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凤满

2257浏览    87参与
小倉糬萊姆

【滿晶】吾之宿命,與王同在。

靈感來源:繪師圖片傳送門 


=======================


輪迴,象徵著重蹈覆轍亦或是象徵著生生不息?


在王位之章公演結束後又過兩個月,晶、滿兩人該卸下職責託付給下一代,劇場突如其來的召喚,五人捲入戰鬥。


『削劇Re:Live——Elysion輪迴之章。』


人數、劇情無一缺失,高貴之君的五人眾被剝奪的究竟是什麼?


「小滿……我們該怎麼做?」年幼的兩人立下誓言,不再以暱稱呼叫彼此,相輔相成踏向王之舞台,四人望向她們的王。


啊啊……她們失去的是王者的光芒。


柯羅斯打從四面八方湧入,晶不是拖油瓶,由鼻息至指尖依舊維持卓越的...


靈感來源:繪師圖片傳送門 


=======================


輪迴,象徵著重蹈覆轍亦或是象徵著生生不息?


在王位之章公演結束後又過兩個月,晶、滿兩人該卸下職責託付給下一代,劇場突如其來的召喚,五人捲入戰鬥。


『削劇Re:Live——Elysion輪迴之章。』


人數、劇情無一缺失,高貴之君的五人眾被剝奪的究竟是什麼?


「小滿……我們該怎麼做?」年幼的兩人立下誓言,不再以暱稱呼叫彼此,相輔相成踏向王之舞台,四人望向她們的王。


啊啊……她們失去的是王者的光芒。


柯羅斯打從四面八方湧入,晶不是拖油瓶,由鼻息至指尖依舊維持卓越的水準,只可惜凡事猶豫不決一點王者氣勢都沒有,西格菲特節節敗退,再這麼下去會全滅的。


「八千代掩護滿跟栞,晶、美帆你們先走!這裡我們會擋下的!」


「滿前輩!這太魯莽了!」美帆第一聲否決,晶也不贊同滿的決定,光是五個人對付夠嗆辣,還想要縮減成三人。


「我倒覺得沒有比這辦法更好了呢……美帆。」不容一刻閒話家常,八千代清理著擾亂談話的雜兵。


「雪代前輩、美帆前輩,請將背後交給我們。」栞柔和的翠綠眼眸帶著堅毅,定下安逸的基石。


「彼此加油吧!」晶說完與美帆奔向王座。


滿落寞一瞬,握緊劍柄為王開路,她想聽的並不是這句話,栞以刀尖的風壓開闢王道阻止柯羅斯混入,八千代的弩槍準確擊落空中的箭矢,擁護著幼王直至身影消失,踏向盡頭幼王想起忘卻的話語。


「八千代、栞、小滿!交給你們了!」聽見所期望的話語,滿沒多說只是背對著揮揮手,如幼年回家道別一樣,示意著再見,送行幼王。


『Elysion』與『Starlight 』的輪迴不同,一個象徵著生命的交替,另一個象徵著死循環的定律。


中斷輪迴,在『Starlight 』中代表新的開始,而在『Elysion』裡則導向死亡。


兩套劇本所指的輪迴皆為反義,正因為如此她們不能失去『輪迴之章』,不能遺忘過往放棄未來,成為騎士們在此的理由。


一小時的纏鬥三人體力透支,以二保一的方式輪流休息,柯羅斯迅速散開,感受到違和感滿抬頭,火炮朝著她們直直落下。


「兩位靠近趴好!」一人鼎立架著巨劍抵擋,滿的字典裡可沒有敗北兩字,將炮火推飛到遠處轟隆聲響已成獄火。


對付一隻炮手夠吃緊,見著遠處羅列二十三隻點火聲滋滋作響,三人行如死胡同,沒有退路無處可躲。


「八千代、栞不用出手,休息到能一口氣解決炮手再行動,在那之前我會擋下。」滿向前五步面對炮火轟炸,栞想幫忙卻被八千代阻止。


「我們的任務不是協助,而是排除,栞不要亂了陣腳,滿前輩不會食言,專心做自己能做的事。」


兩人沉住氣她們被賦予的職責只能成功不許失敗,衡量著一刀一箭的施力、角度及分配領域,偏差值0.1毫米也不行,這是屬於西格菲特的榮耀。


滿眼掃前方炮火的先後順序,計算最短路徑與刀數如何造就最大效益且不干擾到身後的同伴們恢復體力,爆炸聲響震破耳膜也行、雙眼遭烈焰奪取也無妨、血延著手心流下也罷,將劍握實站穩步伐絕不能倒下,僅僅遵守一個約定。


