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凹凸世界霍金斯

42.6万浏览    1851参与
天凉,好秋

所以说,别随便换发型

学园设,本来是贺文,无脑沙雕向,

其实是截取另一篇的一段,那篇死活写不完,

我终究还是放不下这个人,〒_〒


私设只有一点:派厄斯和雷蛰认识,职业不是老师,关系,,,比较微妙,


这是场极无厘头的闹剧,起因万千,


佛系的霍金斯因常常充当游戏世界的救世主,以上帝视角看完了这场戏,


雷狮找了雷蛰一下午,


赞德也找了雷蛰一下午,


雷伊就不一样,果断派出霍金斯代劳,


海盗团四人在深秋的冷风里显得放荡不羁,独具个性


然而只有穿的最严实的卡米尔躲过了感冒,


紫堂真在发现搭档第N次开溜后因手头工作太多暂时放弃去把人拽回来的想法,但没忘在账上记...

学园设,本来是贺文,无脑沙雕向,

其实是截取另一篇的一段,那篇死活写不完,

我终究还是放不下这个人,〒_〒


私设只有一点:派厄斯和雷蛰认识,职业不是老师,关系,,,比较微妙,





这是场极无厘头的闹剧,起因万千,


佛系的霍金斯因常常充当游戏世界的救世主,以上帝视角看完了这场戏,


雷狮找了雷蛰一下午,


赞德也找了雷蛰一下午,


雷伊就不一样,果断派出霍金斯代劳,


海盗团四人在深秋的冷风里显得放荡不羁,独具个性


然而只有穿的最严实的卡米尔躲过了感冒,


紫堂真在发现搭档第N次开溜后因手头工作太多暂时放弃去把人拽回来的想法,但没忘在账上记上一笔,


所以雷蛰到底去哪了?!


在早上带着沙哑的嗓音上完课后,


哦,忘了说,今天是十月三,


雷狮承认自己有些后悔,不该一大清早和某个因橘子吃多了上火咳嗽的人吵架,何况今天还是那个人的生日,


但一看到自己老哥气的腮帮子通红又不知说什么的样子实在有趣,班里的老油条们也跟着起哄看热闹,气走班主任已经不是一回两回,


雷蛰向来是气来的快走的也快,每次语气严厉的把犯错的学生叫到办公室,到地方了又叹口气象征性口头教育,


赞德就很不理解,


孩子不听话怎么办?


打一顿就好了。


雷蛰舍不得,毕竟都高二了,


都是自己的学生,都是心里明事理的孩子,


但这次雷蛰怒气冲冲的折断手里的粉笔不知第几次对着全班说完「我再也不教你们了,」后就真的再没来上课,大家就差掘地三尺了也没找到人,


在全班都议论着各种狗血魔幻超现实主义午间肥皂剧时,班长蒙特祖玛从办公室回来并通知大家下午好像来了位替课老师,


刚才是窃窃私语,现在就是铁锅炸了,连上课从未醒过的雷狮都支起了脑瓜子开始回忆最后一次见到老哥的情景,


在众人的好奇期待加疑惑中,走来了一位从未见过的年轻教师,偏长的刘海用精致的发卡别起,赤色的眼睛不像赞德那么锋利,也找不到霍金斯的慵懒,侧面能看到几条细长美观的蝎子辫,一起被绑进高挺的单马尾,


没有炸毛,只有些松散在耳侧的碎发,没有古板的黑眼镜,只有一身整洁却不过于正式的便服,一时间脑子竟要转几个山路十八弯才能判断出这是个货真价实的男老师,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阴柔而不娇弱,


一阵响彻走廊的掌声过后,是齐刷刷一声分贝更大的「老师好」,


新老师有些错愕的看着众人,一时间不知道该干嘛,


与此同时,更多流言传起,


「雷蛰老师不会真的走了吧?」


「新老师好帅!」


「听班长说新老师用的是雷蛰老师的办公桌,明明今天还是他生日呢,,,」


「诶?我的礼物还没送呢,一声不吭就丢下我们了?!」


「走了也好,不用受他弟弟的气了,」


「……」


「喂,你们几个。」


细碎的声音在后排逐渐降低的气压中停止,帕洛斯看着雷狮周围逐渐变色的空气,不安的咽了口唾沫,


「我暂时说不了话,这节课先看几段视频大致了解一下这章的内容………」


新老师打开电子白板里的Word,同时听到了班里一些学生的哀叹,「好想听到老师的声音啊~~~」


嗯?


雷蛰心里一万个不解,平时讲课你们嫌我啰嗦,现在声带哑了又怪我不说话,这都什么毛病?等嗓子好了一定,,一定,,嗯?雷狮呢?!


雷蛰只顾调视频,忽略了三十六秒前从教室后门溜走的雷狮佩利帕洛斯,


自从中午被派厄斯拐走一起吃了顿饭就开始遇见各种鬼事,雷蛰觉得自己如果没有接受过义务教育可能真的要怀疑一下身边的人是不是被外星文明掉了包,


他到现在都无比清楚的记得下午来上班时同事们清一色迷惑的眼神,好像从他脸上看到了雾霾,


当他在桌前坐下的那一刻,赞德挂着招牌似的笑容走来,只是比往日多了些故作友好,


「嘿!兄弟,你是不是迷路了?」


???


刚想询问大家这么奇怪的缘由,却因为早上的课嗓子哑了根本说不出话,


算了,


雷蛰拍开赞德正准备搭过来的爪子,收拾东西径直去了教室,留下一群更迷茫的人们,


「真,你说那个人,怎么那么眼熟,」


「不清楚,雷蛰老师平常总是第一个来的,怎么今天,,」


「新来的替课老师吗?怎么没听上面说过,」


紫堂老师看向丹尼尔,后者摇头示意不知道,


「嘛~~无所谓了,感觉跟雷蛰一样高冷。」


「那是普通人对你的正常反应,不算高冷。」


「真你不拆我台会很难受吗?」


于是就有了开头发生的事,


霍金斯准时在下课前五分钟睡醒,睁开朦胧的眼睛,正对上雷蛰那双同是红色的双眸,


他心里清楚这是谁,


要怪就怪机缘巧合,


中午时他亲眼目睹了一个红色短发的男人推着雷蛰的肩把人强塞进餐馆的全过程并忘记了第一时间通知雷伊,


虽然想和女神增加通话次数的心不假,但眼下还是再找点更有价值的情报比较稳妥,


向来存在感不高的他在这时就很能胜任收集情报的工作,好在雷蛰只顾着和对面那位无声的掐架,根本不会在意后面座位的人,


如果时光倒流,,


雷蛰绝不会走那条路,


说不出话的感觉很不好,他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尤其还遇上了对面这个比天气还捉摸不透的家伙,真是倒霉到家了,


派厄斯笑着点菜,清一色的无敌变态辣,


「雷蛰同学,你也喜欢这个味道的吧~」


雷蛰生无可恋的咬着红白条纹的吸管,就差把「我想打你」四个字写在脸上,


「好啦,不逗你了,这次我可是专程回来给你庆生的!」


生日?!


某蛰这才反应过来,因为平时工作太忙压根儿想不起这些事,雷狮卡米尔的生日也是在手机备忘录里提前设的提醒,


只见派厄斯笑着掏出一个小巧的盒子,


「特意定的红色隐形眼镜,你戴着一定好看,」


好看就有鬼了?!


没等雷蛰摇头加翻白眼,眼镜就被对方强行摘下,


「果然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早知道不合适了,


雷蛰无视了派厄斯的眼神,正好服务员端着饭菜走来,


意料之外的清淡,


「多大个人了还跟小孩儿一样管不住嘴,最近少吃点刺激的,」


派厄斯娴熟的夺过雷蛰刚用手暖热的汽水瓶,


「这个也给我停了,」


要不是因为这该死的橘子,他才不会专门去后厨嘱咐一声一律不要加辣,


没有辣椒就没有灵魂,


雷蛰本就心情不爽,看着心爱的汽水被夺走,嘴上不说,心里计划着把对面那位曾经被五只藏獒追着咬的视频散到网上,


「原来如此,」


派厄斯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


「我知道哪儿不对了,一会儿和我去理发店,」


雷蛰差点因一口绿菜噎死在餐桌,然后被某个精力旺盛的家伙拎着把理发店化妆店美甲店通通光顾了一遍


对这些东西向来不了解的雷蛰像只提线木偶被折腾的够呛,匆忙中看了眼手表已经快要到点,于是,几乎全年全勤的雷蛰老师第一次顶着这么奇怪的造型冲向学校,


以上,就是来自霍金斯同学的全部报道,


他对此并没有多大兴趣,只是在脑子里错综复杂的电信号干扰下叹了口气,缓步走向蛋糕房,


下午过得鸡飞狗跳,没人想的到起因原来如此简单,


雷蛰下午只有一节课,,一节课,挂了派厄斯十八个电话后愤怒的关了手机收拾东西回家,直接导致紫堂老师和丹尼尔的拨号无人应答,


刚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的雷狮决定换个地方找人,趁着紫堂真一时大意的赞德刚刚开始行动,


自带不良气质加持的两人正巧在街道的拐角相遇,对视一眼后默契的开始分头行动,


擦肩而过时,两个精致的礼物盒轻轻相撞发出一丝闷响,正好烘托两人此时的心情,


与此同时,


刚进家门想喝杯热水吃点药的雷蛰:天哪家里这是遭贼了吗?!


聪明的霍金斯在看到派厄斯悠闲地掐着点儿敲响雷蛰家的门时,再一次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请问,您,还有事,吗?」


雷蛰用嘶哑的嗓音断断续续发音,强忍住想立刻碰门的冲动,


「我能有什么事?」


派厄斯笑着回答,


「那下次见。」


雷蛰刚要关门,手腕却被门外的人握住,


「我还没好好欣赏我的杰作呢,就这么不欢迎?」


派厄斯笑着抚摸雷蛰光滑整洁的指甲,果然还是现在的造型和红色的眼睛更配,


「看来你对自己的审美很自信啊,」


「那是,我一直相信自己的眼光,」


派厄斯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径直躺在沙发上不顾雷蛰手里越攥越紧的扫把棍,


雷蛰承认他现在只想独自一人喝着橘子汽水听着莫扎特看着《百年孤独》安静的享受片刻生活的美好,何况今天还是他的生日,


虽说已经成年,但这点小小的愿望很过分么?努力抛开至今的一切不快,现在已经下午,再过几个小时就是明天了,给他说过生日快乐的竟然只有对面这个红毛疯子,


想到这儿,雷蛰情不自禁皱起了眉,


「要好好感谢我哦,雷蛰同学,」


派厄斯翘着二郎腿,声音懒散,


「毕竟也只有我肯专门抽时间陪你了嘛,」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一个人的崩溃只需要一句话,


在观察到雷蛰泛红的眼眶后,某人终于收敛了些态度,


「嘛~~别这样看着我好不好,我错了还不行吗,」


派厄斯仗着身高揉了揉紫色大猫的脑袋,在发现手感不佳后尽量动作轻柔的摘下了雷蛰脑袋上颜色各异的皮筋和发卡,


一头紫色的长发垂下,终于又回到了最熟悉的样子,


看着面前的人努力眨着眼睛不让泪涌出来,派厄斯觉得自己好像看过类似的肥皂剧,于是试探性的开口,


「心里难受的话我可以帮你哦~」


时间刚好,位置刚巧,气氛刚热,就差一个放下一切包袱的拥抱,


而让人意外的是雷蛰只是低声说了句「谢谢」便飞一般夺门而出,留下一脸不解的派厄斯尴尬的站在原地:果然电视剧都是骗人的。


另一边,草丛里快睡着的霍金斯在看到那头飘逸的紫黑色长发后支楞了起来,


他提防那个红发的新面孔,不着急追人,


他猜到了雷蛰会去哪,


这还要从以前说起,


那是一次对大部分人来说难得的夏日祭,本来准备在家和游戏共度良宵,直到看到帕洛斯两分钟前的动态, 拍的是佩利在吃鸡腿,卡米尔在吃刨冰,


刨冰?!


