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准你

905浏览    17参与
無瑾ω (取关随意

是脑洞,想写 别骂了别骂了别骂了

我又来搞准子哥骨科了  雷骨科慎入

[图片]结束学生会在礼堂举办的活动,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去接妹妹的哥哥


[图片]

像等待接新娘上轿的白西装新郎

一手拽着妹妹一手打开车门准备上车的瞬间,充满男友力的哥哥


我太爱搞准子哥的骨科了真的真的真的

他太香了


图源见水印

我又来搞准子哥骨科了  雷骨科慎入

结束学生会在礼堂举办的活动,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去接妹妹的哥哥



像等待接新娘上轿的白西装新郎

一手拽着妹妹一手打开车门准备上车的瞬间,充满男友力的哥哥


我太爱搞准子哥的骨科了真的真的真的

他太香了


图源见水印

無瑾ω (取关随意
这张图真的好绝 哥哥一眼就锁定...

这张图真的好绝

哥哥一眼就锁定到放学时校门口涌出人群中的妹妹

搞准子哥的骨科真的太香了

是梗  别拿  会写

cr.见原图水印

这张图真的好绝

哥哥一眼就锁定到放学时校门口涌出人群中的妹妹

搞准子哥的骨科真的太香了

是梗  别拿  会写

cr.见原图水印

秦渡山

关于做早餐这件事.(崔连准ver.)

是一个小段子~~


  被子悉悉碎碎地翻动着,你在他怀里数着他的睫毛。


  安稳的睡眠让他很放松,不知道是不是抱着你的原因。他还没醒呢,睡着的样子很可爱,时不时还小声嘟囔着什么。


  你凑过耳朵去听,将耳朵送到他的嘴边,没有察觉到头发正蹭着他的下巴。


  原来是在念你的名字。


  你有些羞涩地在他唇上留下一吻,为了不让他被吵醒,这个吻浅浅的,也无比甜蜜。唇瓣软软的触感让你心间一甜,准备从他怀里钻出来去做早餐。...

是一个小段子~~




  被子悉悉碎碎地翻动着,你在他怀里数着他的睫毛。

 

  安稳的睡眠让他很放松,不知道是不是抱着你的原因。他还没醒呢,睡着的样子很可爱,时不时还小声嘟囔着什么。

 

  你凑过耳朵去听,将耳朵送到他的嘴边,没有察觉到头发正蹭着他的下巴。

 

  原来是在念你的名字。

 

  你有些羞涩地在他唇上留下一吻,为了不让他被吵醒,这个吻浅浅的,也无比甜蜜。唇瓣软软的触感让你心间一甜,准备从他怀里钻出来去做早餐。

 

  坐到床边,将要抽开的手腕却被一把抓住。

 

  他用柔和的力度又把你拉进怀里,手臂把你从背后环住,让你的头发抵着他的下巴。

 

  “连准......”

 

  “...再睡会儿。”

 

  他没有睁开眼,似梦非梦。刚醒时的声音低沉,却又有像撒娇一样的奶音。这让你轻轻笑了出来,热气呼到了他的颈上,让他有些发痒。

 

  被你这么一激,他只能缓缓睁开眼睛,快速地眨了几下,与你对视。

 

  他的眼尾微微翘起,眼里的温柔又让你心里一软。

 

  他将搂着你背后的一只手松开,抚上你的脸颊,托着你的下巴,对着嘴唇吻了下去。绵软的感觉让你一颤,两只手没处放,只能小心地贴着他的胸肌。这一下又让你脸红了。

 

  从吻中退出身来,他望着你羞红的脸笑了笑。刚刚的吻被他故意啵出了声。

 

  “早安。”

 

 

 


 终于从床上下来,你帮他整理好领带,扯了扯他的衣摆。干干净净的样子让你想起与他的初遇。已经这么久了吗。你和他会心一笑后,就小步跑到厨房去准备早餐。

 

  他看着你在厨房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忍,还是决定来帮帮你。

 

  他悄悄地绕到你身后,两手探到你腰间,交扣着环住你。脑袋撑在你的肩膀上,虽然一想到这个一米八的大个现在几乎缩成一团,有些好笑,但你的脸还是红扑扑的,手中切面包的速度也慌着加快。

 

  “我们小朋友还是很容易害羞呢。”

 

  他侧着头望着你发红的脸,在你耳边轻声开口。

 

  “...我才没有好吧...”脸愈发的红,却还是嘴硬着用细小的声音回应。你也朝他的方向转过头去,却没想到一不小心又碰到了他的嘴唇。

 

  “...你干嘛离这么近..我是说...呃...不是..”