兩道風兒從滿身邊呼嘯而過,滿的披肩早已殘破不堪隨風落下,這回她放下心佇立著,將之後的一切交給她們,閉著眼靜待著『王』的歸來。


直到有人搖晃滿的雙臂,她睜開眼失去光彩、一點聲響也沒有,像是待在寂靜黑盒子裡,她伸出手摸索直到碰觸到『王』的臉頰,輕挑『王』的淚水開口。


「晶,歡迎回來。」


「怎麼哭了?滿這不是好端端的站在這裡嗎?」


「還記得我的唱詞嗎?」


「『耀眼奪目,故不知影。純白無暇,是不知苦。然則高舉湛藍燈火……以明王座白金、正是王者舞台。蒼玉之君——鳳滿,吾之宿命,與王同在。』」


「『吾之宿命,與王同在。』」滿再一次重複。


「我,鳳滿,絕不違背諾言,以前、現今、未來都不會違背,回去吧!可要抓牢滿呢!畢竟現在看不到挺困擾的——!」


一離開地下劇場回歸到西格菲特,全員的傷口像是不存在過,整個人完好如初,而滿隨即倒下,險在同伴們護住沒跌在地上,熟睡到暫時叫不醒,晶背著滿回宿舍。


「小晶……明天……再一起、玩哦……明天見。」


「嗯。」面對滿的夢話,晶僅是靠坐在床旁輕聲答應。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3月新活动,《冰面上的贵族义务...

3月新活动,《冰面上的贵族义务》第一话已更新,欢迎三连!!


众所周知,春天适合滑冰。


地址:https://b23.tv/av96328835 

3月新活动,《冰面上的贵族义务》第一话已更新,欢迎三连!!


众所周知,春天适合滑冰。


地址:https://b23.tv/av96328835 

小倉糬萊姆

【滿晶】猜猜我是誰

*OOC注意

*沙雕注意

===========================


最近西格菲特流傳著『猜猜我是誰』的影片,就算是社交負成長的晶也有看過。


作為即興劇測試『高貴之君』的實力與信賴是最適合不過。


「我們的晶在看劇本……真不愧是王呢!偶爾放鬆一下也是必要的,來玩玩吧!」


「猜猜我是誰?」


「無聊,栞別學八千代玩這種遊戲。」


晶闔上劇本從學生會椅子上起立,身高、手長不夠的滿無法遮到晶的眼,晶一回頭見到滿的臉色暗了下來。


(欸、滿?我這是要死了嗎?是不是該按照套路跟滿玩才是最佳選擇?我頭頂上出現個『危』字這代表什麼?聞聽人在接近死亡時會出現跑...

*OOC注意

*沙雕注意

===========================


最近西格菲特流傳著『猜猜我是誰』的影片,就算是社交負成長的晶也有看過。


作為即興劇測試『高貴之君』的實力與信賴是最適合不過。


「我們的晶在看劇本……真不愧是王呢!偶爾放鬆一下也是必要的,來玩玩吧!」


「猜猜我是誰?」


「無聊,栞別學八千代玩這種遊戲。」


晶闔上劇本從學生會椅子上起立,身高、手長不夠的滿無法遮到晶的眼,晶一回頭見到滿的臉色暗了下來。


(欸、滿?我這是要死了嗎?是不是該按照套路跟滿玩才是最佳選擇?我頭頂上出現個『危』字這代表什麼?聞聽人在接近死亡時會出現跑馬燈,我現在能證實這是真的,我還有機會告訴眾人這件事實嗎?我還聽說過人在死前會化為極端值消極與積極,看來我是積極的一方,求生本能蠢蠢欲動,我現在該採取什麼行動好?怎麼樣才能、活下來!總之我很慌。)


晶默默坐回原本位子上,從後拉起滿的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當然是開玩笑的,哈、哈哈……」


「……」


「……」


「走、Revue。」


滿面帶微笑的架著晶拖到地下劇場處理後事——白金之君卒。

ハクノン

1-2:推特「@3z06hirwjtvu8cF」

3:推特「@denkiufo」

4:推特「@danuni1999」

5:推特「@PH200010」

6:推特「@hirake__goma53」

7:推特「@comuzca_c」

8:推特「@nomain050」

1-2:推特「@3z06hirwjtvu8cF」

3:推特「@denkiufo」

4:推特「@danuni1999」

5:推特「@PH200010」

6:推特「@hirake__goma53」

7:推特「@comuzca_c」

8:推特「@nomain050」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魅影 凤满


翻译:心中電灯


面板语音

『劳尔啊,你将会为自己对克里斯蒂娜感情的浅薄、为自己的不成熟叹息并屈服在我身前吧!』

『我可不记得有拜托你将主角换掉。叫我【改变】……我绝不容许克里斯蒂娜以外的人对我说这种话!』

『歌唱吧、克里斯蒂娜!我至爱的歌姬啊,你那震撼人心的歌声连我的灵魂都能够拯救!』

『渴望爱却无法得到它,这种感情已不仅是孤独……这是绝望啊。』

『悲剧的天才很有饰演的价值呢♪』

啊,我现在正在集中精神,可以先让我一个人待着吗?等会再来聊天吧♪

『歌剧魅影』在现代也很有名是因为它把爱这个常见的主题用戏剧的形式表现出来了吧。

晶没有出演『歌剧魅影...

