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凪抚梦酱的生活

778浏览    60参与
小王

凪抚梦活动感想

#凪抚梦酱的生活#活动结束啦!!

这边厚颜写点感想xd

非常感谢参与活动的各位老师,大家真的都很有梗,也很有才华,这些天非常开心🥺🥺

一开始没想到能办这么大,本来看着tag参与数,预计是12/24h,并且能凑齐已然感谢,后来看着加进来的老师越来越多,雌心勃勃号称48h,最后汇总的时候发现,居然一共有55篇参与😭大家真的太棒了!感谢各位老师的呼朋唤友,也看到了各位读者积极的身影,可能因为受到了好的回应,各位老师才会时不时加塞做饭🥺!希望之后的活动也能看到大家!

以下是活动的汇总链接,没有欣赏的老师记得去看哦!

⬇️

一个链接 


如果有还没有看到的作品,记得给老...

#凪抚梦酱的生活#活动结束啦!!

这边厚颜写点感想xd

非常感谢参与活动的各位老师,大家真的都很有梗,也很有才华,这些天非常开心🥺🥺

一开始没想到能办这么大,本来看着tag参与数,预计是12/24h,并且能凑齐已然感谢,后来看着加进来的老师越来越多,雌心勃勃号称48h,最后汇总的时候发现,居然一共有55篇参与😭大家真的太棒了!感谢各位老师的呼朋唤友,也看到了各位读者积极的身影,可能因为受到了好的回应,各位老师才会时不时加塞做饭🥺!希望之后的活动也能看到大家!

以下是活动的汇总链接,没有欣赏的老师记得去看哦!

⬇️

一个链接 


如果有还没有看到的作品,记得给老师送上红心蓝手和评论哦!希望大家之后继续多多关注凪梦与抚梦tag!

