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凤王

3499浏览    41参与
Frage小烈🔥

PS:P3是兢兢业业的摄影师在拍摄高难度镜头⌓‿⌓

PS:P3是兢兢业业的摄影师在拍摄高难度镜头⌓‿⌓

很突然却没办法

第七十八章 终见凤王

徐徐凉风奏起柔软的曲章,陈铭从熟睡里转醒,手上抓着的触感越发真实。


意识慢慢回笼,对焦的目光逐渐清晰,回想起自己现在正在哪儿。


身上着有雨衣,可雨水不曾在那留有痕迹,不知是奔袭间抽走了附着的水珠,还是那微风顺带将它捎带走了。


“阿雷,这是在哪了?”


陈铭将趴着的身子挺直,右手握着拳在擦拭残留的泪珠。


“阿铭,你醒了么?我要带你去的地方也快到了呢。”


比起驮着熟睡的阿铭,和阿铭边聊边走更令阿雷高兴。


骑在阿雷身上,望向四周的景色。


夜幕已是现在的主色调,排布好的星光点点是夜空最好的点缀。


揭开盖住脑瓜子的雨衣帽,闷热的感觉也算少了很多。......


徐徐凉风奏起柔软的曲章,陈铭从熟睡里转醒,手上抓着的触感越发真实。


意识慢慢回笼,对焦的目光逐渐清晰,回想起自己现在正在哪儿。


身上着有雨衣,可雨水不曾在那留有痕迹,不知是奔袭间抽走了附着的水珠,还是那微风顺带将它捎带走了。


“阿雷,这是在哪了?”


陈铭将趴着的身子挺直,右手握着拳在擦拭残留的泪珠。


“阿铭,你醒了么?我要带你去的地方也快到了呢。”


比起驮着熟睡的阿铭,和阿铭边聊边走更令阿雷高兴。


骑在阿雷身上,望向四周的景色。


夜幕已是现在的主色调,排布好的星光点点是夜空最好的点缀。


揭开盖住脑瓜子的雨衣帽,闷热的感觉也算少了很多。


“这儿的生态居然这么好么,也没有什么人类到访的足迹,真是少见呢。”


习惯性的确认环境,陈铭的视线便跟随阿雷投向前方。


直到穿过眼前几棵巨大的树木树枝编织的挡路口,这才看见竟是小段山崖的地方,越过去带来的担心一下子提到最高。


彻底醒过来还是挺刺激的。


待阿雷四足落定,停下前进的步伐。


这儿盛开了很多花,品种各不一样,夜晚太暗,几乎辨别不出是什么品种,除此以外,最中央有片很小型的湖泊,小归小,却意外显得美观和平整。


夜里的花丛和湖泊,时而会带有点点亮光。


凑近去看能发现是电萤虫、甜莹莹在翩翩起舞,数量还不少。


光斑不动的则是灯罩夜菇他们,只要别吓到他们,他们也会很温顺的。


除了这些外,最让陈铭意外的是湖泊居然有电灯怪,明明是深海宝可梦,怎么会来到这里?难道这个湖泊地下连接的水源来自海洋么?


月光在那挂着,似乎也被雨水洗涤过,透亮得紧。


“到了,阿铭。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儿变得更漂亮了呢,可惜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不然会更好看。”


阿雷带着遗憾说道。


“不会呢,这里已经非常漂亮了。”


陈铭摇了摇头。


陈铭放空自己的脑袋,直直得躺倒在花海里,舒适感从脚蔓延到脑门那般清爽。


“这些花的香气淡淡的,却意外让人心旷神怡,好奇妙的地方啊。”


陈铭发自内心的感叹道。


“嗯,阿铭你喜欢就好。”


为了不让阿铭着凉,特意上前凑在一起。


“已经这么晚了呢,明早再和小智他们会和好了。”就是不知道阿蜂他们有没有好好吃饭……


陈铭抱着阿雷,小声得呢喃着。


这一次入睡格外简单,轻松香甜的气息始终围绕,花丛里似乎还有只谢米的身影。


雷公望着漫天星星的夜空。


今夜过后,自己又该离开了,也不知道下次再相见又会是什么时候……


早上,陈铭打着哈气伸懒腰,睁开眼的瞬间才发现自己回到了洞窟内。


为了不让分别交由双方中一人说出,雷公选择了悄悄送阿铭回来。


陈铭摇了摇头,不是埋怨,而是理解,只可惜自己几乎都在熟睡里头,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


洞窟里,大家睡着的姿势怪怪的,外面阳光也正好,却不见他们中有人要醒的迹象。


不过那位叫作梵爷的老爷爷,警觉性似乎很高,也许没察觉到雷公轻柔的步伐,却绝对对人的靠近和目光足够敏感。


睁着快耷拉下去的眼皮,也要看看是什么响动。


“唔——你、你,小伙子?和雷公告别回来了么?”


梵爷借着说话声从迷糊的状态悠悠转醒。


“嗯、算是吧。大家是怎么了,看着这姿势好像没睡好的样子,发生什么事了?”不应该啊,有超梦在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才对。


陈铭问出自己的疑惑。


“是玛夏多的考验,这也没什么。”


梵爷耸肩笑了笑。


两人的对话声似乎有吵醒他们的迹象,几人都挪动了下身子。


超梦在不远处,他似乎并没有多睡,看着也很精神的模样。


对于陈铭如何被送回来,超梦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此刻脸上还有耿耿于怀的情绪。


为何会在雷公那儿睡得那样毫无防备?