 

  突如其来的吻让你在原地发怔,他不说话,只是眨着眼睛望着你。温柔得快要漫出来的眼神,让你只好别过头去,继续切你的面包。

 

  他看见你这样子,又笑了笑,眼里是止不住的笑意。

 

  “连准啊...给我一下那个。”

 

  或许是这几个吻来得太紧密,让你一时忘了番茄酱怎么说。

 

  “什么...那个?”

 

  他有些傻乎乎的笑着,还是把你环在怀里,一点没有离开的意思。

 

  “...就是那个...那个什么啊...经常有的那个..什么来着...”

 

  你有些无奈地开口,在心里责骂着自己笨。

 

  他愣愣神,又只好笑笑,将你的脸颊托过来,面对着他。在你的唇间飞快地留下一吻。鼻尖交换的湿热气息,让你也愣住,又一次与他对视。

 

  空气中传来啵唧一声。

 

  “......崔连准...”

 

  你有些无语又有些失措地开口道。

 

  “嗯...怎么了?”

 

  他望着你,还是一成不变的温柔。

 

  “...不是这个...”

 

  你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因为你看到他的神情上不是尴尬,而是一种惊讶——那种在你主动时才能瞥见的神色。

 

  你觉得你现在是完蛋了。

 

  他用手握住你的手腕,扔下你手中的刀。再次抱住你的腰,让你贴近他的胸膛。


  又一次吻了上来,这一次不再是浅浅的触碰,他用舌头撬开了你的嘴唇,鼻尖的气息变得更热烈,唇齿间的缠绵让你失了神。

 

  触碰到只有恋人才知晓的绝对领域。

 

  他就这样吻着,又把你抱到了刚离不久的床上。


  他开始一件件地褪去上衣,只留下刚刚那件白衬衫。裤上翘起的黑皮带,已经被他扯落了一边。

 

  他用一只手将你的双手举过头顶,压在枕头上。另一只手解着皮带扣子。望着你的眼神一点没有刚刚还没睡醒的可爱,完全就是一只狩猎的狐狸。

 

  他将衣物甩在一边,干练的动作让你看清了他的肩颈线。衬衫被扯开一边,衣角下的锁骨显现出来。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着,触摸着你的手也有些许滚烫。

 

  你被他这快速的动作吓了一跳,好像是故意地一样,他又再一次吻上唇瓣,来来回回地吻,发出一个又一个啵唧声。你的双手被他摁在枕头上,动弹不得。

 

  完蛋了,这就是被摁着亲啊。

 

  “那小朋友是要这个?”

 

  他的坏心思好像一下子上来了,不知道是真不清楚,还是在装懵地问。嘴角勾起的笑意,未停下来的动作,让你的脸又红了不少。

 

  “...我才...没...”断断续续的呼吸声又被他的嘴唇堵住,故意不让你说话。他用手擦了擦你嘴角拉出的银丝,与你对视。

 

  “...崔连准...”

 

你正了正神,趁着好不容易喘气的机会,有些嗔怒地望着眼前的他。

 

你的双手伏在他的胸膛上,想要推开又在犹豫着。

 

“我不是说要这个...”

 

你索性别过头去,不与他对视,企图掩饰脸上的潮红。

 

“那怎么办呢。”

 

“我想要这个。”

——————————

自那之后都是你逼着崔连准去做早餐了。

秦渡山

山中心事.(崔连准ver.)

  难得一见的好日子,崔连准叫你出来爬山。


  “干嘛,你不是喜欢大海吗,怎么突然去爬山啊?”


  日光将他照得柔和,蓝白条纹衫散发出干净的薄荷味。


  “大海去过很多次了。”


  听到你的发问,他下意识地把你的手牵住往兜里放。忽然想起已经是春天了,自己没穿羽绒服,就只能有些尴尬地十指相扣。


  春风将他的黑发撩起,蓬松的头发摆动着,英气的眉毛总算是露了出来。


  “噗…在干嘛呢。”你明白了他的心思,望着他笑出声。...


