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决一死战

1047浏览    34参与
白玉豆乳茶


什么博君一肖啊,我们粉的cp明明是决一死战!


什么博君一肖啊,我们粉的cp明明是决一死战!

Either-DU

预订-一个冬日为期

“哎你几个意思啊王一博?”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死堵着他的男孩。

“我缠着你的时候咋没见你这彪啊?”

一把拽下自己的羽绒服摔到那人脸上,敞着校服拉链超他吼。

“我告诉你我肖战这辈子还没怕过谁!”

他妈发狠还得自己挨冻。

亏啊太亏了。

于是趁着话头还热乎又给自己找补了一句。

“我说你哪来的自信觉着我还喜欢你啊?”


王一博愣住了。

明明本来也没说几句话。

他还以为肖战会等他。

这叫什么?


肖战慌了。

虽然还在假装淡定。

他看见王一博的眼眶已可见的速度发红,眼尾挑着呼出的白雾。

肖战深吸一口气。

来吧。

“我不怕你。”


王一博把羽绒服披到肖战肩上,顺便把大敞的校服拉链拉上。

然后颤着声音说了句。

“别冻着。”...

“哎你几个意思啊王一博?”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死堵着他的男孩。

“我缠着你的时候咋没见你这彪啊?”

一把拽下自己的羽绒服摔到那人脸上,敞着校服拉链超他吼。

“我告诉你我肖战这辈子还没怕过谁!”

他妈发狠还得自己挨冻。

亏啊太亏了。

于是趁着话头还热乎又给自己找补了一句。

“我说你哪来的自信觉着我还喜欢你啊?”


王一博愣住了。

明明本来也没说几句话。

他还以为肖战会等他。

这叫什么?


肖战慌了。

虽然还在假装淡定。

他看见王一博的眼眶已可见的速度发红,眼尾挑着呼出的白雾。

肖战深吸一口气。

来吧。

“我不怕你。”


王一博把羽绒服披到肖战肩上,顺便把大敞的校服拉链拉上。

然后颤着声音说了句。

“别冻着。”


操。

他怕了。


Either-DU

补偿

你很久没见王一博了。

他瘦了一点,大概只有像你靠得这样近才能看得出来。

他脑后的发又长了,衬着眼角的微红。

他笑着,很好看。

你已经很久没有亲眼看到他的笑了。

你看见他的眼里只有你。

只有你逆着光的轮廓。

他轻笑着,你听见他在你耳边说。

唇角擦过你的脸颊。


“你也不来找我,你要怎么补偿我?”

你很久没见王一博了。

他瘦了一点,大概只有像你靠得这样近才能看得出来。

他脑后的发又长了,衬着眼角的微红。

他笑着,很好看。

你已经很久没有亲眼看到他的笑了。

你看见他的眼里只有你。

只有你逆着光的轮廓。

他轻笑着,你听见他在你耳边说。

唇角擦过你的脸颊。


“你也不来找我,你要怎么补偿我?”


抹茶喜欢搭配红豆_
当我看到这张动图时,我弟在旁边...

当我看到这张动图时,我弟在旁边惊呼了一声他们在kiss🐴?

当我看到这张动图时,我弟在旁边惊呼了一声他们在kiss🐴?

抹茶喜欢搭配红豆_

来挑战王耶啵同学的盯对象不眨眼记录..

来挑战王耶啵同学的盯对象不眨眼记录..

抹茶喜欢搭配红豆_

这个眼神,嘘。
你们懂得就好👌。

这个眼神,嘘。
你们懂得就好👌。

Either-DU

【博肖】「甜」 〈绝色〉



*庆功宴引发的短打

*顺道问候黑子祖宗十八代

*啵赞真好看


「不知月色加反光的雪色


该如何将你的本色


——已经够出色的了


合译成更绝的艳色?」


————————————————————


我是王一博。

今年二十二岁。

无不良嗜好。

性别男,爱好肖老师。

我是一名艺人。

挂黑热搜的第一天开始,肖老师就没有联系过我了。

到现在过去了几天我也记不清了,我没有刻意去记。

反正肖老师不理我。

粉丝那边搞得挺紧张的好像,我不太清楚。

最近微博一直在掉粉,我也是有在关注的。

挺难过的,但还是想和支持我的人们说一句谢谢。

多大点事,我见过的世面还比这多得多来着。


王一博把这“大逆不道”的文字封印...



