伴随我的『他』。既心疼着我,又真心想看到我的笑意。也许我欠了『他』太多。

9.对你来说什么是解脱?

从世界上彻底消失,包括身体、灵魂、记忆和一切痕迹。

10.如果走了另一条路,是怎样的结局?

怕是也只会变成和他们一样随波逐流的生物,过上所谓的轻松快乐的日子,再也感知不到自我。也许我仍然会拥有现在这样的样貌和能力,也许会成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度过浮夸的一生后轻易地死去。

11.是否崩溃过,因为什么崩溃的?

已经很多次了,具体的甚至不太记得了。但应该有很多次重新见到日光的时候,感到无法言说的绝望。

12.还期望有人救赎你吗?

不抱期望。况且这种事情,来过一次就再难有第二次。

13.把你推进深渊的手里,是否有你重要的人?

有。但如果不是这样,我可能再过很久都无法知道他们是这样不值得重要的。

14.身上未被人发现的伤

理论上再多他们也是发现不了的。想了想,新的和旧的加起来已经覆盖全身了。假如他们能看到,估计早就掩盖不住了。

15.死后,你做的事被他人知晓那些人会有什么反应?

他们应该会觉得很意外,却也符合他们心里一向的印象,他们会将我说得更加臭名昭著,乘我已经无法辩驳的机会尽情嘲讽我,辱骂我。

但我所做的另外一些事,可能他们永远不会发现,或者觉得理所当然。我脑海里期盼的惦念我的人,或者尚能改变的人,也许从来都不存在。

(可能是因为我自己太孤单了所以给他捏了一个cp×)

Ice_Through

△〖triple〗

20210418早上的三个不同的梦。

印证着我已病入膏肓。

【1】(这部分请勿在吃饭前后阅读)

那个人似乎已经来到这里很久了。每次我或者旁边我认识的其他人给这里养的猫和狗喂食的时候,他好像都在旁边,也想喂它们的样子。

他是一个侏儒,也是我有生以来见到过的唯一一个侏儒。身高几乎和那几只猫差不多,没人知道他是被下了什么诅咒才会这么矮小。面容有些苍老,但看不出具体年龄,偏黑的肤色和瘦小的身材。加上他的容貌和肮脏的衣服,让人看了不想再看第二眼。

但是我印象中没人同意让他喂过,他只能看着我们喂食和抚摸它们的绒毛。可能他们的想法也和我一样,我也没再多想什么。只是每当他申请被拒绝之后,他都会急躁地...

20210418早上的三个不同的梦。

印证着我已病入膏肓。

【1】(这部分请勿在吃饭前后阅读)

那个人似乎已经来到这里很久了。每次我或者旁边我认识的其他人给这里养的猫和狗喂食的时候,他好像都在旁边,也想喂它们的样子。

他是一个侏儒,也是我有生以来见到过的唯一一个侏儒。身高几乎和那几只猫差不多,没人知道他是被下了什么诅咒才会这么矮小。面容有些苍老,但看不出具体年龄,偏黑的肤色和瘦小的身材。加上他的容貌和肮脏的衣服,让人看了不想再看第二眼。

但是我印象中没人同意让他喂过,他只能看着我们喂食和抚摸它们的绒毛。可能他们的想法也和我一样,我也没再多想什么。只是每当他申请被拒绝之后,他都会急躁地叫嚷着什么,但没人能弄懂他说的内容。

直到那次,他看起来好像又申请喂猫被拒绝,但这次显得格外的急躁,又急又气愤,自己跑到了我身后的厕所里(蹲式的那种,看上去很有些年头了),里面的粪便还没有冲洗干净。

我看到后试图过去劝解他,我说,他们那样说,请你不要在意,其实你可以不用去喂它们的,而且你一样可以做很多别的事,这样反而是给自己添了很多不愉快,你仔细想想,这样也不是多有必要的……(总之很符合我的说话风格)

让我意外的是,他听完,竟然更愤怒了,这是用这种说话方式屡试不爽的我想不到的。然后他跳着大声嚷嚷了两句,厕所的水龙头打开,转眼他就消失在了那个洞里。

回头看看,那些熟悉的大人和不熟悉的主人仍然站在那里,谈着一些事情,没有一个人立刻注意到我这边发生的情况。我大声说了几遍,他是自己跳进去的,但没人听见。幸好是这样,本来我就觉得他应该走了。