  难得一见的好日子,崔连准叫你出来爬山。


  “干嘛,你不是喜欢大海吗,怎么突然去爬山啊?”


  日光将他照得柔和,蓝白条纹衫散发出干净的薄荷味。


  “大海去过很多次了。”


  听到你的发问,他下意识地把你的手牵住往兜里放。忽然想起已经是春天了,自己没穿羽绒服,就只能有些尴尬地十指相扣。


  春风将他的黑发撩起,蓬松的头发摆动着,英气的眉毛总算是露了出来。


  “噗…在干嘛呢。”你明白了他的心思,望着他笑出声。


  “没什么。大概是太久没见你了吧。”


  他对着你笑了笑,将手指扣得更紧。不时用指腹滑过你的手掌。

  

  这个动作当然让你的脸热了起来,你装作镇定地走着,却不敢看他一眼。


  他没说什么,察觉到你的羞涩,只是嘴角悄悄上扬了几度。

 

  半山腰。


  你觉得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会儿。四面环顾,却是没有休息的地方。被雨打湿过的草地上,只有几块岩石可以落脚。

 

  崔连准当然看出了你的疲惫,将身上恰好带着的报纸抽出,铺在一块看起来没那么湿润的石头上。他用手理了理报纸,确定它是干燥的之后,就像你招了招手。


  “好了,现在过来坐吧。”


  温柔的声音让你差点站不住脚。踉跄了几步走到他身旁。


  “你呢?连准呐,不累吗?”


  “也是…有一点。”


  你想起那人之前脸上激动无比的神色,分明就是活力充沛,差点儿就要冲上山了。现在怎么会累呢。你有些疑惑地站在原地。


  崔连准却是坐在了报纸上,刚好靠着身后的岩石。


  “我想了下,别坐这儿了。”


  他指了指报纸,笑着对你说。


  “坐这里吧。”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大腿。


  你瞬间明白了他的意图,脸上红得快掐出水来。只能注视着自己的脚尖,一步一步地挪向他。


  “在干嘛呢。”


  这次轮到他问你。看着你小心翼翼地挪动,他带着笑意,握住你的手,一下子把你拉入怀里。


  你感受到他在你耳旁出气,软热的气息让你不知道该干什么。


  “那…那我不正对着你……”


  你实在不敢对上他的眼睛。坐在他的大腿上,背靠着他。


  他轻笑出声,应了声“好”。手臂从后方环过来,揽住你的腰。为了不让你滑下去,他用手扶住你的腰间,温柔地往上提了提。


  清晰的触感让你身体悄悄地颤了颤,还好没有被他发现。


  更近了。


  阳光透过树梢的缝隙落下,在草地上翻过一层金浪。照到了岩石上,也照到了他的嘴唇上。


  你靠在他的怀里,悄悄转过头,瞥见他的嘴唇。


  本就微微上翘的嘴角,看起来真的很好亲。


  你盯着他的嘴唇愣了愣神。没发现他已经察觉到,并且注视你很久了。


  原本凝视着的嘴唇突然靠近,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只是他扑闪的睫毛了。


  嘴唇相碰,柔软的感觉蔓延开来,鼻尖交缠的热气暧昧不已。


  他侧着头,躺在他肩上的这个角度,只要轻轻撑开衣服一角,就能看见锁骨。


  “想亲就直说吧,还盯着我这么久。”


  从你的唇上移开,似是故意地发出啵的一声。


  他用手帮你擦了擦沾着痕迹的嘴角,星子一样的眼眸,望向你时含着笑意。


  “…我…才没……”

  

  脸上的热气还未褪去,你低着头小声地碎声念到。


  “…我想……啊…不是…我是说……”


  从心动中回过神来,支支吾吾地说不清话,身上还存留着眼前人的薄荷味儿。


  “算了……连准啊…”


  你一开口便愣住了,自己也没想到会真的想要再去吻他。


  你转了个身,跨坐在他的大腿上,正对着他。过分近的距离让你的心跳声听得清清楚楚,脸上的绯红在眼下游离着,故作镇定不让他听到你急促的心跳。


  他被你的动作细微地惊到了,随即而来的是难抑的欢喜。望向你的眼神里又增了多少温柔。


  主动索吻,这还是第一次吧。


  “连准啊…真的可以吗…”


  你用双手捧起他的脸,不知道把目光放在哪里好。轻细地吐出几个字。


  “嗯。当然啦。”


