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冲田观测者

138浏览    91参与
梁变变

第N次抽风后的冲田观测者设定集索引

*会津粗口*

————————

防止碰瓷或各种事故的声明(?)


1、下文所介绍的原创角色「冲田观测者」(或称「观测者」),为作者梁变变的自设人物。

2、观测者诞生于2014~2015(详细时间已不可考),至今一直在不断进化和完善中,随时会有增添、删除、修改条目的可能。

3、本角色设定、剧情基本为作者原创,其中含有本人对大量喜欢的作品的致敬或捏他,最明显的如《命运石之门》《魔法少女小圆》《空之境界》等。其余不一一列举,总之对所有作品致以最衷心的感谢和最热烈的爱意。一部分剧情幸得亲友的协助,特此鸣谢。服装及道具设计有参考网络图片,但绝无百分之百照搬;或是取自真实存在的产品,已相应标明...

*会津粗口*

————————

防止碰瓷或各种事故的声明(?)


1、下文所介绍的原创角色「冲田观测者」(或称「观测者」),为作者梁变变的自设人物。

2、观测者诞生于2014~2015(详细时间已不可考),至今一直在不断进化和完善中,随时会有增添、删除、修改条目的可能。

3、本角色设定、剧情基本为作者原创,其中含有本人对大量喜欢的作品的致敬或捏他,最明显的如《命运石之门》《魔法少女小圆》《空之境界》等。其余不一一列举,总之对所有作品致以最衷心的感谢和最热烈的爱意。一部分剧情幸得亲友的协助,特此鸣谢。服装及道具设计有参考网络图片,但绝无百分之百照搬;或是取自真实存在的产品,已相应标明。

4、【划重点】本角色含有大量自我投影【划重点】。

综上所述,本角色不接受撞设定、撞梗或任何理由的删改要求。

对于耐心看完整个设定并且对观测者感兴趣的小伙伴,谢谢你们奉陪一个自娱自乐的中二病(笑)。

————————

【人物设定】【本篇故事梗概】

【抽卡游戏风台词】【Silly-Go-Round】

Extra:【PP线】【文野线】【弹丸线】【jojo线】【ff14线】【刀舰文炼等其他】

梁变变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摸个毫无实质...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摸个毫无实质性内容的贺图(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摸个毫无实质性内容的贺图(

梁变变

抽卡游戏风观测者台词

灵感来自空间的设定表,自己增删了一些条目,感觉填写这个可以挖掘下观测者和人互动的感觉(

还没写完,慢更中


———————————————————————————————————————————————————————————————————————————————————————————————————


召唤:召唤出「Blick Winkel」——本观测者的人就是你吗?现在开始我将为你所用。

看板设定: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问候:你在的啊,[玩家名]。

放置:那我戴上耳机听歌了哈?喊我会听不到,有事麻烦拍下肩膀。 

更换皮肤:偶尔改变一下形象也不错。


主页随...

灵感来自空间的设定表,自己增删了一些条目,感觉填写这个可以挖掘下观测者和人互动的感觉(

还没写完,慢更中


———————————————————————————————————————————————————————————————————————————————————————————————————


召唤:召唤出「Blick Winkel」——本观测者的人就是你吗?现在开始我将为你所用。

看板设定: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问候:你在的啊,[玩家名]。

放置:那我戴上耳机听歌了哈?喊我会听不到,有事麻烦拍下肩膀。 

更换皮肤:偶尔改变一下形象也不错。


主页随机语音

听歌吗?我有想推荐给你的作曲家。

喜欢的事物?我喜欢旅行。无论是邂逅新故事还是重游旧地都很好。

讨厌的事物?虽然说不上讨厌,但我对狂信徒一类的人很苦手。

原则上别的世界的情况是不能透露的,不过无关紧要的故事的话我倒是有很多可以讲哦。

没有必要因为在意别人的眼光而去决定做或不做什么事情。你做事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别人的看法?


触摸

头部:嗯?有什么事吗? 

躯干:怎么?我确实是女性哦,不用怀疑。

手:我不太习惯这样的身体接触。


重伤状态下

触摸:我没事,先不用管我

放置:(均匀的呼吸声)


编入队伍:收到

任命队长:我对带领手下可是一点都不擅长啊

装备:没有什么武器比我的则宗更趁手了

出发/战斗开始:有点期待会有什么惊喜呢

到达boss/决战阶段:

选择该角色出场:我负责这里就可以了吗?

出招1:ええい!

出招2:丸見えだ

技能1:

技能2:

宝具:

合体技: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item发现:这是什么?看起来会有用,总之先收着吧


轻伤:这点不算什么

重伤:这可不太妙啊

退场:之后就交给你们了

复活/重新出场:颤栗吧凡人!观测者,浴火重生!


和特定角色同时出场时触发的特殊语音

With冲田总司:冲田君,这次也一起上吧

With土方岁三:土方先生,指挥就拜托您啦

With斋藤一:一君,真是可靠啊

With藤堂平助:藤堂君,来比赛一下吗?

With山崎烝:山崎先生,麻烦您掩护我们了

With槙岛圣护:槙岛老师,我一定不负你的期待

With笑面青江:青江,有你在我就安心了

With长门:長門、君とともに戦うとはまるで大船に乗ったようだね(笑)。

With吉尔伽美什:王,算我求你的别再慢心了

With志贺直哉:直哉,一定要注意前方 

With王马小吉:王马,可别对自己人捣乱啊

With太宰治:太宰,你还是给我待一边去吧

With DIO:DIO大人,千万不要得意忘形

With大泷时宗:时宗,剑术没有生疏吧?


满星通关:不愧是我们!

未满星通关:まあまあ,俗话说及格就行

MVP:不愧是观测者!

战斗失败:这次不行,多来几次总会有办法的

归还:平安归来比什么都好


升级:又积累了不少经验

突破1:这么看得起我还真是不敢当

突破2:托你的福,观测者的视界又上升了几个维度也说不定!开玩笑的

突破3:你看重的究竟是观测者还是观测者的力量?嘛,随便吧


治疗(轻伤):正好听会歌偷个懒

治疗(重伤):我去睡了,在我自然醒之前都别打扰我

进食:唯有美食不可辜负!

休息:晚安


羁绊(好感度)语音

20%:“要改变世界”“要拯救所有人”这种想法未免太可笑了,光是照顾好自己和最重要的人,都不知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

40%:当然,真的有能力拯救全世界的人自然会让人刮目相看。但是这样的人通常会让只想拯救他一个人的人因无法如愿而痛苦,那时候该如何选择呢?

60%:时至今日,只有一个人是能够让我把他的优先度置于自己之上的。我成为现在这个样子,一切都是从和他的相遇开始……这有些说来话长了,你确定要听吗?

80%:我一直认为我的一切都是为他而存在的,只要能拯救他,就算付出生命也没关系。可是那个时候,他竟反过来将我救赎了……真不愧是他啊。就这样,我开始不断地探索不同世界的故事,直到今天。

100%:有人说过:人是为了救赎自己而存在的。每当邂逅有趣的灵魂时,就会觉得漂流在时空中也是有意义的,是他在我身上期待的事情,这说不定就是所谓的自我救赎吧。希望那些有趣的灵魂,以后也不要让我失望。


扭蛋:这是……新成员的味道!(注:中二的语气)

装备制造:完成了,你看下还过得去不?

任务完成:任务完成了,去确认一下比较好喔

图鉴说明语音:我是观测者,来自高维度的第三视点(Blick Winkel)。现在正在观测这条世界线上的故事,暂且居你麾下。

玩家资料阅览(战绩):这是你的记录吗?介意让我看一下吗?

