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凛冬

108.9万浏览    5841参与
塔恩哲瑞
不加滤镜不能发……为什么?!...

不加滤镜不能发……为什么?!

是很拉郎配的苦艾×凛冬


群是all凛冬向only,不会加磕其他cp

不加滤镜不能发……为什么?!

是很拉郎配的苦艾×凛冬


群是all凛冬向only,不会加磕其他cp

纪虚

续:Spinning Over You

◾️📢前文 


◾️推荐搭配音乐食用 


⚠我要看这俩跳舞,所以假设她俩一样高!!


[图片]


◾️📢前文 


◾️推荐搭配音乐食用 


⚠我要看这俩跳舞,所以假设她俩一样高!!







沐风北虞。

【明日方舟】【早凛】“你什么都不懂。”

·突然想写的,时间在切城事件之前,人设参考是乌萨斯的孩子


·ooc我的,注意避雷


·娜塔莉娅x索尼娅(早露x凛冬)


·一些学期制度参考了现今俄罗斯的学期制度,仅供参考,是私设。


·那一段诗是普希金《致西伯利亚的囚徒》


01


乌萨斯的深秋,天色是干净的蓝色,没有一片云朵,就彼德海姆中学昨天还空荡荡的操场——今天已经密密麻麻...

·突然想写的,时间在切城事件之前,人设参考是乌萨斯的孩子


·ooc我的,注意避雷

 

·娜塔莉娅x索尼娅(早露x凛冬)

 

·一些学期制度参考了现今俄罗斯的学期制度,仅供参考,是私设。

 

·那一段诗是普希金《致西伯利亚的囚徒》

 

 

 

 

 

 

 

 

01

 

乌萨斯的深秋,天色是干净的蓝色,没有一片云朵,就彼德海姆中学昨天还空荡荡的操场——今天已经密密麻麻摆满了板凳。

 

索尼娅站在教学楼走廊的尽头看着一个又一个工人进进出出搭建演讲舞台——他们说今天的开学典礼十分重要。

 

七年级的学生,暂且不需要为两年后何去何从过度操心,当然也不会对这一学期如何开始过度操心。

 

“冬将…索尼娅,不下楼吗?教务老师在往这边来了。”

 

谁?

 

索尼娅朝身后看,鲜亮的明黄色在女孩的发辫上格外显眼。

 

哦,她帮过的人。

 

这样的话换一个人说,她会在对方开口半句话的时候就转头走掉。

 

“我知道,不用管我…你该走了。”

 

嗯,就当是那个蝴蝶结不算太丑。

 

她这么想着,跟着人群的末尾慢悠悠地往操场去。

 

索尼娅就这么耐着性子等着时间过去十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

 

她抱臂,翘着腿在这所公立学校吱呀作响的板凳上冷冷地盯着那些私立贵族学校的学生一个个坐在了大群学生的最前面。

 

然后那个女孩就站在了演讲台的旁边。

 

异色的双瞳也好,那一头顺滑到发亮的头发也罢,当然还有那些和乌萨斯文学教材上无二的演讲词——索尼娅只听了两句开头,然后塞上了耳机。

 

这一切都写着她昭然若揭的身份。

 

不就是贵族。

 

索尼娅咂嘴,并且不屑地认为这些一天天坐在大圆桌前面喋喋不休的人能够为那些巷子里摸爬滚打的人多变一个半个列巴出来。妈妈曾说过,只有进入更高等级的学府才能获得更好的生活。

 

那么为什么不能做点什么改变所有的乌萨斯人的生活?