  他有些俏皮地回答道,想让你放松。亲亲这种事不知做了多少遍了,更过分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原来还是会害羞呢。


  “放轻松。我闭上眼睛吧。”


  眼前又是他的睫毛了。


  你慢慢地靠近他,急促的呼吸在距他嘴唇半公分时暴露无遗。


  三。

  

  二。


  一。


  嘴唇碰在了一起,清晰到能感受出他唇瓣的形状。


  感受到你终于吻了上来后,他用手扶过你的后颈,将你朝他身子的方向贴了贴。


  突如其来碰到的胸肌让你身子一颤,被他察觉到了后,他用另一只手和你相扣。


  软糯的感觉与热烈的情欲交错在一起,你被吻得大脑缺氧。过了些时间后,你已经迷迷糊糊地瘫在他怀里。闻着他好闻的薄荷味,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


  他把你的手环上他的脖颈,转个面,一下子把你摁在石壁上。却还是用一只手小心地拖着你的后颈,不让你被岩石刮伤。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来山上吗。”


  他靠近你,鼻尖呼出的热气逼近你的嘴唇。眼眸里满是热烈的情欲。


  “这里没有其他人。”


  又是一个缠绵的吻。

  

秦渡山

夏季情书.(崔连准ver.)

-纯情校园向


令人无聊的眼保健操时间。


你趴在课桌上,懒懒散散地揉着眼睛。

这样的东西根本就没必要存在嘛。


“那位同学,把眼睛闭上。”

“同学,是叫你做眼保健操,不是睡觉。”

“呀,后排那几个不要跟着广播跺脚!”


耳边传来班委的声音,是崔连准啊。就他一个不闭眼,监督全班做眼保健操,还真是有够无语的。


“这个同学给你说了不要跺脚!”


他的声音越来越近,好像是从讲台上走了下来。悉悉碎碎的脚步声,似是不想让人发现他的走动。


一步,两步。


你闭着眼睛数着他移动的距离。总给你一种他在向你靠近的错觉。


不是吧,平时都没太和他接触来着。难道我眼保健...

-纯情校园向


令人无聊的眼保健操时间。


你趴在课桌上,懒懒散散地揉着眼睛。

这样的东西根本就没必要存在嘛。


“那位同学,把眼睛闭上。”

“同学,是叫你做眼保健操,不是睡觉。”

“呀,后排那几个不要跟着广播跺脚!”


耳边传来班委的声音,是崔连准啊。就他一个不闭眼,监督全班做眼保健操,还真是有够无语的。


“这个同学给你说了不要跺脚!”


他的声音越来越近,好像是从讲台上走了下来。悉悉碎碎的脚步声,似是不想让人发现他的走动。


一步,两步。


你闭着眼睛数着他移动的距离。总给你一种他在向你靠近的错觉。


不是吧,平时都没太和他接触来着。难道我眼保健操不够规范?

你在心里小声嘟囔。


夏日的风将室内荡满热气,头顶的风扇醉醺醺地转动着,时不时发出吱吱的声音。


“吱——”你听见很轻小的一声响动。你想或许是广播把风扇的声音稍微掩盖了点吧。


旁边突然又传来悉悉嗦嗦的声音。


同桌生病回家了啊,怎么旁边还会有动静?


你好奇地眯着眼睛,看见崔连准手拿着笔在纸上写着什么。


好像是信纸?难不成是他是想去表白?

那看来不能随便偷窥别人的情书。


你收回了目光,重新闭上眼睛。对崔连准的暗恋对象多了点好奇。心里还盘算着等会课间找他,帮他递下情书呢。


“眼保健操结束——”


身旁的人在结束语前一秒立马收好信封,将拉开的板凳推回原位,重新回到他的位置上去。


在他离开的那一霎,你看到了他脸庞拂过的汗珠。大概是夏天太热,他的耳根子也红了不少。


这家伙,没看出来,还挺纯情。


要说崔连准,长得是真好看,性格也挺好的,班上想追他的女生不少。没想到这人居然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这么上心。

不知道便宜了哪家姑娘。


你心里突然流过一阵酸溜溜的滋味。


一定是看到帅哥要被攻略了而产生的惋惜。嗯嗯。


你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崔连准的身上,心想快一天了,怎么还没看见这人送情书呢。


