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凤凰火

20571浏览    372参与
白鸢。
最近打牌比较上头,凤火明灯的搭...

最近打牌比较上头,凤火明灯的搭配是真的很爽…靠着一套阵容上八段,打着打着就磕上了这对,结果一看tag才发现这是我在北极卖烧饼系列…摸了一张草稿,会有线稿和上色的,不会咕咕咕的!!!有没有磕这对的,我肝爆…!

最近打牌比较上头,凤火明灯的搭配是真的很爽…靠着一套阵容上八段,打着打着就磕上了这对,结果一看tag才发现这是我在北极卖烧饼系列…摸了一张草稿,会有线稿和上色的,不会咕咕咕的!!!有没有磕这对的,我肝爆…!

饮浊
最近打牌有点上头,感谢凤凰火小...

最近打牌有点上头,感谢凤凰火小姐姐给我炎舞!!!

(遭遇了电脑崩溃存稿丢失之后不想画细节了QAQ)

最近打牌有点上头,感谢凤凰火小姐姐给我炎舞!!!

(遭遇了电脑崩溃存稿丢失之后不想画细节了QAQ)

犹格-索托斯

张嘴吃糖!

最新一期《萤草诊所》漫画

丘火发粮了!

不死之身是有很多时间可以浪♀费,但八百你要跟凤凰火大人叙♀什么旧啊(疯狂暗示……)

看到凤凰火大人最后的表情,童女你真的不是电灯泡吗?

张嘴吃糖!

最新一期《萤草诊所》漫画

丘火发粮了!

不死之身是有很多时间可以浪♀费,但八百你要跟凤凰火大人叙♀什么旧啊(疯狂暗示……)

看到凤凰火大人最后的表情,童女你真的不是电灯泡吗?

你也是喵喵吗
虽然我的卡组缺胳膊少腿只能在五...

虽然我的卡组缺胳膊少腿只能在五段三阶上上下下上上下下,但灯火阵容是真的好快乐哦,哈吉马里哈吉马里~摸一下这对pljj许愿我凤凰火觉醒永不沉底


-


我灯火上六段了!

-

赶在赛季最后一天上七段了!炎舞牛啤!

虽然我的卡组缺胳膊少腿只能在五段三阶上上下下上上下下,但灯火阵容是真的好快乐哦,哈吉马里哈吉马里~摸一下这对pljj许愿我凤凰火觉醒永不沉底


-


我灯火上六段了!

-

赶在赛季最后一天上七段了!炎舞牛啤!

KANOSE

痒痒鼠的一些图,时间跨度挺大的忘记发了

痒痒鼠的一些图,时间跨度挺大的忘记发了

憐

陰陽師//平安記事.卷三

●人物可能崩壞,嘗試抓好性格

●文筆差請鞭小力點

●此為燈刀燈,微丘火

●微甜的產物

●練習文

●短篇

-------------------------------

妖刀姬受傷了。

這是跟隨陰陽師結束鬥技大賽回到寮邸的青行燈聽到的第一句話,還未聽見陰陽師最後的總結時參加鬥技大會的式神都不可離開帶隊的陰陽師。

身邊的青蝶似乎非常慌亂的四處飛舞,她竭盡所能克制著幾乎因情緒而爆漲的妖力,強行壓下青燈明亮的光輝使的明燈反覆滅亮。帶隊的黑髮陰陽師一眼便明白青色大妖此時的處境,她微笑的優先向青行燈說了結語。

獲得陰陽師的結語後,青行燈立刻驅使著燈杖直奔她與妖刀姬的寢室,速度之快簡直能...

●人物可能崩壞,嘗試抓好性格

●文筆差請鞭小力點

●此為燈刀燈,微丘火

●微甜的產物

●練習文

●短篇

-------------------------------

妖刀姬受傷了。

這是跟隨陰陽師結束鬥技大賽回到寮邸的青行燈聽到的第一句話,還未聽見陰陽師最後的總結時參加鬥技大會的式神都不可離開帶隊的陰陽師。

身邊的青蝶似乎非常慌亂的四處飛舞,她竭盡所能克制著幾乎因情緒而爆漲的妖力,強行壓下青燈明亮的光輝使的明燈反覆滅亮。帶隊的黑髮陰陽師一眼便明白青色大妖此時的處境,她微笑的優先向青行燈說了結語。