 

索尼娅向母亲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自己身上有一种无形的自豪——当然这种自豪在父亲的嗤笑响起后立马变成了暴怒。

 

身边的人群似乎有些骚动,索尼娅取下耳机,果然听见了在清澈的声音以外,人群中略有嘈杂的私语。

 

“望你们坚持着高傲的忍耐的榜样,你们的悲痛的工作和思想的崇高志向,决不会就那样徒然消亡。”

 

索尼娅取下另一只耳机的时候,那清澈的声音正这么念着。

 

那双灰蓝色的眼抬起,并不需要费什么劲就看清了演讲台上女孩的面庞。于是那双眼又很快地垂了下来,迅速看向了别处。

 

她飞快地戴起了耳机,然后开始后悔今天为什么没有逃掉这场无聊的集会。

 

“她什么都不懂。”

 

 

 

 

 

 

02

 

娜塔莉娅从不在同学们面前强调自己的身份,所以就算罗斯托夫伯爵无数次询问长女是否需要接送上下学,得到的永远是否定答案。

 

不排除一种可能性,从切尔诺伯格鲍里斯第四中学到罗斯托夫的宅邸的路途上会路过几条略显阴森的巷子。

 

她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孩就是在其中一条巷子里。

 

可能是左臂上的红色绑带太显眼,也可能是在她之前有一群人将另一个瘦瘦弱弱的女孩子推搡着推进了那条巷子。

 

她三翻四次看向那里,不过良好的家教和严苛的宵禁让娜塔莉娅不能放慢脚步。

 

娜塔莉娅不受控地看向那条幽深的巷子,几乎在脑中组织好了一切说辞说服不远处对面街头的巡警,就在这个红灯之后。她脑中飞快地组织着,甚至是威胁的言辞——如果可以,就亮出罗斯托夫家的身份。

 

然后她看见了那一抹红色——那女孩从重重的水泥墙中走出来,飞快地摘下耳机塞进衣兜里,然后从地上随便捡了什么,不带丝毫犹豫地走了进去,那条阴森森的巷子。

 

那天阴沉已极,就像父亲的脸色。

 

娜塔莉娅无端地想起父亲,就像她总会在他阴沉着脸时下意识地思考自己是不是记错了客人的名字,或是对方的身份,又或者,只是对方茶杯里的茶。

 

然后她记得她告诉身边的同学,转达家中自己要回学校取忘记的书本,随即迈着步子朝那条巷子而去。

 

那瞬间她觉得她十分勇敢。

 

然而当娜塔莉娅涉足了那条巷子不到三米,那臂上缠着红色绑带的女孩子站在一群倒下的人中间,将一个明黄色的蝴蝶结别扭地塞在了身边稍显瘦弱的女孩子手里。

 

娜塔莉娅就这么站在原地,看着她草草地擦去脸上的血渍,飞快地从兜里翻出耳机来,然后朝自己走来。

 

她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快速地从头到脚打量了自己一眼,然后扭过肩膀绕开娜塔莉娅。

 

“*乌萨斯俗语*,如果你想等里面的人缓过来把你也围起来,那我就不拦你了。”

 

那个词汇并不陌生,只是很难得会出现在娜塔莉娅的对话里。所以难得地,娜塔莉娅愣了神,而就在这愣神的几秒钟里,那棕红色的影子已经走远了好几步。

 

娜塔莉娅忽然感到一股烦躁席卷了自己,每当她做错了事,或是被拒绝,就会有这样的烦躁。

 

于是她深呼吸一口,从包里翻出随身携带的创口贴。

 

“小姐,伤口会感染的,我想你需要——”

 

这句话用了十分礼貌的句式,以至于有些长,让不远处的女孩回头轻轻一瞥就看清了她手里的东西。

 

“…不需要。”

 

娜塔莉娅再一次呆愣在原地,看着那一抹影子扬长而去。

 

阴沉的天空开始落下一片片雪花。

 

最终那枚印着花朵的、柔软的创口贴落在了同样柔软的雪花之中,在雪化了之后一起被冲进了下水道。

 

 

 

 

 

03

 

索尼娅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为人处世。

 

并且坚信自己说出那句“我救你,与你无关”的时候十分洒脱。

 

就好像她领着那个女孩子走出深巷,远处是在地上嗷嗷乱叫的混账,身后是仍在瑟瑟发抖的瓦莱里娅,不过已经不再害怕。

 

这让她感觉自己在行使正义。

 

直到她看见巷口还站着一个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眼,头发、眼瞳、校服——甚至只是鞋子,索尼娅几乎立刻能说出她是哪个学校的。

 

