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凯撒

18.7万浏览    2837参与
震惊小心800万年

阿德里男人 离谱

卡斯没戏份,

伽罗忙追妻。

芬奇没死透,

凯撒已安息。

复国靠阿奇?

亏你想的到。

(阿奇亦无戏份)


卡斯没戏份,

伽罗忙追妻。

芬奇没死透,

凯撒已安息。

复国靠阿奇?

亏你想的到。

(阿奇亦无戏份)





糖分超标

可可爱爱阿卡斯☺️

p2有一点点军卡暗示(突然变小梗)


打算上色但是有点懒可以拿去练习但是要说一声哦😉

可可爱爱阿卡斯☺️

p2有一点点军卡暗示(突然变小梗)



打算上色但是有点懒可以拿去练习但是要说一声哦😉

狮子座SHERRY

【龙族】不爱你(50)

“打中了吗?”楚子航轻声问。

为了方便傅子良架/枪瞄准,他维持着半蹲的姿势,而他的前方有一面彩旗飘扬,刚好遮住了他的视线——天知道为什么卡塞尔学院要在这栋楼的最高处挂一面彩旗,这简直就像是幼儿园老师哄小朋友们玩游戏时挂上去的一样,看上去没用又愚蠢。

楚子航想,等这件事情结束了,他一定要去和校长申请把这面彩旗取下。


“打中了,”傅子良冷静地说,“能开一遍枪,我绝对不会开第二遍。既然它把脑袋暴露在我的面前了,那我也绝不会瞄准它的肩膀。”

楚子航没有回应这句话。但是尽管他什么都看不到,他还是可以听到那初代种愤怒的咆哮。


楚子航皱了皱眉,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这才慎重地开口:“你的枪/里...

“打中了吗?”楚子航轻声问。

为了方便傅子良架/枪瞄准,他维持着半蹲的姿势,而他的前方有一面彩旗飘扬,刚好遮住了他的视线——天知道为什么卡塞尔学院要在这栋楼的最高处挂一面彩旗,这简直就像是幼儿园老师哄小朋友们玩游戏时挂上去的一样,看上去没用又愚蠢。

楚子航想,等这件事情结束了,他一定要去和校长申请把这面彩旗取下。


“打中了,”傅子良冷静地说,“能开一遍枪,我绝对不会开第二遍。既然它把脑袋暴露在我的面前了,那我也绝不会瞄准它的肩膀。”

楚子航没有回应这句话。但是尽管他什么都看不到,他还是可以听到那初代种愤怒的咆哮。


楚子航皱了皱眉,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这才慎重地开口:“你的枪/里装的是什么子/弹?”

傅子良收起了她的枪,轻声说:“弗里嘉子/弹。而且只有一发,刚刚已经用完了。其他的都是最普通的子/弹。”

楚子航的眉皱得更紧了:“弗里嘉子/弹……它的效果是麻醉吧。有用吗?”

“有用。”傅子良顿了顿,然后补充道,“可以阻止它一瞬,但是杀不死它。它的温度太高了,就算是射进去了,弗里嘉子/弹也会融化在它的身体里。”


“那我们赶紧下去支援。”楚子航快速地说,“我们肯定让它生气了。它应该已经意识到我们的位置了。”

说话间,他已经站起身,拉着傅子良的手样下冲了。


“那它等会儿应该会更生气——凯撒已经在游泳馆门口附近等着它了,那里不知道埋伏了多少人。他们的枪里可不止一发弗里嘉子/弹。”傅子良轻笑,“而且它应该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我们身上,毕竟它的目的可不是来杀人。它是来找——”


“小心!”碎石落下,楚子航伸手护住了傅子良的头。

“不对!整座建筑都在震颤!”楚子航马上意识到了哪里不对,“温度升高了!它确实过来了!”