魅影 凤满


翻译:心中電灯


面板语音

『劳尔啊,你将会为自己对克里斯蒂娜感情的浅薄、为自己的不成熟叹息并屈服在我身前吧!』

『我可不记得有拜托你将主角换掉。叫我【改变】……我绝不容许克里斯蒂娜以外的人对我说这种话!』

『歌唱吧、克里斯蒂娜!我至爱的歌姬啊,你那震撼人心的歌声连我的灵魂都能够拯救!』

『渴望爱却无法得到它,这种感情已不仅是孤独……这是绝望啊。』

『悲剧的天才很有饰演的价值呢♪』

啊,我现在正在集中精神,可以先让我一个人待着吗?等会再来聊天吧♪

『歌剧魅影』在现代也很有名是因为它把爱这个常见的主题用戏剧的形式表现出来了吧。

晶没有出演『歌剧魅影』哦。毕竟也不能总让5个『高贵之君』一起演戏嘛。

栞演的克里斯蒂娜会很有人气吧。我要好好指导她才行♪

虽然大家好像都觉得晶会演魅影,不过只要看了满的演技,心中只会有满一个魅影哦♪

八千代给魅影设计了两套服装,哪件都不错让我很犹豫呢—。


小屋语音

魅影可没有非得让高个子来演的规定哦?

魅影会不会因为太纠结于结婚而孤独终生呢……

美帆出演的劳尔,魄力十足很棒呢—♪

『克里斯蒂娜是光,是我的希望。』

道具和服装都要好好收拾整理好呢♪

晶经常来看我们练习哦,看来她真的很想演这部剧呢。

就算是晶来饰演魅影,克里斯蒂娜也会是由栞来演呢。

我很喜欢『歌剧魅影』中那些拐弯抹角的台词呢。


SE大叔

满诞生祭2020

p1 @dee0333

p2 @‪Y7YZz7QfV7j0nUb‬

p3 @lax_yuujin

p4 @kyoukai0

p5 @PitChaPuk

满诞生祭2020

p1 @dee0333

p2 @‪Y7YZz7QfV7j0nUb‬

p3 @lax_yuujin

p4 @kyoukai0

p5 @PitChaPuk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2月15日是凤满的生日,让我们祝阿满生日快乐!无论西格的幕后还是台前,都少不了阿满的影子,生日快乐!!

2月15日是凤满的生日,让我们祝阿满生日快乐!无论西格的幕后还是台前,都少不了阿满的影子,生日快乐!!

小倉糬萊姆
【滿栞】狼與兔 這是發生在西格...

【滿栞】狼與兔


這是發生在西格菲特的小插曲……


每年情人節時「高貴之君」總會收到許多巧克力,數量多到當三餐吃一個月才能消化完畢的程度。


今日滿與栞將「高貴之君」們收到的巧克力暫時放置學生會堆疊。


「滿前輩,哪個……」


「怎麼了嗎,栞?」


清點著巧克力的滿回頭,見栞的雙頰似熟成的蘋果,慌慌張張的樣子像極了躲避狩獵的兔子。


「栞、別放輕鬆不用緊張,滿會等你的。」微笑輕拍栞的腦袋瓜,回頭繼續做清點的工作。


「滿前輩,這個、巧克力請你收下!」栞遞出巧克力,正當滿想著是義理時……


「這是……本、本、本命巧克力……」


栞補上話滿愣了約半秒,將自己...

【滿栞】狼與兔


這是發生在西格菲特的小插曲……


每年情人節時「高貴之君」總會收到許多巧克力,數量多到當三餐吃一個月才能消化完畢的程度。


今日滿與栞將「高貴之君」們收到的巧克力暫時放置學生會堆疊。


「滿前輩,哪個……」


「怎麼了嗎,栞?」


清點著巧克力的滿回頭,見栞的雙頰似熟成的蘋果,慌慌張張的樣子像極了躲避狩獵的兔子。


「栞、別放輕鬆不用緊張,滿會等你的。」微笑輕拍栞的腦袋瓜,回頭繼續做清點的工作。


「滿前輩,這個、巧克力請你收下!」栞遞出巧克力,正當滿想著是義理時……


「這是……本、本、本命巧克力……」


栞補上話滿愣了約半秒,將自己的巧克力交給栞,招招手意識著栞。


「喜歡哦……栞的一切。」滿在栞耳邊低語。


她並沒有明確表明義理或本命,栞衝出學生會,留下滿一人。


演繹著與所有人好相處的她,並沒有「獨特」的感情,如戴上假面般,無人知曉她真正的容貌。


「狼怎麼會戀上兔子呢……不可能吧……」滿苦笑著,那份悸動卻未能消退……

=========================

看到魅影滿牽著克莉絲汀栞的畫面一整個美到我語言匱乏!

