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凋叶棕

4030浏览    88参与
cat_米诺
愿她最终化身为“光”。 我永远...

愿她最终化身为“光”。


我永远喜欢凋叶棕——!

愿她最终化身为“光”。


我永远喜欢凋叶棕——!

折原澪
七夕快乐✨请听这跨越了恐怖谷的...

七夕快乐✨请听这跨越了恐怖谷的爱恋

*私人委托


凋叶棕《[SiO2]の瞳》曲绘

>私を見つめている【SiO2】(硝子)の瞳。

>誰のものより綺麗よ、メリー。

>誰よりも綺麗よ、メリー···

>【そうね、わたしもそう思うわ】。


谢谢腿宝@火腿家族 

七夕快乐✨请听这跨越了恐怖谷的爱恋

*私人委托


凋叶棕《[SiO2]の瞳》曲绘

>私を見つめている【SiO2】(硝子)の瞳。

>誰のものより綺麗よ、メリー。

>誰よりも綺麗よ、メリー···

>【そうね、わたしもそう思うわ】。


谢谢腿宝@火腿家族 

阿加莎克里斯球
凋叶棕的新专「𠷡」终于上线了...

凋叶棕的新专「𠷡」终于上线了(喜)

这不就是灵梦all的姛吗(直球百合)

凋叶棕的新专「𠷡」终于上线了(喜)

这不就是灵梦all的姛吗(直球百合)

金丝桃的奇妙品种

凋叶棕新砖猜想

博丽灵梦,你为什么能有那么多老婆

凋叶棕新砖猜想

博丽灵梦,你为什么能有那么多老婆

As-Zero

做了字幕,在B站撞车了!遂留档

一些有深度的东方二创,奠定恋本命的神曲之一

做了字幕,在B站撞车了!遂留档

一些有深度的东方二创,奠定恋本命的神曲之一

怪鸟

【自译】凋叶棕的《disconnect》

日文歌词来源于网易云,感谢上传者

https://music.163.com/#/song?id=1906253356&userid=28756897


繋いで?

牵起来?

手を繋いで 目と目を合わせて黙り込んだら

双手牵紧 四目相对 一言不发

それでやっと心を繋いだ ふりが出来るの

如此一来就能装作心意相通了吗

めちゃめちゃな配線の爆弾1 つの出来上がり

创造出乱如麻的接线炸弹

瞳の奥 私のあなたの私のあなたの

眼瞳深处 我在看你在看我在看你

合わせ鏡の形を取った 光束相似

摄取无限重叠...

日文歌词来源于网易云,感谢上传者

https://music.163.com/#/song?id=1906253356&userid=28756897


繋いで?

牵起来?

手を繋いで 目と目を合わせて黙り込んだら

双手牵紧 四目相对 一言不发

それでやっと心を繋いだ ふりが出来るの

如此一来就能装作心意相通了吗

めちゃめちゃな配線の爆弾1 つの出来上がり

创造出乱如麻的接线炸弹

瞳の奥 私のあなたの私のあなたの

眼瞳深处 我在看你在看我在看你

合わせ鏡の形を取った 光束相似

摄取无限重叠的镜中影 相似光线

見ていないと不安で頭がどうにかなりそうよ

不去看就没法安下心来 脑袋也会变得奇怪哟

いつ爆発するか 決して分からないから

因为你绝不会知道 什么时候才会爆炸

うずまっているのね 私は傷つきたくないの

干脆藏着吧 我也不想变得伤痕累累嘛

だから

所 以 啊


私から目を逸らして その分だけ傷ついてね

从我这里移走目光 只有那样会伤到我呢

どうか そうやってずっと

请你 就这样 一直

誤魔化し続けるように

继续瞞骗 蒙混过关


ほらそこに

瞧啊 在那里

甘く熱く粘つくような エゴの塊

甜蜜 热烈 如胶似漆的自私鬼

そんな物ね持ってられない

那种东西没能拥有的话

だから恋なんて 出来ない

所谓的恋爱 根本遥不可及


離して

放开吧

時に激し 時に毒となり時に糸結う

时而激烈 时而带毒 时而缠滞

孤独で満ちた 世界でさえ甘く蝕む

连这充满孤独的世界 都被甜蜜侵蚀

誰にだって感染るわ等しく落ちるのどこまでも

无论何人都会被感染 身在何处都会平等地沦陷

我慢苦労が 勝っても負けてもどちらも失う

含辛忍苦 胜负输赢 统统全丢失

ルールもない コールドもしないつまらないゲーム

没有规则 没有冷落 无聊的游戏

狂気の沙汰よね みんな頭がどうにかしちゃったの

尽情发狂吧 大家的脑袋都变得奇怪了呢

ひとかぎ陥ったら 決して逃げられない

一旦深陷其中 绝无可能逃脱

爆発するばかり 私はそんなのは嫌なの

只是爆炸的话 我也很讨厌那样喔

だから

因 此 呀


あなたをボロボロにして 足蹴にしながらならいいわね

把你变得破破烂烂吧 这样子践踏很棒哟

幻想に 首ったけなら

对幻想迷恋不已的话

そのまま首を捧げてよ ねえ

就那样献上头颅好了 来吧


繋いで 離して

牵起了 分离了

そうやってみんな弄ばれてばかり

一直如此被大家玩弄

どうして こうして

为什么 这样做

そんな危ない領域に憧れるの

对那种危险的领域心向往之呢

いないの?いないの

不在了吗?不在了啊

そうよみんな私をすり抜けてくから

是啊 因为大家都在瞞着我吧

私は こうして

我 就这样

決して火のつかない爆薬を抱えて

怀抱着绝对不会点燃的炸药

ああ

啊啊!


私から目を逸らして 決して私を傷付けないで

从我这里移开目光吧 千万别再伤害我了

継ぎ接ぎの 心だけを

哪怕缝缝补补 唯有这颗心

ずっと守っていたいの

想要一直守护下去啊

私と目が合ってもね 決して黙り込んだりしないで

试着和我对视吧 千万别再一言不发了

決して 繋がない心

来让不可能相连的心灵

繋ごうとしてしまうから

重新联系在一起吧!


ほらここに

瞧啊 在这里

苦く凍る決して動かない エゴの塊

悲苦 冷漠 丝毫无动于衷的自私鬼

これでいいの傷付かないの

这样就可以了吗 不会受伤了吗

だから次なんて ないのよ

下一次什么的 不存在了吧


繋いで?

牵起来?

離して

放开吧

kirimayfly

晚上不想做作业摆大烂于是随便拍了

我永远喜欢粽子!!!!!

晚上不想做作业摆大烂于是随便拍了

我永远喜欢粽子!!!!!

星间通讯

アー胎児は夢を夢を見る

アー胎児は夢を夢を見る

星间通讯
スウィート・ドリームズ ▼ ▼...

スウィート・ドリームズ

バッド・ドリームズ


ーー夢?或いは、うつつ?


是专辑印象绘

スウィート・ドリームズ

バッド・ドリームズ


ーー夢?或いは、うつつ?


是专辑印象绘

昼星寻

纪念与凋叶棕的一次回忆

回忆是珍珠,友情是钻石。


宝可梦DP里这句话我印象很深,大概是随着年岁增长,愈发感到回忆这东西如果不细心整理,很有可能就像冲到海滩上的珍珠,一个不留神还会被忘却之海收回去,所以我平时很注意写日记,以便一些珍贵的回忆到了晚年还能温暖自己的内心。


这次想要整理的,是与凋叶棕的回忆。


2019年8月17日,我在上海举办的东方滴星盏上有幸与凋叶棕聊了大概有四十多分钟,可是翻看那天的日记我发现居然没有对这段聊天的详细记录,大概是因为过于兴奋,聊的内容在时隔一年半的现在都还记得,便觉得没必要特意写在日记里,可今天觉得还是应该趁着记忆还没有变质,尽量...


