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刀切

1503浏览    13参与
没有鹤丸没有三日月

共鸣(一)

严重ooc,切刀请避雷,文笔不好勿喷

还有筝是最开始出现的那个巫女


平安京如此浩大,人来人往,各有喜忧。今天我要讲的故事是关于两把刀的。

源氏有有把重宝,是源氏的利刃,虽然幻化出来的刀灵是一位绝美的女子,却没人敢小瞧她。

“啊……赤影大人,穿裙子不能那样子坐!”巫女无奈的看着走廊下盘腿坐着擦刀的赤影妖刀姬。

赤影妖刀姬放下刀歪着头看了一会巫女好似想到了什么,把盘腿坐的改成了跪坐。

“赤影大人,今天晚上有宴会,源赖光大人叫我来提醒您记得出席。”巫女转身进屋收拾着赤影妖刀姬刚换下来带血的战袍却也不忘提醒她参加晚上的宴会。

“嗯。”

巫女收拾的差不多了正要走。一直不说话的赤影...

严重ooc,切刀请避雷,文笔不好勿喷

还有筝是最开始出现的那个巫女



平安京如此浩大,人来人往,各有喜忧。今天我要讲的故事是关于两把刀的。

源氏有有把重宝,是源氏的利刃,虽然幻化出来的刀灵是一位绝美的女子,却没人敢小瞧她。

“啊……赤影大人,穿裙子不能那样子坐!”巫女无奈的看着走廊下盘腿坐着擦刀的赤影妖刀姬。

赤影妖刀姬放下刀歪着头看了一会巫女好似想到了什么,把盘腿坐的改成了跪坐。

“赤影大人,今天晚上有宴会,源赖光大人叫我来提醒您记得出席。”巫女转身进屋收拾着赤影妖刀姬刚换下来带血的战袍却也不忘提醒她参加晚上的宴会。

“嗯。”

巫女收拾的差不多了正要走。一直不说话的赤影妖刀姬却开口了“衣服……”

巫女愣了一会“您是说宴会的衣服吗?”

赤影妖刀姬点了点头

“晚点会有人给您送来,顺便帮您打扮一下。”巫女在赤影妖刀姬面前跪坐下来,看着她双目无神的眼睛。

“好”赤影妖刀姬又拿起了刀抱在怀里,转身看着庭院中的樱花。

巫女看着她这个样子摇了摇头。赤影妖刀姬是源氏的重宝所化的刀灵,不知人世间的情感,可以说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在巫女的眼里她就像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一样,干净纯洁,却也改变不了她是把武器,是杀戮的武器。

宴会厅里,源赖光坐在主位,他的身旁坐着一位绝美的男子,也是这次宴会的主角鬼切。源氏重宝之首髭切所化的刀灵。

宴会进行中,很多人都来恭喜源赖光又获得一位得力助手。源赖光微笑的回应着他们。突然音乐想起,宴会厅的舞台中央出现一绝色佳人,随着音乐翩翩起舞,一舞毕。

赤影妖刀姬从舞台上走下来,向着源赖光行了个礼,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下,走向她自己的位置。

“这位就是我源氏第一把化形的重宝,赤影妖刀姬。”源赖光的话音刚落,宴会厅就变得吵吵闹闹。

“她就是赤影妖刀姬?”

“之前见过她,那时候是她一把妖刀在手,杀气腾腾。”

“脱下战袍的赤影妖刀姬,果然是绝色。”

“没想到收敛杀气的赤影妖刀姬,如此的不食人间烟火。”

“咳!”源赖光的一声假咳,让宴会厅又安静了下来,而赤影妖刀姬全程一直在看着自己手中的酒杯,好似别人议论的不是她一样,一丝反应都没有。

“这位是我源氏重宝之首所化的鬼切。”源赖光拍了拍鬼切的肩膀,鬼切抬眼扫了一圈下位坐着的人们,目光停在了赤影妖刀姬身上。赤影妖刀姬察觉到有人看她,顺着目光看向了鬼切,看了一会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回了鬼切一个微笑。

鬼切愣了一下别过脸,如若仔细看可看出鬼切的耳根红了。源赖光皱眉看着这一切。

之后就是各路人的拍马屁时间,说鬼切如何如何的强大,给源氏以后一定会步步高升什么的。

宴会结束后赤影妖刀姬是被巫女搀扶走的,她喝完了桌上的酒,巫女有点无奈,去之前都和她说了不要喝酒,还是没有听进去。

刚进院子巫女就看见站在樱花树下的鬼切。

“鬼切大人还没有休息吗?”巫女扶着赤影妖刀姬让她在走廊边上坐下醒醒酒。

“嗯……她怎么了?”