还是说在自己加入之前,那才是真实状态?


没办法,谁叫水君出现那晚,超梦用比雷公方式还要感觉不到的超能力,却是一下子将陈铭惊醒,没有比较超梦或许还会不在意。


然后就是,陈铭一脸问号的看向又在小生闷气的超梦,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反正直觉告诉自己,似乎又是自己原因。


除了梵爷与超梦注意到自己起来,阿蜂他们也从宝贝球里跑了出来。


全都是一脸控诉的看着阿铭,肚子那开始咕咕叫的声音就像在‘声讨’阿铭的最佳配乐。


虽然有所预感,但没想到真的变成这样了……


毕竟自己除了在宝可梦中心来慢了外,几乎不会和他们分开太久来着。


“抱歉抱歉,都是我的不好。”


陈铭一个接一个安慰他们,手上揉捏的动作根本没停过。


都到早上了,准备早餐的量丰厚一些作为补偿吧。


大家起来的时候晚了不少,不过、正好赶上陈铭做好的美味早餐,对于上天青山来说也刚好。


这次没什么意外地走到之前的位置,看来三圣兽的考验和玛夏多的问心都确实完成了。


来到快到山腰的地方,渐渐的起了浓雾。


越是往山上走,雾气便越重。


除此外,还能看到各式各样的宝可梦,每一个实力都不会很弱的感觉。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宝可梦聚集过来?”


小霞有些不安的问道。


“他们是感应到凤王要降临了吧,都想着前来分一杯凤王的恩惠。”


梵爷知道很多关于凤王的事,对眼下状况直接分析道。


“这样啊,那我们是不是要击败他们,才能登上顶峰?”


小智像是有认真思考这个可能性的样子。


“不会真的是这样吧……这么多只宝可梦,看起来就很麻烦欸。”


小霞抱着波克比凝望四周的宝可梦。


看来在场的都没思考会打不过这个可能性。


像是听到他们挑衅一般的言论,天空飞的、地上爬的、峭壁站的,全都陆陆续续的阻挡在他们身前。


“这或许是来检测实力的考验,非闯不可了呢。”


梵爷捋着络腮胡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打上去吧!”


确定需要宝可梦对战,小智从腰间取出宝贝球热血沸腾的说着。


不打算派出皮卡丘出战,是为了和凤王对战么。


陈铭看了眼小智,简单做下判断。


为了确保不出意外,陈铭决定让阿蜂和阿剑他两一起出战。


他们两有时候互相不对头,不过面对正事却不会含糊,配合上也衔接得非常完美。


花了比预计上山时间要多两三倍的程度,除了小智还是热血沸腾不见疲惫外,小霞和小刚都扶着山体气喘息息的。


陈铭也多逞不让,只不过有阿剑和阿蜂顶着,倒也没出啥子丑态。


超梦皱着眉头看向陈铭:“你放松太过了吧,这点成都就累了么?”


知道陈铭不是人类,是和自己一样的同种宝可梦,自然要求标准是不一样的。


“哈哈,以前很少上山来着,结果这次还得边进行对战边爬山,没适应好。”


陈铭可不想承认自己太虚了……


超梦想说的话再一次咽了下去,还想着自己锻炼下他来着,既然对方都说是没适应好,那就不多管了。


山的另一侧,玛夏多正躲藏着看他们。


小智独自一人带着虹色之羽爬上那堆鲜亮的石堆上,陈铭他们就在下边看着小智,静静等待凤王是否会出现。


是对没有可嵌入的凹槽,只不过放上羽毛后,它就会自动漂浮起来,着实是很神奇。


随着虹色之羽放入,冲天的七彩光芒直达云霄。


顺着光芒方向着眼就能发现,天边不知何时构筑起彩虹桥。


悠然的鸣叫声从远到近,很简单就能判断出是鸟类宝可梦。


除了对此确信的陈铭和梵爷,小刚和小霞发自内心的惊叹着。


超梦倒是表现得很淡然,前提他那视线能够不望向那边就更完美了。


凤王不急不缓的飞了过来,稳当的立在石堆之上,静静的注释着小智和皮卡丘。


“真的是凤王欸,也就是说小智成为虹之勇者了?感觉这称号还挺酷的。”


小刚对比着眼前凤王样子开口道。


陈铭古井无波的表情瞅着凤王。


真的好像大嘴雀……是变种还是大嘴雀进化的……


小智专属摄影师下场了……


奇奇怪怪的念头一个接一个冒出来。


超梦就在左边位置,他尝试性的碰了碰发呆状态的陈铭,好奇他怎么没拿出纸笔什么的,据自己观察,陈铭应该有这习惯才是。


收回发散到天际的思维,手上动作赶忙伸向背包。


“谢谢你提醒了,梦。”


经过雷公那儿带自己去放松后,陈铭有思考过,决定不想那么多,真诚对待要轻松不少呢。


超梦没有多说什么,扭头看向已经要开始的对战。


没错,小智和凤王对上眼,立刻便发起了挑战。


结果没什么意外,但能看出小智和皮卡丘的实力又变强了,要是重新对上当初的炎帝,绝不会是那种结果收场。


智皮的进步一天一个样呢。


看着智皮默契度再度飞升一个档次,陈铭很认真的思考玛夏多的考验会不会有BUFF效果?


