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冷战

11.8万浏览    1549参与
Fleur-de-lis

填了个表

德哈真的初恋,一张同人图给当时年仅小学的我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意识到原来还有这么一条路)


原表格p2

填了个表

德哈真的初恋,一张同人图给当时年仅小学的我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意识到原来还有这么一条路)


原表格p2

蝴蝶是条大金毛
你们和对象冷战的时候是不是就这样?
你们和对象冷战的时候是不是就这样?
Auzrain
指绘在学校平板上了,所以拍的不...

指绘在学校平板上了,所以拍的不清。为冷战添砖加瓦。

指绘在学校平板上了,所以拍的不清。为冷战添砖加瓦。

Andy
又准备买一些破烂回家了

又准备买一些破烂回家了

又准备买一些破烂回家了

微笑的达瓦里希

无语了一一磕冷战的来标签里刷屏,有人能管管它么

无语了一一磕冷战的来标签里刷屏,有人能管管它么

二哥来开盒
冷战主题,连航天服颜色都符合事实!细节呀
冷战主题,连航天服颜色都符合事实!细节呀
重新开始

一点点冷战的脑洞没别的东西啦。。。无差向的吧。。。

————

也许只是一个梦。阿尔弗雷德揉了揉脑袋。他刚刚好像睡着了。

又是那个人。已经连续两天梦到同一个场景了,不对劲,阿尔弗雷德眼前又浮现刚刚梦里的一片鲜血。

“我,,我的手,,,怎么有血?”

就像梦里的那样。

一定在做梦。。。他想去洗个手。于是起身。

“什,,什么东西?!”他的路被挡了。踩上去软软的,好像是个人。他赶忙低头看了一眼。

伊万躺在一片血泊中。血液早已凝固,脸色也是苍白。

“死,,,死了?!”

对啊,他死了,被我杀死的。看来,不是梦。阿尔弗雷德又躺下睡了。

——————————————————————————...

一点点冷战的脑洞没别的东西啦。。。无差向的吧。。。

————

也许只是一个梦。阿尔弗雷德揉了揉脑袋。他刚刚好像睡着了。

又是那个人。已经连续两天梦到同一个场景了,不对劲,阿尔弗雷德眼前又浮现刚刚梦里的一片鲜血。

“我,,我的手,,,怎么有血?”

就像梦里的那样。

一定在做梦。。。他想去洗个手。于是起身。

“什,,什么东西?!”他的路被挡了。踩上去软软的,好像是个人。他赶忙低头看了一眼。

伊万躺在一片血泊中。血液早已凝固,脸色也是苍白。

“死,,,死了?!”

对啊,他死了,被我杀死的。看来,不是梦。阿尔弗雷德又躺下睡了。

————————————————————————————

大概有点像精神失常的东西。。。。就是一点点废话=脑洞。。。这个号的最后一篇。。。下次见!

不知名大咖
冷战时期出现了哪些逆天黑科技,盘点前苏联十大冷战科技
冷战时期出现了哪些逆天黑科技,盘点前苏联十大冷战科技
草野风流

非专业古典乐

美苏美无差 音乐专业以及古典乐爱好者慎入 擦边球没过审 wb 草野風流

美苏美无差 音乐专业以及古典乐爱好者慎入 擦边球没过审 wb 草野風流

星诶星诶星诶!

【冷战】春日里的第一抹暖阳

ooc ooc ooc到没边就是我了

虽然但是我很喜欢这种相处模式(更像春待时期?)

纯意识流!!!

国设交往中,米可能很温柔(不是)接受走


美/国先生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出于本能的不想离开被子,他只是动了动身子,企图感受春天的气息

窗外阳光刺眼,美/国先生坐了起来

“春天到了啊...”他感慨着,打算欣赏春日的第一眼阳光

窗外院子里被人精心种满了向日葵

可惜,美/国先生第一眼看见的并不是阳光

而是那向日葵丛中的白发男子


“死肥球醒啦?”“嗯...”美/国先生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家院子里怎么会出现一个俄罗斯人,但不久后他清醒了许多

看着手捧向日...

ooc ooc ooc到没边就是我了

虽然但是我很喜欢这种相处模式(更像春待时期?)

纯意识流!!!