回忆是珍珠,友情是钻石。

 

宝可梦DP里这句话我印象很深,大概是随着年岁增长,愈发感到回忆这东西如果不细心整理,很有可能就像冲到海滩上的珍珠,一个不留神还会被忘却之海收回去,所以我平时很注意写日记,以便一些珍贵的回忆到了晚年还能温暖自己的内心。

 

这次想要整理的,是与凋叶棕的回忆。

 

2019年8月17日,我在上海举办的东方滴星盏上有幸与凋叶棕聊了大概有四十多分钟,可是翻看那天的日记我发现居然没有对这段聊天的详细记录,大概是因为过于兴奋,聊的内容在时隔一年半的现在都还记得,便觉得没必要特意写在日记里,可今天觉得还是应该趁着记忆还没有变质,尽量整理记录下来比较好,要是哪天忘了,那损失恐怕堪比毁于地震的古城,我可不想到了老年再做艰辛的考古工作将其发掘出来。

 

确切地说,2019年并不是与凋叶棕第一次见面,真正第一次见面是在2018年,那年凋叶棕来华我去他的摊位上买碟,在买碟的间隙趁着问候寒暄了两句,算不得什么交谈,而2019年就不一样了,我记得那大概是下午一点多的时候,凋叶棕……不,或许应该说RD老师,他的摊位如去年一样在上午就已经完售,我至今仍清晰记得2018年他因没开支付宝和微信收款,拎着一大袋现金离开摊位的场景,当时还担心他的人身安全(笑)。总之因为早早便已出完了货,我看到RD老师一个人坐在摊位上,看上去很无聊地摆弄手机。

 

我从初入东方圈的2010年就开始听他的曲子,随着时间推移,他的音乐在我心里的分量越来越重,所以我当时非常诧异,这可是RD啊!在我的想象里,难道不该有许多狂热的粉丝围着他吗?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走过他的摊位却没有停留?

 

这时我感到,一个巨大的机会来了。

 

不知哪来的勇气,我凑到了他的摊位前。

 

“下午好,RD老师,您这会儿有空吗?”

 

我不想称这篇文章为什么采访、访谈,因为事先我也没有和RD老师说想要采访什么,我本身不属于任何社团,也没有什么自己运营的平台,所以如前所言,这里留下的只是一份为了不被忘却的回忆的记录,只是一个虔诚的粉丝出于崇拜而开始的交流。

 

RD老师很亲切地说有空,于是我看着四下仍然无人,索性搬了个凳子坐在RD老师身边和他攀谈起来。我是个很喜欢和远道而来的日方社团交谈的人,从豚乙女到音痴商事,从彩音到狐工,每个主催我都聊过天,而一般我的第一个问题是这样的:

 

“您本职工作也是做音乐相关的吗?”

 

记得豚乙女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为是,而RD老师看来比较随意,一开始只是做为兴趣,后来也开始慢慢接商单,我也记得确实在东方以外的地方看到过RD老师活跃的身影,这样的才能确实不会只局限于东方这个圈子,于是我接着问了下去:

 

“RD老师是怎么走上音乐创作这条路的呢?”

 

“是自学的。”

 

我到现在仍然能够清晰地回忆起来,我在听到这句话时嘴巴就这么张着,脑海空白了几秒钟。我一直以为这种高水平的词曲能力、如此广泛的风格涉猎,如此令人惊叹的才能,必然是有过从小就开始的系统训练,可据RD来说,他只是以midi音源开始的音乐自学之路,难怪他的专辑里也有不少RPG风的音源曲。

 

同时,我热情高涨地介绍他自己在国内东方圈的人气,在这边您也有很多很多的粉丝,属于最著名的几家社团之一。RD这个时候好像是腼腆地笑了笑,并没说什么。说到这,RD老师给我的印象是一个挺含蓄腼腆的人,而魂音泉的抹和TAMUSIC的主催就比较外向,彩音也是一个喜欢主动出击的人,还曾经离开摊位站在过道给大家发宣传单。接着我特意强调了一下,您的音乐,我们不光喜欢曲调,而且更喜欢您写的歌词,这一点估计是许多凋叶棕爱好者的心声,我之前也用“词曲皆神真超凡”来形容。

 

既然都说到这了,那接下来自然要和RD老师聊聊我当时最喜欢的几首曲子了。我那个时候很迷那首《汎用合成クラスメイト》,甚至情不自禁还当着RD老师的面唱出了我最喜欢的一句歌词:“それもそのはず だって彼女 合成のクラスメイトなのさ”。

 

RD老师也跟着哼了哼,说不定是觉得有点尬(笑)。

 

在这之后我还提了两首,一首是《どうして…》,另一首是《童遊》,这里闹了个笑话,我之前不知怎么一直想着童的发音是tomo,RD老师亲自给我纠正这个念warabe。单独提起的还有一首《博麗神社演舞奉納神事》,这首我当时到现在都特别喜欢,我和RD老师如此描述,听的时候闭上眼睛,仿佛真的到了博丽神社一样,RD老师笑了笑,说作这首曲子的时候真的到了一家神社里采风,接下来我自然很好奇,RD老师平时是怎么创作曲子的呢?

 

现在想想,这个问题哪可能是三言两语就讲清楚的呢?不过RD老师还是说了一句,他有时候会一边打原作游戏一边找灵感。大概是聊的久了也熟络起来,RD老师还问了我,当时刚刚发售的鬼形兽玩了没(说到这,RD老师近期的新曲孤独のイドラ简直太赞了!),我说才发售了三天,还没来得及玩,接着问了问RD老师新作怎么样,RD老师笑着说,easy挺容易,再往上就比较难。

 

在聊着RD老师的几首曲子之后,时间也过了些许,接下来就随便谈了谈东方之外的话题,比如最近看了什么动画,玩的什么游戏,这时我才知道RD老师是个兴趣非常广泛的人,他当时拿着手机给我看了看他的steam账号,里面的游戏列表有一长串,虽然大多都不认得,但印象中里面应该有个刺客信条,我说了说以前曾经短暂到日本造访过一次,还有2017年曾经去见龙骑士07老师,顺便聊了两句寒蝉。聊天的过程,经常有别的社团来找RD老师交换名片,日方和中方都有,其中好像有例大祭还是哪个展的主办?有些记不清了。

 

我们聊天的时候大概还吸引了路过的普通的爱好者,记得有一个路过的普通东方众朝我们这里看的时候被我注意到,我当时可能兴奋到忘乎所以,热情对他招手,说这位就是著名的凋叶棕RD老师,他也兴奋地跑来要了个签名。后面我还曾开玩笑地问了几句,RD老师有没有试着自己唱自己的歌,他笑着摆了摆手。大概是太兴奋,我甚至还和RD老师说,能不能翻译他的歌,做个中文填词,RD老师还笑着说可以。(官方授权GET DA☆ZE!可惜由于懒惰,至今别说填词,连翻译都没做过。)

 

我和RD老师就这么一句一句聊着,直到远方有人来找RD老师,似乎是商量舞台的准备,我也意识到,不能再占用RD老师的时间了。

 

我站起来,深深向RD鞠了一躬表示感谢,RD老师也对我鞠了一躬。我带着满腔的欢欣和兴奋离去,这时看了看表,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分钟。我意识到,人生中有许多值得铭记、值得回忆到晚年的时刻,而这个时刻就在刚刚诞生了。

 

那天之后的好几天,我都沉浸在巨大的喜悦里,到现在,写这篇回忆时嘴角都在不自觉地上弯,我深刻地感到,所谓人生的财富,指的不是物质也不是名位,而是长久以来的愿望得到实现的那个瞬间,我仍然记得,当年在第一次听到凋叶棕的那些曲子时心底就曾强烈萌生的愿望,想要和RD老师尽情一诉的愿望,这愿望深入梦中,深入骨髓,而实现的这个瞬间,我全身都在发光。这样的瞬间,在这之前见到龙骑士07老师的时候有过,在这之后见到神主的时候有过,我希望未来的人生还能再经历几次这样的瞬间。

 

哪怕是遥远的未来,只要再次回想起这个瞬间,我也确信必能给那时的自己带来毫不褪色的感动,让我意识到人生无论再怎么不堪,还是有深埋地下的矿藏支撑着我,让我认识到生的价值所在,这大概是东方之于我,之于其他许许多多的普通爱好者,都曾深切体会过的感念,我在过去几年的展会上见过形形色色的东方爱好者,有早已步入中年可还是瞒着妻子女儿来的,有刚刚升入高中凭着一股稚嫩的冲劲第一次离家几千里的,有本地的展会上不知是小学生还是初中生拉着父母的手兴奋地给父母介绍的。

