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凹凸世界金

0
76271浏览    139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1-12-01 21:29
米酱

金生贺包【From darkness】二宣出动!

预售时间十一月二十五号晚八点。

预售链接:戳我! 

画手:

@A.ww🍊 A总

@Loewy帕丘

 @博与通 海茶

@蒜头青蛙 呱唧

@MAMMON 玛门

@溏心巧巧 溏心

阔阔

@纯爱最好了,大家都来看纯爱 东方俞

金生贺包【From darkness】二宣出动!

预售时间十一月二十五号晚八点。

预售链接:戳我! 

画手:

@A.ww🍊 A总

@Loewy帕丘

 @博与通 海茶

@蒜头青蛙 呱唧

@MAMMON 玛门

@溏心巧巧 溏心

阔阔

@纯爱最好了,大家都来看纯爱 东方俞

医生君

迟来的生贺(╥ω╥`)那么…祝金生日快乐!!!

迟来的生贺(╥ω╥`)那么…祝金生日快乐!!!

酸性废料
金,生日快乐! 愿你的未来璀璨...

金,生日快乐!

愿你的未来璀璨如光!

(私心all金)


金,生日快乐!

愿你的未来璀璨如光!

(私心all金)



北极生物
【2021金生诞祭产粮活动】...

【2021金生诞祭产粮活动】

春天啊暖阳啊快些来吧~♫

【2021金生诞祭产粮活动】

春天啊暖阳啊快些来吧~♫

平平无奇的一米九

祝金金生日快乐!!!!

是找@纯度  包被约的稿来着,ta画的超好!!!!


祝金金生日快乐!!!!

是找@纯度  包被约的稿来着,ta画的超好!!!!


一奈有大冰

反派炮灰每天都在努力做万人嫌(1)

第一次写文,

慎入,小学生文笔!!!

巨雷,巨ooc,慎入!

巨雷,巨ooc,慎入!

————————


————————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又又又又死了!”一个​女孩趴在桌子上一边仰天长啸一边怒捶课桌。

“别急别急,我玩一个星期都死几百次了,你要学会成长!”​前面的同学靠着椅背转过头来,指尖旋转着一支黑色中性笔。

“是《微风古堡的蔷薇》么!原来你们也玩啊!”​

“这游戏早就已经飞跃年度最佳游戏榜榜首了好嘛!谁不玩?”​

“讲个真话,我到走廊上,随便拉一个人都玩过微风蔷薇!”​

“对啊对啊!还有啊……那个作者……”​

金叹了一口气,放下了与其抗争良...

第一次写文,

慎入,小学生文笔!!!

巨雷,巨ooc,慎入!

巨雷,巨ooc,慎入!

————————





————————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又又又又死了!”一个​女孩趴在桌子上一边仰天长啸一边怒捶课桌。

“别急别急,我玩一个星期都死几百次了,你要学会成长!”​前面的同学靠着椅背转过头来,指尖旋转着一支黑色中性笔。

“是《微风古堡的蔷薇》么!原来你们也玩啊!”​

“这游戏早就已经飞跃年度最佳游戏榜榜首了好嘛!谁不玩?”​

“讲个真话,我到走廊上,随便拉一个人都玩过微风蔷薇!”​

“对啊对啊!还有啊……那个作者……”​

金叹了一口气,放下了与其抗争良久的数学题,看向了远处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女同学们。

《微风古堡的蔷薇》​,近来当红的乙女类游戏,刚刚发行不过三月飙升年度最佳游戏榜榜首,成为了一众游戏公司仰望的传说。

游戏讲述了魔法世界的斯坎德王国公主莉莱丝在恶龙袭击王国时招领一众勇士讨伐恶龙的故事,游戏剧情十分魔性而且好像跟女主有仇似的,明明应该是一个坚韧的强势女性形象愣是被魔性的改为了干啥啥不行立flag第一名的白莲花,可即使这样难度高超和无脑的玛丽苏恋爱还是吸引了大批网友。

金也曾经玩过,只是这游戏太太太难了!!!超乎常人想象的扯皮剧情和动不动就黑化的神经病男主让人怒肝一周也打不出一个HE,就连无所不能的广大游戏解说们也只堪堪打出了唯二的完美结局,还是官方受到广大网友攻击与谴责无奈下台指点才打出的!​

而且!而且!游戏里恶龙身边的一个死的凄惨小炮灰居然和他重名了!每当​有怜悯的目光投向金时,金就知道,踏马的,又死了对吧!

