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冰雪奇缘

297.9万浏览    15340参与
Cat

跪求旧Elsanna同人文的資源

不好意思 請問有哪位太太有Elsanna四大名著之一的‘’冰與熱帶魚‘’和肉文‘’翠色欲流‘’的資源可以私嗎?感激不尽🙇‍♀️🙇‍♀️🙇‍♀️

遲入坑的粉,基本很多旧同人文都找不到了😭

不好意思 請問有哪位太太有Elsanna四大名著之一的‘’冰與熱帶魚‘’和肉文‘’翠色欲流‘’的資源可以私嗎?感激不尽🙇‍♀️🙇‍♀️🙇‍♀️

遲入坑的粉,基本很多旧同人文都找不到了😭

暂无文章
乖乖!这一记断子绝孙脚,直接不...

乖乖!这一记断子绝孙脚,直接不孕不育了吧??

乖乖!这一记断子绝孙脚,直接不孕不育了吧??

鬼鬼鱼guigui

画了furry版elsanna 谁是福瑞控 是我

画了furry版elsanna 谁是福瑞控 是我

随随随
520快乐哦。 一只皇家社畜姐...

520快乐哦。

一只皇家社畜姐姐。

520快乐哦。

一只皇家社畜姐姐。

染井真理

【预告】

    “我梦到了雪....”


    “如今,我守护着北地,身披第五元素之灵的身份,我已经找到了阿塔霍兰的那个声音,但奇怪,我总觉得还是缺点什么...缺少了那个声音想告知我的...除了我母亲,还有另一个意思...”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不过感觉...有点奇特,我的感官变得敏感,空气中的流动都能刺激到我的皮肤,最主要是的...我总觉得我的身边,还有一个人...”...


    “我梦到了雪....”


    “如今,我守护着北地,身披第五元素之灵的身份,我已经找到了阿塔霍兰的那个声音,但奇怪,我总觉得还是缺点什么...缺少了那个声音想告知我的...除了我母亲,还有另一个意思...”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不过感觉...有点奇特,我的感官变得敏感,空气中的流动都能刺激到我的皮肤,最主要是的...我总觉得我的身边,还有一个人...”


    “已经存在了数百年的秘密教会?为什么任何文献记载里的描写都含糊不清?”


    “他说的没错,他的确没有资格,没有资格为你求的宽恕,我对你的恨意,他抹除不了...”


    “每个人选择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同,忍让也好,消极也罢,最让我好奇的是,你选择的,是什么?”


    “我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了...”


    “我们必须这样,如果不做,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明天的晨曦现在就攥在我们手里,要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哪怕希望渺茫,也要去做,尽管去做就对....”






    “你....能看见我?”

 

 



《月光男孩2:降临》将于2023年到来。

    



                                         ——染井真理

null

绘画视界
手绘冰雪奇缘,画的太棒了
手绘冰雪奇缘,画的太棒了
随随随
虽然是姐弟组,但是设定真像ea...

虽然是姐弟组,但是设定真像ea,拥有强大的魔力因为误伤了姐姐而把自己锁在屋里-。-

画个转生恶役ea版。好喜欢姐弟组啊。

虽然是姐弟组,但是设定真像ea,拥有强大的魔力因为误伤了姐姐而把自己锁在屋里-。-

画个转生恶役ea版。好喜欢姐弟组啊。

染井真理

【后话】

    【后话】

    深沉的爱随着相片与晚风远去,我们michel的故事也在此告一段落了。


    首先感谢诸位这段时间的陪伴,占用了各位的时间我感到抱歉,但抱歉之余,我也会感到些许开心,或许这些被我占用的时间因为故事而获得了快乐呢?能够带给诸位好的体验,是我莫大的荣幸。


    又到了这种告别的环节,说实话,很不舍,文中故事的结束也意味着我们彼此的时间也到此为止了,心中很多的话想说,可是手在键...

    【后话】

    深沉的爱随着相片与晚风远去,我们michel的故事也在此告一段落了。

 

    首先感谢诸位这段时间的陪伴,占用了各位的时间我感到抱歉,但抱歉之余,我也会感到些许开心,或许这些被我占用的时间因为故事而获得了快乐呢?能够带给诸位好的体验,是我莫大的荣幸。

 

    又到了这种告别的环节,说实话,很不舍,文中故事的结束也意味着我们彼此的时间也到此为止了,心中很多的话想说,可是手在键盘上如同热锅的蚂蚁一样,乱七八糟,晕头转向,但也许这也是一种不舍的表达呢?对吧?