 

我有时候在想,到底是什么让东方有如此的生命力,二十多年过去还能吸引新生力量。可只要静下心来,去听凋叶棕的曲子,重温当时的震撼,就会明白,我们并不是单独在热爱东方,只是在热爱那些真正有价值的美好之物,正是因为有凋叶棕这样杰出的社团创作出这样的作品,才会让无数人感到自己的世界被稍稍扩展了一些,踏出了迈向幻想乡的第一步。

 

这一步,或许对一些人来说,便是改变其命运的一大步了。

 

这一步让我们认识到,人是有可能成为比自己想象地更加崇高的生物的,他能够感知到世界还存在这样的美好,早已灰暗的视野发现一片蔓延开来的绿色,疲于应付俗务的内心得到了喘息,渐渐舒展出新的嫩芽。

 

这嫩芽,说不定在未来的一天就会开出硕果。

 

快要结束了,此刻耳机里流出的旋律是《花映「タマシイノハナ」》。

 

我还是用当年见到龙骑士07时在日记上写下的那句话来结束这篇回忆吧。

 

——直到有一天,也拿出自己能问心无愧觉得“美丽”的东西的时候,才是这次出行最大的收获,也是对他最大的报答吧。

 

……

 

最后我还要说一句。

 

后悔没要一张合影!



今天也要ゆっくり唷

【歌詞翻譯】しあわせのかたち

幸福的形態


arrangement: RD-Sounds

lyrics: RD-Sounds

vocals: 藍月なくる

Guitar:光収容


From:(例大祭18)[凋叶棕] 報 (Mukui) Track 11

Original title: 今宵は飄逸なエゴイスト(Live ver) ~ Egoistic Flowers.


目を合わせてね

微笑みかけてね

ちょっとだけ肩が重くなっても 気にしないで


請好好看著我

給我一個微笑

即使肩膀上多一點重量 也不要介意


嫌ったりしないで

叩いた...

幸福的形態


arrangement: RD-Sounds

lyrics: RD-Sounds

vocals: 藍月なくる

Guitar:光収容


From:(例大祭18)[凋叶棕] 報 (Mukui) Track 11

Original title: 今宵は飄逸なエゴイスト(Live ver) ~ Egoistic Flowers.





目を合わせてね

微笑みかけてね

ちょっとだけ肩が重くなっても 気にしないで


請好好看著我

給我一個微笑

即使肩膀上多一點重量 也不要介意



嫌ったりしないで

叩いたりしないで

優しくその手を差し伸べてね


不要討厭我

不要打我

把手伸向我的時候溫柔點好嗎



派手な服着て

楽しげに笑って

金遣いが荒そうなやつには 気を付けてね


穿著華麗的衣裳

愉快開心地笑著

對那些揮霍金錢的人 要小心一點



でもあれがそうよ

しあわせの形なの

あなたにだってわかっているんでしょう?


但就是這樣

也是一種快樂的形式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どこに行ってもね 頑張ってもね

報われないよね なにもかもね


無論去往何處 有多麼努力

都不會得到回報 什麼都沒有



だけどだけど 生きて 生きて いくならさ


但是但是 想要活著 活著 活下去的話



おもいっきりおかねをかけて

いっしょにしあわせになろうね


能花多少錢就花多少錢

一起來變得超快樂吧!



あのお米 あのお酒

おなか一杯になりたいね


那米飯 那清酒

來讓肚子吃得飽飽的吧!



ああ生まれたことの報いとして

幸せになっていきたいな


啊啊 作為誕生的獎賞

就是要活得幸福



当たり前のことだよ

みんな幸せになりたいんでしょ?


這也是理所當然

因為大家都希望得到幸福哦?



大丈夫?

離さないで 傍にいてもいい?

花道の後ろから ついてくから


沒事吧?

別離開我 讓我跟著你好嗎?

你的榮華之路 我會跟隨其後



さあ いきていって そんでもって 財をなしながら

私を どうか しあわせにしてね


那麼 出發吧 去賺取財富

請讓我更加享受到快樂



明日は知らない

昨日も知らない

暗闇に沈んだその道に 私ひとり


明日是未知一片

昨日同樣一無所知

黑暗愈深的道路上 我獨自一人



だけどあなたが

そうよあなたが

ぜんぶぜんぶどうにかしてくれるの


但是有你

是的你在

你會關照好這一切的吧



もっと良くなりたい

だから欲ありたい

生きてればそれが普通でしょう? ちがいないわ


想要過得更好

所以有更多慾望

只要是活著就很正常對吧?  不是什麼壞事



だからきっとね

しあわせの形はね

誰でもわかるようにできてるのよ


一定是這樣

幸福的形式

是以誰都能理解的方式存在著



私といたって 楽しくないよね ね。

でも私はずっと 楽しいかな


和我在一起並不有趣 是這樣啊。

不過我真的 相當開心



だからだから 生きて 生きて ほしいかな


所以啊所以 活下去 活下去 如此渴望的話



おもいっきりおかねをかけて

わたしとしあわせになろうね


能花多少錢就花多少錢

讓我們一起超快樂!



あの指輪 あの小袖

私をきらきらにしてね


那戒指  那小袖

讓我更加眼花撩亂吧!



ああ生まれたことの報いならさ

幸せになっていいじゃない


啊啊 作為誕生的代價

想要幸福又有何不可



そんなの悪くないよ

誰だって幸せはエゴでしょう?


這又不是什麼壞事

大家都有一個想要幸福的自我(ego)沒錯吧?



大丈夫

離れないよ 傍にいるからね

あなたの隣にいていいでしょう?


沒事的

不會離開 我陪著你

我就在你身邊不是嗎?



さあ いきていって そんでもって 財をなしながら

私を ずっと しあわせにしてね


來吧 存活下去 然後 發財致富

讓我一直快樂下去!



報い報われて財よ回れかし

その道の果てに待つものは


施予收受錢財來來去去

最後的結局又會是什麼?



転べ 地を嘗め その手より摺り抜け

それでも生きていく報なら


轉瞬傾覆 墜入底端 生生從你指掌中滑落

然而這是活著就會遭遇的報應



避けられない末路がそこに

それでも生きてくなら ああ


無處可逃的末路近在眼前

不過你仍然活著 啊啊



おもいっきりおかねをかけて

わたしをしあわせにしてね!


能花多少錢就花多少錢

讓我超快樂吧!



あれも これも

それも どれも

全部私に頂戴ね!


這個 那個

那些 所有的一切

全部統統都給我!



ああそれであなたがつぶれちゃったら

やっぱりちょっとは悲しいけど


哦看來你破產了

果然稍微有點令人悲傷



素敵な想い出になる

そんなあなたが…大好きだからね。


多麼美好的回憶

這也是我…最喜歡你的地方。



大丈夫

忘れないよ あなたはちょっとだけ

他のひとよりも頑張ってくれたもん


沒事的

我不會忘記 

你比其他人更加努力的那多一點點



そう しあわせになんか なれない私だけど

このエゴだけは無くせないんだ ああ


是的 變得幸福什麼的 做不到的這個我

無法擺脫這個自我(ego) 啊啊



大丈夫

怖くないよ はじめはみんなみんな

何にも持たずに生まれたんだからね


沒事的

不用害怕 因為所有人從一開始

生下來就是一無所有


さあ いきていって そんでもって また財なしたら

私を また しあわせにしてね…?


來吧 活下去 然後 再次發家致富

到那時候…會再讓我幸福的吧?







