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冲冲冲冲冲!!!

793浏览    10参与
阿白

我必须学,也一定得学,已经落后了学校,不能再落后于个人了,北京!我一定要去!

我必须学,也一定得学,已经落后了学校,不能再落后于个人了,北京!我一定要去!

阿白

欧买噶,这个阴间时间……

欧买噶,这个阴间时间……

阿白

今日份政治笔记和地理笔记打卡,先好好的把地理和政治成绩提起来吧!

今日份政治笔记和地理笔记打卡,先好好的把地理和政治成绩提起来吧!

阿白
今天晚自习整理的政治术语,其他...

今天晚自习整理的政治术语,其他的明天继续整理吧

今天晚自习整理的政治术语,其他的明天继续整理吧

阿白

继续加油(ง •̀_•́)ง

继续加油(ง •̀_•́)ง

阿白

话说,写了一天的作业都没有写完啊......

算了,明天继续!加油(ง •̀_•́)ง

大家晚安😊

话说,写了一天的作业都没有写完啊......

算了,明天继续!加油(ง •̀_•́)ง

大家晚安😊

阿白

话说,昨天才明白,高中生怎么能不内卷呢?高一不得好好学习吗?为了自己的梦想和爱的人,总是要冲一把的,学霸还是要当的,万一实现了呢?

保持热爱,奔赴山海!

话说,昨天才明白,高中生怎么能不内卷呢?高一不得好好学习吗?为了自己的梦想和爱的人,总是要冲一把的,学霸还是要当的,万一实现了呢?

保持热爱,奔赴山海!

学习了吗?

【瑞R】送你一朵花,请你嫁给他(花吐症)<3>

是一个RK得了花吐症,于是冲进瑞琪家里强吻他的故事(大雾)

前篇走>>>(2) 

由于这个设定在传播的过程中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版本,一时不清楚应该参考哪种,索性就自己编了一些私设在里面,介意的话可以往左拐

视角转换频繁,总之就是写得

最开始的目的是想开交通工具,但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写不到那里

虽然这是童年时期就磕的一对cp,但产粮还是头一回,ooc严重 


13.

……


“想什么呢鲁比,你就当我是在……欲情故纵吧,嗯……这个词……话说回来,我还真的挺好奇我们亲爱的瑞琪团长现在会怎么想,不过嘛,按他那个傻样子,大概也...

是一个RK得了花吐症,于是冲进瑞琪家里强吻他的故事(大雾)

前篇走>>>(2) 

由于这个设定在传播的过程中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版本,一时不清楚应该参考哪种,索性就自己编了一些私设在里面,介意的话可以往左拐

视角转换频繁,总之就是写得

最开始的目的是想开交通工具,但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写不到那里

虽然这是童年时期就磕的一对cp,但产粮还是头一回,ooc严重 


13.

……


“想什么呢鲁比,你就当我是在……欲情故纵吧,嗯……这个词……话说回来,我还真的挺好奇我们亲爱的瑞琪团长现在会怎么想,不过嘛,按他那个傻样子,大概也就只会觉得我先前都是闲着无聊没事干咯。不过他要是真的这么想倒也没错,确实挺无聊的咳、咳……”那些花被RK接住,然后随手往外一扔,花瓣还未触及地面便化为烟消散了。


“bibo……”鲁比小声应道。


此时的RK正惬意地泡着澡,几乎整个身子都在水里。他向来很享受这个过程。闭上眼,什么都不用想,放松身心感受身体四周的水温与空气中弥漫的淡淡香味。


这次的入浴剂用的是依兰花味的,事实上RK以前通常都是用玫瑰花味的。至于为什么突然换掉,也许是因为最近闻多了……


鲁比在每到RK泡澡的时候都会待在浴缸上的置物架上看看书,时不时跟主人谈几句天。


今天的主人没再跑到瑞琪家里给他送花了,看样子是想逗一逗那个骑士团团长。也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如果毫不在乎的话那主人可就是失算了。不过,他应该不会一点都不在意的,不,他一定不会。鲁比想。与此同时,他又翻了一页书,来掩饰自己看书心不在焉的事实。


RK见鲁比没有问别的问题了,也不再多说什么。他从水里抓住一只飘向自己的橡皮鸭,拿在手里捏了两下,那鸭子同时也“嘎嘎”叫了两声。觉着有趣,便又捏了几下。鲁比闻声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然后又当做什么都没听见似的转过头继续看书了。


“鲁比,”RK忽然再次开口道,“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瑞琪家里看看。”


鲁比心道:今天提起瑞琪的频率怎么变高了,明明前几天这个名字都没有在他嘴里出现过。当然,这些话鲁比绝是不会讲出来的。


鲁比摇了摇头,然后用叶子指了指窗外,表示外面在下雨,行动不方便。RK见了,也没再接话,继续折腾这只可怜的橡皮鸭,不过看样子是已经打消了去找瑞琪的念头。


玩腻了,RK就把小鸭子往水里一抛,让着那只鸭子重新回到泡沫海洋的怀抱里。


RK指尖勾过一小团的泡沫,在手中搓了两下,忽而又想到了什么,捞过一大团泡沫,放在手心,接着用力吹了一口气——那些泡泡飞到了鲁比的脸上。


鲁比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脸上被一团什么东西糊住了,赶忙用叶子把粘在脸上的东西擦去——是一坨泡沫。鲁比抬头看向自己的主人,不出所料,对方正在一边偷笑。


