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凯撒大帝

1310浏览    36参与
dmkdoik

凱撒大帝漫畫歷史人物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TrtAjImfanGWTjXy1K8R0A

提取码:8cvx 

凱撒大帝 : 創造輝煌羅馬帝國五百年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Z4yDMZhPnHu0naGmPitorA

提取码:d1ar 

凱撒大帝漫畫歷史人物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TrtAjImfanGWTjXy1K8R0A

提取码:8cvx 

凱撒大帝 : 創造輝煌羅馬帝國五百年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Z4yDMZhPnHu0naGmPitorA

提取码:d1ar 

卡厄斯-凯歇斯

#依旧是曾经的凯拿/拿凯脑洞。
(因为身高原因)壁咚失败并翻车的拿皇。

#依旧是曾经的凯拿/拿凯脑洞。
(因为身高原因)壁咚失败并翻车的拿皇。

卡厄斯-凯歇斯

某人点的梗。《从前我画了一只拿皇,可他却不理我》

某人点的梗。《从前我画了一只拿皇,可他却不理我》

卡厄斯-凯歇斯

#谎言系列

Brutus

1.凯歇斯,我从来都不想伤害你的感情。

2.他在我剑上倒下,我没有愧疚。

3.我要尊敬与保护我所有的朋友。

4.我永远也不会自杀,不管是为了什么。

5.我从未后悔。

Cassius

1.布鲁图斯是个忠诚的傻子。

2.我讨厌他。

3.对他好只是迫不得已——我的计划需要一个有声望的人来做靠山。

4.我才不想遵从他的决定。

5.我死是因为我活够了。我想死而已,不是为了任何人!

Caesar

1.我有很多忠诚的朋友。

2.罗马的百姓也许迟钝,可他们善良。他们会理解我对他们的爱。

3.我会一直看着我深爱的土地。

4.我会救回被囚帕提亚的九千俘虏。

5.罗马与世长存,即使我化为尘土。

Antony

1.我再也不赌博了。

2.我再也...

Brutus


1.凯歇斯,我从来都不想伤害你的感情。

2.他在我剑上倒下,我没有愧疚。

3.我要尊敬与保护我所有的朋友。

4.我永远也不会自杀,不管是为了什么。

5.我从未后悔。



Cassius

1.布鲁图斯是个忠诚的傻子。

2.我讨厌他。

3.对他好只是迫不得已——我的计划需要一个有声望的人来做靠山。

4.我才不想遵从他的决定。

5.我死是因为我活够了。我想死而已,不是为了任何人!



Caesar

1.我有很多忠诚的朋友。

2.罗马的百姓也许迟钝,可他们善良。他们会理解我对他们的爱。

3.我会一直看着我深爱的土地。

4.我会救回被囚帕提亚的九千俘虏。

5.罗马与世长存,即使我化为尘土。



Antony

1.我再也不赌博了。

2.我再也不喝酒了。

3.我再也不欠钱不还了。

4.我再也不乱找桃花了。

5.凯撒,等你什么时候原谅我,就睁开眼睛吧。

卡厄斯-凯歇斯
刀完了还是要糖回来的。终于跟梦...

刀完了还是要糖回来的。终于跟梦里的前辈比肩啦。
……至于身高什么的,委屈您一下了拿皇xxx

刀完了还是要糖回来的。终于跟梦里的前辈比肩啦。
……至于身高什么的,委屈您一下了拿皇xxx

卡厄斯-凯歇斯

一个大胆的想法*2

(拿破仑/凯撒。斜杠正反意义不大,慎入。半夜瞎听歌的结果。)

【从前初识这世间 万般流连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 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那是你第一次见到他。在这之前,你已经熟知了他的故事。

油绿的藤蔓顺着纯白石柱蜿蜒而上,勾勒出一种梦幻的形状——你怀疑它们在呼吸。蔷薇和三球悬铃木在舒展它们的叶子,空气中震颤着水面飘来的腥香、花香和乳香。

以及一种不属于你所见的任何东西的气息。可这一切在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心里已经足以掀起太大的波澜,让你沸腾的满怀热血凉下来,温顺地在血管中缓缓流动。因此,你的头脑清晰了很多,那源于中尉头衔的喜悦惭愧地缩成月桂树下那个人袍边一粒尘土。

对方的眉眼很深邃,有着意大利血统的典型特征...