 

    像这篇故事,的确有难到我,这种衍生人物突然之间变成了故事的主要一角,说实话我还是从未有过这种的描写经验,既不能太过于生硬,避免成为制片人,又不能在叙事手法上高于正文中的主角,既要表现其闪光点,又不能盖过正文主角的光辉,这种尺度是很难拿捏的,好在,我最后还是用我拙劣的手法将故事完整的呈现了出来。

 

    在这里面我想探讨的东西挺多,相信各位也或多或少的能感受到一部分,就像是《月光男孩》一样,这一部番外篇还是继承了我一贯的写作手法:由几个关键词汇串联起来整篇故事的走向,从中慢慢地拨开云雾,探寻属于角色们心中的真理。

 

    爱,责任,重要的困扰与自我救赎。

 

    这就是《米歇尔的天国》中,我想表达的,每个人表现爱的方式不同,每个人对于自身的认知也是不同,就像michel一般,他或许是完美的,但完美之余,内心也是漏洞百出,千疮百孔,如何能做到合理的认清自己呢?我想每个人的答案都不相同。

 

    即便如此,我想诸位也能从众多答案中选出自己认可的哪一个,并去接受它,吸收它,最后变成更好的自己,等那时,优秀的我们会在更美好的彼岸再会。

 

    虽然这次的故事很短,但还是很开心能与各位又一次汇集在一起,共同去感受这些勇敢、惊喜、悲伤与感动,如今故事结束,我们要再次分道扬镳了,不过,男人至死是少年,女孩子也是一样,我们要永远保持那颗珍贵的童心,并在我们分别的日子里各自加油!

 

    不说了!就这样!

 

    再次感谢诸位的陪伴与欣赏,我会一直期待,期待与你们的下次相遇。

 


                    ——————【染井真理 敬上】



嗑EA的猛男

帝皇刺客第一百零六章

叙拉古人的愤怒

   “你醒了。”

  安娜艰难地睁开眼皮,挣扎地坐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暴打了一顿,然后又喝酒喝吐了好几次。

  好吧,她的确度过了一个不怎么样的夜晚。还失去了太多的血液。安娜整理了一下自己一团面筋一样的脑袋,发现以经历了那些事之后的人而言,她的状态还不错。

  “感觉怎么样?”现在她能认出来这个声音了,奥罗拉坐在她旁边,手里搅和着一个罐子。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闻起来还是挺香的。

  “我想说我觉得我快死掉了,可——”安娜看了一眼身后。艾莎平静地躺在水晶棺里,身上密密麻麻地全是针头,“我猜我不配这么说。”

  “别再担心了,她不会沉睡五百年,然......

叙拉古人的愤怒

   “你醒了。”

  安娜艰难地睁开眼皮,挣扎地坐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暴打了一顿,然后又喝酒喝吐了好几次。

  好吧,她的确度过了一个不怎么样的夜晚。还失去了太多的血液。安娜整理了一下自己一团面筋一样的脑袋,发现以经历了那些事之后的人而言,她的状态还不错。

  “感觉怎么样?”现在她能认出来这个声音了,奥罗拉坐在她旁边,手里搅和着一个罐子。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闻起来还是挺香的。

  “我想说我觉得我快死掉了,可——”安娜看了一眼身后。艾莎平静地躺在水晶棺里,身上密密麻麻地全是针头,“我猜我不配这么说。”

  “别再担心了,她不会沉睡五百年,然后才被某个王子吻醒。”奥罗拉把罐子放在了安娜旁边的一张折叠桌上,“我想你可能需要再等个四十八小时,然后她就会醒来。我猜她应该会很虚弱,但不会比现在的你更虚弱,好了,吃点东西,你现在非常需要营养。”

  安娜往罐子里看了一眼,结果是一罐——额——黑糊糊的混合物,闻起来让人很有食欲,可卖相就像火药和砖灰和的泥。

  “抱歉,”显然奥罗拉也注意到了安娜尴尬的表情,“我放酱油的时候手抖了一下。本来这座地堡里应该有两个会做饭的人,可现在一个躺在那里,另一个断了手。”她耸耸肩,“好吧,少一只眼睛也不怎么利于做饭,我切土豆的时候差点切了自己的手。”

