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凌多余

79浏览    3参与
炉渣废夜

【狐妖x道士】三,监视者





瞎几把乱写

胎教文笔

被迫营业

我在考试的时候不复习构思我真是不要命了

没想到我真的会写这么多还没难产

有这么一个人,他活在番外xxx

有新角色!!!

有那么一刹那,空气都安静了,凌多余和徐华交换了一个眼神

凌多余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不知道薛老板信不信鬼神之说。”

薛狐霖挑了挑眉:“信则有,不信则无,怎么说?二位还是阴间来的?”

凌多余呵呵一笑:“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们是道士,除妖看相算命,什么都会”

薛狐霖心下暗笑:“哦?什么都会?”

凌多余对自己的本事还是挺有信心的:“那是自然。”徐华在一边默默喝茶,看着薛狐霖的反应

薛狐霖收起扇子在自己手上打着:“那小道长,帮在下算一卦如何,算准了我就免了你们的茶水钱。”

凌...





瞎几把乱写

胎教文笔

被迫营业

我在考试的时候不复习构思我真是不要命了

没想到我真的会写这么多还没难产

有这么一个人,他活在番外xxx

有新角色!!!

有那么一刹那,空气都安静了,凌多余和徐华交换了一个眼神

凌多余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不知道薛老板信不信鬼神之说。”

薛狐霖挑了挑眉:“信则有,不信则无,怎么说?二位还是阴间来的?”

凌多余呵呵一笑:“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们是道士,除妖看相算命,什么都会”

薛狐霖心下暗笑:“哦?什么都会?”

凌多余对自己的本事还是挺有信心的:“那是自然。”徐华在一边默默喝茶,看着薛狐霖的反应

薛狐霖收起扇子在自己手上打着:“那小道长,帮在下算一卦如何,算准了我就免了你们的茶水钱。”

凌多余爽快答应:“没问题,薛老板想算什么?”看着自己的猪队友,徐华无奈叹了口气

薛狐霖笑呵呵:“算算我和小道长的姻缘。”

凌多余一怔,自然听出对方打趣的意味,不满的鼓了鼓脸:“喂,我说真的,我真的会。”

薛狐霖笑了笑,不可否置,凌多余有些泄气

气鼓鼓的坐下喝茶。

徐华出来打圆场:“薛老板有所不知,这卜卦向来是不能卜己的。”

薛狐霖笑了笑:“倒是在下唐突了。”

徐华挥了挥手:“无妨。”低头看了看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二人也还有事情,这茶不错,我们下次再来。”

薛狐霖点头:“好,那二位慢走。”

凌多余有心想和薛狐霖再多聊聊,却被徐华提着出了茶馆,走远了才抱怨道:“你干嘛,我再努努力,那茶馆老板就被我拿下了。”

徐华一掌掴在凌多余后脑勺上:“你个花心大萝卜,这老板肯定不简单,等我再多试探试探他再接近也不迟。”

凌多余揉了揉脑袋:“你他妈谋杀基友啊,反正我看上了,等你验完可不许插手我玩。”

徐华斜了一眼对方:“行,现在,先去解决委托可以了吧。”

凌多余转头看向早已看不到的茶馆方向,勾起一个志在必得的笑。

如果薛狐霖知道这一世的凌多余是个花心少爷还把自己视为目标的话,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薛狐霖目送着二人离开自己的视线,确认感应不到自己后,慢悠悠的收拾着茶具,下一秒,端着茶杯的薛狐霖出现在了几千米外的一栋高楼上,一个男人正跟踪着凌多余和徐华,那是人类目力所不及的地方,薛狐霖指尖凝聚着妖力,趁那人不备直接取其首级。

血顺着指尖滴落,而那人确是慢慢变成了一只狐狸,薛狐霖眼睛微眯,“青丘……”

一甩衣袍,却是将这一切化作粉末

……

与此同时的青丘,刻着“夏社”的一盏命灯突的灭了,一男子手里还拿着夏社刚传过来的讯息,看到灭下去的灯,似乎在意料之中的感叹了一句:“不愧是宠妻狂魔呢!”


炉渣废夜

【狐妖x道士】二,试探



瞎几把乱写反正没人看

胎教文笔

被迫营业

徐华有句mmp一定要讲

徐华真的好惨哈哈


待薛狐霖去准备茶点,从刚才就一直沉默的徐华突的站了起来,拉起凌多余的手:“走吧离开这。”

凌多余愣了愣,被扯得身子一歪,但是随即挣脱了徐华的手,皱眉:“你干嘛?”

