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凯亚

528.6万浏览    44292参与
秦艽不吃青椒
  按下这个按钮就会有神奇的声...

  按下这个按钮就会有神奇的声音(雾

  按下这个按钮就会有神奇的声音(雾

Eins归雲鹤

【枭羽】说好的儿女双全安享晚年呢?

#很久之前写的义妹,想起来就发了,无脑甜饼

#没有决裂,克里普斯老爷也还健在,介意的请左转出去


克里普斯看着手牵着手站在他面前满脸严肃的迪卢克和羞得满脸通红的凯娅,听着两个孩子提出想要和对方结婚的请求时,开始思索自己的教育方式是否出了什么问题。


众所周知,好心的克里普斯老爷在一次经商的归途中捡了一个小姑娘。


和所有小朋友一样,迪卢克对这个新来的妹妹感到好奇,瞪大眼睛,踮着脚对克里普斯怀里的小姑娘左瞧瞧右看看。小姑娘的双眸紧闭,还带着些许婴儿肥的......

#很久之前写的义妹,想起来就发了,无脑甜饼

#没有决裂,克里普斯老爷也还健在,介意的请左转出去

 

 

 

克里普斯看着手牵着手站在他面前满脸严肃的迪卢克和羞得满脸通红的凯娅,听着两个孩子提出想要和对方结婚的请求时,开始思索自己的教育方式是否出了什么问题。

 

 

 

 

 

众所周知,好心的克里普斯老爷在一次经商的归途中捡了一个小姑娘。

 

和所有小朋友一样,迪卢克对这个新来的妹妹感到好奇,瞪大眼睛,踮着脚对克里普斯怀里的小姑娘左瞧瞧右看看。小姑娘的双眸紧闭,还带着些许婴儿肥的小脸被烧得通红,她的呼吸混乱且沉重,湿透的长发和单薄的衣服紧贴着她瘦弱的身躯。她紧紧地贴在克里普斯的怀里,像是新生的幼鹿般脆弱,迪卢克伸出手小心翼翼地轻抚着她滚烫的脸颊。

 

他很喜欢这个妹妹,哪怕她被爱德琳抱走,他的目光也依旧像块狗皮膏药般粘在这个新妹妹的身上。

 

那天半夜雨停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却依旧抱着自己最喜欢的小熊玩具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偷跑到房顶上。雨后的世界带着一种清新和凉爽,他穿好外套站在湿漉漉的瓦片上,轻薄的月光落在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四周都是虫鸣和树枝随风晃动时发出的沙沙的声音,他的猎鹰也被主人兴奋的样子所吸引,扑腾着翅膀落在迪卢克的手臂上,发出一声不算尖锐的鸣叫。

 

他笑着摸了摸猎鹰的头,然后高兴地哼起了小曲。

 

他实在是太高兴了,恨不得马上大吼一声告诉全世界“我也有妹妹啦!”,但一想到这样做可能会打扰到妹妹休息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他想起了之前和琴一起玩时他们偷偷去看了琴的妹妹,襁褓里的小婴儿软软香香的,小小软软的手捏住他的手指,圆鼓鼓的蓝色眼睛亮晶晶的,笑起来也奶声奶气的,那个时候他就想,自己要是也有个妹妹就好了。

 

现在他的愿望被实现了!一定是风神大人听见了他的愿望!

 

“谢谢你!风神大人!”

 

他小声地对空气喊道。

 

 

 

 

 

“哥……哥哥?”

 

瘦弱的小姑娘在被子里窝成一团,一双漂亮的异色瞳怯生生地看向坐在她面前抱着童话绘本的迪卢克,然后颤颤巍巍地喊出哥哥二字。因为高烧的原因,她的脑袋还是晕乎乎的,眼睛也有些模糊,克里普斯为了不影响她休息嘱托爱德琳在房间里只留一盏放在床头的小台灯,暖黄色的灯光就像是阳光般落了一片,落在迪卢克身上将那片炙热的红色融成一片温暖甜蜜的橙色,她虽然看不清迪卢克的样子,但她能感觉到迪卢克,暖暖的,热热的,就像太阳一样。

 

“嗯!我是哥哥哦,凯娅。”

 