商店:啊,我想去那边的货柜看看!

收到玩家礼物(好感度低):哦哦,有心了,谢谢你。

收到玩家礼物(好感度高):这是!!我好了!谢谢爸爸!(注:不应直译)

收到玩家礼物(情人节):虽然今天送人东西有点微妙,不过总之我先收下了,谢谢。

收到玩家礼物(圣诞节):谢谢你的礼物,作为交换我也有给你的,はい、之后再打开哦?

玩家生日:没记错的话今天是你的生日吧,生日快乐。


结婚:你能起誓无论到何时、无论发生什么都站在我这边吗?……不,不需要你发誓。我观测者无论使出什么手段,都不会让你有背叛的机会的。

问候(结婚后):我在这里,[玩家名]。


季节限定语音

春:

夏: 

秋:

冬: 

新年:新年快乐!一起去行花街吗?说起来我一直想养一株白水仙。

情人节:嗯?你问我有没有恋爱过?我只能说——无可奉告(笑)。

愚人节:虽然我不太喜欢被人捉弄啦……我倒是认识一个对这个节日很在行的,你可以找他玩去。

夏祭:比起“在烟花下表白接吻”的剧情,还是“穿着浴衣杀出一条血路”这样的更像观测者的风格呢,你不觉得吗?

万圣节:

圣诞节:圣诞快乐。你读过卡坡蒂的《圣诞忆旧集》吗?乡村的原生态圣诞节真令我憧憬。


报时语音

00:00:〇〇〇〇。新的一集动画快开始了,我先去把电视打开吧。

01:00:〇一〇〇。为什么每周的动画只有半个小时啊——!

02:00:〇二〇〇。要我帮忙关灯吗?

03:00:〇三〇〇。我也差不多该去睡了。

04:00:〇四〇〇。(小声)[玩家名],你还醒着啊?没想到有人能比我还晚。

05:00:〇五〇〇。天亮前最冷的时候。

06:00:〇六〇〇。好早啊,[玩家名]。

07:00:〇七〇〇。现在睡个回笼觉还来得及。

08:00:〇八〇〇。唔……再睡一会……

09:00:〇九〇〇……外面好吵……(翻身声)

10:00:哈!?(注:惊醒的声音)一〇〇〇,我在起了!在起了!

11:00:一一〇〇。今天有什么任务呢?

12:00:一二〇〇。这么快就到吃饭时间了?

13:00:一三〇〇。吃饱了就会想喝奶茶呢。

14:00:一四〇〇。太阳最晒的时间,待在房间里比较好哦。

15:00:一五〇〇。有点犯困了。

16:00:一六〇〇。午后的阳光和书本很搭配,会让我想起一个人。

17:00:一七〇〇。好香啊,是在做什么?

18:00:一八〇〇。要吃饭了吗?

19:00:一九〇〇。吃完饭马上工作对身体不好哦。

20:00:二〇〇〇。我出门散个步顺便买奶茶,[玩家名]你要一起吗?

21:00:二一〇〇。今天的任务都完成了吗?

22:00:二二〇〇。时间还早呢。

23:00: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就已经二三〇〇了!开玩笑的。


战斗碎卡:如果你有心的话,我们会重新相遇的……到那时,请和我讲讲至今为止我们之间的故事……

梁变变

最近的鱼,私人创作相关,非了解设定的亲友不要看谢谢

(被陌生人点了推荐很樱花式不安故编辑)

最近的鱼,私人创作相关,非了解设定的亲友不要看谢谢

(被陌生人点了推荐很樱花式不安故编辑)

梁变变

Silly-Go-Round

炒个冷饭,把很久之前的一个独立脑洞设定发出来

依旧是非知情人员慎入

发现正好在521发出来了,那我永远喜欢冲田总司.jpg

————————————————————————————————————————————————————————————————————————————————————————————————————————————————————————————————————

原案不是我所以脑洞创意本身超级带感,其余的由我一添油加醋立刻就变得谜了起来hhh

因各种原因省略正文剧情和操作部分,只保留设定梗概。我是绝不会暴露这个剧本的全貌的.jpg

原案:阿书《请去和16岁的...

炒个冷饭,把很久之前的一个独立脑洞设定发出来

依旧是非知情人员慎入

发现正好在521发出来了,那我永远喜欢冲田总司.jpg

————————————————————————————————————————————————————————————————————————————————————————————————————————————————————————————————————

原案不是我所以脑洞创意本身超级带感,其余的由我一添油加醋立刻就变得谜了起来hhh

因各种原因省略正文剧情和操作部分,只保留设定梗概。我是绝不会暴露这个剧本的全貌的.jpg

原案:阿书《请去和16岁的我在一起》,超级无敌感谢她!这个脑洞我大概还能吹一辈子,しびあこ

标题取自FictionJunction同名歌曲

捏他ever17摸了个疑似封面的东西(画面其余部分请自行脑内补完),原图是E17的xbox重制版封面(并且和原图一样涉嫌剧透,草)


剧情主要通过“观测点数(observe point)”和“角色好感度”影响结局。好感度顾名思义,观测点数大约可以概括为“对历史关键人物和事件的了解程度”,或者想象一本笔记本,你在旅途中写在上面的东西越多,op数值就越高。下文关于详细数值和算法的内容全部省略了,有些分歧点可能会看得一头雾水,总之理解成“若这里的flag回收了or没回收的场合”就好。反正也就是个自己爽爽的东西(


主要角色:


主人公(你)

姓名:自定

性别:可选

年龄:故事开始时16

普通高中生,新选组和冲田总司的狂热粉丝。


大滝 時宗(おおたき ときむね)

性别:男

年龄:?

主角遇见的神秘转校生,同主人公一样对幕末历史感兴趣。


沖田 総司(おきた そうじ)

性别:男

生卒:1844-1868

新选组一番队队长,天才剑士,戊辰战争初期因病脱队。


————————


夢から醒めてもまだ見ない夢の方まで

僕等は一人で走り続けるしかないんだ

転がり迷って作り出す僕の引力が

いつか

君へ


主人公你是个热爱幕末历史文化的高中生,尤其喜欢新选组的冲田总司。他的病是你和他自己(擅自认为)一直以来的遗憾,你总是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回溯时间,从病魔的爪下夺回总司。然而,时空旅行相关的科技要发展起来,还不知要何年何月。就算你和同学亲朋认真地讲起,他们也只是一笑而过。

一天你照常在家复习幕末书,外面的街道突然被谜之怪物袭击。怪物以你为目标,但并没有要攻击你的迹象。怪物不断发出刺耳的嘶吼,似乎想对你说什么。

趁着怪物停手之际,你夺路而逃。跑到室外,一个人拉着你跑到怪物钻不进去的窄巷,你暂时安全了。确认怪物离开后,这个救下你的少年向你挥手道别说:“我叫时宗,之后还会见面的。”你还想问什么,但少年已经走远了。


抱着各种各样的疑团,迎来了星期一。班上来了一位转学生,正是前几天从怪物手中救下你的人,名字叫大泷时宗。

和时宗交谈的你了解到他和你一样爱好幕末历史。你提到想要回溯时间拯救总司的事情,本以为会得到一贯的笑话或吐槽,时宗却带着诚挚而自信的笑容答道:“你的话真的能做到也说不定。”

你和时宗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五年间,你们一起学习、一起讨论幕末知识,假期也会一同圣地巡礼。


圣地巡礼主要flag(原剧本是玩家自己选择地点所以其实都会有一点剧情,这里只挑重点):

专称寺→你发现本应是总司的墓的那个位置的样子似乎和印象中有所出入,就像……他其实并没有沉睡在这里一样。

樱田神社→和时宗一起参拜樱田神社,可购买樱花御守。买到御守后可选择自己留着或送给时宗,送出的话加时宗好感度,留着的话会作为日后加buff的道具。看需要送或留吧hhh

日野→参观完博物馆,你们换上和服羽织拍照。穿上羽织的时宗气质简直和一百五十多年前的他如出一辙……这种令人怀念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呢?