  安娜还是不怎么习惯这种黑色幽默:“好吧,我没怎么吃过东南菜,所以应该不会介意你做的如何。”她拿那只奥罗拉用来搅拌.......大概是炖菜的勺子挖起一勺。然后小心翼翼地送到嘴边。

  天哪,为什么她连子弹都不怕,却怕把这东西吃下去。

  但是奥罗拉还坐在她面前,表现的太艰难的话恐怕会伤害厨子的感情。所以安娜还是张开嘴强迫自己把勺子赛了进去。

  然后炖菜在她的嘴里爆炸了。

  “赛兰迪和艾丽西亚啊。”安娜喘着气问道,“奥罗拉,你到底放了多少种不同的肉,我能尝出那不勒斯猪脸肉,萨拉米香肠,熏火腿,干火腿,还有酱猪肝,另外为什么加了这么多糖,你花了多少功夫把这些东西剁碎?而且——那是马苏里拉奶酪吗?我尝到了奶酪的味道。”

  “额,差不多吧。”奥罗拉耸耸肩,“好吧,我不怎么熟悉地堡的厨房,所以我就把能找到的所有东西都放进去了,这就是为什么我用了一堆各种各样的肉,尤金告诉我你会需要很多肉食,里面还有培根,猪排,猪颈肉等等。我们有个很大的地窖。”

  接着,某人一把推开了大门。

  尤金面色惨白,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只碗。安娜一眼就看出里面也是奥罗拉做的,额,乱炖?

  “啊,安娜,你终于醒了。”看到安娜让尤金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点。然后他就转向他的姐妹,“我需要一个解释,奥罗拉,为什么要做出这一摊东西,为什么?!”

  “额,”奥罗拉耸耸肩,“你知道,安娜需要补补营养,所以我就在锅里多下了点肉。

  “听着。”尤金深吸一口气,就连安娜都能看得出他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我很感激你半夜给我们做夜宵,可是你就不能把我叫起来,或者选择一些会做的食物吗?熬一锅鸡汤,或者炖一条鲑鱼什么的,为什么要用这种东西侮辱我的锅呢?安娜——”他把目光投向安娜,“你有没有吃这锅风味炸弹。”

  “额,只是尝了一口。”风味炸弹,没错,这就是这锅乱炖应该得到的名字。太鲜了,以至于有点腻了。

  “它就在你的嘴里炸开了对吗?”安娜的表情已经给了尤金答案,“你把一堆肥瘦肉扔进了锅里,用鸡汤炖它们,然后还洗劫了我的调味柜,我猜你的酱油多的都不需要放盐了。在放了这么多已经有自己风味的食物之后,你又把一堆香料扔了进去,从罗勒叶到花椒,我很惊讶这锅菜居然没把安娜的舌头烧出一个洞来,因为我只是尝了一点就失去味觉了。”

  “其实没那么糟。”安娜试着打圆场,“话说回来,我睡了多久,现在是半夜吗?”

  “不,现在已经凌晨了。”尤金捂住自己的眼睛,“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早点睡醒你就可以吃到真正的食物了。”

  “我可不认为你用一只手能做得出什么东西。也许土豆在你的砧板上都能活蹦乱跳。”好吧,不开这种玩笑的话就不是奥罗拉了,“晚些时候我们一起做饭吧,现在我要去睡一觉了。”

  “好吧,你去睡觉,不然我担心你会把自己的手剁下来,我猜你八成在炖肉的时候睡着了,因为明显已经煮过头了。”尤金叹了口气,“安娜,我猜你今晚只能吃没有汤的炖鸡蘸料了,我去给你调点蘸料出来,你想要什么口味的。”

  “咸甜口味的吧。”安娜的肚子叫了一声,“快点就行了。”

  

  “艾莎,你今天干了一件不折不扣的蠢事啊。”

  艾莎躺在冰冷的虚空海底,平静地看着苍白的天空。

  “我知道,阿塔霍兰,我知道复仇愚蠢而又疯狂,可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我不是还活着吗?”