*庆功宴引发的短打

*顺道问候黑子祖宗十八代

*啵赞真好看





「不知月色加反光的雪色


该如何将你的本色


——已经够出色的了


合译成更绝的艳色?」


————————————————————


我是王一博。

今年二十二岁。

无不良嗜好。

性别男,爱好肖老师。

我是一名艺人。

挂黑热搜的第一天开始,肖老师就没有联系过我了。

到现在过去了几天我也记不清了,我没有刻意去记。

反正肖老师不理我。

粉丝那边搞得挺紧张的好像,我不太清楚。

最近微博一直在掉粉,我也是有在关注的。

挺难过的,但还是想和支持我的人们说一句谢谢。

多大点事,我见过的世面还比这多得多来着。





王一博把这“大逆不道”的文字封印进笔记本里。

临睡前还瞅了一眼本子的封面。

一只小兔子。

肖老师送的。

王一博缩进被子里,当时在肖老师家的时候还揪着这本子笑话他多大的人了还喜欢卡通小兔子。

然后如愿以偿地得到了肖老师亲手拍到脸上的兔子笔记本。

里面还留着肖老师的字迹。





「山雨欲来风满楼。」


————————————————————


王一博看着趴在阳台上不说话的肖战想。

怎么这样。





明天是令的庆功宴。

说了每个人都要去的。

王一博提前一天给肖老师发了短信说到了就来我这里吧,还厚着脸皮加了一句我有点想你了。

肖战依旧是没有回复。

但还是在前一天晚上出现在王一博家门口。

王一博打开门把人让进来,站在玄关处看着一言不发换拖鞋的肖战。

不爽。

居然有点不爽呢。

跟在肖战身后走进客厅,看着那人屁股一沾沙发就开始打电话。

王一博觉得极其不爽。

戳在肖战正对面跟电线杆一样,浑身散发着低气压试图用气场震撼他哥。

好容易等到肖战挂了电话放下手机。

“你有病吧肖战!”

肖战拿着手机伸向茶几的手僵在半路上,一抬头震惊地看着王一博,眼睛本来就大,一瞪吓得王一博一个哆嗦。

“你什么毛病啊王一博!”





王一博觉得要不是他家隔音效果好,对门早就找过来了。


————————————————————


王一博吼着说你不理我算什么东西。

肖战吼回去说你瞎吗我最近拍戏哪有时间。

王一博又吼肖战明明看到了他的短信还不给他回复。

肖战再吼王一博每天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每秒一个信息轰炸他。

王一博还吼肖战给女演员亲不给他亲。

肖战继续吼他不亲还能怎么办让王一博给他想个办法。

然后王一博就气哄哄地摔门去想办法了。

留肖战在客厅爆了句粗口。





于是就出现了刚刚趴阳台的情景。


————————————————————


王一博走过去戳戳肖战的肩膀。

“对不起。”

肖战盯着外面灯火通明的北京不说话。

王一博没等到回应,抓了把头发吸着拖鞋挪到沙发上去。

安静了半晌突然听见肖战那边一声吸鼻子,王一博立马从沙发上弹到肖战身边,探头一看。

嚯。

他战哥哭了。

王一博揽过肖战的肩让他看着自己。

“怎么了?”





王一博其实想象过,肖战如果真的哭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当时还特别自信说肖战这辈子跟着我我就压根不会让他掉一滴眼泪。

现在看来是要自抽嘴巴子了。

而且脸疼的同时还发现,以前的想象都太娇化肖战了。

他战哥怎么说也是一个奔三的汉子,叼着辣椒长大的那种。

肖战哭起来就是,一声不吭,看起来特别刚,但眼睛亮晶晶的像个小兔子,一眨眼一个大泪点子那个样子。

让人特别想按进怀里揉揉说没关系以后哥罩着你。





就这么混蛋地观察了一秒钟之后,王一博就真的手忙脚乱地把肖战按进了怀里。

“到底怎么了?”

肖战哑着嗓子在王一博耳边说。

“我不知道怎么办,

“我一直想给你讲我这几天多累多无聊,但我就想你现在这样肯定比我还累还难受,

“你给我发短信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你是不是以为我没看见这几天网上这么说的你?

“你心里难受就说啊就跟我说啊,一天天装作什么事没有骗小孩呢?

“刚刚在这,哎就在这,吼我!我不是在那问情况呢吗还,我不是担心你吗心疼你吗?啊?你真傻假傻啊你,别人骂你你不会骂回去吗?去年打我那劲儿蹿哪去了打他们啊!”





肖战是真的生气了。

王一博看着肖战一边说一边挣开自己走到客厅刚刚吵架的地方哭着对自己吼。

肩膀上肖战刚刚靠过的地方被眼泪打湿了一片,站在客厅看着自己,眼泪还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顺着瘦削的脸颊滑落在衣襟上。

肖战哭着看他许久,终于哑声说。

“你让我怎么办?”


