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凹凸学园

56.5万浏览    3731参与
阿希巴!
好久没搞凹凸了 ,是学园凯!(...

好久没搞凹凸了 ,是学园凯!(^▽^*)

好久没搞凹凸了 ,是学园凯!(^▽^*)

寓之酒

当你穿进凹凸团厌文(17)

又名《我和团宠作者在线Battle》


角色归七创社,ooc归我


心血来潮开的新坑


你的性格很暴躁,很沙雕,有时还会口吐芬芳,而且战斗力超强


不喜勿喷哈


纯属娱乐向,剧情可能有很多bug


(不看前文可能会有点看不懂)


自从前几天你一铲子干晕了那个间谍,让警察叔叔把他带走了,帮着他们立了个大功,同学们看你的眼神都充满了敬畏,有的还隐隐透露出了一丝恐惧。


今天,警察局直接给你带了一面锦旗,连校方都在同学面前表彰了你见义勇为的精神。


在现实世界中是个老摸鱼人的你感到有点不适应。


至于苏樱樱,前几天狼狈逃跑的样子...

又名《我和团宠作者在线Battle》


角色归七创社,ooc归我


心血来潮开的新坑


你的性格很暴躁,很沙雕,有时还会口吐芬芳,而且战斗力超强


不喜勿喷哈


纯属娱乐向,剧情可能有很多bug


(不看前文可能会有点看不懂)










自从前几天你一铲子干晕了那个间谍,让警察叔叔把他带走了,帮着他们立了个大功,同学们看你的眼神都充满了敬畏,有的还隐隐透露出了一丝恐惧。


今天,警察局直接给你带了一面锦旗,连校方都在同学面前表彰了你见义勇为的精神。


在现实世界中是个老摸鱼人的你感到有点不适应。


至于苏樱樱,前几天狼狈逃跑的样子倒是在同学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背叛者系统收集到的崇拜值终于开始下降,她在同学们心中的女神形象也有所动摇,虽然并没有伤及根基,但对你来说也是一大喜讯。


最近苏樱樱的小说一直没有更新,不知道她又在憋什么坏主意,不过你并不在意,开始享受起了悠闲而又宁静的校园生活。


放学后,你在快餐店挑了个靠窗的位置,点了杯加冰可乐。你并没有着急喝,只是用吸管随意的在杯子里搅动着,你用手托着脸,听着冰块相互碰撞的声音,看着窗外的麻雀的发呆。


店里人很少,非常安静,你甚至都能听到气泡在纸杯里炸开的声音,慢慢闭上了眼睛。


真是难得呀,这种自由自在,独自一人的感觉,好久都没有过了。


“咳咳,你还醒着吗?”


“我去!雷狮你能不能不要总这么一惊一乍的?!吓我一激灵。”你一开口,岁月静好的美丽景象瞬间不复存在。


雷狮仗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望着你,眼神里都是无语,就差写两个大字在脸上了。


我真是瞎了眼才会觉得刚才的她漂亮。


不过,这一句雷狮是肯定不会说出来的。


“你到底来干嘛的呀?有话快说。”你很不爽的用力咬着吸管。


“苏樱樱现在无论上课下课都在那个奇怪的笔记本上写着什么,连烦我的次数都变少了,估计再憋什么大招,我来提醒你一下,最近小心点。”


你敷衍的答应了一下,只想继续发呆浪费生命。然而,手机却不适时的响起了通知声,自动点亮了锁屏:


[您关注的作者: 樱雪星梦    更新了新的章节:《丧尸危机》]


“唔咳咳咳!!!”你差点把含在嘴里的可乐从鼻子里呛出来,手忙脚乱的点开小说页面。


“沃日她母亲的!!!”你重重的拍了下桌子,没控制住脾气,直接站了起来。


刚才加载完后,你第一眼注意就到了标签页上新添的“恐怖”,气的手机屏差点捏碎。


“这……这位客人,这里是公共场所,请……请您文明用语。(ノ ○ Д ○)ノ”店里的裁判球看着你周遭恐怖的气场,吓得抱成一团瑟瑟发抖。


「哎宿主冷静啊!看你把那群小机器人吓成什么样了?」许久都没有发挥过作用的322终于站出来说了句公道话。


“咳咳,那个……不好意思,对不起啊,我们先走了。”你抹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赶紧拉着雷狮跑出了快餐店,临走前还不忘把自己的可乐拿上了。


「唉!都是给别人打工的人工智能,这年头,大家都不容易啊!」322跟在你身边,边飞边感叹着机生不易。


“等一下啊!客人!”可怜的小裁判球追了出来,在店门口大喊。


你头都不带回一下的,跑的更快了。


“你还没给钱呐!!!”