徐华看着有些焦急:“我们走吧,我怀疑这老板……”压低了声音凑近凌多余:“不是人”

凌多余眨了眨眼:“你是说,这老板是妖?”

徐华点头:“有这个可能,我看不出他到底是不是,但是他肯定不简单。”

凌多余想起薛狐霖飘飘的仙人之姿,和以前捉过的恶鬼鲜明对比:“……我看着不像啊。”

徐华摇摇头:“你要信我,我的直觉一向很准,先走吧,趁那老板不在。”

“不,如果那老板是妖,那...



瞎几把乱写反正没人看

胎教文笔

被迫营业

徐华有句mmp一定要讲

徐华真的好惨哈哈


待薛狐霖去准备茶点,从刚才就一直沉默的徐华突的站了起来,拉起凌多余的手:“走吧离开这。”

凌多余愣了愣,被扯得身子一歪,但是随即挣脱了徐华的手,皱眉:“你干嘛?”

徐华看着有些焦急:“我们走吧,我怀疑这老板……”压低了声音凑近凌多余:“不是人”

凌多余眨了眨眼:“你是说,这老板是妖?”

徐华点头:“有这个可能,我看不出他到底是不是,但是他肯定不简单。”

凌多余想起薛狐霖飘飘的仙人之姿,和以前捉过的恶鬼鲜明对比:“……我看着不像啊。”

徐华摇摇头:“你要信我,我的直觉一向很准,先走吧,趁那老板不在。”

“不,如果那老板是妖,那我们就更不能走了,毕竟这里可都是学生,要是被妖蛊惑……必须先探探这个老板的虚实。”

“可是……”徐华还想说什么,不过随即收了声“那好吧,我们先探探虚实,先确定他是不是妖吧。”

“嗯,等会儿我把他招来问问吧,套套话。”

……

薛狐霖这边,到了厨房先是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毕竟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他 ,难掩激动,刚才甚至差点就被旁边那个道士看出端倪,一边烧水一边开始计划如何追回凌多余,正考虑是好好追还是直接强上时,凭借妖族过人的听力听到了外面的争执,没想到这个道士这么敏锐,不过听出他们没有要走的意思,笑了笑,又拿出做好的几样小糕点,静静等着外面争论完。

等薛狐霖端着茶点出来时,凌多余和徐华已经开始聊起了凌多余的新女朋友。

薛狐霖放下茶点:“这是二位的西湖龙井还有在下的一点心意。”

凌多余和徐华交换了个眼神,凌多余看了看四周:“老板,反正现在也没有人,不如陪我们聊聊天?”徐华在一边不着痕迹的用道家法术试探薛狐霖

薛狐霖了然:“不会打扰到二位?”

凌多余哈哈一笑:“当然,我可是对老板这样的美人很是好奇呢。”

薛狐霖顺势坐到徐凌二人对面,打开折扇掩唇笑眼睛眯成一条缝:“现在可不流行这样的搭讪。况且,要是想了解在下,多来这儿吃茶就行了。”

凌多余尝了一块糕点,眼睛一亮:“好吃,是老板亲自做的吗。”

薛狐霖点头,再次推销起自己的店,看上去像个非常尽责的老板:“正是,若是喜欢,可以常来小店。”

凌多余又喝了口茶,比不上他师父的但也有滋有味:“老板这话都文绉绉的,是国学爱好者吗。”

薛狐霖叹了口气:“哪有,只是为了契合这小店特地看了书,这身汉服也是为了应景。生活不易啊。”

凌多余差点一口茶喷出来:“哈哈哈老板耿直boy”

薛狐霖同样也笑了,眯起的眼睛中藏着不知名的情愫:“不敢当。”

凌多余放下茶盏,挑眉,学着薛狐霖的腔调:“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老板姓甚名谁,家住何处?”

“小人姓薛名狐霖,谐音,叫我狐狸就行”薛狐霖顿了顿,戏谑道“客官问的这么详细,可是对在下有意思?”

凌多余也不脸红,就这么顺着薛狐霖的话:“是啊,薛老板这么美一个仙人,就算是男儿身也忍不住为你动情。”还随手比了个爱心。

薛狐霖愣了愣,但随即转移话题:“小公子可真会说话,二位可是逃课出来的学生?”