“赤影大人喝醉了,让她坐会就好了,不然等会她会发酒疯的,鬼切大人帮我照顾一下赤影大人我去给她煮醒酒汤。”巫女向鬼切行了个礼就转身去向厨房。

鬼切看着有点迷糊的赤影坐到她身旁。

“知道我是谁吗?”鬼切看着院中的樱花开口问。

“鬼切,主人最喜欢的刀。”赤影妖刀姬迷迷糊糊的回答。

“你为什么做什么之前都要思考一下?”鬼切无奈的看着似乎要睡着的赤影妖刀姬。

“因为我不知道,只能想一下筝和我说过的……你身上的味道闻着很舒服。”赤影妖刀姬靠在鬼切肩膀上,伸手接着飘落的樱花。

巫女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副景象有点震惊,因为两人算下来认识还没十日。

虽然两人被安排住一个院子,被安排一起出任务,可能因为鬼切是重宝之首的原因,他什么都懂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常的人类,而赤影妖刀姬有着缺陷,冰冰凉凉不食烟火,因为她不懂得和别人沟通,眼里没有光像个死物。

震惊归震惊巫女还是走到两人身旁提醒鬼切要去休息了,把醒酒汤端给赤影妖刀姬,看着她喝下,然后才退下。而赤影妖刀姬则自己起身走向了房间,快到房间门口时转身对着还坐在哪儿的鬼切说了句“晚安。”

鬼切微笑的回了她句“晚安。”

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赤影妖刀姬已经不像当初一样了。

鬼切却是越来越忠于源氏。

两人是越走越近,也许是因为都是武器化的灵,有种惺惺相惜之感。

直到有一天,源赖光让赤影妖刀姬和鬼切去清理一位和妖结为夫妻的人时。

赤影妖刀姬看着那个被阴阳术定在地上的妖她面前站着她的夫君,明知他根本挡不住却还是挡在了她的面前。赤影妖刀姬犹豫了。

“你为什么……”要挡在她面前?话还没有问出口,一把利刃就贯穿了一人一妖,血溅了赤影妖刀姬一脸。利刃的主人鬼切甩了一下刀上的血看着赤影妖刀姬“你犹豫了。”

赤影妖刀姬盯着两具尸体里流出的血“鬼切,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源氏的正义,便是我们存在的意义。”鬼切转身向府邸里走去。

“是么?”赤影妖刀姬并没有跟上鬼切,而是蹲下帮两具尸体把睁着的眼合上。

之后的任务赤影妖刀姬犹豫的时候越来越多,起初鬼切还帮她瞒着源赖光,最后源赖光还是发现了。

赤影妖刀姬被关禁闭,一直照顾她的巫女在她面前被斩杀,原因是给重宝灌输莫须有的感情。当时的赤影妖刀姬崩溃了,她甚至对源赖光动刀了,直接进入暴走状态……最后她还是被制服了,封了力量软禁在她自己的院子里。

出任务回来的鬼切被人告知赤影妖刀姬妄图袭击源赖光被软禁了,而且源赖光已经把他的东西搬出那个和赤影妖刀姬一起住的院子。

当鬼切走进院子时,入眼就是那一摊暗红的血,在樱花树下格外的扎眼,打开房门时,看见的是赤影妖刀姬抱着刀坐在角落,双眼无神,像极了最开始的样子。

鬼切走到赤影妖刀姬的面前蹲下刚想碰她,就看见她往后缩了一下,鬼切伸出去的手顿住了。下一秒却直接把她揽入怀里“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

鬼切重复说着对不起,却没有让怀中的人有任何反应。

鬼切就这样抱着赤影妖刀姬坐在那里,天渐渐的暗了,门外传来服侍鬼切日常起居巫女的声音“鬼切大人,源赖光大人叫您去前院商议事情。”

“知道了,我等会就去。”鬼切看向怀中不知在看什么的赤影妖刀姬“我抱你去床上,你想躺着也好坐着也好,乖乖的等我回来。”