霍金斯脑袋上闪电状的呆毛随主人的心情摇来晃去,


终于,他还是穿上凉鞋走出了家门,


他一早就看到了雷蛰的消息,说什么和赞德他们一起的话就又要在套圈摊度过一晚上了,难得有个活动,


当然,忙于补觉的霍金斯同学自然懒得回复,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屏幕弹出简短的几个字,


“算了,你好好休息。”


夜市人来人往,各色灯光齐放,璀璨像是白昼,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人最少的地方转悠,不出所料的看到了天台边缘品着橘子汽水的某人,


“老师,您一如既往的别致,”


不喜欢人多,偏偏还要来这种集会,


“反正家里没人,闲着也是闲着,”


雷蛰像是早有预料般回头,阴影中看不到他的表情,


霍金斯望着一片漆黑的夜空,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看的,


“老师,这么热的天,想不想吃刨冰,”


霍金斯看似平淡的话语,隐藏着不那么平淡的意思,


雷蛰笑了笑,说好,


结果便是雷蛰又买了瓶汽水,并排的霍金斯捧着一大碗刨冰一脸满足,


“刨冰和甜筒哪个好吃?”


雷蛰打趣的发问,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


霍金斯的回答足够诚实,


“也好,”


雷蛰只是简单回复着,没了往日的滔滔不绝,


霍金斯觉得无所谓,反正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


两个人沉默的并排而行,气氛不知不觉走向冰点,


直到一束烟火在爆炸声中点亮夜空,


“烟火大会已经开始了啊,”


“嗯,”


“听紫堂老师说这个时候许愿的话或许可以成真,”


“大概吧,”


“你没有愿望么?”


“嗯,,吃不完的冰激凌算么?”


“傻瓜,说出来就不灵了。”


“哦,”


这人果然思想单纯的可以,


霍金斯有时庆幸自己摊上了个脑子不怎么灵光的boss


“如果愿望成真的话,也就不再需要我了吧,”


雷蛰看着漫天烟火自言自语,不知在和谁说话,


霍金斯觉得有些不对劲,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老师有什么愿望呢?”


“嗯?”


雷蛰回头,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


原来刚才一直都没想好吗?!


霍金斯在心里吐槽,


“愿望的话,,应该是能回到曾经吧,”


雷蛰无所谓的笑了笑,


“随便了,反正已经不可能了,”


霍金斯不太懂得安慰人,也不知道对面的人是否需要安慰,他只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指,抵住了雷蛰的唇,


“老师,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会不灵的,


不会灵的,


雷蛰倚着栏杆吹着风,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不好时总喜欢来这里,偏僻幽静,视野开阔,虽然摘了隐形眼镜后看的并不是很清楚,


无所谓了,


就在这儿度过剩下的时间就好,


他确实想,


想发泄怒火,倾诉怨言,痛斥一切,


但有时候发泄也需要计算代价,


他不想当个脆弱的人,也不想把自己的痛处暴露,


他是长子,是大哥,是教师,是班主任,


他不该在乎那些不足挂齿的事,


但心里却总有些莫名的失落,


不该这样的,


他深吸一口秋日傍晚微凉的空气,试图缓解这种感觉,任眼角的泪被风吹干,


过了今天就好,,


嗓子会好起来,雷狮不再翘课,雷伊的论文是优等奖,父亲和自己一起做饭,卡米尔会喊他大哥,,,


过了今天就好,,


他默念着,无力的倚着栏杆,和满天的枯叶一样瘦削,


有些冷,


很冷,


渗入骨髓的冷,



——————————



有人拽了拽他的衣服,


「老师,生日快乐。」


霍金斯捧着镶满橘子的蛋糕,努力勾起嘴角,


果然他还是不适合像隔壁班的金那样爽朗的笑,


「谢谢,」


雷蛰愣了几秒,温柔的笑了,泪又不争气的涌出来,


「雷蛰/雷蛰!!!」


听到赞德和雷狮几近怒吼的声音,雷蛰飞快地擦了擦眼睛,


「你好好的玩儿什么失踪?!」


赞德和雷狮弯腰喘气,动作出奇的一致,


「真和丹尼尔他们一会儿就到,」


「卡米尔,二姐和老爹也在后面,」


「你们弄这么大阵仗是要去打架么,」


雷蛰拍着两人的背,祈祷这俩明天不会嗓子发炎,


「别这么说嘛师兄~,我又不是高二的小屁孩儿,为了当面祝你又老一岁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呢,」


赞德笑着摆摆手,


「哼,是父亲让我找你的,要不然我才懒得来,,」


雷狮把挑了好几天的礼物塞进雷蛰怀里转身就要走,


你什么时候这么听父亲的话了,


雷蛰无语,


下一秒,一声不容违抗的女声响起,


「布伦达,你想去哪,」


雷狮的双腿瞬间僵在原地,


身后,雷伊踩着高跟鞋走来,优雅又犀利,


卡米尔佩利帕洛斯紧随其后,雷狮突然觉得自己的跟班小弟莫名换主了,


「今天下午的事我听说了,」


雷伊顿了顿,没有再提什么,


「一起回家吧,派对没了主角可不行,」


「就是就是,一起回去吃大餐!」


帕洛斯由衷的庆幸带了佩利这个能炒热气氛的,


「那,回家吧,」


回家吧,


赞德缠着雷蛰的左胳膊,再往左是并排的雷伊和霍金斯,雷狮觉得有些别扭,但还是老实的并排走在右侧,再往右是卡米尔,帕洛斯拽着佩利的头发免得这只大金毛一个兴奋开始狂奔,


插钥匙,开门,


客厅洒满橙色的暖光,餐桌正中央摆着一个华丽的三层蛋糕,


雷霆和紫堂老师正合作着把最后一盘菜摆放成最美观的样子,真和幻挂好了最后一个气球,


丹尼尔和安迷修认真的插好五颜六色的蜡烛,菲利斯在柔软的沙发上小憩,


「你们终于回来啦!」


安迷修惊喜的喊出声,


「还有几位同学刚刚发消息说随后就到,雷蛰老师先把生日帽带上吧!」


「嗯?哦,」


从刚才就一直沉默的雷蛰有些神情恍惚,刚要接过帽子却被雷狮抢先一步,


「这么多人在这儿你倒是开心点啊,」


雷狮有些粗暴的把帽子扣在雷蛰脑袋上,


「我很开心,」


『也很害怕,』


「手终于暖热了呢,」


『要是能一直暖和着就好了,』


 众人有些不解这两句话和生日派对之间的逻辑,


但他们看到雷蛰笑了,


通红的耳朵,滚烫的脸颊,湿润的眼眶,


那么真实 ,那么开心,


生活没那么糟糕,


晴天总会到,


那就希望大家能一直相互陪伴下去吧,


这次的愿望不会告诉任何人,


————————————


【谢谢你专程回来一趟,】


〖其实只是顺路,hh,我也有点,想当教师,〗


【你先想想怎么过了我父亲和圣空星会长那关,】


〖没事,我去创世校长那里碰碰运气,〗


【,,,】


〖眼镜,还合适么?〗


【合适,,下次,一起去吃饭吧?我请客。】


〖其实我发现了一件事,〗


【?】


〖果然,还是紫色更适合你。〗


【废话,】


〖(笑)下次见,希望你不会吃的太多闹肚子,〗


【你知道后来雷狮他们来找我的事?!】


【喂!人呢?】


◆□◆对方已下线◆□◆


【你又这样,】


——————————


丹尼尔:雷蛰老师虽然平时一直严谨认真,心里还是有小孩子的一面的,


紫堂:其实是很好懂的一个人,


雷伊:就和以前养的那只猫一样 ,


雷狮:我觉得我哥有时候傲娇到不承认自己是傲娇,


赞德:这个时候就应该对症下药狠敲他一笔,


霍金斯:这个我很在行,


帕洛斯:我也是,


派厄斯:考虑过我吗?!端着个望远镜盯了你们一下午晚上回家还只有凉水喝,


雷蛰:说了下次请你吃饭,


派:辣的,((( ̄へ ̄井)


蛰:甜的,o( ̄ヘ ̄o)




碎碎念:


感谢派厄斯同志再次肩负光荣而又艰巨的推剧情任务


因为派不太想和雷家其他人碰面本身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所以没有去派对,蛰心里清楚,


(日常幻想这两个的相处方式,)


这篇是从九月开始写的,真的,( ̄┰ ̄*)


很想知道蛰和雷伊谁的头发更长,


霍金斯知道雷蛰在乎着很多东西,


赞德和雷狮都觉得捉弄某蛰很有趣,


然后被安迷修一起进行“思想教育” ,


雷父有些后悔那年忘了大儿子的生日,后者笑着说没关系,


雷伊的桌上一直摆着全家福,


卡米尔觉得蛰做的蛋糕甜品很好吃,但没给雷狮说过


班里的学生知道那天的替课老师是谁后,雷蛰经常觉得背后有奇怪的视线,


后来一次午睡睡的太沉发现头上绑着双马尾,


还被赞德拍了下来,


后来赞德被真“教育”了一顿,


不太擅长写温情的东西,


我觉得自己变得坚强了点,


蛰绝不是脆弱的人,


希望真心爱雷蛰的人能看到,


我爱这个魔幻的世界。。。







睡觉乃人生大事

今年的冬天,他向他的爱人表白了

爷的cp表白了表白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年的冬天,他向他的爱人表白了

爷的cp表白了表白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eaf 秋 AK

[霍蛰]醉

一轮圆日挂在窗沿,蜜糖色的日光铺满房间,霍金斯穿着长袖窝在沙发上玩手机,前两天加了凯莉的微信。这个学妹挺有意思的,她说能解开自己前段时间的困扰。


天气快要入暑,临近六点钟,夕阳才有挂在天边的欲望,穿着长袖也有些热了,霍金斯不由得扯了扯领子。之前开始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霍金斯心里就已经有一个答案,但是他没有在意,直接放到脑后了,现在凯莉再次提起,霍金斯也有兴趣和她聊聊。自己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一个他不该喜欢的人——我的班主任雷蛰。


不过霍金斯觉得这对于他来说并无大碍,喜欢与不喜欢都不影响他和雷蛰的交往方式。躺在沙发上发了会儿呆之后,霍金斯就慢悠悠...