结束之际,虹色之羽回到小智手中,里面的一股能量悄悄地蕴含进小智的身体里,谁也没有发现。


凤王挥动翅膀,好像她的任务完成了,准备各回各家似的。


飞走时多看了几眼陈铭,像是表达了什么


神色的交锋也只有当事宝可梦清楚。


——


下山的路上,众人走得很慢,梵爷的话已经先一步离开了,他好像要再去完善他的著作来着。


“结束了呢……”找不到下个一起旅行下去的方向了。


小霞抱着波克比声音软软的说着。


“嗯,是的呢……”


小刚似乎听出了其中的未尽之言。


直率的小智倒是没能听出来,还想着继续和同伴们旅行下去,殊不知分别的脚步快要来临了。


陈铭没资格去管,默默的拉着梦走在最前方,将空间留给他们三个。

波澜不惊
祝吧老师生日快乐🎂 图鉴上说...

祝吧老师生日快乐🎂

图鉴上说见到凤王的人可以得到永生的幸福🌈

祝吧老师生日快乐🎂

图鉴上说见到凤王的人可以得到永生的幸福🌈

青鸢回首
  当虹色之羽黯淡之时,暗影里...

  当虹色之羽黯淡之时,暗影里的使者便会出动,纠正一切

  当虹色之羽黯淡之时,暗影里的使者便会出动,纠正一切

-GLACEON-

《第二弹》

《凤王与炎帝的专属招式神圣之火》

《其实一开始只有凤王会捏》

《虽然是模拟器但是不禁怀疑 竹兰姐给的宝波克比是不是………》

《第二弹》

《凤王与炎帝的专属招式神圣之火》

《其实一开始只有凤王会捏》

《虽然是模拟器但是不禁怀疑 竹兰姐给的宝波克比是不是………》

林那个犬

给大家精心准备了一组情头,,,,,,,真的很有cp感,推荐和亲友贩剑使用喔!原图p3,商家来自咸鱼。

给大家精心准备了一组情头,,,,,,,真的很有cp感,推荐和亲友贩剑使用喔!原图p3,商家来自咸鱼。

丘秋球酋长
给摆京队月赛的冠军贺图 好久没...

给摆京队月赛的冠军贺图 好久没画宝啦

给摆京队月赛的冠军贺图 好久没画宝啦

赤子即婴

凤凰的七彩羽毛真的很漂亮 呢(/≧▽≦)/~┴┴ 

凤凰的七彩羽毛真的很漂亮 呢(/≧▽≦)/~┴┴ 

桐生战坦

寄了,发现有pm拟人tag,非常不要face的打上了

话说我为什么隐隐约约感觉摄影师人气好低啊

记忆里去B站冲浪看到的宝可梦人气排名摄影师都靠后的说

大概是吃了出场少红配绿的亏罢

最后非常诚恳的祝福摄影师:G9能过签证


补:不是左襟,角度问题,顺便刚开始这幅画的角度是左右调换的


这事以前的话:

拟人向注意,也不必纠结性别什么的

顺带给tag加点热度【TV-鬼脸】


寄了,发现有pm拟人tag,非常不要face的打上了

话说我为什么隐隐约约感觉摄影师人气好低啊

记忆里去B站冲浪看到的宝可梦人气排名摄影师都靠后的说

大概是吃了出场少红配绿的亏罢

最后非常诚恳的祝福摄影师:G9能过签证



补:不是左襟,角度问题,顺便刚开始这幅画的角度是左右调换的


这事以前的话:

拟人向注意,也不必纠结性别什么的

顺带给tag加点热度【TV-鬼脸】


奶酪柠檬

蛋.番外篇

*c p :皮智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会ooc!!!

(我为什么要看别的太太的文章萌生出奇怪的想法呢🌞)

在精灵宝可梦xy&z的时间段上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宝可梦中心,熟睡的小智,习惯性的将自己的腿伸在了一旁,却感觉有些鼓鼓的东西挡着了什么,迷迷糊糊的醒来,当他看到挡住的东西...为什么他的身边会无缘无故多了一颗宝可梦的蛋啊,明明只是睡了一觉啊

皮卡丘在看着这颗蛋又看着小智,嘴角微微上扬

(皮卡丘心理戏:跟我斗?哼!你还嫩了点!...

*c p :皮智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会ooc!!!

(我为什么要看别的太太的文章萌生出奇怪的想法呢🌞)

在精灵宝可梦xy&z的时间段上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宝可梦中心,熟睡的小智,习惯性的将自己的腿伸在了一旁,却感觉有些鼓鼓的东西挡着了什么,迷迷糊糊的醒来,当他看到挡住的东西...为什么他的身边会无缘无故多了一颗宝可梦的蛋啊,明明只是睡了一觉啊

皮卡丘在看着这颗蛋又看着小智,嘴角微微上扬

(皮卡丘心理戏:跟我斗?哼!你还嫩了点!)

