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凌逊

214浏览    7参与
钟二病也要谈恋爱
最近掉进了凌逊凌的大坑无法自拔...

最近掉进了凌逊凌的大坑无法自拔,两个小可爱实在是太好吃了,感觉同框就是糖啊,甜炸了。但是好像绿了某个铃铛耶。

可惜不会画画QAQ所以随随便便搞了一个图希望大大可以看看我,陪我入坑

最近掉进了凌逊凌的大坑无法自拔,两个小可爱实在是太好吃了,感觉同框就是糖啊,甜炸了。但是好像绿了某个铃铛耶。

可惜不会画画QAQ所以随随便便搞了一个图希望大大可以看看我,陪我入坑

钟二病也要谈恋爱

【凌逊凌#六岁之差】

陆逊83年
凌统89年
年龄史向
人设走无双
——————————*——————————

凌家和陆家是一栋房子里的邻居,凌统家住三楼,陆逊家住四楼。

陆逊比凌统大六岁,四岁的凌统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每天晚上五点钟坐在自己家门口等着上小学的陆逊从学校回来。
陆逊的脚步声是上楼人中最轻快的,凌统会从凳子上站起来把这楼梯的栏杆叫一声哥哥。
一般情况下陆逊会加快脚步飞快的上楼,冲着凌统笑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学校小卖部买来的花花绿绿的零食。

陆逊小学毕业上初中,家里给他买了一辆自行车。经过一个星期的摸爬滚打,陆逊终于掌握了要领。
如果星期日是风和日丽的那么凌统一定会出现在陆逊车子的后座上。“我要骑了,你要抱好我哦...

陆逊83年
凌统89年
年龄史向
人设走无双
——————————*——————————

凌家和陆家是一栋房子里的邻居,凌统家住三楼,陆逊家住四楼。

陆逊比凌统大六岁,四岁的凌统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每天晚上五点钟坐在自己家门口等着上小学的陆逊从学校回来。
陆逊的脚步声是上楼人中最轻快的,凌统会从凳子上站起来把这楼梯的栏杆叫一声哥哥。
一般情况下陆逊会加快脚步飞快的上楼,冲着凌统笑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学校小卖部买来的花花绿绿的零食。

陆逊小学毕业上初中,家里给他买了一辆自行车。经过一个星期的摸爬滚打,陆逊终于掌握了要领。
如果星期日是风和日丽的那么凌统一定会出现在陆逊车子的后座上。“我要骑了,你要抱好我哦。”凌统双手环绕住陆逊的腰点了点头。

一楼的邻居结婚,要找小孩给新娘子提婚纱,凌统和陆逊都去了。吃吃喝喝吵吵闹闹的在人婚礼上玩了一天,走的时候新娘子给一人抓了一把糖果。

凌统把糖豆扔到嘴巴里,“结婚真好,有好多好吃的。将来我也要结婚。”陆逊剥开糖纸吃了一颗半开玩笑的问“你要结婚,和谁啊。”“你吧。”凌统说到,滑溜溜的糖豆一下子掉进了陆逊嗓子还尝出什么味道就进了肚子“胡说八道,你还要嫁给我吗?”“嗯,好。”陆逊心中五味陈杂,凌统的头发长长了看起来特别软,陆逊伸手摸了摸。

陆逊的父亲去世了,他要离开去和祖父生活。搬家的时候陆逊把自行车留给了凌统。他在三年前就教会了凌统骑自行车 但是凌家人却没有给他买车子。
陆逊坐在车子的副驾驶上,后视镜里有个少年正骑着自行车,追着自己。
“快点快点!再快点!”“车不能骑太快很危险的。”陆逊回头对着身后坐着的人说,当时凌统抱着他的腰“你在的话,一点也不危险。”
卡车加速一个转弯把自行车上了人甩了开来。
陆逊可以听到发动机的声音,但是听不见凌统的声音。

陆逊来到江东周刊工作已经好几年了,从一个撰写报道的小记者一直坐到了主编位置。

今天来了一批新的实习记者,休息室的茶水间里一个修长的身影走入了陆逊的视线。那人端着一杯咖啡晃着手中的门卡,陆逊把门卡拿过来给他重新戴到脖子上“低头,如果门卡丢了,你连公司大门都进不了,还是好好戴着吧,实习记者凌统。”凌统冲人笑笑打招呼“陆主编好久不见~”

他们确实好久不见,如今的凌统比陆逊要高太多。
凌统喝了一口咖啡把陆逊推到了墙边,来了一次壁咚。“本来还想嫁给你,但是现在看来可能要你嫁我了。”

“你是要吻我吗。”陆逊坦诚的笑笑却把凌统问的愣了,绯红一瞬间爬到了耳根,陆逊伸手环绕住凌统的脖子迫使人低头“那我吻你吧。”

说着吻了上去……

雅直ヽ
妖·逊凌逊/得鹿...