  “你真的觉得这么简单吗,艾莎?难道你的导师没告诉你你的血液都流干了吗?那种叫做不死之身的药剂很有效,没有它你早在前半夜就流血而死了。可它并不会真的让你不死,你的意志如此坚定,以至于让药剂在你的身体里多流淌了几个小时,但也仅此而已。”

  “我从来都不知道意志居然能让药剂生效更久,这不可能,对吗?为什么我就不能让我的眼睛转到眼窝里,或者让耳朵像兔子一样转个圈呢。”

  “动动你的脑子,艾莎。就算你还无法掌控至上力,仅仅握持着它也能影响你的身体。每次你进入虚空,都会无意识地握持至上力,只是你还感受不到它而已。总之,你真的觉得你还活着吗?”

  “好吧,也许我死了,”艾莎耸耸肩,“但死人可不能活着说故事,不是吗?”

  “你现在还能在这里说话,只是因为你妹妹把你从冥河里捞了出来。你在那辆马车上的时候已经死了,是我冰封住你的身体,让它没有腐烂,然后你妹妹再把你的灵魂捞了出来,重新放回到你的身体里。”阿塔霍兰听起来是吸了口气,但艾莎相当怀疑它是否需要呼吸,“你真的以为那只是一场梦境吗?”

  “我——”那不是一场梦境,艾莎自己也不知道那应该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告诉安娜我不擅长操纵灵魂。这没错。我能做到的只有用你自己的记忆将你的灵魂呼唤回身体,这本来不会有那么麻烦——如果你没有在记忆中越陷越深的话。我也没想过你的记忆居然那么深刻。”

  “我欠你的。”艾莎咬了咬嘴唇,十指交叉,“那些梦境让我想开了,我过去执拗的那些其实毫无意义。我欠安娜的更多。我只能用一生去偿还。”

  “安娜不会希望你每次见到她时都感到亏欠,别忘了她也欠你许多。互相亏欠不也是爱的一部分吗。”真是讽刺,艾莎想到,居然是你这个非人的家伙来用爱开导我。“另外你的生命中还有许多重要的使命。”

  “但我只想让安娜幸福。”艾莎苦笑着摇摇头,相扣的十指微微摆动,“我猜这是个很难的愿望啊。”

  星钻说出了一个音节,可立刻就被艾莎打断了。艾莎从海沙上站了起来,拍掉身上残余的沙粒,她身上残破不堪的白袍化为片片白跌,一身刺客黑衣与苍白的雪花面具取而代之:“毕竟她会成为一位女皇啊。她需要一个和平稳定而繁荣的国家,需要一片平静安详的大陆。我曾誓愿保卫这个国家,这是我过去的使命,也将是我未来的使命。过去,我立下这个誓言是为了找回我妹妹,而现在,我履行这个誓言是为了给她更好的未来。”和平缔造者和谜语说服者的虚影出现在她的腰间。“是时候拿起我的枪,回到这场战争中了。”

  “不用太着急,你的肉体还没有恢复。”这次轮到阿塔霍兰劝阻她了,“欲速则不达,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我当然明白,但既然我的意志能让我挺过死亡线,那么也能让我更早重新站起来战斗。”艾莎拔出和平缔造者,拇指拨动弹巢。金属旋转的咔咔声悦耳动听。“安娜还在等着我。”


dy

晚自习干的一首小诗

          记艾莎

自小就奇特,舞着一身的冰华

遭告为诅咒,封闭自身誓言立下

向往着外界,又惧窗上划过的晶画

待双亲离世,姐妹无见无话


庆典重开之日,牢笼轰然倒塌

告诫一定牢记,千万不要搞砸

恶魔一旦放出,控制不住的惧怕

孤身逃离,落下一地的闲话


手中升起旋舞的冰花

隆冬降临,驱赶盛夏

臂膀舞动间,用惊艳去震撼天下

撕破誓言,做自己的神话


星耀升起,月光挥洒

独自敛着,绝世的光华

高贵礼服下,皆是无言的独话

东曜既驾,凝着......