 

一轮圆日挂在窗沿,蜜糖色的日光铺满房间,霍金斯穿着长袖窝在沙发上玩手机,前两天加了凯莉的微信。这个学妹挺有意思的,她说能解开自己前段时间的困扰。

 

天气快要入暑,临近六点钟,夕阳才有挂在天边的欲望,穿着长袖也有些热了,霍金斯不由得扯了扯领子。之前开始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霍金斯心里就已经有一个答案,但是他没有在意,直接放到脑后了,现在凯莉再次提起,霍金斯也有兴趣和她聊聊。自己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一个他不该喜欢的人——我的班主任雷蛰。

 

不过霍金斯觉得这对于他来说并无大碍,喜欢与不喜欢都不影响他和雷蛰的交往方式。躺在沙发上发了会儿呆之后,霍金斯就慢悠悠地溜达去厨房找雷蛰了。

 

“老师,今晚吃什么?”

 

雷蛰的家庭条件可不要说太好,住的房子也是那种简约的小别墅。以前雷蛰一个人住的时候其实挺冷清的,霍金斯搬过来之后倒是多了些人气。

 

家里完全可以请得起保姆,但是雷蛰并不喜欢,所以,雷蛰去上课的时候会有小时工来打扫外,其他时候全是雷蛰自己在打理这个家,下厨也渐渐成为了雷蛰的一种人生消遣。

 

“馄饨。想包吗?”问完雷蛰才觉得有些多此一举,霍金斯这个小子,平时让帮忙都得要报酬,偶尔还会讨价还价,怎么可能答应。

 

“想。”说着霍金斯就已经挽起袖子,眼看就要伸手去拿馄饨皮,雷蛰连忙按住他的手说:“去洗手。”只见霍金斯看着雷蛰的西柚色的眼睛眨了一下然后才去洗手。

 

这孩子今天有些奇怪。

 

不,仔细算起来也有段时间了。往常从来嫌弃麻烦的人突然变得……殷勤起来,怎么能不觉得奇怪。当然,“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所以雷蛰还挺想知道霍金斯这小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不过身为长辈,雷蛰当然不能搞什么小动作,试探什么的也不应该。

 

等霍金斯回来之后雷蛰问:“霍金斯,你老实和我说,你今天怎么回事?”雷蛰还是打算直接问这个问题,他有点担心霍金斯会不会是生什么病了,或者说在学校恋爱了;早恋虽然说正常,但是依旧还是个严肃的问题。

 

“什么,老师我听不懂?”霍金斯还打算装傻。雷蛰看着比较苛刻,偶尔的举动还显得这个人比较幼稚,但是雷蛰一直是个聪明人,霍金斯和雷蛰相处久了自然知道了雷蛰那样做的意图。而现在,霍金斯有问题雷蛰肯定确定了,不然不会这样问霍金斯,所以回应霍金斯的只有短短四个字:“不要装傻”。

 

现在霍金斯也没办法装下去,斟酌过后他还是决定连询问也省去——太麻烦,说谎只会更麻烦。

 

“老师,我应该喜欢你没错。”

 

这话是给雷蛰说的,同时却又像是霍金斯的自言自语,其实霍金斯也有点犹豫这到底是不是,但是确认起来太麻烦,正好雷蛰问起来,这下这个问题就可以交给雷蛰去想了。不过刚才雷蛰碰到他的手时霍金斯确实有点异样的感受,但这是不是悸动霍金斯懒得去想。

 

此话一出雷蛰着实有些意外,他本来还说比较偏向霍金斯有求于自己这个想法,毕竟两个同性之间,晚辈与长辈之间,谁会一开始就去想“非奸即盗”的“奸”。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早恋了,师生恋,喜欢的对象还是自己。

 

最后这顿饭吃的有点尴尬。雷蛰早早就把霍金斯支开,还给了钱让霍金斯自己去买冰激凌。霍金斯也明白,听了之前的话之后雷蛰明显是想要静静,正好霍金斯也打算静静。今天怎么会“心血来潮”就答应了雷蛰,平时明明习惯性的就会拒绝。如果没有答应是不是就不会像今天这样?

 

太麻烦了。想着想着霍金斯不禁烦躁起来,买到手的冰激凌也不能再像之前那样让他食指大动,他两口吃下所剩无几的蛋筒就踩着轮滑鞋冲回家去——还是直接找雷蛰要个答案好了。

 

踩着轮滑鞋飞回别墅,霍金斯背上泛起一层薄汗,微风吹拂下让人觉得有些冷了。天已经黑了,屋里没有开灯,霍金斯碰到虚掩着的房门时,打心里觉得不对,“雷蛰?”他尝试着喊了一声,没有任何回应,窜进屋里上上下下转了一圈,发现半个人影都没有,而后才又马不停蹄地跑出去。

 

临走前他带好门,想用茶几上抓来的手机打电话,这时才发现是雷蛰的手机。霍金斯也没多想,一个电话打给雷伊,语气平常,借口也找的不错,硬是让雷伊一点猫腻都没听出来。

 

得到雷蛰可能会去的地方,霍金斯就从学校门口转了向——虽然霍金斯觉得雷蛰第一会去的地方应该是学校。

 

按理来说,霍金斯应该呆在家里,啃着薯片,看着电视,雷蛰回不回来与他关系不大。他是雷蛰,一个其实很靠谱的人,他去哪做什么都有自己的打算,霍金斯管不着,也不想管,无论和他有没有关系。但是这次霍金斯却有点担心。他现在很需要看到雷蛰以确定雷蛰并没有抛弃他。顺便,霍金斯想要个答案。

 

 

在霍金斯东奔西走时,雷蛰正坐在办公桌前准备教案,桌角放的热茶早凉了。雷蛰教案做的差不多,停下来擦了擦眼镜,余光瞥见凉透的茶水时,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他突然又有了想喝橘子汽水的愿望。

 

关上笔记本,雷蛰从空旷的办公室走了出去。选择逃避属实不负责任,但是这个责任,雷蛰实在担不起,这关乎一个人的人生,不是脑子一热就能轻松解决的,深思熟虑也不一定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再能言善辩,也不一定对此应对不穷。

 

八点半,这个城市其实才真正醒来,夜晚的霓虹远比白昼耀眼。街上的人不少,雷蛰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犹豫了一下,挨着围墙,从校门口又走回篮球场;自家投资,所以学校配置很好,球场不远处就有自动贩卖机,在墙角摆了一排,供应的饮料种类也很多。

 

打开汽水,噗嗤一声,橘子的气味四散开来,雷蛰也不像在家那般讲究,边走边喝,不一会又回到办公楼。临走前,雷蛰把所有灯都熄了,现在站在楼下仰头望去已是黑漆一片。雷蛰喝完橘子汽水,扔掉易拉罐后,转身又离开。

 

今天离开家之前雷蛰就做好了彻夜不归的打算,正好学校也有教职工宿舍,雷蛰也有不少次在无人居住的房舍里凑活一宿。毕竟雷蛰常年睡眠不好,没有安眠药物,在哪都一样——睡不着。但是今天的夜一定会很难熬,毕竟现在他的脑子里就全被霍金斯霸占。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双马尾的少年终究还是找到了他,“老师!”他叫住了他,而他,仅仅是因为一个回头就失了足,跌进宿舍楼花园用来装饰的观赏型泳池,好巧不巧,昨天刚打碎上面的钢化玻璃,碎玻璃拆下来还没更换上新的。

 

五六米深的水池是竖着半嵌在地里的,因为地势原因露出半截柱体,里面养着些观赏鱼,在坡下往坡上看时,很是美观。而现在,霍金斯站在坡下,见证了雷蛰像一尾华丽的斗鱼一样,融入水中,被鱼群包裹着沉溺。

 

雷蛰不会游泳,这次落入水中却没有了从前的慌乱,平静的可怕,甚至忘记呼吸,忘记死亡,仿佛真的变成了一尾鱼——雷蛰觉得他可能是醉了,居然会这样想,可是,喝橘子汽水怎么会醉呢?橘子汽水不是酒。

 

“雷蛰!”霍金斯心下一紧,他当然意识的到事情的严重性,脱下轮滑鞋,三两下冲上斜坡就一头扎进水池。惊醒的鱼儿四散游动,盘旋,阻挡了霍金斯的视线,但是阻挡不了霍金斯的心。

 

氧气一点点散去,窒息感阵阵袭来,雷蛰这才反应过来似的开始挣扎,不由自主地去掐自己的脖子。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霍金斯抓住了雷蛰,雷蛰立马像抓到了浮木一样,想要攀上去。

 

雷蛰不像电视上哪些失足者,环住霍金斯的脖子就作罢,只是死死揪住霍金斯的衣服;霍金斯也清醒,自拉住雷蛰开始就准备按住雷蛰就给他渡氧,让雷蛰在浮上去之前不至于缺氧而死。

 

 

雷蛰再次醒来已经是在医院。卧倒在病床,给雷蛰一种无力感,看到医院的天花板和苍白的灯光后,又有一点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欣喜,不过更多的还是不适。

 

“……霍金斯。”

 

雷蛰开口才发现,他的嗓子也难受无比。霍金斯不在,溺水的记忆如潮水般再次涌入,一时间,雷蛰又感到恐惧与无力。在水里,雷蛰甚至连挣扎都放弃,那样柔软无形的水在杀人时,永远是冰冷残酷的。


溺在水里时,雷蛰从水底望向天空,波光粼粼之下,什么都看不清,什么也听不到,仿佛与世隔绝,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仿佛置身所有人与物之外,不被注视。然而霍金斯来了,拉住他,抱紧他,亲吻他;他被关注,被温暖,被爱着,在令人窒息的深水里,他听见自己的心脏在跳动着。


是的,雷蛰也察觉到,他喜欢霍金斯。


喜欢白天催着他洗漱吃饭,带着惺忪的睡眼吃他做的早餐;喜欢上课时不经意间看一眼他,无论昏昏欲睡还是神情专注;喜欢看见他在自己身边,即便是懒洋洋地站着就够了;喜欢他说话的声音,不经意间总找借口和他交流;喜欢他吃甜筒的样子,眼睛带着笑意,弯弯的,很满足的样子……


喜欢,他喜欢上一个他不该喜欢的人——我的学生。所有还在纠结的问题,全因为一场意外,随流水而去。什么长辈风范,什么教师守则,雷蛰都不在乎了,这还有什么可否定的,这还有什么可犹豫的,这样爱着他的人,还会有下一个吗?


不置可否,因为早在霍金斯表达喜爱时,雷蛰就已经开始悸动,他早就逃不掉了。但是,昨天那样的醉意又是从何而来?