池田屋:点一杯冲田总司,触发时宗的特殊台词。(台词by阿书)“……不过‘一杯’是装不下冲田总司的,得一桶才行喔~”




光阴似箭,你从某大学历史系毕业。同时,科学界的研究取得了巨大进展,成功制造出了第一台时间机器。研究进行到人身实验的阶段,打算对外招募对本土历史有一定了解的志愿者。你看到了希望的光芒并第一个报名,但时宗却有阻止你的意思。时宗认为这种处境下坐上时间机器的人就像小白鼠一样,一不小心就会连自己都保不住,更别说拯救总司了。


不乘坐→你选择了怀抱这一段虽有遗憾却使你爱上总司的历史,在现代继续生活下去。

时宗好感度达标→fake end I

时宗好感度未达标→fake end II

乘坐→你知道这可能是一场没有归程的旅行。但是为了总司,这根本不是什么值得畏惧的事情。你带着足够的药物,在研究人员和记者的簇拥下乘上了时间机器。


从历史剧情开始可以给总司服药,总司的病治愈与否和药的数量和保质期有关。圣地巡礼取得的樱花御守可以成为一次buff。体质回复到达标时总司完全康复。

回到过去的主人公被世界判定为“历史的异物”,受到抑止力的排斥。排斥的强度和op(相当于介入历史的严重程度)成正比,造成生命的消耗。

总司的好感度达标时会发现玩家的真实身份(或者直接说出来他也不会怀疑你)。如果在这之前暴露身份会扣op和好感度。

详细数值和算法省略(数学练习册答案并感)。还是那句话,有分歧时理解成flag回收与否就好,我是绝不会暴露这个剧本原来的样子的.jpg


到达1864年,周围的一切陌生又熟悉。你决定通过考核加入新选组。在屯所门口,你和梦中人相遇了。你注意到总司的样子十分熟悉,似乎……不是在梦里见过,而是在遥远的现实中的确一起生活过。考核成功后你加入了新选组。

(接下来都是教科书历史剧情直接略过,让我们跳到一些有特殊剧情的关键地方)


御陵卫士发现了伊东的尸体,开始与新选组队士交手。与此同时,接报新选组屯所侵入了谜之怪物……总司可能有危险!

留在油小路→对战藤堂平助。抱着沉重而决绝的心情斩杀了曾经的同伴,回到屯所,怪物似乎已被留守的队士解决掉了。

赶回屯所→与最初的那一天相同的大量怪物包围了屯所,情况危急。没办法正欲拿头打的时候,只听一声令下,怪物纷纷停止了攻击。屋檐上走下(跳下?飘下?)一名红衣少女,径直来到你面前。

“我们是同一路人呢。”谜之少女看穿了你的真实身份,向你伸出手。“你的努力,我一直都看在眼里。”

“跟我合作吧。这样我们就能达成共同的目的了。

“只不过,代价是……像如今的我一样,永远漂流在时间的汪洋中,再也没有归处。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战斗。

“如果你重视那个人到愿意付出自己的未来作为代价的话,就和我一起来吧。相信我,你渴望的结果马上就能达到。”

接受→good end I

拒绝→“虽然很遗憾,只能把你也当作敌(qing)人(di)排除掉了。”对战时间溯行军。




此处总司体质达标(康复)→继续跟随大部队北上

未康复→返回江户


1.北上路线:健康的总司和新选组一起战斗到最后,见证了旧时代的结束。(略)


历史剧情(北上线)结束,结算op和好感度:

甲)op未达标→玩家身体健康,能够继续乘坐时间机器

乙)op达标→玩家的生命受抑止力排斥耗尽,无法行动

A)好感度未达标→这是战友卡!是战友卡!

B)好感度达标→总司深深为你吸引,不想和你分开,愿意为你实现一些愿望


甲-A:

回现代→good end II

不回现代→good end III


甲-B:

和总司一起回现代→good end IV

不回现代→good end V


乙-A→good end VI


乙-B:

拜托总司→normal end VI

不拜托总司→ending「To the beginning」


————————


2.江户路线:

与松本医生再会,获得额外药物一份。

除了松本医生的额外药物外,本节剧情依旧可以投递一次自带药物。


历史剧情(江户线)结束,结算op和好感度:

甲)op未达标→玩家身体健康,能够继续乘坐时间机器

乙)op达标→玩家的生命受抑止力排斥耗尽,无法行动

A)好感度未达标→这是战友卡!是战友卡!

B)好感度达标→总司深深为你吸引,不想和你分开,愿意为你实现一些愿望


未康复的场合:


满足条件甲,不回现代→normal end II


甲-A:

回现代→normal end I


甲-B:

把总司带回现代治疗→good end IV

独自回现代→normal end III


乙-A→normal end IV


乙-B→normal end V


康复的场合:

你和健康的总司一起追上大部队,和新选组一起战斗到最后,见证了旧时代的结束。


甲-A:

回现代→good end II

不回现代→good end III


甲-B:

和总司一起回现代→normal end III

不回现代→good end V


乙-B

拜托总司→终章

不拜托总司→ending「To the beginning」




终章~Wahrer Prolog~

“请去和16岁的我在一起。”

从见到总司的第一面开始,你其实已隐约明白了一切。为了让这个薛定谔的时间线成为确切的存在,为了不让这一切变成“未曾发生”,你向总司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我明白了,请等着我。”

目送健康的总司拍马离去,你用最后的气力变装成他的样子,这样历史本身所记载的事实就不会产生变化。(也就是喜闻乐见的欺骗世界啦)

冲田总司答应你最后的请求,在追上大部队打完戊辰战争后,独自乘坐时间机器去往了现代。

来到现代的总司化名大泷时宗并接近了16岁的你。和你一起度过的时间中,总司了解到很多自己不知道的历史事件细节,得知了后人对自己和其他战友的评价,还接触了各种各样的衍生创作。

原来后来的人是这样看待我们的……我们的战斗,并非毫无意义。更重要的是,那个孩子对我们的事情是如此的热爱、如此的珍惜,看到她为了我们这些遥远的人而努力变强,赌上一切去了解和接近我们的身影,内心就有什么涌动不已。这一次,轮到我来拯救你了。

然而,我还是没能阻止她坐上时间机器……也许正因为没能阻止,现在的我才能站在这里目送她的离去。


时宗好感度达标且油小路战胜时间溯行军→ending「Silly-go-round」

时宗好感度达标且油小路未与溯行军交战→ending「夏の野原の夢」

时宗好感度未达标→good end VII


————————


结局列表


Fake end I(毕业后不乘坐时间机器+攻略时宗)

你和时宗一起观测着每条世界线的总司并幸福快乐地生活了下去。



Fake end II(毕业后不乘坐时间机器+未攻略时宗)

毕业之后和时宗分别,从此你再也没有见过他。



Normal end I(江户线+未康复+未攻略总司+回到现代)