时间跳转到一个月前

皮卡丘坐下来思考,一手抱胸一手抓下巴,做的简直有模有样,至于它的内心想法:

“怎么可以才不让小智被人拐走呢?尤其是那女的!还有一个甲贺忍蛙!真好...”

想着想着看向了一旁的森林,危.凤王.危

摄影师感觉背后莫名的冷飕飕,电气鼠朝着森林跑去,果然呢,跟了一路


“皮卡皮卡!皮卡皮卡!”

凤王兄!麻烦帮个忙呗!


“问问有好处吗?”


“皮!卡皮卡卡皮卡卡!”

有!小智十万伏特选一个!


“......你是来坑我的吗?”



“皮皮卡皮卡皮卡皮卡卡,皮卡皮卡~”

人家没有什么问题啦,顶多就是请你帮个忙~



“算了,有什么问题就直说吧”


“皮卡卡皮!皮卡卡皮皮卡皮卡皮卡卡~”

就是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你懂的~


“你该不会是想...”


皮卡丘微笑着朝凤王点了点头...


许久过后皮卡丘高兴的跑出了森林,凤王漂亮的羽毛不知被谁拔掉了几根,当天当事人未透露任何消息,拔掉的羽毛依旧在凤王的身边,多半秃了一点

小智刚训练完甲贺忍蛙,打算休息休息,刚好看到了皮卡丘兴奋的从森林里跑了出来了,皮卡丘兴奋地扑到了小智的怀里,小智抱着皮卡丘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抚摸着皮卡丘柔软的脑袋,出于好奇的问了

“皮卡丘你刚刚去干嘛了?”


“皮卡皮卡卡~”

你猜啊~


皮语十级.智上线


“猜什么?我猜不了...唔!”


小智话还没说完,皮卡丘就不知道给了一个什么东西塞进了他的嘴里,凉凉的却又甜蜜蜜的,隐约看清楚透蓝色的外表,果实的中间微微闪烁着金光,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果实

“皮卡丘你干什么啊!”


“皮卡皮卡卡皮皮卡~皮卡皮卡皮卡皮卡~”

反正是好东西~小智以后就知道啦~


“嗯???”


莎莉娜和柚丽嘉看着小智与皮卡丘,两人互相笑了笑

“小智与皮卡丘的感情真好呢”


“就是说啊!”


莎莉娜显然不知道强大的正宫情敌在崛起

那天后

皮卡丘处于动不动就粘在小智身上的宝可梦了,经常一粘死也不放手的那种,不知怎么的最爱呆的地方是小智的肚子上的,刚训练完的小智,希特隆不知为何注意到了小智的身材,肚子好像微微大了,没准是胖了吧,莎莉娜看着训练完的小智,笑着拿着一瓶水走进

“小智喝一杯水吧!”


小智的手刚要接过莎妮娜的水,突然一道白光聚集在黄色如闪电的尾巴上,看准时机狠狠的将水给击飞了,情景发生在一瞬间,莎莉娜和小智都懵了

“皮卡皮卡...皮卡皮卡皮皮卡皮卡皮皮卡”

差点完了...差点一夜回到改革开放前


小智走进皮卡丘,不明白皮卡丘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不让他喝冷水,只允许他喝热水喝牛奶,不允许他干这事干那事,经过皮卡丘的允许才可以干

“皮卡丘你怎么了吗?”


小智轻轻的蹲下,看着眼前的电气鼠,皮卡丘没说什么,扑向了小智,依偎在小智的怀里求抱抱,对于十分宠宝可梦的小智来讲,简直就是一招毙命,快,准,狠

呵...情敌?小智只能是我的!


未透露姓名的某神兽在此表示:

不要小看某只皮卡丘!他心里戏多啊!


阳光照耀在绿树林间,这样的日子就适合睡觉,刚刚训练完的小智,太累的关系迷迷糊糊就坐在长椅上睡着了,皮卡丘轻手轻脚的走进自家的训练家身上,趴在训练家的肚子上睡觉,渐渐的周围聚集了一些宝可梦,这次的可不一样,大部分都是小只的大只的似乎都没来,一般的情况是大小只都在,这次未免有点出乎人的意料了,事实上大只的宝可梦在暗中观察


未透露姓名的大只宝可梦表示:

不是我不过来!我过去会被某只电气鼠给打! 而且都不许我们依偎在他训练家的肚子上!


再跳转到现在

昨天晚上小智睡觉的时候隐隐感觉肚子很痛,有什么东西在下坠,他当时还特意翻了一个身,痛苦持续了一段时间,过了许久后才不痛,所以他没在意什么...


