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凹凸世界雷伊

91.7万浏览    3483参与
困困晚安

哥哥姐姐……香香……🤤都好a……好喜欢😫进行一个摸

哥哥姐姐……香香……🤤都好a……好喜欢😫进行一个摸

Morty

雷家的小崽子 73

把雷蛰送入域内并不意味着他就安全了。

雷王星的陆地上同样炮火连天,炸裂开的火舌席卷着浓浓的烟雾以极快的速度四处蔓延,仿佛要吞噬一切。

到处都是火焰和碎石的废墟与往昔记忆中的景象大相径庭,雷蛰猛地闭上了眼,低下头颤抖地吐出一口气,勉强将内心的悲怆和愤怒压了下去。

前面开路的五艘飞船早在途中被击毁了三架,只剩下的两架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其中一个飞得跌跌撞撞,好悬撞上倒塌在一旁的建筑物,看得雷蛰心惊胆战。

围在他后面的另三艘飞船也早已全军覆没,要不是之前加入的艾布纳选择断后,仅剩的两架飞船估计就要考虑一前一后地把雷蛰挡在中间了。

刚刚还健在的八人小队眨眼间就剩两人,就因为他,雷蛰难过的鼻尖...

把雷蛰送入域内并不意味着他就安全了。

雷王星的陆地上同样炮火连天,炸裂开的火舌席卷着浓浓的烟雾以极快的速度四处蔓延,仿佛要吞噬一切。

到处都是火焰和碎石的废墟与往昔记忆中的景象大相径庭,雷蛰猛地闭上了眼,低下头颤抖地吐出一口气,勉强将内心的悲怆和愤怒压了下去。

前面开路的五艘飞船早在途中被击毁了三架,只剩下的两架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其中一个飞得跌跌撞撞,好悬撞上倒塌在一旁的建筑物,看得雷蛰心惊胆战。

围在他后面的另三艘飞船也早已全军覆没,要不是之前加入的艾布纳选择断后,仅剩的两架飞船估计就要考虑一前一后地把雷蛰挡在中间了。

刚刚还健在的八人小队眨眼间就剩两人,就因为他,雷蛰难过的鼻尖酸涩,咬着牙把涌上嗓子的呜咽努力按回去,缓了一下才哑着嗓子跟这几个人说:“前面的路你们不用走了,我一个人也可以。”

“什…”

没等那几个人反应过来,雷蛰拿着他的重剑一路飞奔到门口按下开关,无视闪着红色警告提示音还悬在半空中的飞船,直接就往下蹦。

“哎呦我去,这个小祖宗!”

在雷蛰身后还有一段距离的艾布纳将他不要命的行为看的一清二楚,吓得心脏差点跳出来,迅速按下飞船的迫降按钮,踹开舱门也跟着跳了出去。

前面的两个士兵也吓坏了,向下缓缓推动的遥控杆被猛地上掰,飞船一个急刹停在半空中,两人慌忙去查看雷蛰的坠落轨迹。

又随即松了口气。

跳下去的两个人什么事都没有。

早在半空中时,雷蛰就向着地面挥出了一连串凌厉又错杂的斩击,缓冲了落地时的冲击力道,稳稳的站在中间被清理出来的平地上。

艾布纳也是如此。

但是他很生气。

本来以为雷蛰相较于他的学生雷辰来说性子相对安分沉稳,没想到也能干出这么冲动的事,真是低估他了。

看着雷蛰提气收势又恢复成常人眼中内敛的样子,艾布纳额角青筋一蹦,就要上前抓住这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小兔崽子。

但还没走两步,艾布纳脑中的警报嗡地一声乍响,他瞳孔骤缩,连看都没来得及看,一道厚实的冰墙自右侧拔地而起,与向他猛冲而来的炮弹撞了个正着。

炮弹与冰墙相撞,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动静,巨大的白烟笼裹挟着碎冰渣和热浪瞬间笼罩住地面上的两人,一时间分不清方向。

下一秒,几道耀眼的白光闪过,随即一阵强烈的枪风吹散了这一大片烟雾。

艾布纳手持元力武器“饮雪”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看着空气中还残存的嘶嘶作响的电流,脸色黑的吓人。

就这么一下的功夫,雷蛰失去了踪迹。

啧,不乖的小崽子跑了。

“你们先回去,”艾布纳思考了一下,抬起手腕上的终端对上空的两艘飞船说道,“这里交给我。”

“可是殿下他…”对面明显迟疑了。

“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边更需要你们。”艾布纳说的这个理由足够了,两艘飞船很快不见了踪迹。