可惜索尼娅对这样的大小姐不感兴趣——只要她不曾倚强凌弱。

 

但对方的目光始终黏在自己身上,像乌萨斯夏天时下不透的雨,最终变成汗水黏在身上,甩也甩不掉的感觉让她心里有些恼怒。

 

索尼娅的余光里瞥见她急乎乎地从自己上衣口袋里翻出一个创口贴,当即觉得好笑。

 

“不需要。”

 

这种感觉的确会让人嘴角上扬。

 

索尼娅已经走过了不远处的红绿灯路口,周遭的街道却还是没有人。

 

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

 

那个身影依然站在巷口,不曾动过。

 

要下雪了,不冷吗。

 

索尼娅这么想着,然后鄙视产生这种想法的自己。

 

贵族从来都不会懂我们的生活,他们活在报纸和电视里,也通过纸张和屏幕去了解乌萨斯人民的生活。

 

爸爸这么说过。

 

 

 

04

 

娜塔莉娅不敢看她,很多次都不敢。

 

偶然的一次到平民公立学校的演讲致辞,她知道了她叫索尼娅。

 

明明我是来帮你的,为什么你不肯接受呢,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吗,是我还不够友善吗,是…我哪里做错了吗。

 

这个可怕的想法在她心里滋生无数次,每当想起索尼娅在那个下午的回眸,这个想法就会在脑中生根发芽,见风就长。

 

娜塔莉娅,贵族要保持体面,体面。

 

她这样告诉自己,然后在这个秋天踏足彼得海姆中学,然后在人群的尽头看见那抹棕红色的影子。

 

这位罗斯托夫伯爵家的长女,一举一动都掐着标尺锻造出的大小姐在一瞬间失神。

 

她忽然下意识地调整起自己的背脊,如同小时候才开始学贵族的步伐时的习惯,忽然开始担心精心修饰的礼服、发饰,甚至担心自己指尖有不到一平方毫米被蹭掉的指甲油。

 

那天的天空很好看,娜塔莉娅一身雪白的礼服站在大批学生艳羡的目光之中念着那位乌萨斯贵族诗人的《致雪原的囚徒》。

 

她突然憎恨自己的双眼,那双能够从几百种布料里分辨出一匹炎国绸缎的眼。

 

因为那抹棕红色的影子依然那么清晰地在人群尽头,头都不抬一下。

 

就在这场开学典礼后的三个月,她就再次踏足了这所中学。

 

她仍然在教学楼走廊的人群中看见了棕红色的影子,失神中却发现自己的同学们打了起来。

 

娜塔莉娅,你要体面,所有的贵族都要在平民面前保持体面。

 

她又在一瞬间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板——虽然这么多年她从未驼背弯腰过。

 

 

 

 

 

 

05

 

罗德岛本舰,AM2:00

 

早露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一点五十,她缩在床边,没有睡觉。

 

她垂眸望着窗外,这片大地无边的旷野沐浴在星光里,美得不真实。

 

那星光也照亮了没有开灯的房间,照亮了她手边没有使劲嵌入手腕的刀片,当然这并不代表手腕上没有伤口——不够宽,也不够深。

 

于是她推门出去,想看看窗外的星光是什么样。

 

然后推开门就在走廊上看见了索尼娅…或者说,干员凛冬。

 

“…娜塔莉娅。”

 

凛冬不想承认自己很快地发现了干员早露浑身上下都不对劲,她的发丝依然一丝不苟,指甲亮晶晶的,尾巴上的蝴蝶结也整理得一样长。

 

但就是,不对劲。

 

隐隐发红的眼角,藏在身后的左手,还有有点发抖的身体——如果不是她平常都能完美地保持天鹅一般的身姿,大概凛冬不会这么快看出来。

 

于是就像上次那样,凛冬再一次到早露的宿舍“做客”。

 

不过深夜不能喝茶或者咖啡,她们只好并肩抱膝坐在床上。

 

“咦,这就是你说过的,你会难过的一整晚睡不着吗?”

