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凯范

119浏览    5参与
五_弦

【遇见系列番外】这是一个假的微信群(8)
好久不见啦,我们来聚个会吧,阿诚哥负责经费盒盒盒盒盒盒盒
阿诚:不是我怎么又要掏钱了?好吧好吧我掏钱。。。(阿诚委屈但阿诚不说)

正文戳tag or合集

【遇见系列番外】这是一个假的微信群(8)
好久不见啦,我们来聚个会吧,阿诚哥负责经费盒盒盒盒盒盒盒
阿诚:不是我怎么又要掏钱了?好吧好吧我掏钱。。。(阿诚委屈但阿诚不说)

正文戳tag or合集

澪界_

#百日all范#《焔》_Day3

#《熔魂铸冠》凯范线番外
#因为太多历史梗所以此文对德国史专业的孩子较为友好
#急死病中肝到石乐志
#↑作者是个智障

——“是历史创造了书,还是书创造了历史。”

——那朵矢车菊应该别在他的耳畔。

事实上凯佛也这么做了、手指无意间掠到冰凉到惊人的脸颊。出于关心他伸出双手捧住了范海蓝小巧白皙的双颊,试图用他的体温温暖面前这个来自东方的瓷娃娃。

他的眸色同那个前来搭话的东方女人一样、都是浓郁纯净又莹润剔透的墨色。

——“我想…你应该和我一样。”

他们就那样伫立在白色的雪里,注视着同样年幼却并异常清醒的彼此。凯佛忍不住抱紧面前比他矮了半个头的蓝发少年,隔着厚厚的保暖衣服、一股钻心的寒气瞬间侵入凯...

#《熔魂铸冠》凯范线番外
#因为太多历史梗所以此文对德国史专业的孩子较为友好
#急死病中肝到石乐志
#↑作者是个智障

——“是历史创造了书,还是书创造了历史。”

——那朵矢车菊应该别在他的耳畔。

事实上凯佛也这么做了、手指无意间掠到冰凉到惊人的脸颊。出于关心他伸出双手捧住了范海蓝小巧白皙的双颊,试图用他的体温温暖面前这个来自东方的瓷娃娃。

他的眸色同那个前来搭话的东方女人一样、都是浓郁纯净又莹润剔透的墨色。

——“我想…你应该和我一样。”

他们就那样伫立在白色的雪里,注视着同样年幼却并异常清醒的彼此。凯佛忍不住抱紧面前比他矮了半个头的蓝发少年,隔着厚厚的保暖衣服、一股钻心的寒气瞬间侵入凯佛的体内。早已失去知觉的范海蓝顺势瘫入凯佛的怀里,提琴自手心滑轮砸落到潮湿冰凉的雪地上。

——“生日快乐。”

他听到了祖父苍老又沙哑的声音,还有精致小巧的铁器相碰发出的清脆声响。血液里流淌的某种父辈情愫让他一瞬间失了神、却又不明白那种空缺到底是什么。眼前阴沉的天仿佛从未晴朗过,就如深入骨髓的痛楚从未轻易痊愈。

是什么时候反应过来、看到满脸泪水的祖父,凯佛早已忘却。而范海蓝也把他给忘了,世界龙斗大赛上,他认出了范海蓝、但范海蓝并没有认出他。

拜龙斗大赛所赐,他终于明白了那天祖父所说那番话的含义。受到伤害的国家并不少数,面前那个固执又倔强的蓝发少年看起来还比凯佛他自己还深困于那种痛楚。

亨利是什么时候出的门,这并不重要。凯佛走近躺在沙发上沉睡的小范,将他垂于沙发边缘的左手小心地裹回毯子里保暖。随即他俯下身,轻吻范海蓝如瓷般冰凉的额头。

“我保证…悲剧不会再次重演。”他握紧于手心里祖父的遗物,隔着毛绒绒的毯子用手指一遍遍描绘海蓝纤细的手腕。

“任何人都不会忘却、父辈的荣耀抑或是惨败…”

“所有人都不会忘记的,我保证。”

沉睡少年冰冷的身躯仿佛有所回暖、那天刺骨的寒冷宛若已经永远成为了过往,屈居深藏于回忆里的一角。

——“生日快乐,范海蓝。”