迪卢克显得格外兴奋,不知道是听见自己可爱的妹妹亲口喊了自己“哥哥”还是父亲终于同意他来看凯娅,他带来了自己精心挑选的童话绘本打算和凯娅一起看,凯娅不知是怕生还是怕冷,一直将自己裹成一团,只露出两只亮闪闪的大眼睛,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搬来放在一旁的木椅坐在床边,翻开绘本的第一页给轻声给凯娅讲起绘本里的故事。迪卢克的声音稚嫩清脆,明明只是老掉牙的骑士故事,凯娅却也依旧听得津津有味,不一会困意就蔓延而上,她悄咪咪地躲在被子里打了个哈切,然后在一片温暖柔软的包裹之中安心睡去。

 

迪卢克合上绘本时,凯娅早就睡着了。他小心翼翼地将绘本放在床头,蹲下身凑近了仔细端详起他的义妹。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她看起来已经好了不少,那张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上也渐渐有了些血色,她睡得很安稳,纤长密集的睫毛随着她平稳的呼吸微微颤动,如新生蝶翼般柔软美丽,迪卢克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用目光描摹着凯娅的睡颜,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用手指在泛红的脸颊上戳了戳,柔软的触感让他欲罢不能,但在听见凯娅的一声软乎乎的嘤咛后又急匆匆地红着脸收回了手。

 

他学着克里普斯的样子,撩起凯娅额前的碎发,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快点好起来吧,大家都在期待你好起来的那一天呢。”

 

 

 

 

 

“凯娅!已经是早上了,该起床了!”

 

迪卢克坐在床边,轻轻拨开被裹成一团的被子,好不容易看见一个毛茸茸的蓝色脑袋结果一个不注意她又缩了回去。他感到无奈,将手搭在她的肩上试图把人晃醒但成效甚微,最后只能在心中一边默念对不起一边捏住被子的边缘,然后用力一掀。缩成一团的小姑娘明显没料到他的这个举动,一时间不知道还没缓过神来就被迪卢克徒手抱着腰坐了起来。

 

虽然比起她刚刚被克里普斯捡回来时那副骨瘦嶙峋的模样还是长得圆润了不少,但她依旧轻得吓人,像是平原上盛放的蒲公英,风轻轻一吹就会飘走,别说是常年习武的迪卢克,就连爱德琳都能轻轻松松地把她抱起来转两圈。当时一大家子人都很是着急,想尽办法给这个小可爱补充营养,须弥学者和璃月郎中的各种药方,各种民间流传的菜谱都用上了,她也很争气,身体状态一天比一天好,身上的肉也渐渐多了起来。

 

迪卢克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拿起一旁的木梳小心翼翼地为她梳头。细软的发丝与细密的梳齿摩擦发出稀稀疏疏的响声然后从他的指缝间溜走,规律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循环着,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和纱帘落在浅色被套上照得暖洋洋的,少女抬手揉了揉朦胧的双眼,终于舍得从轻柔的睡意中醒来,就那样乖巧地摊在迪卢克的怀抱里享受着他为自己打理杂乱的长发。

 

少女的身体柔软温暖,还带着一股好闻的味道,那副睡意朦胧的可爱模样总是迪卢克对此爱不释手,狠不得无时不刻不和自己可爱的妹妹黏在一起。她微微偏过头靠在迪卢克的肩上,像奶猫一样蹭了蹭迪卢克的侧颈,宽大的方领露出大片蜜色肌肤,漂亮的脖颈向下是精巧的锁骨,白色荷叶褶的半遮半掩下若隐若现的是刚刚开始发育的胸脯,迪卢克的注意力自然也被这样的美景分去了一部分,毕竟还是青春期的小男孩,被这种之在书上见过的新奇事物多少还是有点好奇心在的,他没忍住红着脸多瞄了几眼随后又拍了拍凯娅的肩膀示意她坐直自己好帮她盘头发。

 

凯娅恋恋不舍地从迪卢克的怀里直起身稍微往前挪了挪,从枕头下摸出发带捏在手里,迪卢克仔细地从她的耳后取出一小把头发,将手里的头发分成三股仔细地编起来,每编一次就从旁边再取出一股,编成紧凑的麻花辫,左右各一根然后接过手里的发带将他们盘起来,稍微将边缘扯送形成花朵的形状。

 

迪卢克对自己的成品感到十分满意,也不旺他每天睡前都拿自己那头蓬松卷翘的长发做练习。

 