“bibo!”鲁比晃了晃自己的叶子,表示抗议。


鲁比趁RK不注意,用自己的叶子捞起一团泡泡直接往自家主人脸上糊。RK意识到他被自己的拉姆报复了,还不等鲁比来得及抽身,就一把抓住鲁比揉了两下。鲁比也在那一瞬间放弃了挣扎,任由RK揉捏,没办法,谁叫他是自己的主人呢。


“好了好了,不闹了。”RK松开了鲁比,然后抬手擦去自己脸上的泡沫,接着又轻轻点了一下鲁比的脑袋,“时间差不多了,该起来了。”


“bibo。”鲁比明白对方的意思,他到从旁边的架子上取过浴巾。RK从浴缸中站起,接过浴巾擦了擦上身,然后披在自己的身上。


鲁比等主人出来之后先将水放掉,然后找来清洁剂清洗浴缸。处理好这一切之后,他前往RK的房间——RK总会在泡完澡之后靠在床头处看书。结果当他打开房门时,发现里头空无一人。


想必是去瑞琪那了。


鲁比摇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还是去找主人吧。


14.


“真理,你说……他前几天留给我这些东西,是想借此告诉我什么吗?”瑞琪坐到床头边,取出一个箱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玻璃瓶。


“bibo……”真理只是用自己的叶子碰了碰瓶子上的橡皮塞,接着就没了下一步动作。


瑞琪伸手揉了揉真理的头,但也是沉默不语。


真理看了一眼瑞琪另一只手上拿着的瓶子,心想:RK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是真的对他有意思。


但这一点,瑞琪没有和他提过,所以真理也不好直接挑明。


“说不定他可能……谁!”此时窗外的一声响动打断了瑞琪的话。瑞琪听到声音后快步来到窗前,但没有任何发现。他又探出身向四周看了看,也没找到“入侵者”的影子。


是RK吗?


15.


RK用手用力捂着自己的口鼻,强行忍住自己要咳嗽的冲动。若是他刚刚再迟上一步,怕是就要被瑞琪发现。


RK此时藏在不远处的一个灌木丛后面,努力让自己咳嗽的声音压到最小,那些粉末从手和下颌之间的缝隙的漏出,飘落,化成一朵朵黑色的玫瑰,继而消散。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干脆回去吧,鲁比看到房间里没人也会急的。RK想。在他准备动身回去时,就看到一只黑色的拉姆。


“鲁比?你怎么……”RK尽力把说话声降低。


“bibo。”鲁比指了指另一边的方向,问主人是不是已经把事办好了。但他其实知道,RK这次前来也无非是来看一眼瑞琪。


“嗯,好了,回家吧。”RK笑着捏了捏鲁比的金叶子,紧接着就带着他一起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而他不知道的是,有人一直在窗边注视着他,直到自己离开的时候那人才转身离去。


16.


之后的几天里,瑞琪再没有收到过RK的黑玫瑰。


17.


人人都说瑞琪团长不仅自己做事认真谨慎,对手下们也是十分的高。最近,瑞琪对骑士们的操练也是更为严格,而这些骑士们也只能受着。


这毕竟是他们尊敬的瑞琪团长。


但同样,这并不妨碍他们在背后聊些八卦。


“哎,你们有没有发现最近瑞琪团长有一点……不一样?”骑士A用手肘怼了一下旁边的骑士B。


“能有什么不一样的?他不一直都是对我们这么严吗。”骑士B瞥了对方一眼。


“嗯……你不觉得他最近心情似乎不太好?”骑士A道。


“可能吧。“骑士B活动一下自己的肩膀,“不过我只知道最近的加训已经快让我瘫掉了。”


骑士A拍了拍骑士B的背:“送终的时候我会来的。”


“喂!”骑士B一把拍掉A的手。


一旁的骑士C听到他们的谈天后也进来插话:“你也发现了?果然不只有我一个这么认为。”


骑士A道:“嗯,据我这几天都观察是这样没错。莫非瑞琪团长最近碰到棘手的事情了?好像也不对……”


“要我说,瑞琪团长这样肯定是因为失恋了!”骑士C打了个响指。


骑士B向他胳膊拍了一掌:“你可别乱说,瑞琪团长怎么可能会失恋啊,他只会让别人失……瑞琪团长!”


“训练很轻松吗,还有时间在这里讲闲话?”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瑞琪就站到了他们三人附近。


“对不起,瑞琪团长。”骑士A率先低头认错。


“那你们三个就自己去加练负重跑两圈吧。”瑞琪道。


三个人听后连声应下,连忙向跑道处跑去了。


瑞琪见他们走后,回想这几位骑士刚才说过的话。“失恋吗?也许吧。”瑞琪看着旁边草丛里的几株野花,喃喃道。


18.