(拿破仑/凯撒。斜杠正反意义不大,慎入。半夜瞎听歌的结果。)

【从前初识这世间 万般流连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 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那是你第一次见到他。在这之前,你已经熟知了他的故事。

油绿的藤蔓顺着纯白石柱蜿蜒而上,勾勒出一种梦幻的形状——你怀疑它们在呼吸。蔷薇和三球悬铃木在舒展它们的叶子,空气中震颤着水面飘来的腥香、花香和乳香。

以及一种不属于你所见的任何东西的气息。可这一切在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心里已经足以掀起太大的波澜,让你沸腾的满怀热血凉下来,温顺地在血管中缓缓流动。因此,你的头脑清晰了很多,那源于中尉头衔的喜悦惭愧地缩成月桂树下那个人袍边一粒尘土。

对方的眉眼很深邃,有着意大利血统的典型特征。你想起课本上见过的古雕像。漂亮的容貌,打卷的头发和美丽却空洞如落满雪花的、死后的大地的眼眶。

可眼前的人显然是不同的,他的眼睛锐利而光明。
“嘿,高卢的男孩?”你看到他露出诧异的微笑,这种神情一闪即逝。他折下一根月桂枝戴到你头上,抬手指向远方的荒地。

那里也应该长满月桂,他说。

然后你醒了。那本硬皮的古罗马历史在你脸上硌出了浅浅的印子,可你记得那里是他触碰过的地方——也许他手上的银戒轻轻刮到了你的皮肤,冰凉的触感一直留存到现在。

你惊讶于维纳斯后裔的头发上没有玫瑰,可就是令你移不开视线。为什么呢?这些疑问让你小小的心开始扩张,一如千年前他精力旺盛的的王国。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 也沉溺于其中梦话
不得真假 不做挣扎 不惧笑话】

你踏上那片蓝色海岸的第一晚,是一个没有薰衣草和葡萄酒的夜。你拖着科西嘉岛,穿过黑色的海浪朝着光明游去,可每一朵浪花里都藏着几只腐烂的手。

你挥起长剑,把它们从你身上砍落,才明白手也是可以笑的。而且笑得那么令人作呕。剑尖的光芒在某一瞬间几乎照亮了黑夜,可你已然筋疲力尽。你感到自己在往海水的食道里坠落,两朵海浪在你头顶合成一排苍白的牙齿。

你穿过它漆黑的胃。尽头是一片枯黄的天空。你的目光追随着它的色彩渐渐加深,直到他驾着玛尔斯的战车出现,在滚圆的落日上印出一道细小的痕迹——你却以为那落日是来衬托他的。

“你看,黑夜要来临了。“他在你面前停驻。你看见他羽盔上的长翎是血红的,那是他永远不冷的血液。”可你在黑夜里也睁大眼睛——它以为所有人都淹死在它的手掌里。因此它发现你也醒着,就会感到害怕了。”

他拉紧缰绳,战马嘶鸣着高扬起前蹄。然后他对着你伸出手。

不过你后退一步,离开这轮光明的太阳,朝着来时的黑暗中跑去。

“黑暗中的众生,理应为了被我们凝视着而感到荣幸——”

你对他远远地喊道。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他 也曾指尖弹出盛夏
心之所动 且就随缘去吧】

“我是和你一起的。”他时常说。

而你也这样认为。你记得他与你一同从故里出发,走到披挂戎装,走到万人中央的位置。当你举高大旗,沉重的实木旗杆竟然轻得难以置信——你想起他朝高卢扬起剑的模样。

你迟疑了很久,把一枚铁戒放在床头。它曾经是一小片折断的刀刃,淬着血与火。

如你所料,你又回到那个不知名、也不存在的庭院里,看到石拱上方露出一些古老的星星。他摆放躺椅的位置显然做了精准考虑,微光刚好穿过树荫,落到他手中的蜡板上。

月桂、橡树和爱神木早已经涨破了院墙,朝着荒地一望无际地延伸。你绕过几丛水仙和香草,走到他跟前。

他在用一支铁笔写字。很平静的样子。好像从世界出现起,就已经是这样了。

你戴着自己加冕的皇冠。而你却发觉,他的发丝之间没有一缕金色痕迹。直到他抬起头、执政官白袍的长袖滑落时,你才看到放在扶手上的黄金月桂冠。

戴着皇冠的不尽是王,他对你笑了笑。这位维纳斯后裔身上的神性并没有磨损,可你的确看到他涂过松油和香膏的头发已经灰白,缠在斜搭在肩的丝绸方巾显得空荡。

你又向他靠近一步,几乎有些紧逼的意味。这会让任何一个军人嗅出紧张与不友善,但他依旧淡笑,甚至在抬头望着你的时候又写了几行字。两颗赤子之心是不会刺伤彼此的,你从他眼中读到这句话。

“至少我与您都是。”你的手绕过他后颈折下一枝月桂,戴到他头上。“皇冠能让那些人明白,黄金不仅可以发光,也可以成为刺穿他们心脏的刀剑。“

他再一次对你伸出手。只是这回,你把一枚铁环戴了上去。

然后,你像无数个昨天一样醒来。床头的铁环消失了,露出小片没有落上灰的桌面。



【晚风吹起你鬓间的白发 抚平回忆留下的疤
你的眼中 明暗交杂 一笑生花】

这片土地曾经关于海盗、鬼怪的恐怖雾气已经散去,天空和大海都呈现出一种平静的蓝色。你望着山顶的灯塔和古堡,等待第一根月桂碰到你的额头。

“这座小岛只是一个驿站——休息够了,我会从他们手上领回我的王国,”你说。“我的征途还没有结束。”