那么现在,该去抓小孩了。艾布纳恨恨地磨了磨牙,也消失在原地。

*****

烟雾弥漫上来的那一刹,雷蛰转身就跑。

他现在大概能猜出来艾布纳他们的意图。

虽然不知道艾布纳会用什么办法,但肯定不会让他上战场。

为什么刚才没有想到这里,雷蛰暗暗懊恼。

怪只怪当时艾布纳说话的语气太过真诚,真诚到让雷蛰本就因为焦虑而有些失去判断的心一下子被迷惑住,从而答应了他们的跟随。

但当第一艘飞船坠毁时,雷蛰忽然就反应过来了。

即使艾布纳换了个用词,这次行动的本质上其实并无变化,自己依旧是在被保护。

可是来不及了,敌人的火力来势汹汹,即使雷蛰再想拒绝他们也走不了了。

密集的火光中,第二艘,第三艘相继坠毁…身边飞船的数量在一点点减少,雷蛰的眼眶也在一点点湿润。

如果不是我…

如果不是我,他们现在都还应在战场上与敌人厮杀,或许同样都是死,但至少不应该保护我死在这里。

在没有人看到的驾驶舱内,雷蛰的表情也没有遮掩的表现出他的自责。

我不该让他们过来的。

为什么我意识到的这么晚?那么浅显的哄骗为什么没有看出来?我当时在想些什么,怎么如此轻易就做了回答?

他愧疚地一遍遍地想着这些问题,恍惚间他脑子里忽然蹦出了一个想法:

我回来真的是正确的吗?

但这个想法实在是过于荒谬,就像是否认了至今为止所有人包括他自己所付出的代价,以至于在刚冒出来的一瞬间就立刻被他自己掐断了。

不能这么想。他轻轻拍了拍脸颊强迫自己回神,脑子不再想这个,心里却被搅得一团麻乱。

不过到底是知道了他们的目的,下一步做什么就已经很明晰了——跑。

不得不说那枚炮弹来的太及时了,恰巧给了雷蛰脱身的机会。

不管怎么说,先离开这里。利用刚觉醒不久的元力,雷蛰借着烟雾全速离开了。

—————

作者说:

不要理我,作者杀疯了hhh

话说辰辰好几章都没出场了耶,不管了就这样吧

ps:虽然置顶有写,但我怕你们忘了再强调一遍,连我自己都是写到哪想到哪,所以不点文哦(当然小建议是可以有的)

木耳今天又没更

【雷伊】

别想了,这是家妻()

【雷伊】

别想了,这是家妻()

Z_ZJ

大女孩之间的友谊~

是伊秋➕亿点摸鱼

大女孩之间的友谊~

是伊秋➕亿点摸鱼

碧海苍林

P1未完成

p2上一篇完整版(真的画不动了)


上一篇的后续内容:怎么离开的?

雷蛰:被绑下来的。

雷伊:骑着乘龙下来的。(这个世界纯种龙已经灭绝了)

雷狮:像风筝一样飞了一段,后面还骑了龙!可好玩了!

雷蛰:“……”我心好累,飞的时候差点没抓稳雷狮。

雷伊:“……”绑之前,练习过怎么用这个绳,但实践操作中还是出问题了。现在不敢吱声。


参与此次绑架行动的各方人员所扮演的势力分别为:


雷蛰:被蒙在鼓里的受害者,刚历练结束回家的第一个拥抱变成了离家出走的离别的相拥。

“好歹让我拿点东西啊再走啊!!我连门都还没有跨进去呢!”身上一毛钱都没有。


雷狮:诱饵,负责...

P1未完成

p2上一篇完整版(真的画不动了)


上一篇的后续内容:怎么离开的?

雷蛰:被绑下来的。

雷伊:骑着乘龙下来的。(这个世界纯种龙已经灭绝了)

雷狮:像风筝一样飞了一段,后面还骑了龙!可好玩了!

雷蛰:“……”我心好累,飞的时候差点没抓稳雷狮。

雷伊:“……”绑之前,练习过怎么用这个绳,但实践操作中还是出问题了。现在不敢吱声。



参与此次绑架行动的各方人员所扮演的势力分别为:


雷蛰:被蒙在鼓里的受害者,刚历练结束回家的第一个拥抱变成了离家出走的离别的相拥。

“好歹让我拿点东西啊再走啊!!我连门都还没有跨进去呢!”身上一毛钱都没有。


雷狮:诱饵,负责‘抓住’雷蛰,以及使用轻羽符(作用为减轻重量,低级符。雷狮可以使用)方便把人带走。


雷伊:主谋之一,负责绑架。身上带着一堆宝物,有保命的,打人的,骗人的(也就是幻术这类)等等。


雷震:主谋之一,也是赞助方,雷伊身上的东西全是他给的,乘龙也是他自己的,还专门变了一个颜色。避免雷霆大老远的就给认出来了。(然后找他算账,开玩笑的,怎么会呢?)


雷霆:同样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拯救人员,目前正在焦急的找娃中。



昨天一看日历,发现没几天就要过年了?!  (@[]@!!)  