 

“老师,你醒了。”


仿佛听到了雷蛰的召唤,双马尾的少年从门外进来,走入雷蛰视线,西柚色的眼睛有神奇的力量,让雷蛰安心,雷蛰顿时明白了。

 

 

 

 

他不是喝醉了,他早就醉了,醉倒在一片红酒里面。


夏蜜柑(なつみかん)

【ABO霍蟄】Sweeter than sweets(日文)

 凹凸学園ABO设定その6


 α霍×α蟄

 霍金斯是 α,但是他被伪装成 β。因为很麻烦。这次ABO设定并不重要。


 雷蟄在日语中被称为ライジェ(发音是莱杰)。不过,我也喜欢用英文称呼Reg,所以我以昵称的形式使用。


 感谢您的收藏。这将是令人鼓舞的。它现在仍然是日文,但我想有一天翻译它,所以请耐心等待。


――――――――――――――


「ライジェ殿下♡」

 見え透いた媚びの言葉。わざとワントーン高くした声。最早見ない日はないくらい、お馴染みのおねだりポーズ。それらが揃うと面倒なことになるのだと、この二年弱で学んだライジェは、頬を...

 凹凸学園ABO设定その6


 α霍×α蟄

 霍金斯是 α,但是他被伪装成 β。因为很麻烦。这次ABO设定并不重要。


 雷蟄在日语中被称为ライジェ(发音是莱杰)。不过,我也喜欢用英文称呼Reg,所以我以昵称的形式使用。


 感谢您的收藏。这将是令人鼓舞的。它现在仍然是日文,但我想有一天翻译它,所以请耐心等待。


――――――――――――――


「ライジェ殿下♡」

 見え透いた媚びの言葉。わざとワントーン高くした声。最早見ない日はないくらい、お馴染みのおねだりポーズ。それらが揃うと面倒なことになるのだと、この二年弱で学んだライジェは、頬を引きつらせた。

 場所はおなじみ雷家の屋敷。メイドまでいる由緒正しいαの家系の第一子に、こうもあからさまに強請る者など、ホーキンスを除いて他に居ないだろう。あるとしてもおだてて調子に乗らせてからとか、ライジェの様子を恐る恐る見ながらからというのが常であった。

 まぁそれも、彼もまたαだからかもしれないが、それにしたってもう少し隠そうとは思わないのだろうか。にこにことした視線が突き刺さる中、思考が現実逃避を始める。

 しかしそれを見計らったように、「殿下~? 聞いてますか~?」とせっつかれてしまった。大きなため息をこぼしながら、何用かと問う。

「俺ぇ、ケーキが食べたいんですけど♡」

「今週の分はもう清算済みだったかと思うが?」

「えぇもちろん、お仕事の分はもうもらってます。だからこれは、俺の、恋人としてのお願いです♡」

「お前、恋人という単語を出せば免罪符になると思っていないか……?」

「あ、バレました?」

「バレバレだ馬鹿たれ。……それに、恋人としての申し出というなら、その、殿下呼びは他人行儀で好かん」

「え~? そっちから呼べって言ったくせに? な~んて、冗談ですよ、レグ、眉間に皺なんて寄せたら、可愛い顔が台無しです」

 つんつん、と眉間をつつきながら「まぁそこも可愛いんですけど」と調子の良いことを言った。それで多少でも機嫌が上向くのだから、ライジェも相当、毒されている。

「ともかく、今回は奢って欲しいとかそうじゃなくって! 俺、レグの作ったケーキが食べたいんですよ!!」

 曰く、カミルの誕生祝いに作っていたのを知って、羨ましくなったのだと言う。恋人の手料理、しかもお菓子となれば、男子としては是非にも食べたいものなのだと力説した。自分のために手間暇かけて作られた至高の逸品。付き合ってそこそこ経つが、手料理と言うのは全く話題に上がらなかったので、作れない――否、作らないものなのだと諦めていたのだが。

 これが弟のためとなると、メイドがいるにも関わらず、自ら厨房に立って作ったとあれば、嫉妬せざるを得ないだろう。まぁ、そのケーキはライジェではなく、ライシーが作ったことにされているらしかったが。SNSに疎いライジェは、そんな事とも知らずに今日も幸せに生きているので、ホーキンスとしてはそっとしておきたいところである。

「そ、そういうものか……?」

「世間一般にはそういうものなんですよ~!」

「ならお前の誕生日まで待てばいいだろう、先にわかっていれば、いくらでも作りようがある」

「ヤです~! 結構間空くし……そもそもレグ、俺の誕生日知らないって口ぶりですね……?」

 恋人ポイントマイナス五点ですよ!

 ぷん! と頬を膨らませ、遺憾の意を表明するように、稲妻型のアホ毛がみょいんみょいんと揺れている。そんなに不況を買うことだったかと、男はたじろいでしまった。滅多なことでは怒らない――怒ることすら面倒くさがる――少年なので、余計に自分の落ち度を感じてしまうのだった。

 それすら術中だと知らぬまま、「恋人の誕生日を把握してなかった罰として、やっぱりケーキ、作ってくださいね!」と押し切られてしまうのだった。

 * * * * *

 そして今、ライジェは家の厨房を借りている。カミルの時にそうしたように、三角巾をつけて、エンプロをつけて立っていた。依然と違うとすれば、割烹着型のエプロンだったのを、「これ来てください♡」と押し付けられた、ピンクの記事にフリルのついた、どう考えても成人男性が身に着けるべきではなさそうなエプロンになっていることだろうか。

 一度は拒否しようと思ったものの、まだ溜飲の下がらない様子のホーキンスを見ては、これ以上怒りを長引かせるのも面倒だと、大人しく身に着けることを選んだのだった。女性用かと思ったそれが、ぴったり男性丈だったので、なにか知らなくていい世界に触れてしまった気がしたライジェであった。

「ところでホーキンス」

「なんですか?」

「お前、作っているところをずっと見ているつもりか?」

「え、いけませんか? 恋人が俺のために頑張って作ってるところ、眺めてたいな~って思うのは」

「構わんが……手伝う気は?」

「ないですねぇ」

 清々しいほどの即答に、呆れを通り越した悟りの境地に至りそうだった。そうだ、そうだった、このホーキンスと言う少年は、こういう男だったと思いながら、渋々ケーキ制作に取り掛かる。

 今回は何かの祝いと言うわけでもないので、一段だけのケーキで良いだろう。何か言われたら、それこそ誕生日に、と言えば良いのだ。

 先に小麦粉や砂糖を計っておき、小麦粉はよくふるいにかけて準備しておく。卵をボウルに六つ割り入れ、一回り大きなボウルには人肌よりあたたかいくらいのお湯を張って重ねた。こうすることでたんぱく質である卵が固まり、泡が消えにくくなるのである。あとはこの卵を、一心不乱に泡立てる。親の仇かと言うくらいにかき混ぜる。

 実は雷家には泡だて器なるものも存在していたが、普段厨房に入らないライジェは知る由もなかった。なので気合での共立てである。途中で砂糖を加えてさらにがっしゃがっしゃとかき混ぜる。無の境地に達しているのか、頬に卵液が飛んでもお構いなしといった具合だった。

「レグ、レ~グ」

「……ん、なんだ。ここから先はスピード勝負なんだが」

「一生懸命作ってくれてるのは嬉しいんですけども、顔に卵液飛んでますよ」

 ほらこっち来て、と言われて、ボウルを抱えたまま素直に近寄ると、ぺろり、生暖かい感触が頬を伝った。ボウルに意識を取られていた男は、数拍置いてから舐められたことに気が付いて、取り落としそうになる。

「な、なんっ、……!」

「うーん、ただ甘いだけの卵液ですね。やっぱり完成品でないと」

「手で! 拭え! 馬鹿!!」

「語彙力が低下してますよ~? それにそんな大声出したら唾飛んじゃいますよ。俺は別に構いませんけど、完璧を目指すレグなら、そういうの気になっちゃうんじゃありません?」

「ぐ、ぬぬ……!」

 ライジェの扱いに慣れきったホーキンスは、あっという間に手玉に取って、反論を紡ごうとした男の口を、ただぱくぱくと開閉させるだけに留めた。

「それに早くしないと泡消えちゃいますし」

「! しまった、そうだった……!」

 腕力だけで立てられた泡は、機械で立てたものよりもどうしても大粒になりがちだ。素人が作っているならなおのこと。それをつぶさないように小麦粉を篩い入れ、さっくりと切る様に混ぜていく。サラダオイルと牛乳も少々。これを肩に流し込み、一六〇度に予熱したオーブンで四十分ほどブンすればスポンジ土台は完成する。

 さてその間に、使い終えたボウルや秤、篩などを洗ったり干したりして片付けると、ライジェは少年に向き直った。彼は頬杖をついて、やにさがった顔で男を見ていた。それが実に嬉しそうに幸せそうに笑うので、急なおねだりも許容できてしまう。ホーキンスはこれほど表情のわかりやすい男だっただろうかと思いながら、焼きあがるまでの時間について、少年に声をかけた。

「ここから先はオーブン任せだ。膨らむのをずっと眺めていてもいいが、急な話だったからトッピングの材料がない。生クリームと……あとはフルーツの類を買って来ようと思う。お前は何がいいんだ?」

「ん~今回はレグの作ったお菓子が食べたいので、全部お任せにしちゃってもいいですか? レグが俺のために、どんな飾り付けしてくれるか楽しみにしてるんで

「ハードルをあげるんじゃない! 素人の個人製作だぞ!?」

「いいんですよ、どんな不格好でも、レグが俺のためを想って作ってくれるなら。それに、一応ここで見張ってる役も必要でしょう? 一緒に買い出しっていうのも夫婦みたいでいいですけど、それはまた今度の楽しみに取っておきますね」

 ホーキンスの言葉が、男の癇に障った。どんなに不格好でも、などと。完璧主義のライジェにとっては、耐えがたい屈辱である。こうなったら意地でも、あっと言わせてやるのだと、とこは静かに決意した。

 メラメラと燃え立つ克己心を背負って、男は買い物かご片手にスーパーへ出かけて行った。すっかり自分がフリルエプロン姿であることを忘れているらしかったが、少年は敢えてそれを言ってやるほど、親切でもなかった。

 * * * * *

 帰って来た男はやはり般若のような顔に、愛らしいフリルエプロン姿に、イチゴがたっぷりつまった買い物かごを携えて戻って来た。おそらく顔が怖すぎて、誰にもその姿について突っ込まれなかったのだろうと少年は予測する。

 ともかく、男は戦利品のイチゴと生クリーム、そして国産みかんと黄桃の缶詰、皮ごと食べられるマスカットを次々に台の上へ広げた。

 ケーキはすでに焼き上がり、途中メールで指示が合った通り、オーブンから出して粗熱を取ってある。型から取り外したそれを回転台の上にのせると、ライジェは几帳面に、正確に、よく膨らんだスポンジの中央を、水平に一刀両断した。

 切り口は美しく、また、きめも細かいすばらしい出来のスポンジケーキである。その上に、これまた気合でかき混ぜ泡立てた生クリームを塗り、みかんをらせん状に美しく並べると、もう片方のスポンジにもクリームを塗ってサンドした。多少のずれを直してから、ケーキの天辺と側面にもたっぷりのクリームを塗りつけていく。