————————————————————


怎么这样。

一瞬的沉默里王一博想。

肖战这么一说,他反倒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

沉思片刻后王一博走过去环住肖战单薄的身子,把脑袋放在他的肩上。

他听见耳畔一声濒临崩溃的呜咽。

“我很高兴。”

肖战没有说话,眼泪滴在领口里面,停留在王一博刀刻的锁骨上。

“你对我这么好,让我怎么办。

“你说过的来日方长,这才刚刚开始就受不了啦?”

“滚。”

王一博笑着抬头吻了吻肖战颤抖的唇。

“谢谢你肖老师。”

“……你又消遣你哥。”


————————————————————


肖战洗了把脸再出来的时候,王一博瘫在沙发上开始看海绵宝宝。

“玻璃窗上贴着招聘广告呢!好多年了——”

王一博咬着薯片把肖战拽到沙发上。

“哎别说你还学得挺像的。”





不知道看到几点,王一博给肖战嘴里塞了最后一个薯片问。

“哎战哥你带换洗的衣服了吗?”

“你这没有吗?”

“我以为你带了来着,我这只有一套多余的睡衣。”

“哦。”

“你怎么不带呢,我还想着蹭你的衣服穿。”

“你也没衣服?”

“昂。”

“哦。”

安静半晌肖战突然跳起来瞪着王一博。

“你家里都不放衣服的吗!”

王一博看着肖战愣了一会。

“我平常又不住这……”

肖战转过身快走几步把脑袋抵在墙上。

“没有衣服明天穿睡衣出门吗!”

“……也不是不可以。”

“滚!”


————————————————————


最后还是肖战穿着睡衣蹲在洗衣机前面看着衣服打圈。

王一博又屁颠屁颠跑过去跟肖战唠嗑。

“战哥我想你了。”

肖战笑了一下按了甩干。

“战哥你想我了吗?”

肖战挥了挥手让王一博先去睡觉。

“战哥我不想让你演爱情戏。”

肖战捧着自己最后的素质翻了个白眼。

“战哥什么时候跟我去滑雪?”

“……”

“战哥!”

“战哥!”

“战哥!”

“战……”

肖战抬脚踹在王一博腿肚子上,给踹出半米远。

“闭嘴!”

肖战穿着一件偏丝绸质感的黑色长袖开衫睡衣两件套,可能买的时候看错了码,也可能肖战最近瘦了太多,不管上衣还是裤子都太宽大,这么一踹还偏头露出了一片锁骨,在卫生间暖灯的照射下显得棱角分明。

王一博盯着肖战的锁骨沉思了半晌。

“战哥你在勾引我。”

“滚!”





第二天汪卓成莫名其妙收到肖战发过来的短信。


「以后有了对象就不要穿特别宽大的衣服。成子,记住哥这句话。」


————————————————————


肖战觉得年轻真好。

第二天早晨刚醒才七点不到,腰一动弹又疼也睡不着觉,就顶着一脑门官司大早上起来搓着腰看通告表。

大概八点半的时候王一博突然从床上坐起来,诈尸一样。

“战哥你怎么不叫我。”

肖战叼着牛奶没来得及说话。

“我要迟到了战哥。”

肖战腾出嘴来哦了一声。

“去吧。”

然后就看见王一博裹着床单蹿到阳台上拽晾衣架 把衣服拽下来之后顺道碰掉了肖战的内T。

肖战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白T掉到楼底下不知道什么地方。

然后王一博停都没停就换上衣服飞奔出门撂下一句。

“我顺道帮你带着。”

肖战看着王一博离去的背影又默默爆了句粗口。


————————————————————


最后肖战只能委委屈屈穿上自己的开衫,努力把拉链拉到最高,然后在临时助理“你还好吗肖战”的眼神里来到了阿令的庆功宴。

王一博去助理家换了条裤子,早也等在了现场,肖战到的时候他还在和旁边刘海宽聊天。

肖战过去笑着打了个招呼,又跑去宣璐汪卓成他们那里。

庆功宴全程挺热闹的,也见到了很久没有联系的朋友。

倒完香槟塔之后很多人找肖战合照,也有很多人过来敬酒,肖战强喝了两杯,晕晕乎乎地看见王一博走过来帮他挡了几杯。





坐到座位上,王一博跟旁边看肖战鼓着腮帮子发微博,发完还放下手机对半空吹了口气。

王一博默默捂住了心口。


————————————————————


肖战喝醉了。

王一博看着手机里肖战最新一条微博得出这个结论。

不过还好庆功宴快要结束了。

最后一次大合照之后王一博就把肖战的助理叫过来,扶着肖战坐进车里。

王一博才一步三回头地回到自己车上。

半路还拒绝了漆培鑫郭丞的蹦迪邀请。






到单元门口的时候正好碰见肖战朝助理挥挥手说我等一博。

王一博走过去说了句辛苦了,看着助理的车离开,又回过头盯着肖战兔子一样的小脸。

“走吧。”

肖战听见动静突然转过头看向王一博,还一步步逼近,鼻尖碰到鼻尖这种。

王一博推了推肖战,没推动。

“干嘛啊。”

肖战突然笑了,退后几步指着天空说。

“一博你看!星星!”