为什么时间过的这么快??我这里的进度还才刚出门,照我现在这个速度,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赶上人间京城的年会啊  〒▽〒

(干脆放弃现在篇吧,热热闹闹的过去不好吗?)(ノДT)


哦,他们出门的初衷就是雷狮想去看看年会,但他太小了,雷霆不同意他去参与历练。而一直在外的雷蛰并不知道。不,应该是他要是知道了,大概就是‘敌对’势力了。那还会跟着跑哦,直接抓着两人回去‘自首’。



小音Q

21无法摆脱的命运

雷狮回到雷王星,不仅再次遇到了雷蛰,还有一个人,也在等待着雷狮……

心痛!不停的心痛!雷狮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因为卡米尔在自己眼前被抓走?还是……

他顺着星河轨道不停的跑,跑啊跑,终于看到了一个虫洞,想都没想就进去了!

雷狮:“自从血日度过后,世界各地开始出现奇怪的虫洞,不知道这里会不会通向皇城。”

或许是雷狮的心里承受很大,虫洞居然没有偏移位置,将雷狮直接传送到了雷城中心!

雷狮迅速感到皇城后,引入眼前的皇族的宫殿已经破败不堪……

自己已经有三年没有回到这里了……

这个曾经的家……还有值得自己留念的地方?

当初以为离开雷王星天真的就认为自己会是自由的?

结果呢...

雷狮回到雷王星,不仅再次遇到了雷蛰,还有一个人,也在等待着雷狮……

心痛!不停的心痛!雷狮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因为卡米尔在自己眼前被抓走?还是……

他顺着星河轨道不停的跑,跑啊跑,终于看到了一个虫洞,想都没想就进去了!

雷狮:“自从血日度过后,世界各地开始出现奇怪的虫洞,不知道这里会不会通向皇城。”

或许是雷狮的心里承受很大,虫洞居然没有偏移位置,将雷狮直接传送到了雷城中心!

雷狮迅速感到皇城后,引入眼前的皇族的宫殿已经破败不堪……

自己已经有三年没有回到这里了……

这个曾经的家……还有值得自己留念的地方?

当初以为离开雷王星天真的就认为自己会是自由的?

结果呢?

自由不仅没有,反而什么都没有了?

看着沧桑的王座,雷狮想要上前走几步。

却迎面而来的几道闪电狠狠的阻挡了他要上前的脚步……

??:“雷狮,别来无恙。”

雷狮:“!!!!!!”

一声声的雷响贯彻雷狮的周围!

雷狮知道将要面临着什么……

雷狮回过头,那熟悉的面具,漂动的长发,全身说不出的厌恶感。

雷王星太子,雷蛰!

雷狮看到雷蛰手凝聚闪电的样子,也用平常的厌恶语气看着他回答道:“呵,别来无恙啊,皇兄。”

还是那一如既往的狂妄语气,让雷蛰气到双拳发抖。

雷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知道我那几下雷电是可以直接把你置于死地吗?”

雷狮:“我知道皇兄你不会的,在迷宫赛你不也是手下留情了吗?要是你那时真想弄死我就直接做的干脆点,没必要借助其他参赛者之手,甚至去暴露卡米尔的分数,你这样所做,是不想破坏你身为雷太子的尊严,还是……真的在乎我这个弟弟?我不在这的三年,你是不是看我看的很爽啊?即使海盗团没有了我也照样活着回来,别以为你在观战团就感觉自己高高在上的样子,不知好歹,也不想想到底谁才是雷王星未来的王!”

雷蛰:“你……你说什么?”

雷狮:“别再瞒着我了!当初父皇把我驱逐雷王星,真的只是引起民众的不安和恐慌吗?我不在这个星球,雷王星也照样是个惨败的星球!到底是什么,有我不知道的?”

雷蛰轻笑了几声,随后背过雷狮。

雷狮:“背着我干嘛?难道你不怕我偷袭你”

雷蛰:“你想知道这三年发生了什么我可以告诉你 只是……恐怕你要最好心理准备。”

雷狮:“什么?”

雷狮是非常了解雷蛰的所作所为,他接下来说的肯定是关于埋藏雷王星皇室多年不为人知的秘密,很有可能关于雷系元力灵珠,为了卡米尔的安危,他有些不得不妥协。

雷蛰:“知道为什么父皇驱逐你离开雷王星吗?因为三年前的你是……”

雷蛰说着,雷狮洗耳恭听,话还未说到关键部分,熟悉的尖锐脚步声同时引起了雷蛰和雷狮的注意。

雷蛰:“看来某人不让我说啊,你说怎么办?雷狮?”

雷狮:“没有关系,我们有的是机会。”

只见脚步声慢慢贯穿兄弟俩的的耳膜,闪亮的星星耳坠正预示着来者的风范,高挑的身材不输任何一个雷家的女性,白色的闪电披风,正威风凛凛的飘在身后。

??:“哦!怎么不说了?布伦达?你不想知道真相吗?”

雷狮听到布伦达这个称号顿时心头一紧,只有一个人,敢怎么称呼自己。

那便是皇室传说中最有神秘色彩的大人物,也是自己三年未谋面的亲姐姐——雷王星二皇女雷伊。

雷蛰:“皇妹,你来了。”

雷伊:“怎么,布伦达回来,不是应该好好庆祝一番他的归来吗?怎么到处都充满了雷电的火药味?