獲得陰陽師的結語後,青行燈立刻驅使著燈杖直奔她與妖刀姬的寢室,速度之快簡直能夠媲美熱愛奔馳的小山兔和三兄弟鐮鼬,眾人看著青色大妖是如何再高速的飛行下完美過彎並成功迴避了轉彎處的帚神和燈籠鬼而驚嘆不已。

「真厲害。」

看著沒了青色身影的轉角,有道聲音說出了大家的想法。

緊閉的房門突然被人用力的拉到底,用力地撞上了底部。妖刀姬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抖了一下,手中的白色繃帶不小心的掉到了地上滾到了來人的腳前。

青行燈冷冷的瞟了一眼對方身上扎眼的潔白繃帶以及纏繞到一半露出猙獰血痕的傷痕,毫無表情的面孔讓妖刀姬下意識地感覺到不妙。

關上拉門,青色大妖緩緩的走上前並跪坐再妖刀姬的面前,燦金的雙眼從青色的身影走進房內後便緊緊盯著對方的動作,一刻也未移開目光。柔若無骨的手拾起掉落在地上的繃帶,將對方還未處理好的傷處細心輕柔的敷上藥膏纏上繃帶。

妖刀姬看著對方精緻的面容,垂下的眼簾將青藍色的眼眸藏著緊實,細長的眼睫相當的好看。她張開口想說些讓對方安心的話語,忽然猛烈的強大妖力讓妖刀姬下意識的閉上了嘴,對方寒冽的氣息讓她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青行燈生氣了,而且是非常生氣。

還是自己惹她生氣的。

妖刀姬意識到了這點想與對方說上話卻又在對方展現出屬妖的細長眼瞳下吞回了到了嘴邊的說詞,焦慮與不安纏上了妖刀姬,她不像青行燈那樣能說善道。最終妖刀姬絕望的閉上眼,再一次的厭惡如此笨拙的自己,連安撫伴侶的話都說不出口。

眼角的餘光注意到妖刀姬欲言又止最後絕望放棄的一系列小動作,青行燈再處理完對方的傷處後無奈地在心底嘆息著,她當然知道妖刀姬一直想安撫自己的想法,然而憤怒的情緒讓她無可厚非的遷怒到了對方的身上,青藍的目光被已經見底的傷藥罐吸引她思考著是否要去向桃花妖多要些備用放著。

一陣窸窣的聲音讓妖刀姬睜開了雙眼,印入眼底的卻是青行燈關上的拉門以及她離去的背影。少了對方的氣息房間頓時冰冷了許多,妖刀姬感覺就像好幾把刀剮在了心上那樣難受,聲音像是被奪走般無法發出半點聲響。

少了青行燈的陪伴讓她想起了被妖刀操控的那段冰冷,此時耳邊突然響起許久未聞的音調。

『把她的雙腿斬斷吧!這樣她就走不了了!』

『把她綁起來,這樣她就離不開你了!』

『快把她弄壞,你知道的,你渴望她!』

妖刀的低語迴盪在耳邊,妖刀姬摀起雙耳試圖屏蔽掉那刺耳的聲音,金色的眼眸逐漸暗沉染紅,心底想破壞的慾望漸漸膨脹。

「殺、—...!」冰涼的觸感抓住了她的臂膀,她錯愕的抬頭便看見那片青藍。

青行燈放下從桃花妖那帶回來的幾瓶藥罐以及一包櫻餅,冰涼的指頭撫上妖刀姬的臉頰,輕輕的在她唇邊落下一吻安撫了對方的焦躁不安的心。

「真是讓人不省心呢。」青行燈將對方摀耳的雙臂拉下,傾身躺入眷戀不已的懷抱順手將妖刀姬的手放在自己腰際上。

「燈...?」

「嗯,妾身在這。」

青行燈溫柔的回應,雙目撇了躺在一旁的大刀,要不是青蝶的告知恐怕她的伴侶又要被那把刀拖回黑暗之中。妖刀姬收緊了放在青行燈腰際上的雙手,像是不肯放開心愛玩具的孩子般緊緊的將對方圈在懷中,彷彿要將青行燈融入自己的骨血。