 

“…算是吧。”

 

“啊呀,竟然承认了呢,索尼娅。”

 

那个已然有些陌生的名词从耳朵里钻进来,带着微微的尾音,在一瞬间里,冬将军竟然觉得这有些温柔。

 

索尼娅看向身边的人,她披着那件校服的外套,抱着膝盖蜷缩在床脚,回头仰望着夜空。

 

“…我真的配看见这些星星么,索尼娅,你为了正义才会出手,为什么要救我呢。”

 

娜塔莉娅的双眼难得这么失神,大概她也没注意到,自己费力藏起来的左手腕这时候露了出来。

 

“都让你有事没事不要坐在这里瞎想了。”

 

索尼娅有些不耐烦,飞速地扯过娜塔莉娅的左手,却不敢用力。

 

娜塔莉娅无措地任她处理自己,然后看着眼前的人以极快的手速从她外套的衣兜里摸出一个印花的创口贴,贴在了自己左手腕的伤口上。

 

“你…”

 

“正好记得你放在这,不用谢我了。”凛冬叹口气,这样做确实也让她忘记了她本来是难过得睡不着的。

 

“我以为你不在乎这个。”娜塔莉娅愣愣地一笑,有些自嘲。

 

“…我的确不需要,你比我更需要这个。”凛冬垂眸在自己的衣服里翻找起来,直到找到那副耳机和终端,一只耳机戴在自己,另一手拿在手里递给面前的人。

 

然后她就看见了娜塔莉娅比左手更加惨绝人寰的右手。

 

“…算了,你埋头。

 

于是她看着这位长女第一次在自己身前躬身——就连曾经她那么狼狈时,腰板也依然直挺挺的,从不曾弯曲。

 

舒缓一点的音乐往往能让人内心安定,在被摇滚和酒精席卷的学生社团里,最出名的人竟然听这样的曲子,娜塔莉娅有些讶然——虽然她能准确说出这一段曲子属于哪一支舞曲。

 

“救你是…我想救,就这么做了,不是为了正义,也不是因为你是谁家的。”索尼娅不再看她,别过去的脸上有可疑的红色,“我只是见不得…总之你不懂,你…闭嘴接受就可以了。”

 

“好的好的,我闭嘴。”

 

她的语调又恢复了往常的亲和,这让索尼娅不由得又看向她。

 

娜塔莉娅就这么看着她,凝视着那双灰蓝色的眼。她忽然想起灰蓝色的眼能有很多故事,比如米诺斯故事里代表着智慧的女神。

 

“索尼娅,你可以暂时闭上眼睛吗?”

 

“干什…”

 

不假思索地闭上眼之后,索尼娅觉得自己脸颊上划过了一丝温温热热的触感,她绝望地发现她第一感觉竟然是觉得有点软。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位置是当初她用手擦去血渍的地方。 

 

身边陡然靠近的带着香味的气息,还有人的温度告诉她刚过去的一秒钟发生了什么。

 

而她睁眼,那个人就在自己旁边,能听见她的,也或许是自己的心跳。

 

“…我不喜欢你,娜塔莉娅。”

 

“那你现在就可以推开我。”

 

她嘴角弯弯,忽然抿起一个笑容——这是自12月22日以来,娜塔莉娅第一次发自内心地想要抿起笑容,无关生存、无关荣誉。

 

恼羞成怒的将军拉过乌萨斯人的领口,封住了刚刚抿起笑容的唇。

 

 

 

 

 

 

 

 

 

 

 

The end.


纪虚

自投罗网-短打

◾️📢特别鸣谢@米子 阿尔米劳斯打翻了牛奶(?,灵感来源于阿尔米劳斯,劳斯我的神

◾️半小时粗劣产物,还请多多担待,祝您食用开心


凛冬接过早露端给自己的牛奶,坐在椅子上等待这位“找自己谈谈”的大小姐开口。如果不是当时还有博士在场,今晚说什么她也懒得来早露房间。


早露拿出一盘国际象棋,在桌上摊开,一一陈列好棋子。


“下棋找博士,我不会。没什么事我就走了。”凛冬看也不看推开棋盘。使惯了武器的冬将军没注意轻重,原本摆好的棋子摇摇晃晃似要掉下桌。她眼疾手快地摁住将要坠落的棋子,却忘了自己另一只手上还端着未喝完的牛奶。


撒了。


牛奶贴着索尼娅的脸滑落,沾湿......