妖·逊凌逊/得鹿梗

雅直

他嗤之以鼻。

眸底泛着潋滟的微光,伴着脸庞上渲染开来的美丽油彩,令他看起来格外的诱人。他一袭橙光的长袍,卷着漫天飞舞的桃花,于和煦的春风里盈盈涌动着。

唇角噙着一丝温和的微笑,连眸子都笑得弯成了一轮月牙儿,而稳如磐石的眼神中却透着讥诮,凝望那藏身于花枝繁茂的粉白色一片里,逍遥自在地喝着酒的家伙。

花瓣蹁跹如雪。

“我可是妖,”

他讪笑,嗓音悦耳却带着股莫名的寒意,仿佛汇聚了无数支蓄势待发的冷箭。轻睨着花冠上那正随风飘扬的荷花粉的衣摆,隐约之间,似乎对上了双黑曜石般沉着的眼眸,却又在迷乱中消散不见。

好像,有颗痣。

点缀在眼角之下,仿佛一...

妖·逊凌逊/得鹿梗

雅直

他嗤之以鼻。

眸底泛着潋滟的微光,伴着脸庞上渲染开来的美丽油彩,令他看起来格外的诱人。他一袭橙光的长袍,卷着漫天飞舞的桃花,于和煦的春风里盈盈涌动着。

唇角噙着一丝温和的微笑,连眸子都笑得弯成了一轮月牙儿,而稳如磐石的眼神中却透着讥诮,凝望那藏身于花枝繁茂的粉白色一片里,逍遥自在地喝着酒的家伙。

花瓣蹁跹如雪。

“我可是妖,”

他讪笑,嗓音悦耳却带着股莫名的寒意,仿佛汇聚了无数支蓄势待发的冷箭。轻睨着花冠上那正随风飘扬的荷花粉的衣摆,隐约之间,似乎对上了双黑曜石般沉着的眼眸,却又在迷乱中消散不见。

好像,有颗痣。

点缀在眼角之下,仿佛一颗摇摇欲坠的泪珠似的。

“此话题就此打住吧。”他说。

只见花枝略微颤动,那身材颀长的人儿像是在树巅上翻了个身,那抹垂在半空的粉色衣摆摇了摇,摇落了飘零的桃花,自己也如同那飘零的桃花般跌落了下来——

化身花影,顿时消逝。

陆逊的瞳孔微微收缩,屏住了呼吸。而屏住呼吸的前一刻,那人唇间弥漫着酒香的吐息,伴随着声声轻笑,打乱了他的思绪,滑入了他的口中。

聚集的层层花瓣涌动着,于他面前的空气中幻化出青年的身形——妖冶的面容浮现,微垂的眸子也隐藏着些许笑意。

“如果我说……”他凑近,几近通过那双眼望入他的深刻的灵魂般,沙哑的嗓音轻喃着,“我偏不呢。”

“……”

良久,他沉默着移开了视线。




得鹿可以改成得桃花了😄😄逊凌逊真好吃~!妖怎么了~二姐也是妖,桃花仙也萌萌哒,所以西游记里二姐其实是蟠桃园的桃花仙咩,可以和嘟嘟组cp了😊😊

兼崎凉子
和姬友的合绘,上色役← 真想吃...

和姬友的合绘,上色役←

真想吃♂鹿鹿啊【……】

和姬友的合绘,上色役←

真想吃♂鹿鹿啊【……】

兼崎凉子

【凌逊】午后

“唔-。”陆逊忽地发出一声呜咽。凌统侧眼去瞧,只见少年脸上早是布满倦色。也不怪他如此,盛夏的闷热的确令人头脑昏沉。

“是给吕子明的报告吗?”凌统托着腮看陆逊搁下笔唤来军士,然后伸着懒腰回应。“是的。”

随着身体的伸展,少年清秀的眉眼舒展开来,腰部大片露出的肌肤上有几道汗水流过的痕迹。松懈后有些困倦的姿态像是寻求栖所以图入眠的幼鹿,可爱到极点。

或许是忽然起了玩心。凌统伸手把陆逊给拉进怀里、而后在榻上躺下,一只手掐捏着柔软的脸颊,一只手在腰侧来回游移。

“公绩殿……?”对方一下僵直的反应引人失笑,凌统没有停下动作,而是任由带着点疑惑的抱怨声量渐渐减弱。


“好热喔……”

“是吗?这...

“唔-。”陆逊忽地发出一声呜咽。凌统侧眼去瞧,只见少年脸上早是布满倦色。也不怪他如此,盛夏的闷热的确令人头脑昏沉。

“是给吕子明的报告吗?”凌统托着腮看陆逊搁下笔唤来军士,然后伸着懒腰回应。“是的。”

随着身体的伸展,少年清秀的眉眼舒展开来,腰部大片露出的肌肤上有几道汗水流过的痕迹。松懈后有些困倦的姿态像是寻求栖所以图入眠的幼鹿,可爱到极点。

或许是忽然起了玩心。凌统伸手把陆逊给拉进怀里、而后在榻上躺下,一只手掐捏着柔软的脸颊,一只手在腰侧来回游移。

“公绩殿……?”对方一下僵直的反应引人失笑,凌统没有停下动作,而是任由带着点疑惑的抱怨声量渐渐减弱。


“好热喔……”

“是吗?这可是对军师大人的特殊慰劳喔。”

怀里的小鹿白了他一眼,却又动了动身子将柔软的唇覆上他的嘴唇、然后缩回去安然入睡。


…糟糕,超可爱。

凌统这样想着,不禁紧了紧抱着陆逊的手臂。


————

彩蛋.