长达四年的旅程走到了尽头,你回到了久别的现代。时宗杳无音信,怪物也不再出现了。一切就像世人所知的那样按部就班。

穿过蒙蒙细雨来到专称寺,小小的木屋顶依旧静静坐落在那里。千风拂遍大地,此时此刻你也在我的身边吧。


貴方の記憶を胸の中で

誇れる私でいられるように

優しさを語りましょう

枯れない涙の海から



Normal end II(江户线+未康复+不回现代)

漫长的旅途结束了,你没有打算直接回到现代,而是在这里定居了下来。请让我代替你见证你没能看到的风景,步入你没能迎接的时代吧。


カンテラが

夜の海にただ淡く弧を描いて

もういない人を

未来の光のように照らす



Normal end III(江户线+未康复+攻略总司+独自回现代)

“对不起……没能实现你的愿望……”

怀抱着总司这最后的话语,你的泪水长流不止。

和你一起生活、一起战斗的记忆,从此也会是我最珍贵的宝物。我一定会连同你的份,坚强而温柔地努力活下去的。


君に出会って僕は初めて

生きてくことが

いとしくなったから

明日に出会う誰かにきっと

優しく出来るよね



Normal end IV(江户线+未康复+未攻略总司+主人公生命耗尽)

“咳咳……咳咳咳!”隔壁房间传来剧烈的咳嗽声,揪得你的心一阵阵地痛。你挣扎着起身想要过去看看,可你的身体几乎无法接收大脑的指令,再次倒在了地板上。

到此为止……了吗?发不出声音,连根手指都动不了……按照出发的时间计算,现代已经是哪一年了呢?爸爸妈妈他们在做什么呢……时宗是否还在等着我?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不要在这个时候玩梗!)


消え失せた過去から誰かが呼んでいるの

悲しみをこの手に取り戻す時はいつと

二度とは来ない今

貴方のことしか見えない



Normal end V(江户线+未康复+攻略总司+主人公生命耗尽)

“抱歉,好像传染给你了……咳咳。”总司靠在缘侧的柱子上,虚弱地说道。

“不,这不是传染……是‘世界的意志’。我终究是这个时代的异物,被抑止力所排除也是自然的。”

也许是这个话题过于沉重,两人陷入一阵短暂的沉默。

“如果可以,真想去你的时代看一下啊。你之前说的可以和远方的人说话的盒子,听起来太方便了。”

“那是当然的,如果有那个,现在我们就可以和土方先生说话了。”

“哈哈哈,只怕土方先生忙得根本不想搭理我呢,哈哈哈哈哈……咳、咳咳!”

“好了别笑了,不然你又要喘不上气了。”

总司收住笑声,抬起头望着天空彼方的某一点。午后的太阳温暖得过头,晒得人有些发困。

“那只黑猫,还没来吗?”

“这个时间一定是在晒着太阳睡大觉吧,估计日落时就会过来了。”

“原来如此。在那之前,我也小睡一会好了。谁让阳光这么舒适呢。”

“我也是。肩膀,可以借我一下吗?”


涙を歌に変えて 夢路に奏でるserenato

鈴の音 夏の在処探して

いつか遠い最後の町へ

羽を休め 二人で 眠ろう



Normal end VI(北上线+拜托总司)

白昼切断了浅葱色的梦境,平和的一天又拉开了序幕。今天是周末,你窝在家里充分地休息着身心。

你是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上班族,每天都要加班到晚上八点的那种。唯一值得骄傲的是,你有一个可爱的恋人,名叫大泷时宗。

点亮手机屏幕,你惯例地给他发送无关紧要的日常唠叨。

『醒了.jpg』

『刚才做了一个梦。』

你即将点下发送键的手停住了。

那似乎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像经历了很多年一样坎坷。你试着回忆起来,梦境的内容却像夏风拂过的蒲公英一样飘散,无法挽留地消逝在远方。

淡去的记忆中最后离开的一片,是一名看不清面容的少年模糊的身影。晴空下笑逐颜开的少年,战场中浴血拼杀的少年,病榻上苍白憔悴的少年……那个人,究竟是谁呢?

(强行解释:因为走了北上线导致历史记载变动所以现代的主角从一开始就没有喜欢上总司)


黄昏だけを抱いて

あの日の波はもう深い海の底

悲しみを知らない蒼い夢を見て眠っている



Normal end VII(隐藏结局,总司战死end)

总司在冲锋中阵亡,也算是实现了作为武士的终焉……仰望硝烟散去的浅葱色天空,仿佛染尽了志士的碧血。


空を行く鳥たちの交わす鳴き声

暮れてゆく草原に響いてるよ

嵐を越えて辿りつく場所は

きっとあなたの胸の中

帰るわ…



Good end I(油小路和谜之少女一起走)

为了总司的未来,哪怕付出自己的未来也在所不辞。这样想着,你接过了少女伸出的手。

在少女的协助下,冲田君的病很快治愈了,战争结束后过起了平静的生活。一切来得比想象中的还要简单,甚至没有实感。

在无止尽的战斗的间隙,你偶尔会跳跃到这个时代,看看身体健康家庭美满的他。这就是……我一直以来期盼的世界。只要这样,我就很满足了。也希望你会偶尔想起,多年前曾有过一个与你并肩战斗的男/女孩子……


夢はその腕の中に

優しい人の嘘も嘆きも

閉じ込めていた

何か足りない心で

光を纏い飛んで行こう

少女のかたちをして

終わらない始まりへ

ほんとうの終わりへ



Good end II(总司康复+独自回现代)

健康的总司在战争结束后平静地生活了下去,你默默地祝福他并坐上时间机器离开了这个时代。


空を羽ばたく 鳥のように 迷わずにいれたなら

春を待つ あの花のように ただ強くいれたなら

音もなく 溢れ落ちてく涙が 過ぎてゆく

時の砂漠を 潤してくれるでしょう

今…



Good end III(总司康复+未攻略总司+不回现代)

健康的总司在战争结束后平静地生活了下去,你也留在了这个时代以远远守望着他。


時の向こうにゴールはあるの?

辿り着いたといつか言えるの?

生きて行くから どうか光を

幻の空



Good end IV(攻略总司+带总司到现代)

你和健康的总司在现代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一直在下雨没法出去玩,木屐的带子也断了,那么用千代纸玩折纸吧。”(注:此台词衔接另一个和总司有关的剧本)


my angel gate

幸せまで遠い道を歩き出す

いつか辿り着けるその日まで

ただ笑顔でいたいよ



Good end V(总司康复+攻略总司+不回现代)

你和健康的总司在战争结束后一同隐居,喝喝茶看看樱花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是的呢。和你一起晒太阳,是最奢侈的消遣。”


優しい歌を君と歌いたい

五月の月が今此処にある

恋の歌が今宵響くから

冷たい胸を温もりで満たして

語ろう 愛のstoria



Good end VI(总司康复+未攻略总司+主人公生命耗尽)

你远远望着战争结束后和平的大地上,浅葱色天空下总司的身影,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I'm calling 遠く足掻く僕の唄が

君の頬を空に向けられたら

独りじゃない……



Good end VII(终章+未攻略时宗)

能够站在这里的我的生命,是那个孩子付出一切换来的。我不能再次浪费掉……

一直以来谢谢你。我会守护着这份思念,连同你的份一起活下去的。


僕等は 逆巻く明日を見上げて

始まる 夜明けはこんなに甘くて

生きてゆくことを僕に許してる

素直な未来へ歩き始めてる

光る砂塵の

向こうへ



Ending「Silly-go-round」(终章+攻略时宗+油小路flag回收)

我不能因此止步……哪怕借助黑暗的力量,也要将你夺回!