-END-

澪界_

#百日all范#《焔》_Day2

#《熔魂铸冠》凯范线番外
#趁着病好点偷码的大概质量堪忧
#勉强能当粮吃的话非常感谢
#↑作者是个智障

——“将小小的棺材当作摇篮,送别永远不会醒来的你。”

凯佛和范海蓝的初次见面并不是在龙斗世界赛。

凯佛依然记得,故国的一月总是伴随着落雪降临。那时的范海蓝还不是名震全球的龙球手,却依旧是那个让人费解却又异常冷静的孩子。

东方人的骨架纤细、新生的幼小躯体宛若白瓷般美好。范海蓝仅穿着一件拖尾的普蓝色燕尾礼服、白色的绑带靴长至大腿根部,孤身站立在异国清晨的公园里。他有些吃力地将小提琴架于左肩上,拘谨又生疏地向着公园中央的腓特烈铜像行礼。

——这种异常行为一点都不耀眼。凯佛吃力地在打滑的雪地上推...

#《熔魂铸冠》凯范线番外
#趁着病好点偷码的大概质量堪忧
#勉强能当粮吃的话非常感谢
#↑作者是个智障

——“将小小的棺材当作摇篮,送别永远不会醒来的你。”

凯佛和范海蓝的初次见面并不是在龙斗世界赛。

凯佛依然记得,故国的一月总是伴随着落雪降临。那时的范海蓝还不是名震全球的龙球手,却依旧是那个让人费解却又异常冷静的孩子。

东方人的骨架纤细、新生的幼小躯体宛若白瓷般美好。范海蓝仅穿着一件拖尾的普蓝色燕尾礼服、白色的绑带靴长至大腿根部,孤身站立在异国清晨的公园里。他有些吃力地将小提琴架于左肩上,拘谨又生疏地向着公园中央的腓特烈铜像行礼。

——这种异常行为一点都不耀眼。凯佛吃力地在打滑的雪地上推着轮椅,自己和祖父独处的空间突兀地被异国人所入侵、怎么想都是让人感到不快的事情。

——“生日快乐。”

怀抱着一大束矢车菊的东方女性在轮椅侧旁单膝蹲下,抽出几朵被精心包装的花朵递向凯佛的祖父。她的双眸如浓墨般的羽色、却是无比温婉与柔和。没有任何明显情绪变化的老人颤巍巍地接过了陌生人赠予的国花并道谢,就在那一刻、提琴的声音如骤然腾飞的黑鹫,划破冰冷的异疆空气。

“…突兀打扰真的是非常抱歉。如果不嫌弃这个孩子的小提琴技巧的话。”她窘迫地用德语向着凯佛爷孙俩解释着,“国诞日快乐,并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所有人都不应该忘记。”

“忘记什么?”在尚且年幼的凯佛看来、面前这个女人的语法和表达能力真是糟糕至极。他完全听不懂这个奇怪的异国人想表达什么。

——“每个德意志的人民都不会忘记,也不会因此得到原谅。”祖父长满老人斑的、皱巴巴的双手紧捧着那几朵盛放的蓝紫色国花,已经混浊的双眼直直地看向面前的异国人。

“我们的赎罪并不意味着会被接受,但这一切都与新生的德国无关。就如你我、血液里的伤痕从未痊愈过。”老人严肃的脸色越发地柔软,或许是看出面前的东方女性没有任何恶意。老一辈的德国人总对父辈的问题特别敏感,就如炎黄子孙对于近代史被奴役的耻辱永远不会忘却。

接过祖父递过的一朵浅蓝色的矢车菊,凯佛有些不解。而不苟言笑的老人却努努胡子示意着在腓特烈铜像面前拉小提琴的异国少年,让凯佛将花朵送给那个孩子。

即使脸颊与双手被冻得发抖,范海蓝依旧不受影响专心地拉着自己日夜苦练许久的曲段。这一天对于他面前的塑像或是对于他来说都意义非凡、别有深意。直到他感觉自己被冻到快失去知觉时,被冻到发疼的耳边上的发丝突然被撩起、一双温暖的手捧住了他僵住的脸颊。但范海蓝却什么都看不见,面前的一切宛若被纷纷的落雪与青灰色的天际所填满。