「は~、器用なもんですねぇ」

「二度目だから、コツを掴めばいくらでも、どうとでもなる」

 その腕前は、まだ二回目だというのに、職人内の正確さであった。ライジェの気質がなせる業だった。

 さて、ここまではカミルの時とそう変わらない手順である。向こうの方が二段構えだったので手間ではあったが、やっていることは変わらない。ここからが、「不格好でも」なんて言葉を撤回させるための勝負所だった。

 ライジェはイチゴのへたをとると、薄くスライスしていった。それを横にずらしてイチゴの帯を作ると、端からくるくると巻いて行く。これには、「イチゴは丸ごとでいいのに~」と茶々をいれたホーキンスも目を丸くした。

 そしてそれを、気持ちクリームを厚めに塗った天辺に乗せ形を整える。するとどうだろう。真っ白なキャンバスには、イチゴでできた薔薇が咲いたではないか。少年は口を開けてぱちぱちと拍手している。それに気をよくしたライジェは、黄桃でも同じように薔薇を作って見せた。

 繰り返していけば、あっというまにケーキには赤と黄の薔薇が咲き乱れ、ところどころにマスカットで緑を添えて葉も演出した力作となった。搾り袋で軽く縁をデコレーションしてやれば、完成とばかりにライジェは息をつく。

「そら、できたぞ。これでも不格好だなんて言えるか?」

「いやぁ~、おみそれしました……それにしてもすっごいですね、お店出せそうですよ」

 言いながらホーキンスはスマホを取り出し、ぱしゃー、ぱしゃー、とその完成品を余すことなく撮っている。ついでに、誇らしげに腕を組むライジェとのツーショットもカメラに収めた。その頬にはやはり、生クリームが飛んでしまっていたが、あまりにも集中して作っているので拭いそこねたものである。

「あ、レグ、ピースしてください、ピース。SNSに上げるんで顔は移しませんけど、恋人に作ってもらった自慢したいんで」

「こうか?」

「そうそう、良い感じです。んふふ、レグが俺だけのために作ってくれたケーキ、とっても嬉しいですよ」

 そう笑う頬の緩みっぷりは相当なもので、普段の死んだ目が嘘のように、年相応の少年に見えて、ライジェは不覚にもきゅんと来てしまった。照れ隠しに切り分けようとすれば、勿体無いなぁと言いながらも、腹ペコらしいホーキンスはすっかり食べる体制になっている。

 六等分したうちの一ピースを皿にのせ、少年の据わるカウンター席へ、フォークと共に差し出す。普段はコーヒー派の男は、ケーキならば紅茶だろうと、それも手ずから淹れてくれた。

 喜色満面でいただきます、と手を合わせたホーキンスは、そこではたと思い立った。

「ねぇレグ、折角だから『はい、あ~ん』もしてくれません?」

「はぁ? いつもお前がやってくるあれか?」

「ええそれです、あれも男としては通過しておきたいところでして」

 この際ですから、ね? ね?

 ごり押しでそう言われてしまえば、感覚が麻痺してきているライジェは、もうそのくらいならいくらでもやってやろうと、添えたフォークを手に取った。ピースの先、イチゴの薔薇の花弁が載ったその部分を突き刺して、一口分を掬い上げる。

「ほらホーキンス、あ~?」

「あ~、ん!」

 ぱか、と口を開けた少年の口にフォークをそっと差し込む。これが結構難しく、相手の口内や喉を突いてしまわないように気を使わなければいけない。男はえずいたことなどないので、相当大事にされているのだろうと、身を以って実感する。

 それに、無防備に口を開くホーキンスは、存外愛らしかった。なるほど、彼がやたら食事を分けて来るのもうなずけると、一人納得したライジェであった。

「どうひたんれすか、神妙な顔して」

「食べながらしゃべるんじゃない。ただ……そう、ケーキの感想が気になっただけだ」

「ふゥん? まぁそういうことにしておいてあげましょう。ケーキの方はそりゃもう! 絶品ですよ! これが丸ごと俺のだと思うと幸せだなぁ~♡ あ、レグも食べてみます? 前回も味見とかはしてないでしょう?」

 そう言って男の手からフォークを奪い取ると、次の一口をライジェの口元へ運ぶ。そこまですると条件反射で口を開いてしまうあたり、よくよく調教されたものだった。

 ケーキはスポンジとクリームの甘さを控えめに、フルーツの甘さを際立たせる構成になっており、使ったイチゴの酸味のある甘さと、黄桃のとろりとした甘さ、マスカットのさっぱりとした甘さ、間に挟んだみかんの酸味とが合わさって、絶妙なハーモニーを生み出していた。確かに、これなら絶品にふさわしい出来だろうと、男は誇らしくなる。

「美味しかったですか?」

「この俺が作ったんだ、当然だろう」

 ふふん、と得意げに言うライジェの頬には、相変わらずクリームが鎮座していて様にならない。少年は苦笑して、カウンター席から伸びあがって男に顔を近づけた。右手でその顎を掴み、人差し指で頬を撫でつつクリームを拭う。

 そして。

「ばっ、なんッ、お前、ホーキンス……!」

「俺としてはこのくらい、甘くてもよかったんですけどね?」

 ちゅ、とかわいらしいキスを贈った。互いに食べたケーキの甘さが唇に残っている。

「このくらいも何もあるか! 甘いとかそういうものじゃないだろう!?」

「え~? 俺はいつも甘いなぁって思いながらキスしてますけど。それに、頬っぺたのクリームはちゃんと手で拭いましたよ」

 指先で拭ったクリームをぺろりと舐めながら少年は笑った。その舌先を見ていると、やけに口の中が甘ったるくなって、男はホーキンスのために入れた紅茶を飲み干してやった。

  了

睡觉乃人生大事

剩下的后续就交给明天的PM啦!

剩下的后续就交给明天的PM啦!

Leaf 秋 AK

[霍蛰]懂事(中下)

“多谢,师傅。”


待出租车离开后雷蛰才仰头去看那栋建筑,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但上回来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个时候这也算是全省科技最发达的地方,现在却落魄了。


以前未来超能科技研究所的所长是个奇怪的老爷子,他喜欢办一些私人科技展,并且邀请雷王集团、圣空集团、星财集团等人来参加,偶尔还会举办一些比赛让大家压下赌注。雷蛰身为雷王集团的继承人,空闲时间打理公司,在公司有一席之地,还有不小的股份,所以机缘巧合之下也参加过。


当时雷蛰因为还有教师的身份不愿意露面,所以去的时候还佩戴了面具。不过,去了之后雷蛰...

 

 

 

“多谢,师傅。”

 

待出租车离开后雷蛰才仰头去看那栋建筑,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但上回来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个时候这也算是全省科技最发达的地方,现在却落魄了。

 

以前未来超能科技研究所的所长是个奇怪的老爷子,他喜欢办一些私人科技展,并且邀请雷王集团、圣空集团、星财集团等人来参加,偶尔还会举办一些比赛让大家压下赌注。雷蛰身为雷王集团的继承人,空闲时间打理公司,在公司有一席之地,还有不小的股份,所以机缘巧合之下也参加过。

 

当时雷蛰因为还有教师的身份不愿意露面,所以去的时候还佩戴了面具。不过,去了之后雷蛰才知道比赛开始前还有交友聚会,总要喝点酒这件事让雷蛰又头疼又烦躁,好在只有几个长辈需要特意敬酒;彻底结束后雷蛰算是再也不想来了,这样无聊的游戏只会令他扫兴,但是面上他还要装着,好让老爷子过得去。

 

不过再也没有下次了。那次聚会没过多久之后,老爷子去世了,据说老爷子已经生病很久,但是却从没对外泄露过风声。真相是否是这样没人知道,人们只知道如果未来超能科技研究所改姓,那必将掀起一场血雨腥风。更何况他还有三个儿子。

 

 

废弃的地方,曾经的繁荣被破败掩埋,成为流浪者的庇护所,成为漂泊垃圾的聚集地。鸟类离开了,植被也死亡了,研究所背后的河流甚至都已经开始干涸了,曾经在这个地方残留着的东西腐化后圈画自己的地盘,占领了这个国家一块宝贵的土地。

 

厂房的门口开着道缝隙,地上厚厚的灰尘落满了脚印,从鞋型看,进去之后还有不少人从里面出来,雷蛰想:或许这是研究所搬迁之后旧址最热闹的一次了。因此,雷蛰也没着急着进去,敌暗我明,贸然行动只会,保持冷静才是当下应该做的事。

 

「我到了」

 

站在离厂房门口不远的地方,雷蛰总觉得有一股视线一直在他身上扫来扫去,而短短三字对方几乎是立刻就给了回复,这就更加重雷蛰的怀疑。

 

「进来」

 

同样是简洁明了,若是平时有人给雷蛰这样回消息,雷蛰或许会觉得对方坦白率真,又或许会觉得对方不拘小节,但现在站在一片荒芜之地,雷蛰只觉得冷,更因为这个人而感到有些惧怕。

 

 

刚准备迈步,听到门内有所动静又停在原地。只见一只老鼠从仓库里窜出来,一头撞死在雷蛰脚边的废墟上,身体被一根钢筋贯穿,仔细一看就能发现这老鼠是机械的。看见这一幕雷蛰不由得攥紧双手,他呼吸有点乱,只靠着掌心的钝痛唤醒意识——雷震当年也是因为一场不意外的车祸在病床上躺了多年,胸腔被贯穿只勉强捡回一条命,身体也大不如前。雷蛰现在还记得他当时看到的,每个细节都深入骨髓。

 

这是提醒,也是威胁。不论是现在在派厄斯手上的雷震还是霍金斯,都可能再重蹈覆辙,雷震不可能再经受这样的折磨,霍金斯也还是个孩子,而且……

 

不再犹豫,雷蛰侧身穿进门内,空旷的厂房回荡着雷蛰的脚步声。先前一直沉浸在恐惧之中,连思考的能力都放弃,以软弱的状态去面对本来就强大的对手是极不应该的。

 

 

「右转,直走」

 

自从雷蛰进来之后派厄斯的消息就没停过,而这些短信过不久就会又消失不见,这让雷蛰有些顾虑,盯得太紧了,甚至连走了多少步都知道。门窗都被钉死了,雷蛰甚至因为检查窗框遭到了极为明显的警告——越往里走越黑,几乎已经伸手不见五指,而这个地方好像还有其他东西,雷蛰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应该是和死亡擦过肩。雷蛰本来就不相信派厄斯,现在更是觉得一步都走不得,差点死掉这种事无论落到谁身上都是不可避免的恐惧。

 

「左转,先前二十一步」

 

许是早就料到雷蛰会没有动静,对方第二条短信来的很快。

 

「怕了?」

 

面前的“怪物”还不知是什么,但雷蛰能感觉到强烈的视线感,派厄斯也不知道对这个地方做了什么,手机的光线照不亮任何东西。迈开左脚,雷蛰数了第一步。

 

二十一步走完,下一个命令是右转然后直走,雷蛰回忆了一下之前派厄斯的指令,他大概是回到了之前那条路上——这种被人拿捏和指控着的感觉真不好受。然而这次下一道指令迟迟没来,雷蛰早觉得有些不对劲,一直提防着黑暗的四周,直到感觉到屏障。

 