◾️📢特别鸣谢@米子 阿尔米劳斯打翻了牛奶(?,灵感来源于阿尔米劳斯,劳斯我的神

◾️半小时粗劣产物,还请多多担待,祝您食用开心



凛冬接过早露端给自己的牛奶,坐在椅子上等待这位“找自己谈谈”的大小姐开口。如果不是当时还有博士在场,今晚说什么她也懒得来早露房间。


早露拿出一盘国际象棋,在桌上摊开,一一陈列好棋子。


“下棋找博士,我不会。没什么事我就走了。”凛冬看也不看推开棋盘。使惯了武器的冬将军没注意轻重,原本摆好的棋子摇摇晃晃似要掉下桌。她眼疾手快地摁住将要坠落的棋子,却忘了自己另一只手上还端着未喝完的牛奶。


撒了。


牛奶贴着索尼娅的脸滑落,沾湿了制服。所幸剩的不多,并没有造成很大的麻烦。她皱起眉,冰蓝的眸子里隐隐压抑着怒火与不满。娜塔莉娅只是静静地坐在对面微微笑着。


她永远挂着这副微笑着的样子,仿佛一切游刃有余的样子。索尼娅怒火更甚却无处发泄,毕竟这次是自己理亏。将杯子重重往桌上一放,凛冬起身就走。


“索尼娅。”早露叫住了她。


“干什么。”凛冬差点骂出来,但还是压着脾气转过身。


香根草与月桂叶的味道最先靠近她,然后是手帕贴着脸颊轻柔地擦去牛奶渍,顺着下颌线缓缓向下。松树和冷杉的味道紧跟而上,将她环抱住。


还挺好闻。冬将军下意识深吸一口气,随即听见娜塔莉娅轻笑,“看来我的香水还挺合索尼娅的心意?”


冬将军别过头,闷闷地挤出回答,“嗯。”


“虽然是晚上了,但这样回去似乎也不太美观。要不要就在我这里休息一下,我帮你把衣服清洁一下?”


娜塔莉娅的手收了回来,连带着她的气味。空气中一时间只剩下沉香在后调里散步。失去香味略有些失望的棕熊也没多想,点头同意。


大小姐真的拿着制服去了洗漱间,寒意袭击了只穿着贴身T恤的冬将军,索尼娅搓了搓手臂,瞅着椅子上还挂着娜塔莉娅的外套,毫不客气地提溜起来套在自己身上。香根草与月桂叶的气味重新将她包围,温柔的松树味甚至让她有些困了。


说起来,娜塔莉娅叫自己到底来干嘛来着。冬将军迷迷糊糊地想着,沉静的冷杉味抚上她的眼皮,她就这么靠着椅背阖上了眼。


洗完衣服的娜塔莉娅拎着制服走出来,“索尼娅——”呼唤无奈地停止,她随手取了个衣架将冬将军的制服挂上,缓步靠近这个裹着自己的外套睡着的家伙。


“我什么都还没用上呢,你就自己送上门了。那今晚就留下来陪我吧,我的索尼娅。”

脑瘫人

二次编辑:

i.t要复刻力!!!!!

我就是很喜欢画一些i.t联动干员的互动!!

hold onto the light听一年了,真的很好听!!

二次编辑:

i.t要复刻力!!!!!

我就是很喜欢画一些i.t联动干员的互动!!

hold onto the light听一年了,真的很好听!!

纪虚

嘴套-短打

◾️📢特别鸣谢@你弦卡住了 弦卡劳斯给我的灵感,弦卡劳斯我的神

◾️看个快乐就好,小短打,假设冬将军骰输了,早露给她戴狗嘴套,可能有一点点sm元素?就是狗嘴套+项圈+牵引绳


“……你们贵族玩得真变态。”骰输的凛冬乖乖昂着头任早露把这个怎么看都不是人戴的东西系好。


“只是个嘴套而已,而且索尼娅戴上它也很好看噢。”刻意省略了动物名的娜塔莉娅正在专注于手上动作,她要确保这个带子不会勒到索尼娅的耳朵。


“……你快点。”娜塔莉娅的脖颈就这样毫无防备的暴露在她眼前,如果眼睛向下瞟,还能顺着制服空隙看见…打住。凛冬收回目光,磨了磨后槽牙,想咬上娜塔莉娅一口,可惜被带上了嘴......