参与活动的老师,这边都会以个人名义送上一些凪和梦相关的无料,希望喜欢,也期待老师出点东西让咱消费一下(你


小王

【活动链接汇总】凪抚梦酱的生活

9月1日:凪梦抚

https://yuanmeiruanruanxiangcaojia.lofter.com/post/1e03993f_2b6a9895a

9月2日:凪彦×方块变身

https://wang11192.lofter.com/post/3111a33e_2b66f198e

9月3日:法外真善美

https://xiaojinyly.lofter.com/post/73d6e817_2b69dfc04

9月4日:法外真善美配图

https://xiaojinyly.lofter.com/post/73d6e817_2b69dffb7

9月5日:人鱼paro

https://wang11192.lofter.com/post/3111a33e_2b69de53b

9月6日:过家家

https://wang11192.lofter.com/post/3111a33e_2b69e03cf

9月7日:过家家2

https://wang11192.lofter.com/post/3111a33e_2b69e1e24

9月8日:日常系考斯普雷

https://lengyubling.lofter.com/post/1d102fff_2b6b955fb

9月9日(早):糕点师

https://ireneoo696.lofter.com/post/2022083e_2b6b09a9c

9月9日(晚):舞会

https://jiawolinheqing.lofter.com/post/1f85bf2b_2b6bb809f

9月10日:西太后

https://wang11192.lofter.com/post/3111a33e_2b69dd2fd

9月11日:宝可梦

https://jiawolinheqing.lofter.com/post/1f85bf2b_2b6c17005

9月12日:唤魔

https://sherlockshipdo.lofter.com/post/1f446685_2b6c623bd

9月13日:抚梦贴贴

https://yanguangning370.lofter.com/post/310e1c18_2b6c8608f

9月14日:日舞演员×服装设计师

https://wang11192.lofter.com/post/3111a33e_2b69e2273

9月15日:凪梦变身贴贴

https://940917827.lofter.com/post/1df3286c_2b6c91ca4

9月16日:那个前辈的秘密

https://wang11192.lofter.com/post/3111a33e_2b6a4547a

9月17日:抚梦变身贴贴

https://mingyin647.lofter.com/post/1f0de855_2b6cf8a04

9月18日(早):新谷爱丽丝pa

https://wang11192.lofter.com/post/3111a33e_2b6a953b1

9月18日(晚):Kepler

https://wang11192.lofter.com/post/3111a33e_2b6ae239f

9月19日(早):神父×天使

https://wang11192.lofter.com/post/3111a33e_2b6b1ba0c

9月19日(晚):神父×天使2

https://wang11192.lofter.com/post/3111a33e_2b6b88f74

9月20日:魔法师×小精灵

https://jiawolinheqing.lofter.com/post/1f85bf2b_2b6d6d2d5

9月21日:海猫pa

https://wang11192.lofter.com/post/3111a33e_2b6b65a2a

9月22日:领航

https://hehe3087.lofter.com/post/1df8e2a1_2b6d9e67f

9月23日:凪梦条漫

https://mugikoo.lofter.com/post/1f089150_2b6daff32

9月24日

【日本时间00:00】:贴贴

https://jiawolinheqing.lofter.com/post/1f85bf2b_2b6db6074

【00:00】:打盹

https://jiawolinheqing.lofter.com/post/1f85bf2b_2b6dba15a

【01:00】女巫AU

https://chuchen466.lofter.com/post/1ff6053f_2b6db16be

【02:00】驯鹿和圣诞老人

https://jiawolinheqing.lofter.com/post/1f85bf2b_2b6db64f2

【03:00】古风

https://shanheguli61658.lofter.com/post/4d1e9a86_2b6dc2bb0

【04:00】小马宝莉pa

https://gugugugugu420.lofter.com/post/1fea5934_2b6d436e2

【05:00】黑魔女和幽灵

https://heshaojun.lofter.com/post/1fc3a653_2b6daf554

【06:00-08:00】女仆咖啡厅

https://lalala330.lofter.com/post/1defc51e_2b6dc929d

https://lalala330.lofter.com/post/1defc51e_2b6dc61ef

https://lalala330.lofter.com/post/1defc51e_2b6dc61ef

https://lalala330.lofter.com/post/1defc51e_2b6dc61f2

https://lalala330.lofter.com/post/1defc51e_2b6dc61f2


【09:00】史密斯夫妇

https://bantia.lofter.com/post/1de31612_2b6dc7c1e

【09:24】达菲和他的朋友们

https://gugugugugu420.lofter.com/post/1fea5934_2b6d44995

【10:00】一些时尚达人

https://jiawolinheqing.lofter.com/post/1f85bf2b_2b6db83bc

【11:00】阿黛尔的生活

https://salvatore16643.lofter.com/post/31b6186b_2b6b794cd

【12:00】爱丽丝亚梦、疯帽子凪彦、白兔抚子

https://sweetll.lofter.com/post/476aa3_2b6dccd8c

【13:00】HP paro

https://gugugugugu420.lofter.com/post/1fea5934_2b6d418aa

【14:00】抚梦游乐园

https://tiankongse86299.lofter.com/post/31da860a_2b6dd058c

【15:00】庆生

https://ireneoo696.lofter.com/post/2022083e_2b6d6b3dd

【16:00】凪梦酱的夏天

https://shushushushuishuishui.lofter.com/post/4c16b53f_2b6b91800

【17:00】舞台

https://jiawolinheqing.lofter.com/post/1f85bf2b_2b6dd954e

【18:00】魔发奇缘

https://xiangbuyang.lofter.com/post/30a2fa26_2b6dd7e7f

【19:00】戴花

https://jiawolinheqing.lofter.com/post/1f85bf2b_2b6db68e9

【20:00】心灵美丽的孩子

https://jiawolinheqing.lofter.com/post/1f85bf2b_2b6db8ee2

【21:00】庆生

https://weilai916.lofter.com/post/1f6bfea0_2b6de20ff

【21:24】与amu•let度过的生活

https://jiawolinheqing.lofter.com/post/1f85bf2b_2b6db92a2

【21:24】one last kiss

https://sandaoyouzi416.lofter.com/post/2053bb5f_2b6dcf274

【22:00】寿司小人 

https://jiawolinheqing.lofter.com/post/1f85bf2b_2b6db96d3

【23:00】凪梦学流派一览

https://wang11192.lofter.com/post/3111a33e_2b6de3b58

【24:00】新一天的kiss

https://jiawolinheqing.lofter.com/post/1f85bf2b_2b6db6517


 

酱紫就酱紫吧
  终于画完了!!很开心能参与...

  终于画完了!!很开心能参与这个企划😭!!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感觉、、能画出最棒的人两人就好了!

  终于画完了!!很开心能参与这个企划😭!!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感觉、、能画出最棒的人两人就好了!

小王
-亚梦酱!坐下来吃点夜宵吧 -...

-亚梦酱!坐下来吃点夜宵吧

-诶?!


一些小人甜品(误

-亚梦酱!坐下来吃点夜宵吧

-诶?!


一些小人甜品(误

三岛祐子

【凪梦】One Last Kiss

@小王 约稿

  亚梦酱生日快乐!

  

日奈森亚梦想得到一个吻,在她生日这天。

手表的指针划过十二点,她就满二十岁了。二十岁的亚梦最好的朋友,仍旧是十二岁交到的那一群。因为守护蛋聚在一起的孩子们,如今长成了平凡且幸福的大人。与守护甜心作伴的日子像一场醒得很快的梦,最先消失的是大地,或许是因为空海的年纪最大。升入高中后,当空海在全国高中生足球联赛的颁奖会上捧起奖杯的那一刻,感觉胸腔中最后一块空洞忽然被填满了。然后他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守护甜心。之后是唯世和凪彦,璃茉与弥耶。终于,亚梦在十七岁一个普通的早晨醒来,感到什么东西随着早餐的香气一起升上了天空。那一刻缠绕亚梦已久的预感...

@小王 约稿

  亚梦酱生日快乐!