明明是一个潜伏在主角团里小炮灰,但戏份和作死能力却顽强的差点反超各大主角,不管是出馊主意还是煞笔的搏人眼球,能智障的事他都做了​,最后还会根据不同的结局晋升不同的死法,可谓是努力作死推动剧情,结果还被主角弄死,金自己都有些愤愤不平。

休息了片刻,金再次一头扎进​数学题的海洋。

玩什么游戏!还是学习对我更友好!

写着写着,金的腿抽了一下,接着开始剧烈疼痛起来。

“抽筋了?不会吧?”​金放下笔捏捏小腿,可金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连话都说不出来。

腿越来越痛,一阵阵的眩晕袭来,可怜的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悲催的晕了过去。

“他到底怎么样了?”​“不知道,医师说没什么大事。”“啧,拖后腿的渣渣!浪费时间!”“要我说直接把他扔在这里吧!不自量力的小鬼。”“恶党果然是恶党!思想真是罪恶!”

妈的,真吵吵。

“靠!闭嘴行不行啊!吵死啦!”​交谈声吵的金脑袋疼,他蹭的一下坐起来。

“知不知道别人做题的时候要安静啊!我要是考不上清华你负责啊!”​学习人的热血刻在了金的骨血之中,头可断,血可流,打扰我做题必须死!

“你终于醒了!你没事吧?大家都好担心你啊!”​一个有着巧克力一般丝滑长发的女孩抓住金的手“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这里……这里有药丹……”女孩的眼眶打转着泪水,双手慌乱的翻找着一个帆布包。

[女孩翻了一会背包……]​

[女孩又翻了一会背包……]​​

[女孩又又翻了一会背包……]​​

[女孩翻了一世纪背包……]​

金就看着她翻包,默默的打了个哈欠。

“姐姐,你翻好没?”​金终于忍不住了,问道。

“呜呜呜……对不起……都……都是因为我……是我太笨手笨脚了……呜呜呜……我只是想帮忙……”​女孩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落下。

“不是,我说啥了我???”​金一脸懵逼。

“呜呜呜……我……我不是故意的……”女孩仍然哭得梨花带鱼我见犹怜。

“适可而止,愚蠢的小鬼。”​一旁一个高挑的男人眉头紧皱。

“喂!渣渣!你做了什么!”​一根黄黑相间的棒子指着金,棒子的主人是一个金发金瞳,眼角下还有一颗黑色的星星,此时那双金瞳正怒气冲冲的看着金。

“不要多做无用的事情。”远处有一个靠着树干的银发少年,阴沉的紫罗兰双眸仿佛下一秒就要化作利刃刺穿金。

“欺负女士是罪恶的行为!实在有违道德!”​平日温和的祖母绿眸子也向金掷来不满。

“我……我……我干嘛了嘛!我啥也没干啊!”​眼瞅着还有人准备批判金,金急忙开口“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

“呜……你不用再说了!呜呜呜……我会……会努力的!”​女孩擦干泪水故作坚强。

好励志,好伟大。

“嗯?”​金正不知道要说什么时,无意中瞟到了女孩腰间的令牌——斯坎德希勒。

我靠!这尼玛!这尼玛是穿越了啊!

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啊!这破烂狗血剧情还特么真的存在啊!

“如果没什么事,该继续赶路了,已经耽误很长时间了。”​金认得,说话的人是主角团的智商担当,也是军师——卡米尔。

“如果不是某些病弱的小鬼耽误时间的话……”​这人应该是雷狮了,放荡不羁的霸道海盗,无数少女的梦中男友。

“呃……真是对不起啊……我……我没事了……我们可以走了……哈哈……哈哈……”​金赶紧站起来,求生欲爆表。

“……”​

一片寂静。

“……我靠我又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了啊啊啊!”​金内心长啸。

好累,好想回家找姐姐!


终于是挺过了鬼门关,金的心脏差点骤停。

“如果死在这里……就是真的死了吧……”​金默默的走在队伍最后面,惆怅的抱紧双臂。

金今年高二,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有着爱他的姐姐和朋友们​,金和姐姐是孤儿,姐姐秋年少便外出创业,金也乖巧的配合姐姐,明明,马上就可以帮到姐姐了,为什么偏偏来到这种鬼地方。

金突然好想哭,他自幼泪腺​发达,但却很不爱哭,每次想哭的时候鼻子都酸酸的,很难受,就像现在一样。

人群走在前面,嬉笑和打闹的声音时不时传来,金却似乎被抛弃了一般,孤身走在最后面,金并不反感别人对他的孤立,相反,他也很享受这种被动的孤独,可以想一些自己的事情,也挺好的。

金吸了吸鼻子,感觉一阵难受。“原来这个人也有鼻炎吗……简直太痛苦了……”​金暗自想着。“现在应该干什么来着?嗯……刚醒来的话……应该会有个什么什么怪?”​

金思索着接下来的剧情,也许走完剧情就可以回去了呢……

“吼!”