国设交往中,米可能很温柔(不是)接受走



美/国先生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出于本能的不想离开被子,他只是动了动身子,企图感受春天的气息

窗外阳光刺眼,美/国先生坐了起来

“春天到了啊...”他感慨着,打算欣赏春日的第一眼阳光

窗外院子里被人精心种满了向日葵

可惜,美/国先生第一眼看见的并不是阳光

而是那向日葵丛中的白发男子


“死肥球醒啦?”“嗯...”美/国先生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家院子里怎么会出现一个俄罗斯人,但不久后他清醒了许多

看着手捧向日葵的俄罗斯人说着:

“谢谢。”

你是我春日里的第一抹暖阳☆


--

够了别骂我知道这一篇超级ooc(我有病,我就好这口)

Ardian.

男孩(1)

冷战,米露向

人物归原著《黑塔利亚》ooc归我


“那个男孩永远的存在于那里了,一个残酷的时代与残酷的资本家手中”


七月份的北卡罗来纳州东部是温和的,气温不高不低,不同于南部的烈日炎炎和北部的阴冷,它的地理位置是得天独厚的,作为一个沿海地区城市,它自身是有很大经济优势的。

英国率先完成了工业革命,成为了世界霸主,但英国是慷慨的,它将自己的技术先后传给各国,19世纪的世界掀起了一场工业革命的热潮,手工工场早已被现代工厂制度所替代,全美国都笼罩在工业革命的喜悦中

伴随着机器刺耳的轰鸣声与齿轮转动的声音,一位身着得体,戴着高顶圆帽的年轻男性走进满是灰尘的车间。

“怎么样了,伙计?”...

冷战,米露向

人物归原著《黑塔利亚》ooc归我


“那个男孩永远的存在于那里了,一个残酷的时代与残酷的资本家手中”


七月份的北卡罗来纳州东部是温和的,气温不高不低,不同于南部的烈日炎炎和北部的阴冷,它的地理位置是得天独厚的,作为一个沿海地区城市,它自身是有很大经济优势的。

英国率先完成了工业革命,成为了世界霸主,但英国是慷慨的,它将自己的技术先后传给各国,19世纪的世界掀起了一场工业革命的热潮,手工工场早已被现代工厂制度所替代,全美国都笼罩在工业革命的喜悦中

伴随着机器刺耳的轰鸣声与齿轮转动的声音,一位身着得体,戴着高顶圆帽的年轻男性走进满是灰尘的车间。

“怎么样了,伙计?”一直站在他身边的一位中年男性笑脸相迎谄媚的说“琼斯先生,这里工作很顺利,工人们也很老实,安安心心的做工。”

“那太好不过了。”琼斯先生感叹到,随后与中年男人一同走进一个车间。

空气中弥漫着灰尘与汽油铁锈的味道,工人们正在忙忙碌碌的干着活,脸上丝毫没有一点表情,仿佛就像木偶一样,控制他们的丝线都攥在资本家的手里,他们辛苦工作,挣来的钱还不够一家人吃饱饭,而大部分利益都会流入资本家手里。

资本主义制度不仅推动了世界的经济发展,也带来了不可避免的负面影响,上层人整天无所事事,他们的脑子里装的只有奢靡的舞会酒水以及男男女女的投怀送抱而已,但他们掌握了大部分资源以及钱财,而穷人所挣得的钱连基本的温饱都解决不了。

突然,一抹白色出现在阿尔弗雷德的眼里,那是一个白发男孩,大约八九岁左右,他正靠在墙上,小睡着。

“嘿!”中年男人大喊一声,那个白发男孩立马睁开眼睛,看着那个中年男人。

“婊//子的种!你他妈在这是来睡觉的?”男人啐了口,随后扬起鞭子就要往男孩身上砸去。

阿尔弗雷德注意到男孩的眼睛是罕见的紫色,很漂亮,像一颗透明的紫水晶一样散发着迷人的光芒。但此时,那双眼睛里充斥着恐惧。

“Please stop.”阿尔弗雷德拦下了即将砸在男孩身上的鞭子。

“好了,伙计,毕竟我们并不差一个小男孩的工作量,别生气。”阿尔弗雷德打圆场道,他有意无意的摩挲着拇指上的戒指,他看向男孩,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你叫什么名字,男孩?”