晚自习干的一首小诗

          记艾莎

自小就奇特,舞着一身的冰华

遭告为诅咒,封闭自身誓言立下

向往着外界,又惧窗上划过的晶画

待双亲离世,姐妹无见无话


庆典重开之日,牢笼轰然倒塌

告诫一定牢记,千万不要搞砸

恶魔一旦放出,控制不住的惧怕

孤身逃离,落下一地的闲话


手中升起旋舞的冰花

隆冬降临,驱赶盛夏

臂膀舞动间,用惊艳去震撼天下

撕破誓言,做自己的神话


星耀升起,月光挥洒

独自敛着,绝世的光华

高贵礼服下,皆是无言的独话

东曜既驾,凝着寒冷的冰挂



姐妹情深,不惧可怖的冰芒

孤身寻找,不料无措的击伤

心被冰封,唯真心可解白苍

急驾回宫,欲求真爱化其慌


姐妹情深,不慎被抓

欲死得功,无力与相划

心力悲悴,化冰雕救下

心力悲悴,愿无其一身冰华


姐妹情深,真爱是春花

战胜惧怕,回归盛夏

得制冰华,姐妹相见无话

绽放自身,做城市的神话


日光落下,照着无暇的冰花

与众享着,绝世的光华

高贵礼服下,尽是欢乐的语话

阿伦戴尔,凝出圣洁的冰花





⚡达斯◉韦恩⚡

第九十九章:昨日兄弟(Brothers of Yesterday)

  阿喀琉斯手里的武士刀如同可以在空中跳舞的毒蛇一般,尖锐的蛇吻挑刺着瑞文本就单薄的防护衣。两股暗黑色的旋风在冒着火花与响着巨大叫喊声的地下洞穴内彼此撞击,而后彼此弹开。

  “你在想什么?阻止我,接着只身一人拦截整个舰队?”阿喀琉斯比瑞文更加高大,也更加强壮。他轻易挥起左肘,侧击了瑞文的肩膀,紧接着就是熟练的起身一跃,强壮的手腕力量配合着重力加速度,刀刃劈断了瑞文苦苦建立起来的防线,“就算是你那群怪胎朋友们也救不了你。”

  阿喀琉斯是如此敏捷,瑞文发射出的毒镖无一不被武士刀的刀身挡了下来,断裂的镖身散落在黑色的石灰泥土地上。

  瑞文往后翻滚,背部磕到了坚硬的石块让他感到疼痛,他硬咬......

  阿喀琉斯手里的武士刀如同可以在空中跳舞的毒蛇一般,尖锐的蛇吻挑刺着瑞文本就单薄的防护衣。两股暗黑色的旋风在冒着火花与响着巨大叫喊声的地下洞穴内彼此撞击,而后彼此弹开。

  “你在想什么?阻止我,接着只身一人拦截整个舰队?”阿喀琉斯比瑞文更加高大,也更加强壮。他轻易挥起左肘,侧击了瑞文的肩膀,紧接着就是熟练的起身一跃,强壮的手腕力量配合着重力加速度,刀刃劈断了瑞文苦苦建立起来的防线,“就算是你那群怪胎朋友们也救不了你。”

  阿喀琉斯是如此敏捷,瑞文发射出的毒镖无一不被武士刀的刀身挡了下来,断裂的镖身散落在黑色的石灰泥土地上。

  瑞文往后翻滚,背部磕到了坚硬的石块让他感到疼痛,他硬咬着牙,杖身与短剑交叉架在了自己身前:“停下这一切,黑斯廷斯。你以为神堡不会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你以为你真的可以罔顾律令而畅行之?”

  “‘神堡’?”阿喀琉斯捧腹大笑起来,“所以你真的把命交由那群‘上流吸血鬼’了吗?天啊,你何时如此堕落了,我的好弟弟——你曾是有信仰的人。”

  “我这一生没有任何信仰。”

  瑞文抖了抖肩膀,把因为这阴冷洞穴而冻僵的骨关节活动了一下,随后蹬起后腿突刺了起来。刀光剑影之下,只剩下飞扬起来的黑色尘土。

  秘银短剑碰上了弯刀,火花在昔日的法外徒战友之间迸发出来,剑客们跳起了致命的舞蹈,彼此的瞳孔因为昏暗的地底而放大,但又因为身体的疼痛和紧张而收缩。阿喀琉斯仿佛在享受这场战斗,好像自己是这部戏剧的主角和观众,也许因为他在为自己的裁判官大军动员而争取时间;也许他在试探自己的兄弟的身手是否有所退步;也许他仅仅是在“叙旧”……

  洞壁回响起了浓厚而低沉的号角声,那是军队已经调动完毕了的标志。阿喀琉斯起腿踢中瑞文的腰骨,后者因为惯性退后了几步。

  裁判官侧头看着那些聚集在一起的黑衣士兵(Black Ones),眨了眨眼睛,看着瑞文:“仅此这一次,瑞文,听我的劝告,不要再介入这件事了——让议会和那些王国自生自灭吧,他们从来没有在乎过你。”