鬼切把赤影妖刀姬抱到床上,刚想走手就被人拉住,没想到赤影妖刀姬会拉自己因为惯性就往后倒,直接倒到了赤影妖刀姬的怀里。

“有……”事?鬼切话没有说出口就被赤影妖刀姬给吻了。

赤影妖刀姬杂乱无章的吻发让鬼切无奈,只能反客为主。

门外的巫女和等待着与鬼切一同去源赖光处的侍卫,听着屋内的响动,退到院中。

“你说鬼切大人是真的喜欢赤影大人吗?”侍卫看了一眼房门问

“鬼切大人喜不喜欢赤影大人我是不知道,但我知道赤影大人她不懂爱是什么,却对鬼切大人有很强的占有欲,她不允许我离鬼切大人太近。”巫女无奈的摇了摇头。

之后在一次鬼切出任务的时候赤影妖刀姬叛逃了。

回到院子看着被破坏的院子没有找到赤影妖刀姬,听着侍卫说赤影妖刀姬叛逃时,鬼切却松了一口气,看了会院中依旧完好的樱花树转身就去找源赖光汇报这次的任务。

再然后就是大江山的退治,鬼切在战场上看见了赤影妖刀姬,她在大江山。鬼切看见了源赖光当然也看见了,源赖光命鬼切杀了赤影妖刀姬。

“鬼切,我再问你一次,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赤影妖刀姬拿着刀站在鬼切面前,殷红的妖刀在鸣响,它认出了鬼切的气息。

“源氏的正义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鬼切闭上眼睛不愿看见赤影妖刀姬失望的表情。

“是么?”赤影妖刀姬一刀直接砍向鬼切,两人迅速战在一起,不似当初在源氏的切磋,刀刀见血,刀刀直逼要害。

在最后一刻,明明可以是两败俱伤,可赤影妖刀姬收刀了,鬼切的刀没有障碍的直接穿过了赤影妖刀姬的身体,而且那一刹那他听到了刀裂的声音。是赤影妖刀姬的刀裂了,而赤影妖刀在消失,鬼切丢掉刀抱着赤影妖刀姬不知所措“你为什么要收刀!为什么!你不会躲吗!”

“鬼切……我不懂爱……可是我知道……你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和筝不一样……”赤影妖刀姬伸手摸了摸鬼切的脸。

鬼切看着赤影妖刀姬突然镇定下来,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吻上了赤影妖刀姬的唇。

感觉到嘴里的血腥味赤影妖刀姬错觉到鬼切要做什么时,已经晚了。

赤影妖刀姬消失不见,而赤影妖刀姬刀上的裂痕也消失不见。

看着地上的刀,鬼切舔了一下唇角的血“以血共鸣,你想死,不可能!”

鬼切捡起自己的刀,再看了几眼赤影妖刀姬的刀转身追大部队去了。

在鬼切离去之后,荒和御馔津出现在赤影妖刀姬的刀前。“荒大人,鬼切他察觉到我们了?”御馔津看着源氏大军的方向不解。

“看样子是的,他想让我们把赤影妖刀姬带走。”荒一抬手赤影妖刀姬的刀就悬浮在空中。

“真是奇怪。”御馔津喃喃自语

“御馔津走了。”荒带着赤影妖刀姬的刀叫上御馔津消失在了原地。

再然后就是鬼切发现源赖光骗了他,他也叛逃了甚至还屠了源府,去往了大江山,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鬼切叛逃五年之后,一次源赖光进宫,在宫里感觉到了鬼切的气息,追寻着气息源赖光到了藏宝阁,打开门的那一刹那他看见了摆在藏宝阁中间的那把殷红的妖刀和那个绝美的女子。她和以前在源氏的样子不一样了,看起来更像人类,头上没有了角,穿着和服。看起来就像宫中的公主。但是源赖光还是一眼就认出来她是赤影妖刀姬。

“赤影。”源赖光叫了她。

“您是在叫我吗?可是我的名字叫妖刀姬不是赤影。”妖刀姬不解的看着源赖光。

妖刀姬的不解让源赖光疑惑正想上前细看时,被突然出现的荒拦住了。

源赖光只能退出藏宝阁,回源府。一直在找人打探宫中那把妖刀的来历,答案都是那把妖刀是那位大人带回来的但是从哪里带回来的却没人知道。

再然后妖刀姬出了宫跟随了晴明,喜欢坐在庭院的樱花树下,不喜欢和别的式神靠的太近。

直到那天

“晴明,你从哪里捡的妖怪?伤的那么重?还能活吗?”博雅看了眼躺在晴明床上的妖

“你去叫萤草和花鸟樱花桃花来,等他救回来我在告诉你从哪里捡的。”晴明施了个咒术让血不一直流。

博雅迅速叫来了各位奶妈,一个时辰后,各位奶妈宣布治疗结束,可以活。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哪里捡的了吧?”博雅和晴明坐在樱花树下喝茶,神乐在一旁给妖刀编头发,八百比丘尼在一边撸着小白。