当事人某凤表示:

当时吧就挺狠的...虽然秃了一小块,但是这只皮卡丘未免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


所有人也没太在意吧没准就是某只宝可梦送给小智的,几天后,坐在长椅上给皮卡丘顺毛的小智,发现怀里的蛋闪烁着光芒,皮卡丘主动上前护着了蛋,白光经过,一只长得很像皮卡丘,却又比皮卡丘小的宝可梦出现了,宛如菱形的耳朵上不是黑色的条纹,浅蓝色的条纹显得莫名的亮丽,浅黄色的毛发,赤红色的瞳孔望着皮卡丘与小智,现在的状况处于小智万万都没想到的状况上,不应该啊卡洛斯地区皮卡丘比较稀有,不可能会有雷丘或者皮卡丘的蛋啊,皮卡丘进化前就是皮丘,面对眼前的皮丘有些不知所措


“皮皮皮皮皮皮皮!”


刚出世的皮丘发出了奶音奶音的声音,求抱抱

恭喜训练家小智成功被萌到


未透露姓名的皮卡丘当场表示:

我把自己给坑了!一天之内我家的小智被他拐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智啊!!!!


事件的最后

凤王在小智的威胁下终于透露出了事情的真相,为此皮卡丘三个月的番茄酱没了,皮丘被送到了真新镇的老家,陪着花子妈妈...小智偶尔会寄一些特产回家,包括类似于照顾新出世的宝可梦的东西,采访者曾采访过当事人小智,当事人小智尚未透露出任何东西

皮卡丘:

我错了!下次还敢!


小智:

......







奶酪柠檬

守护

*c p:茂智

*注意避雷

#还有新无印没看全部,顶多就是知道一些,大部分跟原剧情不一样!

*会ooC!有豪!只不过是推动剧情,大部分还是反感豪!

*可能会虐智

===========================

第三章波导与羁绊(上)

男孩至今还清晰的记得世界之树牺牲的路卡利路,在自己要消失的最后一刻,推开了自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看着现在的路卡利欧,再次与它相见,没准有些东西就是命中注定的吧...“波导,永存我心(与我同在)”

自从小茂来了后,小豪几乎是半点都不好接近男孩,还没接近的时候,小茂的眼神就冷着看着他了,拽着或者抱着带男孩去了别的地方,清晨的阳光...

*c p:茂智

*注意避雷

#还有新无印没看全部,顶多就是知道一些,大部分跟原剧情不一样!

*会ooC!有豪!只不过是推动剧情,大部分还是反感豪!

*可能会虐智

===========================

第三章波导与羁绊(上)

男孩至今还清晰的记得世界之树牺牲的路卡利路,在自己要消失的最后一刻,推开了自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看着现在的路卡利欧,再次与它相见,没准有些东西就是命中注定的吧...“波导,永存我心(与我同在)”

自从小茂来了后,小豪几乎是半点都不好接近男孩,还没接近的时候,小茂的眼神就冷着看着他了,拽着或者抱着带男孩去了别的地方,清晨的阳光照耀着未苏醒的大地,男孩不知道遭了什么孽,这个时间硬生生的被一个噩梦给吓醒,小茂身为博士早早就起了因为他还要弄资料什么的,看着苏醒的男孩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走进了男孩,揉着男孩的头,满脸温柔的看着男孩

“怎么做噩梦了?”

“嗯...梦见了路卡利欧的消失...”

小茂叹了一口气,男孩真的是时时刻刻在想任何宝可梦啊,细微的动静惊醒了一旁的皮卡丘伊布,被惊醒的伊布,似乎还有困倦声音莫名的暖暖糯糯

“伊布伊布布~”

皮卡丘就不一样了,醒来后晃了晃头,让自己保持清醒,看着眼前的男孩,男孩赤红色的瞳孔中充满了淡淡的悲伤,一些恐惧,小茂身旁的月精灵看到暖暖糯糯刚睡醒的伊布,一瞬间被可爱到了,黑色的脸蛋不由自主的红了,清醒后的伊布发出小奶音,似乎在小男孩求抱抱

“伊布布伊布布伊布!”

看到伊布的样子男孩顿时悲伤的雾霾散去,轻轻的抱起伊布,给伊布顺毛

“谢谢你啊伊布,现在的我心情好多了”

小茂在看着这样的男孩,眼里的温柔似乎都被男孩承包了,皮卡丘看着伊布...静,你他🐴的又是一个来争宠的!!早知道我就不带你过来了!!皮卡丘口吐芬芳中

皮神思考.为何当初要把一只情敌带回家

湛蓝色的能量在路卡利欧身边聚集形成了一个光球,打向了吸盘人偶万年不破的钢化玻璃(吸盘人偶:那真的不是钢化玻璃!!真的不是!!)男孩在乖巧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训练的吸盘人偶和路卡利欧,现在的感觉真好,真轻松啊,皮卡丘看着新来的伊布,伊布看着皮卡丘,争宠之战正式开启,小茂看着两个争宠的宝可梦,倍感无奈,摇了摇头轻轻走进男孩的身边,将男孩抱入怀中,男孩没有反抗,或许是因为没睡醒的关系,趴在自家幼驯染的肩膀上轻轻的熟睡了,刚有争宠的皮卡丘伊布,看着自家的训练家早已被某人抢先下手了,盯.脸黑,头上多了一个大大的💢

男孩的身体很暖,软软的小小的很舒服,难怪不少宝可梦喜欢呆在男孩的身上呢,小茂拿起身边的电脑资料,放在了腿上,看着熟睡的男孩,安静和谐,周围的宝可梦们渐渐的开始聚集在男孩与小茂的周围,小茂没有赶走宝可梦们,宝可梦们是被男孩吸引来的啊,越聚越多渐渐地堆成了一个小小的山,皮卡丘习以为常,伊布不知所措,月精灵轻轻的靠近了伊布蹭了蹭伊布的脸蛋,伊布当场懵了,看着月精灵,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月精灵的身姿如此的好看,优雅的四肢随处走动,瞳孔中透露出了莫名的成熟,配上柔软的毛发,皮卡丘看着月精灵,内心吐槽:月精灵你不可以这样啊!不是说好要一起做单身狗到永远的吗!不要在美色面前抛弃朋友啊!月精灵!