這次的專輯名「報」,內容就RD的說法,是少女們「欲望」的回合,追求報酬與遭遇報應,非常符合本次開頭和壓軸的依神姊妹。


和初回限定封面上花團錦簇的妹妹女苑比起來,再版封面的姊姊紫苑就顯得寒酸許多。



用溫柔的語氣哄誘著,鼓勵宿主「おもいっきりおかねをかけて」能花多少錢就花多少,用「這很正常」、「大家都是這樣」的安慰話語消除罪惡感,從可憐兮兮的卑微態度到貧乏神本質爆發的貪慾索求,為了自己快樂的Egoistic(利己主義)很快就會拋棄這個一無所有的宿主,尋找下一個目標吧。


しあわせ/幸せ 分別翻成了快樂/幸福

不過歌名和最後的しあわせ是用幸福來解釋,非常我流的解釋。


昼星寻

幻想乡求经纪行【第十六回】

       却说那取经四众,于那密林中不意被妖怪抢了指路的卷轴,活脱脱急哭了个唐长老,恼坏了个美猴王。一番商议,登时那悟空、八戒二人一道金光纵上云头,往那魔法之森正中处驾风飞去。好行者,跳在云端,手搭凉篷,睁眼看去。只见那林东西密摆,南北成行,真个密砌重堆,客旅难行。八戒道:“哥啊,这般广大个树林,若住上半年,哪分日月,便行上数里,难见斗星,怎会有人家?”行者道:“入林时远望那林中若有炊烟,必是不虚,且随我来。”又行了数里,只见近水平阳开阔处,果有一处宅邸,甚是精雅非常,你看那——...



       却说那取经四众,于那密林中不意被妖怪抢了指路的卷轴,活脱脱急哭了个唐长老,恼坏了个美猴王。一番商议,登时那悟空、八戒二人一道金光纵上云头,往那魔法之森正中处驾风飞去。好行者,跳在云端,手搭凉篷,睁眼看去。只见那林东西密摆,南北成行,真个密砌重堆,客旅难行。八戒道:“哥啊,这般广大个树林,若住上半年,哪分日月,便行上数里,难见斗星,怎会有人家?”行者道:“入林时远望那林中若有炊烟,必是不虚,且随我来。”又行了数里,只见近水平阳开阔处,果有一处宅邸,甚是精雅非常,你看那——

 

       沿溪豁然林叶开,森中洋馆现身来;

       青石小路通门院,院内花木细细裁。

       红瓦仿若七月莓,水磨青砖透玉彩;

       春夏蔷薇拥暖庭,秋冬霜雪妆檐白。

       果然精致别馆所,幽雅美奂诚可爱;

       屋内珍奇般般有,稀世人偶件件排;

       似此童话仙居地,多少少女寄情怀;

       谁人有缘访造会,爱怜不舍漫徘徊。

 

       那行者、八戒二人望见此处,按落云头,正要近前看个仔细,忽见那宅邸前草木间走出一个小人来,舞枪弄剑,咿呀有声,拦住二人去路。八戒道:“师兄,你看这般个小巧伶俐的妖怪,真个爱煞人也。”行者见了,微微笑道:“八戒,莫看差了,此是个假人,在此唬我等来。”八戒道:“既是假人,怎的能舞刀弄枪?”行者道:“岂不知那周鲁班雕木鸟能飞,汉孔明造木牛能走?此必是不知那里的能工巧匠,设在此地阻我等之路,看我破来。”言毕一棒向那假人打来,原来那假人内有机关,不震尚可,遇震即爆,那猴王一棒下去,只听得火光炸裂,将他两个几震翻在地,慌得那八戒抓耙而起,行者急执棒于前,道:“仔细了,此是个伤人的兵器也!”正谨慎处,忽见那林深处走出一个女子,手执书一本,发别梳一具,亭亭款款而来,你道那女子怎生模样——

 

       巧目灵兮盼,樱口言笑敛,雪肤幽香凝,金发披肩散。下穿一件青蓝无袖衣裙,上罩白洁披肩;腰系一条蕾丝镶边缎带,束着柳腰疏懒。生得玲珑人偶貌,不负森系少女名。素手垂挽魔导书,善使奇术操演变。一双玉手妙法全,指拨千丝万缕线;控使人偶摆成阵,千军万马也难前。这个是七色机巧人偶使,人形裁判威震天。

 

       那女子也不等他两个开口问,便道:“是何人扰了我所部阵,毁了我的物件来?”行者怒道:“你这人好不强蛮,我等还未究你伤人之名,你倒先说我几个毁你的财物来。”那女子道:“你若不进我这阵来,我那人偶怎会阻你,你若不伤我那人偶,又何来火焰伤你?”行者道:“我师兄弟有要事经此地,还要你先准了不成?便是占山落草的强人,也无阻人的道理来。”那女子道:“我居于此间为家,你等既夜入此林,必有勾当,我自要防之。”八戒道:“哥啊,你道是甚么好人家可探听详细,不想竟惹出个地头蛇来,还不快走怎的,若不去,怕还问我们要买路钱哩!”那女子闻言怒道:“你两个擅闯我宅,打坏我人偶,岂是说走就走的?”原来那女子对自家人偶爱护的甚紧,日日养护,月月精修,眼见行者打坏,怒起火发,只一抬手,那林中早已涌出千百人偶,将行者、八戒团团围在正中,都舞刀弄枪,只望朝他几个刺来,行者道:“八戒留意,此间走不得了!”只见那些个人偶重重叠叠,铺天盖地,或大或小,或枪或剑,都向他几个杀来,真个凶险——

 

       人偶租界张辟开,万国道化层层排;

       手持枪刀斧剑戟,昏昏恶恶杀将来。

       白露春京凶势猛,施法诅咒恶蓬莱;

       更兼上海魔彩光,红光穿射化作埃。

       莫道玲珑人偶巧,神风自爆实难挨;

       排成军势横在前,管教有去无回来!

 

       这行者,八戒在那里遮拦递挡,都只顾应付那无穷之敌,但见枪来棒扫清,剑刺耙挡架,到底是天神临凡,那人偶虽重重杀来,也伤不得他二人,只是围在垓心,进退不得。他两个战了半晌,八戒道:“哥啊,也不知那里来这般多个假人,似此战到天明,也打不尽绝!”行者道:“也不怕其多,只是其进退齐整,攻守有方,就像是有人指挥一般。”又道:“八戒,我两个被围在此不是办法,你且撑着,容我去看个仔细。”八戒道:“哥哥去便去,只是快些,我老猪不似你能腾挪变化,莫误了我!”

 

       好大圣,将那铁棒拦腰一扫,趁着那一棒之威的空隙,将身一纵,跃上云头,睁圆那火眼金睛看罢,不觉拍手称赞道:“方才不曾看的仔细,今细观来,果是个有道行的妖怪,好个巧手的本事!”原来那人偶使手中控线无数,都系在那人偶后头,那人偶就都听她而动,又再放线出去,一操十,十操百,百操千,那百千人偶攻随其心,退应其手,如此一人敌千军万马,真个夺天地造化!那大圣既晓了个中道理,只道是擒贼先擒王,跃下云端,摆个金乌坠顶之势,一棒直望那人偶使打去。那人见了,急忙将身闪过,又召来那人偶无数,都持着盾,一层一层护在身前,围得像那铁桶一般。行者笑道:“似你这般个小人,便是再召千个万个来,也抵不住我这一棒!”言毕把那棒子迎风一晃,就变得盆来粗细,双手向那铜墙铁壁一抡,就如那石锤击卵,将那围成的盾墙尽皆打散。那人偶使大骇道:“好个有本事的猴头!”行者笑道:“那闹天宫的本事,还不曾拿出分毫来与你看哩!若再纠缠,老孙发起狠来,莫要说你在此安家,便连根也剿了去。”那人偶使倒也不惧,粉面生威,素手牵丝,又扯出千百人偶出来迎战大圣。行者暗思道:“这人偶也不知有多少,若与她反复纠缠,怕误了事师父焦躁,若一棒下去,又怕老孙棍重,直打杀了,惹师父埋怨咒我。此番必是与她使个法术为妙。”

 