AKA_

来当一波小小的放大镜

哥哥这边貌似是和黑幻坐在一起的……

右下角这块是天使和黑洞组(爵哥 黑幻 和疑似小黑洞的那个……调了也看不太出来

然后主角组这一片确实没有幻 金旁边是凯莉和柠檬 还有格瑞和嘉嘉刚到会场在找位置

然后如果头发还是粉色可以看到应该和左边的家主是类似的(是家主吧

但是幻这个头发我没有调色so应该确实是黑幻的颜色

哥哥,我就问你怕不怕

如果我看错了欢迎指正……(只是乍一看没认真看所有人谁是谁 呜呜

来当一波小小的放大镜

哥哥这边貌似是和黑幻坐在一起的……

右下角这块是天使和黑洞组(爵哥 黑幻 和疑似小黑洞的那个……调了也看不太出来

然后主角组这一片确实没有幻 金旁边是凯莉和柠檬 还有格瑞和嘉嘉刚到会场在找位置

然后如果头发还是粉色可以看到应该和左边的家主是类似的(是家主吧

但是幻这个头发我没有调色so应该确实是黑幻的颜色

哥哥,我就问你怕不怕

如果我看错了欢迎指正……(只是乍一看没认真看所有人谁是谁 呜呜

yee

剪了安金

标签上打了私心all金

剪了安金

标签上打了私心all金

嘉德暗月(暗姐)

【凹凸】更大的误会

“娜尔涟,终于找到你了!”雷狮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刚看见娜尔涟的时候,对上了她那仿佛快要流出眼泪的眼睛。“雷狮……”娜尔涟的声音微微有些哭腔,转过身将受伤的手臂挡在身后,似乎是希望雷狮自己察觉一般。

“嗯?我未来的海盗夫人怎么受伤了?”雷狮走上前去,一手拉起了娜尔涟受伤的手臂,“嘶……”娜尔涟疼得用另外一只手让人看似悄悄隐忍般咬了咬手指头。“你这个鶸,娜尔涟你那么好,经常为你说话,你竟然这么对她!”

金看着雷狮手中出现的雷神之锤,低头沉默了,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干,明明什么也没做,只是碰见了娜尔涟……她自己划伤了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指着说是他的错?他明明只是想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直到毕业……雷电的光...

“娜尔涟,终于找到你了!”雷狮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刚看见娜尔涟的时候,对上了她那仿佛快要流出眼泪的眼睛。“雷狮……”娜尔涟的声音微微有些哭腔,转过身将受伤的手臂挡在身后,似乎是希望雷狮自己察觉一般。

“嗯?我未来的海盗夫人怎么受伤了?”雷狮走上前去,一手拉起了娜尔涟受伤的手臂,“嘶……”娜尔涟疼得用另外一只手让人看似悄悄隐忍般咬了咬手指头。“你这个鶸,娜尔涟你那么好,经常为你说话,你竟然这么对她!”

金看着雷狮手中出现的雷神之锤,低头沉默了,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干,明明什么也没做,只是碰见了娜尔涟……她自己划伤了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指着说是他的错?他明明只是想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直到毕业……雷电的光亮在森林的某处亮了起来,很明显,那是雷狮的元力武器。

银站在不远处看了一眼那边雷电的光亮,踩在了自己的黑色滑板上,飞了过去。很多人已经到达了那里,金的双眼微微有些失神,轻轻拖着受伤了的手臂,无力的靠在一个被打断的树墩旁边“……”金嘴角紧闭,并没有说话,而是呆呆地看着前方。“够了!雷狮,你别这样!我相信金他不是故意的!”娜尔涟看着这个样子的金,眼中闪过一丝欣赏的神情,又转头伸手擦了擦眼睛上的泪水,又抬头看着雷狮乞求着。

此时,银已经到达了现场,他看见了倒在一旁金,又转头看向了娜尔涟。“怎么回事?”银皱着眉头,显然微微有些恼火。“银!没,没有什么事……”娜尔涟小声的说着,嘟起了嘴,将受伤的手臂向后挪了挪,希望能遮住。

银来到了娜尔涟的身边,伸手轻轻地托起来娜尔涟受伤的手臂,轻声说着,“谁干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娜尔涟看着这样温柔体贴的银,脸上红了红,“没,没事……只不过就是金不小心拿刀把我的手臂弄伤了而已,我相信金他不是故意的!”娜尔涟说着,激动地看着银,似乎十分希望银放过金似的。

“银……”金慢慢抬起头,失神的眼中闪了些光亮,但又有些复杂的看银。直到看见银用厌恶的眼神瞥了一眼自己,又转头看向了娜尔涟,只是金并不知道银这样只不过是为了更好的接近娜尔涟,查找这件事的真相。

“走吧,我回去给你包扎……”银轻轻的托着娜尔涟的手,只不过一旁的雷狮倒是不乐意了,“喂!你之前不是还对娜尔涟冷嘲热讽吗?!”