不知道是不是角度的问题,当你望向他的时候,你看见他嘴角勾起了点点弧度。


其实你的心已经在慢慢动摇。


一定是巧合吧。


“叮铃铃——”


放学的铃声打响,你还是没看见崔连准把他藏在包里的情书送出去。好奇心驱使你想跟着他,顺带看一看到底谁会让他这么上心。


只是好奇心,我保证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嗯嗯。


大脑好像看穿了你的自我催眠,你的心脏正在加速跳动,脸上也悄悄浮现一抹绯红。


怎么回事,他今天走得这么慢。


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你看见他对每个说着再见的朋友点头,手上却不紧不慢地收拾着笔袋。


他背对着你,弯下腰看了看抽屉,用手好像把里面的什么拿了出来。


情书!肯定是情书!!来了来了!

你心里的激动难以言表,看见他单手抓起书包带,将那封信揣在裤袋里放好,径直走出教室门。


你在教室里憋了几秒钟,然后笨手笨脚地快步跟上他。


安安静静的校园,暖黄的阳光照下来,透过树叶的枝缝,像金子一样在在走廊上跳动。


空气里是波子汽水的味道。


一个转角。


你好像跟丢了他,不知道眼前的白衬衫怎么就没了。你心里有些失落,不知道是因为跟丢了他,


还是因为他的告白对象不是你。


唉,算了。还是顺着路自己回家吧。


走着走着,一只手突然把你拽了过来。


虽然说是拽过来,但那人却很好地控制了力度,并没有把你扯疼,反而有些温柔了。


你的两只手瞬间被握住,身体也被突然拽过的手抵在墙上。


“崔…崔连准…?!”

你的视线对上他的眼眸,心跳声越来越清晰,让你不敢再直视他的眼睛。


目光下移,看见他的嘴唇。


好近。


你的脸已经红透了,目光扑闪着再往下移。


喉结。


这一下让你的脸彻底冒烟了。随着面前人的呼吸声,你能看见他的喉结在上下颤动着。


你真的不知道该看向哪里了,索性盯着自己的脚吧。


“看着我。”


他把你的小动作尽收眼底,话语里透露着一声轻笑。


你看见他的眼眸里晕开的笑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都跟着我一路了,这样的要求应该没有为难你吧。”


“看着我。”


他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你的脸红极了,尤其是现在还被他抵在墙上。


“或许,你能听着接下来我说的话吗?”


他神色里显出的真挚,却让你的脸又红了几分。


“我知道你对我可能没什么印象,因为我们没怎么说过话。”


说到这里,他的脸庞滚落了些汗珠。其实他也同样紧张。


“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喜欢你很久了。”


他的声音撩拨着你的心脏,但他的喘息让他看起来比你紧张得多。


“我是第一次和人告白,我不知道我做的够不够好。”


“在你做眼保健操的时候,我坐在你旁边,对着你写了情书。”


“其实我感受到了你之后投来的目光,可能我也真的憋不住笑吧。”


“一想到你,我不知道怎么就会痴笑。这其实在旁人看起来有点傻哈哈。”


你感受到他扣住你手腕的手掌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我不确定你的心意是否也和我一样,所以我故意走得慢一点来等你。”


“还好,你追上来了。”


“我藏了这么久的心意,终于有寄托的地方了。”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望着你的眼神却是坚定而温柔。


“我没有当过贼。却因为喜欢你,我没少体验做贼的滋味。”


说到这里,他的嗓音轻微颤抖着。注视着你的眼眸,被温柔填满。干净的眼里映出的,是你的身影。


他的喉结也颤了颤。收回握住你手腕的掌心。


他深吸一口气,将身子上前一步,用手肘抵在你耳朵边,低下头,又一步拉近了你们的距离。


你几乎是被压在墙上,他的胸膛快要蹭到你的脖颈。


“我喜欢你。”


他一字一句地在你耳边说道。在你的脸颊试探地轻轻留下一吻。


是太阳的不忠,出卖了那年夏日的心动。

秦渡山

醉酒.(崔连准ver.)