“蹲下!上部的建筑应该被它攻击了!热浪在往下冲!”傅子良在不断下落的尘埃碎石中艰难的开口。她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楚子航哪里用她提醒,在傅子良开口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拉着她蹲下,手死死地护住了她的头,又用身体挡住了她。


“上部的建筑倾塌了!楚子航!护住你自己!别护我!”傅子良急促地说。

可楚子航这个时候哪里肯听她的话,不仅没有松手,还用手狠狠地将傅子良的脑袋按进了他的怀里。


“你!唔——”傅子良还没有来得及完便被他按住了,她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又是一震猛烈的震颤——伴随着楚子航的一声闷哼。

幸而那攻击来的快去的也快——毕竟那青铜与火之王还真的不是为了他们而来,它只是想给偷袭它的人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教训。所以那震动也就那么一小会儿,上升的温度很快地便也降了下去。


傅子良觉得自己的衣裤都已经汗湿了,更别说是直面那热浪的楚子航了:“你怎么样?刚刚伤到哪里了?”

“只是被石块砸到了——小伤,没事,不严重。比平时出任务时受的伤轻多了。”楚子航轻声说。

他看见从他怀里钻出来的傅子良满面焦急,竟然还有心思与她开玩笑:“你不是说它不会来攻击我们的吗?看来你也并不是什么时候都对啊。”

“别开玩笑了!它现在应该离开了。快让我看看你的后背!”傅子良完全不被他转移去注意,她又不是路明非。


楚子航凝视了她一会儿,实在是拿她没办法,默默地转过身去。

只见楚子航后背的衣衫已然被割裂,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碎伤口,最严重的那道伤口一直从他的左肩划到他的右侧腰部——更别提他的伤口里全是灰尘沙粒,整个后背都被烫得红肿起来。


傅子良见状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先拿纸巾帮你把伤口里的异物扫出来吧……现在我们身上也没有急救药物……我只有一小卷纱布。”

傅子良说着已经利落地开始动手了。她轻声道歉:“对不起……楚子航……”

很难得地,她感到了愧疚:“疼吗?”


楚子航缓缓摇了摇头:“不用道歉。其实也不是很疼。”

他停了一下,有些迟疑地开口:“我其实……很高兴。”

Doc.神鲸病

断凯 || 尽时先行车

正篇全名《尽头的时空穿梭》,有待明年补完

平行宇宙系列的二线,一线是本宇宙断刀流和教授凯

这条线是本宇宙凯撒&平行宇宙大学生断刀流

前提后续都暂无的先行车(为了爽


CP断凯,R18+,9k+,睡煎普雷

基本脱离原作,私设居多

凯撒还是本宇宙的天花板凯撒

断刀流是难得人格健全的断刀流

(来看我们好狗大学生)


获取途径:

Pixiv

搜索“蓝鲸蓝”

正篇全名《尽头的时空穿梭》,有待明年补完

平行宇宙系列的二线,一线是本宇宙断刀流和教授凯

这条线是本宇宙凯撒&平行宇宙大学生断刀流

前提后续都暂无的先行车(为了爽


CP断凯,R18+,9k+,睡煎普雷

基本脱离原作,私设居多

凯撒还是本宇宙的天花板凯撒

断刀流是难得人格健全的断刀流

(来看我们好狗大学生)


获取途径:

Pixiv

搜索“蓝鲸蓝”

棋想学画画

  嗯,又搞了一些怪图

  (私心了)

  嗯,又搞了一些怪图

  (私心了)

啥也不是

阿德里以及断凯私设

阿德里是由来自各种星球是矿石的能量构成,拥有不同的属性性格和颜色有关(可以翻看前面)但分为两个对立面,比如红色正面是热情,反面是残暴

开始的用途是雇佣兵打仗和让他们自相残杀看热闹的,后来人数不够,便从由矿石转化的阿德里星人提取基因复制,再后来他们反抗了,建立了自己的星球,和人们繁衍,开始有肉色的阿德里星人,后面慢慢说

但凯撒的一族是特殊的,在以前的时候,凯撒的祖先是由一代的首领红和紫所生,但因为种种原因,刀疤星的一个蓝眼睛的家伙杀害的红,而紫守不住打击选择了自尽,凯撒祖先是自己从母亲肚子里硬生生爬出来的,后来接收了母亲的性格,变得疯疯癫癫,后来每一代都会找上刀疤星的蓝眼睛的家伙,但奇怪的是...