暗堕的总司投身时间溯行军,回溯到和16岁的你相遇的那一天。

(如果你……不知道我的事情的话!)

(如果你……不这样喜欢上我的话!)

话语化作怪物的嘶吼,无论如何都无法传达给面前满脸恐惧的孩子。

牵起她的手躲起来的是,五年前背负着约定来到这里的自己。

接下来的五年/过去的五年,我有好好履行约定吧?这样就,足够了……


ゴールのつもりでリセットボタンに飛び込んで

僕等はぐるぐる同じ場所を回ってるんだ

勢い任せで いつかは昨日の引力を

越える

君と



Ending「夏の野原の夢」(终章+攻略时宗+油小路flag未回收)

目送健康的总司拍马离去,你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大限到来。

几秒不到,熟悉的轰鸣声引得你重新睁开眼睛。出乎意料地,一台时间机器出现在眼前。从打开的舱门中走下来的是,比刚刚离开的面影成熟了几分的青年。

“我全都知道了。”

青年没有多说,快步走近把奄奄一息的你抱上时间机器。失去意识前,最后看到的是青年——大泷时宗冷静中流露着担忧的面容。


再次醒来时,象征21世纪的白色水泥天花板映入眼帘。时宗就坐在病床旁边,见你醒了,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啊,醒了吗?赶上了真是太好了!” 

时宗的视线扫过床边仪器的显示屏,又和边上可能是医生的人交流了几句。从他们的对话中你大致得知,你的身体的损耗已经不能继续维持生命,但可以使用时间机器的隐藏功能单独把人的意识和记忆发送到过去。权衡之下,大家决定把你的意识送回第一次时间旅行前的时间点。

头戴装置坐在陌生的机器上,看着身边忙碌地调节着机器的工作人员,你心中未免有些发虚。时宗似乎注意到这点,俯下身把他的手叠在你的手上。

“你在紧张吗?”

尽管外貌成长了不少,一开口的大泷时宗——冲田总司仿佛还是那个洒满树缝间阳光的少年。他露出一个和当下年龄不太符合的、自信满满的诚挚笑容,道:“没关系。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做到的。”

机器发动了,剧烈的光和声将你淹没。逐渐扭曲淡去的景色中,总司向你挥着手:“那就,到时见吧!”


意识回复的时候,你正坐在阔别多年的自己家中。未曾改变的熟悉气息,甚至让你产生了之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的错觉。

还未定下神,门铃就响了起来。打开门,面前的少年耀眼得几乎让你幻视。

“啊太好了你还没走,我还以为你已经出发去科研中心了……就是,关于那个时代有一些事还是想提醒一下……”

“已经回来了喔?”

“?!”


夢から醒めても

僕等は夢を乗り継いで

まだ見ぬ誰かに懲りずにこの手を伸ばすんだ

足りない心と身体が愛を捜す引力が

届く

君に



Ending「To the beginning」(不拜托总司)

你本想独守所有秘密悄然离去的,却被敏锐的冲田君知晓了真相。冲田君用时间机器的功能把你的意识送回到一切的开端,并把自己这部分的记忆删除了。

「(前略)对你来说我是过去的存在,而你属于未来……未来的生命不应该耗费在这样的事情上。确实,我一直为新选组、为大家战斗的事实无法改变,但你不一样,你应该有资格为了自己的愿望而活。如果还怀有那样的心情,就请带着这份意志继续走出属于你自己的路吧,现在的我无法继续陪伴下去了。无论是对你来说无比重要的这份思念,还是无时无刻不心怀希望的精神,夢々お忘れなく。祝你武运昌隆。冲田总司」


ねぇ、人は何時まで独りで

二人に焦がれて行くのだろう

まだ 君の綺麗な未来は

始まったばかり………


————————


附:系统默认主人公形象(哪来的系统)


姓名:野原 夏輝(のはら なつき)

性别:可选

年龄:故事开始时16岁

身高:男180cm/女164cm

どう見えても極普通な男子/女子高校生。唯一的固定设定是新选组和冲田总司的迷弟/迷妹,梦想回到幕末见到总司和治好他的病。其余的部分由每一个“你”组成。


外貌见图,一时间懒得画画遂用了picrew。男女都是黑发和浅葱色眼睛。

男:粗眉毛,眼角较圆,M字刘海,鬓毛向脸收进,发尾向外张。如果你觉得很像我某个女本命的性转,没错我是故意的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臭不要脸)。


女(P4):脸和观测者一模一样,中分过耳短发,后脑勺有留长的发脚(这种似乎叫水母头?)。


名字相关:「この世界はいつでも夏の野原の輝きに溢れていた」from FJ《野原》

一些扯淡:现在想来,主人公君/酱仿佛就是每一个默默喜欢着总司的小伙伴的化身,可能就是你我身边的每一个组厨,他们会有不同的外貌、出身和性格,但在喜欢着总司和新选组这点上大家都是一样的。(那为什么反倒有定好的造型?因为性癖放出哈哈哈哈)

再一些扯淡:最初搞成剧本时是默认乙(梦)女向的,然而最近发现代入男性主人公更带感?!

梁变变

随便做了个picrew玩,欢迎围观捧场,刚出炉还烫手没多少部件,之后会慢慢更新的(咕咕咕)


https://picrew.me/image_maker/75534

随便做了个picrew玩,欢迎围观捧场,刚出炉还烫手没多少部件,之后会慢慢更新的(咕咕咕)


https://picrew.me/image_maker/75534

梁变变

摸鱼,上色没纯线稿好看所以只发线稿二三三三

还是不要脸地涂了颜色,花当然是网络素材(

(这种扑面而来的低龄中二感是怎么回事)

(等等,这个色调是不是有点信长满破,这不怪我.jpg)

摸鱼,上色没纯线稿好看所以只发线稿二三三三

还是不要脸地涂了颜色,花当然是网络素材(

(这种扑面而来的低龄中二感是怎么回事)

(等等,这个色调是不是有点信长满破,这不怪我.jpg)

梁变变

复习SG0动画突然福至心灵改个图,只是想画画一脸痛苦的beast线观测者hhh

(言并不会做出这样的表情)


5.20:又突然福至心灵改一下之前的小段(


“罗列出狂妄自大的稚拙定理,并因此自诩支配者的第四维度生物,真是愚蠢的种族。”

观测者的视线指向高空中无法看到的一点,嘴角漏出轻蔑的笑容。

“……真是任性的家伙啊。只可惜,论为所欲为你还比不过我。”

她收回视线垂下头,把脸埋进影中。“真不巧,第三个人还留在这里呢。托观测者的福世界线又要变得不安定了呢。”暮色模糊了观测者的轮廓,只有耸动逐渐剧烈的肩膀透露她的心情。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观测者向着血色的天穹猛地昂起...

复习SG0动画突然福至心灵改个图,只是想画画一脸痛苦的beast线观测者hhh

(言并不会做出这样的表情)


5.20:又突然福至心灵改一下之前的小段(


“罗列出狂妄自大的稚拙定理,并因此自诩支配者的第四维度生物,真是愚蠢的种族。”

观测者的视线指向高空中无法看到的一点,嘴角漏出轻蔑的笑容。

“……真是任性的家伙啊。只可惜,论为所欲为你还比不过我。”

她收回视线垂下头,把脸埋进影中。“真不巧,第三个人还留在这里呢。托观测者的福世界线又要变得不安定了呢。”暮色模糊了观测者的轮廓,只有耸动逐渐剧烈的肩膀透露她的心情。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观测者向着血色的天穹猛地昂起头来,向世界大声宣告她的狂气和决意。

“乳臭未干的小孩子才会做二选一的事情!通向命运石之门(Steins Gate)的路,我已经看见了!所以绝对别想一死了之!!你就给我背负着那样的心情过掉一辈子吧!!”