“嗯…咳咳……”


崔连准像是喝醉了,暧昧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将眼睛里的醉意显得更加清晰。他原本沉稳的脸色上添了几分红润。


为了不让你担心,他故意压下了咳嗽声,只是像往日的呛水一样轻轻咳着。不知道是不是酒后发热的作用,他脱掉了身上的西装外套。


他将手扶上领带,顺着白皙的脖颈扯了扯,黑色的领带干脆地脱落下来。你看着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下一下地,将紧挨着喉结的领扣解开,两颗扣子敞开后,已经能清晰地看见他的锁骨。


你有些害羞,脸上也浮现了些许红润。视线也紧张地上下移动着,对着一起生活这么久的他,却也还是不知道该停在哪里好。


你用双手捂着脸,想要掩盖脸上的羞涩,闭着眼睛不...

“嗯…咳咳……”


崔连准像是喝醉了,暧昧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将眼睛里的醉意显得更加清晰。他原本沉稳的脸色上添了几分红润。


为了不让你担心,他故意压下了咳嗽声,只是像往日的呛水一样轻轻咳着。不知道是不是酒后发热的作用,他脱掉了身上的西装外套。


他将手扶上领带,顺着白皙的脖颈扯了扯,黑色的领带干脆地脱落下来。你看着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下一下地,将紧挨着喉结的领扣解开,两颗扣子敞开后,已经能清晰地看见他的锁骨。


你有些害羞,脸上也浮现了些许红润。视线也紧张地上下移动着,对着一起生活这么久的他,却也还是不知道该停在哪里好。


你用双手捂着脸,想要掩盖脸上的羞涩,闭着眼睛不敢再看他。


“怎么了……”他察觉到你躲闪的目光,轻轻地笑了笑。


“嘶——”腿下的坐垫突然被他一把扯了过来,在本就只有两人的空间,将彼此的距离拉得更近。


“我想离你更近一点。”


他用左手绕后到你的腰间上,从背后搂住你,转头靠近你的耳朵轻声说道。过分近的距离,让你甚至能感受到他在你耳边悄悄吐气。


夜深了。在狭窄的空间里,能清楚地听见两人的心跳声。


他转侧抱住你的腰,一只手撑着你的头,温柔地将你抱到床上。


“连…连准…?”你意识到他要对你做些什么,有些羞涩又有些紧张,小声地吐出几个字。


“嗯…我在。”


将你好好地靠在枕头上后,他却将你的手扶上他的衬衫,在他的指引下解开了又一颗扣子。若隐若现的胸膛让你的脸上立马爆红,像快要冒出烟一样。


他缓缓地靠近你,直到额头轻轻碰在了一起。


他望着你的眼神不同于以往,这时你才知道,他是真的喝醉了。你将他眼里炽热的爱意,与抑制着的欲望,看在眼底。


你心里也被勾得有些燥热,配合着他,用手环上了他的脖子。


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讶,对你难能的主动发出了一声轻笑。眼里又添了几分温柔。


从额头开始,他一下一下地吻着你。


额头。


他顿了一下,用手捧着你的脸,小小地退开身子,望着你不知所措而闭上的眼睛。


鼻尖。


刚刚退开的身子此时又立马上前,在你的鼻尖轻轻留下一个吻。他的蓝发挠着你的鼻尖,让你不禁呼吸急促地吐出了热气。


嘴唇。


他又悄悄地退开,用手抬起了你的下巴,对着你的嘴唇,侧着头吻了上去。


唇齿间的温热让你的脸更加红了,他用舌头撬开你的嘴唇,留下了一个深吻。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让你几乎喘不过气来,哆嗦着身子轻声吟着。


他将你抵在床头,越发地靠近,两只手凑近你的手指,缓缓地分开,又慢慢地握住,下扣。


十指相扣的夜里,不知承载了多少个吻。


内心的燥热再也忍不住,他将你坐在床头的枕头放下,顺带也把你从坐着的姿势变成平躺。


“连准……”


你迷离的神色在潮红的脸上晕开,搂着他的脖子,望着他小声说。


你感受到了他同样急促的呼吸声。


他上前来,几乎压在了你的身上。距离近得你可以看见他扑闪的睫毛。他用两手堵住你,在不能动弹的情况下,他又悄悄地吻上你的耳朵。


你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轻哼。


这一声让他的呼吸更加急促了,在你的耳边不断吐着热气,轻柔而又强势地嘬咬了你的耳朵。


他还不忘相扣的十指,随着一个又一个吻,时轻时重地握住你的手,像是在宣告自己的主权。


半敞的衣衫在动作中又褪去了几颗。熏昏的夜色里不断添加着暧昧。

————————

次日。


你从他的怀里醒来,酸痛的身子提醒着你昨晚发生的事。


不知道他酒醒了没,得起来去给他做醒酒汤了。


你这样想到,便想从他的怀里挣出来。


哪知他一把再将你搂回来,将你的脸在贴近他的胸膛。


“我…我去给你做醒酒汤…”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脸颊又红了,还是在被窝里小声说道。


他突然轻轻地笑了。


“连准…?”