容許我站一秒滿栞,極速產出滿栞這對冷CP,希望各位喜歡。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吹笛人 凤满羁绊视频已出,欢迎...

吹笛人 凤满羁绊视频已出,欢迎三连!


吹着笛子引诱整个镇子的小孩子失踪,满在各种意义上都很适合吹笛人。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7971053/


吹笛人 凤满羁绊视频已出,欢迎三连!


吹着笛子引诱整个镇子的小孩子失踪,满在各种意义上都很适合吹笛人。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7971053/


小倉糬萊姆

【西格菲特】無名墳(下)

因為滿的吹笛人卡面,上網查一下故事後,腦補出的劇情。

人物設定:

滿:18歲 晶:13歲 
美帆:12歲 八千代:12歲 栞:8歲

#沒有特定cp,可以自行腦補,便當警告。

================================


一年前滿在西格菲特之都賣藝為生,生活不算富有過的勉勉強強,偶爾撇見角落觀賞的晶與她。

一身破布縫了又補全身髒兮兮的,身上都是鞭打過的痕跡,是奴隸階級的嗎?滿在好奇心驅使下提早收攤,尾隨著孩子。

她們在寒冬下劈柴,手上佈滿厚繭也無法休息,一天工作下來只換到十枚銅幣。

笛聲響起,滿從暗巷走出,兩人眼睛像發光似的,但隨後緊張起來。

「我們……沒...

因為滿的吹笛人卡面,上網查一下故事後,腦補出的劇情。

人物設定:

滿:18歲 晶:13歲 
美帆:12歲 八千代:12歲 栞:8歲

#沒有特定cp,可以自行腦補,便當警告。

================================


一年前滿在西格菲特之都賣藝為生,生活不算富有過的勉勉強強,偶爾撇見角落觀賞的晶與她。

一身破布縫了又補全身髒兮兮的,身上都是鞭打過的痕跡,是奴隸階級的嗎?滿在好奇心驅使下提早收攤,尾隨著孩子。

她們在寒冬下劈柴,手上佈滿厚繭也無法休息,一天工作下來只換到十枚銅幣。

笛聲響起,滿從暗巷走出,兩人眼睛像發光似的,但隨後緊張起來。

「我們……沒有錢!所以、不可以聽!」女孩拉著晶準備逃跑。

「滿沒有要收錢的意思,只是想跟你們做朋友,你們不是常常在旁邊聽嗎?我有記住你們的臉,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對記憶很有自信的☆~」

她半信半疑著,在多次見面下,卸下心防。

吐露出她們住在孤兒院,但院內沒有水、沒有食物,較年長的孩童必須出門工作,賺錢給院內的孩童一起享用,有些人一到工作的年紀出了大門以後再也沒回來過,孤兒院剩下晶與她要照顧院內十三個小孩,再過一年美帆與八千代也能出來工作,經濟壓力會變小許多。


但她沒能等到那天到來……

不知從何時開始少女時不時咳嗽,直到一次工作倒下,不停的咳血,陷入昏迷。

晶抱起少女,赤腳的在雪地奔跑,尋找著滿。

「滿!怎麼辦、該怎麼做?」晶焦急的喊著,滿收拾東西,帶著晶前往診所,卻被拒收骯髒的奴隸拒絕在門外,不管多少家醫院、診所都是相同的結果。

她睜開眼已經看不清楚誰是誰,只知道大家都在喊著她的名字,是在孤兒院嗎?大家在哭嗎?

想好好安慰他們緊緊的抱住對他們說:「不要怕,我在,一切沒事的。」

但這是說謊吧?字句卡在喉嚨間說不出口。

看見黃色短髮的人物,文不記得孤兒院有這個人,是滿嗎?