澪界_

#熔魂后记/朝夜与焔.
#作者是个智障。

说实话,《熔魂》是我第一篇开始认真写的亨范同人。

并不是因为想发糖,也不是因为单纯想看他们在一起。只是单纯地从原著向推测,再加上宛若官方无心的玩笑却和所有历史事件重叠的梗。

先从哪里开始讲好呢…稍微地有点伤脑筋,还请各位多多见谅。

重温龙斗,不难发现小范为了中国队的付出和牺牲是其他所以人都比不上的。从开场暗中帮助拿不到自己心爱龙球机甲的孩子顺利地从柜子上拿到机甲的那个镜头,已经向观众阐明了小范的闷骚冷静却又异常善良的性格。帮小晖训练也好,私下找到阿森也好,我们所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付出。还有在对战英国队的时候,请求队友一定要赢的同时又请求队友们原谅他...

#熔魂后记/朝夜与焔.
#作者是个智障。

说实话,《熔魂》是我第一篇开始认真写的亨范同人。

并不是因为想发糖,也不是因为单纯想看他们在一起。只是单纯地从原著向推测,再加上宛若官方无心的玩笑却和所有历史事件重叠的梗。

先从哪里开始讲好呢…稍微地有点伤脑筋,还请各位多多见谅。

重温龙斗,不难发现小范为了中国队的付出和牺牲是其他所以人都比不上的。从开场暗中帮助拿不到自己心爱龙球机甲的孩子顺利地从柜子上拿到机甲的那个镜头,已经向观众阐明了小范的闷骚冷静却又异常善良的性格。帮小晖训练也好,私下找到阿森也好,我们所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付出。还有在对战英国队的时候,请求队友一定要赢的同时又请求队友们原谅他的自私。

他发自骨子里的善良和责任感常让人忘了,他还只是个10多岁的孩子。

龙斗的结局无疑是传统式的Happy End,但不禁令人遐想其中角色未来的成长。中国队未来的路不可能以小范这样的牺牲维持,而小范的责任感和善良只会最大限度地毁了他。

就像我在熔魂里写的,小范的独白:

——“我的时间有限,我不可能一直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上为他们披荆斩棘…我能做到的,就是将灵魂熔为一顶王冠,待他们彻底成长到、能被世界所加冕之时。”

熔魂铸冠,大概是目前为止我这个蹩脚的理科生能想到的、最美的词语。

感谢Sound Horizon,熔魂里很多隐晦的比喻和形容全都是借鉴了SH的曲子。

首先是朝夜,曲梗中代表诞生的绣球花与代表死亡的紫罗兰。其代表色为青色和紫色。小范抱着那束系着青色绸带的矢车菊,代表着新生与降临;亨利所给予小范的白玫瑰和紫色绸带,代表着在出生之日就已到来的终结。

——“还未出生就已注定死去”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我曾深爱着一个正直秩序与民主宽容的国家,只可惜他过于早逝。他叫普鲁士,他的生日和范海蓝一样,都是1月18日。

在翻阅过各种版本的欧洲史料,我可以打包票肯定这个国家并没有历史书里那么妖魔化。从他诞生的史实开始,他有太多地方和小范太像了。以至于我当初看到官方小范的生日,我差点抱着借来的资料哭出声。

所以,我将英国部分回忆录历史和普鲁士的命运分别代入到了亨利和小范身上。

那啥,这个高考并不会考,大家请放心。

我只是假设了一个范海蓝最后牺牲了自己的结局、以这种想法写着熔魂。当然,亨范感情线我琢磨了很久。在原作都非常重视彼此的状态下再加以延伸,互相暧昧却从不点破彼此。

之所以以亨利的视角和家书作为开头,是因为英国史学家霍布斯邦曾回忆起了“打了胜仗但缺乏幽默感的盟军”如何清楚柏林胜利大道两侧的历代统治者塑像,由此“让有关普鲁士的一切,在1945年以后永远从德国人的记忆中消失。”。