◾️📢特别鸣谢@你弦卡住了 弦卡劳斯给我的灵感,弦卡劳斯我的神

◾️看个快乐就好,小短打,假设冬将军骰输了,早露给她戴狗嘴套,可能有一点点sm元素?就是狗嘴套+项圈+牵引绳



“……你们贵族玩得真变态。”骰输的凛冬乖乖昂着头任早露把这个怎么看都不是人戴的东西系好。


“只是个嘴套而已,而且索尼娅戴上它也很好看噢。”刻意省略了动物名的娜塔莉娅正在专注于手上动作,她要确保这个带子不会勒到索尼娅的耳朵。


“……你快点。”娜塔莉娅的脖颈就这样毫无防备的暴露在她眼前,如果眼睛向下瞟,还能顺着制服空隙看见…打住。凛冬收回目光,磨了磨后槽牙,想咬上娜塔莉娅一口,可惜被带上了嘴套。这个人绝对是故意的吧,故意在我眼前晃悠。


随着“咔哒”一声,搭扣完美咬合。早露直起身来,“最后一步了,麻烦冬将军闭一下眼。”


“……真麻烦。”虽然抱怨,但凛冬还是配合的闭上了眼。悉悉索索的翻找声后,她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处突然传来向前的牵拉感,“喂!”下意识睁眼向后仰,却不料自己躺在了一片柔软里,眼睛直直对上低头看向自己的娜塔莉娅。


“我的索尼娅,你比我想象得更加迫不及待呢。”娜塔莉娅扣好了牵引绳的双手不再安分,一手抚上了索尼娅的下巴,一手向上拉直牵引绳,逼迫冬将军向后仰头与她对视,“乖孩子。”

塔恩哲瑞

《口嗨大赏》

注意:有早凛,理冬,烈凛

以及古米×凛冬,猎蜂×凛冬

(北极圈疯狂拉郎人)


群是all凛冬的群,号在置顶

《口嗨大赏》

注意:有早凛,理冬,烈凛

以及古米×凛冬,猎蜂×凛冬

(北极圈疯狂拉郎人)


群是all凛冬的群,号在置顶

纪虚

蓝柑气泡玫瑰露 Tips:1

#大概是架空现代paro的高中生她们,阅读本文请一定先看看食用指南 


#没问题?go→


“蓝柑气泡水,冰块是必需品。”

————————————————————


初春的风很轻柔,因为春天还没有正式准备好参加宴会,它甚至无法托举起一只小风筝。


收拾好一书包没用的寒假作业,向父母挥挥手,索尼娅骑上自行车慢悠悠地去往学校。晴空是美妙心情的底片,清蓝的颜色让人想起夏日里的蓝柑气泡水。不过现在还是初春,不到喝气泡水的时候。


教室后的储物柜上是分科成列开的作业摞,索尼娅取出自己的作业一一摆好后把书包丢在课桌抽屉里,抽出一本杂志打发时间。教室里三三两两人群进进出...

#大概是架空现代paro的高中生她们,阅读本文请一定先看看食用指南 


#没问题?go→



“蓝柑气泡水,冰块是必需品。”

————————————————————


初春的风很轻柔,因为春天还没有正式准备好参加宴会,它甚至无法托举起一只小风筝。


收拾好一书包没用的寒假作业,向父母挥挥手,索尼娅骑上自行车慢悠悠地去往学校。晴空是美妙心情的底片,清蓝的颜色让人想起夏日里的蓝柑气泡水。不过现在还是初春,不到喝气泡水的时候。