「滿……在嗎?」她虛弱的吐出話語。

「在,怎麼了?」滿回答。

「我可以聽你的笛聲嗎?」眼睛已經灰成一片,漸漸的看不到,單單靠著意志力撐著。

「樂意之至。」深吸一口氣緩和情緒,滿吹奏起生日快樂歌。

再過十五日就是她的生日提早慶祝沒有問題的,她許下三個願望。

「我第一個希望栞能看到這世界的美好,第二個希望小孩子們可以平安快樂的長大,第三個願望我果然……好希望我能長大成人……」眼神渙散不停的咳血。

「好想實現……真的……好想實現……」四肢漸漸麻木,應該感到痛的卻什麼都感受不到。

「滿會幫你達成的!約定好了!」意識快斷開前聽見滿的回覆。

「交給……」話未能說完,她闔上眼後沒有再醒來過,嘴角掛著微笑。


「今天又有新成員加入了呢……是戰爭孤兒,這世界依舊灰暗,但我會試圖從中發現它的美好,還有啊~栞還是一如往常的很愛抱抱呢!這果然是你教的吧?但也多虧她洗去孩子們的不安,真不愧是你的妹妹呢!文。」

「滿……大人?」栞從樹後探出頭來。

「聽到了嗎?很抱歉,為了栞好,只能再讓你忘掉一次了……」滿吹起笛子,馬上的栞進入沉睡,將栞抱回溫暖的床鋪與新家人們一起洗白記憶,如同最初對育幼院的孩子們一樣。


這也是沒辦法的……在文死後大家都壞掉了……

「我不會忘記的,所以只要我記得就夠了……」

===============================

麻糬後記:

西格菲特的大家語言特意弱化是因為在制度下很多人都是文盲,且要聽上權人士的話自然沒有表達意見,只有晶、文兩人見過世面,在外界的刺激下腦子一定要動得快,才不會被騙被呼弄,晶在一年前還不善於表達,多為文在發言爭取。

美帆、八千代、栞沒見過世面所以保留著該有的個性,栞因為較為內向在育幼院內自己發言的次數更少,所以對話斷斷續續的。

然後這篇看各位想當滿文友向/戀向都可行,我自己是當友向在寫。


小倉糬萊姆

【西格菲特】無名墳(上)

因為滿的吹笛人卡面,上網查一下故事後,腦補出的劇情。

人物設定:

滿:18歲 晶:13歲 
美帆:12歲 八千代:12歲 栞:8歲

#沒有特定cp,可以自行腦補,便當警告。

================================

「我們是歡樂的老鼠——吱吱吱~」晶帶頭隨著滿的笛聲唱著小隊曲。

「我們是歡樂的老鼠——吱吱吱~」美帆氣勢一百分與栞複誦。

「「風大、日烈、我不怕~!因為我們是——」」

「晶。」「美帆!」「栞、」「八千代~」「還有滿的說。」

「「合稱白金鼠帝!鏘鏘——」」

「啊!八千代你又掉拍!這樣不給你揹揹了!」美帆放下八千代,改牽著她的手。

「欸……能...

因為滿的吹笛人卡面,上網查一下故事後,腦補出的劇情。

人物設定:

滿:18歲 晶:13歲 
美帆:12歲 八千代:12歲 栞:8歲

#沒有特定cp,可以自行腦補,便當警告。

================================

「我們是歡樂的老鼠——吱吱吱~」晶帶頭隨著滿的笛聲唱著小隊曲。

「我們是歡樂的老鼠——吱吱吱~」美帆氣勢一百分與栞複誦。

「「風大、日烈、我不怕~!因為我們是——」」

「晶。」「美帆!」「栞、」「八千代~」「還有滿的說。」

「「合稱白金鼠帝!鏘鏘——」」

「啊!八千代你又掉拍!這樣不給你揹揹了!」美帆放下八千代,改牽著她的手。

「欸……能換別首歌嗎?」一路上唱這首歌,已經來到第七次,八千代發著牢騷。

「八千代姐姐,累、抱抱?」栞在八千代身上蹭了蹭。

「啊啊——好狡猾!我也要抱抱!」美帆湊上去,晶也默默的加入。


雖然目的離現在不遠,但休息也無礙,再說現在也不好維持秩序,滿收起笛子,一邊看著小鬼頭玩耍,一邊編織花圈。

栞從擁抱圈圈內竄出,跑到滿面前。

「栞,怎麼了嗎?」

栞搖搖頭,上前給滿一個擁抱,抬頭。

「滿大人,為什麼、帶、我出門?」

「因為答應好讓你看到這世界的美麗。」

栞正想著滿何時說過,可惜沒有答案,或許是自己說夢話被滿大人聽到也說不定。

休息時間到繼續啟程,來到被戰爭摧殘的小鎮——烏露帕小鎮。


「大家聽令,確認傷亡人數!」晶下令,大家各自散開,留滿一人在城鎮中央。

響起獨奏曲,柔和中帶著哀傷,這是她所能做的事情,譜出一曲願死者安眠。

歷史並不會紀錄彈丸之地的故事,過了今日小鎮的存在將會被眾人遺忘,消失在地圖上成為無名。

「烏露帕鎮嗎……滿記住了☆~我可是對記憶很有自信的。」滿獻上休息時間製作的花圈。

美帆與八千代找到三個倖存的小孩,栞與晶沒有收獲,看著三個小孩瑟瑟發抖,栞給予溫暖的大擁抱,雖然她的手不夠把三人都圍住。

「沒、沒有問題的,新家回去、溫暖、一起。」

栞的笑容總是治癒人心,穩定孩子們的不安,手牽手的回到宅邸。


夜晚孩子們熟睡,滿帶上地圖與筆記本到一座墳墓旁,開始自言自語。

「今天到了烏露帕小鎮,雖然剩下破屋殘瓦,但從器具看來是個務農為主的小鎮,我找找……啊!在這裡!你看小鎮前方約一百公尺處有水源,他們灌溉農作物的方式倒是沒仔細探究……下次進過的時候再調查一番,或許能用在育幼院上呢!」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吹笛人 凤满


翻译:潜水


看板

『来吧来吧来吧,男孩和女孩都跟我走吧♪ 害羞的家伙和冒失鬼还有爱生气的小孩,大家都跳起舞跟上来吧♪』

『呵呵呵,所以我不是说了吗?破坏约定的话,会发生恐怖的事情……』

『您看起来似乎很困扰,要不要试试依靠我这吹笛人的力量呢?』

『嗯—,不愿意支付报酬,是吗。这样真的可以吗?或许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真的没关系吗?』

是因为栞太率直了吗?可以将感受到的事物,直接的投入角色里面——这也是才能呢

锵—,是吹笛人的衣服哦。五颜六色的衣服配合有趣的笛声。就算不是小孩子,也会想要一起跟上来,你不觉得吗?

小道具的笛子发不出声音,因...

吹笛人 凤满


翻译:潜水


看板

『来吧来吧来吧,男孩和女孩都跟我走吧♪ 害羞的家伙和冒失鬼还有爱生气的小孩,大家都跳起舞跟上来吧♪』

『呵呵呵,所以我不是说了吗?破坏约定的话,会发生恐怖的事情……』

『您看起来似乎很困扰,要不要试试依靠我这吹笛人的力量呢?』

『嗯—,不愿意支付报酬,是吗。这样真的可以吗?或许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真的没关系吗?』

是因为栞太率直了吗?可以将感受到的事物,直接的投入角色里面——这也是才能呢

锵—,是吹笛人的衣服哦。五颜六色的衣服配合有趣的笛声。就算不是小孩子,也会想要一起跟上来,你不觉得吗?

小道具的笛子发不出声音,因为只是装样子的嘛。不过为了表现出吹奏的演技,还是需要去练习!

行踪不明的孩子总共有130人。数字精确地流传下来这一点,也是这个传说令人毛骨悚然和感兴趣的地方。

孩子们通过的那条路,无论演奏还是舞蹈都是不被允许的啊。算是明白吹笛人给予的恐怖究竟有多大了。

吹笛人的演技中要加入可疑的感觉,那么舞蹈也有必要调整了。要加入什么样的改编呢~


小屋

因为这里没有笛子,总之就先用竖笛来练习吧!

这个房间有没有老鼠呢~?

呵呵呵,你很在意孩子们怎么样了吗?

如果能轻松的去到故事的舞台上就好了!

栞冲出来的德国红茶……嗯,很好喝!(注:吹笛人的原著是德国童话)

好—了,要去出演蛊惑孩子们的可疑又开朗的吹笛人咯!

『男孩和女孩都跟我走吧♪』带你们去练习室了哦!

風泉ゆう

ミチあき—遊戲三流

「我們回來了!」

銀藍色與青草色兩身影出現在席格菲爾特學生會的其餘三人面前,身上還穿著Revue服,唯一不同的,是夢大路栞的服裝完好如初,但雪代晶的披風卻是拿在手上,眼利的鳳滿及鶴姬八千代當然發現了這點。

“歡迎回來,晶さん、栞!妳們辛苦了!”

中國女孩最先向歸來的兩人打招呼,似乎沒有感受到空氣中彌漫的違和感。

“我們回來了!那個,不好意思,我先回宿舍換衣服。”

“嗯!話說回來,今天學生會的事務也處理的差不多了,八千代跟美帆,妳們也回去休息一下吧!”

“好的!八千代,我們走吧!”

“好~”

副會長滿臉笑容地看著成員們離開,就在八千代剛踏出學生會室,她似乎看到了那份笑容逐漸變得詭異,當然,仍...