  

日奈森亚梦想得到一个吻,在她生日这天。

手表的指针划过十二点,她就满二十岁了。二十岁的亚梦最好的朋友,仍旧是十二岁交到的那一群。因为守护蛋聚在一起的孩子们,如今长成了平凡且幸福的大人。与守护甜心作伴的日子像一场醒得很快的梦,最先消失的是大地,或许是因为空海的年纪最大。升入高中后,当空海在全国高中生足球联赛的颁奖会上捧起奖杯的那一刻,感觉胸腔中最后一块空洞忽然被填满了。然后他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守护甜心。之后是唯世和凪彦,璃茉与弥耶。终于,亚梦在十七岁一个普通的早晨醒来,感到什么东西随着早餐的香气一起升上了天空。那一刻缠绕亚梦已久的预感应验了:她长大了。

据说守护甜心消失,并非标志着孩子们成为了无趣的大人,而是由于憧憬早就实现,梦想已然成真。现在的亚梦在东京大学修读艺术史,兼职为杂志画插画。小亚实也长大了,到了会每周打电话向姐姐倾吐知心话的年纪。尽管有在努力好好生活,但寂寞的时候,亚梦还会偷偷地怀念最初的守护甜心小兰,那个粉色的,扎着高马尾,穿拉拉队服的一刻也安静不下来的甜心。她从高高的脚手架上下坠,面朝天空,这时小兰说:“要相信!亚梦的可能性,理想中的自己!”那是她第一次变身。她从没忘记过这句话。虽然她承认,自己偶尔还是会欠缺一分坦率,比如现在,亚梦正悄悄地期待着凌晨十二点。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十一点五十五。发黄的街灯微微闪烁了几下,在道路尽头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罗森。亚梦朝着白炽灯的方向走去,在货架前犹豫片刻,买了一罐350毫升的啤酒。昏昏欲睡的店员小哥打量了亚梦几眼,手里捏着零钱,要检查她的ID。他揉揉眼睛,看清证件上的出生日期,笑着对她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亚梦坐在便利店的大玻璃后面,拉开了易拉罐的拉环。啤酒的味道很涩,她不太喜欢,又不知如何处置。于是她将拉环套在中指上,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假装是一枚戒指。抬起手的时候她又看了看表,这回指针正正地指向了零点。几乎在同一时间,手机响了。

她接起电话。“喂?”她说,一如既往地等待对方先开口。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低但温和的声音:“生日快乐。”

“谢谢你啊。”亚梦望着手表的指针,一时间错觉它停止了转动。

“还没有休息,在干什么呢?”

“当然是在庆祝生日。”

“毕竟是成年生日,确实要好好过呢。明天有什么计划吗?”

没有计划,就算有也无法实现。因为我想......亚梦的回答梗在喉头:我想像升学前一样,和大家一起,热闹地聚餐,唱歌,切蛋糕,这样过我的二十岁生日啊。

 

在上大学以前,每个人过生日,都不会忘记办生日会的。也从来没有人缺席,从十二岁到十八岁,六年,整个中学时代。而这六年来,亚梦一直幻想着这样的场景:在生日会上,自己坐在一条长长的桌子中间,旁边围坐着好朋友们。而紧紧挨着自己,在餐桌下偷偷牵着手的那位,她的白马王子——会为她戴好生日帽,抚平翘起的发根,握着她的手切开蛋糕,在众人的祝福和起哄声中,当着所有人的面低头,不由分说地给她一个奶油味的吻。

这心愿或许有些难以启齿,开启了二十代的日奈森亚梦也不能再被称为怀春少女,但她一直很想尝一尝这种滋味。她需要明目张胆的偏爱,需要用这种张扬的方式确认被爱,她想得到很多的堆积如山的爱。这已经成为一个解不开的心结,如果成年人也会有守护甜心,那么由此诞生的甜心就如同荒谬言情小说中的女主角吧。她为这个愿望感到羞愧,心里却不禁默默祈祷:如果是他主动这么做就好了。不是我的要求,也不是我的愿望,我喜欢的那个人,我的王子主动在生日会上吻我——这样就可以了,我可以心安理得地尝受这份爱。可是,最大的阻碍也正在于此:亚梦还没有男朋友呢!

喜欢的人,当然是有的。只是对方是否喜欢自己呢?纸糊的一扇窗,捅破以后,或许可以互相拥抱,也可能只收获一间孤独的漏风的小屋。一晃眼,六年过去了。所以说小兰的消失根本就是错误,长大成人的亚梦连“想要变得坦率”这个愿望都无法坦率地说出口,这不是反而退步了吗?

因此,在刚满二十岁的这个零点,日奈森亚梦独自一人在街上闲逛,然后独自一人来到便利店买了一罐啤酒。

 

“明天下午有课,放学以后打算和大学里的朋友一起去KTV。”

亚梦说谎了,或许是不想让自己显得太过凄凉。电话那头的人远在宫城,就算他长了三只眼睛,也不可能发现这个小小的谎言。对面传来一声轻笑:“很好呀。那早上呢?没有课吗?”

“嗯,没有,打算睡个懒觉。刚刚和朋友一起喝酒了,会回家比较晚。”既然如此,那么在谎言之上再叠加一个谎言也是可以的吧?

“要注意安全啊,已经没有末班车了。要走路回家吗?”

“和一起合租的女生,几个人一块儿走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这样呀。没有男生还是有点危险呢。”

“你希望我和男孩子们一起出来喝酒吗?”

亚梦觉得自己一定是醉了才会提出这个问题。然而对面干脆利落地回答了:

“这倒是不希望。”

 

为什么不希望?你是不是喜欢我?