「开门」

 

顺着墙壁摸索,雷蛰确实摸到了门把手,上面的灰也很少,应该被开关了不少回,这令雷蛰有些犹豫,但是他还是决定开门,因为如果要死,那么刚才应该已经死了。

 

 

门开了,雷蛰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然而也没个反应的时间,一阵强光袭来,他有些措手不及。长期处于黑暗中突然受到光线刺激,雷蛰顿时只觉得双眼刺痛,耳边响起的是派厄斯癫狂的笑声,令雷蛰胆寒。

 

“我特意在这里安装了聚光灯,怎么样?哈哈哈哈……”

 

不怎么样。雷蛰这样想着, 心里却不踏实,本来就不可能比得过疯子,怎么着都得挂彩,一路上还被别人完全拿捏着,现在又……眼睛好疼,看不清了。“现在,你还想怎样。”雷蛰不甘心地揉着眼睛,以前却始终模糊,一片猩红,也不知道是派厄斯做了什么,还是身体机能的问题,总之现在他基本等于瞎了。与此同时他心里却也有了一个猜测。

 

“别那么紧张,十五年前我第一次找到你大伯的时候他也是这样,而且一副非常不想和我聊天的样子,明明是对你我都有利的事,非得闹成最后那个样子……现在我也只是想和你好好聊聊……聊一下从前我和你大伯闹掰的事。”

 

“等下……”雷蛰面上没什么表现,确实手心已经出汗了,他现在才是真真正正入了狼窝。和他谈条件这种事无非是无路可走才下的一步险棋,上一个人的下场他也看到了,提心吊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轮到他头上了吗?总之无论如何不能轻易答应,只能先稳住他,然后走一步看一步了, “霍金斯在哪?”

 

“哦~你说那个小子啊!”

 

脚步声,这是雷蛰到这里第二次听见脚步声,上一次还是他面对那个“怪物”之前,所以雷蛰下意识的退了半步,无论是不是派厄斯的靠近,雷蛰感觉到的都只有危险的信号。脚步声最后停在雷蛰面前,雷蛰使劲闭了一下眼,但是终究只是徒劳。“之前不是已经让你见过那小子了吗?”

 

什么!不会是……

 

语毕,雷蛰转身拔腿就跑,想一头扎进黑暗中,却被对方拉入一片猩红——被锁喉永远都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咳,混蛋,放开你的手。”雷蛰使劲拉扯着派厄斯,却没想到看起来瘦弱无力的派厄斯力气这样大,无论雷蛰怎样挣扎他都纹丝不动,甚至还游刃有余的关上雷蛰面前那扇也被涂的猩红的大门。这时雷蛰脑内又闪过一个念头——中计了。

 

 

真是太巧合了。霍金斯失踪,第二天一大早派厄斯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大家的第一反应是霍金斯一个抑郁症会乱跑到哪儿去?那个家伙和雷家有恩怨,找长辈报仇有失风度还不彰显实力,最好的人选无疑是雷蛰,而霍金斯又是雷家长子的弱点,绑架他最好不过。但是,这样想又会忽视一点。一个抑郁症会乱跑到哪儿去?一个抑郁症,乱跑到哪去都有可能吧!

 

而且,即便选这样偏僻的地方合理,又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的封紧所有门窗,让这个地方密不透风也不至于没有一丝光亮吧,现在他还看不见,所以……这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圈套,从派厄斯去找雷伊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带走雷伊开始,而霍金斯也根本不在派厄斯手上。

 

 

“别着急,我这还需要你帮忙签个合同,签完随你去哪都不关我事。”派厄斯一把拉过雷蛰,让他面对厅内铺了红布的长桌,那份白纸黑字的合同在红彤彤的一片里格外显眼。“看得见吗?不过看不见也没多大关系。”

 

趁派厄斯废话时,雷蛰悄无声息地摸到了自己藏在身上的匕首。道理是不可能讲的,合同也是不可能签的,疯子是没法交流的,现在这种情况下八成是走不出去了,不过现在派厄斯和他靠得那样近,是个机会,所以雷蛰攥紧匕首毫不犹豫就对着派厄斯的方向猛刺过去。拼死赌一把也不能直接被对方玩弄至死。

 

 

“唔……小兔崽子,和你父亲一个德行。”派厄斯一只手捂住被划伤的脖子,鲜血从指缝挤出顺流而下却毫不在乎,另一只手把雷蛰的头狠狠拍在桌子上,与此同时,雷蛰的眼镜也碎裂开来;然而匕首还没有被夺走,雷蛰找准时机又向派厄斯刺去,匕首没入皮肉的同时,雷蛰因为没躲开派厄斯的攻击,脑袋重重的砸在桌面上,一时间,雷蛰只觉得耳边一阵轰鸣。

 

没等雷蛰回神,派厄斯拔出插在腰侧的匕首,对准雷蛰的手就砍下去,好在雷蛰还是及时反应过来。虽然手被划伤,但也把匕首扔了出去,顺带也把派厄斯一脚踹出三米远。

 

然而,这些却莫名打开了疯子的开关。派厄斯飞快地扑回去,甚至都不去管身上伤,不顾雷蛰紧紧掐住他脖子的手,扯着雷蛰的头发,按着雷蛰的头一下下撞击桌子——已经不知道是谁的血流到桌子上与桌布的颜色合二为一。

 

直到雷蛰已经被砸的有些神志不清时,派厄斯才停下来,拉起雷蛰的手,捏住食指按进印泥里,再次落下时,一份合同就签好了——雷王集团公司持有股份转让。

 

“早这么配合我不就好了,非得这样……现在,你自由了,顺便告诉你一个秘,密……呃,怎么回事……”就在派厄斯准备离开时,他开始觉得有些头晕,眼皮沉得马上就要垂下来,身上再疼也控制不住那种困意。最后,派厄斯强撑着看了一眼插在壁画上的匕首,刀柄上刻的花纹隐约勾画出一个“蕾”字

 

该死,是蕾,蒂……

 

 

※※※

 

“唔……”雷蛰的睫毛颤了颤,有些难受的抓紧床单,针还扎在手背上他却没有感觉,有感觉的只是挤入手心里的,不知是什么东西,带着温度的包裹住雷蛰的手。

 

“老师,老师……你醒了?”雷蛰睁开眼,本能的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但是他眼前还是模糊一片;雷蛰现在的样子可谓狼狈,头上缠着绷带,划伤的手被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完好的手输着液,眼睛还看不清,身上的衣服因为打斗沾满血液和灰尘却还没来得及换,脸上也有不少擦伤。 “霍金斯?”

 

“老师?”霍金斯有些疑惑,不免发现了雷蛰眼睛上的端倪,不过也有些庆幸,现在他身上的衣服虽然干了,却还是有不少水渍和淤泥,这要让雷蛰看见,那家伙肯定先生气,然后又要自责, “看不见?躺好别动,我帮你叫医生。”

 

语毕,霍金斯动了动,尝试把手抽出来,却很意外的发现雷蛰把手又握紧两分。

 

本来霍金斯是打算趁机出去冷静一下,毕竟自己一冲动就扣住自家老师的手,还学着那些小情侣十指相扣,雷蛰醒来要看见气氛一定会很尴尬。但是现在,雷蛰不但看不见,还反手一握,霍金斯反倒开始有些不舍。

 

“霍金斯……过来,靠近点。”

 

此话一出,霍金斯的喉头不自觉地滚了滚,他俯下身子靠近雷蛰,乌黑的长发垂在雷蛰脸侧,雷蛰抬起还空着的手摸索上霍金斯的脸,一点一点地摸过去,仿佛在勾勒霍金斯的轮廓。

 

“老师……”霍金斯握住雷蛰的手不安分的蹭了两下,偏头又在他手心落下一吻,也落在雷蛰的伤处上,“别摸了……老师,你这样我真的好想亲你……”霍金斯的吻轻轻落在雷蛰手上各处,掌心,指腹,见雷蛰没有任何反应,霍金斯又张开嘴,轻轻用牙齿咬了一下雷蛰的拇指,雷蛰好像这才回过神来,把手攥紧着收了回去。

 

“我去叫医生。”说着,霍金斯这才抽身离开。真是糟糕啊,心快要跳出来了。这样想着霍金斯才踱去护士站,“您好,打扰一下,二十一床醒了,能麻烦医生来看一下吗?他好像看不见。”

 

“……好的。”护士站的小姐姐愣了一下后微微一笑,然后拿起护士站的电话。不一会就交代好情况,等小姐姐再抬起头她又笑眯眯地问:“小朋友,你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霍金斯不自在地挠了挠脖子,视线全放在某间病房的门把手上,脑子里却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因为霍金斯不会脸红,所以他一直不在意害羞这件事,就算现在脸已经烧起来了也一样不会。

 

“可是你的耳朵好红。”

 

即便到这种情况,霍金斯还是很镇定,抬手淡淡地摸了摸耳廓说到,“嗯,有点热。”

 

这时医生也准备好了,女护士起身和霍金斯一起跟上去,检查雷蛰眼睛的期间,女护士一直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时不时往霍金斯那边瞟两眼,嘴角带着一抹淡淡地微笑。直到雷蛰检查完毕,借由交代病情的事,女护士才把霍金斯拉到一边说,“……现在,能问一个私人问题吗?你和那位病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问到私人问题时,女护士的语速飞快,没等霍金斯拒绝就已经把话说完,这让霍金斯有些为难。什么关系?是啊,他和雷蛰现在到底算什么关系呢?师生,长辈与晚辈,家人,朋友,还是别的什么?

 

见霍金斯迟迟不语,女护士也不怕猜错,直接问到,“他不喜欢你?是因为年龄差吗?还是说有别的什么他不能接受,因为是同性……”

 

“我不知道。”话说到一半时霍金斯就一激灵,她语速快,说了几句霍金斯才找机会打断她,好在这个护士姐姐也控制着音量,除他们俩以外基本不会有第三个人听见。“而且,打听这些事是不是不太礼貌。”

 

“非常抱歉,我有点激动。但是,我还是得说一句,你还年轻,他已经该谈恋爱娶妻生子了,你可得抓紧时间,不能后悔一辈子啊!你想想,这位先生长得这么好看,穿衣打扮讲究,经济条件也好,个子还高挑,这放到外面哪个女士看了不心欢,别到时候他喜欢上别人……”

 

 

护士的话令霍金斯沉思,直到护士已经走掉,他还站在原地,脑子里回放着之前自己和雷蛰相处的种种,好的,坏的。很多,霍金斯这次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和雷蛰经历过这样多的岁月,他们之间的事居然也像天上的星星那样多了吗?可是,未来呢?这些还会延续下去吗?要知道,河流是会断流或者干涸的。

 

如果雷蛰爱上了别人,如果雷蛰娶妻生子,如果雷蛰的生活里再也容不下他……

 

霍金斯不敢想。

 

他知道他从雷蛰这里得到的很多,太多太多了,亲情,友情,甚至爱情,他不知道为什么雷蛰能给他这么多,但是他的人生好像是因为雷蛰所以圆满了。他还要苛求什么?这样太贪婪了,但是霍金斯还想要,他希望,他渴望,甚至祈求能得到雷蛰的喜欢,他想能一辈子拥有雷蛰,也拥有雷蛰带来的所有美好。可是,这样一个人,他有什么资格去霸占他……

 

该去占有吗?凭借他的宠爱和放任……

 

 

砰!