雷狮:“……………………”

雷狮全程不想说话,雷伊的到来让他陷入了无尽的沉默。

雷伊:“布伦达,抬起头来。”

雷狮也不敢违抗,乖乖抬起头,看向那个如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姐姐雷伊。

要说雷王星谁最有高颜值的天世骄子,无疑是雷伊和雷狮,姐弟俩无论面容还是性格,都是非常传奇的存在,这也是雷王星多年以来最有名的传说。

但不知道为什么,雷伊总觉得雷狮长着一张自己一模一样的容貌,更像是是一种说不出的……耻辱……

也不能算是耻辱,如果说是耻辱,那更应该指性格才对。

但是雷伊对此毫不在意,她只是要做好雷王星的规矩才行。

不管是雷蛰也好,还是雷狮也罢,她只要做好,他们该做好的一切。

除了……那个不被接待的私生子……

雷伊走上前,对上雷狮的目光,当初这个曾经可以说出雷王星太小而要出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星辰大海的傻弟弟,如今会是这副模样。

雷狮:“皇姐,我……回来了。”

雷伊:“布伦达,你考虑好了没有?”

雷狮:“在我的选择做出之前,我还是一样的回答……没兴趣。”

雷伊:“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看样子,你想离开是不可能的了!”

雷狮:“………………”

雷蛰:“哦!皇妹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早就知道雷狮还是会这么说?”

雷伊:“该来的一切都会过来,只不过还没到布伦达要做的时候,来人!”

这时出现了一堆士兵,他们纷纷围住雷狮。

雷狮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他知道自己以什么立场敢回来的。

雷伊:“把三皇子关进禁闭室,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放出来。”

众士兵:“是!”

随后雷狮被士兵亲自拷上手铐,在这过程中,雷狮也全程没有说话。

士兵:“抱歉了,三皇子,这是雷伊大人的指示。”


雷狮:“啧!要快点就快点!别磨磨唧唧的!”

雷蛰:“这种时候还敢口出狂言。”

雷伊:“你少说两句吧!带走。”

随后雷狮被带走,雷神之锤,也随之没收了。

又回到了这里,这个让他熟悉的禁闭室。

小时候就来到这里,现如今还是这里。

说来也是可笑,从离开雷王星,再到建造雷狮海盗团,再去一起参加凹凸大赛,再到共同闯过预选赛,竞速赛,迷宫赛,再到擂台赛,让海盗团四分五裂,在目睹帕洛斯的牺牲,佩利的最终想法,卡米尔的抓走,现如今回到雷王星,一切的一切就好像一场梦一样,曾拥有过,也从未实现过。

就如同佩利说的那样,自己把这个海盗团,当做是什么?

是团队?还是家?

或许都不是吧。

甚至他听到了根本不存在的声音。

【你已经抛弃了自己身为唯一继承人三皇子的身份,带着家族不被认可的兄弟离开了雷王星,回来,就等于重新要接纳这个你认为小的无法让你有容身之处的雷王星,雷狮,你真的做好决定了吗?】

雷狮猛地回头,但是没有什么人站在自己的背后,更没有那个声音。

那么……会是自己的幻听吗?

幻听到一定的真实性都有了?

雷狮:“或许,这就是我自愿的吧!三皇子这个身份,不就是注定要回到雷王星吗?无论在这么摆脱……自由这两个字……还真是给我一种天真的想法,这样也好,凹凸大赛和海盗团我都玩腻了,接下来,该怎么想想救出卡米尔好了。”

—待续—

心疼……除了心疼无法说别的,雷王星就像是一个逃不出去的“牢房”,更无法容纳雷狮这样的“囚犯”,自由……真的只是一切的空想吗?

不!或许雷狮明白这一点,但也要反抗这一切。

叫我赎亦菜狗

是一时脑热画的问卷

所以我的文什么时候写

是一时脑热画的问卷

所以我的文什么时候写

Noreeovey

【凹凸乙女—NPC】1

.ooc有

.雷伊单人向

.文笔差

【我是你的NPC】


1.

你穿越了。

穿越到了一本修真言情小说里。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你是一个NPC!!!

赞的是戏份不多,等你过了剧情后,就可以云游四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出反派的笑声


2.

你看着面前的女主,挂起职业笑容:“我需要云盘叶。”

救命她气场好大我好慌。

雷伊扫了你一眼,将一筐的云盘叶拿出来。

……???

wocao女主你啥时候找到的???

“呃……我还需要祁人木,烈焰花,尤鹿蹄……”

地上多了一堆东西。


3.

你报菜名似得报了一堆柔妃岛的特产,结果女主都...

.ooc有

.雷伊单人向

.文笔差

【我是你的NPC】


1.

你穿越了。

穿越到了一本修真言情小说里。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你是一个NPC!!!

赞的是戏份不多,等你过了剧情后,就可以云游四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出反派的笑声




2.

你看着面前的女主,挂起职业笑容:“我需要云盘叶。”

救命她气场好大我好慌。

雷伊扫了你一眼,将一筐的云盘叶拿出来。

……???

wocao女主你啥时候找到的???