果不其然,一个咆哮着的黑灰色巨怪挡在了众人的面前。

“接下来女主会高傲的指挥人群作战……”​金默念着剧情。

“雷狮大人!你和安迷修大人从后面包抄它!然后嘉德罗斯大人和格瑞大人从前面攻击它!还有……”​莉莱丝一脸坚定的瞎指挥,仿佛团队的中心就是她一般,也确实,团队的中心就是她。

金猫在后面,据金所知,在这个世界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魔法原始属性,精神系,攻击系,治愈系。在这款游戏中,金是治愈系,没有攻击系那样天生就拥有攻击性和伴身武器,也没有学习过有关攻击系的书籍什么的,所以只能当个奶妈,还是个垃圾奶妈。

由于莉莱丝的胡乱指挥,正在战斗众人渐渐体力和魔力不支,开始力不从心,身上也挂了彩,而莉莱丝只在原地干跺脚,一边跺一边哭。而金躲在一边集中精神,差不多摸透了自己的魔法属性。

“OK,看我的吧!”​金快步奔跑向前,手中握着一个白色光团,金像风一般略过莉莱丝,把光团抛到怪物脚下,顷刻,白色的圣洁光芒四射,怪物的脚下形成了一个白色的法阵,金退了几步,凭借与生俱来的属性经验向法阵注射圣光。

吃力的几人被光芒笼罩,体力和魔力开始迅速回升,而怪物却开始萎靡不振,众人借机一举反杀​,金也停止了法阵的运行,停下的那一刻,金感受到了刺骨的疼痛——看看身上,有许多大大小小裂开的伤口,看来还是太勉强了。金擦了擦疼出来的生理盐水,抹了一边脸。

疼疼疼疼疼!

碰到伤口了草!

金转身独自emo。

装逼一时​爽,哭出来火葬场。

“刚刚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还以为……还好我刚刚……”​莉莱丝委屈巴巴的上前邀功,就像刚刚金所做的一切都是她所做的一样。

“莉莱丝小姐,真是谢谢你刚才的鼎力相助,不过在下记得,你好像并不是治愈系的魔法属性,自然学不会治愈系天赋力量,请问刚才是谁释放的法阵?”​安迷修闪身躲开女孩热情的拥抱,问道。

“当然是莉莱丝,不然能是那个废物吗?”​雷狮甩了甩衣袖,众人的目光看向原处蹲着的金。

“啊啊啊!疼疼疼!捏妈这个治愈系不能给自己治的吗……操操操……”​金试着用治疗术给自己疗伤,结果就是伤口越来越多。

“算了……”​金理好外套站起来,一回头就看见一群人疑惑的看着他。

“不是吧又来?连救人都不准?真操啊……”​金现在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伤口裂开的微动和细碎却致命的疼痛,金尽可能的快步上前。

“呃……没事了?”​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众人马上移开目光,无声的整理东西,又向前走去。

“靠,不愧是年度最佳游戏榜榜首……就是难啊……”​金抱着双臂,疼的瑟瑟发抖,不过队伍里没有了欢声笑语,但也没有停下来等金,金和队伍的距离逐渐拉大,再拉大。

“呵,考验我?开玩笑,我刷了一个星期的古堡蔷薇可不是白玩的!地图?早背下来了!”​金故作得意的安慰自己,可是心里还是一下没一下的难过。

他本来不想救这群人,但他实在不​想做冷漠的旁观者,可明明救了人,为什么还是不能对他友好一点?哪怕等等他又能怎样呢?

“白眼狼……”​金翻了一个白眼“好冷……”

是真的冷​,这里是冰川临界,而金只穿了一件薄外套,治愈系本就不想其他系一样坚韧,反而要脆弱很多,更别说金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良好青年了。

金抱紧自己,他现在唯一能维持的就是不会发抖到​走不动路。金想了想,挥动冻僵的指尖,一个橙色的小光团闪烁着暖光,金一口吞下光团,身子暖和了不少。

“没想到魔法这东西比数学还简单!很容易上手嘛!不愧是我!”​金的步子要比之前快上一点,不过因为伤口的缘故他还是走的很慢。

“那么现在要做的,要避免的就是最后死亡的结局,还要打败入侵的恶龙……想想原来那个大弱智死掉的原因,好像就是因为……太作?”​“这么说来……只要踏踏实实打怪,低调做人,就可以避免死亡的结局到来了!”金自言自语着,不知不觉,金就远远看见了燃烧的耕火。