       好大圣,捻着诀,念声咒语,对那人偶使道了一声:“住!”这原来是个定身法,那女子曌曌睁睁,直挺挺,双脚站住;眼睁睁,口也难开。行者笑道:“妖怪,枉费你玉手千般巧,珑心生九窍,俺老孙只与你一言,便让你挣脱不得。”那女子也不与他答话,只如痴如怔,口不能言。那边八戒正斗处,忽见那千百人偶就都如断了线般,纷纷坠地,惊诧道:“方才无数争斗雀跃,怎忽的停了?”行者按下云头,对那呆子道:“那先前百千人偶,俱是她一人持线所操,是老孙使个定身法把她困住,故此降服也。今且莫与她纠缠,速去回报师父,另寻办法来。”八戒道:“这妖怪不打,置此作何?”行者道:“你忘了师父先前怎说?此间妖怪轻易打不得,又不通外界,请不得帮手,若惹出祸来,只怕落个进退两难,我们不要管她,还回报师父去。”八戒道:“哥哥,你这若是端的放了,只怕人家心气不忿,趁夜赶来寻仇也!”行者道:“也不解她法术,只教在此站上一日,待我们天明出了林去,管她怎么寻来。”他两个商议已定,只把那人偶使留下,复驾云还朝长老处去了。

 

       那长老与沙僧正然等候,忽见行者、八戒按落云头。圣僧急唤道:“悟空、八戒,你两个自去许久不回,可曾访得人家问明详细?”行者近前告道:“师父,这林中确有一处人家,只是我与八戒近前看时,不意触了这家机关,先见一个假人舞枪弄刀阻拦,后弟子一棒打下,火光迸发几乎伤身。正查看时,又见那家主人出来,说我几个擅闯她的宅邸,毁伤她的物件,言不几句便要赌斗,登时便有无数假人自林中出来,都在那一人操控之下与我两个缠斗,甚是厉害。后是弟子使了个身法把她定住,这才与八戒脱身,特来拜告师父。”那长老闻行者如此言语,心有不忍道:“听你几个此等说,既闯了人家,坏了物件,如此冲撞,还是我们的不是,却怎么好就此行路?”行者道:“师父,你舍眼看看四下,这荒林里不是讲道德处,若不是被那小妖怪诓去卷轴,怎会惹出这番事来?且把那妇人之仁收一收,待出了此林,寻了出路再料理争执。”悟净道:“大师兄说的正是,眼下天色已晚,莫不如在此安歇,待天明走出林地,还去访那白莲菩萨,讲明事由,请菩萨拿定个办法为善。”

 

       三藏见此等说,没奈何只得依言。他四个便在此歇马生火,住了一夜,不觉东方发白,天色渐晓,复整鞍上马,又行了数里,忽闻得前方一处近水之地声乐作响,喧嚣甚紧,行者执紧铁棒上前,拨开林叶。引得那三藏一行近前偷眼细看,登时便窥得明白,原来是三个小妖精,俱是十来岁的少女模样,各执一把乐器,一个拉弦,一个吹号,一个弹琴,都在那里吹弹拉演,甚是欢悦,细细观之,只见拉弦的那个生得——

 

       红月黑帽,白衫玄裙,生来阴郁,寡言少谈。短短金发并金睛,一把名琴世所罕,弦弓不使亲手拉,自奏声乐弥于间。这一个是普氏姐妹排老一,提琴领队露娜萨。

 

       吹号的那个生得——

 

       青日白帽,淡粉荷裙,生喜好动,性朗善讲。披肩蓝发遮碧眼,一支小号鬼魅现,号嘴无用努口吹,鼓鸣发响半空端。这一个是普氏姐妹排老二,骚灵号手梅露兰。

 

       弹琴的那个生得——

 

       绿星红帽,红衣白衫,生性狡黠,未语先算,褐发直散掩深瞳,一架钢琴双翼生,琴键何需动指弹,乐符流泻似清泉。这一个是普氏姐妹排老三,键盘乐手莉莉卡。

 

       那长老见她几个在那里奏乐,便下了马将缰绳交于行者,驻足观看,听了半晌,那三藏不觉竟流出泪来。八戒见了道:“沙和尚,师父在这里认了亲了。”沙僧笑道:“二哥胡缠!我们走了这些时,好人也不曾撞见一个,与妖精认什么亲来?”八戒道:“不是亲,师父在那里哭个什么?”行者道:“师父啊,听她几个所演又非哀乐,你怎么下起泪来?”三藏道:“不是,这音韵中不知怎的,听出故旧之情来了。”悟净道:“师父,乍入此境来,未曾见半个故人,怎么生出故旧之情?”三藏道:“这里诚非吾乡,只那弦乐中确有几意相识,徒儿们,你们那个去问问,演的是什么曲?”他几个正言语处,早惊动了那三个妖精,那拉琴的妖精问道:“是何人在那里喧哗,扰我几个排演?”

 

       三藏见了,急引行者、八戒、悟净走出林来,欠身告曰:“贫僧是东土大唐差来西天求经的和尚,无奈迷途错入此地,适才闻得这厢声乐响动,乘上些雅兴听了半晌,不意感叹,搅扰见罪,敢问——”不待三藏说完,那三个妖精里有知道他几个仔细的,当时认出模样,喜的拍手叫道:“姐妹们,这兀的不是那取经的三藏法师来耶!”三个妖精一时把他几个围住,细看细瞧,指指点点,欢欢喜喜,叽叽喳喳,直闹得霜雪寒天三分暖,荒野林中一片春。行者顾与悟净道:“那呆子说的倒也不差,虽我等不识人,便是有识我们的,也有三分亲切。”

 

       那三个妖精观看议论罢,对三藏道:“我三个乃是骚灵姐妹,名唤作露娜萨、梅露兰、莉莉卡,常年居此为家,以吹奏为生,这幻想乡中凡是聚会开宴的,都请我姐妹去奏演,方才林中排练,却不知怎么惹出三藏法师来耶。”悟净道:“我师徒误入此间,正待赶路出林,不意相逢,扰动清幽,适才仙乐,果是意趣非常,敢问所演何曲,怎么惹我师父落下泪来?”那莉莉卡听来,嘻嘻笑道:“不瞒列位说,方才我姐妹演的四面道中,实是与法师们颇有渊源,据那作曲者讲,编此曲时还想着你们的事迹哩!”三藏闻言夸赞道:“宝方人情,我师徒一路来略有听闻,果然世外桃源地,不比凡俗乡,不但风物比别处不同,声乐亦有所长,敢问列位仙子,这幻想乡中音律所意为何?我师徒还能听几多?”

 

       那领队的露娜萨听了,欠身相告道:“法师啊,我这幻想乡中步步闻曲,处处含情,但便行路,前方自有天成的妙曲,数有千百,管教聆听。”三藏道:“适才入林,方闻仙乐,何谓步步闻曲?”梅露兰道:“法师们初入此境时,不曾听见主旋律?”莉莉卡笑道:“又非打正作的,谁能听见?”那露娜萨道:“你几个且休多言,莫耍他们了,三藏法师啊,你且听我道来,我这幻想乡里——

 

       千家乐,万般响,世间曲调无尽样;

       圣僧有缘入境来,且坐听我说东方。

       此间离世幻想界,自有妙音收典藏;

       神鬼妖魅皆有情,情借曲传动心觞。

       曲有数百称源头,各有所爱无短长;

       逍遥飘逸超凡尘,清新俊秀绕余梁。

       上海红茶动弦思,若风摇铃悦心扬;

       妖妖跋扈真绝代,唤起枝头墨樱放。

       永夜声起月无尘,竹取鸣奏心飞翔;

       明日唱尽昨日俗,众神眷恋幻想乡。

       花盅歌起江山动,东国不眠夜未央;

       感情聚作摩天楼,奋起心间扶摇上。

       欲望加速拨心弦,净光琉璃唱幻想;

       纯心所在魂悲切,三千诸世寄偶像。

       初闻尚作小可趣,久听方觉洞天敞;

       恰似灵泉润心田,忘尽凡俗皈此乡。

       此曲本应天上得,人间哪得几回响;

       神主鬼才拾珠玑,五洲四海共传扬。

       传者何止千千万,寰宇海内遍此芳,

       扬琴为奏花之都,赠予你等细细赏。

 