“呃……我还需要祁人木,烈焰花,尤鹿蹄……”

地上多了一堆东西。


3.

你报菜名似得报了一堆柔妃岛的特产,结果女主都有。

???

不行啊,必须让女主去柔妃岛才行,那里可是男女主相遇一见钟情的地方!

你深吸一口气:“请您随我去柔妃岛一趟!”

雷伊用漂亮的紫眸定定看着你,突然笑了。

“什么时候出发?”

“……您不嫌弃的话,就今天?”

见雷伊没有说话,你松了口气。

看来是默认了。

不过她笑起来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


4.

你直到坐上去柔妃岛的灵船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大事。

你:麻烦来一盒后悔药谢谢:)

但事情已成定局,你只能鞍前马后的伺候女主。

“雷伊姐姐,您喝点茶~”

“雷伊姐姐,我为您扇扇风。”

“雷伊姐姐,我给您讲个笑话吧?”

一边的路人:舔狗给爷爬


5.

男主高大的身影朝这边走来,你兴奋的双眼直发光。

欧耶,男女主都到齐了,只需要一个眼神,你就可以卷铺盖走人然后浪迹天涯了哦吼吼吼吼吼——

你再次发出了反派的笑声

但是,两人不约而同的忽略了对方。

啊?

你一脸懵逼的看着雷伊。

“有事?”

“没……”


问筠瑞灵

搞点有年代感的东西

我人体太垃圾了.....

搞点有年代感的东西

我人体太垃圾了.....

问筠瑞灵

谎话连篇

————————————————

可能会写文吧

谎话连篇

————————————————

可能会写文吧

Morty

雷家的小崽子 72

马上就要到了。

看到地图上代表雷王星的红色标记点一闪一闪的,雷蛰情不自禁地握紧拳头,电流伴随着情绪的起伏顺着臂膀噼里啪啦一阵乱窜,差一点从指尖流出,让手边的仪器再次短路。

他立刻向后退了两步,手忙脚乱的控制住不太听话的元力,看着还在正常运行的飞船松了口气。

元力原来是这么麻烦的东西吗?雷蛰苦恼地挠了挠头。

几年前雷蛰陪着他的弟弟妹妹旁听过关于元力的相关内容,对于理论知识还是很有把握的。

但实践起来果然还是有些困难啊,雷蛰摊开时不时冒出弧光的双手,无奈地叹口气。

之前还觉得雷伊初觉醒那时控制不住是年幼的原因,现在看来倒是错怪她了。

真的好难控制。

但眼下也没有时间让他再好好研究了...

马上就要到了。

看到地图上代表雷王星的红色标记点一闪一闪的,雷蛰情不自禁地握紧拳头,电流伴随着情绪的起伏顺着臂膀噼里啪啦一阵乱窜,差一点从指尖流出,让手边的仪器再次短路。

他立刻向后退了两步,手忙脚乱的控制住不太听话的元力,看着还在正常运行的飞船松了口气。

元力原来是这么麻烦的东西吗?雷蛰苦恼地挠了挠头。

几年前雷蛰陪着他的弟弟妹妹旁听过关于元力的相关内容,对于理论知识还是很有把握的。

但实践起来果然还是有些困难啊,雷蛰摊开时不时冒出弧光的双手,无奈地叹口气。

之前还觉得雷伊初觉醒那时控制不住是年幼的原因,现在看来倒是错怪她了。

真的好难控制。

但眼下也没有时间让他再好好研究了,要不是这忽如其来的觉醒,师父估计也不会放他回来。

想到刚才企图硬拦住他的男人,雷蛰有些唏嘘。

明明嘴上说着让我回来却劝我喝酒,结果没骗到我居然还想动手。

骗弟子的师父是屑。

真是的,要不是之前被他二弟强拉出去喝过酒清楚自己的酒量,这次可能就真的回不去了,还是以醉晕这种可笑的原因。

这极可能会发生的事雷蛰光是想想就觉得受不了,心里一阵羞愤和后怕。

啊,不好不好。看着电流再一次冒出来,雷蛰回神,努力将它收了回去。

元力麻烦是麻烦,希望到时候能够排上些用处。

雷蛰的视线从恢复正常的双手上移开,眯起眼睛看向飞船头部的玻璃外面。

确实快要到了,他已经能够勉强看见轮廓了。

飞船越来越近,能看到的东西也越来越清晰,雷蛰的心也慢慢地沉了下去。

虽然之前从急报中了解过一些,也做了要苦战一番的心理准备,但是,

居然来了这么多吗?待彻底看清眼前的景象后,雷蛰稍稍睁大了眼睛,倒吸口冷气。

密密麻麻的飞行器悬浮在宇宙中,已经把雷王星整个包围了。

双方舰队有的已经开始交战乱做一团,有的还在剑拔弩张的对峙,它们前端闪着刺目的白光,那是武器充能时所特有的状态。

情况不太妙,雷蛰又仔细地看了好几遍,眼前的事实让他不得不承认,雷皇布下的那个覆盖了整个星球的巨大防护罩已经消失了。

即使域外的舰队拼命阻拦,也不能阻挡敌军的全部兵力,已经有不少突破防线进入雷王星内域了。

该死的!