回来汇报任务的军士A拒绝承认自己看到了凌将军抱着陆军师睡午觉并且拒绝承认自己单身。

您二位继续睡,我告辞。

——————


一个摸鱼短篇【……】有人看的话可以评论一下吗!!!

兼崎凉子

【凌逊】真三陆逊试戏.

*偷懒

*凌逊


长时间翻阅文案使神经不禁困倦。

除了军纪便是物资督造,着实令人厌烦。

不时偷眼去看自己身旁那人思索能否稍微偷懒,见他仍一副神采奕奕模样却也不好就此开口。


-偷懒。

-继续看下去。


仿佛有什么在脑海中列出选项,不由自主地便朝着【偷懒】的字样偏移想法。将手中书卷置于案上以手掩口打个哈欠。见着营帐内再无他人便一侧身子往他膝头倒下去,闭了眼一副铁了心不动的模样。


-[公绩殿,我有点累呀——就让我靠会儿罢。子明殿那儿我可就先不管了唷-]

*偷懒

*凌逊


长时间翻阅文案使神经不禁困倦。

除了军纪便是物资督造,着实令人厌烦。

不时偷眼去看自己身旁那人思索能否稍微偷懒,见他仍一副神采奕奕模样却也不好就此开口。


-偷懒。

-继续看下去。


仿佛有什么在脑海中列出选项,不由自主地便朝着【偷懒】的字样偏移想法。将手中书卷置于案上以手掩口打个哈欠。见着营帐内再无他人便一侧身子往他膝头倒下去,闭了眼一副铁了心不动的模样。


-[公绩殿,我有点累呀——就让我靠会儿罢。子明殿那儿我可就先不管了唷-]

少了啥少了个轩

口三凌逊小短打。其实凌逊凌无差我觉得……

人设属于口水三国。
ooc属于我。

凌统不擅长喝酒。

这点陆逊再清楚不过了。

开什么玩笑,他们将近一起长大,对彼此都了解得一清二楚。大到惯用的战术策略,小到大腿根上的痣。陆逊对这个人都明白得不得了。

同样的,他也知道凌统今日约他来帐中饮酒的原因。

自己面前酒杯内的酒早已凉透丝毫未动,陆逊撑着脸颊注视着面前喝得烂醉如泥却仍然不断给自己倒着酒家伙深感无奈。什么约我来喝酒,明明就是心里不开心想找我诉苦吧。

没办法啊这个拐弯抹角的家伙就是这样。苦没诉成倒还多了一个醉鬼,放任他一个人在这儿喝也太没义气,只好在这儿傻兮兮的守着他。

……???神经病吧……明天再好好问他算了。

不擅长喝酒的人容...

人设属于口水三国。
ooc属于我。

凌统不擅长喝酒。

这点陆逊再清楚不过了。

开什么玩笑,他们将近一起长大,对彼此都了解得一清二楚。大到惯用的战术策略,小到大腿根上的痣。陆逊对这个人都明白得不得了。

同样的,他也知道凌统今日约他来帐中饮酒的原因。

自己面前酒杯内的酒早已凉透丝毫未动,陆逊撑着脸颊注视着面前喝得烂醉如泥却仍然不断给自己倒着酒家伙深感无奈。什么约我来喝酒,明明就是心里不开心想找我诉苦吧。

没办法啊这个拐弯抹角的家伙就是这样。苦没诉成倒还多了一个醉鬼,放任他一个人在这儿喝也太没义气,只好在这儿傻兮兮的守着他。

……???神经病吧……明天再好好问他算了。

不擅长喝酒的人容易喝醉,而凌统喝醉了也省心。往桌上一趴睡得昏天暗地然后第二天再感受宿醉的痛苦。

陆逊费了好大劲才把这个酒鬼从桌子上搬到床上去。死傲娇喝得满脸通红发辫散乱,这模样倒还有种没来由的可爱。……

呸呸呸,想什么呢。

他赶紧晃了晃脑袋打消这样的念头。掖好被子打算赶快抽身离开。

下一秒他就被明明已经睡着的人拽住,然后重心不稳倒进了他的怀中。

“伯言…。”

“伯言你要走吗…”

凌统像失去了糖果的孩子一样紧拥着他不肯放手,声音还带着几分酒醉后的拖沓和不易察觉的哭…腔…?

陆逊身形一滞,竟是再狠不下心站起身离开。

“…放心,我不走,乖啊。睡觉。”

真是,败给你了。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