       那长老听说如此,不胜欣悦,对沙悟净道:“悟净,待我们出了林,去买几卷好空白抄纸来。”悟净道:“师父,此间又无经传,买抄纸作甚。”三藏道:“我欲在此间务徐徐慢闻,细细品鉴,待把那曲乐听遍了,把那曲谱也誊个抄本,带回我九州,呈上我唐王,命乐班演了,也教天下人共赏之!”八戒道:“师父啊,你是这般心慈口敞,但凡见了什么好物,就要与人同享,他这厢曲数多,岂不要耽搁日久,误了取经之事?”那长老道:“你岂不知孔夫子有云:‘移风易俗,莫善于乐’,他这里有如此仙乐雅颂,若带回我中华,教化万民,净心养性,扬善改俗,也正助我师徒取经之功果也。”那梅露兰道:“法师们说笑,莫说誊录,若要把这幻想乡曲子听遍,便数年也不得抽身,谈什么取经赶路?”八戒道:“你这妖精便是胡讲,曲只数百,月馀也听彀了,如何花得数年?”梅露兰道:“是你也不知了,我这厢曲乐,有原曲者,有同人者,若论原曲只有千百,若说同人何止千万,你且听我道来与你听——

 

       远方客,步且稳,我今与尔说同人;

       本源已是绝妙律,改奏更添几分神。

       恰如两仪生四象,四象又化大乾坤;

       只有一个作原本,牵出众彩共纷纭。

       百家争鸣齐演奏,曲数十万还超群;

       若问种类有几何,恰如满天繁星辰。

       古典现代皆有韵,流行说唱混电音;

       人声纯乐各出奇,幻奏交响摄心魂。

       几国语言般般备,万样乐器共铺陈;

       齐将原曲神妙演,引得路人入此门。

       曲中果有无穷趣,洞藏天地焕然新;

       三千世界图卷展,君且闭目倾耳闻。

       琉璃展弦飞星降,九十九节语辉针;

       萃梦未醒拾醉花,童游梦现误凡尘。

       五重变奏永夜至,千华缭乱诱月轮;

       流星驱动光影过,皎辉如雪映竹林。

       灰泪洒尽幽冥现,夜樱街道沁芳芬;

       散华惊却蝴蝶梦,西行妖下一片春。

       绯色赤染孤独月,死奏终响玲珑音;

       湖上雾散键盘镜,星色夜空映丛云。

       春径漫步缘何在,夏花散尽归黄昏;

       幻秋风起梦彼方,初雪恋慕梦追人。

       千秋万岁回音响,幻乡于此超凡尘;

       几道甘泉流心过,梦醒唯有泪两痕。

       曲曲含情变化多,造化无穷真绝伦;

       同人原作各争艳,恰似飞雁追彩云。

       谁人若要听其尽,只怕半生光阴沉;

       不若随性偶捡拾,妙趣自得乐怡神。

 

       行者道:“若如此说,也亏得你们勤谨,似这十来万曲目,前年吹到今年,今年吹到后年,便到死也不得休,怕我师徒几个便是取经回来,也轮不得你们安歇哩!”那呆子道:“哥啊,你只仗着自家有神通,不讲别人会手段,这三个妖精必是也有个分身法儿,也变作千百个,却不正方便应承?”那莉莉卡道:“不是,不是,我姐妹们没这个手段,只是这厢的曲乐,不止我一家奏演,当世之上,说不尽那匠心的艺人,巧思的社团,百家共演,各有所长,同将原曲演变化,纵情倾才谱新章,恰如那百川贯流,江河入海,共营出这片天地来,你可知那——

 

       行路难,且暂缓,留步听我讲社团;

       创幻自成十余载,闻者莫不为惊叹。

       此间旋律真妙曲,心内岂能无所感;

       个中实有逸才举,纵情恣意浸其间。

       好似灵种一洒播,绽开百花齐争艳;

       当世妙人都有谁?今与你等细细谈。

       首推当属凋叶棕,词曲皆神真超凡!

       名曲遍传人尽知,天下无双魂音泉。

       飒爽无羁豚乙女,琴奏空灵猫键盘;

       众神眷恋谱散花,幽闭星光忠本原。

       清新雅逸说舞风,秣本醉花泪潸然;

       电光飞炫东新音,气势如虹晓录传。

       灵韵优雅蜜柠檬,发热巫女若天仙;

       彩音志奏情激扬,敏心灵动射月谭。

       临场起兴马里奥,坂上那智音含电;

       小峠声启撩神思,美歌音动忘俗凡。

       流派阶堂未月亭,趣味工房莓坊间;

       绫仓松椿惠光城;小寺叶月照花碳。

       交响实有别洞天,摄人心魂非等闲;

       红维流星蕴奇才,爵士交响俱齐全。

       狐工飘逸如行云,音痴律尝各洞天;

       针音齐聚各献才,幻奏齐鸣演盛宴。

       妙律岂有国界分,五洲四海共开源;

       南北半球同此歌,东西两洋齐争艳。

       白玉樱落飘欧美,幻想风靡卷东南;

       一衣带水情深彻,瑶山茶会白兔团。

       年年新社如春笋,岁岁旧人别故颜;

       迎来送往情不忘,前赴后继共将传。

       势如银河贯九天,二十余载魂不断;

       遍传天下恒久远,举世心欢喜开颜!

 

       那三藏、行者、八戒、沙僧闻这三个骚灵说如此如此,俱各惊异,不胜赞叹。那长老称羡不尽道:“善哉,善哉!果然是洞天灵福地,逍遥无边场。徒儿们,你可知唐王差我往西天去,所为是何?只因那观音尊者道我南赡部洲万民,多贪多痴,多诈多诳,不向善缘,不敬宝光,又愚昧不明,放纵无忌,故教我等往西方天竺国佛老大雷音寺处求取大乘真经,启善缘,开民智,以教化那万民明善恶,知美丑,致我师徒一行路途遥万里,多魔又多障。你看他这方就如此多贤,人人明鉴美丑,趋雅远俗,但有妙颂雅律,登时举世传扬,又何需劳我师徒这场跋涉!”那骚灵姐妹道:“法师何必过谦!千年来若无你这等先贤遗下的功果,何来当世风雅之作合,今却宜早行路出林,还圆了你们的善果去。我这厢的曲子,千年后自有人传你那中原去,莫忧曲谱不能藏留。”长老闻言甚喜,那孙行者又与八戒、悟净笑道:“师父啊,待我等取经归来,不若也学些儿音律,组个社团耍耍,若把那大乘真经依这原曲谱了,传唱于世,强似你开场讲经也。”

 

       你看他师徒几个说说笑笑,不觉日晚,那长老欲出林走路,又有不舍之意,央她几个又演了几曲,那三个骚灵见了此状,甚是欢情,铺琴动玉指,展弦送香风,碎月曲终意未已,又奏童祭作仙鸣,直听得他几个如痴似醉,茶饭不思,足留了半日有馀。那骚灵姐妹演毕,便辞告他四个道:“感承法师下爱,不胜欢欣,只别处还有邀我姐妹的宴场,这便相辞告退,法师们还请行路去罢。”言毕各自收了乐器,不知往何处飞去了。

 

       这厢三藏引那行者、八戒、悟净,望空礼谢毕。方整鞍上马,望那大路上徐徐行进,正欲出林寻那白莲去,忽见那半空中一阵风来,远远听得有人喊道:“三藏法师,驻马稍停,本家主人有请,且随我去来!”惊的那长老勒马回鞭,与三徒定睛一看,果有一人驾那清风,径至当前。

 

       也不知这来者是何人物,欲引至何方,且看下回分解。


诗津娥

如果

        在那一刻,一切都改变了。

        每一个人都是这么的……平庸。每一个人,我所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变得与以往不同,我所看到的风景,也与以往大相径庭。

        那是……混凝土高楼所铸成的天际线……吗?

        这里是哪里?我该前往何处?何处...

        在那一刻,一切都改变了。

        每一个人都是这么的……平庸。每一个人,我所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变得与以往不同,我所看到的风景,也与以往大相径庭。

        那是……混凝土高楼所铸成的天际线……吗?

        这里是哪里?我该前往何处?何处又应是我的归宿?

        漫无边际地,我穿梭在人流之间,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就仿佛,我不存在一样。

        我来自幻想乡。但现今这一切,似乎已经不是幻想乡应当有的模样了。


东京都 其一

       市中心的街道,总是充满了嘈杂,即便是在大白天,高楼的荧幕仍然不间断地播放着霓虹灯光所点缀的偶像团体短片。

       “BA★KA!BA★KA!”