雷蛰咬着牙狠狠敲击了下操作台,却毫无办法。他的飞船本就是最快速度,就算心中焦急万分也不能更快一步。

这样的焦躁因为飞船本就高速的航行其实并未持续太久,但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雷蛰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在旁边的通讯屏幕亮起的刹那,他看都没看就直接点了接通:“情况如何?”

“回殿下,敌军已有三分之一突破第一防线,”那个人一句话匆忙概括了现在的情况,又紧接着说出他的来意,“奉总指挥官之令,第三舰第一小队将护送您返航陆地。”

“还请您跟随我们的路线。”

护送?

“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雷蛰表情冷了下来,因为情绪不好,他身上又开始涌现出危险的弧光,丝丝的电流声在空气中轻轻炸开,被干扰到的通话画面也开始不稳的晃动起来。

雷蛰抬头看了眼从混乱中脱离出来,由远及近正在向他靠拢的那支小队,又将视线再次转向屏幕中的那个士兵,冷声强调道:“我是来参战的。”

“这…”看着雷蛰稚气未脱的脸,那个士兵一时有些语塞。

小殿下,觉悟高是件好事,但是太高会让人很为难啊,他苦着脸想。

殿下不听话,这可怎么办?

双方僵持住了。

大约五分钟后,又有一艘独立飞船向雷蛰驶来。

“铃~”看着窗口又飘进来一个加急通讯,雷蛰虽然皱了皱眉,但还是在那个士兵如释重负的眼神中接了下来。

“雷蛰殿下。”艾布纳的影像紧接着出现在两人的视野里。

雷蛰知道他。

艾布纳作为他二弟的专用导师,经常因为训练太狠没少被雷辰吐槽过,虽然雷蛰听到这人的次数都有成百上千遍了,但要说两人真正碰面,其实也没几次。

他是上一任域外总指挥的三大副官之一,也是唯一一个活到现在的,真要按军龄和功劳来算的话,也算是数一数二。

可惜已经退役跑去折腾人了。

不过他在这场战争中冒出来倒也没有出乎雷蛰的预料,雷蛰看着艾布纳一字一顿地说:“我不会接受你们的保护,前方敌军进攻猛烈,我要参战!”

“理解理解,情况十分危急嘛。”

艾布纳轻佻地语气像是在安慰小孩子,雷蛰有些火大:“既然如此,还请艾布纳上校让开。”

“可是殿下,您不应该在这里啊。”

这种吊儿郎当的语气实在太欠揍了,让雷蛰久违的想起一个人,并且拳头也开始痒痒了起来,他深吸口气强压下怒火,不想再这么纠缠下去了,语气生硬地问道:“你让还是不让?”

“殿下这是错怪了我的意思啊,”见小孩生气地开始漏电,艾布纳深知时机到了,话语一转,又说道,“每一个想要上战场的人,我都不会因为轻视而阻止他。”

“即使是您。”

听到这话,雷蛰的火气虽然消了些,但心里更多的还是着急:“那你为什么挡在这里?”

“我是想告诉您,这里不是您发挥的地方,”可能是也当老师这么多年了,到底还是有些老师架子,艾布纳一副为你着想的样子,淳淳善诱道,“您擅长近战,进入域内登上陆地才能发挥出最大优势。”

“所以指挥官派我们给你打掩护,好让你进去。”

雷蛰怀疑地看着一脸真诚的艾布纳,指着那个士兵质问道:“他刚刚说的是护送。”

那个可怜的士兵被指的一僵。

“护送?你这表达也太不准确了吧,”艾布纳佯装生气地瞪了那个无辜的士兵一眼,接着又开始忽悠起来,“掩护,是掩护,他没文化。”

“对对对,我没文化。”那个士兵慌忙点头。

雷蛰不说话了。

事实上艾布纳说的很对,在这个主要靠驾驶技术和谋略布局的域外战场上,他能发挥的作用确实可以忽略到不计,远远比陆地要弱上很多,他需要突围进入雷王星内部。

“殿下?”见小孩沉默,艾布纳试探性地喊了一句,“您考虑的怎么样?”

“可以,我需要立刻进去。”

“好嘞!”艾布纳兴致高昂地表示了他的赞同,下令道,“第一小队,准备护…啊不是,准备掩护殿下登陆。”

“是!”

看到没,学着点。小孩终于乖乖听话了,最后切断视频时艾布纳向那个士兵一挑眉,先一步挂了。

至于雷蛰会不会在陆地上参战,这他就管不着了,因为早在发现雷蛰飞船的时候戴尔就已经联系了地面上的雷霆,等雷蛰到了地面,由亲王殿下本人亲自下定夺。

雷王星整体的情况都很紧急,所以这事还是交给雷蛰他的老父亲吧。

—————

作者说:

怎么写着写着开始欢脱起来了,明明已经开始打了耶…都这时候了居然还能这样吗?!(意外)

所以只有我一个人被刀到嘛…笔完全不听指挥啊

ps:忽然发现,辰崽居然是最晚觉醒的,比雷狮都晚。

我觉得我是亲妈啊…(心虚)

无奈丫~维萧

雷伊和秋互换弟弟/哥哥的一天(金家篇)

对不起拖了这么长时间!!!

