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凤百

428浏览    5参与
庭前

给百子的信

我一直在想,如果百子在天之灵,一定想能够有人陪在雷欧身边吧,私设ooc 


--------------分割线--------


雷欧有一个小小相片盒,里面放的是百子,这么多年来,也是雷欧无比珍视的,百子的,唯一一张照片。盒子外部已经斑驳了,可是雷欧会定时找科技局的修复,这是雷欧少有向光之国求助的事。


今天也和往常一样,雷欧把照片盒打开,然后开始翻看之前的信。


“百子,我有徒弟了,但是没有小通乖,也远没有小通可爱,一点也不听我的话,他爹都管不下他,哦,他爹就是队长,就是那个诸星团,你记...

我一直在想,如果百子在天之灵,一定想能够有人陪在雷欧身边吧,私设ooc 

 

--------------分割线--------

 

 

雷欧有一个小小相片盒,里面放的是百子,这么多年来,也是雷欧无比珍视的,百子的,唯一一张照片。盒子外部已经斑驳了,可是雷欧会定时找科技局的修复,这是雷欧少有向光之国求助的事。

 

今天也和往常一样,雷欧把照片盒打开,然后开始翻看之前的信。

 

 

“百子,我有徒弟了,但是没有小通乖,也远没有小通可爱,一点也不听我的话,他爹都管不下他,哦,他爹就是队长,就是那个诸星团,你记得吧,他的儿子,他都有儿子了,百子,我还是孑然一身,也许就这么漂泊下去吧。”

 

“百子,最开始赛罗被送到K76的时候,我觉得着小孩是教不出来的,但是看到赛文那种纠结而无奈复杂的眼神,还是决定全身心教导这孩子,经历过和赛文在地球上的并肩作战,又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孤军奋战,我觉得,是时候把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传承下去。”

 

“百子,我给他穿上修行甲,不然我会伤到他,到时候他爹来找我麻烦的,但是他真的很皮,有时候想找机会跟他说说话都难,百子,还记得以前我也总想找你说话,那些每次都说不出口的话。”

 

“百子,幸好现在阿斯特拉在身边,还要对亏奥特之王对我们兄弟俩的照拂,不过,多出一个让我头疼的徒弟,他还没叫过我师傅。”

 

“百子,你说赛罗这小子怎么这么讨厌呢,天天两万年两万年挂在嘴边。”

 

“百子,其实赛罗这崽子不错,抛开他那张欠揍的嘴,其实孩子本性不坏,挺善良的,我意外发现他还跟皮格萌是朋友。”

 

“百子,赛罗那娃今天气死我了,我真的想把他一拳打飞!告诉团队长我不想教,也教不了了,百子,你说他怎么老喜欢说挑衅的话来刺激我呢!”

 

“百子,赛罗出山了,我们接到了团的头标,他们有危险,小兔崽子去救他爹了,第一战打得很出色,他成英雄了,我很高兴,也很有成就感,那个兔崽子离开K76了,百子,我又变成一个人了....”

 

“百子,今天有任务要出去一趟了,不知道下次再写信是什么时候,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你都不在了,我还要一直写信。”

 

“百子,今天赛罗被打入异次元空间,我去救他了,还打了假赛文一顿....但帮我保密,别告诉团。”

 

“百子,赛罗回来了一趟,浑身是伤,他的强度不如从前了,我是他师傅我很清楚,那几次大伤重创了他,百子,我是不是做错了,如果我没有教他那些,甚至没有认真教他,他会不会还是能安稳度过他的人生。”

 

“百子,赛罗去了地球,我们曾经的故乡,一到地球他就有了弱点,那个少年奥特曼捷德,他的人间体令人,都是他的弱点,作为一名战士,他不该有这些弱点,还记得团之前笑话过我,越来越像地球人了,其实我最应该被笑话的就是我对你,我后悔。”



“百子,我有听过其他奥在背后议论,说我命硬,说我克队友克妻,克死父亲大人,害得弟弟被俘虏,克的赛文当时断腿,说我克死了整个MAC队,说我,克死了你。百子,要是你能陪在我身边就好了,你曾经也说过就算地球毁灭你也想在我身边。”

 