她低下頭貪婪著聞著懷中人身上的幽香,青色大妖特有的香氣很好的安撫了她起了殘虐的心思。

青行燈並不在意對方弄疼自己的擁抱,她靠在耳側輕柔的安撫著差點墜入黑暗的戀人,雙臂勾上妖刀姬的脖頸將身子緊貼著對方,柔軟的唇嘴在對方的臉頰上來回廝磨著。

「燈...、燈、—家燈…、青行燈...」

「傻刀,妾身只是去替你取藥罷了。怎麼,才離開一下子就想妾身了,嗯?」

不安的囈語讓青行燈的心彷彿被人緊緊攥住,痛的無法喘氣。青行燈勾著戀人的脖頸並稍稍的往後仰躺,妖刀姬順著對方的動作將雙手撐在臉頰兩側,燦金注視著身下的青藍。

「家刀...」

唇角揚起抹柔媚的笑容,充滿情慾的氣音誘惑著妖刀姬。勾著頸部的雙手一個使力拉近了雙方的距離,吻上那不斷顫抖的雙唇,撬開對方的貝齒引誘那香軟的唇舌與自己共舞著。還沉浸在過往的妖刀姬很快的被青行燈拉回了現實,心中的慾火在戀人的撩撥下猛烈的燃起。

原先溫吞的淺吻逐漸變得瘋狂霸道,手伸進青行燈凌亂的和服,撫摸著對方柔軟的身軀。

還想要更多。

渴望更多的觸碰。

妖刀姬俯下身啃吻著白皙的頸子,白嫩的肌膚很快的佈滿了許多的吻痕與齒印,妖刀姬迫切的想將身下的人占為己有。膝蓋抵著對方的腿間,她時不時的輕壓磨蹭感受那溫熱的濕意浸潤了下身唯一的布料。

妖刀姬低頭吻上戀人胸前的櫻花蓓蕾,犬齒輕咬著那挺立的硬核,這引來青行燈舒適的輕吟與顫抖。手指滑下小腹將最後的障礙物脫下,指尖微微來回輕勾使蜜縫吐露出更多的露水。

「嗯—、家刀...、進來...」

氤氳的青藍雙眸此時是如此的靈動,被薄汗浸濕的髮絲緊貼的紅潤的臉頰,妖刀姬嚥下口唾沫,青行燈如此情動的神情讓她無比的興奮。神秘的花叢已承受滿滿的愛撫,潮濕的內裡已經準備好對方的進入。

當青行燈將雙腿勾上戀人的腰部時她所渴望的指尖滿足了空虛的下腹,腰肢不禁隨著對方的節奏擺弄著,快意的浪潮不斷地拍打著她的思緒,粗重的喘息、悅耳的低吟與霏糜的水音迴盪兩人的臥房。

索求與被索求,渴望與被渴望,互相深愛的兩人最終是誰先喊停也並不是太重要的事。躺在妖刀姬的懷中,青行燈捻起一縷黑髮,在略帶著疲倦的金色雙眸注視下吻了吻那縷髮絲,指尖劃過依稀見骨的傷處。

「家刀,怎麼受傷的?」

「唔!、...鬼王討伐,沒注意,對不起。」

如討好般,妖刀姬緊張的低下頭蹭著懷中人,她害怕又惹青行燈生氣。

「不要離開...」

顫抖的聲音帶著一絲的乞求,抱著身軀的雙手收緊了許多。青行燈無奈的嘆口氣,心疼的用指腹摩娑的對方的光滑的肩頭,女性柔嫩的肌膚讓青行燈愛不釋手。

「家刀,累了?要休息嗎?還是要起來吃點櫻餅?要的話我去泡個茶。」

「是去找桃花妖拿藥膏的時候順帶拿了些回來,要吃嗎?」

青行燈輕聲的詢問著埋在自己頸間的伴侶,片刻,戀人細小如蚊的聲音傳來。

「吃...和燈一起...」

妖刀姬抱著懷中的青色大妖一邊欣賞著月色一邊享用著青行燈遞到嘴前的櫻花餅,熱茶冒著屢屢白煙,茶香充斥著房內但妖刀姬還是鍾愛伴侶身上的罄香。身上披蓋著棉衣,逐漸入冬的氣候有些寒冷,妖刀姬下意識的收緊雙手將下頷擱在對方的肩頸間,試著讓自己的溫度溫暖懷中的戀人。