语毕,观测者决绝地转过身去,晚风把茜红的夕照梳进发梢。

沉重的撞击声从背后传来,鲜血溅到茜红的裙摆上。她头也不回地迈开脚步。

梁变变

观测者战斗服v3.0.3

之后也更新到设定集的文章中

05.04:更新一个造型,预定是PP世界线的

观测者战斗服v3.0.3

之后也更新到设定集的文章中

05.04:更新一个造型,预定是PP世界线的

梁变变

这两天的观测者鱼,P1是传说中的黑洞贴图眼睛,观测者的眼睛不正是接纳一切的黑洞吗(中二浓度又上升了)

P2是全力待机第三季中!快把我老婆吐出来.jpg

这两天的观测者鱼,P1是传说中的黑洞贴图眼睛,观测者的眼睛不正是接纳一切的黑洞吗(中二浓度又上升了)

P2是全力待机第三季中!快把我老婆吐出来.jpg

梁变变

摸鱼三张,辣眼程度+1+1+1(绝对不是受了什么奇怪的影响!)

(以下扯淡,无关人士慎看)

P2原本脑内场景是观测者坐在钟楼顶上(?那不是差点被花花打中了)看着自家大王被打爆的全过程,“远超期待的表现……你绝不会从观测者的「记录」中消去的。真是一趟愉快的旅程,ではさらばだ、我が様。”

誰の心も動かせないただの無口なシエラザード

幾つの夜を重ねても一つの恋さえ語れない

千夜一夜的这两句太适合大王身边的观测者了,目送其他日替(?)面包,而自己一天又一天活了下来的沉默寡言的桑鲁卓(并不寡言,只是话废)

だが「恋」なんて本当に語れるのかな?万一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突然阴谋论),但是观测者是...

摸鱼三张,辣眼程度+1+1+1(绝对不是受了什么奇怪的影响!)

(以下扯淡,无关人士慎看)

P2原本脑内场景是观测者坐在钟楼顶上(?那不是差点被花花打中了)看着自家大王被打爆的全过程,“远超期待的表现……你绝不会从观测者的「记录」中消去的。真是一趟愉快的旅程,ではさらばだ、我が様。”

誰の心も動かせないただの無口なシエラザード

幾つの夜を重ねても一つの恋さえ語れない

千夜一夜的这两句太适合大王身边的观测者了,目送其他日替(?)面包,而自己一天又一天活了下来的沉默寡言的桑鲁卓(并不寡言,只是话废)

だが「恋」なんて本当に語れるのかな?万一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突然阴谋论),但是观测者是真的有在观测和欣赏你的daze,笑

梁变变

本条用于存放别人送给观测者的图

P1-4和P6都by凰糖太太,P5出于抽奖太太的要求不公开画师(

P1:正常的观测者大头(

P2:大概在一周目有这样的“穿着浴衣杀出一条血路”,观测者流夏祭剧情(草)

P3:早期设定的审神者观测者

P4:文野世界线观测者和凰糖的oc的互动,我出门买包烟都能碰上十个你老婆(原文大概是这样的)

P5是微博中奖的梦图,我的第一张梦图!根据抽奖太太要求打了水印,这画面太刺激了,每次看到都觉得要晕过去(会吗)

P6是今年凰糖给我的生日贺图!后面的小鸽子瞩目hhh

本条用于存放别人送给观测者的图

P1-4和P6都by凰糖太太,P5出于抽奖太太的要求不公开画师(

P1:正常的观测者大头(

P2:大概在一周目有这样的“穿着浴衣杀出一条血路”,观测者流夏祭剧情(草)

P3:早期设定的审神者观测者

P4:文野世界线观测者和凰糖的oc的互动,我出门买包烟都能碰上十个你老婆(原文大概是这样的)

P5是微博中奖的梦图,我的第一张梦图!根据抽奖太太要求打了水印,这画面太刺激了,每次看到都觉得要晕过去(会吗)

P6是今年凰糖给我的生日贺图!后面的小鸽子瞩目hhh

梁变变

每次旅行总会途径一个规模较小但历史悠久文化丰富并且!夜景极美的城市,上上次是翡冷翠,上次是会津,这次是奈良。说到奈良,就会想到鹿和志贺直哉(太跳跃了!)其实突然更新还是因为想赶在直哉生日的今天把奈良的部分发出来hhh

到奈良公园时还早于是随便散起了步,真没想到这么大个人了还是像小孩子一样见到野生动物就激动不已(这是童心未泯!大声逼逼),从它们身边走过去时还会被注目礼,拍出来的照片就像在看镜头一样,可可爱爱

春日大社的体验还是和伏见稻荷大社一样一言难尽……进去时刚好撞上个大陆旅游团,在标着安静的地方大声解说,此处省略脏话.jpg

意思意思打了卡后一到开门时间迅速直奔主题,从春日大社前往直哉...

每次旅行总会途径一个规模较小但历史悠久文化丰富并且!夜景极美的城市,上上次是翡冷翠,上次是会津,这次是奈良。说到奈良,就会想到鹿和志贺直哉(太跳跃了!)其实突然更新还是因为想赶在直哉生日的今天把奈良的部分发出来hhh

到奈良公园时还早于是随便散起了步,真没想到这么大个人了还是像小孩子一样见到野生动物就激动不已(这是童心未泯!大声逼逼),从它们身边走过去时还会被注目礼,拍出来的照片就像在看镜头一样,可可爱爱

春日大社的体验还是和伏见稻荷大社一样一言难尽……进去时刚好撞上个大陆旅游团,在标着安静的地方大声解说,此处省略脏话.jpg

意思意思打了卡后一到开门时间迅速直奔主题,从春日大社前往直哉故居的林间小路简直就是仙境!和上次去武者故居的山路有得一比(所以你们白桦派都喜欢这种风格的吗hhh),刚才暴躁的心情立刻被治愈了!

这故居放在现代已经是个小豪宅了,还带花园环境超好换我也想住这hhh发图有限就只说点有意思的,比如窗外正对着外墙形成一条小过道的“直哉の窓”,说是窗内外的人可以互相直接照面,解说牌上曰“映出直哉心灵世界的窗子”虽然有点肉麻但确实到位hhh零几年我在家居杂志上也见过类似的设计(不过是在厨房),也是旨在能一边做家务一边和人聊天,没想到这种理念早已被我们直哉dalao想到了hhh

离开时见树梢栖一鸦,似吉兆,摄之。

梁变变

突然更新.jpg

第三天去了伏见一带,可以说是我组“结束的开始”,其实这个感觉是因为老樱花初版的个人路线分歧就是从伏见鸟羽之战开始的所以印象特别深刻hhh(当年loop各种分歧的时候就很有观测者的气势了!)虽然地图上标得很丰富,实际上大部分就是路边的一个碑,沉默地记录着此处曾经的烽火和血泪(?突然中二)。不知这里的居民每天匆忙经过的瞬间,会不会仿佛在现代生活的缝隙不经意地翻开一角历史的书页般,感到和过去的时空重叠的瞬间呢?