你有些惊讶,他不应该断片儿了吗。


“其实昨晚我没有醉,”

他把怀里的你搂得更紧。

“我只是,想离你更近一点。”

無瑾ω (取关随意

[准你]一个小日常

(图源看水印)
(建议先看图后看字)
(ooc私设有)
(纯属幻想产物看图写话)
(一天激情速打)
(我的肝啊。。。)
(半年不开张 开张吃半年说的是我了)
(这个是后续)
(2k+预警)
(我就瞎写你们就瞎看看)
(手机排版不太好看)

---p1p2

自从你和崔连准被公开后,后者天天接送你上学放学,毕竟他不是顺路来的,总归有点不好意思。
今天他给你带了一封信,公交车上虽然挤但是你拽着他的袖子也安心了些,打开信封,里面整齐的字体写着:今天天气很好,今天也喜欢某个人。
你看着车玻璃上流下去的水滴和路上打伞匆匆赶路的行人突然对自己身后这个臭屁学长没话可说。
“呀,崔连准,你昨天晚上没看天...

[准你]一个小日常

(图源看水印)
(建议先看图后看字)
(ooc私设有)
(纯属幻想产物看图写话)
(一天激情速打)
(我的肝啊。。。)
(半年不开张 开张吃半年说的是我了)
(这个是后续)
(2k+预警)
(我就瞎写你们就瞎看看)
(手机排版不太好看)

---p1p2

自从你和崔连准被公开后,后者天天接送你上学放学,毕竟他不是顺路来的,总归有点不好意思。
今天他给你带了一封信,公交车上虽然挤但是你拽着他的袖子也安心了些,打开信封,里面整齐的字体写着:今天天气很好,今天也喜欢某个人。
你看着车玻璃上流下去的水滴和路上打伞匆匆赶路的行人突然对自己身后这个臭屁学长没话可说。
“呀,崔连准,你昨天晚上没看天气预报吗。” “没看。” “行,有你的。”
一个急刹车,你几步踉跄松开了他的袖子,本以为要倒前面的大爷身上了,一只手稳稳的环到你腰际捞住你。
“崔连准你耍流氓。” “内?待在这还不安分?” 你左右看看自己的处境,没说话。
几乎是被他圈在怀里,他比你高不少,说话时只能低下头:“呆在这里了就最好乖一点哦。”果然,是校园风云人物崔连准呢。
“你是不是,没少撩妹子。要不然为什么这么会。” “我哪就撩妹子了?”
崔连准取下自己的airpods塞进你耳朵,掏出手机换了一首轻音乐。
“我要听你的歌单。” “你今天不是还有考试吗,听这个吧。”轻轻在头顶的发旋落下一吻
看起来生人勿近的,其实挺温柔的嘛。
抓着环抱在腰间的手,你身体往后靠 撞进他怀里,又被他拽着手反握座椅扶手。
你捂着嘴想笑,这人怎么又臭屁又可爱的。
“呀崔连准。” “?” “你知不知道你很可爱啊。”“我在你眼里就只是可爱吗,嗯?”头低下来在你耳边说悄悄话,鼻息打在你耳廓上痒痒的。
你嘴里嘟嘟囔囔“更加心动了。” “莫?” “幼稚。” “没有试后试卷分析了。” “诶别别别。”
唉,向级一势力低头。
“英语好好考。你可是崔连准的女朋友,不许丢人。” “嗯。”你还是没多大底气,即使他给你单独补了这么多节课。
“唉,真是麻烦。” “年上才麻烦吧。” “只有年上才会给你单独补课吧!” “行行行,年上最好了。”你倚在他身上打算补一觉,被崔连准推醒“小猪,醒醒,到了。”
“呀!你才猪呢!” “我猪我猪,你考试加油。” “嗯。你篮球赛加油。”
校门口短暂的分别,他把你揽在怀里揉了揉头发,好像以后不再见面了一般用狐狸眼看着你:“来看我打球嘛。”
“我要学习。” “那你来看嘛。” “不去。” “好吧,那晚自习之后我在门口等你哦。”小狐狸委委屈屈松开你,看着你的背影进了教学楼才往篮球馆跑。
    小狐狸真好骗。