 

房间内传来声响激得霍金斯猛地回过神来,拉开身后的房门就冲进去,二话不说先把雷蛰按回床上。霍金斯不在那会儿雷蛰已经换好了病号服,再加上刚才不小心打碎水杯,现在已经是一个合格的病号。

 

“老师,你现在看不见就别乱动。”霍金斯一边把雷蛰摆好,给他掖好被子,一边又检查了雷蛰的手和脚,看看有没有伤到。随后,他又拿来笤帚和簸箕,把地上玻璃杯的碎片全都处理干净, “要喝水我给你倒。”

 

“医生说了,你是中度脑震荡,大部分患者可能会偏瘫,或者一过性抽搐,身体也会头晕头疼,恶心呕吐,还有你的眼睛,短期内就会恢复。医生还说你会逆行性遗忘……”霍金斯调好温水后又回到雷蛰床沿坐下,“所以你怎么变成这样的还记得吗?”

 

“只记得去了未来超能科技研究所。”

 

霍金斯只觉得问了等于白问,“唉,行吧,等会还有警察会来问你,你能想起来多少说多少,那个家伙早醒了,人没什么事所以已经抓了,不过据说他并不是派厄斯,相反,是一个相貌平平的——精神病。”


雷蛰一个激动差点从床上弹起来,同时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人要他看不见了。不过这也确实好笑,那么多对雷王集团不轨的人都没办法,这回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耍了。胆子是真大,人也是真疯。


见雷蛰紧蹙着的眉头,霍金斯不慌不忙的转移了话题,“等你好了我们就出院。”

 

“……”雷蛰捧着被霍金斯强塞到手里的水杯,目光垂落至病房的地板上,心里满是想要被病人照顾的不悦,脸色好了一会又黑了下来。霍金斯见雷蛰脸色不对,只好先一步打断到,“要是明天早上情况好我们就回家。”

 

本来霍金斯还在担心,毕竟雷蛰被打断后再没说一句话,但是看见他喝完杯中的水,随手举着等霍金斯拿走,躺下窝进被子里之后,霍金斯松了口气——太好了,他同意了。

 

所以最后的结果肯定会顺了雷蛰的心意,第二天雷蛰起了个大早,刚坐起来就习惯性地找眼镜,半天没找到,索性就静静坐在床边。没等他下一步动作,霍金斯就已经来到床边,“老师。”霍金斯说到,同时把晚上睡不着去家里拿的衣服递给雷蛰,确定雷蛰能分清前后之后又转身出去,顺便带上了房门。

 

等霍金斯再次进来,雷蛰还是静静坐在那里,只是换了一身休闲服。霍金斯不由自主地勾了一下嘴角。看不见的雷蛰话少了许多,人也显得乖了许多,很多情绪仿佛被无形之手从雷蛰的身上拿走,这时雷蛰好像才显出几分这个年纪他该有的样子,带上一丝稚嫩青年的无措与迷茫。

 

走到床边,霍金斯俯下身轻轻握住雷蛰的脚腕,帮雷蛰穿上袜子,又给雷蛰套上鞋子,细心地系好鞋带之后才站起身,牵过雷蛰的手拉着他站起来。

 

霍金斯一时间想到了,如果有一天雷蛰老了,看不见了,他或许也会像这样照顾雷蛰,又或许再早一点,他会这样牵着雷蛰的手,和他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这不由得让霍金斯想起昨晚,那个护士姐姐加了他的微信,又和他说了很多,凌晨闭目养神时竟做了个梦,以至于今天早上霍金斯是吓醒的。

 

 

 

 

 

 

 

 

 -end-

 



霍金斯的梦放到回礼里了


问筠瑞灵
画的时候我已经懵了 所谓网课,...

画的时候我已经懵了

所谓网课,你们上你们的,我画我的

由于时间原因,只能画成这样了

灵感来源于我一朋友

关于我一朋友可能以后会画

画的时候我已经懵了

所谓网课,你们上你们的,我画我的

由于时间原因,只能画成这样了

灵感来源于我一朋友

关于我一朋友可能以后会画

阿包包包包

他真酷,我喜欢

我要给他买巨无霸香草脆皮爆浆奶油黑巧克力芝士甜筒

他真酷,我喜欢

我要给他买巨无霸香草脆皮爆浆奶油黑巧克力芝士甜筒

雾中来信
是女巫帕和恶龙帕,以及虽然盖着...

是女巫帕和恶龙帕,以及虽然盖着帽子睡觉看不出来但真的是女巫的霍金斯和小美人鱼安莉洁ε(*・ω・)_/゚:・☆

是女巫帕和恶龙帕,以及虽然盖着帽子睡觉看不出来但真的是女巫的霍金斯和小美人鱼安莉洁ε(*・ω・)_/゚:・☆

岚苏

两张狼霍哎 喜欢耳朵呢

两张狼霍哎 喜欢耳朵呢

环太平洋
霍金斯,远攻的神,这一棒下去就...

霍金斯,远攻的神,这一棒下去就是一条命!为啥手游没有他的羁绊啊!-3-

霍金斯,远攻的神,这一棒下去就是一条命!为啥手游没有他的羁绊啊!-3-

阿包包包包
随手摸的霍金斯 他好酷,我好喜...

随手摸的霍金斯

他好酷,我好喜欢

我画的好菜,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酷

咸鱼万岁╮(‵▽′)╭

随手摸的霍金斯

他好酷,我好喜欢

我画的好菜,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酷

咸鱼万岁╮(‵▽′)╭

1023
海洋公园进度+1【不是

海洋公园进度+1【不是

海洋公园进度+1【不是

飞酒超人
夭寿啦,你是要毒害一个阳光正义...

夭寿啦,你是要毒害一个阳光正义的好少年吗……(嫌弃脸霍酱

夭寿啦,你是要毒害一个阳光正义的好少年吗……(嫌弃脸霍酱

九画生

【HP霍帕】巫师的七条咒语和七瓶魔药(4)

*哈利波特设定


*cp:霍金斯x帕洛斯  其余皆为亲情友情

(霍格沃茨篇就是恋人未满的暗恋酸臭味)

没有剧情 我就是想看在HP里他们谈恋爱


*少年篇 七条咒语和七瓶魔药

拉文克劳霍金斯x斯莱特林帕洛斯


*建议先阅读前篇《巫师的二十四个字母》《番外 巫师的二十四小时》《番外 巫师Ray的自我修养》《巫师的七条咒语和七瓶魔药 (1)(2)(3)》(不然会出现看不懂的梗和事件)


*不像连载的连载 不间断更新


*08

 [Draught of ...


*哈利波特设定


*cp:霍金斯x帕洛斯  其余皆为亲情友情

(霍格沃茨篇就是恋人未满的暗恋酸臭味)

没有剧情 我就是想看在HP里他们谈恋爱


*少年篇 七条咒语和七瓶魔药

拉文克劳霍金斯x斯莱特林帕洛斯


*建议先阅读前篇《巫师的二十四个字母》《番外 巫师的二十四小时》《番外 巫师Ray的自我修养》《巫师的七条咒语和七瓶魔药 (1)(2)(3)》(不然会出现看不懂的梗和事件)


*不像连载的连载 不间断更新




*08

 [Draught of Peace]

缓和剂



Hockeys从没想过自己会将金加隆花在购买缓和剂上,他之前倒是有见过临近考试的学长因为压力过大在佐料店购买强效缓和剂。他本以为自己当巫师这辈子都不会用到名叫Draught of Peace的魔药。Hockeys在任何事情上总是能够保持坦然自若的态度,就像在死亡线边缘来来回回慢慢滑动的爬行生物。



按理来说他不需要缓和剂,除了魔药作业需要熬制以及样品以外,他是绝对不会需要这种东西的——但是一切都有意外。



Hockeys现在购买了批量的缓和剂,尽管不是他自己使用。



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将Palos送去了医疗翼,那里的治疗师会照顾好他,Hockeys并没有跟上去,而是转头购买了缓和剂,回到宿舍拿出了部分封存还没有使用的无梦酣睡剂。



在发生这些之前,Palos曾经向拿着无梦酣睡剂试图让自己喝下的Hockeys大声宣泄自己的不满:“我是个正常的人,我想没有哪个正常人会需要魔药维持自己的健康和生活!难道不是吗?”



如果还是小孩的那个Palos,面对为自己熬制无梦酣睡剂的Hockeys也许脸上会浮现出绯色的

别扭的红晕;如果是二年级的Palos,当Hockeys向他递出一瓶紫色的无梦酣睡剂时,他会乖顺的接受并且使用它。如果是三年级的Palos,当Hockeys一次又一次拿出那瓶无梦酣睡剂之前,他的脸色就会变得像烧坏的坩埚一样难看并且随时做出如临大敌的样子。



他们两个人都该承认。只要在Palos受到外界、心理、生理上的刺激时,Hockeys就会让他用魔药进行自我“治疗”。起初Palos认为这是最好、也是唯一的办法,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惊恐的发现自己对药剂已经成了一种依赖——Palos对那些无休止的噩梦已经失去了大部分都抵抗力。



在无数次从斯莱特林寝室的床上惊醒后第一反应是去寻找抽屉里还未开封的无梦酣睡剂时,Palos才意识到自己这无声无息的放弃抵抗有多么恐怖。这或许是他自己的认为,因为Hockeys并不觉得Palos的情况会是魔药导致的,毕竟无梦酣睡剂曾经带给Palos无数个可以好好安眠的夜晚。



这是他们出现的分歧的导火索,作为一个魔药天赋极高的男巫,Hockeys不理解Palos对魔药的一种敌意。而被近三四年断断续续的恐怖梦魇骚扰到快要接触精神性崩溃的Palos认为是魔药大大降低了自己的大脑的抵抗力,甚至他开始认为Hockeys让自己服用魔药是在伤害自己。



而Hockeys本身就不爱用语言去和人沟通,既然对方不想自己主动服用魔药,那他就来主动——比如在Palos被噩梦困扰的那几天的晚餐里面加点缓和的无梦酣睡剂。



为此Hockeys甚至研究出了一种延迟入睡时间的酣睡剂,从吃完晚餐到回到地下的斯莱特林寝室只需要十五分钟,缓和后的无梦酣睡剂可以延迟药效来临的时间。Palos持续了一个星期回到寝室后半个小时就昏睡的日子后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Palos的魔药成绩比起Hockeys确实差的太多,但这不代表他是一个傻子,他头一次怒气冲冲找到Hockeys后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冷嘲:“哈——Mr Hockeys,依旧热衷于延续你还是几年前小孩子的习惯——偷偷研制魔药然后准备趁某个人出其不意的时候放进他的食物里面来达到你想要的效果?哦,那看来你比小时候进步太多了,之前我抓住了你的尾巴,而这次你已经不知道使用这种招数在我身上多少次了?我来是为了感谢你的自作多情,这简直荒唐。”



Hockeys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拿“我是为了你好”的这种借口来解释自己的行为,Palos总是很敏感,并且让人感到有些过于多疑。



“你愿意每天睡不着觉天天做噩梦也不愿意服用药剂?它并没有你想的那种副作用,你已经使用它很久了不是吗?”