「我們回來了!」

銀藍色與青草色兩身影出現在席格菲爾特學生會的其餘三人面前,身上還穿著Revue服,唯一不同的,是夢大路栞的服裝完好如初,但雪代晶的披風卻是拿在手上,眼利的鳳滿及鶴姬八千代當然發現了這點。

“歡迎回來,晶さん、栞!妳們辛苦了!”

中國女孩最先向歸來的兩人打招呼,似乎沒有感受到空氣中彌漫的違和感。

“我們回來了!那個,不好意思,我先回宿舍換衣服。”

“嗯!話說回來,今天學生會的事務也處理的差不多了,八千代跟美帆,妳們也回去休息一下吧!”

“好的!八千代,我們走吧!”

“好~”

副會長滿臉笑容地看著成員們離開,就在八千代剛踏出學生會室,她似乎看到了那份笑容逐漸變得詭異,當然,仍然是滿面笑靨,只是笑得讓人內心發寒。

八千代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最後只好向站在一旁的會長投以一個‘請您加油!’的微笑,只是此時,晶還沒反應過來八千代是什麼意思。

“那麼,我也先回去了。”

“等一下,滿還沒說妳可以走吧?”

一如既往的開朗聲音,但晶聽得出來,滿現在非常火大,只要再有一點點刺激,可能隨時都會有火山爆發的危險,即使晶不明白幼馴染生氣的原因,也只能僵直身子,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

不知道哪裡來的傳聞,女友生氣時,只要下跪道歉就有用,晶也曾經試過這種方法,下場就是被用看垃圾的表情罵了句‘不知道君王為何物的三流。’從此之後,晶再也不敢這樣做。

既然前後都是懸崖峭壁,那麼只能演下去了,雖然失敗的話......可能會死。

“怎麼了?”

“滿記得沒錯的話,晶是帶著栞去聖翔踢館了吧?”

“嗯!所以呢?”

“嘖!既然如此,那為什麼栞的衣服穿得好好的,晶的披風掉了呢?”

“遊戲輸了。”

“遊戲?”

一位優秀的演員,即使只是朗誦菜單都能讓觀眾感動落淚,這是法國知名演員——莎拉•伯恩哈特的傳說,晶跟栞也一同接受了挑戰,然而,只有栞挑戰成功。

將整個事件過程告訴眼前的金髮女孩後,滿仍然是那份笑容,不過晶卻覺得辦公室的溫度似乎又降低了。

“原來如此...滿大概懂了。也就是說,妳帶人踢館,Revue沒打成,玩遊戲輸了,身為後輩的栞還贏了身為首席的晶,我沒說錯吧?”

“這個...我...”

由於全是事實,晶不敢反駁,但也不敢承認,她的雙腿逐漸發軟,最後甚至因為面前人散發出的龐大壓力而直接跪坐在地上。

“這個三流。”

聽到對方說出這句話,沒多久後,‘咚!’地一聲,嚇得首席趕緊抬頭,只見滿把Revue用的巨劍——蒼玉懲罰拿出來,直直地插在地上、立在自己面前。

‘不好,會死!’晶的腦袋發出了警訊,要是再走錯一步,今天、不!大概以後都回不了家。

“對不起,我錯了!”

“身為君王,低頭認錯的樣子有多丟臉,晶知道嗎?”

“我知道,但我也不想當無信之王,錯了就必須承認,百姓才會臣服。”

“......”

“這個王國處在眾國中央,身為王,我要做的,只有確保現在的和平,以防他國合作攻打,不是嗎,宰相?”

“...國王陛下...臣永遠追隨您。”

多虧晶腦子動得快,總算讓滿有些消氣了,接下來,只要好好安慰她,她就能回房間換衣服了。

“抱歉,滿,下次不會再輸了。”

“唉...是啊!要是妳再輸下去,滿也不好收拾,妳先回房吧!”

“我可以...回去了嗎?”

“嗯,回去之後,把我聖誕節送妳的接龍大全背起來,15分鐘後驗收。”

“誒?”

晶再次僵直身子,因為那本接龍大全有500多頁,15分鐘之內背完根本是天方夜譚。

“那個...滿...我說...”

“要是沒背好...下場是什麼,晶是知道的吧?”