“百子,我把披风送给赛罗了,我害怕他受伤,虽然他嘴上说是因为我希望他继续努力,但我也想保护他,就像我曾经想保护你一样,我害怕哪天他被我克到,不不不,他不会的,他含着金钥匙出生,而且越来越强大。”

 

“百子,赛罗居然也收徒弟了,在我眼里他永远都是小孩,他也有徒弟了,他徒弟比他可爱多了(笑)”

 

“百子,我好想你,我好想带他来见你,我幻想过我们三个如果一起生活的场景,每次我对他严厉暴揍以后,你像一个温柔的母亲一样安慰他,但是这只是梦里想想吧,你不在了,他也有他的生活,我永远不可能把他束缚在身边。”

 

“百子,我看到曾经的少年现在都已经是新生奥的大哥了,我的兔崽子长大了,我羡慕他社交牛叉症,我是不是该退休了,如果我退休了,我就找个偏远的行星带着阿斯特拉躲起来吧。”


“百子,我累了,如果奥特曼死后能过奈何桥,我会不会因为怕忘记你而犹豫不决,还有赛罗,不瞒你说百子,你走后我心的伤痛还是在这兔崽子的陪伴下慢慢好转,对你,对MAC队,对黑潮岛的愧疚,是遇见那孩子后才慢慢放下的。”


“百子,如果可以,我真的想过我们三一起生活,赛文的话,偶尔来看看就可以了,反正他之前也不管兔崽子,也没管过我了。”


“百子,我还有话对你说,百子...”



-默·肆拾玖-

【凤百】吾乡

《雷欧奥特曼》同人(不知所云)小段子

CP是凤源×山口百子

脑洞填补,想到什么写什么

存在私设且私设众多 存在ooc且ooc极多

夹杂各类私货 自娱自乐产物

可能会被雷到!!请谨慎阅读!!

———————————————————————

  拳头紧紧攥着,他甚至能听见关节处的咯吱声,但前方的柔声回答却让他登时通身一震。

  “原来……凤先生,对不起。”

  凤源起身,走到沙发一侧,单膝跪下,他抬手,却只敢按上沙发扶手,蹙着眉头,摇头道:“百子,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

  蝶翼一般的长睫微垂,盈盈眼波在睫毛之下送递着歉意,百子抿着唇,好一会...

《雷欧奥特曼》同人(不知所云)小段子

CP是凤源×山口百子

脑洞填补,想到什么写什么

存在私设且私设众多 存在ooc且ooc极多

夹杂各类私货 自娱自乐产物

可能会被雷到!!请谨慎阅读!!

———————————————————————

  拳头紧紧攥着,他甚至能听见关节处的咯吱声,但前方的柔声回答却让他登时通身一震。

  “原来……凤先生,对不起。”

  凤源起身,走到沙发一侧,单膝跪下,他抬手,却只敢按上沙发扶手,蹙着眉头,摇头道:“百子,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

  蝶翼一般的长睫微垂,盈盈眼波在睫毛之下送递着歉意,百子抿着唇,好一会儿才道:“我只是……如果我早一些知道凤先生是雷欧奥特曼,我应该更加关心你、照顾你。你一直保护着我们,身上一定有很多伤……”

  百子轻轻将双手搭在凤源的手背上,凤源立刻翻手握住百子的手,拢在掌心之中。百子的手,原来这么凉……凤源将它们往心口挪了挪,这样或许更暖一些。

  凤源抬头,迎上那双杏眼,苦笑道:“原来你说的是真的。”

  百子眨了眨眼,会意一笑,颊上渐渐泛起微红:“我才不像凤先生这样一直骗人呢!啊,好不容易见凤先生一次,也该好好招待一下,凤先生有想吃的吗?”

  凤源一怔,反应过来时,话已经落音:“咖喱。”

  “咖喱……我知道了!凤先生,能不能……”

  百子忽然朝着某处点了点头,凤源顺着视线找过去,耳尖一热,立马缩了手。

  “抱……抱歉!”

  “真是的,骗人的时候怎么不见凤先生你这般小心翼翼的呢?”

  百子红着脸嘲笑一句后,立刻起身往厨房跑去。凤源站起来,慢慢跟了上去。他没有进去,只是站在不远处看着百子在流理台默默忙碌。

  “我记得,你从前喜欢很清新的颜色。”

  “嗯嗯,不过现在搬了新家,就稍微改变了一下,白色也很漂亮,不是吗?”