凯娅抬手摸了摸头发,回头看向迪卢克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随后又有些害羞地催促着迪卢克出去,自己马上就换衣服下来。迪卢克自然是照做了,脸上的笑容在迈出房间的一瞬马上绽开,他的脸几乎和头发融为一体。他最喜欢凯娅笑起来的样子,每次看见那个可爱得几乎将他融化的笑容,心里就像是喝了一口新鲜的蜂蜜,甜滋滋的,让人欲罢不能。

 

 

 

 

 

莱艮芬德家的父子对于打扮凯娅意外地有着很深的执念。

 

克里普斯常年在外做生意,每次路过不同的国家都会搜罗当地的特色材料,带回去给凯娅定成各式各样漂亮的小洋服和配饰,这次是璃月的丝绸,下次是枫丹的棉麻,没过多久那些漂亮的小洋服满满当当挂了一大柜,更别说用来搭配裙子的配饰们堆了一筐又一筐,哪怕是劳伦斯家或古恩希尔德家看到她房中的那副景象,想必也会惊掉下巴。来到莱艮芬德家这么多年,凯娅的身体也有在慢慢变好但她的体型仍旧比同龄人小上一圈,再加上她本身生长就有些慢,也正好延长了那些小洋服的寿命。

 

这样直接导致一家人最大的乐趣就是帮凯娅打理漂亮的长发以及挑选今天要穿的衣服。

 

今天是凯娅的十五岁生日。

 

作为生日的主角,自然应当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于是就有了迪卢克大清早帮她选衣服这件事。

 

他娴熟地拎着几条裙子,在离凯娅半步远的地方不断比较,试图选出一条合适的来。

 

装饰着白色蕾丝边的尖领藏蓝色棉质连衣裙配上同色系的小礼帽看起来太过于沉闷,红色的缎面半裙配白色风琴褶衬衣有又太过浓烈,水色吊带长裙内搭娃娃领衬衫和金色项链又太过于灵动,选来选去最终还是决定试试放在柜子最深处的那条粉色碎花裙。

 

经典的爱德华领由半透的薄纱构成,周边镶了一圈细密的木耳褶,带着银线的布料随着她的动作微微闪光,碎花布料贴合她的身躯,在腰胯处散开又被一条三指宽的裸粉色雪纺腰带系住,腰带的中间还装饰着三排圆润的珍珠,宽大的裙摆被层层叠叠的纱撑撑起,两排紧密的蕾丝边随重力下垂正巧遮住膝盖,露出线条流畅的小腿,白色中筒袜配上荷叶边,精致的系带扣住脚踝,脚上是一双粉色漆皮的粗跟玛丽珍鞋。

 

迪卢克很满意这身搭配,随后又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两条长短不一的珍珠项链叠带在她的脖颈间,红金配色的珐琅玫瑰胸针别在她的领口,又为她带上饰着粉色玫瑰和薄纱的扁帽和蕾丝手套,欣赏良久突然冒出来一句“真好看”直接让凯娅红了脸,随后才依依不舍地牵着人下楼。

 

几乎没人见识过这副打扮的凯娅,年轻的庶务长小姐平日里总是捆着高马尾,一身死板老套的骑士团基本打扮,常年跟在年轻有为的莱艮芬德身后负责善后工作,兄长的光辉几乎将她完全遮盖。但她今天却格外耀眼,精致得像只会出现在橱窗和小说中的古董人偶,一颦一笑都能勾走人的魂魄。

 

人们将她团团围住,高举着酒杯向她道喜,她表现得有些手足无措,端着酒杯的手颤抖着险些打翻杯中的果汁,好在迪卢克还在她身边,年长的莱艮芬德绅士地将她护在身后,笑着替她感谢客人们带来的祝福。人群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散去,却仍旧有几个阴魂不散的家伙跟在他们的身后,二人自然都察觉到了却也没说什么。

 

欢快的舞曲突然响起,凯娅还在恍惚间就被迪卢克牵着走向大厅的正中央,他将凯娅的手交给克里普斯,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随后退到一旁欣赏今天的第一支舞。克里普斯看着自家可爱的女儿紧张的模样没能忍住笑意,他轻轻将手搭上凯娅的腰,小声安慰着少女的情绪。

 