过了一会儿,我在桌子上找到了一些破旧的卡片,看起来是一些证件。其中一张打开来,里面写着,那个人出生于12**年,等等的。我一开始甚至以为看错了,然而真的不是19**年,而是我看到的那个数字。后面写着他曾经遇到的一些大事,亲眼见证过的一些悲壮的战争等等。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开始想,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也许他也有不一样的苦衷,也许那些猫狗真的和他的秘密有关,也许他本身不是这样的外表,为了某个尚未了却的心愿才选择坚持几个世纪,忍辱负重,隐姓埋名。有许多过往的记忆成为故事,却找不到能听的人。

又或许,从某个角度说,他也和我一样。

可是这时的他,很大可能已经消失了。

【2】

从红色到蓝色,也许也是意味着从现实到梦境。

这时的我,眼前是一片漫无边际的蓝色妖姬。猛一下看上去,好像只有一片蓝色的血海,与天际接触的地方,又更像是淡蓝色的云雾。辽阔,梦幻,让人不禁深深沉陷其中。

事实上,即使是我曾经流下的血,也是远远不足以构成这一大片海洋的。但我差点忘了这是梦里,一切不都是有可能的吗。

往前面看,我好像站在一个山腰,下面遥远的地方缓缓地凹了下去,形成一个巨大的平和的山谷。身后则是略显高的一座小山。

回头往身后望去,是一片漫无边际的红色彼岸花,这红色比较偏冷(也就是粉色系),大概和品红类似,和前面的蓝色妖姬柔和地过渡到一起,最后被蓝色完全取代。

这种地方,真的太适合死亡了。

然而我总是隐约感觉到,同路的那几个人还在不远处。一旦被他们发现,一切就完了。

往右边随便走了一段,发现了台阶和一些房屋的迹象,仿佛还听到了熟悉的嗓音,我赶忙换了一个地方,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在这个地方也是能瞬移的。

但还是敌不过他们靠近得太快,我不得不低下来躲在花海里,时不时更换位置。

好不容易确认他们真的走了,我也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圆形的建筑,像是现代的产物,立刻意识到这就是我要找的地方。大部分区域包括中心都是露天的,一半以上的高度都浸在蓝色的花枝和海水里。一圈一圈白色的墙,之间有一个房间的间隔,整个建筑的中心是一个很小的圆形的房间,外面是一圈更小的很窄的扇形房间,上面搭着少量的枝叶。看不到能通往它的门。看来只能从上方落下去了。

到了那里,我将会得到我应有的答案。血离开身体之后,就会变成另一种液体。慢慢腐蚀皮肤并同化刚流出的血,最后变得更浓。

我从旁边的高处俯视着,再次使用了瞬移的力量。

【3】

又一次和我妈来到了这个地方,在曾经的一次旅游中已经来过了,没想到这次又会路过这里。

还是熟悉的景色,两边的乱石上面布满了苔藓,离我近的这边后面还有树林,乱石中间是一条倦怠的河流,河底仍然像当年那样有许多水草,可是河水却明显更浑浊了,充满了一些奇怪的白色物质,让人感到不适。

听见我妈说,她先去什么地方了,一会儿我自己跟过去,然后就找不到人影了。我刚想说,这边都是苔藓,根本没法走,发现她已经听不到了。

刚说完,我差点滑了一跤,刚稳住,右脚又为了维持重心不得不踩近水里。一想到水里还有各种水草就浑身不舒服。石头好像也不太稳当,有点晃动,看来又不得不用手扶着石头了。

这时我突然就想到,其实我不应该害怕的。我已经知道了消灭恐惧的最好方式。

于是我让自己落了进去,在身体接触到密集的水草的时候已经一点都不紧张,我很从容地把残留的空气都呼了出去,然后使用了一个法术,大概相当于订下契约的意思,让它们可以更快地穿过我、无视我,在这里生长。

从此我将融化在这里,消失在这里。

再也没有人能找到我。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