“就算是莉莱丝小姐释放的法阵,我们也不能把金一个人丢下啊!”​

“拖后腿的东西为什么要带着?这一路上他添的麻烦还少吗?你们圣殿骑士团的人道精神都那么丰富吗?那你自己去跟他一起驱逐入侵者啊!”​雷狮漫不经心开口。

“那也不能……”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呜呜呜……我……我不该一声不吭的就给大家治疗……呜呜呜……”​莉莱丝又嘤嘤啜泣起来,样子很是委屈。

“在下不是那个意思!在下只是觉得,不该把别人抛弃在野外……”​

“那你去找好了。”​格瑞冷冷开口,擦拭着他的那把烈斩。

“在下……”​

“啊啊啊啊啊啊!”​

“别跑!给我站住!”​

“艹!我怎么得罪你了大叔!”​

“随随便便释放暖系法咒!你就是想烧掉森林!”​

“不我没有!我只是冷而已!”​

“那就买个烤红薯吧!”​

“啊啊啊!啥?”​

金一个急刹车停下脚步,身后拿着大砍刀的大叔也停了下来。

“烤红薯哦!还热着哟!”​大叔把砍刀插在地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烤红薯,还举起来买了个萌。

“……”​

金稀里糊涂的就捧着​一个烤红薯愣在原地。

“这里的人卖红薯都这么生猛吗?”​

[是的没错,新坑!这个就是随脑洞更啦!]​

一奈有大冰

反派炮灰每天都在努力做万人嫌(2)

第一次写文,

慎入,小学生文笔!!!

巨雷,巨ooc,慎入!

第一次写文,

慎入,小学生文笔!!!

巨雷,巨ooc,慎入!

巨雷,巨ooc,慎入!

————————


————————


金捧着烤红薯,不久后就走到了主角团的歇息地。

金的到来没有让其他人感到吃惊,包括之前为金说话的安迷修。

金的到来好像是必要的,也是可有可无的。

金找到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坐下,把烤红薯放在一旁,金脱下外套,查看伤口。

“唔呃……”​无数伤痕或大或小的布满金的全身,加上之前没能及时处理,伤口结的疤和里衣黏连在一起,估计腿也是如此了,金叹了一口气,默默起身到丛林更深处去。...

第一次写文,

慎入,小学生文笔!!!

巨雷,巨ooc,慎入!

第一次写文,

慎入,小学生文笔!!!

巨雷,巨ooc,慎入!

巨雷,巨ooc,慎入!

————————





————————



金捧着烤红薯,不久后就走到了主角团的歇息地。

金的到来没有让其他人感到吃惊,包括之前为金说话的安迷修。

金的到来好像是必要的,也是可有可无的。

金找到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坐下,把烤红薯放在一旁,金脱下外套,查看伤口。

“唔呃……”​无数伤痕或大或小的布满金的全身,加上之前没能及时处理,伤口结的疤和里衣黏连在一起,估计腿也是如此了,金叹了一口气,默默起身到丛林更深处去。他需要处理一下,如果能找到水潭小溪什么的,那就更好了。

金离开后除了莉莱丝以外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金离去时的方向,有的是怀疑,有的是轻蔑,有的是关心。

安迷修心里一直很不安,为什么莉莱丝明明没有过多学习过治愈系魔法为什么却能精通治愈系天赋魔法?而且这位可爱的女士丝毫除了指挥和哭泣似乎什么都没有做,还有金脸上莫名出现的伤痕……太可疑了。

“嘶……”“呃啊……”

金满满脱下里衣,不出所料,伤疤和布料粘在一起,金笨拙的把衣服扯下来,不少伤口又重新裂开。

皎洁的月光照射着一旁的水潭,少年纤细白皙​的身体布满伤痕,就像被荆棘缠绕的白玫瑰一般。

“这样看来……是要留疤了,日后看看有没有药什么的吧……”​金慢慢抚摸着伤口,无奈的摇摇头。

金来到水潭边,把手伸进水池里,潭水冰凉,此时还不合时宜的吹来一阵冷风,伤口被冻的生疼,金浑身一颤,差点跌进​水潭里。

​冰冷的潭水沾湿金的指尖,金收回手,小心翼翼的清洗着伤口。

“太冷了……”​金能感觉到自己在颤抖,嗓子也哑了,几乎说不出话来。

继续这样肯定会发烧的。

金想着,加快了速度。魔法世界是魔法世界没错,但人还是人,生病受伤死亡是必要的​,没什么可以反驳的道理。

金实在是不想穿那身血迹​斑斑的衣服了,可是没办法,总不能光着吧。金忍着恶心套好衣服,黏糊糊的布料贴上金的后背,不知道是汗还是血。

金沿路返回,就​看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一个少女安详的睡在耕火旁,而旁边有十几道目光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直勾勾的盯着,像猛兽捕猎一般,仿佛下一秒就要留下口水。

金瞬间感觉鸡皮疙瘩掉一地,果然,不魔性这个辣鸡游戏就没有灵魂了!