此时旁边已经围绕了很多人,嘉德罗斯之前注意到了雷狮的电光,只是觉得没趣便提前回去了。此时的安迷修坐在自己的帐篷里,拿出了一本书,借着月光看着。看着娜尔涟回来的时候,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她手臂上那几道刀伤,微微皱了皱眉头。

大部分人现在都已经回去了,金独自一人坐在原地,双眼无神的望着天上闪烁的星星。凯莉和安莉洁已经提前睡下了,营地慢慢地安静了下来,银内心不安的坐在帐篷边,紧紧的盯着森林,却仍然没有看见一个金发的少年从中走出来。

“啧……”

银烦躁的挠了挠头,转身走入了帐篷。

卓哥

小霍第四季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我就指望你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小霍第四季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我就指望你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AKA_

属于一些画风奇怪的沙雕

想用这种画风画点学园日常

目前可以确认的是有一丢丢真幻倾向的……

打好多tag 🧎‍♀️dbq

属于一些画风奇怪的沙雕

想用这种画风画点学园日常

目前可以确认的是有一丢丢真幻倾向的……

打好多tag 🧎‍♀️dbq

嘉德暗月(暗姐)

【凹凸】暗算的新点子

篝火晚宴结束了,金也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本以为能够好好的睡一觉了,可谁知一个女生又提出了一个点子。没错,就是娜尔涟提出来的,“为啥要这么早睡啊?咱们去树林里探险不好吗?”娜尔涟挽着嘉德罗斯的胳膊,开心地说着,并且眼神十分恳求地看着众人,众人也点头默认。

金烦躁的摇了摇头,走出了帐篷看着那些陌生的人,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耶!太好了,我就知道金你会答应的!”娜尔涟高兴地扑了过去,虽然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但还是得装出十分高兴的想扑上去的样子。然而在这个时候,银拉住了金的后领,让金向后移了几步。

娜尔涟扑了个空,摔倒在地上,做起来之后看着腿上微微有一点点的擦伤,还有有些红的手,就这么坐在地上一点点抽...

篝火晚宴结束了,金也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本以为能够好好的睡一觉了,可谁知一个女生又提出了一个点子。没错,就是娜尔涟提出来的,“为啥要这么早睡啊?咱们去树林里探险不好吗?”娜尔涟挽着嘉德罗斯的胳膊,开心地说着,并且眼神十分恳求地看着众人,众人也点头默认。

金烦躁的摇了摇头,走出了帐篷看着那些陌生的人,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耶!太好了,我就知道金你会答应的!”娜尔涟高兴地扑了过去,虽然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但还是得装出十分高兴的想扑上去的样子。然而在这个时候,银拉住了金的后领,让金向后移了几步。

娜尔涟扑了个空,摔倒在地上,做起来之后看着腿上微微有一点点的擦伤,还有有些红的手,就这么坐在地上一点点抽泣。“喂!你怎么……娜尔涟往你身上扑过去,你应该感到庆幸才对!”旁边有个人走了出来,指着金骂道。“没事的……我没关系的!”娜尔涟冲着那个人甜甜地笑了笑,眼边挂着泪珠,看起来十分惹人怜爱。

“啧!要探险就赶紧走!”银撇了一眼被自己拉住的金,可是却被金拍开,“我想……娜尔涟说的探险是不是各走各的?”金轻轻地歪了一下头,露出了天真的表情,娜尔涟看着这个样子的金,用手捂住嘴巴偷偷的笑了笑。

“是的呀,我们赶紧进入森林吧!”娜尔涟开心地笑了笑,似乎又在谋划着什么。“这样太不安全了……”格瑞走到了娜尔涟身边,看见格瑞走过去后嘉德罗斯也走了过去,“哼!我的王妃当然是应该跟在我的身边才叫安全!”嘉德罗斯伸手将娜尔涟拉到了自己身后。

金随意瞟了一下那群吵起来的人,转身孤身一人走入森林,娜尔涟看见金走了进去之后,真脱了嘉德罗斯,转身笑着对嘉德罗斯说:“放心吧,我当然不会有事的!嘿嘿,我先走了哦!”