因为学校里的事情真的让我好烦,宿舍长好累。

一切与官方不符的请归认为私设!!!日常ooc!!!

废话不多说了,开始吧!

——————————————————


雷伊来到了秋的家,用秋给的钥匙打开了门。

面前站着金。

“金?这么早就起来了吗?你身上怎么这么脏?”

“emmm......我在准备早饭......”

“???”

雷伊飞奔到厨房,掀起锅盖。从里面射出一道金光!

金色传说???

满汉全席???

“这是你做的?”

“不......是买的。”

“你身上怎么这么脏?”

“路上摔了一跤......”

“......”

沉默......

对不起拖了这么长时间!!!

因为学校里的事情真的让我好烦,宿舍长好累。

一切与官方不符的请归认为私设!!!日常ooc!!!

废话不多说了,开始吧!

——————————————————


雷伊来到了秋的家,用秋给的钥匙打开了门。

面前站着金。

“金?这么早就起来了吗?你身上怎么这么脏?”

“emmm......我在准备早饭......”

“???”

雷伊飞奔到厨房,掀起锅盖。从里面射出一道金光!

金色传说???

满汉全席???

“这是你做的?”

“不......是买的。”

“你身上怎么这么脏?”

“路上摔了一跤......”

“......”

沉默......依旧是沉默。

雷伊不是很会社交的人,她摸了摸金的头。

“去换身衣服吧。剩下的我来帮你。”

“谢谢雷伊姐姐!”金高兴地跑回了房间。

“唉——真是充满活力啊!”雷伊回头看看锅里的饭菜,开火准备热一下。

几分钟后......

金从房间里出来了。

“......金,你没有别的衣服了吗?”

“诶?导演只给我了这种衣服。QWQ”

“抱歉......我在家里不是经常做这些事情......常常会把事情搞砸。”

“没关系的金,来,吃饭吧,至少你想想,你比布伦达那个家伙好多了。”

“......?布伦达?”

“是雷狮。”

“额......?嗯!雷狮前辈身上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东西!我一定会努力成为像他一样厉害的人的!”

雷伊非常害怕:“不!你千万别!”

“啊哈哈哈......前辈的优点我会学习的......但是前辈的风范......我学不来......”

“你向你姐姐看齐就好。”

“……姐姐吗......?”

“怎么了?”雷伊察觉出不对劲来“你和你姐姐——秋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只是......姐姐她最近总是很忙......好不容易休息一下......啊!我不是说雷伊姐姐你不好啦!但是......我真的好想让她休息一下......”

“嗯......我会和秋反应一下......”

“不!不要!额......对不起,但是我不想让姐姐因为我耽误了工作,我知道她的工作很重要。”



雷伊看着眼前的少年,他的脸仿佛与记忆中的面孔重合。

她不经意地笑了笑,眼中多了几分柔情。


“吃饭吧。”雷伊指了指金碗中一口没动的饭。

“哦......哦!”金埋头吃起来。

雷伊看着金......

“真不愧是你的弟弟啊......秋。”雷伊心里默默给秋点了个赞。















“金,今天我是你姐姐,那叫我一声姐姐……?”

“姐姐!”

“现在......去游乐园吧。”雷伊从包里拿出两张门票。

“游乐园?”

“嗯,怎么?不愿意?”

“不是!非常愿意!!!”

雷伊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那......走吧!”




金跟着雷伊在门口排队,这里的确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游乐园——他们已经排了二十分钟了,还有好长时间才轮得到他们。




花费了好长时间才进来的……

“金,你想玩什么?”

“我的话……摩天轮怎么样?刚刚在路上还见到了。”

“可以啊。”

在摩天轮上能够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他好像可以看到姐姐,但是那也仅仅是好像罢了。

窗户外面的风景很好,路上走动的行人、来来往往的车辆......还有迷路的孩子......等等!!!那不是卡米尔吗???还有那个那个那个那个什么团的其他人!金一个冲动,身体率先行动起来但是大脑没跟上。

“哐!”

金撞到了玻璃窗。

雷伊被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金!你在干什么?!”

“啊......”金吃痛地摸着脑袋缓缓站起来,“我刚刚看到k......同班同学了......”

金突然

“是吗......那真是巧啊,你想去找他吗?”

“啊......对......”

“......”雷伊好像有一些不愿意,但是她还是同意了,“那好吧。”

只能听到空气拂过摩天轮车厢的声音,静得孤单。


金把雷伊支开了。

“卡米尔!”

“金......?”听到声音的卡米尔回过头来看了一眼。

“你们怎么在这里?”

佩利抢先回答:“嘿嘿!我们在等雷狮老大,等会儿一起去篮球场玩儿!”