王一博向天上看了一眼。

现在的北京哪有星星。

“没有啦。”

肖战却还不死心,把王一博拽过来,指着天空说。

“那不是星星吗?红色的星星!”

王一博笑着捏了捏肖战的兔爪爪。

“那是飞机。”

肖战又甩开王一博的手,跑到三米外的地方,呆呆看着灌木丛。

“刺猬——”

王一博笑出声来。

肖战就这么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又慢吞吞地转过身面向王一博。

他张开双臂,快步向王一博跑过来。

“我来啦!接着!”

他笑着,眸中承着揉碎的星光。

我说怎么没有星星,原来藏在你眼睛里。

肖战跑过来的一瞬,王一博也张开双臂,毫无征兆地想起几句诗。

他笑着接住了他的小兔子。


————————————————————


「若逢新雪初霁


满月当空


下面平铺着皓影


上面流转着亮银


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


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


————————————————————


end.


.


抹茶喜欢搭配红豆_

不说啥了,康图叭。

附:芭莎销量冲起来啊!6块钱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但是买的了ggdd美好的明天!

不说啥了,康图叭。

附:芭莎销量冲起来啊!6块钱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但是买的了ggdd美好的明天!

Either-DU

不管怎样
保持初心
不要在谣言中迷失自己
不要怀疑对你们好的人
不要因为外界的恶意
去怀疑这个世界
我比流言蜚语更早认识你们
请相信世界上还有真心对你们的人
我相信
@盛夏暮雨 我们相信

不管怎样
保持初心
不要在谣言中迷失自己
不要怀疑对你们好的人
不要因为外界的恶意
去怀疑这个世界
我比流言蜚语更早认识你们
请相信世界上还有真心对你们的人
我相信
@盛夏暮雨 我们相信

Either-DU

【博君一肖】 〈Le Rouge et le Noir〉(红与黑:Love)


*多重人格障碍AU
*多重人格dd×心理医生gg
*会很ooc
*写这篇主要是因为gg之前有采访说想演斯文败类,然后BT的杀手,所以是圆梦篇(hhh
*BGM:Jason Walker的《Down》(全篇)音量可以调小一点
*中间有一段用了均棋的二重《荣耀为我臣服》可以去查,很好听
*有些设定参考了b站老师:采采卷耳-1968 的剪辑:《杀了我,治愈我》,授权图在合集里。

————————————————————

『多重人格障碍
(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 ,MPD)
心理疾病的一种
又称癔症性身份识别障碍,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
多重人格的产生...


*多重人格障碍AU
*多重人格dd×心理医生gg
*会很ooc
*写这篇主要是因为gg之前有采访说想演斯文败类,然后BT的杀手,所以是圆梦篇(hhh
*BGM:Jason Walker的《Down》(全篇)音量可以调小一点
*中间有一段用了均棋的二重《荣耀为我臣服》可以去查,很好听
*有些设定参考了b站老师:采采卷耳-1968 的剪辑:《杀了我,治愈我》,授权图在合集里。



————————————————————



『多重人格障碍
(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 ,MPD)
心理疾病的一种
又称癔症性身份识别障碍,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
多重人格的产生与童年创伤有密切相关
多重人格的各个亚人格都是各自独立、彼此分开的,一种人格出现,其他人格就自动退场,任何时候,都有一个主要人格占优势,人的行为也会受这种人格所控制』

“咚,咚咚。”



————————————————————



肖战垂眸扶了下眼镜,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紫罗兰色的眼睛安静地泛着微光。
“先生,请问您是?”
男人逆着光站在门边,身后的暴雨伴随着他的回答,狂风吹起他浅金色的发。
“我来看病。”
肖战愣了愣,旋即一笑。
“请先进屋吧。”



肖战磨了杯黑咖啡放在男人面前,在书桌后坐下,打量着他的不速之客。
书房暖黄的灯光下,肖战才发现这男人原来是个极好看的青年人:一头浅金色的头发不长不短,服帖地别在耳后,睫毛好长,毛茸茸地掩着琥珀色的眸,一张俊俏的小脸宛若玉琢。
像个绝世的宝物。
肖战饶有兴趣地端详了一会这位玉雕的人儿,笑了笑说:
“先生,来说说您的情况吧。”
面前的青年人没说话,看着手里的苦咖啡,好像在沉思什么。
半晌,他说:




“我叫王一博。
“我是一个多重人格障碍者。”