第二个星期的周三。


“瑞琪团长!瑞琪团长!”有人敲响了门。


此时的瑞琪也是回家不久,刚刚才把头盔卸下。他突然听见有人在敲门,还大声喊着自己的名字,不知所以。谁又会在这个点找他?


真理先瑞琪一步打开了门,发现门外站着的正是副团长弗兰克。


“弗兰克?你怎么来了?快请进。”瑞琪向对方走进,而后微微侧身,示意请他进屋。


“不必了,谢过团长。”弗兰克先向瑞琪鞠了一个躬,接着拿出了一封信,递给“我这次来是想给您看看这封信,是RK的。”


瑞琪伸手接过信,真理也凑上去看了看。说它是信,实际上只是一个黑色卡片——是RK的预告函。他先将卡片翻到反面,背面赫然贴着一朵黑玫瑰。


这朵黑玫瑰和前阵子收到的不一样,瑞琪想。


瑞琪重新把信纸翻回正面,看到几个洋洋洒洒恣意洒脱的字:明晚,我会来瑞琪团长的家里偷一样东西,不如来猜猜是什么?骑士团的各位记得做好警备工作哦,反正你们也抓不到哈哈!


信上只有寥寥几行字,瑞琪扫两眼就看完了。这副天不怕地不怕欠揍的语气让他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莫名有些可爱。


信的右下方是RK的专属标志。瑞琪的拇指擦过那个蝴蝶眼镜的标志,在眼镜的尾角处打转,仿佛这样就可以触碰到真实的物件。


瑞琪一边把这份预告函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一边听弗兰克说道:“就在不久前,前哨站收到了这份RK的预告函,于是我就第一时间送来给您了。”


瑞琪将预告函交给旁边的真理,看上去并没有要还给弗兰克的意思。


弗兰克看到瑞琪的动作,话语顿了顿,但也没太在意,只当是瑞琪团长很重视这件事。然后他继续道:“这RK也太瞧不人了,真当我们都拿他没办法吗!瑞琪团长,我会通知手下的人在明天晚上的时候在这里做好防卫工作。您放心,这次我们一定会抓到RK那个讨厌鬼!”眼神坚定,看样子是不抓住RK不罢休了。


但瑞琪没有马上回应他,眼神也飘向了别处。真理注意到了这点,他知道这是主人紧张的表现。


弗兰克见团长没有回复,试图再把话接上两句,但他还未出声,就听到瑞琪说:“好,那到时候请你吩咐下去,麻烦了。”


弗兰克听后连忙摆手:“不不不,不麻烦,这是我分内的是。那瑞琪团长,我也没什么别的事了,您可还有什么吩咐?”


瑞琪笑了笑:“没有了,赶紧回家吧,已经很迟了。”


弗莱克道:“好嘞瑞琪团长,那我先走了!”说完还向瑞琪挥了挥手。


“好,慢走。”瑞琪也挥手示意,一旁的真理同时摆了摆自己的叶子。


19.


“真理,可以把那份预告函再给我过目一下吗?”瑞琪关上门后,转身向真理问道。


真理知道自己也没有不给的道理,于是就把RK的预告函递给对方。瑞琪接过预告函,再一次翻开它,把那几行字又看了数遍,几乎是烂熟于心。


明天,RK会来。


刚刚听到弗兰克说到时候要抓住RK,瑞琪的心里是犹豫了一阵的。一边,他不希望自己再一次和RK碰面时会是这样的场景。另一边,即使他阻止了弗兰克,在这之后也很难向其他人解释堂堂骑士团团长为何要放过这个经常破坏庄园秩序的怪盗。


虽然,RK被成功逮捕的可能性并不大,毕竟他总有自己的办法。


自上星期的周五到现在,RK再没有给瑞琪留下过黑玫瑰。这些天里瑞琪也不是没有想过去找他,可他又能上哪去?没有一个人知晓RK的踪迹,更不要谈他的住所了。


而庄园里的其他人更是有半个多月之久没有听闻过RK消息了。虽说平时他们都是厌恶他厌恶得紧,但好一段时间都不见到他来捣乱反倒是有些不适应了。


部分媒体也对RK为何许久不来庄园这件事做出了猜测,并将其登在日报上,甚至有人大胆断言RK是决定今后改邪归正做守法好公民了。


瑞琪轻轻拂过手上这朵黑玫瑰的花瓣,呢喃了一句:“也不知道明晚过后又会出现什么样的新闻。”


tbc.


真的,不是我不想在每段的开头打空格,是lof总是会把排版吞掉,心好累……

看了一眼自己的大纲,可能没有机会在开学之前整完了,明明原先只是想整一个那个啥东西的你懂的【允悲】


顺便在这里放一个我肯定不会写出来的脑洞:

得了花吐症的RK一边吐花一边和瑞琪ML

嘿嘿


如果觉得还行的话可以留下一个红心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