为了今天的这一只舞,迪卢克可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因为某些原因,晨曦酒庄时常会举办较为盛大的舞会,而作为晨曦酒庄的的两位小主人,两人也必然需要不断练习各类社交技巧。其实对他们来说并不困难,更别提他可爱的义妹聪明伶俐,学什么都能快速上手,但可惜唯独跳舞是这位“全能小姐”最大的难题。每次老师让他们一起练舞时,凯亚都会不小心踩到他,然后尴尬地咬着下唇向他道歉。每次看见凯娅红着脸着急地向他道歉,那双漂亮的星瞳泛着水光简直看得他心软。不过还好时间久了,凯娅的习惯倒是渐渐被他和家教老师改了过来,但自从二人加入骑士团后,就没怎么跳过了,为了凯娅这次的生日,两人只能找各种空闲的时间认真练习,最后才勉强将丢失多年的技术找了回来。

 

如今看着舞池中翩翩起舞的父女二人,感受着四周环绕的人们向中心的他们投去羡慕的目光,迪卢克倒是觉得自己以前和凯娅练舞时被踩的那几脚简直血赚。

 

一曲结束,克里普斯牵着凯娅向他走来,然后将凯娅的手交给他,他握住凯娅的手,然后两人缓缓走进舞池中央,熟练地跟着重新响起的乐曲迈起步伐。毕竟配合了这么多次,两人自然是默契得很,在舞池中如鱼得水,引得所有人都投来更加羡慕的目光,而这次则是换了克里普斯站在一旁,骄傲地看着自己出色的一对儿女心里乐开了花。当这一首结束后,更多的人走上前希望能够邀请美丽的庶务长小姐共舞一曲,迪卢克将舞伴的位置让了出来,当然也瞥见了他们的目光中几乎溢出的贪婪和好色,但凯娅倒也不是什么省事的主,一边笑着一边巧妙地拒绝着那群如恶狼般觊觎她的家伙,然后被邀请了一位因为害羞而躲在后面的男士做自己的新舞伴。

 

迪卢克拒绝了其他少女的邀请,独自站在露台上吹晚风。今晚的月亮很美,至少被月光溢满的庭院和被群星点亮的夜空让他觉得眼睛舒服了不少,凉风将他冲宴会厅中带出的气味冲淡,以清新的自然气息再次包裹。他望着月亮,望着散满星子的夜空思绪飘乎,直到听见身后的门被推开的声音才舍得回头看向来人。

 

凯娅小心翼翼地关上门,笑着向他走来,一双漂亮的眼睛弯的像是天上的弦月似的,看起来很高兴。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凯娅的肩头——毕竟她刚刚跳了一身汗,夜晚的风又凉又猛,他可舍不得自己的宝贝义妹生病。两个人一起趴在大理石栏杆上望着眼前宁静的庭院聊起天。

 

“今天高兴吗?”

 

“嗯!谢谢义兄!”

 

“高兴就好。”

 

迪卢克笑着说道,随后回过头对凯娅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凯娅,生日快乐!”

 

“嗯!”

 

“义兄,我可以要一个生日礼物吗?”

 

少女笑得青涩,像是再说什么难为情的事情般扭捏,随后小心翼翼地抬眼看向他,可爱的模样简直直击迪卢克的心房,他肯定不会拒绝自己妹妹的请求,直接答应了下来。

 

“当然啊,你想要什么!”

 

他站直身体笑着回应少女,得到许可的少女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好消息似的,凑到他的面前,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

 

除了风,月亮和星星以外,没人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至于旅行者因为看着凯娅和迪卢克无名指上亮晃晃的戒指问克里普斯老爷为什么同意了两人结婚而被克里普斯老爷的一句“自家猪把自家白菜拱也算是自己赚了。”给震惊得连夜跑去枫丹就是那后话了。

 


是小狼鸭

给枭羽准备的壶!天知道我在主宅附近卡穿模浮空和沉底一共调了多久!


真的很爱硬塞进去的那只晶蝶


复制代码:4522771178


虽然壶做的一般,但要用的话还是希望能留个赞,谢谢啦。


给枭羽准备的壶!天知道我在主宅附近卡穿模浮空和沉底一共调了多久!


真的很爱硬塞进去的那只晶蝶


复制代码:4522771178


虽然壶做的一般,但要用的话还是希望能留个赞,谢谢啦。



钼水
  In your eyes...

  In your eyes there's a heavy blue.

  One to love and one to lose.

  

  

  

  //还是先发好了,助力一下tag

  In your eyes there's a heavy blue.

  One to love and one to lose.