---p3p4

你下午还是偷偷摸摸去了篮球馆看他打球,但是好像去早了,观众席还没几个人在,场地上几个人在热身,一眼就能看见穿着球衣的崔连准。
    怎么投个球还这么帅啊。
你趴在门口盯着他出神,完全没注意脚底下滚过来一个篮球。
你弯腰捡起篮球,起身时崔连准就站在你面前。
“你还是过来看我了对吧。” “胡说!我...我来看崔秀彬的!” “啧,”崔连准咂咂嘴,转了转手腕,“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是不知道你哥哥是谁了哈。”
你刚要跑 被他一下子抓到了胳膊又拽回去 按回墙上盯着,“不许你跑,看完球赛。”被他的两只胳膊禁锢在狭小的空间里你是有些不舒服,头扭过去不和他对视,嘴里还是屈服说了句“嗯”。
“看着我。”
“我生气了。”
你鼓起勇气直视他,又突然怂了 垂下眼睑
“快到点了,我还要占座的。” “我带你去。”
被他牵着走的感觉真的不好,手腕被扯的生疼,跌跌撞撞的到了座位,你忙着看手腕上的红印,说不出的委屈。
“怎么了?弄疼你了?对不起嘛。” “我没事,你先去热身吧。” “真的没事?” “没事没事。”
球赛开始了
你第一次看他打球这么凶,甚至拿到球都不给队友传,单带穿了对面三四个人,好几次都是完美的扣篮。
你才发现你的位置是他别有用心安排的,在这里能看到他单带直至扣篮的全过程,一清二楚。
    什么嘛原来是个又可爱又爱吃醋害很臭屁的小狐狸。
篮球赛结束,球馆响起欢呼声,崔连准朝你的方向眨了下眼,示意你现在过去。

---p5p6p7

你在篮球馆后的一片小空地上看见他在拍篮球。
“怎么今天打的这么凶啊?” “因为不想让你看崔秀彬。” “你吃醋了?” “......没有。” “哎一古我们准尼怎么这么可爱。”你揉揉他的脸。“手怎么冰凉。”在他脸上揉来揉去的手被反握住,你不禁感叹他还真是小火炉,大冬天的还能这么暖和。
你扎进他怀里,小狐狸在你头顶轻笑。
“你喜欢就好。” “今天打的好好,连准啊称赞你。” “又不叫哥。” “我喜欢嘛。”你探出头,直直盯着他。
“其实我早就知道今天你们没有晚自习,考试怎么样?”小狐狸眼睛里闪着光
“当然考的好了。”突然印在你额头上的一吻,你懵了下。
“我就知道,我的小女朋友当然是是最棒的。”
他使劲揉搓着你的发丝,满满的称赞
陪你回班拿了书包又开始牵手,“回家!”崔连准带着你小跑:“公交车要赶不上了!” “走回去也可以嘛。” “你不累嘛。” “累的难道不是你?” “陪你怎么可能累。” “贫嘴。”
日常拌嘴你说不过他,玩笑似的拍他几下被他抓着手塞进自己羽绒服口袋里,小狐狸总是有莫名其妙的占有欲。
并非晚高峰时段的公交车人并没有很多,找了个面对面的座位坐下,怕你晕车,他坐了反方向,你用脚碰碰他的小腿,“我腿好粗。”
“胡说,你什么样我都喜欢。” “你就贫吧你。” 
小狐狸讨好似的踢踢你的鞋,“错了错了,别生气别生气。” “明天上半天课,下午给我讲题。” “嗯嗯嗯。”你好像都能看见小狐狸的耳朵在动来动去。
下了公交车正好看见夕阳,你勾住他的小指走到小区门口,注视着他带着星光的狐狸眼。
“小狐狸晚安。”
你踮脚亲了下他的脸颊,摆摆手道别。

    晚安,好梦。

小狐狸窝在你的床上缩成一团,心满意足的咂咂嘴。

(有前篇)

(其实这个是番外)

(正文越写越多我吐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