  凤源咬着牙,缓缓回了一声“嗯”。

  百子开火,等着水温上升,她顺手理理额前碎发,问道:“凤先生为什么想吃咖喱呢?”

  凤源负在腰后的手渐渐攥起:“我们第一次见面,百子你给我吃的就是咖喱。”

  百子娇小的身躯微微一颤,她慢慢回头,脸上的红晕一点点染上耳朵:“凤先生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呢!明明那么难吃……”

  凤源垂眸低首,心中的暖意攀上唇角:“不啊,很好吃,那是我第一次在地球上吃到那么温暖的食物……”

  语言、生活习惯、道德、法律……对于第一次到达地球的宇宙人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危险。驱逐、排斥,见得够多了,也不差这一个人。

  雷欧避开眼前人的眼睛,如此想到。

  「那个……」

  轻若小溪的声音流淌进雷欧的心里。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地观察人类。

  他在那双眼眸之中看见了故国的光辉。

  「不介意的话,您愿不愿意来我家里?」

  凤源摇着头笑道:“现在想想你当时的胆子可真大,一点也不怕我是坏人。”

  百子低着头回道:“凤先生怎么可能是坏人呢,不过真的把我吓坏了,凤先生一口气吃了三盘呢!”

  凤源挠了挠头,笑道:“我才到地球,对语言的使用并不熟练,只能饿着。”

  “啊……也难怪我没注意呢!我以为凤先生把‘谢谢’说成‘谑谑’是因为嘴里有食物,口齿不清呢。”百子搅着勺子,恍然道。

  “也有这个原因。”凤源坦诚笑道。

  端盘盛饭,勺子几个上下,热腾腾的咖喱便淋在洁白的米饭上。摆上桌子,百子蹦到凤源身前,挽着他的手臂就往桌边走去。

  “凤先生快来尝尝!”

  “那……我开动了!”

  接过递到手边的勺子,沾上一点咖喱,凤源小心抿进嘴里。熟悉的温暖和香甜裹上舌尖,凤源忙闭上眼睛,将牙关紧咬。

  百子小心翼翼的询问轻轻跃进耳中:“啊……很久没做过咖喱了,是不是很难吃啊?”

  “不!不是的,是太好吃了!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吃到百子做的咖喱了……”

  凤源一勺一勺大口吞咽着,他只死死盯着手里的勺子,狼吞虎咽,吃下一盘又一盘。

  “百子,我……”

  “够了!”

  咖喱没有出现,娇小却冰冷的身躯却填满整个怀抱。

  “凤先生,我很想你……”

  凤源丢了勺子,他刚想睁开眼睛却被冰凉的手指蒙住。一片黑暗中,百子姣好的容颜若隐若现。

  “百子……”

  “凤先生,这些年,有好好照顾自己吗?”

  “有……”

  “骗人。”

  “没有,只是……我很想你,很想吃你做的咖喱,很想和你去海滩捡海螺,很想和你去看满山白雪……很想再见你一面,百子。我应该,再多看你一眼……”

  “凤先生……”

  冰凉转移,凤源却顺从地没有睁眼,而是将那股冰凉紧紧抱进怀中。

  “我没有保护好你。”

  “你已经保护了我这么久,我应该跟你说‘谢谢’呢。”

  “百子……”

  “凤先生。”

  风声渐起,怀中的凉意也慢慢散去。

  “啊?看来……”

  “百子?别!”

  “凤先生。”

  一点冰雪覆上眉间。

  “希望我们再相见时,凤先生别在受伤了……”

  “百子,百子!百子——”

  

  雷欧的嘴里念叨着什么,他忽然探手猛挥着。要看就要拉扯到胸侧的伤口,阿斯特拉顾不上许多,一把拉住他的手。雷欧一顿,竟安静下来,缓缓地,眼睛睁开了。

  阿斯特拉闭上熬红的眼睛,垂着头,深深呼吸。

  “太好了,终于醒了……”

  “阿斯特拉。”

  阿斯特拉忙睁眼看向病床上的兄长,他的眼睛落在窗上。

  “阿斯特拉,把窗打开。”