我并不认为、小范的付出和牺牲会被队友所发现和认同,同为强者的亨利更是和小范关于这点矛盾渐渐激烈化。最后否定了小范的一切的人,除了亨利之外没有更好的人选。

从开头的伏笔就奠定了全篇的结局,各位看官还请自行脑补。

因为历史梗的关系,背景舞台是在一月初飘雪的德国。所以有了番外的凯范线,更多是想表达小范这个人物从一开始就被官方奠定了悲剧色彩。

题目焔、来源于SH的单曲,是一位母亲唱给她还未出生就已经死亡的孩子的歌。

我不否定牺牲,如果为了让你更加强大。

就如焔的开头所写:

——一个民族所经受的磨难与坎坷永远不会被时间所抹去,生于乱世的父辈们所遗之物是沧累的疤痕、凝结的血痂、同时也是别在心头上的勋章。

其中的意义不必深究,各位看官看着能当粮吃就行。

病情恶化外加学业繁重,很抱歉最近没有更文。
考完试有点时间趁着头脑还能正常思考、很匆忙地写下了这篇独白和后记。以后有时间会修改了。

那么,来和我说说话吧。

趁我还有不到四个月的时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文笔不精、还请多多见谅…真的非常抱歉。

澪界_

#百日all范#《焔》_Day1

#《熔魂铸冠》凯范线番外
#草稿/依旧历史梗
#成神组多可爱食我安利
#没写完也要放上来很不要脸的脑残作者

——“前去参加葬礼的人们,全都不发一语。”

一个民族所经受的磨难与坎坷永远不会被时间所抹去,生于乱世的父辈们所遗之物是沧累的疤痕、凝结的血痂、同时也是别在心头上的勋章。

年幼时的凯佛并不明白,常年屈居于轮椅之上、不苟言笑的祖父对于铁十字与矢车菊的执念。和祖父长久地相处以至于他童年的空间并不是被绘本与童话填满,相反、莱茵河畔的风车与斜阳,河岸上柔软的青翠草坪与空气中飘荡着烟草与啤酒泡的气味——这些充彻着他的幼年时代以至少年。

祖父出身于严禁的军人世家,他的膝盖骨于战争中被敌方的流弹击碎、...

#《熔魂铸冠》凯范线番外
#草稿/依旧历史梗
#成神组多可爱食我安利
#没写完也要放上来很不要脸的脑残作者

——“前去参加葬礼的人们,全都不发一语。”

一个民族所经受的磨难与坎坷永远不会被时间所抹去,生于乱世的父辈们所遗之物是沧累的疤痕、凝结的血痂、同时也是别在心头上的勋章。

年幼时的凯佛并不明白,常年屈居于轮椅之上、不苟言笑的祖父对于铁十字与矢车菊的执念。和祖父长久地相处以至于他童年的空间并不是被绘本与童话填满,相反、莱茵河畔的风车与斜阳,河岸上柔软的青翠草坪与空气中飘荡着烟草与啤酒泡的气味——这些充彻着他的幼年时代以至少年。

祖父出身于严禁的军人世家,他的膝盖骨于战争中被敌方的流弹击碎、永远失去了站立与行走的能力。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后辈所展露的慈祥。

“他是我最敬佩的人。”

幼年的凯佛常年陪伴在祖父身边,小小的身躯吃力地推着轮椅、任长着老人斑与厚茧的双手慈爱地揉搓他的额头和脸颊。在凯佛眼里,席勒的诗句胜过一切散发着糖霜香甜气味的睡前故事。祖父会跟他讲战场上的事情、也会和他一起感谢这个最好又和平的时代。柏林那道早已被推倒的墙、却如同一道未曾愈合的伤痕驻扎在所有德国人的心脏里——包括尚且幼年的凯佛。

——“一切都过去了,爱与感恩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流。”

当祖父笨拙地将编好的矢车菊花环套到凯佛的脖颈间时,他早已察觉凯佛被血缘中父辈的遗物所困扰着。然而所有的喧嚣与怨恨早已同已逝的作日一同死去、新生的德国无需再拷问或是拷打这个世界。

两枚冰凉的铁十字相碰着响声清脆、被一条黑色细绳系着挂与祖父的粗糙且皱巴巴的脖颈间。直到凯佛8岁时、才看到那条坚固的绳子被扯断,由一只手移交至另一双手上。

那是凯佛第一次见到祖父哭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