教室后的储物柜上是分科成列开的作业摞,索尼娅取出自己的作业一一摆好后把书包丢在课桌抽屉里,抽出一本杂志打发时间。教室里三三两两人群进进出出,一个假期未见的同学们打打闹闹,互诉着想念。


有些吵了。索尼娅将手探进口袋,熟门熟路的拿出MP4和耳机,隔绝了外部的声音。时间在阅读时走得飞快,当这本杂志翻至尾页时,人已经全齐,班主任也走进了教室,只是身后跟着一个陌生的人影。


白色的长卷发已经足够引人注目,而女孩甚至还有挑染。索尼娅挑了挑眉,看来自己可以暂时从茶余饭后的八卦话题里脱身了。接下来至少一个周,这位转学生一定会成为热门话题。虽然自己也有挑染,不过算起颜色种类来,还是转学生更胜一筹。


“大家静一静。这位是新转来我们班的娜塔莉娅同学。来,娜塔莉娅,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班主任推了推眼镜,把介绍的包袱抛给了学生。


“大家好,我叫娜塔莉娅,之前在菲利斯科第一中学就读,因为父母的工作原因来到乌尔蒙萨,所以转学来乌尔蒙萨第一中学。大家应该也都看到我的头发颜色了,不是染的,天生就是这样。所以不用担心风纪委员扣分。希望能和大家成为很好的朋友,一起愉快地度过接下来的两年。”转学生很是从容,丝毫没有因为太多双眼睛而显得局促。


很会外交,无可挑剔的发言,应该是个聪明人。索尼娅在心里下了结论,轻轻松了口气。不会闹腾起来就好。大大方方地打量一通娜塔莉娅,索尼娅给对方的品味打了9分。还在思索挑染颜色的特别时,视线与对方撞了个正着。


也在看我的挑染吗?索尼娅急匆匆移开视线。她还不太习惯这样直接的眼神交流方式。尽管在学校里因为不爱说话的缘故,被同学们暗地里起了个“凛冬”的外号,不过在说话时不爱看着对方眼睛的习惯也多多少少是个因素。同学们只当她是不屑于也懒得和人对视,只有索尼娅才知道,她是不习惯这样直接的交流方式,目光的直接交流于她而言近乎直勾勾的探查。


“最后一排还有空位,娜塔莉娅同学你先坐一下。我们马上就开始第一个月的随机座位编排。期不期待啊我亲爱的同学们——”年轻的班主任热爱捣鼓新奇软件,此刻正打开电脑寻找随机数生成器。


“噢——”教室里响起了起哄声。


“别起哄。相信数学,小家伙们。”鼠标一点,全班人的学号滚动起来,随即又被程序自动填入教室座位序列表。


投影仪闪了闪,随机在白板上投出座位表。索尼娅收好杂志瞟了一眼,自己的学号旁是一个陌生学号。自己的运气真是,不知道该说好还是坏呢。


“动起来吧,趁还没有领新书,你们的课桌都不重。”成功玩到了随机生成的班主任满意地挥挥手,催促学生开始换座位。


索尼娅将自己的课桌抬起,快步走到目的地放下后在教室里搜寻着自己第一个月的同桌。娜塔莉娅对于这个仗势显然有些不知所措,但有模有样的学着,拖着课桌在教室里小心辨认方位,躲闪左右的同学。桌腿与地面的摩擦声不太悦耳,这对听觉敏锐的索尼娅来说着实是个折磨。干脆走到她身边,直接抱起娜塔莉娅的课桌,丢下一句话,“新同桌,跟着我。”


娜塔莉娅乖巧地拿着书包跟在索尼娅后面,微笑着和路上的同学们悄悄挥手以示友好。其实没几步路,索尼娅把课桌对准拼好,甩了甩手,趁着娜塔莉娅还在好奇地打量四周的同学率先开口:“我叫索尼娅,以后一个月就是同桌了。”


“谢谢你,索尼娅同学,那么,请多指教?”娜塔莉娅弯弯眼眸,瞧着刚刚在讲台上就发现的挑染同伙。


“……请多指教。”不太习惯这样客套的索尼娅顿了顿才接话。正准备做下换一本杂志看,转头又被班主任盯上。


“我的好课代表索尼娅,去帮同学们领一下数学书怎么样?”老师靠在椅子上玩着手机,横拿手机手指搓来搓去的姿势一看就是在打游戏。


“……知道了。”索尼娅无可奈何地回答,摸出抽屉中的MP4和耳机,绕行过还略显混乱的同学们,走出了门。


坐在座位上的娜塔莉娅目送着同桌远去,心里泛起一丝疑惑。‘原来乌尔蒙萨一中可以正大光明的在学校里用随身听吗?’