————————————————————



“您是说,”肖战用手指勾着眼镜框,眯着星光流转的眼睛说,“您的记忆有大片的间断性空白,并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不受自我控制的事情,对吗?”
王一博看着窗外暴雨下摇曳的黑玫瑰,甚至有些担心这栋旧别墅会被风吹垮。
“对。”
肖战盯着王一博,目光流转在浅金的发丝上,灯光里柔顺的发映在肖战有魔力的眼瞳中,好像为夜空添了星星。
“您有没有过什么难忘的经历,终身难忘的那种?”
王一博收回目光。
“可能有吧,但我记不清了。”
肖战看着王一博。
“好吧。还有什么关键词可以提供给我的吗?”
“针管、红色颜料、论文、红酒、警徽。”王一博抿一口咖啡,“在包里发现的。”
“好,辛苦了王先生。”
王一博起身,第一次对上肖战的目光。
“怎么称呼?”
肖战微微一笑。
“我姓肖,肖战。”




“费用我会结给你。”
“没关系,不急。”
“治疗需要多久?”
“看个人情况吧。对了王先生,您说没有亲人,那不如治疗期间就住在这里,我也好控制病情?”
“好。”



————————————————————



王一博看着客房里摆放整齐的黑丝绒睡衣,安静的吊床,泛着暖黄光芒的精致的台灯。
这个医生似乎早知道他要来。
当然,毕竟是个心理医生,有些奇怪的举动也无可厚非。
王一博换好睡衣,坐到吊床上。
一切都是这么安静,连吊床都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只有暴雨击打着窗棂。



“坐吧,王先生。”
王一博在肖战对面坐下,两人只隔着一架不算太宽的书桌。
肖战把桌角的牛顿摆球勾到面前,又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漂亮的陀螺。
王一博环视了一圈这个被肖战重新布置过的书房。
黑咖啡的气息绕在王一博的鼻尖,窗上蒙了一层淡银色的薄纱,在阳光下泛着幽幽的光,窗前有两张小沙发,中间的小桌子上摆了一架漂亮的留声机,带着古朴的优雅。
留声机里还小声地放着一首歌。




「人各有命 走到如今 感激不尽

生而谷底 愤愤不平 四处困境

不握命运 只能被踩在 脚底

我在路口选 结局」





旋律里喷薄而出的野心和不安几乎让王一博无法呼吸,只能逼着自己转移这要人命的注意力。
一回头便对上肖战紫罗兰色的眼睛,眸子里流转的安谧让王一博稳下心神。
肖战笑了笑。
“可以开始了吗?”
“嗯。”



————————————————————



“你做了什么?”
“我去看了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
“你疯了吗?”
“一博,你没病,我们只是在陪你,保护你。”
“我不需要。”
“你就这样狠心?”
“你想把我们赶走对吗?”
“是。”
“恕我不能理解你的行为。”
“你不需要理解,”语气里终于掺杂了刀刃上的凉意,“你也理解不了。
“我不认识你们,你们却一次又一次地闯入我的生活,凭什么。”
“我们就是你啊。”




王一博不知道这是梦境还是幻境。
眼前一片漆黑,只有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争吵,在不断激怒自己,在引领他的怒气,试图让他失去理智。
他不会的。
过了不知道多久,争吵的声音渐渐消失,有人在耳边哼起催眠曲,平缓的曲调里掺杂着雀跃和兴奋。
唱歌的人似乎心情很好。



————————————————————



王一博醒来的时候,留声机里已然响着另一首歌。
阳光下的不安感。
王一博听着这首歌想。
“醒啦?”
一抬头又看见肖战的笑脸。
“你的朋友们,好像不太配合呢。”
王一博摸了摸手边的黑咖啡。
还是热的。
“有什么感觉?”
王一博坐直了身子,闭了下眼睛。
“有点耳鸣。”
肖战把玩着手里的眼镜,轻轻说:
“哦——耳鸣啊。”



————————————————————



肖战坐在窗前,抽出衣架里的一条领带。
“猎物来咯。”
肖战皱起眉头,头晕似的闭了下眼睛。
“你怎么会来。”
“我一直与你一起生活着啊,不认识我啦?”
肖战紧攥着双手,修长的手指硌得手心生疼。
“为什么把他留下。”
“你的力量越来越小啦,拦都拦不住我呢。”
“回答我的问题。”
“哈,因为好玩啊。”
“你闹得还不够大吗?”
“哎~我已经好久没有实验品玩了,你不觉得家里太冷清吗?”
不远处的教堂响起钟声。
一声,一声,催促着心跳。
“你怎么会再次脱离?”
“我要让你看看,宝贝儿,你在做些什么。”





肖战一把抓起桌上的龙形胸针。
紧紧攥着。
左手传来刺痛感。
鲜血显得一双纤长的手愈发苍白。
他颤抖着。
他阿鼻叫唤。
无人回应。
一双好看的眼瞳已然化成血色,在黑夜里闪着绝望的光。