乘胜追击是明智的选择,但不坦率的人从不做明智选择。亚梦有过很多机会提出这个问题,但她每次都恰到好处地错过了。当她收到成对姻缘符的时候;当有人问他“今天和这位可爱的小姐在约会吗”,他却笑而不语的时候;当每一次她注意到暗中的视线,转过头对上那双弯弯笑眼的时候......她本来可以提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可无论哪一次,亚梦的大脑很快就被空气填满,像一个拼命工作的烧水壶,唯一的功能就是把脸颊烧得热乎乎红扑扑。回想起来,只好对自己说,下次吧。下次一定有机会确认他的心意,如果他喜欢着我,是一定不会离开的,未来的日子还很长很长。

他确实从未离开过。他不会忘记她的生日,每一个节日,一起度过的每一天。但相见的日子越来越少,终于,他们一年也见不了几次了。小时候的来日方长,长大以后成为了断骨上连着的一块皮。这句话越来越难问出口,而那个人不疾不徐地,将眼睛笑得更弯了,仿佛在故意捉弄亚梦一般。

最后一次和他一起过生日是十八岁,他送给亚梦一个自制音乐盒。打开盒子,随着胡桃夹子的音乐,粉色短发的超短裙女孩与扎高马尾的和服女孩一起翩翩起舞。亚梦盯着那两个滑稽的小人,盯了一会儿就笑了。他说,要是亚梦想我了,看看“抚子小姐”也是一样的。璃茉说,你不要那么肉麻,亚梦很忙的,不会有时间想你。他说,不和你们一般见识。快许愿吧,亚梦,你有什么生日愿望?

那个小音乐盒坏掉了,在上周亚梦搬家的时候,毫无预兆地从书柜上面掉下来,盖子摔烂成好几片。亚梦抱着十八岁生日的小小碎片,坐在地上哭了一场。她觉得有什么别的东西,维系着她的心,也一起碎掉了。

 

“咳咳......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就先挂了。不,也不是......谢谢你打来电话,只是我现在准备回家了......”

“嗯......是吗?但我确实还有事情要和亚梦说。”

“嗯?”

“你有什么生日愿望?”

我很想你。亚梦想。我想见到你,我想和你手牵手一起切蛋糕,我想从今往后每个生日都可以和你一起过,我想要你吻我——但她用笑声回答了他的提问。“如果我说的话,你会帮我实现吗?”

“哈哈,如果我能做到的话。可不许为难我哦,比如帮你写期末论文之类的。”

“你不知道吗?”亚梦说,“生日愿望说出来的话就不灵验了,而且许愿是要在吃蛋糕吹蜡烛之后的。哪有这样叫人许愿的?”

“surprise!我就猜到亚梦会这样说。所以我订了生日蛋糕,就在你现在的住址附近,出门之后左拐,旁边那条街上有个邮筒,现在过去拿的话应该刚好噢。”

“诶?啊,好的,谢谢你!嗯,你也早点休息。谢谢......我现在就去取!”

那个邮筒就在便利店的这条街上。亚梦有些手足无措,却感到胸中充盈起来。悲伤、愤怒、寂寞,不幸的心情各有不同,但幸福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正是这种轻飘飘,身心被填满,脑袋转不过来的卡顿感。挂断电话后的五秒钟,亚梦迟钝地感受到一种惊喜,就像雨天打开微波炉门,里面刚好有一杯热咖啡。他对她来说就是一杯热咖啡这样的存在。

她突然觉得自己又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被喜欢的人记挂着,深夜送来了第一份祝福和大大的生日蛋糕。晚上吃甜食会发胖,像这样过于甜蜜的蛋糕,如果一口不剩全部吃掉,心中的幸福和爱意也会成倍膨胀。亚梦将啤酒罐往桌上敲了一下,站起身来,推开了叮当作响的玻璃门。

她一踏出便利店的门槛,远远地就望见了邮筒旁边的人影。外送员穿黑T恤,戴着一顶鸭舌帽,手里提着一个粉色盒子。他为什么不直接让外送员送到家里?亚梦忽然想起来,他还不知道她新住处的门牌号。她从这个街区给他寄过明信片,大概是照着邮戳上的地址订的外卖吧。这么晚了,麻烦外送员在这里等真是有点不好意思。亚梦想着,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前去。脚步愈来愈近,那个外送员闻声抬起了头,街灯打在他深蓝色的长发上,反射起一层银色的薄光。

日内森亚梦停住了脚步。

“亚梦小姐,这是你的蛋糕,麻烦签收一下。”

那双笑得弯弯的眼睛凑近了,鸢尾花的香气从他抬起的指尖飘向亚梦。亚梦捂住了自己的嘴,好像爱的洪流就要裹挟着积累了满腹的话语,不由自主地涌出来似地。

“凪彦?”

藤咲凪彦正望着她笑呢。

“生日快乐,成年快乐,亚梦。”他又郑重其事地重复了一遍,“现在生日蛋糕送到了,是不是可以许愿了?”

“我......”亚梦一时说不出话来,她本能地低头瞧了一眼腕表,指针又不走了。

“如果你还没想好的话,把你的愿望先借给我怎么样?明年我过生日的时候,还给你两个。”凪彦伸出两根手指在亚梦面前晃了晃,“很划算吧?”

亚梦木然地点点头。她的脑子里又开始蒸汽缭绕,没有注意到凪彦悄悄将拎蛋糕的手换成了另一只。

“那么,亚梦做我女朋友吧,好不好?”