森林里一片漆黑,竟拿着手机打开电筒独自一人向前走着,树叶被风吹得沙沙的响,这种幽暗的环境中,金似乎一点也不害怕一样向前走着。

将近过了半个小时,金旁边的树丛中沙沙沙的响了起来,似乎有人走了过来。“金……”娜尔涟慢慢地从树丛中走了出来,嘴角裂开笑出了一个弧度,“你又想弄什么鬼点子吗?”金警惕地看着走出来的娜尔涟,可是娜尔涟却轻轻捂嘴笑出了声,“金,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了嘛?”娜尔涟无辜地看着金,像是受到了十分大的冤望一样……

不远处响起了雷狮他们的声音,他们似乎正在找娜尔涟,金看着眼前的女生,有种不好的预感。只看见娜尔涟拿起一把小刀,轻轻的在手臂上划出了几条口子,将刀甩到了金的脚。“疯了吗?你这样子可能会留疤……”金看着娜尔涟这一举动,皱起了眉头,这个时候雷狮从草丛中窜了出来。

红阳已西沉

白色指关节(十四)

淡蓝色的天空上停留着一些细碎而洁白的云块,像是纱巾上的花朵,又像是在修补蓝颜料中出现的残缺,没有一丝杂质的纯洁。

难得最近天气这么好,开幕式前天完成了,学园里也已经做好了运动会的准备。


待在班里的运动员领取别针将号码牌扣上自己的衣服。

“卡米尔,”埃米说,“运动会你不上场又不志愿也不看电影的,搁儿教室里干哈呀?”

“做题。”卡米尔干脆利落地说。

埃米尴尬地嘿嘿两声:“半个小时前你就这么说的了,可是你那卷子上的题目不还是只写了两道吗?你是不是不舒服?”

一直把头埋在卷子上的卡米尔足了定神,目光焦距在旁边水笔笔尖停止的卷子空白处,那里不觉中被渗出的墨水拖出一条长长的黑线,线头与...


淡蓝色的天空上停留着一些细碎而洁白的云块,像是纱巾上的花朵,又像是在修补蓝颜料中出现的残缺,没有一丝杂质的纯洁。

难得最近天气这么好,开幕式前天完成了,学园里也已经做好了运动会的准备。


待在班里的运动员领取别针将号码牌扣上自己的衣服。

“卡米尔,”埃米说,“运动会你不上场又不志愿也不看电影的,搁儿教室里干哈呀?”

“做题。”卡米尔干脆利落地说。

埃米尴尬地嘿嘿两声:“半个小时前你就这么说的了,可是你那卷子上的题目不还是只写了两道吗?你是不是不舒服?”

一直把头埋在卷子上的卡米尔足了定神,目光焦距在旁边水笔笔尖停止的卷子空白处,那里不觉中被渗出的墨水拖出一条长长的黑线,线头与末端绽放出黑色的花,仍在缓慢地向外延伸。

其实自从雷狮送自已回家的那场雨天之后,自己的每一天大多都是心神不定的状态。是因为身份被揭穿而预感不安吗?卡米尔否认了这个想法。

“……不是。”卡米尔回答,他抬起笔尖,移向题目,继续圈画重点词汇。而恍惚的神情也让埃米认识到他并没有全心全意地投入解题思路中。

对方还想再说些什么,金突然冒出来拍拍埃朱的肩膀:

“走啊埃米,运动员签到要开始啦!卡米尔,回头见!”

“啊好的知道了。再见!”


运动员们匆匆在丹民尔的带领下出了教室,还围上去不少凑热闹的,教室里剩下的同学们纷纷涌上电脑白板前搜索好看的电影,只有卡米尔一个人在原位上看着卷子。


门窗被关拉得严严实实,教室内随着屏幕忽明忽暗,没法再继续写下去。



于是趁着白云裹住阳光的时间内,卡米尔走出教室选了一个远离吵杂的运动场的大树,屈膝慢慢坐下来后舒了口气,将题卷放在腿上继续作答。


在那“阴阳交替”的教室里没法写作业,而且教室里的冷气也开得太大会让人感到不适,还是在户外还更有益身心健康、集中精力。



微风终于把赖在阳光下的“白胖子”催走,地上的阴影肉眼可见的被照下来阳光推开,同时穿透层层枝叶,在地西上形成斑驳光影。这样的避暑点大家都挺喜欢的。




“原来你在这里。”

不知何时,雷狮戴着连帽衫出现在不远处。

“可真是让我好找啊。”

遗憾的是,卡米尔明显没有注意到对方。


“……啧。”这给雷狮本就差劲的心情火上浇油。


雷狮快步走进树荫,一个转身抵着树于坐下。查觉到旁边的动静,卡米尔本能转过头,随即对上那双幽紫的眸子,两人一度陷沉默。


“你怎么来了?”卡米尔优先打破僵局。

“因为你在这里。

“找我有事?”