佩利挠了挠头有说:“额......但是雷狮老大这么久了还没来,我都不耐烦了!哎!帕洛斯,要不咱们先去吧......”

“小心等会儿雷狮老大来了打你。”帕洛斯停下了打字的手,他看了看终于又码完的一篇《皇子的背叛》,满意地笑了笑,顺手关闭了手机。

“但是雷狮老大这么久了都没来......卡米尔,你能不能给雷士老大......我是说雷狮老大打一个电话。”

“......我没带手机,帕洛斯,你的手机。”

帕洛斯两手一摊:“......我的手机刚刚没电关机了......”帕洛斯的码文界面还没关,他不想接受来自雷狮和卡米尔亲切的问候。

“啊?喂!卡米尔别看我,本大爷也没有带手机。”

“啧,金。”

“啊?怎么了?我的手机也不在身上。”

“......算了”卡米尔看了看手表,“时间也不早了,走吧。”

“太好了!我们去......”“那卡米尔......我就先回家了~”

“啊?不是说好要去篮球场吗?”

“佩利,如果你要去的话就去吧,反正我是不会去的。”

“卡米尔?”

“没有大哥的命令,我不会去。”

“......好吧。”

三个人陆续回家了。

留下了金,雷伊走后,金感觉在这人群中好像有些紧张。

这种感觉以前也有过。

为什么呢……?


一个熟悉声音响起:“金。”

雷伊回来了。

“只是你要的棉花糖,人还挺多的......这种东西倒是挺受欢迎。”





“辛苦了......姐,姐姐.......”

“没事。”


金靠在车后的座位上,看着窗外闪过的一颗颗树,巨大的摩天轮缓缓移出视线。

上一次来......是什么时候来着?


果然......无论是谁都无法代替姐姐......



毕竟她是秋啊。

——————————————————




删减部分:六岁的男孩从学校回来了。

他放轻了脚步,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又轻轻带上了门。

却还是被他的姐姐发现了:“布伦达...?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

男孩低着头,磕磕巴巴地讲起了事情的经过。

在混乱的话语中,雷伊理清了头绪。

他的弟弟——雷狮,第一次上小学,被班上的同学欺负了,然后在放学的时候和人家打了一架——单方面碾压对方的那种。

“......你怎么会被欺负?”

“我......嗯......明明是他们!他们......拿我东西......”

“什么东西?不是重要的东西就不要去和他们纠结这种事请,告诉老师就好,老师会处理这件事情......以后不要打架,知道了吗?”

“嗯!那个是很重要的东西!是姐姐你给我的点心!”

“点心?我给过你这个吗?”雷伊稍微思考了下。

“就是巧克力啊。”

“......好了......我知道那是什么......你不要说了......我不应该给你那个东西的,我的错......”

“?”

所以雷狮不喜欢吃糖,特别是巧克力。



Kaleido

原来

我的xp是

紫色的

失去了重要的人后变得坚强的

女孩子

原来

我的xp是

紫色的

失去了重要的人后变得坚强的

女孩子

哀小金
给亲友画的头像,不可以使用噢。

给亲友画的头像,不可以使用噢。

给亲友画的头像,不可以使用噢。

漠珲

酒窖

雷王星人人皆知,二皇女爱喝红酒,其有一酒窖中珍藏美酒无数。

雷伊坐在椅子上,手握一高脚杯晃着,“我的酒窖?怎么,你想去见识见识?我酒窖里的红酒算是好酒,甚至有些已经是世上最后一瓶了,不可能对人开放参观的。”

“不是的皇女殿下!是,是太子殿下和三皇子殿下在您的酒窖附近打起来了,已经打塌一半了!”

闻言雷伊一个用力捏碎了手中的高脚杯,“雷蛰!布伦达!你们给我等着,这个仇不报我雷伊两个字倒过来写!”

而此时正在打斗的雷蛰和雷狮同时背后一凉。

雷王星人人皆知,二皇女爱喝红酒,其有一酒窖中珍藏美酒无数。

雷伊坐在椅子上,手握一高脚杯晃着,“我的酒窖?怎么,你想去见识见识?我酒窖里的红酒算是好酒,甚至有些已经是世上最后一瓶了,不可能对人开放参观的。”

“不是的皇女殿下!是,是太子殿下和三皇子殿下在您的酒窖附近打起来了,已经打塌一半了!”

闻言雷伊一个用力捏碎了手中的高脚杯,“雷蛰!布伦达!你们给我等着,这个仇不报我雷伊两个字倒过来写!”

而此时正在打斗的雷蛰和雷狮同时背后一凉。

未庭
画点大姐姐 (动作有参考)

画点大姐姐

(动作有参考)

画点大姐姐

(动作有参考)

UKion
好久没有画到性转皇姐了,这部分...

好久没有画到性转皇姐了,这部分是我个人编写的对雷伊的资料卡|。・㉨・)っ

即使是这样的他,你也会喜欢吗?

好久没有画到性转皇姐了,这部分是我个人编写的对雷伊的资料卡|。・㉨・)っ

即使是这样的他,你也会喜欢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