阿德里是由来自各种星球是矿石的能量构成,拥有不同的属性性格和颜色有关(可以翻看前面)但分为两个对立面,比如红色正面是热情,反面是残暴

开始的用途是雇佣兵打仗和让他们自相残杀看热闹的,后来人数不够,便从由矿石转化的阿德里星人提取基因复制,再后来他们反抗了,建立了自己的星球,和人们繁衍,开始有肉色的阿德里星人,后面慢慢说

但凯撒的一族是特殊的,在以前的时候,凯撒的祖先是由一代的首领红和紫所生,但因为种种原因,刀疤星的一个蓝眼睛的家伙杀害的红,而紫守不住打击选择了自尽,凯撒祖先是自己从母亲肚子里硬生生爬出来的,后来接收了母亲的性格,变得疯疯癫癫,后来每一代都会找上刀疤星的蓝眼睛的家伙,但奇怪的是,每一代的爱情都是相爱相杀,在繁衍出下一代后,凯撒一族就会用各种方式结束生命(条件是蓝眼睛的家伙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他们),然后他们的下一代会隔五十年(一般阿德里星人在二三十就生育了,所以凯撒他们不常有同龄人,比伽爸伽妈小,比伽罗他们大),去找另一个蓝眼睛的家伙(没有血缘关系),就这么一代代的折磨,相反的是另一个黄绿色的阿德里星人,父母是初代黄和绿,他们会报恩,每一代找的是对阿德里星有功劳的人,但是不会爱上他们,但也会忠于这段感情

他们俩种阿德里星人是原生最强的首领所生,比一般的阿德里星人强(并且俩族有交情,认识)

一个片段

当凯撒还没毁了自己的母星时,他带着断刀流游玩,一路上断刀流在嬉笑的谈论,但凯撒至始至终没有表情,但当他看到一个绿色的阿德里星人时,停下了脚步,她长的很漂亮,身边的人也很完美,但她也是面无表情的,无论身边的人怎么逗她,她也只是敷衍的回应,风吹过凯撒的衣服,里面是各种长条的刀疤,和她对比,凯撒显得那么狼狈

“军长?”

凯撒听到后回过神来,整理了一下自己

“走吧”

凯撒牵着断刀流的手,又重新走上了那水深火热的生活

一对为了复仇,但爱上了对方,一对为了报恩,但从来没有过爱情

究竟那一对最不幸呢......


狮子座SHERRY

【龙族】不爱你(49)

“喂?”路明非抖着手接通了电话,还没等他开口,傅子良的声音就已经从那边传了过来,“等会儿进校门之后立刻刹车。”


“呃,学姐,是我……呃,路明非……”路明非紧张得整个人都在哆嗦,他看了眼车后,那东西还跟在车后头,它紧追不舍,“你、你等一下……我给师姐接电话……”

“接电话……接电话……接个屁的电话啊!”诺诺简直抓狂,“你师姐我没手接啊笨蛋!不然我之前叫你接电话干嘛啊!”

“呃……”路明非觉得尴尬极了,“师姐,我……”


“免提。”傅子良言简意赅。

“哦哦哦,好好好。免提,免提!”路明非一面手忙脚乱地去按免提,一面感到了沮丧——他就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除了那身被评为“S级”的血...

“喂?”路明非抖着手接通了电话,还没等他开口,傅子良的声音就已经从那边传了过来,“等会儿进校门之后立刻刹车。”


“呃,学姐,是我……呃,路明非……”路明非紧张得整个人都在哆嗦,他看了眼车后,那东西还跟在车后头,它紧追不舍,“你、你等一下……我给师姐接电话……”

“接电话……接电话……接个屁的电话啊!”诺诺简直抓狂,“你师姐我没手接啊笨蛋!不然我之前叫你接电话干嘛啊!”

“呃……”路明非觉得尴尬极了,“师姐,我……”


“免提。”傅子良言简意赅。

“哦哦哦,好好好。免提,免提!”路明非一面手忙脚乱地去按免提,一面感到了沮丧——他就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除了那身被评为“S级”的血统,他路明非简直是一无是处。


“开了吗?”傅子良问。

“开了,开了!免提开了……”路明非抹了把脸,想让自己振作起来。


“等会儿进校门之后立即刹车,”傅子良快速地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然后又补充道,“然后躲进窄道,接着……”

“窄道是……哪里啊?卡塞尔不到处都是窄道吗?”路明非插话道。

“就是你上次‘自由之日’躲起来的那里!”诺诺开着布加迪威龙冲进卡塞尔学院,然后猛地一个刹车漂移着停下,“傅子良!接着呢?”