她死死地咬住了嘴唇,不漏出一点急促的呼吸声。片刻,她说:“好。”艰难地,似乎已经克制了太久,等待这一天也已经太久了。

凪彦用空着的那只手摘下了亚梦中指上的易拉罐拉环,借着路灯微弱的光线,亚梦发现他的眼睛好像空中一轮浅浅的月牙。“你笑什么?”她说,有点不服气地。

“因为我和亚梦开始交往了,这么令人高兴的事情,当然要笑呀。”亚梦的手被他柔软又指节分明的手包裹住了。她听见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砰,依偎在凪彦身边,也听见他的,如同一曲二重奏,好像音乐盒上两个滑稽的小人。不知为何她又哭了起来,或许是因为笑已经不足以表达快乐,又或者因为漫长的等待终于过去,第二天的黎明已经不再难捱。凪彦将自己的额头抵上亚梦的额头,用嘴唇拭去她脸颊的泪水。柔软的唇瓣慢慢下移,找寻到了另一对嘴唇。街灯之下,凪彦的长发和影子一起轻轻摇晃着。

只有在今晚,日奈森亚梦几乎忘记了一切。也只有在今晚,她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吻,在二十岁生日这天。

  End

小王
让我为你戴上这朵花吧

让我为你戴上这朵花吧

让我为你戴上这朵花吧

相不扬

  扶梦酱的人物介绍。

  

  

  梦:请问可以拜托你带我去城堡嘛!(如果是本地人,一定知道吧😭)

  扶:好呀好呀,如果带你去了,可以耽误亚梦一段时间,陪我看看天灯嘛(其实从来没出过高塔,并不知道城堡在哪里)

  ……

  梦:抚子呀,接下来应该往哪里走呢?(走到岔路口)

  扶:咦?应该是这边吧,不对,亚梦走这边。(四处转,好好奇)

  梦:……

  梦:(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扶梦酱的人物介绍。

  

  

  梦:请问可以拜托你带我去城堡嘛!(如果是本地人,一定知道吧😭)

  扶:好呀好呀,如果带你去了,可以耽误亚梦一段时间,陪我看看天灯嘛(其实从来没出过高塔,并不知道城堡在哪里)

  ……

  梦:抚子呀,接下来应该往哪里走呢?(走到岔路口)

  扶:咦?应该是这边吧,不对,亚梦走这边。(四处转,好好奇)

  梦:……

  梦:(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甜甜_

【凪梦/抚梦】You are my Alice

亚梦生日快乐!


设定:

疯帽子凪彦x爱丽丝亚梦x白兔抚子

灵感来源于官谷爱丽丝新柄的帽子白兔凪彦x爱丽丝亚梦

参照了1951迪士尼经典动画《爱丽丝梦游仙境》的部分设定


要说在日奈森的记忆中,这可是她第一次抵达这么神奇的国度。


这里的生物似乎都超脱于她的想象:会喊会叫的门把手;用尾巴站立绕圈跑步的鱼;色彩斑驳、又蹦又跳的海星;会共同合作制作路牌的铅笔鸟、铲子鸟;时时刻刻高歌狂欢的花朵;小巧玲珑的面包蝴蝶;还有那神出鬼没的猫咪……一切的一切,都是她不曾见到过的样子。...


亚梦生日快乐!


设定:

疯帽子凪彦x爱丽丝亚梦x白兔抚子

灵感来源于官谷爱丽丝新柄的帽子白兔凪彦x爱丽丝亚梦

参照了1951迪士尼经典动画《爱丽丝梦游仙境》的部分设定





 

 

 

 

要说在日奈森的记忆中,这可是她第一次抵达这么神奇的国度。

 


这里的生物似乎都超脱于她的想象:会喊会叫的门把手;用尾巴站立绕圈跑步的鱼;色彩斑驳、又蹦又跳的海星;会共同合作制作路牌的铅笔鸟、铲子鸟;时时刻刻高歌狂欢的花朵;小巧玲珑的面包蝴蝶;还有那神出鬼没的猫咪……一切的一切,都是她不曾见到过的样子。

 


不过,她仍记得自己抵达这里的原因。

 

 

 


-

 


踏入花园时她便看到隐隐约约间似是有人从不远处的树后经过,深紫色的裙摆随着她的动作而晃动,划过日奈森的心尖,勾起了她的好奇心。她匆忙追上,才发现那人并没有走远,反而似乎是在等她的样子。待她走近一瞧,才注意到对方衣着古典女仆装,慵懒地披散着蓝紫色的长发,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而要说最令日奈森在意的地方,那还是少女那双发箍后直立的雪白双耳。

 


“要跟我一起去吗?”见日奈森直愣愣地看着自己,少女忍不住露出了笑容,雪白的双耳也随着她的动作而晃动。

 


“呃?什么?去哪里?”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对着对方发起了呆的日奈森忍不住红了脸颊,一阵慌张。

 


“去森林里,到我家来做客吧。”少女咯咯笑着,向日奈森伸出了手。

 


“诶?”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彼时的她并没有对这位初遇的陌生人产生任何警惕感,反而是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手放到了对方的手心,日奈森看着两人相握的双手,莫名地觉得她们本该如此。

 


“好孩子,”长发少女眯了眯琥珀色的双眸,握紧了日奈森的手,“我们走吧。”

 


“好……啊对了,那个,呃,我是日奈森亚梦,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任由少女牵着自己,她跟在少女身后,看着对方雪白的双耳不断晃动。

 


“我啊……我叫「藤咲抚子」,亚梦叫我「抚子」(Nade)就好啦。”

 


“「Na……de」?”