“当然,我服用它确实很久了,所以我才变成这样,我的大脑根本无法让我好好的思考以至于我被噩梦无止境的干扰。”



“你太不可理喻了。”



“如你所愿!”Palos怒气冲冲的留下一句话后消失在走廊的转角处。Hockeys发誓自己的语气绝对要相当的平静,但Palos还是生气了。



一直到那节黑魔法防御课,Palos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和Hockeys说上一句话,他还是轻松自如的挂着笑容和四年级的Ray,二年级的Pelley和一年级新生Camille在霍格沃茨的每个角落出现;一直到Palos意识模糊晕倒时,一个星期没能和Palos对上视线说上话的Hockeys才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在这之后,那些争执似乎不那么重要了。



Hockeys站在医疗翼的门口踱步,他的口袋里装着一瓶静静等待的无梦酣睡剂,手里捏着买来的缓和剂,棱形的瓶子被他握紧在手心。



他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向Palos输送“服用魔药会好很多”的观念,但这瓶缓和剂确实是给Palos使用的,Hockeys其实早反思了很多,也许Palos只是讨厌无休止的无梦睡眠剥夺了他获得夜晚的特权——他曾经说过,服用酣睡剂醒来之后就像生命和时间都无缘少了一段,虽然无梦睡眠让人感到放松,但时间失去的紧张压迫感让他更加的喘不过气来。



Palos喝过多少瓶无梦酣睡剂?在霍格沃茨的三年里,似乎从二年级开始Palos的噩梦就开始频繁的反复,多半是因为黑魔法防御课的影响——以及Ray,他是一个认为黑魔法与白魔法都应该被学校普及的斯莱特林纯血家族的巫师。但Hockeys能够看得出来Ray在Palos面前时很少、乃至于不用黑魔法来捉弄任何让他不爽的人。



曾经目睹,且知道Palos被袭击的只有Ray和Hockeys,这是他们三个人心有灵犀从不提口的事情。但是Ray不知道Hockeys一直在给Palos提供无梦酣睡剂,而作为一个主导人,Ray有心的减少了Palos触及黑魔法的大部分机会。



这是他难得担心别人的时候,除了对他的兄弟姐妹以及亲人之外,Palos和Pelley也成为了他大部分时间保护的人。当然他知道Hockeys和Palos关系变僵硬的事情,这是他观察到的,但他并没有闲心管闲事,并且还是他不喜欢的Hockeys。



Ray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如何和格兰芬多的级长Anmicius对抗和照顾自己新入学的弟弟身上,所以他一直认为是Palos终于意识到Hockeys是个怪胎所以才和对方闹掰了关系,并且非常肯定自己的想法一定是百分百确定的事实。



Palos在被送进医疗翼之后的两个小时就醒了过来,霍格沃茨很少有人会进来这里,这也是教授们希望的。而进到这里的学生乃至老师大多数都是因为飞行课受了伤或者是被皮皮鬼恶作剧。而最近这里的床位一直空荡荡的,Palos是近半个月作为在黑魔法防御课被博格特刺激到晕倒而躺倒医疗翼最佳铺位的学生。



在他昏迷的两个小时内,Ray曾经匆忙的带着Pelley来看他,当高个子的黄发男孩一脸担忧懵懂的问Ray这是怎么回事时,那个天生有着领导者气质的斯莱特林四年级生面无表情的说



“他被施了昏昏倒地”



“谁干的?”



“Hockeys。”Ray想都不想的瞎掰说出了这个名字,并且没有丝毫后悔,甚至脸上还挂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如果Palos这个时候醒着,一定会尴尬的挂着笑容附和Ray,可惜他昏迷在床上人事不清。



当那个用头巾绑住一头乱糟糟的黑发的巫师带着他的朋友走后的二十分钟Hockeys准时到达了医疗翼的门口,在他犹豫了十五分钟后才踏进了空荡荡的治疗室。



Palos已经醒了,或者说是刚刚才醒。他错过了和自己朋友见面的机会,但是他几乎是一睁眼就看到了那张在他昏迷前最后看见的那张让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



Hockeys比以往更加苍白,他的脸快要变成墓碑了,连那双眼睛也黯然失色,即使来到霍格沃茨后身体营养需求已经补足也拯救不了他纤细骨感的身形——还好他的脸没有那么浮肿,不然他就像被捞出来的水尸一样了无生气。



Palos其实已经没有一个星期前那么生气了,但他找不到一个好的借口去和Hockeys谈谈,他在面临自己梦中的场景出现在眼前后猛然的意识到真正摧残自己意识的并不是魔药,而是自己的精神状态,但他不清楚这是什么造成的。



Hockeys在斯莱特林的藏书区找到了对于黑魔法的解析。



黑魔法带来的不可修复的创伤不只是肉体上的,更多的是灵魂上的诅咒,对Palos造成伤害的咒语源于斯莱特林的一位校长发明,在那位校长去世很多年后他的教科书才被展示出来供学生学习,其中就有对于“神锋无影”的介绍。



本来Hockeys想将这一切告诉Palos,但是那时还没来得及解释。



出于各种心理,向来怕麻烦的Hockeys头一次安下心来准备和Palos解开误会,但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干巴巴的问好:“教授已经批准你这个学期上可以不上黑魔法防御课了。”



如果可以,Palos非常不想说话,他的脑仁一阵阵的刺痛,但他只能用最平淡的声调承接对方的话:“哦,但我想这没有用,我的黑魔法防御课的课程停掉之后就能让我摆脱乱七八糟的东西吗?”



“并不能……你可以安静的听我说,如果你愿意说话的话。我知道你不想听到魔药两个字了,但是目前为止魔药是最好的治疗办法。”Hockeys有些紧张的说出这些话,而Palos给出的反应却意外的冷静,他的脸颊微微有些凹陷。



“我想我可以听听你的说法。”他有力无气的说。



“并不是无梦酣睡剂,这个法子确实很糟糕,无梦酣睡剂有一定的副作用,尽管没有那么糟糕,但他对于你来说确实不合适,不过那是我之前唯一能想到的办法。”Hockeys突然感到有些语无伦次“你应该听到过一种诅咒的说法,也包括在黑魔法里面,并且它的概括极为广泛,加了诅咒的黑魔法会对灵魂造成创伤,严重的会反噬到施咒人自己身上,这也就是为什么使用阿瓦达索命对某个灵魂的扼杀后自己的灵魂也会碎裂。”



“而神锋无影作为创伤力不可修复且极其强大的黑魔法,本身它是不具有对灵魂和意识的损伤。魔咒的发明者从没有想过后人会在他的魔咒上加深对灵魂的诅咒,这种对于灵魂的诅咒很难治愈。这是最残忍的黑魔法,它会通过创伤来折磨你的意识,例如钻心剜骨会带来不可磨灭的意识创伤。严重的会伤害到巫师的神经。而最大的良药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克服。”Hockeys犹豫了一下补上一句话“和魔药,或者是反咒。”



Palos微微睁大了眼:“这不是你该涉及的内容,黑魔法防御课的课本除了三大不可饶恕咒之外从没有提到过这些,Hockeys……你在研究黑魔法?”



“这是在图书馆的斯莱特林的藏书区找到的,一本古老的魔药教科书上的相关资料…我没有研究黑魔法的乐趣,我只是想找到我想要的。”



“有时候我会认为你是一个斯莱特林。”Palos不知道是肯定还是讥讽的说。



“也许吧,但我是个拉文克劳——治疗诅咒,也就是修复灵魂,除了咒语那就是魔药,最低级的魔药就能做到治疗的基础——缓和剂。”Hockeys“能够缓解你在生理上的焦躁不安的情绪,恢复理智和正常思考,处于一个平和的心态。”



Palos哼哼的点头:“到头来只是将无梦酣睡剂换了一个说法,让我沉睡着掩盖我受到折磨的事实变成让我清醒的平复自己受到折磨的心情。”



“这是一个辅助,而真正的克服还是需要你自己。”Hockeys低头抚摸着棱形的魔药瓶“你没有拒绝打断我的说辞,你准备接受吗?”



“我想我们都该知道自己做错了。”Palos有些窘迫“好吧,我承认我们之间的吵架显得有些幼稚了。你和三年前一样,或者说你这几年从来都没有变过,总是有些固执己见自作聪明,就算你确实是对的……我们不能一直不说话直到回到霍格尔特427号还这样子相处。”



“你变成这样一定是Ray影响的,他的影响力总是惊人,他比Rey还要恐怖,现在斯莱特林几乎都听他指挥,而他只是一个四年级的学生。”Hockeys用抱怨的语气说道,他总认为Palos的脾气和习性越来越古怪刻薄,哪怕没有坏心。



“你们俩从小就这样互相对峙。”



“以后也是,如果他不能对我消除偏见的话,很明显我从来没想把Rey当做自己的姐姐,而他却总这么认为。”



“得了吧,你明明对Miss Lei那么迷恋崇拜,Ray看不惯你也很正常。”Palos的力气恢复了不少,他甚至能大声的说出这句话。



Hockeys咂舌:“你被他同化了,连你也这么觉得。虽然不可否认我确实崇拜她,但是没到疯狂迷恋的地步,霍格沃茨有很多崇拜她的学生不是吗?”Palos嘴角隐忍着颤抖,似乎要笑出声了。



Hockeys握着那支缓和剂,在购买它之前,他觉得这个是给Palos用的,而从刚刚到现在他一直捏着这个瓶子,似乎在从中找到什么支点。



也许该缓和的不是Palos,也不是Hockeys,而是他们卡壳的关系。



而Hockeys很不想承认自己确实不会交流,和Palos在一起他通常是直言直语,并且摆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但他这次不得不败下阵来。



Palos看着Hockeys那双眼睛对自己汹涌的感情表示妥协,他从没想和Hockeys发生什么分歧。



“缓和剂,Hockeys,你是为了这个来的,所以不要再把它捏在手里了,你应该给我。”Palos用轻轻的语气说“你这次赢了,又说服了我,并且让我觉得我不像Pelley那样好骗。”



“我没有骗你,从来没有过。”Hockeys将那支棱形的玻璃瓶塞进Palos伸出的手里。后者觉得自己也许真的需要一瓶缓和剂了——他的心脏忍不住的开始疯狂跳动。



“我把你这句话当成对你做的行为的一个补救,有异议吗?”



“当然没有。”

九乘二

双马尾和他的紫晶石。

摸了霍伊的🐠…

好好画是不可能好好画的这辈子不会好(消声)


双马尾和他的紫晶石。

摸了霍伊的🐠…

好好画是不可能好好画的这辈子不会好(消声)



卡揉揉
为什么我总是在画沙雕图 而且看...

为什么我总是在画沙雕图


而且看上去还并不十分好笑(

为什么我总是在画沙雕图


而且看上去还并不十分好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