“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男孩怯怯的小声回答道。他穿着一件大大的白色衬衫和一件旧的马甲上面全是灰尘与脏东西。,更衬托出了男孩的瘦小与贫穷。

伊万很漂亮,这是阿尔弗雷德对伊万的第一印象,但长得并不女气,阿尔弗雷德想不到其他的词用来形容伊万了。

阿尔弗雷德走到伊万面前,半蹲下来,伊万有些不解,“先生?”阿尔弗雷德没有作出解释,伸出手轻轻的擦去伊万脸上的尘土。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个名字叫做伊万·布拉金斯基的男孩对他有一种吸引力,他那张漂亮的脸蛋让人忍不住去怜爱,抚摸。

阿尔弗雷德是个成功的商人,但他本人行走于灰色地带中,走//私军//火等地下贸易他也做,只要能赚到钱。但是做这些方面的买卖,就要有随时都可能掉脑袋的可能,他的仇人可不止一两个那么简单。他杀过人,毕竟他从来没为自己定义过好坏之分。作为一个成功的资本家必须带上一副“面具”——它可以帮助你在任何场合来应付不同的人,阿尔弗雷德很年轻,但他一点都不比那些诡计多端,心里时刻打着小算盘的老头子们差。

“姜还是老的辣,很明显这句话并不适用于阿尔弗雷德。”

他的家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商人家族,每个琼斯都以成为一名家人而感到光荣,他不想当一名商人,他想当一名军人,严厉的父母亲让他时时刻刻觉得他的人生早已被规划好,他就像一个木偶,控制他的丝绳被父母紧紧抓牢。

家族丰厚的资产与名声给予了他一个良好的物质生活,但他从来没有享受过亲情,父母,只是客观上的,母亲是来自上层名门望族的小姐,她只会大把大把挥霍着钱财,跳舞,交际,她仅仅只沉迷于这些而已,父亲呢,则每天忙于他的圈子。

阿尔弗雷德回过神来,看到那个男孩用一种担忧的眼神看着自己,同时又表现出害怕自己的样子。

“我没事。”阿尔弗雷德笑了笑,随后安慰道

之后阿尔弗雷德了解到伊万的身世很悲惨,母亲是来自俄罗斯的农奴,父亲是一名乡绅,伊万的母亲怀了遗言后,便被抛弃了,伊万的母亲刚生下伊万便去世了,伊万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孤儿。

来到这里是万幸了,起码伊万可以不用睡在大街上。

伊万是一个很漂亮的男孩儿,尤其那张天使般的面孔,可惜他不属于这个肮脏的,残酷的下层人的生活中。

也许,阿尔弗雷德可以做出一些决定来改变伊万的生活。

他想领养伊万,把他培养成自己的继承人。这样琼斯家主的位置就不会落入其他人手中,阿尔弗雷德的亲戚们可是一直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个位置。之前阿尔弗雷德当上家主时,许多人都不同意,最后在阿尔弗雷德的铁血手腕下,这才让他们屈服。

阿尔弗雷德现在很心烦意燥,看着面前的文件恨不得一把火烧掉。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望向窗外,夜幕降临了,太阳已经落下去了。他抽出一瓶红酒,粗暴的拔开塞子,倒入一个高脚杯中,暗红色的液体有些都撒在了桌子上,他抿了一口,随后便把杯子重重的摔在地上,玻璃破碎的清脆声响彻整个房间,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Fuck it”阿尔弗雷德张嘴骂到。

他走到阳台上,吹着这一刻的晚风,他卷了一些烟草,点燃抽了起来,他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福麟瑞嘉剪辑
林音被皮娇教训,沐恩颂博冷战
林音被皮娇教训,沐恩颂博冷战
忱

给 看不见的你

为什么

原本期待已久的假期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努力地在想话题,想和你说点什么

你一句也没说

什么都没有

我知道,当时我说的时候你的确是没在,可是

现在你总看见了吧

不回信息,没有什么联系

有什么意义

对不起

我知道我不该说这样的话

可我真的,忍不住

就 好像之前的我啊

动不动就害怕得要死


我占有欲一直都有的啊

我现在一点也不敢想你在干什么

之前说过啊,“习惯用v了最近”

同学同学同学

都tmd是同学

所以我还不如一个同学?

就平常聊天的时候也不忘和同学插两句

你是我的啊

你是我的阿尔法啊

之前的呢?那些东西呢?你...


为什么

原本期待已久的假期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努力地在想话题,想和你说点什么

你一句也没说

什么都没有

我知道,当时我说的时候你的确是没在,可是

现在你总看见了吧

不回信息,没有什么联系

有什么意义

对不起

我知道我不该说这样的话

可我真的,忍不住

就 好像之前的我啊

动不动就害怕得要死


我占有欲一直都有的啊

我现在一点也不敢想你在干什么

之前说过啊,“习惯用v了最近”

同学同学同学

都tmd是同学

所以我还不如一个同学?