金努力缩小存在感,坐回之前那个小小的角落里​,而猛兽们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又沉醉的看着耕火旁的少女。

金汗颜,以前在游戏里时看见这一幕就觉得诡异,现在穿越来时,简直就像鬼片拍摄现场!漆黑的森林,时不时传来乌鸦刺耳的嚎叫,风吹动的树枝发出​“沙沙”的声响,幽暗的耕火旁,十几双发绿的眼睛同时盯着同一个方向一动不动,像被个啥东西附身了一般。金表示很害怕,抱着双膝在心里默默​吐槽这群大聪明。

“对了……”​金突然想到了口袋了还有一个烤红薯,金把红薯掏出来,红薯居然还热着,应该是因为魔法的缘故吧,真是方便呢,金想。

金剥掉烤红薯的皮,慢慢的吃起来。金吃东西没有声音,也很认真,姐姐曾经就说过金吃东西的时候就像一只兔子一样,金一直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像兔子啊……

为什么像兔子嘞?

为什么不是老虎狮子什么的……

兔子娘死了!

一点都不猛!

好想姐姐……

金把吃完的红薯皮堆到一边,肚子里有些暖和气了,伤口居然也不疼了,或许是心理作用吧,也挺好的。

金抱着膝盖昏昏欲睡,马上要睡着时又会突然醒过来,然后面前的几位大哥仍然在锲而不舍的盯着,反反复复几次,这一晚上也就糊弄过去。睡了,但又没完全睡。

次日。

叫醒​莉莱丝后,一行人依然没有多做停留,草草吃了早饭便出发了。当然,早餐并没有金的那一份,金也没觉得有什么,他本来就不爱吃早饭,而且经过一晚上的心理疏导,金也明白了自己究竟为什么那么惆怅。因为之前金并不认识他们,而金却救了他们,金便觉得他们应该好好对待自己,但在那群人眼里,金不过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自然不会因为小小一次治疗而对金大有改观,金也不需要照顾他们的看法。

金仍然选择跟在队伍后面,他懒得搭理不在同一个世界里的人,而且他也不能,若是过于招摇,就会挂的很惨。

“接下来就要到个啥子啥子城了……”​金喃喃自语“然后找那个圣女入伙……不过……”

金有些犹豫,圣山族的圣女安莉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在原剧情中,与女主莉莱丝有些过节——因为这位小姐自己不会和人说话还坚持自己去见圣女,见了人家第一面就说“你要是不加入我们我就叫我爸屠你满族”之类的话强迫圣女入伙,这导致了圣女对主角团的不满,而主角团对于这位小姐也很不友好,金记得很清楚,其中一个结局就是圣女因为女主而情绪爆发黑化,然后把金搞死了。

对,她黑化最后没的却是金,女主作死最后没得却是金,主角团搞事情最后没得是他——金啊!

金擦了一把汗,现在剧情没有了选项,意味着更加具有活性,所以,每一个结局,都有可能是金的结局,可到目前为止所有​被打通的结局金都会壮烈死去,因此金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简直比月考要提心吊胆多了。

“大哥,前面就是圣山一族所居住的沃尔城了。”​

“很好!就让我们会会这个圣山圣女吧!”​

砖石建造而成的城门映入眼帘​,城门两侧,摆满了形态各异的雕塑——那是圣山族历届圣女,雕塑的尽头,是一个双眼紧闭,双手抱胸,头颅微微抬起的长发女孩——安莉洁。

“……”​路过雕像时,金抬头看了一眼雕塑,少女神圣的神情无法在石塑中表现出来,金自然也见过安莉洁的建模,和雕像一样是一个很美丽的少女。不过,她让金最难忘记的,是血色双眸,灰黑长发的模样。手上,脸上,洁白的裙子上,尽是骇人的红痕,那双波澜不惊的翡翠眸子,在那时透露出浓浓的憎恨和绝望,被族人拥戴的圣女,杀了所有的族人,待到回复理智时,等待她的却是“屠族魔女”的罪名和生不如死的死刑。

金忘不掉的是她跌坐在城门前,最爱的柠檬发饰沾上灰尘和血迹碎成碎片,双眸无神,身体忍不住的颤抖。

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女孩莉莱丝一手造成。在审判之时,还丝毫​不带痕迹的把罪名全部推给金和安莉洁。玩到那个结局时,金心里全是对安莉洁的心疼和对莉莱丝的愤恨,但不知道那些女同学怎么想的,她们居然觉得安莉洁活该,当金说出心疼安莉洁的话时,她们还大笑金是直男。

金不明白。

她只是一个女孩,从小在族人和呵护下长大,直到所谓的主角出现,以灭族为借口,蛮横无理的要她入伙,明明都是女孩子,主角可以享受最优势的待遇,她却不能,还要承受主角团的欺压,最后也是他们残忍杀害了她的族人们,安莉洁才爆发的。

为什么她活该?