直到深夜。
一切重归平静。



————————————————————



肖战会每天为王一博准备饭菜,无微不至地照顾王一博。
冰美式、焦糖布丁、吐司、嫩牛排、红酒。
都是每天的固定节目。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的病,严重到这个程度吗。
王一博想不通。
他去问肖战。
肖战笑了笑说:
“你很像我的一位故友。”




“你倒是很聪明,知道为自己的行为撒谎。”
“闭嘴。”
“只是你太有同理心,跟我一点都不像。”
“我明明融合了你,你……”
“省省吧亲爱的,要不是有小朋友在,我不会让我们再次融合。”
“那由不得你。”



“咚——”
黎明总是带着矛盾的。



————————————————————



就这么过了三个多月。
偶尔肖战会找王一博谈心。
和王一博讲一些所谓“自己的故事”,让王一博慢慢打开自己的心,尝试着笑对生活。




“坐吧,一博。”
是个月色很清澈的晚上,肖战为王一博倒了杯红酒,照常放好用具进行心理治疗。
王一博端起精致的水晶杯,抿一口红酒,放松地半倚在书桌前的椅子里。
肖战笑着看向窗外。
王一博笑着看向肖战。
肖战的眼睛很好看,就像是一片有魔力的星河。
那里就应该装着满天繁星。
但王一博从来没有在肖战的眼睛里看到过星星。
一颗都没有过。



桌上的牛顿摆球嗒嗒地响着。
肖战注视着似乎永不停歇的陀螺和摆球。
王一博进入催眠状态的时候很安静,没有奇怪的举动,一切变化都缩在略显单薄的身体里。
肖战轻轻笑了笑,伸出手在红酒杯上一下一下地敲。
纤长的手指敲击水晶杯的清脆声响和着摆球的节奏回荡在格外安静的书房里。
王一博皱起眉。
肖战注视着王一博,嘴角挂着笑意。




王一博睁开眼睛。
肖战笑着看他。
肖战满意地在他琥珀色的眼瞳里看到了喷薄而出的狠戾。
王一博突然抓住手边的红酒杯,狠狠摔在地上。
“唔……先生。”
王一博抬头瞪视着肖战。
“肖战?”
肖战笑着推了推眼镜。
“看来牢狱生活没有帮到先生什么呢。”
王一博不可置信地歪了歪头。
“是你把我引出来的?”
肖战轻轻一指地板上的碎片和红酒。
“不喜欢吗?不喜欢的话我可以再把你送到那边的监狱里。”
王一博周身一震,撞到书桌上拽起肖战的衣领。
“你敢!”
“哈,”肖战笑着说,“这可由不得你。”
肖战轻轻拍了拍王一博,拨开拉住自己衣领的手,起身慢慢踱到王一博身边。
“先生好容易来一次,不玩玩吗?”
王一博转过身看着肖战,琥珀色的漂亮眼瞳掩没在通红的眼眶里。
他笑了。
勾起肖战的下巴。
“好啊。”




“嘘——”
是失去伪装的杀戮者,病态的爱。



————————————————————



第二天王一博红着眼向肖战不停地道歉,肖战笑着抹掉他精致脸上的泪痕。
“实在过意不去的话,去帮我看看花园吧。”
话音刚落,王一博就低着头飞奔去花园了。
肖战掀开窗纱,看到一个浅金色的小脑袋穿梭在黑色的花海里。
可爱。




“有趣的小孩。”
肖战颤栗半晌。
“为什么要这样?”
“每个人心里都有善恶两面,我要看看,这孩子能坏到什么地步。”
“现在你看到了,停手吧。”
“怎么停手啊~你不喜欢他吗?”
肖战苍白的唇无助地颤抖着。
“不过,也是苦了你咯,小细腰还疼着呢吧?”
“停手,放他走。”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
“你想逃是吗?”
“……”
“你居然想逃。”
肖战合上眼眸。
“你逃不了的,你永远,永远,不可能治愈自己,永远不可能,得到别人的帮助。”
一字一句,敲在心上,敲断内心深处的,微弱的希望。



————————————————————



“由于台风带来热带风暴,自今日晚间起,我市将迎来长达一个月的阴雨天气,提醒市民外出注意安全,尽量避免高空作业……”
王一博偏过头看了看窗外的阴云。
我好像很久没有出过门了。
从来到这里,就没有过了吧。
无所谓。
可能我就不应该出门吧。
我这个情况。




“什么情况啊~”
“你们怎么又来了。”
“不能吗?”
“别这么狠心嘛。”
“我需要休息。”
“一博啊。”
“为什么不厌恶他呢?”
“还是说,你爱上你亲爱的医生啦?”
“……闭嘴。”




我。
爱他吗?