就平常聊天的时候也不忘和同学插两句

你是我的啊

你是我的阿尔法啊

之前的呢?那些东西呢?你信誓旦旦的话呢

你为什么非要和别人相处啊

你不是有点社恐吗

那你不应该心里只装着我一个人吗

你是我的啊

凭什么啊

我知道你也有自己的圈子

你也有忙的时候

或许我根本没资格去过问你在干什么吧

或许我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

想起来就逗逗,想不起来就撂着


又开始以前那段时候的状态了

其实当时我就不清楚

虽然最后你给我道歉了此后一直都好

可现在

又回去了

发信息又有点小心翼翼的感觉了

“会不会嫌我烦”

问过无数次的问题

烂熟于心,你永远不会变得的答案

似乎又动摇了

我知道我不该这么想你

可我心里

真的好难受啊

甚至有想过

“真的喜欢过吗”


对不起 我太自私了

我不该这么想你

我知道你爱我,阿雨

可我

我需要你啊

我想听你声音

想听你说的甜腻腻的情话

你没说过,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

可我真的

对不起

我是个挺 挺没安全感的人吧

才几天就矫情成这样

就像我明明知道自己怕黑还有夜盲症

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上熬夜

然后在漆黑的夜里胡思乱想

有时候难受得胃疼

眼泪错觉似地往下掉

啊 是因为你啊

之前喜欢熬夜的你

为了你一起啊 待到了一点半

现在你也不熬夜了

我却戒不掉了

因为习惯性失眠干脆就熬到下半夜了

很有我的风格不是吗


就tm关于你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的动态居然都是从同学那得来的

虽然能看出来里面主角是我

可还是不甘心啊

“为什么不是我亲眼看到的”


有的时候就被自己吓哭了

“关起来是不是就不会见到别人了”

我好ex啊我就在心里骂自己

我知道你看不见这个

可我还是在写

我不知道怎么诉说我的心情了

其实手碰到键盘的时候就开始茫然和

胃里的翻江倒海

乱七八糟的想法扑面而来了就

对不起我

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对不起



有的时候就像个小孩一样

发完消息就紧紧盯着你名字下面

是不是出现一小行

“对方正在输入中……”

就算没有信息过来

看见这行小字的时候心里也是爆炸膨胀式的开心

有的时候没有,挺失落的真的

然后自我啊安慰

会不会在干别的啊balabala

等晚上想起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巨无霸委屈

对着什么也看不见的天花板哭

也不知道实际出自对黑暗的恐惧还是对你的抱怨

第二天顶着黑眼圈上课

乐呵呵的跟你说挺好的

好个p

东西全压在心里 滋味不好受

没准哪天不知道哪个倒霉蛋惹毛了

就炸开了

什么也不顾的哭一场

哭完了什么都好了

一直以来都成习惯了

真差劲啊

我是不是挺有冰的

为什么这么矫情阿

可是

还是回来了


我爱你阿,阿雨

“爱是需要说出来的”

还记得我说的内句

“你能不能,稍微主动一点,一点就行,一点就够了”

我是说

可不可以不要不理我

我害怕啊


                                      ――

                             你正需要你的兔子

岁月如故映剪辑
陈寻方茴冷战,矛盾升级,他们还能否和好
陈寻方茴冷战,矛盾升级,他们还能否和好
花生七世
越南,龙庆省,1966年。SP...

越南,龙庆省,1966年。SP4 R. Richter,第173空降旅第503步兵团第4营,抬起头,而中士D. Spencer盯着他们倒下的战友。他们默默地等待直升机,直升机将把他们的战友从丛林覆盖的山丘上撤离

越南,龙庆省,1966年。SP4 R. Richter,第173空降旅第503步兵团第4营,抬起头,而中士D. Spencer盯着他们倒下的战友。他们默默地等待直升机,直升机将把他们的战友从丛林覆盖的山丘上撤离

Andy
严阵待阅的东德警察,年份不详

严阵待阅的东德警察,年份不详

严阵待阅的东德警察,年份不详

娱乐五爷
这对情侣为什么连分手,冷战都可以这么甜?
这对情侣为什么连分手,冷战都可以这么甜?
爱唱歌的小7
冷战这种事,就像下了一场暴雨
冷战这种事,就像下了一场暴雨
依恋热舞演绎
海口太热了想找个人冷战下海岛辣妹海
海口太热了想找个人冷战下海岛辣妹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