  阿斯特拉默默起身,将窗轻轻拉开。

  只见空中,一点星光坠落。




-默·肆拾玖-

手机调色

煤炭和他的土豆

手机调色

煤炭和他的土豆

青沐而已。【接文稿】

【早知你会离开我】意难平bg大杂烩

:发刀高虐请注意。


凯奈

身旁的枕头是空空荡荡。

凯醒来之后第一反应摸到的温度冰凉,恍惚想起,她已经走了许久,就连被子也是留了一半,另一半像瘪掉的口袋。

起床,洗漱,镜子里的黑眼圈昭示他已经数日睡不好,这也应该是他当初毅然决定带她一起走就该预料到的后果,奈绪美溘然长逝,在某一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当时摸到她冰凉的皮肤,心里一下子空落落。

她笑得很幸福,嘴角上翘,像做一个醒不来的美梦,温度褪去,是无论在怎样拥抱也捂不热的程度。红凯愣了半晌,最后还是无法抑制地将泪水淌在她的脸上。

奈绪美跟在他身边颠沛流离,从未抱怨过半句,而今也只能等着她寿终正寝,在自己面前依然最后也笑意温柔。

从今...

:发刀高虐请注意。


凯奈

身旁的枕头是空空荡荡。

凯醒来之后第一反应摸到的温度冰凉,恍惚想起,她已经走了许久,就连被子也是留了一半,另一半像瘪掉的口袋。

起床,洗漱,镜子里的黑眼圈昭示他已经数日睡不好,这也应该是他当初毅然决定带她一起走就该预料到的后果,奈绪美溘然长逝,在某一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当时摸到她冰凉的皮肤,心里一下子空落落。

她笑得很幸福,嘴角上翘,像做一个醒不来的美梦,温度褪去,是无论在怎样拥抱也捂不热的程度。红凯愣了半晌,最后还是无法抑制地将泪水淌在她的脸上。

奈绪美跟在他身边颠沛流离,从未抱怨过半句,而今也只能等着她寿终正寝,在自己面前依然最后也笑意温柔。

从今以后是一个人的桌子,亦是一人的一餐饭,就连双人枕另一个也落满灰尘。

凯还要流浪,去奈绪美说想去的地方。

地球上的科技早已比想象中发达,他摘下自己的帽子,在人来人往中找不到熟悉的影子,一切都像半梦半醒,而她的骨灰按照遗愿被自己散落在大海中,茫茫渺渺,亲吻他赤裸的脚趾。

活海美剑

她已经走了很久了。

凑活海手中的木棍浸满汗水,不知疲倦地一遍一遍做练习。凑勇海早就累得练不下去了,坐在阴凉处看哥哥汗流浃背挥舞木棍,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

“哥,你还是忘不掉她吧。”

她?

这个字刺痛敏感神经,木棍突然停滞在半空,凑活海对于她到底是谁心知肚明,当初亦曾一字一句唤过她的名字。

“是美剑吗?”

装傻一般问起她,凑勇海颇有些不耐烦。

“当然是那个魔女啊,活海哥,你虽然没说过,但是现在借训练来逃避自己,是不是也太让人好猜了?”

是啊……美剑。

脑海里浮现的画面是她消散在空中,而自己无法触碰她最后一点温度,很久以前承诺过的要救她,最后还是做了荒唐梦话。

“我说过吧,想保护她,但是任由她消失在面前,怎么可能会忘掉。”

凑活海的搪塞并不巧妙,甚至作为科学家的凑勇海还能从其中抓住几个错误,但现实的情况下,只能逼迫他讲出实话。

“说真的,我现在已经不再是单纯为了那个魔女而训练,而是为了想保护大家,但是啊,活海哥,你从这几天的训练,都把她当着保护对象来的吧。”

被贸然戳中心事的凑活海抿唇,这确乎是不能否认的事实。

“或许是还想她吧。”