       似乎是当红偶像的成名曲,伴随着略显刺耳的音乐,一个穿着蓝白色偶像活动礼服的短发少女与一个绿白色礼服的单马尾少女赫然出现在大荧幕上。

        “咱可不是笨蛋哦?是!偶!像!你们可以叫我——琪露诺!”

        “各位好!我是一期生!这个笨蛋给大家添麻烦了吧?没关系,大妖精我会好好教导她的!”

        即便是走“妖精”设定的偶像,也脱离不了身为人类的固有束缚,短片中所呈现的一切都和那些偶像没有任何区别,不是吗?

        妖精,作为人类的幻想,终究不会存在于现实之间,哪怕是真的存在,也会被嗤之一笑吧?

        雪姬九,19岁,艺名琪露诺(Cirno)。太曜静,20岁,艺名大妖精(Daiyousei)。二人以“妖精之梦”的组合出道,凭借着姣好的面容与充满特色的表演技巧,成为了偶像。

        东京都中心的昼与夜,依旧播放着两位少女为了打拼与梦想所制作的介绍短片。

        妖精们今天也在为了生活,向众人展示自己的笑颜。

 

东京都 其二

        樱田门正面是东京都警视厅。

        一般人通常不会去那种地方,但是如果你是警察,那么出入这种地方简直和吃饭睡觉一样是定理,是规矩。

        毕竟这是一份工作,危险的工作。

        警车群急速地驶出了警视厅,朝着目标地点驶去。

        带头的是一辆黑色的丰田,在夜色之下,红色的光与刺耳的警笛使得它如此的显眼与聒噪。

        街道上过往的人们停了下来,惊叹着这少见的画面。

        他们如果稍微仔细体会那警笛声,就会明白一件事。

        这是东京都内罪犯们的镇魂曲。

        北白山兔美,绰号小兔姬,29岁,就任于搜查一课,正驾驶着丰田,追捕着罪犯们的良心与灵魂。

        镇魂曲的循环播放下,这座城市显得如此冷清与安静。

        或许,是警察小姐的内心很平静吧?

        “今天,还是像死了一样去追缉罪犯吧。”来自北白山兔美的独白。

        她究竟是在追捕罪犯们,还是在这个充满罪恶的离奇之地寻找着一份真实呢?


东京都 其三

        “那么现在,我宣布,开庭!”

        伴随着法槌敲击的声音,就连最后的一丝声响也消失在了最高裁判所内,只留下了一份庄严与静谬。

        最高裁判所裁判官,也就是坐在正中央的那位法官,被誉为全日本泡沫年代之后最为清廉正直的法官。

        如今她已经64岁高龄,即便还有6年就即将退休,她对于这份工作依旧充满执着与热情。

        在近乎银白的头发中,你可以看到里面还夹有些许墨绿色。那是她年轻过的证明,也是她在 这里就职20年的证明。

        她以严肃而令人畏惧的目光审视着眼前的犯人,这让那个犯人忍不住战栗。

        能在这里被审判的都不是一般的人了。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别乱动!”一旁看押的年轻法警小声嘀咕道。那是留着赤色双马尾的女警,与法官不同,这是她就职的第一个年头,这么大的场面,她自己也没有见过。

        而且,她总感觉法官不仅仅在审视犯人,同时也在审视自己。

        这让她感到不安。

        即便平日里确确实实能够忙里偷闲,但是一般来讲不会有人发现这一切。

        然而,总感觉自己被识破了一样,被眼前这个老太婆。

        裁判长嘴角微微一撇。

        她……笑了吗?

        山田映姬,64岁,44岁就职裁判长一职,工作至今。审判过194个罪犯,没有过任何差错与误判,哪怕是在细节上的一点疏忽都没有。

        小野小町,27岁,以优秀的成绩从东京都警察大学毕业并成为一名法警。

        两位素不相识的女子,即便是在审讯罪犯的关头,也在心理之间进行着一次又一次,有趣的“博弈”。

  

神奈川县 其一

       在大和市深见东,有着一所名为东深见的高等学校。

        在附近的街道,时常可以看见学生们穿梭的身影。男生穿着白色衬衫与深色长裤的夏季校服,女生则穿着短袖衬衫与堇色的裙子,裙子上搭配着紫色与白色所构成的条纹。

        每一个孩子都充满了朝气……也许吧?

        金发的少女独自一人走在放学的路上,玩弄着发丝同时,拨通了同学的电话。

        “喂喂,啊,我是理沙啦!堇子这个周末也出来联谊吧?怎么样?诶——有事吗,那就没办法啦。嗯,那就这样,拜拜。”

        电话挂断,金发的少女遥望着前方的夕阳,她似乎在哪里见到过这样的风景,可却又记不起来究竟是在何处有过这样的景色。

        她又忽的想起来自己好久没去学校附近那家小卖铺了。那边的老爷爷过的还好吗?

        下次回家的时候顺路去看一下吧。

        同样的夕阳,透过玻璃洒在栗发眼镜少女的房间中。

        桌子上是数不清的理科题与草稿纸。

        少女依旧在奋笔疾书,一刻也没有停下来过。

        创建社团的梦想,在现实里是无法实现的。

        这样的社团,所谓的超自然社团,终究是像她这种怪人的黄粱一梦罢了,只存在于可笑的虚拟世界中,不是吗?

        眼前最重要的还是考大学吧?

        没有了学历,哪怕你再怎么富有知识,最终落得的下场也和那群家伙一样。

        可是即便如此。

        少女依旧在草稿纸上默默画下了几个奇特的符号。

        这是她哪怕到最后也不愿意失去的幻想吧。

        雾岛理沙,16岁。宇佐见堇子,16岁。就读于东深见高中一年部,同样成绩优异,然而性格却根本不同。

        两位少女的未来,究竟会是什么样的,社会正在等待她们的答卷。


神奈川县 其二

        百货大楼里,带着小青蛙头饰的绿发小女孩看着玩具店橱窗里的大型机器人,眼睛里闪耀出渴望的光芒。

        “我想要这个!”小女孩指了指橱窗里的机器人,兴奋地蹦蹦跳跳。

        一旁似乎是母亲的女人看了看那个玩具,不禁想要嗤笑孩子的奇特。

        一个小女孩竟然会喜欢机器人,这究竟是跟谁学的呢?

        母亲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一边安抚小女孩,说:“可怜,不要这样子哦,这个玩具太大了,妈妈带不回家里呢。”

        “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机器人呀,会巨大化哦!变成比大楼还要高的大机器人,到时候妈妈和爸爸还有可怜就没有地方住啦,因为机器人会把房子撑坏哦。”

         一旁的孩子低下了头,似乎是在为母亲而感到担心的样子。“那这样子,确实就麻烦了!比起机器人,可怜还是要和妈妈一起舒舒服服住在家里!”

        “好孩子。走,回家吧。”母亲笑了,得意于自己的“骗术”高明。

        事实上,她很清楚自己思考问题的答案。

        那就是女儿是跟自己一样的。

        同样喜欢大型机器人,毕竟谁还没有年轻过呢?记得那个时候她还在上高中,电视里经常会播放一部叫做《非想天则》的机战动画,那个时候的她也的确很着迷于大型机器人。

        然而,再怎么说,这也终归是动画而已。

        不存在于世界上的事物,对于她这样的一个大人来讲,其实已经无所谓了,要是存在,反而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在现实的世界,常识才是最重要的。

        而常识,则是身为大人需要具备的第一条件。为此,必须抛弃孩童时代的天真。

        东风谷早苗,34岁,是一名家庭主妇,有一个名为可怜的女儿。

        她牵起孩子的小手,消失在了百货商场的人流之中。


神奈川县 其三

        公墓里,有着前来祭祖的两户人家。

        两户人家的祖墓正好相邻。这也使得一场命运的邂逅在此诞生。

         一户人家里,有着留着黑长直发的少女,另一户人家里,则是有着留有单马尾的白发少女。

两位少女是第一次见面,也是第一次来祭祖。

        她们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因为整个过程对她们的唯一要求就是“到场”,无论干什么,做什么,都有可靠的大人们来处理。

        她们甚至连墓碑上的名字拥有者都没有见过一面。

        两人就这么站着。

        “那个……”白发的少女首先开口了。

        “啊,你好。”黑发的少女意识到自己被人搭话了,赶忙回应。

        “嗯,你好。就是……你也是来祭祖的吗?”