 


“是!我在的噢,”风卷起了她的裙摆,也吹散了她的呢喃,“亚梦,我一直都在。”

 


“什么?”

 


“嗯,没什么噢。”少女摇了摇头,雪白的兔耳又跟着她的动作晃动。

 


“对了,抚子头上戴的是,兔耳发卡吧?”

 


踏步于铺满鹅卵石的小路上,渐渐地,两人开始并肩前行。

 


似是无意的,樱发少女最终还是忍不住地问出了她的好奇心,“很漂亮,很适合你”的话语还未说出口却被对方的回复卡在了心中。

 


“不是噢,是真的耳朵。”

 


“诶?!”

 


“很奇怪,对不对?”藤咲注视着对方,柔和的目光撒在日奈森带有惊讶的面颊上。

 


“嗯……不对,果然比起奇怪,我更想用柔软来形容。“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它毛茸茸的,摸起来手感一定很好吧!”

 


“诶!那个……”

 


日奈森看见长发少女突然面带绯红,就连雪白的兔耳也迅速充血,显得发红,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语。

 


“那个,对不起,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嗯……也不是啦,就是,如果亚梦想摸的话,就要和我成为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才可以噢!”藤咲红着脸笑道,“如果亚梦愿意的话。”少女轻柔的话语打在她的心尖。

 


“那个……朋友吗?”日奈森面带犹豫,而后带着红晕回应着对方,“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好,但是如果是抚子的话,我当然是愿意的……”少女扭捏地回答道,声音愈发减弱。

 


她的态度似是取悦了藤咲,长发少女扬起一个柔和的笑容,轻声道,“好孩子,那么,我们走吧。”

 


不知何时两人停下了脚步,藤咲身旁便是一扇突然出现的木雕大门,日奈森还未来得及惊奇它是如何凭空出现,又是与树木交织的森林背景是多么的格格不入,藤咲便轻易地推开了那扇门——门的后面没有她们踩着的羊肠小道、没有与森林背景对应的树木,而是漆黑一片。

 


日奈森望向藤咲的目光中带有一丝迷茫,下一秒便在对方的笑容中被一股力量拉向了漆黑之处。

 


“等等!抚子,下面是黑洞啊!”

 


她们一起向下跌落,以头部向下的姿势急速的坠落,那坠落感让日奈森忍不住的闭上了双眼,她被藤咲紧紧地抱在怀中,耳朵紧贴着对方的胸脯,很清晰地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咚——咚——

 


藤咲轻柔地抚上日奈森的脸颊,将自己的面颊紧贴了过去。

 


“不要害怕,亚梦,你看,我有好好的抓着你噢!即便我们现在在下坠,此刻也是非常安全的,睁开眼吧,亚梦。”

 


逆着风,日奈森试着睁开了双眼,而映在她眼眸里的则是藤咲那双琥珀色的眼眸,她们彼此倒映在对方的眼眸中。

 


“你看,停下来了。”藤咲拉着她的手,将二人转了个身,以正常的姿势行走于停滞的时空中。

 


“突然就停下来了……”日奈森喃喃道。

 


“是的,很奇妙吧,在这里能看到很多东西。”

 


“壁炉,蜡烛,桌子,台灯,小人书……”

 


趁着日奈森环顾四周,藤咲将她的问题抛出,“告诉我吧,亚梦,你是为了什么而来?”

 


“什么?”

 


“只有强烈渴望某件事物的孩童,才可以抵达这里,亚梦,你在渴望着什么呢?”

 


“我……没有渴望什么。”

 


“是嘛,是这样呀。”白兔少女垂下了眼帘,下一秒则又带起了柔和的笑容,“那就在这边痛痛快快的玩耍吧,我们会举办各种各样的茶会,会有好吃的曲奇饼与好喝的茶,你来到这边大家一定很开心。”

 


“这边是指……?”

 


“这里是「爱丽丝」创造的世界。”

 


“「爱丽丝」……?”

 


藤咲用额头紧贴着日奈森的额头,“是的,爱丽丝,而你,日奈森亚梦,你就是我的「爱丽丝」。”她拉着日奈森穿过漂浮着的试衣服镜,看着日奈森被换上了套天蓝色的裙子,笑着为对方扶正了别在粉色发丝上的蝴蝶发卡。

 


“诶?”日奈森还来不及惊讶自己身上的变化,下一秒便被对方的话语吸引了注意力。


 

“只不过,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亚梦,如果你还想见到我,那就尝试着找到我吧。”


 

“什么?抚子,你要去哪里?”