  瑞文喘着粗气,气管因为寒冷的空气而收缩,外加身心上的疲惫让他在这场对决中落了下风。“不……阿喀琉斯……”

  “那就死吧,我昨日的兄弟。”

  阿喀琉斯摇了摇头,扔出了自己手里的绳镖,尖刺的麻绳缠住了瑞文的本就急促的气管,后者颤抖地扔下了双手里的武器,握住那根在不断榨取自己生命力的绳子——随后,便是眼前的一黑。

* —— * —— * —— *

  梦魔满身烟尘地从厂房里冲了出来,挥舞起双拳揍在了等着他的冰霜杰克身上,杰克翻身起跃,以更加灵敏地速度躲开了梦魔的攻击。梦魔的黑色裙摆扬起了一阵阴冷的寒风,双手间又召唤出了黑驹——这群踩着恐惧之道的黑马肆意冲向了周围的人群。杰克挥起冰杖,螺旋式的花纹上射出蓝色的魔咒,环绕着空气飞向四方——一些黑驹被冰魔法冲击成了灰烬,一些则被冻在了原地。

  “这就是你的手段?这些为你们工作的人,你就这么不关心他们的生死?”

  “为什么不呢?你们的国王们抛弃了他们,我给他们一个继续他们那苟且偷生日子的机会——他们在为自己的命运而担责!”

  “‘担责’?把他们作为自己的工具和人质吗?”冰霜杰克三百六十度旋转起来,冬青木魔杖迎面阻击梦魔那毫无底线的行为,“你声称自己在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这就是你向我证明的方式?”

  梦魔咧嘴奸笑,号令着自己的走狗一步步紧逼杰克的防线,最后把冰王子逼近了死胡同里:“你居然把无辜看得如此高尚,这让我感到震撼——你从没想过为什么现在的世界与过往如此大相径庭吗——自从精灵战争结束以后?”

  “什么?!”

  “那个叫提亚拉的金发女孩(详见《第七十三章:人性本惧》)的愚蠢父亲,他是怎么称呼你的?怪物?”

  杰克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原本紧绷的前臂突然松弛了下来,自己的双眼和发着魔法亮光的冰杖一起黯淡了下来。

  “这个世界在害怕你……和你们。而你还在做着那种热脸贴着冷屁股的事,拼尽性命去救那些压根不感激你的人。”

  杰克欲言又止,他的咽喉颤抖起来,仿佛自己内心的一些苦苦建立的东西被梦魔的话语无情的击碎了。

  梦魔推后了几步,看着又一次被自己的话语所迷惑的冰王子,心里满是得意地大笑了起来,但很快,他的笑声戛然而止——杰克再一次举起冰杖对准自己。

  “做善良的的事总是不会错的,梦魔,你只不过是一个厌世者罢了。”

  梦魔龇牙咧嘴起来,露出自己白得可怖的牙齿:“‘厌世者’不过是理想主义者对现实主义者的无力反驳罢了——那现在就让我们看看,你那过时的英雄主义有还没有用吧。”话毕,梦魔张开双臂,黑色的魔法能量和噩梦黑砂像章鱼的触手从自己细窄的后背伸出,像烟花般飞至高空,随后爆发分散开来。

  不!

  杰克这才意识到梦魔一直在控制着自己的能力与自己作战,他看到了这位噩梦收割人的真正实力——至少有百来只的黑驹从那在空中迸发发黑魔法里跑了出来,用近乎自己的速度飞向四处。

  他们不是梦魔召唤出来对付自己的——而是那些劳工!