具体到底是哪种想,凑勇海不理解都懂了。

折枝红豆安骰子,串作相思玲珑心。

凤源x百子

有时候还是会想起她。

在这个荒凉的行星上找了个地方坐下,粉碎的白色残骸在空中飞舞,翩翩如同蝴蝶,地面透明而炽热,一眼可以看到翻滚火热的核心岩浆。

这里并没有类似太阳的恒星,所以每个星球都会自发热,凤源坐了一会,高温将汗液逼出,黏腻腻地打湿背部,扯开衣服忽然意识到,这件衣服还是百子缝补的。

因为需要作战的原因,他老是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回家,这个时候百子总会忍不住无奈摇头,从他身上脱下衣服拿去缝补,就算是无数次嘱咐他一定要小心,每次都满口答应,最后也还是落得这幅田地。

百子,百子。

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仍旧有些颤抖,凤源无法忘怀她的可爱笑容,也无法忘记她默默等待自己的那盏灯光,以及在他消沉时拉他去看星空的夜晚。

可惜他曾经拥有过这些。

滚烫的温度在烧灼他的脚底,连带着汗水也忽然从眼睛里滚落,白色的残骸还在起舞,要是她能看到就好了。凤源想到这个。

她说她会支持自己的梦想,只是凤源有时候也常常在想,她的梦想是什么呢,会是可以安安稳稳幸福一生吗?在遇到他这种麻烦鬼以后恐怕就不会再平淡了吧。

但是一切都被淹没在希尔巴布尔美黑暗的腹腔中了。

该起身了。

漂泊不定的人已经没了故乡,第二故乡也随着她的离去而淡化了。

诸星团x安奴

好想再见她一面。

诸星团在休息的时候总会出神的想到这件事。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但在这种平行世界里,又怎么会有她的存在,数次想回去看看都被理智阻止,他不能耽误对方,说不定她已结婚生子。

安奴送自己的护身符还在身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灼灼发烫,诸星团将它贴在耳边,仿佛可以从中听到安奴的心跳。

只是后来没想到,再见到她竟是这般局面。

叫做乌蒙的孩子跑到与她肖似的女人身边,安奴这个名字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吐出,但对方只是看他,看了他一眼,仿佛他说的是无关紧要某人的名字。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

那眉眼,气质,分明就是安奴。

诸星团还以为是自己不够好,穿着西装笔挺,连领结也整理干净,但对方仍旧不看他。

那是你的孩子吗?

她没有回答。

后来诸星团只记得她走了之后的天空还是阴沉,血红色在眼前弥漫模糊。

或许还是太想她才会有如此幻觉。

飞鸟信x良

他走之后又是多少年了呢?

由美村良不得不扶着迟钝的脑袋细想,白发在指缝翻滚,像卷起泡沫的海浪。

四十年?还是五十年?

当初说过“只想守护你”的男人悄然失踪已经这么久了啊,久到她孤零零地住进了养老院,和一群整天家长里短的老太太作伴。

年轻的女性护工听说她是防卫队的退休员工讶异地瞪圆眼睛,问她是不是怕自己工作太危险了连累到家人才选择终身未婚,提起婚字莫名其妙让她想起飞鸟信。

她等约会等了这么多年了,还没有等到他,又怎么可能嫁给别人。

怎么会不想起他,那些年也是不乏追求者的,但很少人有飞鸟信那般的勇敢,以及为了守护而大无畏的勇气,还有也会因为小事气鼓鼓的可爱。

飞鸟决定要走,她又怎敢挽留。

良走得也很突然,像飞鸟信一样,在某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本来是按惯例要去散散步的,去洗漱的时候忽然就看见镜子里自己人影变成了两个。

护工小姐……

还没喊完人便重重的摔在地上。

早些年在防卫队落下的病根终于还是将她的健康全都磨损干净,后面遵照她的遗愿,护工把她的骨灰送回故乡,一个年轻的男人站在她已经结满蜘蛛网的家门口。

他看上去很像飞鸟信。

护工也没有问,对方看到骨灰盒上的照片是死一般的寂静。

一直送到骨灰成功下葬,护工走远,男人饱含眷念地抚摸她墓碑上的遗照。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良。

摸警车保险杠被送进G9的山海
做饭了。 看到了可爱模板刚好又...

做饭了。

看到了可爱模板刚好又看到他们去海边,就做了,模板用的不是很顺手。

画布太小了所以看起来很糊。

做饭了。

看到了可爱模板刚好又看到他们去海边,就做了,模板用的不是很顺手。

画布太小了所以看起来很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