“大江山捡的,你不觉得他眼熟吗?”晴明喝了口茶。

“这么一说,的确很眼熟……鬼切!他是鬼切!曾经源氏的重宝。”博雅突然拍了一下桌子。

听到鬼切二字的时候,妖刀姬的身体僵了一下,被在给她编头发的神乐察觉到了“刀刀,你怎么了?”

“没,只是觉得鬼切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或者说我以前认识鬼切。”妖刀姬抬头看了一下靠在樱花树上的妖刀摇了摇头。

“想不起就不想了,头疼就不好了。”八百比丘尼劝到。

“对的,现在不是过的很好嘛。”神乐接话。

“可是,我觉得鬼切二字对我很重要……”妖刀姬觉得脸上冰凉凉的,伸手一摸才发现是眼泪,自己居然哭了,只是因为鬼切两个字而已。

妖刀姬这一哭倒是让四位阴阳师慌了,手忙脚乱的哄着,因为没有记忆的妖刀姬给人的感觉就像养了个女儿。

最后大伙找来了烟烟罗和青灯行,经过两个人的东凑西凑,妖刀姬的身世出来了。

“赤影妖刀姬,曾经源氏的重宝,六年前叛逃,五年前被鬼切斩杀于大江山。——《源氏史》这是源氏的记载,上面对赤影妖刀姬的容颜描写和刀刀的特别像。”青灯行合上书

“那么刀刀和鬼切是仇人???”花鸟卷一脸茫然,因为妖刀姬的反应根本不像是仇人的样子。

斩杀于大江山,斩杀,大江山,鬼切……

“以血共鸣,你想死,不可能!”妖刀姬脑海中突然闪而过这一句话,声音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是谁说的,妖刀姬抱着自己的头咬着唇努力逼着自己努力回想,但是脑海中似乎上着一把锁,拒绝她的深入,嘴唇都咬出血了。

看着她这个样子青行灯她们都劝她不要在想了。

就在这时走廊拐角处传来的一句话让妖刀姬脑海中的那把锁打开了。

“多谢晴明大人的救命之恩,大江山如今形式动乱,我还是早些回去。”

拐角处鬼切和晴明一起走出来。

“鬼切”

这一句鬼切让和晴明交谈的鬼切看向了樱花树,在看到妖刀姬的一刹那鬼切下意识的躲在了晴明身后。

庭院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木履踩在地上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鬼切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在此期间鬼切脑中想到的是,以前在源氏的时候问过赤影妖刀姬的一个问题。

“如果我破相了,你还会要我吗?”

“会,但是我更喜欢长得好看的你。”

想着赤影妖刀姬的回答再看现在自己的样子满身是血,脸上有伤疤,浑身都是伤……要多狼狈有多狼狈。等鬼切回过神,妖刀姬已经站在他面前。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一直不说话,直到妖刀姬拔刀砍向鬼切。鬼切只防不攻,妖刀姬刀刀直逼要害。

“以血共鸣。”妖刀姬的这句话让鬼切愣了一下之后防都不防了,刀都直接丢了。妖刀姬的刀只削落了鬼切的几根头发,在大伙以为可以上去劝架的时候,下一秒妖刀姬就丢掉了刀扑进了鬼切的怀里,一口就咬上鬼切的肩膀,鬼切不知所措的抱着妖刀姬。