伊布轻轻地接近月精灵,似乎面对他的蹭蹭,感觉莫名的有好感呢,它最爱贴贴蹭蹭了,尤其是温暖的大抱抱,伊布回应了月精灵轻轻的蹭蹭,皮卡丘当场哭着咬着手帕

“皮卡皮卡皮卡卡皮卡皮卡卡!皮卡!”

月精灵伊布你们不要这样啊!我不要做单身狗!


“月伊月伊!”

你好可爱啊!


“伊布伊布布布伊布~”

谢谢夸奖不过我是男孩子哦~


月精灵.石化 

为什么这么可爱的精灵怎么会是男孩子,我不要啊,皮卡丘顿时想笑,没想到吧

伊布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熟悉的波导莫名地聚集了男孩的全身,男孩像察觉了什么,睁开了赤红色的眼睛,小茂看着男孩醒了,想要说什么男孩却自己起来起身去往什么地方,小茂望着男孩离去的方向,连忙起身管你三七二十一就怕自家的男孩被拐走,男孩来到了一处湖边,湖边淡淡的蓝色光芒照耀着周围,水晶踏在湖上,一步步走进男孩,轻轻的和男孩头靠头,周围的蓝色光芒逐渐泛滥了起来,水君被收服,平衡被打破,需要稳定平衡,自然需要男孩的力量,小茂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到了,男孩竟然和神兽水君走那么近,许久过后,水君轻轻离去,男孩站在原位看着水君离去的方向,小茂走进男孩担心的拍了拍男孩的肩

“没事吧”

“嗯,没事”

万年不破的钢化玻璃,路卡利欧这时感觉到了强大的波导聚集了全身,吸盘人偶不是坐着就是站着,反正心里想着打不破呗,下一秒悲哀了,强大的波导之力聚集在了路卡利欧的周围,化作成了强大的波导球,狠狠的攻击向了钢化玻璃,瞬间钢化玻璃破碎了,吸盘人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狠狠的打在了墙上,路卡利欧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身上的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蛙型的宝可梦终于解决完了卡洛斯最后的负能量,它看向了z神,z神点了点头

“走吧!出发前往他的身边!”

“嗯!”

z神跳到了蛙型宝可梦的手上,蛙型宝可梦跳到了卡洛斯的树上,在树林间穿梭前往男孩的身边,不知怎么的蓝色的水柱忽然聚集在了蛙型宝可梦的身上,这次的水柱比以往都要强大,巨大的水手里剑再次出现在了蛙型宝可梦的身后,震惊的看着一切,这股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

“伊布伊布布布伊布!”

“月伊月伊!”

月精灵和伊布快乐的玩耍着,皮卡丘再次哭着咬着手帕,内心深处:不带你们这么玩的!月精灵伊布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啊!尤其是你月精灵!说什么男孩子也没关系...你就飘了是吧!不是说好不求同年同月生只求同年同月做好兄弟的!呵...男人

从此皮卡丘的心里多了一份: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小智的爱无人可挡

这种奇奇怪怪的想法

“精灵球go!”

红白色的精灵球砸向了伊布月精灵,讨人厌的声音再次传来

“是不一样的伊布哎!还有月精灵!今天我就要收服他们!”

精灵球没有任何反应的落地,小豪不敢相信的望着落地的精灵球,这时刚好小茂路过,发现小豪想要收服自家宝可梦的举动,扶额走进小豪当场吐槽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被训练家收服的宝可梦,是不可以被别人收服的!你把精灵球直接丢向我家的宝可梦,什么意思?别告诉你是真的想收服!”

小豪听见小茂这话就不乐意了

“我收不收服宝可梦关你什么事!更何况我是宝可梦收服家!”

小茂当场无语

“收服家不好意思我从没听联盟说过,只有宝可梦协调训练家,训练家,饲育家等。收服家我还真是从来都没听过”

“你!”

男孩走了过来,伊布看到男孩兴奋地冲了上去,扑进了男孩的怀里,男孩揉了揉自家的伊布,小豪这才明白过来这是男孩的宝可梦

“伊布布伊布!”

另一只伊布的声音背后传来,小春抱着自家的伊布打算带着它到后花园玩,不曾想刚好遇见了小豪他们,男孩的伊布从男孩怀里跳了下来,跑向了另一只伊布。或许是遇到了同伴感觉莫名的兴奋,男孩眼中看着快乐的伊布,想要笑,心脏处剧烈的疼痛再次袭来,不由自主的紧紧捂着心脏,衣服被抓的皱了起来,冷汗的流淌在男孩的脸上,小茂及时跑到男孩的身边,望着痛苦的男孩,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男孩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眩晕感莫名的传来,随手抓住了幼驯染的手,想要缓解这份疼痛

“咳咳咳...”