凌多余看向一边的徐华,徐华摇摇头,表示看不出,凌多余尴尬的咳了咳:“哈哈,薛老板好眼力。”

薛狐霖笑了笑:“哪里,这附近的大学我还是知道的,这个点这个年纪,怕是只有你们这种逃课的才会来我这喝茶了。”

凌多余嘿嘿笑了两声表示尴尬

薛狐霖唰的把扇子打开,掩住口鼻,眼睛眯成一条缝:“不过——二位看上去,可不只是学生哦”


徐华:我好多余,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应该在车底,明明是三个人的茶局却没有我的名字


炉渣废夜

【狐妖x道士】一,初遇

【狐妖x道士】
 一
 瞎几把乱写反正没人看
 胎教文笔
 有原型,是朋友


“江丹夙死了”


 “他不想让你挂念他”


 “你满意了吗”

薛狐霖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愣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在自己家里,揉了揉眉心喃喃自语:“又梦那时候的事了……”
 几百年前的事了,如今早已物是人非,薛狐霖起了床,拉开窗帘,阳光撒在床上,窗外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当年还只是一个小村庄如今已经是繁华的大都市了。
 几百年前,薛狐霖心灰意冷离开青丘,却不想在好友那知道了江丹夙病逝的噩耗,了解了真相后,动用了本源,付出巨大代价占卜,最后只能锁定江丹...

【狐妖x道士】
 一
 瞎几把乱写反正没人看
 胎教文笔
 有原型,是朋友


“江丹夙死了”


 “他不想让你挂念他”


 “你满意了吗”

薛狐霖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愣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在自己家里,揉了揉眉心喃喃自语:“又梦那时候的事了……”
 几百年前的事了,如今早已物是人非,薛狐霖起了床,拉开窗帘,阳光撒在床上,窗外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当年还只是一个小村庄如今已经是繁华的大都市了。
 几百年前,薛狐霖心灰意冷离开青丘,却不想在好友那知道了江丹夙病逝的噩耗,了解了真相后,动用了本源,付出巨大代价占卜,最后只能锁定江丹夙的转世轮回,会来到这个地方
 然后薛狐霖在这里开了个茶馆,从古至今,见证了这个地方,从一个小镇渐渐繁华,封建礼教,民国战乱,现代科技,一步步蜕变。
 想着,薛狐狸已经从楼上下来,开了门,像以往一样,开了各种灯,设备,坐到了收银台里,给自己泡了杯西湖龙井,等着客人上门。
 作为一个茶馆,在学校附近,只有周末或者放学的时候稍微有点生意,当然也有不少小女生冲着薛老板特意来的,但现在是上课时间,自然是没什么人的,薛狐霖趴在收银台上,为了应景他穿的是汉服,有些慵懒地趴着,仙气中带着点妖,打了个哈欠。
 “叮铃~”门口的风铃被晃动,薛狐霖闻声抬头,露出职业微笑,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进来的两个年轻人,学生打扮,但是不好好穿校服的样子,怕是逃课的。

左边这位少年一下子引起了薛狐霖的注意。
 薛狐霖眼睛突然睁大,心中难掩激动,一时间愣在原地,过了一会儿调整完情绪,才拿过菜单:“欢迎光临。”
 那少年看到薛狐霖,本来打算抱怨动作慢却临时改了口:“喂,徐华,这老板长的比你好看多了”
 “哈?”另一边那个叫徐华的少年本来正在四处张望担心被发现,一听自己好友的话,抬头,看到仙气飘飘的薛狐霖,愣了半天没接话。
 薛狐霖回以一个微笑
 凌多余敲了敲徐华的脑袋:“哟~看呆了?”
 徐华突然扯住凌多余的手:“我们走吧”
 凌多余看了眼薛狐霖,又看了看徐华:“怎么了?不是你说来尝尝这家店的茶的?”
 徐华想说话,但是看向薛狐霖,却兀自愣住什么也说不出来,薛狐霖从始至终都是那个笑容,侧身伸手指引:“二位,跟我来,坐这儿吧,光线好,想喝点什么?”领着二人坐到窗边的一个位置,递上菜单
 凌多余看着这仙气飘飘的老板动了念头,没接菜单,笑道:“帅哥老板有什么推荐吗?”
 薛狐霖了然一笑,把菜单放下,如数家珍:“这就看客人个人喜好了,小店的铁观音普洱大红袍……都是上好的”
 “诶,我看你喝的那个挺香的,不如尝尝仙人喝的都是什么琼枝玉叶?”指指收银台还在冒热气的龙井,薛狐霖微微欠身:“那是西湖龙井,我这就去准备”
 转身的瞬间,一抹笑意在眼角转瞬即逝

好久不见,我的小道士

只是没想到今生,你还是个道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