        “是的。”

        “很无聊吧。”

        “很无聊呢。”

        “果然啊……没想到你也这么觉得。”

        “就是说啊……”

        少女们找到了投机的话题,开始聊起了天。从自己就读的学校,到附近的趣事,都没有放过。

        “我是来祭拜奶奶的。虽然我也没有见过她啦。”

        “诶,好巧啊,我也一样。”

        从某种理论上来说,这也算是生者的一种共鸣吧?只要是未曾见面,牵挂心头之人,自然可以在其墓前无所事事而没有任何负罪感。

        少女们快乐地聊着天,直到要跟着大人们离开公墓,才依依不舍地分别。

        死者也会有共鸣吗?

        有一种感觉告诉两位少女,如果她们的奶奶依旧在世,那么那两人也会成为很好的朋友。虽然毫无依据,但就是有这样一种感觉。

        两座刻着名字与生卒年的墓碑在阴郁的天色下显得孤单。也许现在,寄居在里头的灵魂也正在快乐地聊天吧?

        蓬莱山辉夜,生于1911,卒于2009。

        藤原妹红,生于1912,卒于2009。

        如果可以长生不老,真想看看二人现在会是怎样的关系。


店家们 其一

        夜市,总是热闹的。

        街上成群结队的酒鬼,疲劳于酒精的上班族,站街的陪酒小姐们,无论他们是抱着何种心态出现在这种地方,夜市的热闹都是难以掩盖的。

        在不起眼的小巷里头,有一家叫做鲵吞的居酒屋,里头都是些常客。

        黑帮“怪力乱神”的三个当家们,黑帮“鬼杰组”的大当家,黑帮“劲牙组”的大当家,正在这里商讨着瓜分地盘的计划。地下乐团“鸟兽伎乐”的两个成员,在享受酒肴的同时,寻找着新的创作灵感。就连黑白发色的在逃嫌疑犯也在这里喝着有可能是最后一次的酒。

        居酒屋的主人对此并不感到害怕,或者奇异。对她而言,给客人一杯酒,就是她的份内之事,仅此而已。她无需对眼前的现象产生任何的情感波动。

        通过酒,人就可以看到记忆的流动。

        她坚信着这一点。

        也因此,她每每在深夜给客人一杯酒,收集着他们的故事,他们记忆的流动。

        奥野田美宵,55岁,居酒屋鲵吞的老板娘,从业16年,今天也在酒水中记录人们的故事。


店家们 其二

        在小镇街上,有这么一家店,名字叫做“爱丽丝人偶铺”。

        店长是英国人,在日本刚刚创业不久。

        她最喜欢做的就是人偶,她所做的每一个人偶,都是获得过奖品和参与过展览的。每一个都精致无比,都显得是如此美丽,栩栩如生。

        如果到她的店里去,就会深深地被人偶的美所陶醉。

        然而即便如此,她依旧没有对自己的作品感到骄傲的意思。

        不知怎的,她一直在做人偶。

        做会“动”的人偶。

        人偶再怎么美丽,也终究是没有生命的死物。没有生命的死物,又怎么配得上美这样的词汇呢?

        不会动。

        无论如何,人偶都不会动。

        想要做出精致的会动的人偶,对这位外乡人来说,似乎有些不太现实。

        其实是根本不现实。

        可即便如此,她依旧做着人偶。她在日记中这么写道:

        "A doll. A single doll with imagination and creation.I'll make it. Even after I die."

        这便是她的执着。

        但是人偶并不会因此动起来,不是吗?

        会动的人偶,仅仅存在于,她那不切实际的梦中。

        爱丽丝. 玛格特罗伊德,来自英国,23岁,今天也在为虚伪的梦想而努力着。


店家们 其三

        在东深见高中附近,有一家名为“香霖堂”的小卖铺。

        从学习用品到游戏周边,什么都卖。

        价格均为店主开价,往往还能在这里淘到实用的中古物品。

        由于一些特性,店主非常受高中生等年轻人的欢迎。

        怎么说呢,一个老人,当你和他提及最新的动漫或者电子产品时,他总可以熟练地说出剧情或者使用方法。

        可是他明明没看过,没有使用过。

        这一点让年轻人们啧啧称奇,大家都管他像朋友一样,叫他“香霖”。

        “香霖,你知道吗,最近好像iPhone出新的平板电脑了。”

        “啊啊,知道啊。就是那个吧,那个携带最新拍摄功能,高达5000万像素的那个,还支持添加摄影设备的。”一旁,头发花白的老人一边打扫着店铺,一边回应着年轻人。

        “诶,不愧是香霖。这么说,已经进货了?”

        “才没有咧。老朽我哪来这么多闲钱。”

        “那你怎么知道那么清楚。”

        “经验之谈,经验之谈。”老人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扶了扶自己的老花镜,继续弯腰干活。

        森近霖之助,75岁,1982年开业至今,见识着不少新奇事物的同时,也目睹了自己的老去。

        他唯一不晓得的新奇之物,也许是“死”吧。毕竟这样的事物,对任何人都是头一回啊。会是怎样的呢?

        算了,即便是经验之谈,也无法解读身为人类最终都要走向的命运吧?


终章

        在长野县白马村的老屋里,一名年轻人正在痛饮苦酒。

        这是他的第十份工作失业。

        从东京电机大学毕业的他,最终却沦落到没有公司要的地步,失意的他只好回到老家。

        从游戏程序员,到作曲家,到餐厅服务员,到推销,几乎每一行都做过。

        也没有一行成功过。

        他一直在幻想一个世界。

        一个,美好,而又奇异的世界。

        那里有美丽的少女们,在一次次战斗中克服艰难,攻克难关,在宴会里放声歌唱,跳舞。

        他打算将这个世界命名为“幻想乡”,因为这一切都起源于他的幻想。

        当然,也只限于幻想。

        没有人懂得他的作品,也没有人懂得欣赏他的创作。

         一切都只是自娱自乐的把戏。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创造一个那样的世界啊。无忧无虑地活在那里,给更多人幻想,梦想,希望。

        他这么想着,将酒一饮而尽。

        随后便默默地倒下了。

        他只能醉倒,来麻痹自我,来脱离现实。

        醒过来后伴随着炸裂的痛感与昏眩感。

        再度饮酒。

        再度幻想。

        再度安眠。

        这是一个现实的世界。


refessy(准高三自闭人
カネと楽園とエゴイスト - 凋叶棕

是至今为止最爱的粽子曲子!相见恨晚

梅拉米版念经到女苑“无路赛!!”直接画风突变哈哈哈

洒脱帅气和萌萌的感觉全出来啦

是至今为止最爱的粽子曲子!相见恨晚

梅拉米版念经到女苑“无路赛!!”直接画风突变哈哈哈

洒脱帅气和萌萌的感觉全出来啦

silly
⚠️东方三次创作请注意⚠️ 是...

⚠️东方三次创作请注意⚠️

是社团的月稿

主题是【光】

于是画了凋叶棕的「溺符」夜光虫の唄

喜欢的角色遇上喜欢的社团。

双倍的快乐

笔没有压感真难受x


⚠️东方三次创作请注意⚠️

是社团的月稿

主题是【光】

于是画了凋叶棕的「溺符」夜光虫の唄

喜欢的角色遇上喜欢的社团。

双倍的快乐

笔没有压感真难受x


星间通讯

閉ざされた扉の向こうで星が輝くとき。

その自由は誰の手に渡っていくのだろうか?

寄り添う者が、その場に居ることを願う。

今はただ全てを抱えて。

——せめて、どうか、安らかに。

                 Requisecat in pace in pace.

閉ざされた扉の向こうで星が輝くとき。

その自由は誰の手に渡っていくのだろうか?

寄り添う者が、その場に居ることを願う。

今はただ全てを抱えて。

——せめて、どうか、安らかに。

                 Requisecat in pace in pace.

画画像依托答辩
就……摸个喩专设的雾岛リサ可能...

就……摸个喩专设的雾岛リサ
可能会有亿点点ooc(

就……摸个喩专设的雾岛リサ
可能会有亿点点oo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