“没事。”

“……”

“怎么?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


雷狮生气了。

简略的几句话使卡米尔清楚的认识到这个事实,他看着雷狮冷着脸,语言间无处不透露出压抑。


“你心情不好,大哥。出什么事了?”


“没事……雷狮停顿 了一下,“班里空调坏了,原本想去你班里面蹭,又没看到你人,才下来找。

“那,需要回去吗?”

“不回了。”


雷狮其实十分清楚为什么烦躁的心情到现在都未能散去——他还在为卡米尔那天的“擅自离开”怒火未熄。


那万一是自己多虑了呢?如果当时只是脑子一热,异想天开了?雷狮当然希望是这样,不过在这种情况下,理性沟通绝不是他的强项,但是面对卡米尔,他还是决定试一试。


“我在你身边你会感到厌烦吗?卡米尔。”

“?并没有,”卡米尔说,“大哥为什么问这个?”

雷狮早就想好了借口:“看你平时话那么少,感觉对一切事物都是随他去的态度,我要是不多问点我怎么知道你要表达什么?”

“……”卡米尔像是思索了一番似的,“那我呢?”

“哈?”

“我的意思是,大哥你经常挑别人的缺点、找茬,把这些作为笑点。那我有什么缺点吗?”

“啊,啊?”雷狮皱起了眉,“我有这个习惯?”

回应他的是对方坚定的眼神。


雷狮仔细想着,片刻之后,回答道:

“你——有些封闭。”

“封闭?我?”

“是啊, 你就像是装在一个透明的, 但又打不烂的玻璃罩里。总之,相当于是不愿敞开心扉。”

雷狮折下一根挺长的草,削干净根部,叨进嘴里:“能懂我的意思吗?”


[你以为玻璃罩打不破,但其实它已经布满裂痕了……]

“懂。但听起来更接近于态度。”

“态度又怎样?那这样的态度对于我来说就是个缺点—— 让我猜不到你在想什么。”

“……”


这时候的天空清澈明朗,下面飘舞着白色飞絮,先前强烈的阳光也变得柔和起来。

嗯,果然还是聊一聊可以缓解一下情绪呢。


“走吧,我带你去吃蛋糕。”雷狮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可别再落下东西了啊。”

“嗯。”



tbc.



tarotykun
事实上,因为没能正确理解该应用...

事实上,因为没能正确理解该应用程序的系统,所以除了上传文章、确认回帖、回复、搜索自己喜欢的角色、关注某人之外,我什么都不会做。 所以总之... 我会上传图片的。

事实上,因为没能正确理解该应用程序的系统,所以除了上传文章、确认回帖、回复、搜索自己喜欢的角色、关注某人之外,我什么都不会做。 所以总之... 我会上传图片的。

β粒子的存在性

今天的周老师也在嗑cp

沙雕预警!

雷狮“渣男”注意!其实是周老师一个人这么看而已。

会有ooc哦,注意避雷~

可怜的雷狮今天也被误会着

周老师第一次感到如此烦恼(选择困难症犯了)

她嗑上她同事和他弟弟的cp了

原本,周老师混雷安圈,看着自家班上的不良头头,和隔壁高三姓安的好学生的对家cp挺香的,然后就成了雷安圈的新晋文画萌新(她自认为是这样)


但当她看见雷狮把他哥雷蛰摁在地上“地咚”的时候,嘴角上扬到了外太空,与太阳肩并肩去了。


“抱歉,打扰了,你们继续。”

然后我们亲爱的周老师就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而事实情况是这样的:

走廊上的清洁大妈忘了拖这里的水了,然后雷狮一不小心踩上去...

沙雕预警!

雷狮“渣男”注意!其实是周老师一个人这么看而已。

会有ooc哦,注意避雷~

可怜的雷狮今天也被误会着

周老师第一次感到如此烦恼(选择困难症犯了)

她嗑上她同事和他弟弟的cp了

原本,周老师混雷安圈,看着自家班上的不良头头,和隔壁高三姓安的好学生的对家cp挺香的,然后就成了雷安圈的新晋文画萌新(她自认为是这样)


但当她看见雷狮把他哥雷蛰摁在地上“地咚”的时候,嘴角上扬到了外太空,与太阳肩并肩去了。


“抱歉,打扰了,你们继续。”

然后我们亲爱的周老师就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而事实情况是这样的:

走廊上的清洁大妈忘了拖这里的水了,然后雷狮一不小心踩上去了,接着刚好撞到了正要从办公室出来的雷蛰,下面的情节就是正要进办公室休息的周老师看到的一幕了。


于是,第二节语文课下课后,她把雷狮叫到了办公室。

“雷狮啊……”