“接着啊……”傅子良慢吞吞地说,“接着……我还没想好……”

“没想好?”路明非边哭丧着脸接电话,边用力地把老唐从车上拽下来,“师姐……你真的靠谱吗?”

“我?我不靠谱啊……”傅子良笑了起来,“但是别担心啊。我和你芬格尔师兄说了,他去接应你们。师弟你不知道做什么的话,就跟着他和你陈墨瞳师姐。他们肯定是靠谱的。”

“芬格尔?你在开玩笑吗?靠他还不如靠我自己吧?”路明非边跟着诺诺跑,边向傅子良哭诉,“他简直比我还没个正形的……”


就在这时,一只手飞快地从后头摸上了路明非的肩头,然后死死地把他扣住。路明非吓得一个踉跄,差点把陈墨瞳的手机给甩出去。

陈墨瞳听到后头的响动,回头狠狠地瞪了路明非一眼,奈何她现在一手提着从车上带下来的狙/击/枪,一手拽着老唐的衣领,实在是不好管路明非。

诺诺冷笑一声,转头便不理会路明非了。

“师弟……师弟,你说谁呢?”芬格尔笑嘻嘻地说,“你师兄我好心痛啊……”

“芬格尔你这个傻逼!你看看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啊!我正逃命呢!你一只手扣上来……想吓死我吗!”路明非叫嚷着。


“诶,话别这么说啊。你傅子良师姐可是花了巨大的代价才把我请出来的。不然谁想管你啊?”芬格尔着重强调了“巨大”和“请”两个词,“我还想在宿舍睡觉呢!”

“我靠啊!芬格尔,你不说我还没注意!你这穿着的都是些什么啊?感情你刚刚还真的在宿舍睡觉?”路明非是真的无语了。

“嗨呀!你管我!”芬格尔满不在乎地用手理了理身上那件印着海绵宝宝的蓝色睡衣。

芬格尔一面跟着路明非他们跑,一面又用手把身上的背包取下:“既然被傅子良请过来……我也不能不干事嘛嘿嘿。接着,这是装备部那群疯子改装过的武器!”


“请?”许久没有说话的傅子良冷不丁开口,把路明非惊了一下,他这才想起电话还没有被挂断,“你要是做不成,我便要请你来狮心会喝茶。”

芬格尔浑身一僵,他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是被人打断了。

“别吵,那东西要追上你们了。”傅子良冷淡的说,“我只能帮你们拦一下。”

“拦?怎么拦?”路明非问。

“走!我们去游泳馆!”诺诺当机立断地开口,“傅子良,等会儿我们转弯的时候你就出手!”

“好。”这次开口的已经不是傅子良了,是一个男生的声音。路明非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这是楚子航。


“准备。”楚子航淡淡地说,“3——2——”

被改装过后的狙/击/枪/枪/管靠在楚子航的肩上,傅子良透过瞄准镜,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个初代种的行动。

“1——”

傅子良微微眯起眼睛,扣住扳机的手指略微曲起。


“砰——”

风间

对魔王伽的第一印象:屠龙者终成恶龙。当时觉得这战戟跟凯撒真特么像,是不是有染。

P2日常练习,后两P单独截出来挺好的就单独放了。

伽罗生日快乐。

对魔王伽的第一印象:屠龙者终成恶龙。当时觉得这战戟跟凯撒真特么像,是不是有染。

P2日常练习,后两P单独截出来挺好的就单独放了。

伽罗生日快乐。

狮子座SHERRY

【龙族】不爱你(48)

傅子良微微挑眉,然后意味深长地拖长了尾音:“是吗——”

“三无少女”略微抬眼看着傅子良,她似乎是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意外陡然发生——巨大的威压瞬间席卷了整个卡塞尔学院,甚至连地面都狠狠地震颤了几下。


楚子航呼吸一窒,飞快地转眼:“傅子良!你还好吗?”