青行燈看著身後的戀人,嘴角不經意的勾起溫柔的笑容,青藍的目光飽含著深深的溫情。

-

銀色的月光灑入了房內,八百比丘尼看了眼高掛在天上的月鉤露出了欣賞的笑顏。解下髮帶墨色的長髮披散在肩上只穿著單薄的白色單衣顯著她的身子有些孤獨,她忽然感覺到空氣中的涼意。

「果然要入冬了。」她下意識的呢喃著

一雙手將她攬入溫暖的懷抱中,炙熱的火焰似乎驅散了她身上的寒冬,與她相同的墨色細髮垂落在肩上。八百比丘尼回過神忍不住地輕笑著,身後的人下意識地皺起了眉,她看著懷中的陰陽師懷疑對方是否凍壞了腦子亦或是去鬥技大會不小心撞壞了腦袋。

不,這陰陽師從沒正常的時候。

「會冷就趕緊蓋被休息。」

「啊啦,原來鳳凰火大人迫不急待想和我一起『休息』啊?」

「什、!你腦袋沒被打壞吧?誰在跟你說那種事!」

惡狠狠地看著將重量全部椅到自己身上的陰陽師,鳳凰火有點後悔為什麼要擔心對方受凍的問題。八百比丘尼帶著愉悅的笑意將身後的鳳凰火壓倒至床單上,她緩緩地低下頭吻著那緊繃的曲線。

「下次還是希望能帶你一起去鬥技大會呢。」

「........」

那就給我節制。

這句話鳳凰火並沒有說出口,她知道要是說了眼前的女人今晚是不會放過自己,而明天的鬥技大會她依舊只能告假,無奈的嘆息,認命的將好不容易燃起些生命之火的女子攬進懷中,像是害怕火苗熄滅般的小心翼翼引來女人悅耳的笑聲。

只要是待著鍾愛之人的身邊,不管是可怕的噩夢或是冰冷的黑暗都會有著那道溫暖的光陪伴著,給予自己勇氣、給予自己希望,這或許就是世人所追求的幸福。

柳下游鲭
我太想玩这个梗了(……)

我太想玩这个梗了(……)

我太想玩这个梗了(……)

夙水墨倾

对着凤凰火姐姐疯狂我可以
这腰这胸这人鱼线
我一直用黑火那个皮肤都没见过觉醒的加载图我的妈呀

对着凤凰火姐姐疯狂我可以
这腰这胸这人鱼线
我一直用黑火那个皮肤都没见过觉醒的加载图我的妈呀

加拉特隆mk2

闻说-缘起

主玉雪

另外有歌曲剧情带入,歌名↓(本人只听古风系歌有同好扩列)

不老梦[银临的歌😗(吹爆银临!!]

超好听(会出现部分歌词)

——————

花火祭。

一群孩子把青行灯围在中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那,我们今天,就讲大妖怪玉藻前的故事。”青行灯慵懒地躺在她的明灯上,轻轻吐出一口气。一片乳白色的烟雾在孩子们面前蔓延开来,他们看到一个生有九尾的狐妖,将身侧一把妖刀别在一个刚堆好的雪人身上,偏头对着身边的巫女浅笑。

画面变转,他手中多了两个水灵灵的孩子,面前的巫女无力笑着,身上尽是劫雷过后的伤痕,她的手渐渐从大妖手中脱落。

烟雾渐浓,渡上了一层浅浅的血色,两个孩子长大了。愈发可...

主玉雪

另外有歌曲剧情带入,歌名↓(本人只听古风系歌有同好扩列)

不老梦[银临的歌😗(吹爆银临!!]