  

  

  

  //还是先发好了,助力一下tag

薯饼激推

p1是哥们画的。p2是哥们想画的。

⚠️p2流血表现🈶  系我流战损

庶务长大法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刷这么久蒙德任务终于把这个成就刷出来了…代了(这人在干什么)

p1是哥们画的。p2是哥们想画的。

⚠️p2流血表现🈶  系我流战损

庶务长大法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刷这么久蒙德任务终于把这个成就刷出来了…代了(这人在干什么)

破晓
  好梦         第一...

  好梦

   

  

  第一次画。凯亚生贺,本来因为不打算画的,结果经历了考试延期又提前,刚好在凯亚亚生日那天要考试。时间仓促再加上封校没有手绘板,平板绘画软件没有笔只能拿手一点点扣,所以最后借同学的彩铅简单上了色。效果不是很好,私心枭羽,望谅解。

  好梦

   

  

  第一次画。凯亚生贺,本来因为不打算画的,结果经历了考试延期又提前,刚好在凯亚亚生日那天要考试。时间仓促再加上封校没有手绘板,平板绘画软件没有笔只能拿手一点点扣,所以最后借同学的彩铅简单上了色。效果不是很好,私心枭羽,望谅解。

梅黑静清君

生草()

打CPtap是为了让更多人被创

  🌹🌚🙏🌝❤️

生草()

打CPtap是为了让更多人被创

  🌹🌚🙏🌝❤️

夔嬴藏藏

隐婚十年,我靠啃哥哥喝上了午后之死(互攻)

    凯亚,迪卢克,互攻,生子,私设多。

  

  “荣誉骑士哥哥,可莉想让凯亚哥哥高兴,帮帮可莉吧。”


  空是来找阿贝多约会的,稻妻神樱树里溢出全新的材料让空对生命的创造有了新的想法,找准空闲就准备和阿贝多老师“深入”交流一下。不过一下锚点就被焦急的小可莉抱腿拦住。


  阿贝多抱起可莉,拍了拍可莉的背,劝导道:“凯亚队长在思考很复杂的问题,并没有不高兴……”


  “可莉听见凯亚哥哥叹气了,凯亚哥哥也不陪可莉玩了。凯亚哥哥看起来很痛苦,荣誉骑士哥哥帮帮可莉吧。”


  派蒙看见可莉头上紫色的感叹号,再一看一百颗原石,连连拍着胸脯保证道:“小可莉你放心,空一定会帮你......

    凯亚,迪卢克,互攻,生子,私设多。

  

  “荣誉骑士哥哥,可莉想让凯亚哥哥高兴,帮帮可莉吧。”


  空是来找阿贝多约会的,稻妻神樱树里溢出全新的材料让空对生命的创造有了新的想法,找准空闲就准备和阿贝多老师“深入”交流一下。不过一下锚点就被焦急的小可莉抱腿拦住。


  阿贝多抱起可莉,拍了拍可莉的背,劝导道:“凯亚队长在思考很复杂的问题,并没有不高兴……”


  “可莉听见凯亚哥哥叹气了,凯亚哥哥也不陪可莉玩了。凯亚哥哥看起来很痛苦,荣誉骑士哥哥帮帮可莉吧。”


  派蒙看见可莉头上紫色的感叹号,再一看一百颗原石,连连拍着胸脯保证道:“小可莉你放心,空一定会帮你完成愿望的。”


  “谢谢派蒙,派蒙是可莉最好的朋友。”


  还没来得及和阿贝多说上一句话的空又急匆匆被派蒙推着传送到蒙德城内的锚点,今天的爷又是一个被迫接任务的哑巴,爷和阿贝多浪漫的约会啊!


  空看着吃可莉零食的派蒙,对破坏自己约会的恶行毫无察觉,觉得是时候找个机会清蒸应急食品了。


  此时的骑兵队长在大教堂祈祷,修女的歌声让聆听者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蓝宝石发色的骑兵队长端坐在椅子上凝神思考,眉头紧锁,直到空走到面前才反应过来。


  只是一瞬间凯亚就褪去了迷茫,回到油嘴滑舌的骑兵队长身份:“稀客呀,大名鼎鼎荣誉骑士竟然来到西风教堂,是来帮助修女姐姐送药的吗?”