可掬的笑容加上違和的巨劍,晶感覺全身冷汗直流,只好丟下一句‘我回去了。’就離開學生會室。

“這個遊戲三流,不好好教訓她不行。”

滿擦拭著蒼玉懲罰,臉上的笑容早已變成不爽的怒顏,看來首席暫時沒辦法休息了。

風泉ゆう

ミチあき—溫暖

半夜三更,只要是學生,這樣的時間應該大部分都休息了,更別提是注重身體狀況的舞台少女們。


然而,金黃色短髮的少女,仍坐在書桌前研究劇本。


Elysion,圍繞在神與王及其騎士之間,不斷輪迴、轉生、征戰並死去,美麗又壯烈的故事,舞台上的純白聚光燈打在永遠的王者身上,更為這齣神聖的戲曲增添幾分壯麗。


鳳滿也是其中一個被這樣的舞台所吸引之人,不單單只是想站上這樣的舞台,而是讓自己的幼馴染成為王,並非純粹是自己心裡的,而是引領著眾人的絕對王者。


“...滿...還不休息嗎?”

“嗯,我讀完就休息,晶先睡吧!”

“......”


說完,滿再次轉過頭去,睡眼惺忪的晶望著對方嬌小的身...

半夜三更,只要是學生,這樣的時間應該大部分都休息了,更別提是注重身體狀況的舞台少女們。


然而,金黃色短髮的少女,仍坐在書桌前研究劇本。


Elysion,圍繞在神與王及其騎士之間,不斷輪迴、轉生、征戰並死去,美麗又壯烈的故事,舞台上的純白聚光燈打在永遠的王者身上,更為這齣神聖的戲曲增添幾分壯麗。


鳳滿也是其中一個被這樣的舞台所吸引之人,不單單只是想站上這樣的舞台,而是讓自己的幼馴染成為王,並非純粹是自己心裡的,而是引領著眾人的絕對王者。


“...滿...還不休息嗎?”

“嗯,我讀完就休息,晶先睡吧!”

“......”


說完,滿再次轉過頭去,睡眼惺忪的晶望著對方嬌小的身影,即使雙眼被光線刺得難受,卻比不上心中那說不出的空虛。


她緩緩起身往書桌走去,滿也因讀得過分認真而沒注意到身後來者。


“哇啊!晶?”

“......”

“怎麼了?明天還有晨練喔!”

“睡不著...”


‘才怪!’


晶輕輕地從滿的背後抱著,將頭靠在對方的肩膀上,纖細的身體再次凸顯出對方的嬌小,晶都懷疑對方到底有沒有吸收吃下去的營養。


“要是其他人知道妳這個樣子...”

“現在是在我們倆的房間,沒有別人。”


晶已經許久沒有這樣撒嬌,滿心知肚明,真要說為什麼,全是自己一手造成也說不定,不過她一點也不後悔。


“唉...都怪妳,害我讀不下去了。”


滿才不會承認其實是因為洗髮水的香味分心。她關掉桌燈、拉著對方,然後把晶丟到床上。


晶詫異地看著把自己丟上床後,緩悠悠爬上來的幼馴染,別問這股怪力哪來,長頸鹿也不知道,滿的臉朝外故意不看晶,似乎有些生氣。


“那、那個,滿...妳生氣了?”

“......”

“滿...”

“沒有喔,倒是晶不趕快睡嗎?”


在被丟上床的那一刻開始,晶早已睡意全無,加大的雙人床對兩人而言本就有些大,滿的冷淡更讓少女感到寂寥。


“滿,抱歉...”

“晶是該道歉,影響我讀劇本可是大過。”

“抱歉...所以,別生氣了,好嗎?”

“...這要看晶的表現了。”


晶輕輕擁住滿,僅僅一瞬間就有無限的溫暖包裹晶的心,滿轉過身,回應這份擁抱,將臉埋在晶的肩窩,右手順著對方的銀色長髮。


“滿,能吻妳嗎?”

“...嗯。”


兩人唇瓣相接,一開始如蜻蜓點水,之後同時慢慢加深這個吻,兩人的默契無論在舞台上還是舞台下,在床上還是在床下都可論完美。


晶的舌頭在滿的腔中肆虐,彷彿發狂的野獸,直到另一條小舌來引導它才緩和下來,至於來不及吞下的唾液便從唇縫中流出,浸濕了睡衣。


持續這樣的深吻,直到雙方都沒氣後,晶才依依不捨地拉開距離。


“哈...哈...”

“哈...晶妳...有這麼寂寞嗎...哈...哈...”


兩人大口喘著粗氣,即使肺活量再好,一次吻了15分鐘也會受不了。


“因為妳不陪我,會冷。”

“Elysion的王可沒那麼懦弱。”

“那是在舞台上,我的本質還是 ‘雪代晶’。”

“不怕被我罵三流嗎?”

“我只當屬於妳的三流。”


說完,晶便擁著滿睡著了,滿仍然順著那銀色長髮,沒過多久便和對方一起睡去,當然她不忘在對方的臉頰上留下一吻。


即使是寒冷的夜晚,也能逐漸暖乎,對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