血腥味充斥着男孩的口腔,一个瞬间男孩用手捂着了自己的嘴...滴答...滴答...滴答...炽热的血液伴随着男孩的手细缝流落在地上,小茂面对这种状况顿时不知所措,男孩望着他,他望着男孩,男孩颤抖的...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一切仅仅发生在一瞬间


“所以呢?所以呢?现在怎么办?”

“裂空座老哥你不要这么着急啊来静下心来,一起打牌!”

“打你妹!现在的状况你又不是没看到啊!”

“三带一!”

“不要!”

“二带k!”

“叫地主!”

“不叫!”

某些神兽倒是悠闲的打起了牌,裂空座忍住不生气不生气,不生气个鬼,当场用尾巴拍飞了某些神兽

“你们给我正经点啊!现在的情况有多紧急知不知道!梦幻你想想法子!”

“无法帮忙...”

“炎帝,雷公那你们?你们竟然给我在这也打牌啊!不担心你兄弟啊!”

“安啦,安啦,卡洛斯的z神已经去解决了,再说了我就不信他解决不了!好歹他也是一级神兽啊!”

“......”

“万一他也被收服呢”

“给我闭上你的乌鸦嘴!!!!”

和甲贺忍蛙在一起的z神当场打了一个喷嚏

“啊啾!谁在想我啊?”

凤王面对不正经的某些神兽,已经在怀疑他们靠不靠谱了...





秋水无歌
超人阿光初登场&希梦相见日快乐...

超人阿光初登场&希梦相见日快乐!! 


搞了一直心心念念的Ultraman×Pokémon


神仙约稿太太 cn 乔十七乔斯达


贺《梦比优斯奥特曼》TV放送十五周年

2006年5月6日 TV第五集 《逆转的射门》 

希卡利奥特曼(猎手骑士剑)首次登场


『  那一天

           金色和银色的光芒中...


超人阿光初登场&希梦相见日快乐!! 


搞了一直心心念念的Ultraman×Pokémon


神仙约稿太太 cn 乔十七乔斯达


贺《梦比优斯奥特曼》TV放送十五周年

2006年5月6日 TV第五集 《逆转的射门》 

希卡利奥特曼(猎手骑士剑)首次登场



『  那一天

           金色和银色的光芒中

                      红色和蓝色的巨人身影

                                出现在了城都地区……  』


展了个展展云(被学习绑架啦

猜猜我是谁(伪)(关东PM前传.1)

突然想起我都没看过什么剧场版......踩着二模的高压线忙里偷闲补了前四部......因此可能有什么bug请见谅呜呜呜

前传是为了解释为什么一些本已离开的pm出现在研究所里,没啥逻辑性(挠头)(私心带凤王和      玩)(剧情需要带上         

时间线在石英联盟后,小智回到真新镇的日子里

我的语言一天比一天沉滞.......连我心中小智带给我的感动的千万分之一都描绘不出来......我哭得好大声

私设如山!!!ooc属于我!!...

突然想起我都没看过什么剧场版......踩着二模的高压线忙里偷闲补了前四部......因此可能有什么bug请见谅呜呜呜

前传是为了解释为什么一些本已离开的pm出现在研究所里,没啥逻辑性(挠头)(私心带凤王和      玩)(剧情需要带上         

时间线在石英联盟后,小智回到真新镇的日子里

我的语言一天比一天沉滞.......连我心中小智带给我的感动的千万分之一都描绘不出来......我哭得好大声

私设如山!!!ooc属于我!!!bug属于我!!!

凤王(闪光)

————————————————————

1 、凤王(闪光)

      1.(第一人称)

      Summary:一眼万年


      到底为什么,会对那个孩子抱有特殊的感情呢?

      初见少年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刚刚从研究所出发的新人训练家,看起来毛毛躁躁,和普通的新人训练家没什么两样。唯一与他人的不同点就是,他的初始精灵是一只不听指令、不爱呆在神奇宝贝球里、还动不动就放电的皮卡丘。

      即便这样,他依旧笑着蹲下身,平视着那只皮卡丘,说:“我可是很喜欢你哦!”

      ......很久没有见到,笑得这么纯粹的孩子了。

      后来啊,他们被烈雀围攻,满身泥泞,狼狈得不行。他的皮卡丘倒在了地上。高高在上地,我窥探着那个孩子接下来会怎么做。他义无反顾地站了起来,面对着暴风雨、闪电和烈雀群,阴沉的天空下,他张开双臂保护着身后的小小的电气老鼠。墨绿色的头发湿答答地粘在前额,但他的目光始终坚定,充斥着一往无前的光芒。

      啊,是他的对皮卡丘的赤诚的、毫无保留的心意吗,皮卡丘给予了回应。他从地上跳了起来,借力于他单薄的肩膀,然后一跃而起,用尽最后的力气打出一记漂亮的十万伏特。

      我循着风飞去世界各处,说是旅行,更像是流浪。三百年来,我没有在人类或PM面前现身过。我飞过了世界上的每一片云彩,我看过人类的种种贪嗔痴恨爱恶欲,我也看过PM的可能不那么美好但至纯至真的性情,但我第一次看见阳光,从那个孩子的身上、眼里,我第一次从生物身上看见阳光。不,应该说他本身就是一束光。