  “空是接到可莉的委托来帮助凯亚解决麻烦的。”派蒙期待的看着凯亚,恨不得凯亚说一个今天没有吃上渔人吐司的任务,让空带着自己去猎鹿人饱餐一顿。


  “哟,小家伙想要怎么帮助我这个麻烦缠身的人?”


  “空可以带着我们去吃渔人吐司?或者庄园烤松饼?这样凯亚就会高兴起来了。”


  “听起来还不错。那今天我就请荣誉骑士阁下和小派蒙尝一尝猎鹿人的招牌菜吧。”


  “荣誉骑士阁下,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我请客会好奇怪吗?”


  派蒙挠了挠头道:“难道凯亚竟然不想去酒馆?这才是最奇怪的吧?”


  “哈哈哈,午后之死早在昨天上午就没有了。旅行者我们走吧。”


  “我的麻烦嘛……小家伙,我其实最近在思考哲学……”


  “哲学!凯亚竟然还会思考丽莎小姐思考的哲学!”派蒙叼着吐司片,酱料都要盖到脸上。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问,到底是做容易的事?还是做正确的事?是选择爱你的人?还是选择你爱的人?”


  派蒙托腮认真思索道:“这到底是一个问题?还是四个问题呢?”


  空谨慎思索后道:“虽然你的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以凯亚队长的聪明才智一定可以不单把问题做成选择题,你可以得到更多……”


  “哈哈哈,谢谢你,荣誉骑士。我明白了。”


  清脆的一声,空满足地抱起原石传送到雪山继续与阿贝多的约会。太好了,魈老婆离满命又进了一步了。


  空走后,凯亚也离开了猎鹿人,向郊外走去。在难得没有午后之死的日子,是时候该清扫城外的深渊教团了,最近深渊教团似乎过分猖獗了,尤其是火系的深渊法师,简直多得和某些人一样讨厌。


  或许是迪卢克的脚步太轻,或许是凯亚思考的太投入,当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骑兵队长有了难得的失态,呆呆地僵在原地,褪去游刃有余的外壳,像一只愚笨的羔羊。


  “昨天你没有去酒馆,去哪里了?”


  “迪卢克老爷日理万机,还有时间管我这个闲人去了哪里?”


  迪卢克一时被噎住,嗫喏道:“午后之死到了,你可以带着旅行者来尝尝……”


  凯亚弹了一下硬币,利落地拒绝道:“不了,我最近还有任务,扫了迪卢克老爷的雅兴,改日登门道歉。”说完就提剑向密林深处走去。


  “为什么……你要离开我吗?”


  凯亚嘬了一下牙根,今天的义兄是有点太难缠了,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回头道:“我们的契约已经要失效了,你也早从阴影里走出来,我们现在一拍两散,不是皆大欢……诶,别哭呀!好好听我说得有没有道理……好好好,我错了大少爷……”


  面对说几句话就掉眼泪的兄长,向来善于玩弄人心的骑兵队长也毫无办法,只能用最笨的语言干巴巴的哄人,“啧”这个小猫垮脸怪让人心疼的。


  夕阳西下,蒙德酒庄两兄弟正面无表情的用晚饭,女仆长爱德琳倒是非常非常殷切,不断端着兄弟俩喜欢的饭菜,偶尔补上几句大少爷是如何思念二少爷。


  凯亚的神色里是难得的认真,“迪卢克,你应该好好想想我说得话。不要再用假眼泪骗我,谎言第二次是不会生效的,分开对我们都是一个公正合理的结果。”


  猫猫垮大脸,迪卢克摸摸心口渐渐失去质感的契约,不能接受这个结果,自己的宝贝永远不可能拱手相让给别人。


  蓝发美人不耐烦的晃了晃酒杯,“迪卢克,或许退一步维持义兄弟的关系,你能接受吗?”


  我们从来不是义兄弟,别装傻了,你是莱艮芬德大少爷的未婚妻,迪卢克心里愤恨的声音几乎要突破胸腔,但是自己错过无数次机会,如今只能按下性子祈求道:“凯亚,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好好思考一下。”


  “好……爱德琳姐姐会给我这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人收拾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吧。”等待回答的凯亚自然而然的向女仆长撒起了娇,这个世界或许没有人能够拒绝骑兵队长迷人的攻势吧。


  爱德琳眉眼弯弯,“二少爷的房间爱德琳一直有认真打扫,庄园永远向二少爷敞开大门。”


  入夜,风伴着星月的合奏走过蒙德的大地。


  爱德琳举着烛灯轻手轻脚地走在前面,莱艮芬德的大少爷跟在后面,时不时同手同脚,最后踟蹰在骑兵队长的房门口。


  迪卢克你应该做出决断,不能在优柔寡断了,你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难道要等同心契碎了再做出疯壮的事吗?你已经让他失望很多次了,不要再让他失望了,迪卢克心里一直回响着质问。


  “大少爷,二少爷已经睡熟了,您想好了吗?”