周缪雅两手交叉托住头,一脸严肃的看着雷狮。

“老师不是反对你们早恋,但你们在办公室肆无忌惮旁若无人的搞起来这种事,我是真的看不下去了。另外你哥都是奔三的人了,这个年龄经不住你这么折腾啊,他一天天的还得被你顶撞,上次你偷的粉笔还是我拿回来的。”


“不是,周……”


“行了行了你就不用狡辩了,你们哥俩那点儿事我还不清楚吗,只要你以后收敛一下我是会保密的。”


对面的雷蛰老师已经把水喷出来了。

雷蛰:你上午在办公室肆无忌惮的写我和我弟的黄文这件事我也真的看不下去了。


tarotykun
凹凸学園的嘉德罗斯大人。 不觉...

凹凸学園的嘉德罗斯大人。

不觉得很可爱吗?

可爱到过分的程度。 

致死量的可爱。

太棒了吧? 这个要一直看下去啊??? 太可爱了吧? 

这个不是毒品吗?

可以这么可爱吗?

 我,看到这个好幸福啊? 

这样也可以吗??? 

不是违法吗???

...

留下那样的后记。 嘉德罗斯,他太强悍了


凹凸学園的嘉德罗斯大人。

不觉得很可爱吗?

可爱到过分的程度。 

致死量的可爱。

太棒了吧? 这个要一直看下去啊??? 太可爱了吧? 

这个不是毒品吗?

可以这么可爱吗?

 我,看到这个好幸福啊? 

这样也可以吗??? 

不是违法吗???

...

留下那样的后记。 嘉德罗斯,他太强悍了



嘉德暗月(暗姐)

【凹凸】旅游

无聊的一天又一次慢慢的过去了……离假期越来越近了……这次学校搞了个什么全校旅游,全校师生都要参加……

“你行李收拾怎么样了?”金提着行李站在大门口,冲着楼上的银喊道,“快了!”银说着,提着手中的行李跑了下来,“我带了好几件换洗的衣服!”

金冲着银笑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胳膊上还没有完全好而缠着绷带的地方,“该走了,别发呆了,金!”银放出了黑色箭头,将行李放了上去,顺便从金的手中拿过他的行李,一起放在了箭头上。“嗯!”金抬起脚踩上矢量滑板,“快点吧,快迟到了……”

一直到校了门口,看着集合的同学们,丹尼尔拿着白色口哨吹响,“咳咳,请同学们按照自己的班级上相应的车!”金沉默了一会儿后,走上了车...

无聊的一天又一次慢慢的过去了……离假期越来越近了……这次学校搞了个什么全校旅游,全校师生都要参加……

“你行李收拾怎么样了?”金提着行李站在大门口,冲着楼上的银喊道,“快了!”银说着,提着手中的行李跑了下来,“我带了好几件换洗的衣服!”

金冲着银笑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胳膊上还没有完全好而缠着绷带的地方,“该走了,别发呆了,金!”银放出了黑色箭头,将行李放了上去,顺便从金的手中拿过他的行李,一起放在了箭头上。“嗯!”金抬起脚踩上矢量滑板,“快点吧,快迟到了……”

一直到校了门口,看着集合的同学们,丹尼尔拿着白色口哨吹响,“咳咳,请同学们按照自己的班级上相应的车!”金沉默了一会儿后,走上了车,银跟在金的身后,并且用自己的黑色箭头提着行李。“金!”凯莉跑了上来,坐在了金的前方,安莉洁则是坐在了凯莉的旁边。“金……”银将行李放在了金头上的那个框架上,坐了下来。“嘿嘿!银,你说我们这回会去哪儿啊?”金傻傻的笑了笑,格瑞走入车内坐在了金的后方,“哎?格瑞!格瑞你怎么做到这里来啦?”金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继续装作傻兮兮的样子,对着格瑞说道,然而格瑞确实十分复杂而不解的看着金。

此时的目的地是海边……还的旁边是一片森林……

“哈啊……困……”金揉了揉眼睛,在银的搀扶下走下了校车,“金,你知不知道你睡着的时候一直靠在银的肩上?”凯莉笑着说道,嘴角明显上扬了很多。

“嗯……”金敷衍的回答着,看着银在那里搭帐篷,“天色已经有些晚了,金,一会儿还有篝火晚宴,别又睡着了……”银边打帐篷边说着,可是正当银转过头的时候,便看见金已经在自己的矢量滑板上躺下睡着了,“……”银陷入了沉默。

晚宴已经开始了,这个时候金才被银从矢量滑板上拉了起来,迷迷糊糊的金站起来的时候直接扑在了银的身上。“喂!篝火晚宴开始了,起来吃东西!”银轻轻地拍了拍金的脸颊,希望他能赶紧清醒。“嗯……知道了……”金这才揉着眼睛,跟着银走向了篝火晚宴那边。