      在某个正午,一个天使变成一捧夺目的流金被洒落人间,暮色时分,上帝忘了带回他的孩子,于是世间便有了这个男孩。

      天放晴了,云散了,晴朗的天空的那一端出现一道彩虹,以及一束阳光——与他何其类似,令我神往。现在飞过去会被看见的,但我不在意,只要是他。我也有我自己的私心在——在旅行的第一天就看见我,想必他会将我刻在心底的。



      [你会记住我的吧]



      我以后再没见过他。

      他在到处旅行,我也同往常一样旅行着,但又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现在我偶尔会想念他,想他在干什么,收复了什么新的PM,是不是又像第一天那样为了保护PM将自己置于险境——每每想到这里,我就不自觉地感到烦躁和不安。我经常飞回他出生的镇子,无他,只是想在他成长的环境里寻找几丝他的痕迹。宁静的小镇美好得像是只会出现在童话里,每一缕风都祥和,每一声鸟鸣都自由。

      偶然,又或者是天意使然,那一天我像往常一样从云层中俯瞰整个小镇,突然被远处的一行行路人吸引了注意力。隔着那么远,我还是看见了,他回来了,风尘仆仆,带着满身的疲惫,但眼睛里的光彩依旧。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某一瞬间我几乎抑制不住自己俯冲过去的冲动,但我最后还是悬停在了云层上空,凝视着他。

      我会去找他,但不是现在。我认可的人只有他,我不会让别人看见我。

      我会的,我会去再见他一次的,等我。


2.(智视角)

一只美丽的金色鸟类宝可梦优雅地滑过湛蓝的天空,身后的空气里,闪烁着的光点星星点点地散落。阳光与微风缱绻地环拥过ta的羽翼,再飞到伤痕累累的智身上,温柔地亲吻他的伤痕。


——————————

二模前写的,断断续续修了一个多月(摊


全世界@朕不乖

凤王

        精灵宝可梦

            神之卷

  居住于彩虹之下的神灵啊,

  掌握着复活之炎的力量,

  翱翔于万米之上的高空,

  未曾停歇;

  年复一年地降落塔中,

  只为万年之前的约定,

  塔中的铃铛响起之时,...


        精灵宝可梦

            神之卷

  居住于彩虹之下的神灵啊,

  掌握着复活之炎的力量,

  翱翔于万米之上的高空,

  未曾停歇;

  年复一年地降落塔中,

  只为万年之前的约定,

  塔中的铃铛响起之时,

  便是您到来的契机,

  赐予吾等祝福,

  我们愿,

  永远侍奉您!

      ——居住彩虹之下的神

新生之虹RL

碼了點金銀的小片段。

金銀真的超好磕一神獸cp。我沒了。

分別是三百年前鈴鐺塔被燒和一百五十年前鐘之塔被燒的故事,摻雜了一定量的私設。

大約是這樣。

三百年前有人類想要利用鳳王的力量來做壞事,鳳王於是下定決心離開並燒掉了鈴鐺塔。大火中三隻神奇寶貝葬身其中,鳳王將其復活成為了三聖獸,隨後便離開,再也沒有現身。為了給後來的人們作為訓誡,燒毀的鈴鐺塔被保留下來,而人們從新選址修建了鈴鐺塔。只可惜鳳王依舊沒有到新的鈴鐺塔來。而三聖獸名義上攜帶著觀察人類的任務,實則來到鐘之塔向洛奇亞傳話。最後洛奇亞終於決定引來雷火燒掉鐘之塔,而後永遠離開此地。

PS:在動畫裡的描述是三聖獸是三百年前在鈴鐺塔裡...

碼了點金銀的小片段。

金銀真的超好磕一神獸cp。我沒了。

分別是三百年前鈴鐺塔被燒和一百五十年前鐘之塔被燒的故事,摻雜了一定量的私設。

大約是這樣。

三百年前有人類想要利用鳳王的力量來做壞事,鳳王於是下定決心離開並燒掉了鈴鐺塔。大火中三隻神奇寶貝葬身其中,鳳王將其復活成為了三聖獸,隨後便離開,再也沒有現身。為了給後來的人們作為訓誡,燒毀的鈴鐺塔被保留下來,而人們從新選址修建了鈴鐺塔。只可惜鳳王依舊沒有到新的鈴鐺塔來。而三聖獸名義上攜帶著觀察人類的任務,實則來到鐘之塔向洛奇亞傳話。最後洛奇亞終於決定引來雷火燒掉鐘之塔,而後永遠離開此地。

PS:在動畫裡的描述是三聖獸是三百年前在鈴鐺塔裡被復活的,而實際上應該是一百五十年前在鐘之塔被復活的。不過基於小說的設定,還是採用了動畫裡的描述。

中間提到阿爾宙斯是指兩千年前阿爾宙斯被人類陷害身負重傷陷入長眠的事。

別問我為什麼是繁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