  迪卢克心里堕落的恶魔迫不及待出来发声,“爱德琳,或许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这样。”


  爱德琳不再说话,静静地举着灯,她希望两人回到曾经如胶似漆的日子,可是现在……


  迪卢克轻轻抱起凯亚,迷药地效果很好,抱回屋的途中人只是往温暖地怀里缩了一些。


  凯亚是个美人,不然迪卢克也不会只是一眼就把无家可归的小幼崽当做童养媳抱回家。


  迪卢克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仔细看过凯亚了。剥去柔软的睡衣,肌肤并不是迪卢光记忆中的柔软光洁,背上不少细细的箭伤刀痕,已经泛白、萎缩有一些年头了。迪卢克心里一阵酸涩,当初自己任性离开蒙德,重担全都落在了凯亚身上,才造成这些伤口,如今的爱人已经可以独当一面,现在自己也只能在深夜做一些简单的清缴丘丘人营地,清除深渊法师的工作。


  蓝发美人棕色的皮肤总是能让迪卢克联想到一些近乎爱情的事物,类似情人节的巧克力,浓稠、甜蜜。骑兵队长的内里柔软、羞涩,对高温的手指总是抱着欲拒还迎的态度,手指向前进时,软肉清清冷冷不为所动,但当手指要退出来时,软肉却不乐意紧紧咬住手指。若不是软肉骚的厉害,水流个不停,迪卢克的手指真是难以拔出。


  直到粘腻的水液在床单上积下小小的水洼,迪卢克才抬起凯亚丰腴的大腿,放出昂扬的性器。迪卢克关于性爱的知识理论远比实践丰富,七国之行让蒙德的大少爷见识了许多“有趣”的性爱方式,下面要轮到骑兵队长为迪卢克的“见多识广”发愁了。


  

夏眠

P1 

迪卢克:骑兵队长怎么有空来喝酒?

凯亚:这不是来看看义兄调酒的手艺有没有长进吗?

迪卢克:哼

P2 凯亚等待中(看向迪卢克)

P1 

迪卢克:骑兵队长怎么有空来喝酒?

凯亚:这不是来看看义兄调酒的手艺有没有长进吗?

迪卢克:哼

P2 凯亚等待中(看向迪卢克)

clacu
  Twitter:@asr_...

  Twitter:@asr_G_orz

  已授权

  禁止二转二创商用

  授权图见另一个合集

  Twitter:@asr_G_orz

  已授权

  禁止二转二创商用

  授权图见另一个合集

川芷.

 刚入坑原神的时候就被小孔雀的美貌所征服了呢,他也太↗美↘了→吧↗ 

  

 想到现在还没抽到迪卢克老爷,就好心痛啊啊啊啊啊(私心枭羽CP)

 刚入坑原神的时候就被小孔雀的美貌所征服了呢,他也太↗美↘了→吧↗ 

  

 想到现在还没抽到迪卢克老爷,就好心痛啊啊啊啊啊(私心枭羽CP)

ni723

先浅浅提前发一下我老婆和我老公一起的生日贺图~话说你们两个对自己穿的是什么复杂的衣服自己有数吗。。。。我差点为你们两个衣服画死了…明天上色~老婆你等我~(私心枭羽)

先浅浅提前发一下我老婆和我老公一起的生日贺图~话说你们两个对自己穿的是什么复杂的衣服自己有数吗。。。。我差点为你们两个衣服画死了…明天上色~老婆你等我~(私心枭羽)

竹攸

可以做表情包,用,都可以用

创人+占tag抱歉

可以做表情包,用,都可以用

创人+占tag抱歉

音月冥

请叫我人才

  

[图片]

[图片]

[图片]

如题,不愧是我啊!直接实现大家的梦想。

  

如题,不愧是我啊!直接实现大家的梦想。

佚名
我都不好意思发上来 有一点oc

我都不好意思发上来


有一点oc

我都不好意思发上来




有一点o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