“鬼切是负心汉!”妖刀姬含糊不清的说。

“是,我是。”鬼切毫不犹豫的回答。

“鬼切抛妻弃子!”妖刀姬不咬鬼切肩膀了。

“对,我抛妻弃子。”鬼切依旧没有犹豫。

“赤影妖刀姬爱鬼切,妖刀姬也是。”妖刀姬轻声在鬼切耳旁说。

鬼切耳根迅速变红,一脸震惊的看着妖刀姬。

最后被妖刀姬一个吻给吻回神了,顺道还加深了这个吻。

晴明和众式神表示,本来想劝架没想到是在吃狗粮。

灵渡白狐

【切刀】鬼切:关于我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不得不说的故事

*自述体(鬼切视觉)
*群聊天里直播码的,仓促码文,凑合看一下吧(精修是不可能的,我累了,瘫倒)
*有太太预约了画成小短漫!苍蝇搓手式等待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名字叫妖刀。从我确定入住开始,我的主人就这样告诉我。
但是,我并没有见过他。
听侍者们说,那是一把强大的刀,是主人最趁手的兵刃,因此经常被派遣外出除魔。
他真厉害啊…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认真接受主人的教诲。
只为了追赶上我上铺兄弟的步伐。
“你进步很快,想必可以超越妖刀。”主人这么评价我。
半个月后,我第一次见到了他。
他看起来挺娇小的,但是双臂的肌肉看起来相当健硕,胸肌也一样。
我看得出来,那小小的身体里,充满爆发力。
他的衣服看起来破损...

*自述体(鬼切视觉)
*群聊天里直播码的,仓促码文,凑合看一下吧(精修是不可能的,我累了,瘫倒)
*有太太预约了画成小短漫!苍蝇搓手式等待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名字叫妖刀。从我确定入住开始,我的主人就这样告诉我。
但是,我并没有见过他。
听侍者们说,那是一把强大的刀,是主人最趁手的兵刃,因此经常被派遣外出除魔。
他真厉害啊…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认真接受主人的教诲。
只为了追赶上我上铺兄弟的步伐。
“你进步很快,想必可以超越妖刀。”主人这么评价我。
半个月后,我第一次见到了他。
他看起来挺娇小的,但是双臂的肌肉看起来相当健硕,胸肌也一样。
我看得出来,那小小的身体里,充满爆发力。
他的衣服看起来破损颇多,风尘仆仆的样子。想来刚刚从战场上回来,还没来得及梳洗,就被主人叫过来见我。
“妖刀,这是我新得的利刃,名唤鬼切。”主人这么跟他介绍我。
“明日你带他去XX地(编不出来地点)历练一下,见见血。”主人同他吩咐道,“这是鬼切第一次上战场,你照看一下。”
妖刀显然是个话少的强大式神。他只是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了。
沉默了片刻。
主人终于耐不住了。
“退下吧。”他这么吩咐。
于是我们都退下了。

路上
“你就是睡在我上铺的那位大人吗?”我顶着尴尬的气氛,呐呐地问道。
我确实相当好奇。
他眼睛瞥了过来,平平淡淡的,瞳孔看起来并不很有神。
“你住进了我的房间?”他冷淡地问道。
他的声音听起来倒是相当软糯,甜甜的,有些可爱。
啊,可爱是什么意思?我为什么会蹦出这种想法。
大概就是强大帅气的意思吧!我心中这么笃定。
“啊…是的,主人安排我住进去的。”他的气势很强,我忍不住低下头,不敢看他。
“哦。”他又应了一声,之后又不再说话了。