黄绿医生

早露说:最近大概又要去见医生。

还是原先那位?

那对异色宝石般的眸子光华流转,逡巡着,迟迟不肯在对方身上寻个落脚点。软语比眼神先到:啊呀,索尼娅你对我的医生很有成见?

索尼娅耸肩:也不是不行。

娜塔莉娅轻笑出声,两条洁白臂膀伸过来将人搂住;她较索尼娅高出十来公分,颀长躯体携阴影倾身而下,莫名如捕食状。凛冬脖子被她箍得难受,稍微挣了挣,那双手便彻底软和下来,像两条洗净了偶有抽丝的白色长巾晾在她颈子上,随冷气的风微微晃动着。

凛冬是知道她的,愈到关键时分,面上愈要提着口气,装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不肯松懈半分。本想扯开对方手臂的指尖一转态势,转而捻起对方半截无名指——纤长,肌肤透着沉...


早露说:最近大概又要去见医生。

还是原先那位?

那对异色宝石般的眸子光华流转,逡巡着,迟迟不肯在对方身上寻个落脚点。软语比眼神先到:啊呀,索尼娅你对我的医生很有成见?

索尼娅耸肩:也不是不行。

娜塔莉娅轻笑出声,两条洁白臂膀伸过来将人搂住;她较索尼娅高出十来公分,颀长躯体携阴影倾身而下,莫名如捕食状。凛冬脖子被她箍得难受,稍微挣了挣,那双手便彻底软和下来,像两条洗净了偶有抽丝的白色长巾晾在她颈子上,随冷气的风微微晃动着。

凛冬是知道她的,愈到关键时分,面上愈要提着口气,装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不肯松懈半分。本想扯开对方手臂的指尖一转态势,转而捻起对方半截无名指——纤长,肌肤透着沉溺的阴湿潮气——轻轻揉搓起那节形状恰如其分的指关节,仿佛这样便可表示一些温存亲切。学年教育不教如何抱湿木打火,她模仿的成人世界也不演这一出。故而这慰藉原始又笨拙,不比小兽厮磨强些。

明天,明天就去,让安娜陪你。

我自个去就好。你呢?

还有些事情。

早露再未言语,眼睫毛扑闪扑闪,在凛冬耳后与发脚间的三角区胡作非为,不知有没有沾上睫毛膏。粉蓝二色。最好是防水的。罗斯托夫家千娇百贵的大小姐,谈论死时亦不过是撒娇。






*

摸鱼复健片段,也许算凛早但不怎么CP向 甚至想试试熊团贵乱

塔恩哲瑞
就当是5.20的饭(扭捏) 灵...

就当是5.20的饭(扭捏)

灵感来源:群友+同名歌曲

(想进群的话心动不如行动,群号看置顶)

就当是5.20的饭(扭捏)

灵感来源:群友+同名歌曲

(想进群的话心动不如行动,群号看置顶)

祁才/俞无才

凛冬梦向注意*

好吧!是污染tag的梦设.

凛冬梦向注意*

好吧!是污染tag的梦设.

祁才/俞无才

凛冬梦向注意!是本人的一些形象,因为同时存在自设形象的梦向所以特地注明.()

*因为世界线捏造,所以是没有经历过切尔诺伯格的索尼娅.

凛冬梦向注意!是本人的一些形象,因为同时存在自设形象的梦向所以特地注明.()

*因为世界线捏造,所以是没有经历过切尔诺伯格的索尼娅.

宇宙分解

熊熊贴贴和猎人贴贴😋

熊熊贴贴和猎人贴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