傅子良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原本红润的双颊瞬间苍白了下去,血色褪尽。

她皱着眉,心道不好。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的那件事,在这样的威压下,她也不至于如此虚弱!而且这威压……这威压——估计是初代种!


傅子良稳了稳心神,快速地回答楚子航:“没事!”

楚子航也皱了皱眉,这样的神情很少出现在他的面上。


他想要走过去扶傅子良,可又碍于“三无...

傅子良微微挑眉,然后意味深长地拖长了尾音:“是吗——”

“三无少女”略微抬眼看着傅子良,她似乎是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意外陡然发生——巨大的威压瞬间席卷了整个卡塞尔学院,甚至连地面都狠狠地震颤了几下。


楚子航呼吸一窒,飞快地转眼:“傅子良!你还好吗?”

傅子良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原本红润的双颊瞬间苍白了下去,血色褪尽。

她皱着眉,心道不好。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的那件事,在这样的威压下,她也不至于如此虚弱!而且这威压……这威压——估计是初代种!


傅子良稳了稳心神,快速地回答楚子航:“没事!”

楚子航也皱了皱眉,这样的神情很少出现在他的面上。


他想要走过去扶傅子良,可又碍于“三无少女”而有些迟疑,而这样的迟疑也很少出现在他的身上。

楚子航停顿了一两秒,然后转头,冷冷地盯住了不远处的“三无少女”,快速道:“这就是你们的计划?”


“三无少女”站在原处,任由着那身上的鲜血往下淌。

她轻扫了一眼楚子航,便又将视线投放到了傅子良的身上。看着傅子良苍白的脸色,她的目光难得地透露出了些许奇异。

“三无少女”摇了摇头:“不,这是意外。”

她顿了顿,还是补充了一句:“意外之所以是意外,就是不在预期之内。”

楚子航看了看她,轻声说:“好。我信。”

“三无少女”这回是真的感到了意外,她把目光从傅子良身上收回。

她看向了楚子航。


楚子航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的对讲机响了:“撤退!楚子航、傅子良,迅速撤退!远离那威压散发出来的地方!朝反方向撤退!”

曼斯坦因的喊叫声简直是震耳欲聋,可以说是喊得声嘶力竭了。


楚子航这次不再犹豫了,他快速地走过去扶住了傅子良,并拉起了她的手。

然后楚子航轻轻转头,他再次看向了“三无少女”:“我们要走了。”

他停顿了下,想了想,然后礼貌地说:“下次继续。”


“三无少女”颔首,也轻声说道:“我也要走了。下次继续。”

说完,她便毫无留恋地迈开了步子。


对讲机里,曼斯坦因还在大喊大叫:“下次继续?继续个屁!赶紧离开那里!”

傅子良和楚子航都没有人去理会曼斯坦因,他们只是沉默地向外快速地撤离。


傅子良跟在楚子航身后,在即将踏出门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脚步。

楚子航听见后面的脚步声停止了,便也停住了脚步。他回头看向傅子良,有些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曼斯坦因听到后,也开始了惊嚷怪叫:“怎么了?怎么了!楚子航?傅子良?发生了什么?”

傅子良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一样。她只是轻轻地对楚子航说:“关掉对讲机。”

曼斯坦因叫得更大声了:“傅子良!你以为我没有听见吗!关什么关啊!不准关对讲机!我——”

楚子航没有问为什么。他点了点头,便迅速地关掉了自己的对讲机。


傅子良这才说:“你先走。我等会跟上来。”

楚子航凝视着傅子良,立刻摇头:“不行!你要去做什么?我和你一起!”

傅子良想了一下,然后点头:“可以。”

她看着楚子航道:“我要去找到那个初代种!”



……


“我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路明非也惊声尖叫:“那他妈的是什么东西!”

老唐继续着他的喊叫:“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不知道啊!鬼吧!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别吵!”诺诺狠狠地踩下了油门,奈何已经踩到了底。她忍不住咒骂了一句:“SHIT!”