因为她不是主角。

所以她便不是“正义”了。

​“真是糟糕的结局……看来不管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她,都不能让这个小白莲先找到安莉洁!”金有十足的信心,毕竟金手握剧本,还怕女主作死吗?没在怕的。



金:为什么是兔子?(灵魂拷问

[因为卡哇伊hhh]​

[安莉洁那段咋改咋不顺眼,是不是交代的太早了嘞?(某奈沉思]​

[不能再补充了,这里就把原剧情过一遍:

莉莱丝来到城中是执意要自己去找安莉洁,因为有某些人护着所以就单独面见了安莉洁,之后就说一些威胁的话道德绑架安莉洁强迫她入伙,因为某些人偏爱莉莱丝所以安莉洁就被孤立了,但是遇到战争的时候安莉洁还要承受最多的攻击和魔力消耗(安莉洁之前是圣女嘛所以这些都是她没经历过的令她难以适应留下很多后遗症),最后因为莉莱丝手段残忍的折磨死了安莉洁在外的族人然后安莉洁失控弄死了金,发觉安莉洁失控莉莱丝继续刺激她说一些什么“无能的圣女保护不了族人这事不怪我怪你”之类的话,安莉洁就离开了主角团回到了圣山族,but莉莱丝刺激她的话和一些跟主角团相处留下的后遗症让安莉洁第二次失控屠了全族,恢复后被逮捕,主角团就作为证人一类的去指认,莉莱丝完美的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把脏水泼给金和安莉洁,最后的最后安莉洁被判死刑而且是一种很残忍的处刑方式(就是往身子里灌易燃易爆的魔法物质然后往身体里不断刺入小十字架,最后由群众点火,烧伤爆炸后再治疗以此往复最后丢入水中)

[不行了不行了这文写的太垃圾了,我枯了]

智商欠费没光明

迟来的生贺~搭个末班车(画风辣眼,注意护眼)

这对也好冷,算是交党费了吧(´▽`)

(tag私心,占tag致歉,反正all安之后也会画的啦∠( ᐛ 」∠)_)

迟来的生贺~搭个末班车(画风辣眼,注意护眼)

这对也好冷,算是交党费了吧(´▽`)

(tag私心,占tag致歉,反正all安之后也会画的啦∠( ᐛ 」∠)_)

混沌恶鸽子屋

被破茧金气到,做了梗图*2

谢谢你,破茧金😅为手游关服的倒计时做出了巨大的加速

被破茧金气到,做了梗图*2

谢谢你,破茧金😅为手游关服的倒计时做出了巨大的加速

askii(坐标金哥怀里)

11.25

生日快乐我的小太阳

好想你。

——

在医院打点滴摸的生贺,有些潦草,等过两天好起来再继续细化,金宝贝生日快乐呜呜呜,陪你过的第三个生日,创像个老父亲hhhhc

11.25

生日快乐我的小太阳

好想你。

——

在医院打点滴摸的生贺,有些潦草,等过两天好起来再继续细化,金宝贝生日快乐呜呜呜,陪你过的第三个生日,创像个老父亲hhhhc

你的阿凉.

他以前,认识我?

我?


你?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的记忆,不是完全的吗。——金


前期回顾


——正文——


凯莉惊愕的看着屏幕,眼中充满质疑。“怎么会,这个玛丽苏男主有问题。”


紫堂幻接着凯莉的话继续说了下去“凯莉,我觉得应该是金缺少了那一块跟这个玛丽苏男主有关的记忆。”


安莉洁听后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的……”


安迷修也跟着发了言,“在下也觉得应该是就是像紫堂幻说的那样,其次就是这个玛丽苏男主是认识金的,但是应该由于某种因素,金离开了他的身边,便想利用我们f4来寻找金。”


“但是在下还...

我?


你?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的记忆,不是完全的吗。——金




前期回顾





——正文——




凯莉惊愕的看着屏幕,眼中充满质疑。“怎么会,这个玛丽苏男主有问题。”




紫堂幻接着凯莉的话继续说了下去“凯莉,我觉得应该是金缺少了那一块跟这个玛丽苏男主有关的记忆。”




安莉洁听后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的……”




安迷修也跟着发了言,“在下也觉得应该是就是像紫堂幻说的那样,其次就是这个玛丽苏男主是认识金的,但是应该由于某种因素,金离开了他的身边,便想利用我们f4来寻找金。”




“但是在下还有一点想不通,为什么前期他要陷害金,难道是为了逼出原本的金吗?”