超好听(会出现部分歌词)

——————

花火祭。

一群孩子把青行灯围在中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那,我们今天,就讲大妖怪玉藻前的故事。”青行灯慵懒地躺在她的明灯上,轻轻吐出一口气。一片乳白色的烟雾在孩子们面前蔓延开来,他们看到一个生有九尾的狐妖,将身侧一把妖刀别在一个刚堆好的雪人身上,偏头对着身边的巫女浅笑。

画面变转,他手中多了两个水灵灵的孩子,面前的巫女无力笑着,身上尽是劫雷过后的伤痕,她的手渐渐从大妖手中脱落。

烟雾渐浓,渡上了一层浅浅的血色,两个孩子长大了。愈发可爱。而女孩打碎隐藏妖力的手镯的瞬间,阴阳师走进屋子。男孩狠狠地瞪着那不速之客,却还是没能阻止悲剧的降临。

看到这里,愤怒的火焰,同情的波澜在人群中蔓延,气氛变得压抑。

痛失子女的大妖放出愤怒的妖气,烧去了整座大山。他要让人类血债血偿。他站在鸟居上,点燃了熊熊大火将京都吞噬。

浓雾散去,孩子们表情各异,有愤怒,有悲哀,有同情……青行灯轻叹,灯火闪过,她消失在人群熙攘。

凤凰林。

凤凰火倚身靠在林中最大的那棵树的树枝上,垂下一条腿轻轻晃着,她见青灯的光芒在林中闪烁,起身跳下树枝。“那故事,还有续闻吧?”凤凰火拉过青行灯的手,抱着她跳上树枝。“是。”

“大妖玉藻前烧毁的那山里住着一对老夫妇,他们曾收留过赋予生命的雪人,当雪妖回到那里时,决心要寻他复仇。”

“那雪妖,可是唤作雪童子?”

“是。而后那雪童子未能杀死玉藻前。陷入绝望的他学习了一门禁术,能让二人的灵魂即刻转世,希望借此杀死那大妖。”

“不过,施术的时候出现了一点问题,大妖的妖力太强了,术法受到了影响。本雪童子应有着前世作妖的记忆,最后两人都失去了原来的记忆。”

“本应在和国落地,却因失误去了唐国。那玉藻前作了相府次子,雪童子为天子手下骁将。虽为相府次子,玉藻前依旧喜女装。当真是本性难移。”说到这里,青行灯不由得嗤笑,凤凰火折下一片纤叶叼在嘴里,头枕在双臂上,斜身半倚,翘着脚仰头望天,“这二人,可相遇?”青行灯微微点头,“且听。”

“玉于渭水之滨遇雪,心悦之。哪知那雪童子不近女色,就当他面褪下女装,惹得雪童子差点拔刀。说来也怪,那雪童子转世竟将妖刀雪走也一同带了去。也是凭的雪走,坐稳了大将的位子。”

“我想看你那烟雾。单听毫无兴味。”凤凰火把明灯抱在怀里拨弄着灯中跳跃的焰。青行灯轻轻呵一口气,气雾在她手中凝聚,她轻轻地揉搓手中气雾,直到那雾中出现点点荧光。荧光点点爆开,在二妖身边形成一团团光晕,画面渐渐在光晕中呈现,甚至还伴有声音。

相府。

一身白衣的产婆、婢女在偌大的府里进进出出,每一个都没有闲着,或是火急火燎赶着报信,或是拿着大盆的清水往中间一个大房子里送,或是从那大房子里端出满是血水的盆。

伴着一阵嘹亮的婴儿的啼哭声,所有人渐渐停止了忙碌。啼哭声渐渐弱下去,直至没了声音。产房中的女子一脸焦急地看着孩子额头上涌现出倒水滴状的对称纹路,孩子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先生!快去请先生!”女子脸色苍白,声音微弱地吩咐身边的婢女。

没多久,先生就背着一大箱子走进产房,身后杂七杂八的器具碰撞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胡子拉碴的先生把手轻轻按在孩子身上,闭着眼睛感受着什么。女子正腹诽,却见孩子的呼吸渐渐平稳。她一脸惊异地看着那先生。“此子日后须作女儿养,否则一生大坎小坷无数,作女儿养即可避免,但仍有大劫于十六岁。须小心。”“先生可否告知是何劫数?”先生轻叹一口气,“情劫。”先生轻抚孩子额头的倒水滴状纹路,“这孩子,便唤作玉藻前罢。”那纹路在先生的轻抚下渐渐黯淡,直至消失,只剩下一个朱红色的丹砂似的纹路。

边塞。

一浑身是血的女子抱着一个婴儿跌跌撞撞地跑着,身后一群黑衣人。孩子很安静,没有哭也没有闹,脸色异常苍白,胸口处有一团小小的光晕,细看就能看到,那是一个刀镡的形状。他身边围绕着淡淡的寒气,包裹着他的黑布上隐隐能看到小小的霜花。