诺诺扫了眼后车镜,那个见鬼的玩意儿越来越靠近。


就在这时,诺诺的手机响了,可爱的声音回荡在了车厢里:“诺诺,诺诺!电话来啦!快接电话!快接电话!诺诺……”

“我靠啊!师姐!你这铃声是什么鬼玩意儿?”路明非嚷嚷着。

而他旁边的老唐还在那里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的!路明非,你愣着干嘛!快接电话!你师姐我现在没空!”诺诺几乎是吼出来的。

“哦哦哦,好好好。”路明非手忙脚乱地去接电话,“靠!老唐你别叫了!”


他看了看来电显示——

“联系人:傅子良宝贝”。

DAYSPRING

忍不住搞了阿德里三傻,我画的太慢了(T ^ T)

忍不住搞了阿德里三傻,我画的太慢了(T ^ T)

邪舟一帆

一些断凯的脑

呃呃刚刚脑到一个场景……


就是一些军长在办公室里手冲的时候,断刀流推门进来了(他从来记不住要敲门),面色潮红的凯撒和面红耳赤的断刀流面面相视,然后凯撒恼怒地喝令卡在门框上的断刀流“把门关上。”(滚出去然后把门关上),结果断刀流被迷得连北都找不到了,自己向前一步迈过门框走进办公室,然后把门关上。甚至还锁上了门。

于是办公室里一个坐在椅子上,一个站在门边,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凯撒:?

断刀流:?

呃呃刚刚脑到一个场景……



就是一些军长在办公室里手冲的时候,断刀流推门进来了(他从来记不住要敲门),面色潮红的凯撒和面红耳赤的断刀流面面相视,然后凯撒恼怒地喝令卡在门框上的断刀流“把门关上。”(滚出去然后把门关上),结果断刀流被迷得连北都找不到了,自己向前一步迈过门框走进办公室,然后把门关上。甚至还锁上了门。

于是办公室里一个坐在椅子上,一个站在门边,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凯撒:?

断刀流:?

沐沐

推文

《万千宠爱[快穿]》   作者:引路星     


黑化系统攻×貌美姨气受

  

简介:  

[你十分貌美。]

[超棒。]

[你水性杨花。]

[.…...]

[你会吸引任何人疯狂爱上你,直到你被占有、囚禁、解肢、冷藏才能令他们满足。]

[......]

[你不会死,你无限复活。]

朝灯在一次意外后被迫绑定系统,按要求于各个世界收集人格碎片,他先后攻略了冷漠、轻佻、霸道、多疑、傲慢等各色性格演化的人物,直到最后,朝灯才知道,从头到尾他面对的都是同一个人。

沉湎......

《万千宠爱[快穿]》   作者:引路星     


黑化系统攻×貌美姨气受

  

简介:  

[你十分貌美。]

[超棒。]

[你水性杨花。]

[.…...]

[你会吸引任何人疯狂爱上你,直到你被占有、囚禁、解肢、冷藏才能令他们满足。]

[......]

[你不会死,你无限复活。]

朝灯在一次意外后被迫绑定系统,按要求于各个世界收集人格碎片,他先后攻略了冷漠、轻佻、霸道、多疑、傲慢等各色性格演化的人物,直到最后,朝灯才知道,从头到尾他面对的都是同一个人。

沉湎于爱色,苦惑于自我,名扬四海或委散尘埃,皆为伟大人生的光耀之歌。

你生来,即为了万千宠爱。

1V1,HE,苏苏苏爽爽爽,受苏攻更苏。

  

  

将箴
跑去卖花却被抓了回来。 “喂...

  跑去卖花却被抓了回来。

  “喂喂喂!我就是想看别人甜甜的恋爱也不行吗?”


  想要评论!!!!!

  跑去卖花却被抓了回来。

  “喂喂喂!我就是想看别人甜甜的恋爱也不行吗?”


  想要评论!!!!!

极圈咸鱼(沫笙Mosen)
这什么,阿德里大乱炖(?) 给...

这什么,阿德里大乱炖(?)

给我评论!!!(扭曲)

这什么,阿德里大乱炖(?)

给我评论!!!(扭曲)

风间

动作练习,但是随便涂了涂。

P2一些电饭锅妄想,实际设定上是变不了的。

动作练习,但是随便涂了涂。

P2一些电饭锅妄想,实际设定上是变不了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