“我们的。”他纠正道,“还有帕提亚。”

他的话令你的心猛然一跳。你知道你应该制止他,但那个缘由越是想,就从你脑海里跑得越远。

“…您不必为失败者收拾残局。”

“即使是所有死去的帝王,也不如一个活着的百姓。我不为克拉苏将军,可是我亲爱的朋友——那九千罗马人,他们是我的子民。“




【暮色遮住你蹒跚的步伐 走进床头藏起的画
画中的你 低着头说话】

凌晨五点,你望着天空。

你时而感到自己融化了,变成一片虚幻的光,往你向往的普鲁塔克时代飞去。可飞翔的感觉并不好,你的血液在呼啸。

天穹还保留着夜晚的蓝,这令你有些寒冷,但冥冥之中你却不希望喷薄的朝阳来温暖它。

那赤红的光多么像是鲜血啊,你对自己说。


你猛然想起了什么。

——晚了。

你向前跑去。逆着风,逆着世界。大河在你耳边轰轰然作响。

——晚了。

你不知道方向,也不需要方向。你确信只要沿着这条河相反的流向,你会见到他的。

如果见不到?那就走到源头去,在混沌的洪荒中沉入永恒的安眠吧。总有一天他会来到梦里的。

你踏过流血的白色石阶。苏拉马略留下的伤口和血泊还没有干,他还没有来及愈合它们。

他对你伸出手,于是你朝他跑过去。

但另一个人抢在你之前握住了他的手,把寒光闪闪的袖剑刺进他心口。他倒下去,只有一滴血飞溅起来,却在你面前凝固,垂直流下。

这层可恨的时空障壁啊,它的沉默无声了许久,以至于让你和他都忘了它还存在。



【我终将青春还给了他 连同指尖弹出的盛夏】

前辈。你喊他,你的声音挣扎着,穿透历史一层又一层的烟幕,终于在他耳边泛起一朵细小的波澜,如同很久以前月桂叶轻轻擦过。

他看见你了。

你们分不清撕裂天地的是台伯河的怒吼还是科西嘉的海浪,双头金鹰的两颗脑袋在光里交颈。

你们的指尖碰到那层看不见的壁垒,你在几秒钟内想象的几百种感觉都没有出现。像穿过一道水幕,你去拉他的手。可最后也只有一枚铁的指环从他左手倒数第三指骨上脱落,掉到你掌心里。你隐约记得,罗马人坚信那根手指连着心脏。



【不剩真假 不做挣扎 无谓笑话】

你也开始终日坐着,就像他生命里最后的时光一样。

一本很厚的罗马历史躺在你怀里。它的边角被牛皮纸仔细包裹,拿在手里沉重而舒适。那是你唯一要求他们带来的东西——不过你再没有翻开它,毕竟那些一横一竖,连他肩上一枚铜扣也描绘不出来。

他一步一步走完的生命路程,在那些陌生人口中变成借古讽今的谈资。你有点感慨,却无力再愤怒。含义太激烈的词你不想承受。

窗外,天板着面孔。没有阳光,也没有矫情的乌云和细雨,你看见很多熟悉的脸在那里出现,又风一样消散,只是留下一片苍然——什么都没有的空白,像大理石缺乏瞳孔的眼眶。

那只永恒的眼睛死了。荒凉的阴影是骨灰落到你脸上。

你垂眼,灰蓝色的眸光被那枚铁戒点亮了一下。你疑惑,它从离开铸炉到今天,短暂的几十年岁月,怎么可能让它散发出这样陈旧而温柔的光亮。尤其是那一道锈纹,仿佛有人一直戴着它。

美丽得近乎绝望。

你用手指在上面写他的名字,却幻想他握着那支尖头磨损的铁笔,批阅蜡板和羊皮纸上的公文。

你对着它向远去的王者道别,但是你们又何曾真的相见。



【就随风去了】

你经过台伯河,穿过光影模糊的长廊,与记刻庞培光辉年岁的雕像擦肩。元老院的地上干干净净的。怎么会什么痕迹也没有呢。你明明记得他如何流血,如何微笑。

你最后回到了他的庭院。

不过现在,你将它称为你们的庭院。

你走过断裂的台阶。看到一些枯死的树之间,露出半根颜色黯淡的罗马石柱。它雕刻着飞鹰的顶端已经掩埋在深深的暗黄色之中。

“Salut——?”窒息的寒冷慢慢爬上你的喉咙。你用尽最后的力气,把声音随着他和他的帝国,永远埋在这里。

Salve.