爱。
有什么用呢。

我是不正常的。
我整个人。
都是罪恶的。

为什么呢?





他在暗夜里一次次诘问。
无人回应。




钟声响了。
一声,一声。
打碎了他的幻境。
留他一个人。
望着未亮的天空提问。



————————————————————



雨真的下了一个月。
肖战看着窗外的天空。
该做些什么了。
他悄悄收起所有领带,换了新的摆球和陀螺,把所有与心理疾病有关的书籍锁在柜子里,又只身一人去买了新的治疗书籍。
他悄无声息地抹掉了所有过去的痕迹。
他要强行休眠他心里的捣蛋鬼。
他要为王一博治病。






又是一个雨天。
肖战毫无前兆地一把将王一博拉进书房,说要完成最后的治疗。
书房又变成了一个新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
王一博看着肖战鬓角的汗珠,没有说话。
肖战换了一个眼镜。
金丝眼镜。
从前都是银色。
王一博不敢多说什么。
他配合着肖战的催眠,进入幻境。





一栋高楼的外围。
他听见顶层的争吵。
身边有很多人,都在看着望而生畏的楼顶。
有人跳下来了。
自己的脸。
像一个大学生。
【大学生,卒】
【双生副人格,医生,卒】
两个。
王一博环顾四周,看见了肖战。
旁观者。
他想。
但肖战似乎不具有旁观者淡然的优秀品质。
他能感觉到肖战的焦躁。
这不像他。




肖战进入了王一博的幻境。
他的时间不多了。
很快他的融合人格就会醒来,他必须在这之前让王一博痊愈。
不能让他做自己的实验品了。




【画家,卒】
……
【犯人,卒】
……
【警察,卒】





结束了。
一场怀揣善恶恩怨的自相残杀。




“三、”
“二、”
“一。”
“Wake up.”




王一博醒来的时候,肖战坐在对面看着他。
“感觉怎么样?”
“很轻松。”
肖战慌乱地点点头。
“去收拾行李吧,快去。”
王一博看着肖战一阵鼻酸。
“谢谢你,肖战。”
肖战突然闭上眼睛。
过了一会又睁开。
“没关系,”肖战笑着说,“应该的。”
王一博走出书房,又被肖战叫住。
“我去准备晚餐,吃过再走吧。”
“好。”



————————————————————



“你胆子肥了啊。”
肖战攥紧拳头。
“你怎么会醒得这么快?”
“你忘了一样东西。”
“你又想做什么?”
“玩个游戏吧,你需要休息啊~”
他想消灭主人格。
他想消灭我。
不行。
“休想。”
“来嘛,你不觉得很刺激吗?”
“滚。”
沉默了半晌。
“是,我妄想篡夺你的位置,这就是我的目的。”
“不可能。”
“可能。我完全可以做到。”
肖战余光瞟到一幅油画。
一幅一直挂在这里的油画。
黑色的玫瑰花在画里妖冶地开着。
“现在你做不到了。”




肖战几步走过去,摘下油画,撕开窗纱,看着这摆设粉身碎骨。
他跌坐在地上。
额头上淌着血。
是摘油画的时候磕到的。
他看到一束光突然照进来,刺痛了他的双眼。




王一博冲进书房。
肖战看着他。
猩红的眼眶里承着血色的无助。



————————————————————



“我曾经,也是一个多重人格障碍者。”
肖战草草擦干了血迹,笑了笑。
“很可笑吧。”
“没有。”
“我明明自己都没治好,却来治别人。”
“但你治好了我。”
肖战看着王一博,他看见男孩的眼里满是坚定。
“我有五个人格,画家、警察、学生、心理学者、设计师。
“我是个设计师。”
肖战抓着王一博的手。
王一博就坐在他旁边。
“我接受了治疗,消灭了CDE三个副人格,留下了最温和的心理学者B,与主人格融合。
“但他才是真正的极恶人格。”
王一博回握着肖战的手。
他感觉到肖战在颤抖。
“所以,”肖战抬起头看着王一博,眼泪在通红的眼眶里流转。
“我身边最大的骗子,是我自己。”




王一博轻轻擦干了肖战额头上的血。
“我帮你。”