寺田屋的绘马好多都是要成为龙马那样的人,不愧是维新偶像hhh很惭愧对寺田屋事件不熟,该补课了(…)龍馬通り是条挺旺的商业街,就是不知为啥还隔三差五地挂着我组的画像,挂我...

突然更新.jpg

第三天去了伏见一带,可以说是我组“结束的开始”,其实这个感觉是因为老樱花初版的个人路线分歧就是从伏见鸟羽之战开始的所以印象特别深刻hhh(当年loop各种分歧的时候就很有观测者的气势了!)虽然地图上标得很丰富,实际上大部分就是路边的一个碑,沉默地记录着此处曾经的烽火和血泪(?突然中二)。不知这里的居民每天匆忙经过的瞬间,会不会仿佛在现代生活的缝隙不经意地翻开一角历史的书页般,感到和过去的时空重叠的瞬间呢?

寺田屋的绘马好多都是要成为龙马那样的人,不愧是维新偶像hhh很惭愧对寺田屋事件不熟,该补课了(…)龍馬通り是条挺旺的商业街,就是不知为啥还隔三差五地挂着我组的画像,挂我组画像就算了都说了不是总司的那张照片是咋回事儿啊.jpg

下午去教科书景点伏见稻荷大社, 说实话观影体验极差(。)完全就是人山人海的旅游景点了,特别是原来很期待的千本鸟居也超失望,完全没有想象中那种幽静神秘的“神境”感,全是人,看个DIO啊!(诶小孩子不可以说脏话)真可谓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在京都的最后一日把头一天晚上没仔细看的伊东殉难地去了,很巧地有一个女孩子也一起进去,虽然没好意思搭话但大家一定都心领神会hhh可惜手头没100円了突然尴尬,只好意念拜了拜(

不动堂村的碑在某大酒店门前广场上,不仔细看还不知道那是我组的纪念碑hhh是说这酒店也太会选地了吧?!还有不太起眼的洛中屋敷迹碑,又正好看见一个老爷爷拿着专业相机凑近拍,一天之内见到两个同好,果然替身使者是会互相吸引的!

梁变变

前两篇放不下了开一下extra第三部分(刀男、舰C、文炼、HP)

(如你所见审设还咕着)(风格逐渐基佬,简直可以预见新审设了)

本篇】【第一部分】【第二部分


8.24:悄悄加上舟

6.12:加条E17线吧,不要辜负打越爸爸一片心意(?)

3.26:最近在看小英雄,总之先记录一下想到的设定,图设咕咕咕

2.21:更新HP


————————

HP:

这个好难联动故事线难道只能当paro玩了(

如图所见是蛇院,魔杖是12又1/4英寸的胡桃木和独角兽毛

守护神是蝴蝶(强行)


Ever17:

(咦为什么连这条故事线都有的)

感谢打越爸爸我连多一个字都不必写了,...

前两篇放不下了开一下extra第三部分(刀男、舰C、文炼、HP)

(如你所见审设还咕着)(风格逐渐基佬,简直可以预见新审设了)

本篇】【第一部分】【第二部分


8.24:悄悄加上舟

6.12:加条E17线吧,不要辜负打越爸爸一片心意(?)

3.26:最近在看小英雄,总之先记录一下想到的设定,图设咕咕咕

2.21:更新HP


————————

HP:

这个好难联动故事线难道只能当paro玩了(

如图所见是蛇院,魔杖是12又1/4英寸的胡桃木和独角兽毛

守护神是蝴蝶(强行)


Ever17:

(咦为什么连这条故事线都有的)

感谢打越爸爸我连多一个字都不必写了,总之就是观测者观测着观测着被发现了,诶嘿

后来的后来,观测者找到这条线上自己的本体,前去和可可及大家见面,并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おしまい!


明日方舟:

In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的观测者突然被唤醒,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时代和地点,并且(教科书般地)失去了记忆。

“能回忆起自己的名字吗?”

“……?”(努力搜索脑海中想得起来的人名)“冲……田?”

然后就被叫做冲田博士了。自分の名前でもないのに。

没有和本体意识联动的世界线,但依旧受到其他世界的记忆的干涉影响。比如觉得拉普兰德“有令人怀念的气息”。

梁变变

「僕は昔から

とてもこの場所が大好きで、

少しづつ変わる事に

嘆いていたんだ。

嬉しい事も、悲しい事も、

季節の様に移り変わるのに、

貴方への想いだけは

変わらないと

伝えたかった。」

「僕は昔から

とてもこの場所が大好きで、

少しづつ変わる事に

嘆いていたんだ。

嬉しい事も、悲しい事も、

季節の様に移り変わるのに、

貴方への想いだけは

変わらないと

伝えたかった。」

梁变变

瞎写

观测者故事线中的一段,非了解设定请勿点进来

————————

还有,没错,说的就是你!那个脑袋长花的!

动画补到多少了?没看完第三部请不要点进来,这是剧透攻击!

还不快去补番——我要看人看jojo——(推走)

————————

Action!

————————

向护士小姐打过招呼后,我推开病房门,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花京院正看着窗外——用“看”似乎不太恰当,因为他的眼睛裹着绷带。总之他的脸朝向窗户的方向,一动不动。

听到陌生的脚步声,他回过头来,出声询问来者的姓名。

“哟,好久不见,花京院。是我观测者,不知你还记得我吗?”

虽然这种情况下的再会似乎有些尴尬,但既然是自...

观测者故事线中的一段,非了解设定请勿点进来

————————

还有,没错,说的就是你!那个脑袋长花的!

动画补到多少了?没看完第三部请不要点进来,这是剧透攻击!

还不快去补番——我要看人看jojo——(推走)

————————

Action!

————————

向护士小姐打过招呼后,我推开病房门,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花京院正看着窗外——用“看”似乎不太恰当,因为他的眼睛裹着绷带。总之他的脸朝向窗户的方向,一动不动。

听到陌生的脚步声,他回过头来,出声询问来者的姓名。

“哟,好久不见,花京院。是我观测者,不知你还记得我吗?”

虽然这种情况下的再会似乎有些尴尬,但既然是自己决定来的,硬着头皮也要若无其事地打招呼。

“什么?!”果不出其然,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他皱起的眉头把绷带的边缘扯出了褶皱,身体也坐直起来。下一秒,绿色的替身就已在他身边浮现。预料之中的反应。

“喂喂喂别这样,我可是真的单纯好心来探望你的?!而且你也知道的,我的替身又没有战斗力。”我说了谎,在恩雅婆婆的训练下,我的「忘却」已经进化出完整人形了。虽不是近战专精,把人丢出窗外这种程度还是不成问题的。

“我虽然被DIO种下过肉芽,但那是过去的事情了。”尽管眼睛看不见,花京院的气势也没有松懈,“现在的我已经和那个懦弱的自己做了了断,如果你是来劝降的,请容我先行拒绝。如果是来暗算我的,我也不会因为和你有过交情而手下留情。”那毫不动摇的坚定,让我不禁肃然起敬。

“如果你实在信不过我,就让「法皇之绿」进入我的身体吧。”我举起双手表示没有敌意,不知他能不能用替身看到(应该看不到)。

“既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苦笑了一下略微放松了警戒,“也就是说无关立场,你只是以个人名义来这里见我的意思吗?”

“不愧是花京院小弟弟,马上就理解了。”我松了口气拉过椅子坐下,“我还没有卑鄙到趁人失明就偷袭的程度。再说,DIO必须由你们来打倒,关于这个「事象」,我不打算作出干涉。”

“???”据说人在视觉受阻时听觉会变得敏锐,但他还是像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一样,满脸诧异和不解地朝向这边。

“虽然由我问出来有些奇怪,再怎么说你现在也是DIO的手下,何出此言?”