嘉德罗斯听完安迷修的话也开口了“那个虫子竟敢利用本王来寻找那个金渣渣,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嘉德罗斯,别冲动,砸了就看不到了。”格瑞见嘉德罗斯拿起大罗神通棍准备向屏幕砸去,连忙开了口。




“哼,谁稀的看那个渣渣。”嘉德罗斯听到格瑞的话停了下来,别过了头。




“不愧是九岁儿童,果然就是这么幼稚。”雷狮在被迫害的环境下还来得及去嘲讽别人。




“都别闹了,要不然就见不到小骗子了。”帕洛斯顶着他们的目光开了口。




“喂喂,这么看着我干嘛。”帕洛斯被人盯的浑身不自在,尴尬的能抠出三室一厅。




不过好在他们还听的进去话,便又开始了观看。




【玛丽苏男主揉了揉金的脑袋,随后将金的身子缓缓的从自己身上挪开。


为金盖好被子后便瞧瞧的回到自己宿舍去了。




金这一觉睡的很舒服,起了床洗漱好之后便收拾书包去教室。】




【路上遇见f4和玛丽苏男主,像往常一样玛丽苏男主对金问好,但是不同于往常的是玛丽苏男主直接搂着金的胳膊然后留下f4在风中凌乱。




金也顺势到了教室,老师看见金便问他的身子好一点了没有。


金含糊的回答了道好了很多,差不多快痊愈了。


上了椅子,金专注的听课,学习着自己落下来的课程。


这一天金过的很充实,快乐。】




【毕竟没有玛丽苏男主和f4的叭叭就是爽。




金晚上回到宿舍一边哼着歌,一边做着饭。


今天要好好犒劳一下自己,金是这么想的。




香喷喷的饭菜配上啤酒简直爽歪歪。




“要是每天都能这样就好了。”




金囔囔自语道。】






【吃过晚饭洗过碗后金便爬进了自己的小床。




“好舒服啊,”金发出感慨随后又接了一句“吃饱喝足,痛痛快快睡个懒觉!”




不一会儿,金进入了梦乡。】




【像昨天晚上一样,玛丽苏男主依旧是打开了金的宿舍门,为金盖好被子后又悄悄离开。




可金本人并不知道此事,只是觉得最近几天睡眠都变好了。




好景怎么会长呢,事情也终会败露。


那我们就等到事情败露的那一天吧。】




——卡——




未完待续……

不要逃避.

【2021金生诞祭产粮活动】

金,生日快乐

【2021金生诞祭产粮活动】

金,生日快乐

Silver7903

破茧.金昨晚在转盘抽了3次就到手了(✧∇✧)

我终于不非了吗o(*////▽////*)q


破茧.金昨晚在转盘抽了3次就到手了(✧∇✧)

我终于不非了吗o(*////▽////*)q



次元的笨蛋
约的稿子 作者@三角▼ 有喜欢...

约的稿子

作者@三角▼ 

有喜欢的可以去约她哦!😊

约的稿子

作者@三角▼ 

有喜欢的可以去约她哦!😊

阿部卓

祝我最爱的好大儿金金生日快乐!


得见铅云拂银月,恰闻凛风冽雪川

总羡碧天拥白日,今夕朝蜉醉极妍

朝啊生啊暮未至,入我青天生梦时

听看闻抚尝泪涩,长叩祈金乐顺行


一念蝶雾花非尽入我梦

也可金铁刀戈铮铮利鸣

梦他三月暖春百花生

梦他六月正夏烈阳明

梦他八月秋枫簌簌落

梦他十月初冬冰雪融


好梦,好梦

蜉蝣未死暮未行

生于黑夜,浸露饮冷,行过黎明

光于上明,上上而明

引我重生,为何而生

云无月,风不胜,白日不可拥


原是心软的神明

我之日不落!!

我之暮不行!!


去游山川河海,去见春夏秋冬

去寻极昼白日,去爱我之神明

从此随光而生吧,是停留...

祝我最爱的好大儿金金生日快乐!


得见铅云拂银月,恰闻凛风冽雪川

总羡碧天拥白日,今夕朝蜉醉极妍

朝啊生啊暮未至,入我青天生梦时

听看闻抚尝泪涩,长叩祈金乐顺行


一念蝶雾花非尽入我梦

也可金铁刀戈铮铮利鸣

梦他三月暖春百花生

梦他六月正夏烈阳明

梦他八月秋枫簌簌落

梦他十月初冬冰雪融


好梦,好梦

蜉蝣未死暮未行

生于黑夜,浸露饮冷,行过黎明

光于上明,上上而明

引我重生,为何而生

云无月,风不胜,白日不可拥


原是心软的神明

我之日不落!!