————————————————————



摆球和陀螺的声音再次响起。
只是坐在桌边的人变了身份。
王一博捧着治疗书籍,一丝不差地操作着催眠用具。
肖战看了看王一博认真的样子,合上眼眸。






“你终于来了。”
睁开眼,肖战看见一个全然陌生的自己,坐在书桌后看着他。
这个人除了脸和声音,没有一处像自己。
肖战疲惫地笑了笑。
“聊聊吧。”
那人挑了挑眉毛。
“想聊什么?”
“聊你为什么喜欢做心理实验。”
肖战拖了一把椅子坐在他对面。
那人勾了勾嘴角。
“我曾经是个外科医生。
“我好多次看着死亡吞噬着弱小的人类,我却无能为力。
“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然后我尝试着去做心理医生,我想着这样不会有人死了吧。
“但他们还是一个个地去死了。”
肖战轻笑一声。
“这能怪谁呢?怪你学术不精啊。”
那人看着肖战。
“是啊——那么我亲爱的设计师大人。你又是凭什么指责学术不精的我呢?”
肖战起身,凑近了看着那熟悉的脸。
“善恶总会是两面的。
“你的经历是我给你的,你的所谓生命也是我给你的。现在到了你该报答我的时候了。”
“哦?”那人歪了歪头,“你想要什么。”
“我,”肖战笑了笑,“我想你消失。”
那人笑起来。
“这可不简单。”
“挺简单的。”
那人不说话。
“你没有自我,只有目的,只有那些个精神满足,只是在用别人的死亡发泄自己的过去。”
肖战绕到他旁边,双手撑在椅子把手上。
“我说的对吗?”
“对。很对。”
沉默半晌,那人突然笑了。
“准备怎样处决我呢,我亲爱的?”
肖战愣了一会。
那人笑出声来。
“不会吧,你……”
“砰——”





子弹穿透了他的太阳穴。
肖战颤抖着扔开枪。
方才的狠劲已然了无踪迹。
他听见有人在叫他。
他看见一束光。
他追着那束光跑起来。
一阵恍惚后,他看见王一博。
王一博看着他,眼神里满是焦急。
他笑起来,张开手臂拥抱了他的男孩。




下了一个月,雨停了
我不会再让他受到伤害了。
肖战想。



————————————————————



“肖战,”王一博捏着手,“咱们聊聊吧。”
“好啊。”
肖战吃着新买的苹果说。
“聊什么啊?”
王一博憋了一会,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一把拉起倚在沙发上的肖战。
“跟我去个地方。”
肖战啃着苹果,安静地跟着王一博。
一路走到了花园里。
肖战又看着王一博在角落里翻翻找找。
好一会儿王一博抬起头来,兴奋地指着什么。
“战哥你看。”
肖战随手整了整王一博翻乱的头发,顺着王一博的手看过去。
满园黑玫瑰的角落里,静静地开着一朵白玫瑰。
小小的,只被一缕阳光青睐。
肖战蹲下来仔细看着。
半晌,王一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战哥!”
肖战叼着苹果回头。
“我可以和这朵花一起,永远留在你家吗?”
肖战笑了。
“好啊,永远不许走!”





王一博终于在肖战的眼睛里看到了星星。



————————————————————



别墅翻新,洗去一切过去的影子。
花园里黑玫瑰与白玫瑰争奇斗艳,在王一博的强烈要求下,还种上了紫罗兰,说是和肖战的眼睛一样好看。
请人修了落地窗,阳光终于洒满整个房子。
肖战重拾从前的设计工作,王一博终于站在了阳光里,并成为了别人的光。
肖战的光。
他们的故事,未完待续……



————————————————————



尾声:

“我们从虚空中来
每个人
都怀抱着善与恶
有人升入天堂
有人堕入地狱……”
                          ————《灵魂摆渡》
只是希望
爱可以结束一切罪恶



————————————————————



end.



.

抹茶喜欢搭配红豆_

所以今天有多少姐妹抢到了想姐的限時狂想。

快来酸一酸我。


努努力,明天一定会抢到一肖如梦的!


冲鸭!

所以今天有多少姐妹抢到了想姐的限時狂想。

快来酸一酸我。


努努力,明天一定会抢到一肖如梦的!


冲鸭!


抹茶喜欢搭配红豆_

这个夏天有幸遇见,你不愧是魏婴,你也不愧是含光君!

我感谢去年的夏天,不会忘今年的盛夏。

阿令,再会。

这个夏天有幸遇见,你不愧是魏婴,你也不愧是含光君!

我感谢去年的夏天,不会忘今年的盛夏。

阿令,再会。

抹茶喜欢搭配红豆_

嘘,你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图源水印.侵删.

嘘,你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图源水印.侵删.

抹茶喜欢搭配红豆_

喝酒不开车开车就得负责任。

视频来源见水印。
非原创,只是搬运。
侵删。

喝酒不开车开车就得负责任。

视频来源见水印。
非原创,只是搬运。
侵删。

Either-DU
大师级的公开恋情(无语。 *图...

大师级的公开恋情
(无语。

*图源QQ空间

大师级的公开恋情
(无语。

*图源QQ空间

抹茶喜欢搭配红豆_

没关系,王一博,来日方长。

视频源自网络.侵删.

没关系,王一博,来日方长。

视频源自网络.侵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