“虽然算是手下一类的啦……但,我只是个「观测者」而已。”我组织着语言,“那家伙是「恶」的化身,我是在明白这一点的前提下到他身边去的。因为,我比谁都想要看到他应有的结末,而那非得由你们亲手实现不可。”

看他又欲开口,我继续道:“当然,我可不是那种会背刺一刀的无聊存在,我可是真心地被他的特质吸引住的。正因如此,才期望着与他相符的结局,不矛盾吧?”

听罢这番冗长的话,他轻轻地出了一口气,也不知是叹息还是轻笑,抑或是嘲笑也说不定:“观测者你,真的是个不可思议的人。”

“嘛,莫名其妙的话就说到这里。”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对了,我留了个……大概算是礼物的东西,放在你床头柜上面。出院后你的眼睛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受强光照射吧,会用得上的。”

花京院闻言伸手摸向床头,那是一个狭长的小盒子。

“?姑且谢谢你。”

“那我先溜了哈,看到你状态不错我就放心了。”我把手搭在门把手上,习惯性地45°回头。

“观测者,就此别过。祝你早日康复,武运昌隆。”


(大川透.mp3)因为被「恶」的属性吸引,所以想要看到它被「正义」制裁,这样的人真的存在吗?“目送”观测者离去的花京院依旧满心疑惑。她的话语中,究竟有几分是真实的呢?但唯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DIO必须被打倒」这件事,と、花京院は思った。


⇐To Be Continued |\||


后记(仮):

后来,他在决战中做出了远超我预期的精彩表现,令我再次想起遥远记忆中那个人的话:“我想看人类灵魂的光辉,想确认那是真正可贵之物。”事实上,在这条世界线上驻足百多年来,这句话几乎成了我唯一的感想。老师,您想看的东西,我已确实地看到了…!

只可惜……即使我第一时间赶到他身边,也没能来得及。明明要是我的替身能力是隔壁君死○勿那样的治愈系的话,说不定就有救了……如果这个世界线上真的存在这样的替身的话,他/她一定会是世界上最温柔的替身。

梁变变

在那之后马不停蹄地去了金戒光明寺和戒光寺,一天内爬了三座山感觉自己健康极了(???)在金戒光明寺本来想看一眼本殿也就是当年我组举行剑术大会的地方就走的,纠结了一会还是上去把会津殉难者墓地也看了吧,为了不留下遗憾,事实证明确实没留下遗憾,山上很安静很清爽,站在大家身边感觉内心都平静下来了(

戒光寺墓地可能在修缮围起来了,只好从缝看一眼伊东先生和平助,可惜了前几天答应Labmem要探望一下的,残念(

另,感觉这些不是热门景点的地方,路上能见到的人说不定同好概率很高啊hhh属于一个眼神就能心领神会的那种(会吗)

天快黑时回到西本愿寺和岛原一带,这就是传说中的西本愿寺不太待见你组,只有一角一个牌...

在那之后马不停蹄地去了金戒光明寺和戒光寺,一天内爬了三座山感觉自己健康极了(???)在金戒光明寺本来想看一眼本殿也就是当年我组举行剑术大会的地方就走的,纠结了一会还是上去把会津殉难者墓地也看了吧,为了不留下遗憾,事实证明确实没留下遗憾,山上很安静很清爽,站在大家身边感觉内心都平静下来了(

戒光寺墓地可能在修缮围起来了,只好从缝看一眼伊东先生和平助,可惜了前几天答应Labmem要探望一下的,残念(

另,感觉这些不是热门景点的地方,路上能见到的人说不定同好概率很高啊hhh属于一个眼神就能心领神会的那种(会吗)

天快黑时回到西本愿寺和岛原一带,这就是传说中的西本愿寺不太待见你组,只有一角一个牌子写着我们的事情哈哈哈哈哈哈(苦笑)

岛原口也是教科书了,一站到这我脑海中就响起小铁的不得了了沙夜我喜欢你我现在就去接你.mp3请你善良?!这个时间的岛原还很冷清,不知是不是等入夜就热闹了hhh

梁变变

翌日一大早去到灵山悲闻历史馆闭馆到三月,哭了.jpg,错亿啊这是,没去历史馆感觉这次京都之行至少丢了三分之一的价值(

于是只去了护国神社,我诚字挂件还挂在包上就直接只身进入维新重地真的不要紧吗hhh别那样看着我我只是个观测者!(震声)

龙马和桂的墓都有比较显眼的标识,高杉倒是隐藏在大家之中连个指示牌都没,这区别对待是怎么回事(?)

回程偶遇驱逐舰长波慰灵碑,(想了一会)不认识的孩子呢(发出咸鱼的声音)

顺便经过八坂神社,我组进池田屋之前就是在这里集合的,门口被老外用日语叫住拜托帮忙拍照,被当成霓虹人了hhh

翌日一大早去到灵山悲闻历史馆闭馆到三月,哭了.jpg,错亿啊这是,没去历史馆感觉这次京都之行至少丢了三分之一的价值(

于是只去了护国神社,我诚字挂件还挂在包上就直接只身进入维新重地真的不要紧吗hhh别那样看着我我只是个观测者!(震声)

龙马和桂的墓都有比较显眼的标识,高杉倒是隐藏在大家之中连个指示牌都没,这区别对待是怎么回事(?)

回程偶遇驱逐舰长波慰灵碑,(想了一会)不认识的孩子呢(发出咸鱼的声音)

顺便经过八坂神社,我组进池田屋之前就是在这里集合的,门口被老外用日语叫住拜托帮忙拍照,被当成霓虹人了hhh

梁变变

当晚杀入池田屋(大雾),开门的瞬间会自动播放“御用改めてある”,服务员不仅全穿羽织还戴着吧唧,老樱花元素还是很重hhh抬头看楼梯上面,被教科书掉下来的浪士砸到前一秒.jpg

点了一杯不留情面的一番队队长(这样把名字打出来有点出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抹茶苏打加柠檬,刚喝有点偏苦的茶味,戳到底下的蜜糖就甜了,是不是很像薄总司线后日谈那种甜到掉牙的感觉(会吗)吃的点了“斎藤の休日”,是黑椒铁板豆腐,上面的茄子烤得还挺好吃的,没了

出来仔细看二楼玄关的塑像,第一眼:这不是我观测对象吗,第二眼:您能把他做好看点吗(忍笑.jpg)(而且又是月代头!冲田君顶发保护协会出警)对面本应是总司的画像不过被不...

当晚杀入池田屋(大雾),开门的瞬间会自动播放“御用改めてある”,服务员不仅全穿羽织还戴着吧唧,老樱花元素还是很重hhh抬头看楼梯上面,被教科书掉下来的浪士砸到前一秒.jpg

点了一杯不留情面的一番队队长(这样把名字打出来有点出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抹茶苏打加柠檬,刚喝有点偏苦的茶味,戳到底下的蜜糖就甜了,是不是很像薄总司线后日谈那种甜到掉牙的感觉(会吗)吃的点了“斎藤の休日”,是黑椒铁板豆腐,上面的茄子烤得还挺好吃的,没了

出来仔细看二楼玄关的塑像,第一眼:这不是我观测对象吗,第二眼:您能把他做好看点吗(忍笑.jpg)(而且又是月代头!冲田君顶发保护协会出警)对面本应是总司的画像不过被不是月代头的总司立绘板挡住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