我之暮不行!!


去游山川河海,去见春夏秋冬

去寻极昼白日,去爱我之神明

从此随光而生吧,是停留的太阳啊

是不灭的生命啦,是我永远爱你呀

梦他金融暖发

梦他耀眼华英

梦他世间独有

梦他碧眼如凌


昏昏欲睡惊坐起!大呼此竟非梦矣!

吾之爱,乃命中光!至宝极!

我之生者不老去

我未亡者皆因你

珍重至重,惜之又惜


我的太阳叫金,我会永远爱你

即使是尘埃也活下去,为了爱你

生日快乐,我的日不落

生日快乐,我的永生花

酸性废料

意外的合适金宝

(。-ω-)


意外的合适金宝

(。-ω-)


你的阿凉.

败露出来的真相。

是时候了。


该让你了解事情的‘真相’了呢,亲爱的。


终于到了这一刻,看着我。


看着我的眼睛,我会让你想起关于所有‘我们’的一切。


是时候回来了,金。——玛丽苏男主


       ——白


所以……?


这就是所谓的‘真相’?


我?


你?


他们?——金


前情回顾


感觉写不到最后了是怎么回事。


本章纯剧情。


——正文——


【第二天,金照常上课。


只是不同于往常的是小柒回来了。


金被眼前出现的小柒吓了一跳,...

是时候了。


该让你了解事情的‘真相’了呢,亲爱的。


终于到了这一刻,看着我。


看着我的眼睛,我会让你想起关于所有‘我们’的一切。


是时候回来了,金。——玛丽苏男主


       ——白




所以……?


这就是所谓的‘真相’?


我?


你?


他们?——金




前情回顾



感觉写不到最后了是怎么回事。


本章纯剧情。


——正文——




【第二天,金照常上课。


只是不同于往常的是小柒回来了。


金被眼前出现的小柒吓了一跳,连忙趁下课问问是怎么回事。


“小柒,你去哪里了。”金摆弄着小柒的毛发,揉捏着小柒的脸。


“还不是因为突发情况嘛,对了对了,这次来是为了解答你心中的疑惑。”


“?那你说说看。”金坐好,仔细聆听小柒的话。】






【“那个玛丽苏男主,其实你们是认识的。”


“我和他认识?”金满脸疑惑的看着小柒。


“是的,只不过你是缺少了那部分的记忆而已。”


“嗯,继续吧。”


“其次就是,玛丽苏男主所在的小世界是他所找寻你下落的第十九个小世界。玛丽苏男主每到一个小世界就会开启近一年的时间来确定是不是你。”


“所以,在这小世界,他已经察觉是我了对吗。”】






【“是的,他目前是想要慢慢将你以前的记忆找回,但是他失算了,他以为你只是一个人过来的,从而忽略了我。所以你知道为什么我消失了那么长时间了吧。”小柒无奈的摇摇头,毕竟那种只能看着的感受太难受了。




“也就是说,他得知我是他要找的人之后便每晚到我的房间?”




“'是的,已经连续好几天了呢,居然才发现,真是笨。”小柒的声音越来越小,为了不让金发现自己在说他的坏话,她可是很难的呢。】




【“叮铃铃叮铃铃”


随着上课的铃的响起,金示意小柒把这几天玛丽苏男主的举动给他看。


第一幕便是那天徬晚做噩梦醒来的不久之后。


玛丽苏男主在金睡熟后并且进入金的宿舍加上说过的话金可是看在眼里的。】






【只是没想到,居然事情的真相是这样。


事情的败露,玛丽苏男主,不,应该叫你白吧。


白,你准备怎样做。


金看完后心里是五味杂陈的。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自己一直以来提防的敌人,竟如此温柔的等我。


虽然也算不上什么敌人。】






【由于得知事实的金一时接受不了,所以举动又是一反常态,而玛丽苏男主似乎也觉察了什么。


任务继续推动,而故事还在继续。


玛丽苏男主趁着晚上金没回宿舍就把金约了出来,金也很抵制,而这般抵制,让白起疑心了。


“你是不是知道了那些事。”


白的开场白是简洁明了,直奔主题,金想反驳的时候,白又捂住金的嘴巴。】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都知道了。”


“所以,接下来请看我的眼睛,不要离开。”


“我会让你记起来的,一定会的。”】




——卡——


关于金的后期又会如何?


白会将金怎样?


小柒该怎么做?


为什么你还不关注?


你的支持,我的动力,动起手来,大家都开心。




敬请期待,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