“金,你是猪吗?在车上睡了还不够,到达目的地了还继续睡?”凯莉吃着手中安莉洁烤好的烤串,用着嘲讽的语气友好的对着金说。“凯莉!我才不是呢!”金撇了撇嘴,回道。银在一旁烤着烤串,看见一旁的金和凯莉聊得十分更欢,用着烦躁的心情将烤好的烤串直接塞进了金的嘴里,“嘶……好烫,好烫!”金惊慌的将嘴中的烤串拿了出来,吐着被烫到了的舌头。

“银!”金愤怒的冲着银喊道,这倒让一旁看着的娜尔涟握紧了拳头,就连一旁雷狮递过来的烤串都有些无视,这倒让雷狮产生了些反感。

卓哥
说实话真的好喜欢爵哥这个喜欢小...

说实话真的好喜欢爵哥这个喜欢小动物的设定啊哈哈哈

说实话真的好喜欢爵哥这个喜欢小动物的设定啊哈哈哈

β粒子的存在性
现在流行乙女文了是吗 (震惊β...

现在流行乙女文了是吗

(震惊β一整年)

现在流行乙女文了是吗

(震惊β一整年)

木星吟

滤镜比我会画画。


雷德:我刚才好像看见了个不应该看见的人。

维德:我好像也……

雷德:关键他好像在笑?!!

维德:你幻视了。


看到奈特消息后的速想。


Why...有种安迷修的感觉

滤镜比我会画画。





雷德:我刚才好像看见了个不应该看见的人。

维德:我好像也……

雷德:关键他好像在笑?!!

维德:你幻视了。



看到奈特消息后的速想。



Why...有种安迷修的感觉

疯狂分裂
马的8张稿子单主们要整死我 不...

马的8张稿子单主们要整死我


不想画稿,我想画雷安,但是又画不出感觉来,药丸妈咪是怎么画的那么涩的


教我画画🥀🥀

马的8张稿子单主们要整死我


不想画稿,我想画雷安,但是又画不出感觉来,药丸妈咪是怎么画的那么涩的


教我画画🥀🥀

淡墨红尘

凹凸学园那些事儿第一章:新的老师

作者:先来个人物简介

[图片]

星玥

性别:看图自己猜

年龄:25

身高:186

性格:偏小孩子气,护雷蛰(虽然雷蛰不需要她护着他)

爱好:护雷蛰、玩、逮雷狮

食物:冰淇淋、奶茶、酒

身份:雷蛰班的体育老师

作者: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重要的事说三遍。

作者:正文开始。

☼+:;;;;:+☼+:;;;;:+☼+:;;;;:+☼+:;;;;:+☼+:;;;;:+☼+:;;;;:+

      众所周知,凹凸学园每天都有很多事情发生,那里发生的事情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但是,今天的凹凸学园就...

作者:先来个人物简介

星玥

性别:看图自己猜

年龄:25

身高:186

性格:偏小孩子气,护雷蛰(虽然雷蛰不需要她护着他)

爱好:护雷蛰、玩、逮雷狮

食物:冰淇淋、奶茶、酒

身份:雷蛰班的体育老师

作者: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重要的事说三遍。

作者:正文开始。

☼+:;;;;:+☼+:;;;;:+☼+:;;;;:+☼+:;;;;:+☼+:;;;;:+☼+:;;;;:+

      众所周知,凹凸学园每天都有很多事情发生,那里发生的事情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但是,今天的凹凸学园就要迎来他们的新老师,她是能治住雷狮的存在,她是这座学校的前霸主,她是令这所学校的学生闻风丧胆的存在,此时我们的新老师又双叒叕的迷路了,没错,你没有看错,能让我们凹凸学园学生闻风丧胆的人居然迷路了!

星玥:凹凸学园到底在哪呢?雷蛰给我的地图我也看不懂啊。

安迷修:这位小姐请问你是遇到困难了吗?

星玥:请问你知道凹凸学园怎么走嘛?

安迷修:我是那里的风纪委员,你是新来的老师吗?

星玥:是的。

安迷修:我带你去吧。

星玥:谢谢这位同学了。

安迷修:不客气。

                            教师办公室 

星玥:《很“温柔”的踢开门》各位同志们!我又回来了!                 

紫堂家主: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礼貌啊。

星玥:卧槽!老班你咋还在这呢?