好像有人这样回应。

可是你来不及转过身。咆哮的大河掀起一片不起眼的白花,你也沉入水底。

卡厄斯-凯歇斯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Ps.灵感来源@IGNI_维吉里亚 

关于古罗马运动会。
运动小天才庞培一路狂奔,凯撒发现追不上抢了马车追,并把庞培撞出赛场遥遥领先。快到终点时被布鲁图和凯歇斯撬掉了车轴,和庞培摔进同一条沟里。
布凯二人奔向胜利的曙光时,埋伏在终点附近的屋大维冲了出来。
其实,屋大维和安东尼一起埋伏在终点附近的。然而安东尼和埃及艳后聊QQ忘记了时间,回过神时奖杯都被屋大维抬走了。
至于收了报名费逃走的裁判克拉苏,在跑路的时候被帕提亚人打劫,问其要钱要命,答曰要钱,遂被撕票。

Ps.灵感来源@IGNI_维吉里亚 

关于古罗马运动会。
运动小天才庞培一路狂奔,凯撒发现追不上抢了马车追,并把庞培撞出赛场遥遥领先。快到终点时被布鲁图和凯歇斯撬掉了车轴,和庞培摔进同一条沟里。
布凯二人奔向胜利的曙光时,埋伏在终点附近的屋大维冲了出来。
其实,屋大维和安东尼一起埋伏在终点附近的。然而安东尼和埃及艳后聊QQ忘记了时间,回过神时奖杯都被屋大维抬走了。
至于收了报名费逃走的裁判克拉苏,在跑路的时候被帕提亚人打劫,问其要钱要命,答曰要钱,遂被撕票。

卡厄斯-凯歇斯
突然搞事。前三头同盟性转。(顶...

突然搞事。前三头同盟性转。(顶锅逃走)
克·富婆·恶婆子·拉苏,庞·御姐·兵姐姐·培以及凯·圣母·撒。

突然搞事。前三头同盟性转。(顶锅逃走)
克·富婆·恶婆子·拉苏,庞·御姐·兵姐姐·培以及凯·圣母·撒。

卡厄斯-凯歇斯
(其实这才是本命CP?)安东尼...

(其实这才是本命CP?)安东尼X凯撒

(其实这才是本命CP?)安东尼X凯撒

卡厄斯-凯歇斯
庞培X凯撒。我也不知道我在瞎涂...

庞培X凯撒。我也不知道我在瞎涂什么玩意儿,夏天令我失去理智。

庞培X凯撒。我也不知道我在瞎涂什么玩意儿,夏天令我失去理智。

卡厄斯-凯歇斯
毫无依据瞎ooc。……原谅我o...

毫无依据瞎ooc。……原谅我ooc的发量(?)

毫无依据瞎ooc。……原谅我ooc的发量(?)

卡厄斯-凯歇斯
是World Lit.的海报作...

是World Lit.的海报作业。
为了学分瞎几把画,我恨美术。

是World Lit.的海报作业。
为了学分瞎几把画,我恨美术。

耕心🌱
85℃的凯撒大帝好稀饭❤😊

85℃的凯撒大帝好稀饭❤😊

85℃的凯撒大帝好稀饭❤😊

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ёва
今天是伟大的盖乌斯&middo...

今天是伟大的盖乌斯·尤利乌斯·恺撒2118岁生日!(私心必须放这张图

也是我的生日啊……没有人记得吗……

今天是伟大的盖乌斯·尤利乌斯·恺撒2118岁生日!(私心必须放这张图

也是我的生日啊……没有人记得吗……

「感知的大门」
修行人一定要珍惜今天,不能去贪...

修行人一定要珍惜今天,不能去贪带不走的名誉和地位。想一想凯撒大帝当年征服了欧洲、亚洲和非洲,他当年号称“大帝”,他跟他的下属说:“当我要死的时候,你们把我装在棺材里,把我两只手要放在棺材外面。”侍从说:“为什么?”他说:“我要让全世界的人看一看,就是我凯撒大帝这样的人,走的时候也是两手空空啊。”所以我们不要为了名利好面子,有的人为了名利付出了生命,一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人生,让我们一无所得,最后无奈地离开.

修行人一定要珍惜今天,不能去贪带不走的名誉和地位。想一想凯撒大帝当年征服了欧洲、亚洲和非洲,他当年号称“大帝”,他跟他的下属说:“当我要死的时候,你们把我装在棺材里,把我两只手要放在棺材外面。”侍从说:“为什么?”他说:“我要让全世界的人看一看,就是我凯撒大帝这样的人,走的时候也是两手空空啊。”所以我们不要为了名利好面子,有的人为了名利付出了生命,一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人生,让我们一无所得,最后无奈地离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