  杰克起身飞向空中,抓着冰杖去追击那些随意攻击的黑驹们,杰克知道梦魔预计了自己会这么做,自己内心甚至已经响起了他那恶心的笑声。

  黑驹们冲击着各个工厂里的人,这些衣衫褴褛,浑身颤抖的工人们只能尖叫地四处闪躲,生怕自己不会是第一个目标。杰克轻易地就干掉了落队的黑驹,但那些成群结队的邪恶生灵畅通无阻地冲向了还在推搡着冲向洞口的人们。

  杰克在空中扭转身躯,熟练地就改变了自己飞行的方向,以熟练的姿势追赶着那支黑驹小队。

  随着耀眼的蓝光闪过,冰雪咒语收集着空气中的水分,迅速凝结成了锋利的冰晶飞向只管追赶的黑驹们。黑驹那似透似实的马身被冷冰冰的冰刀给划破了,黑砂变得无序且散乱起来,最后便是消散于无物当中。

  领头的黑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同伴一个个被杰克击穿得粉碎,低吼一声便是扭转马头,殊死一搏地冲向了冰王子——杰克在最后一秒躲开了它,任由它在自己的上方飞过——杰克拔出一把锋利的冰刃,像开膛破肚一般将这只“领头羊”从胸口往马尾切开,最后只剩下一摊散落的黑色沙子掉落在地面,与原本的黑色石灰泥沙混合起来,让人分辨不出哪个才是那匹黑驹曾经的一部分。

  杰克飞到了那群刚刚捡回一条命的劳工人群中央,他缓缓下落,降临在了他们的中央,杰克不舒服地看到他们居然低着头退开了,为自己让出一片极大的空地。魂不守舍的众人颤抖着手,好像是在求饶。

  “别害怕,我不是来伤害你们的,我是来救你们的。”杰克伸手向着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女孩,但一个中年妇女挡在了他的面前。

  “为什么……所……所有人都想伤害我们。”那个妇女发话了,她看起来像是那个小女孩的母亲。

  “我不会,我是来救你们的,你们必须离开这里。”

  “不……”杰克诧异地看着她摇起了头。

  “为什么?!”杰克百思不得其解,“这些人在欺骗你们,知道吗?他们在把你们当作机器和牺牲品……”

  “……但是他们给了我们落脚的地方,裁判官的军队为我们提供了庇护,他的工厂为我们提供了工作和温饱。”

  “即便他们可以随时弃你们于不顾?”

  “其他人也会对我们做同样的事情,会魔法的先生……但不像裁判官,他们只会这么做。”妇女带着女孩退回了人群里面。

  杰克捂着自己的额头,看着这群对自己敬而远之的人,他似乎又听到了提亚拉父亲的声音:“不要和这种怪物待在一起。”很快,这种声音就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声音——一个微弱的呼吸声。

* —— * —— * —— *

  原本苍白的脸变得发青,该隐紧紧抓着自己猴上的粗绳,后者如同蟒蛇缠绕般,不断缩减着自己呼吸的力度。自己眼球已将近发白,紧抓脖子的双手也逐渐松弛了下来。

  阿喀琉斯用单膝顶着他的脊椎,让他无法扭转自己的身躯,不断地加大手里的力度,看着自己奄奄一息的兄弟。

  “为什么你就不能停手呢?为什么还要迫使自己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

  瑞文此时双目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了,大脑的缺氧让自己的感官变得迟钝起来:“因为不会再有其他的人了……”

  瑞文感到一阵寒风吹起,然而这刺骨的冷风却如今给了他莫大的安慰——冰霜杰克踩着气流冲向了阿喀琉斯,他把冰杖横放在身前,伴随着从自己体内四散开来的巨大魔力,撞击在了这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身上。

  阿喀琉斯没有发出任何痛苦的叫声,只是像沙袋一般飞到了几英尺远的煤堆里,扬起了了一堆黑色的煤灰。

  “瑞文!”杰克背起了正在大口呼吸着的该隐,“天啊,你可真重。”

  瑞文没有回应,只是抓紧时间恢复着自己将近失灵的感官,杰克看着那些带着恐惧眼神看着自己的劳工们,自己暗骂了一声,直接从他们身边走过了。

  “梦魔……他呢?”

  “他逃走了。梦魔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大,他利用了我的骄傲击溃了我。我失败了……不仅仅是他,还有这群无辜的人,我以为我们可以帮助他们。”

  瑞文皱着眉头,拖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他强压着那无处不在的痛苦:“我也自以为我可以救阿喀琉斯,让他回到正确的一方来……但我救不了他,救不了这里的人,也阻止不了那支舰队。”

  “我们可以找到艾莎和乐佩,希望她们的运气更好一点。”

  瑞文突然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杰克不得不咬着牙关,合力才把他送到了安全的地方,瑞文的凡人之躯无法忍耐这剧烈的痛楚。他只能试着和杰克说话,以便转移自己的痛感:“你知道谁是‘王子’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