女子只顾前行,不见前方突然出现一个背着大箱子的男人,就撞了上去。那男人胡子拉碴,抓过她的衣服就带着她到了一个山洞里。她冷冷地看着那男人,“你想干什么?你也是边塞那老家伙派来的?回去告诉他,想要孩子,没门。我就是死,也会保护我的孩子。”她看向孩子的眼神变得柔软,目光中的温柔溢出来,蔓延到脸上,到全身。“我不是。我是来帮你的。”男人撤去身上的装束,露出内里的狩衣,那胡子被他拉扯下来,他双手在脸上揉搓着,他邋遢的脸变得年轻,“你唤我晴罢。”女子的眼神动了动,“你怎么证明?”“我是谁对你没有意义,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来帮你的。”晴从怀里摸出一张符咒,轻轻贴在婴儿额头,符咒隐入皮肤,将逼人的寒气生生压下去,女子顿觉山洞里的温度上升几个度。刀镡消失在婴儿胸口,一把散发着寒气的刀出现在女子面前。刚升上去的温度骤然下降,女子不禁打了个寒蝉。“这是?”女子不敢触碰那刀,递了个询问的眼神。“妖刀,雪走。”晴轻轻吐出四个字,就不见了,“这孩子,便唤作雪童子罢。”女子惊,对着他消失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阿雪。”她轻轻抚摸着孩子的脑袋,眼中燃起仇恨的火焰,“从今以后,你要习武,杀了边塞那畜生。”

——————

女孩子生气/难过了怎么哄……求解(评论小窗都可以✓)

这篇好生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寒风吹彻

十日谈

第五章、涅槃


 雪停了,风穿堂而过,吹散了一室茶香。


 “天晴了呢。”青行灯看着从窗子中透出的微光,喃喃自语。


————————————————


 我不是凤凰,我只是一团火。


 我喜欢那种焚尽一切的感觉,阻拦在面前的一切,烧了便是。


 这大概也继承了凤凰大人的性格吧。


 凤凰涅槃,浴火展翼而飞,沿路遗留的火种,成为凤凰火。即使只是一团火,威力也是不可小觑的。


 可火种不愿意停留啊。凤凰火毕生的目标就是追随那个遥不可及的背影。即使明知道直至熄灭也无法实现,却也终也不愿放下...


第五章、涅槃



 雪停了,风穿堂而过,吹散了一室茶香。


 “天晴了呢。”青行灯看着从窗子中透出的微光,喃喃自语。


————————————————


 我不是凤凰,我只是一团火。


 我喜欢那种焚尽一切的感觉,阻拦在面前的一切,烧了便是。


 这大概也继承了凤凰大人的性格吧。


 凤凰涅槃,浴火展翼而飞,沿路遗留的火种,成为凤凰火。即使只是一团火,威力也是不可小觑的。


 可火种不愿意停留啊。凤凰火毕生的目标就是追随那个遥不可及的背影。即使明知道直至熄灭也无法实现,却也终也不愿放下。


 我在快要熄灭的时候落入一座古庙,借着外力勉强维持不灭。化为人形,本想先稳住生机,再去追寻……那只凤凰。


 谁曾想,修炼百年未成正果,还失去了它的踪迹。


 本就是靠那处的妖力才有了百年的光阴,根本离不开太久。一路打听,却无人听说过这世上有过凤凰。


 那么我百年来,又是为何苦苦坚持呢?


 直到一天,有个声音在我脑海浮现:“我这里有你需要的。”一瞬间我似是抓住了希望。


 “凤凰大人?”我激动地大喊出声,高傲的凤凰火只会对凤凰大人才会如此热情。“是你吗,凤凰大人?”


 再无回音。


 可这不是我的幻觉,一定不是,凤凰大人一定存在于世上。

 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再找不到凤凰大人的话,我就会消散。


 ……


 我只是想再回到它的身边罢了。


——————————————— 


 “舍不得,舍不得,不舍变不会得到,想必凤凰大人深明着一点吧。”青行灯感叹。


 凤凰火眸光黯了黯。


 “谁又能知当初这小小火苗如今竟有了这般执念。”青行灯把玩着杯子。


 “没有人可以料知未来,无论是妖还是神。”


 “我走了。”凤凰火不愿多谈。


 “这火终是会焚了自己。”青行灯啧着嘴。


 真真是凤凰涅槃啊……

半仙又帅又能打
有人吃这对吗?凤凰火x青行灯...