 


“当真实和虚假同时存在于亚梦面前时,亚梦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我真的好期待。”藤咲笑着,放开了牵着日奈森的手,而后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金色的怀表,她把那怀表塞入了日奈森的手中,随后,触碰着日奈森的指尖渐渐变得透明,“你一定会来找我的对不对?我会以一个让亚梦大吃一惊的形象与你相会,届时,我会告诉你一切。”

 


当藤咲的身形完全消失后,停滞的时空又开始流动,日奈森随着重力而飞快坠入漆黑。

 


“抚子!!!”

 



 

 

-

 


后面则如开头所述,为了她和白兔少女的约定,日奈森穿过了硕大的花坛,也遇见了很多超出她想象的事物,现在,她停步于一个有着低围栏的花园前,只因里面有人在举办着藤咲跟她描述的茶会。

 


少女推开小门,鼓起勇气向落座于主位的询问人,“你好,请问我可以加入你们的茶会吗?”

 


对方有着和藤咲抚子相似的面颊,相似的蓝紫色长发,一举一动如藤咲抚子般尽显优雅,只是衣着男士西服,头顶还带着个纯白色的大帽子,帽檐旁边还挂着个齿轮怀表。而日奈森的直觉告诉她,对方不会拒绝她。事实也如此——

 


“当然可以,来杯伯爵红茶吧。”

 


只是在听到对方声音的那一刻起,日奈森就难以掩盖面上的失望。

 


“……谢谢。”

 


“你看起来很疲惫,像是走了很远的路。”

 


“是的。”落座后的日奈森轻啜了一口温暖的红茶,只觉得疲惫仿佛被一扫而空,“我在寻找一个女孩。”

 


“噢?是个怎么样的女孩?”

 


“一个有着雪白兔耳的女孩,她说她叫藤咲抚子,她,和你长得很像。”

 


“嗯?可是我们这里并没有叫藤咲抚子的人,这里只有我,藤咲凪彦。”对方琥珀色的眸子直直地盯着日奈森,似乎想要把她的一切反应尽收眼底,“那么,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日奈森亚梦。”拿着杯子的人愣住,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在藤咲凪彦的询问下才做出了反应。

 


“你为什么要找到她?”藤咲凪彦为她添上了新茶,暗红色的茶水映着她的脸颊。


 

“因为我们说好了,要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是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深入了解彼此。”她低头,有点闷闷不乐。

 


“好吧,那如果你愿意的话,茶会后我可以陪你去找她。”藤咲凪彦弯了弯琥珀色的眸子,把盛有奶油蛋糕的盘子放在了日奈森的面前。

 


“真的吗?!谢谢你!”少女惊喜的抬头,面颊周围仿佛环绕起一层闪闪发光的星星。

 


“当然,但是你现在需要做的是不要再愁眉苦脸了,参加茶会最重要的事是开心。”藤咲似是无法抵御对方周围闪闪发光的星星,他扶了了扶帽檐,话语得到了参与茶会的众人认可。

 


“老实说,如果是只有我一个人来面对找不到人这件事,我一定会很……”她深吸一口气,“沮丧,”抿着嘴的人红着脸承认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但是,因为有大家的支持,所以我现在觉得好多了,谢谢你们。”

 


她在欢呼中扬起了笑容,而茶会的主办方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不,或许该用他凝视着少女面上的笑容来形容,更为恰当。

 


 



茶会是在暖阳打在树上,照得睡鼠一族困得都快睁不开眼的时候结束的,茶杯餐盘被随意地堆放在桌子上,藤咲则是在这个时候将日奈森拉出了花园。

 


“走吧,我们去寻找你的朋友。”

 


“但是餐盘善后……?”

 


“不用担心,神奇魔法会将这一切复原。”

 


“好。”

 


他们顺着小路穿过了各式各样的小屋建筑,每当日奈森表示好奇时,藤咲都会给日奈森一一解释;他们休憩于小溪旁,看着飞鱼腾空跳起,看着水鸟一头扎入水中;也去到了花园剧场,见到了花儿争相开放,美好的歌声缓缓而来;他们走了很久很久,久到日奈森看不到藤咲的小屋在哪个方向。

 


但是在这里似乎没有明确的时间概念,日奈森抬头望向天空,左边是亮丽的高阳,右边则是闪烁的星空。

 


“亚梦,为什么一定要找到藤咲抚子呢?”

 


“怎么说呢,如果凪彦在之前问我这个问题,我一定会觉得答案难以启齿,但是现在面对着凪彦却不知道为何能自然而然的说出来。”日奈森坐在草坪上,抬头望着光与暗的交界处,“我渴望朋友,想要变得坦率、变得不同,但是我似乎做不到。可她是第一个,没有因为我的外在形象对我有所指点的人,她也是第一个,主动提出要和我成为朋友的人。”

 


“那我呢,亚梦,对我来说,你也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我?可是在我们认识之前,你已经有了很多的朋友呀。”

 


“不,你是第一个。”藤咲摇了摇头,柔声回应道。

 


“诶?”

 


“亚梦,你知道「爱丽丝」吗?”

 


“抚子对我说过,‘你是我的「爱丽丝」这样的话’,但是我还没来得及询问这是什么意思。”

 


“「爱丽丝」是创造了这个世界的人,而你是创造了「藤咲抚子」的人。”

 


“诶?”