紫堂家主:继续教书。

      此时,教师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然后走出来了一个我们都熟悉的身影。星玥见了立马扑过去。

星玥:蛰蛰~我想死你了。

雷蛰:星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星玥:刚刚啊,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雷蛰:你不给我惊吓就可以了。

星玥:要不,约个时间我们一起去喝几杯?

雷蛰:明天我还有课,明天晚上吧,后天我没课。

星玥:那就这么定了。

紫堂家主:少喝点。

星玥:知道了知道了。

紫堂家主:当年雷蛰也是我最得意的学生,可惜的是他遇到了你。

星玥:你是不是想抱怨当时我把他给带坏了。

紫堂家主:没错。

星玥: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

      这时,上课铃响了。

“请各位小兔崽子们赶紧滚回教室准备好学习用品,给爷静静的等着老师来。”

星玥:我没有记错的话,这节应该是你的课吧。

雷蛰:是的,我得赶快去了。

星玥:等等,拿上这盒粉笔,以免雷狮那小兔崽子偷你粉笔。

雷蛰:谢谢。

                             高二C班

雷蛰:《走上讲台》同学们,我们开始上课。

雷狮:zzzzzzzzzzz

       这时,我们亲爱的星玥老师正好从高二C班路过,他听到雷狮的打呼声后,头爆青筋,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话筒和音响,雷蛰看见了让那些无辜的同学们自觉捂上了耳朵,然后星玥老师就开始了她的狮吼功。

星玥:《吸一口气》雷狮!给老娘起来!现在是睡觉的时间吗!你要睡也是下课睡!你现在立刻!马上给老娘起来!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是扰乱课堂纪律!不尊师长!不尊你哥!你不想学别人还想学!你别以为自己考了全校第四就了不起了!你知不知道你的哥哥以前排第几!全市第四!你能不能跟你哥学学!想当年你哥每次考全校第四后!你哥像你这样了吗!即便自己不学也能考全校第四的人都能谦虚的学习!你为什么不能呢!

雷狮:卧槽!谁啊,想把我的耳朵给震聋吗?

星玥:你说呢?小兔崽子!

雷狮:《看向星玥》原来是星玥那个老巫婆啊。《继续睡》

雷狮:卧槽!星玥那个老巫婆!

星玥:雷狮……你骂我啥!雷蛰老师,我找雷狮有点事,你们继续讲啊。

雷蛰:啊?哦。

雷狮:《被星月拽着》雷蛰!哥!救命啊!你救了我!我保证不逃课了!保证不在你的课上睡觉!不再藏你的粉笔了!救命啊!

雷蛰:星玥要不算了吧。

星玥:不行!雷狮这个小兔崽子的性格我是知道的,我不在他就开始作妖,我不在你肯定生了他不少气吧。今天我就要替你好好教育教育他!

雷蛰:雷狮,哥无能为力了。

雷狮:哥!!!!!

       说完,雷狮就被星玥拽出去了,然后就是雷狮那杀猪似的惨叫声。

                               雷家住宅

雷霆:雷蛰,听说你的弟弟他被一个人打进ICU了啊。

雷蛰:是的,爸爸。

雷霆:你怎么不拦着那个人呢。

雷蛰:爸爸,我也拦了啊,可是没有用啊。

雷霆:那个对你弟弟的人是谁,我去见见那个人。

雷蛰:我高中同学,星玥。

雷霆:星玥啊,那是雷狮那个小子活该。

此时在ICU里躺着的雷狮:爸!我是您亲生的吗!

雷伊:星玥姐他回来了?

雷蛰:对啊。

雷伊:她现在在哪?我要让她再教教我防身术。

星玥:你们在议论我们吗?

雷伊:星玥姐!

星月:雷伊好久不见,你都长这么高了。

雷伊:星玥姐,你再教教我防身术吧。

星玥:你为什么不找雷蛰教呢?他的武力可是比我还高呢。

雷伊:哥哥,你真的比星玥姐武力高?

雷蛰:啊这……

星玥:我的防身术还是他教的呢。

雷蛰:星玥,你能不能别在添油加醋了。

星玥:本来就是吗~

・*:..。o○☼*゚・*:..。o○☼*゚・*:..。o○☼*゚

被遗忘的雷狮:作者!你给我出来为什么我的戏份这么少。

作者:你去问想这个小说的人啊。(其实想这个小说的也是作者)

雷狮:哦。《走了》

作者:呼~幸亏没被发现。

雷狮:《突然意识到》你不就是这个想小说的人吗!《放雷》

作者:啊!!!

       于是,烤作者就诞生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口可乐呢~

作者:可喜可贺个鬼啊!还有可口可乐是什么鬼!

      哎呀~被发现了呢~那我们今天就到这里了,再见!=͟͟͞͞ =͟͟͞͞ ヘ( ´Д`)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