有人吃这对吗?凤凰火x青行灯

感冒实在头疼,画不下去,朋友的电脑的ps笔触延迟好长,就暂且停留在这个阶段吧,改天再画背景。

其实我原本配了个超好的文案,现在怎么看都是捡了个ssr

有人吃这对吗?凤凰火x青行灯

感冒实在头疼,画不下去,朋友的电脑的ps笔触延迟好长,就暂且停留在这个阶段吧,改天再画背景。

其实我原本配了个超好的文案,现在怎么看都是捡了个ssr

我是 薄荷冰
瞎画~( ̄▽ ̄~)~,冷门cp...

瞎画~( ̄▽ ̄~)~,冷门cp23333

瞎画~( ̄▽ ̄~)~,冷门cp23333

子夜酱
这样设计凤凰火的皮肤好看咩?子...

这样设计凤凰火的皮肤好看咩?子夜的原创设计。

这样设计凤凰火的皮肤好看咩?子夜的原创设计。

斐赫

我们那个寮(6)

ooc注意

————

"樱花啊,你冷静点,大丈夫的昂。"跳跳哥哥看着棺材的樱花,想劝她从棺材里出来。

"樱,振作点。"桃花抓着樱花的手,就好像樱花是个ICU里的病人似的。

樱花妖像个壮烈牺牲的战士一样安详地躺在跳哥棺材里,完全不在意她躺着是人家的床。

"额,你们也冷静点吧。"阿妈手里拿着5.8的公告"有两个消息,一个好……""先听好的!"

"……好消息是公告里樱花你的技能改动虽然削了三技能伤害减疗可以驱散还削了二技能上限还只有一回合数,但是增加了不少奶量还加了50点抵抗。"

跳哥高兴的说"...

ooc注意

————

"樱花啊,你冷静点,大丈夫的昂。"跳跳哥哥看着棺材的樱花,想劝她从棺材里出来。

"樱,振作点。"桃花抓着樱花的手,就好像樱花是个ICU里的病人似的。

樱花妖像个壮烈牺牲的战士一样安详地躺在跳哥棺材里,完全不在意她躺着是人家的床。

"额,你们也冷静点吧。"阿妈手里拿着5.8的公告"有两个消息,一个好……""先听好的!"

"……好消息是公告里樱花你的技能改动虽然削了三技能伤害减疗可以驱散还削了二技能上限还只有一回合数,但是增加了不少奶量还加了50点抵抗。"

跳哥高兴的说"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樱花你奶没削多少你可以起来了!""嗯!"樱花妖扒着棺材边拉着桃花起来半边身子"诶?话说坏消息是什么?"

"坏消息是那是昨天发布的公告,今天ch又把‘未受到变形’改成了‘自身无法行动’那句话给加上了。""咣当!"

"樱花你怎么又躺下了啊!!"

樱花妖,再起不能。


"今天,让我们沉重哀悼樱花妖同志!"凤凰火站在一米高的台子上一手高举话筒,一手指向身后的加大加宽高清无码樱花妖大头黑白照片。

"今天是个令人无比悲伤的日子……"凤凰火开始了她那堪比道馆遇到肉队毒瘤你还手动开始了的长篇大论追悼词,完全不顾身后被美名其曰是大佬来追掉会更有排面一点而被拉来当背景板现在尴尬的一批的清姬和雪女以及就站清姬雪女之间的脸和本人释放着的黑气一个sai的当事人樱花妖传来的三道"你要完"的炽热眼神。


台上:

"雪女。"

"嗯。"

"喜欢冰雕吗?"

"嗯↘"

"樱花。"

"嗯。"


"啊啊~啾啾~"凤凰火打了个麻雀叫唤一样的喷嚏,"不就是忘了你们嘛!至于吗啊~啾~"凤凰火裹紧身上的被子,感觉更冷了。

"座敷!添柴!首无都快灭了!"


芍子子

匹诺N8

PS:怎么改版了图片不能批量上传了……

匹诺N8

PS:怎么改版了图片不能批量上传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