 


“藤咲抚子并不存在。”藤咲凪彦摇了摇头。

 


“骗人……”少女吃惊的瞪大了双眼。

 


“其实这不是你第一次来到这里,我们第一次的相遇是在你六岁生日的那个晚上。”

 


少年将日奈森从草坪上拉起,羊肠小路本该通往远处的森林,但是在他一抬手后,便出现了闪着皎洁光辉的巨大树木,它树桩粗壮,根系发达,树枝向四周发散,通往远处,看起来能无尽延伸,同样的,它望不到顶,高度也无法轻易预测。而日奈森却透过那层层叠叠的皎洁叶片看到了闪烁着金光的小球,它们大大小小形状各不相同,但是却闪烁着同样耀眼的光芒。

 


“这是仙境的记忆树。”

 


“……太漂亮了。”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温柔地看着看呆了的日奈森,藤咲仰头,“你儿时抵达仙境的记忆就被储存在这里,直至今日它也依然闪闪发光。这里是孩童梦的王国,是奇妙的仙境,也是每个孩童强烈渴望某件事才能抵达的地方,被满足了心愿的孩童在离去之时都会被抹去记忆。”

 


“你曾问过我,藤咲凪彦未来也会拥有一个妹妹吗?一个与我年龄相仿,温柔却又有点淘气、带着点坏心眼的妹妹。老实说我当时可是有点苦恼,就算仙境的人拥有着奇妙的魔力,也不代表着能凭空捏造出活着的、真实存在的人。”


 

“那抚子是……”


 

“是你创造出来的人,你将她一笔一划勾勒在染上了花的香味的白纸上,要她作为我的双胞胎妹妹,有着和我相似的面孔,还要她有着纯白的兔耳,只不过……”

 


“只不过?”

 


藤咲回想起6岁孩童时的日奈森,她用蜡笔在纸上歪歪扭扭的画下了藤咲抚子的雏形,用纯真又坦率的话语说着:“只不过她的兔耳只有她最要好的好朋友、最亲密的人才可以触碰,而我作为凪彦最要好的朋友,也会来成为抚子最要好的朋友,所以也能去触碰她柔软的雪白双耳!”

 


“什……我居然说过这种话?!这种仿若求婚的话语……”热流涌上面颊,日奈森止不住地回想起藤咲抚子在被她提问后的一颦一笑与害羞。

 


藤咲笑着,帽檐上的齿轮怀表咔嚓、咔嚓地开始转动,“亚梦,你有尝试打开过抚子给你的怀表吗?”


 

“没有……”日奈森从裙子的隐藏口袋里把怀表拿了出来,按了一下怀表顶端的按钮,外壳弹开后,玻璃表面下的界面竟是和藤咲帽檐上的齿轮怀表一模一样。

 


“或许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藤咲指尖轻碰她手中怀表的玻璃面板,而后里面的齿轮竟然以与藤咲的怀表相反的方向转动了起来。

 


“我……”

 


“恭喜你,亚梦,你找到我了,”藤咲笑着,仙境突然涌起的风吹得树叶细细簌簌,对于捧着金色怀表的少女来说,对方的声音带着些飘渺,“藤咲凪彦就是藤咲抚子,藤咲抚子就是藤咲凪彦,当你得知这个事实的时候,你是欣喜,还是失望?”长发少年脱下礼帽向她行了一礼,在他低头的瞬间,头上突然显现了一双雪白色的兔耳。

 


“我……”

 


“嘘——听,树在向我们告别,我曾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但是你还是遵守约定的来了,你那时说,会在一个充满惊喜的日子里到来,我等了你许久。”

 


“可是你现在正在消失!”日奈森伸手去触碰藤咲,指尖却穿过了对方的身体。


 

“因为梦总有一醒。”


 

“那我们还会再见面吗?你还会以一个让我大吃一惊的形象与我相会吗?”

 


“会的,一定会的。”

 


“说好了噢!我们一定一定还要再见面的!”

 


 

 

 

-

 


“亚梦,你知道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吗?”

 


6岁的日奈森把视线从添了色彩的纸张上抬起,望向身旁与自己年龄相仿的长发男孩,“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因为我喜欢你,没有任何道理。”

 


-

 

 


 

24岁的日奈森被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醒,她蜷缩在被窝中,又在发丝被震得头皮发痒的情况下不得不睁开了双眼。

 


“早上好。“她睡眼朦胧,对正在玩把着自己发丝的男友小声的说道。

 


“早上好,亚梦。“早已醒来的长发男性半撑着身子看向日奈森。

 


“你看起来像是梦见了什么难过的事。”他伸手擦落日奈森眼角的泪水。

 


“是嘛?但是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再次将面颊埋在柔软的夏凉被中,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把手臂搭在了对方肩颈上,“不要再玩我的头发了,凪彦,再睡一会吧,好吗?”

 


琥珀色的眸子把对方的迷糊尽收眼底,随后他则是顺着女友的邀请,躺回被窝,将对方揽入怀中。

 


“那就再睡一个回笼觉吧,晚安,亚梦。”

 


他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亲昵的一吻。

 



 

 

 

————————FIN————————


泡菜桶
《阿黛尔的生活》paro 亚梦...

《阿黛尔的生活》paro 

亚梦生日快乐🎂

《阿黛尔的生活》paro 

亚梦生日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