他真的很强大。从那金刀悍马一般的坐姿就能看出来。
我看见他把他那把巨大的大太刀放在大腿上,双手又随意地搭在太刀两边,同我讲那战场上的注意事项。
反观我自己,因为受主人的教诲要遵循礼仪什么的,双膝合拢着端跪坐着,倒是相当不方便起身。
说起来他的那把大太刀,看起来真重啊。比我那三把刀加起来还要重些。怕不是比我还重!
不愧是主人最强大的式神,不仅能提起这么重的刀,还能使得得心应手,我自问是做不到的。
令我不断侧目的,是他头顶那对血红的鬼角,锐利地挺立着,寒芒闪闪。
然而我还是太肤浅了。
在战场上我才真正地感受到他的强大。
他那葱白的大长腿,是如此的充满力量,一个弹跳便越到战场中间。
他那纤细的蛮腰,是这样的充满爆发力。那蛮腰折成一个漂亮的弧度,再反弹回去,带动着大太刀,直直斩下一个巨妖。
要知道,那个巨妖可是足足有一个房子那么大,竟被他就这样劈成了两半!
而最最令我心动的,是他那宽广的后背。
我第一次上战场,面对着血腥混乱的一面,我果然有些手忙脚乱了。
虽然平时训练时各种剑招都是烂熟于心,但第一次面临战场却全都化成飞灰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团浆糊的脑子。
面对突然冲过来的一只丑陋妖怪,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仓促之下,竟然招教不住,被破了剑招,还被推倒在地。
我要死了!我当时只有这么一个念头,慌乱之中刀也提不动。
这时,那妖刀直接一个飞踢踹飞了那个妖怪,又是横刀一挥,把周围清理出了一个安全的小区域。
“冷静点。”他这么冷淡地说道,“好好想想平时的训练,拿出你的实力来。”
别紧张,我会罩着你的。
他留下这句话,转身又砍死了一批妖怪。
我看着他宽广的后背,心想,这辈子,就他了。
啊不对,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心中确实涌起了一丝勇气。
我提刀的手不再颤抖,拔刀也迅速有力。
训练时的剑招我一个也没想起来,但是身体却能自己做出反应,这才是真正的得心应手。
这次的退治很成功,没有人受伤。
主人大悦,表扬了我一番,赏了我一套衣服。
我只得应下。但我很清楚这次退治的功劳不在我的身上。
我偷眼看向妖刀,他并没有什么反应。
不愧是源氏最强大的式神,遇事波澜不惊。
之后我们平静地相处了一段时间,又一同出了几次任务。
一同回到刀室时,我就会盯着他的后背看。
尤其是他梳洗完回来时,血迹和灰尘被清洗一净,只剩下光洁的皮肤。他的那些肌肉看起来相当匀称,充满力量,又很白皙。
很难想象常常裸露着的皮肤还能看起来这么白嫩,但是他做到了。
其实我也很喜欢看他的胸肌,但我觉得这样不礼貌,只会在他梳洗完回来时假装正经地瞥上一眼。
啊,充满力量的肌肉。
我觉得我很馋他身体,我下贱。
但是,我忍不住。
幸好没人知道。
再后来,主人觉得我能独当一面了,都给我们派遣了单独的退治任务。
我很少看见他了,所以我最喜欢回到源氏的宅邸,因为那里偶尔能碰上他。然后他睡在我的上铺。我平躺时,可以隔过隔层,依靠想象看见他宽广的后背。
再后来,我们一同被派遣去退治大江山。
那一次,是由主人带领着的大出征,所有阴阳师和式神都被派上了战场。
我和他作为主人最趁手的两件兵器,理所当然地并列坐在主人身后。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同我一样,合拢双腿,看起来乖巧无害。只有那双长而尖锐的双角,告诉我锋芒不减。
“你为谁而战?”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同我说话。
软糯的,娇小的,甜甜的声音,小小声的,在我耳边回荡。
“我为源氏的意志而战。”想来是他担心我害怕吧,故意这般提问我,给我加油打气。
“为何拔刀?”他又问了一句,我看见他那长而翘的睫毛颤动了一下。
“为源氏的正义拔刀。”哼哼,这些都是主人亲自教导我的,也是这次退治的主要原因。我自然相当清楚。
“你,是谁?”他还问了一句。他的眼睛垂下,目光似乎落在身前的刀刃上,可又似乎并不在看它。
我觉得不太对劲,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我是源氏的重宝,斩尽一切恶鬼的利刃。”我这样重复了主人对我的评价。
说实话,我觉得有些羞耻。但这确实是主人这样对我说的,我只好复述一遍。
忽的,我觉得可能是妖刀害怕了。他成天疲于各种任务,想来应该是累了,状态不佳,心里便生了恐惧。
“作为源氏的式神,岂可动摇!”我擅作主张地补了一句,为他加油打气。
你可是我的支柱啊。我心里这样对他说,说好的会罩着我的,可不能恐惧了,退缩了。
战场上的情况总是瞬息万变。我同他走散了,又遭遇了许多事情,最后觉醒了身为妖怪时的记忆。
我是恨那源赖光的,他欺骗了我。
我又恨我自己,没能早点发现他的阴谋,傻乎乎地唯命是从。
只有妖刀,他同别人不一样。想来他也发现自己可能被欺骗了,于是问了我三个问题。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那天三次的提问,哪里是简单的动摇!这明明是问心!他企图点醒我,而我又太过愚笨,我真是个十足的笨蛋!
我恨我自己,更恨源赖光!
复仇!我要向他复仇!
为了族人,为了自己!也为了妖刀。

再之后过了很久,我去拜访那个白发阴阳师的地方遇见了他。
他换了一套装束,看起来干净整洁漂亮。鬼角也消失不见了。而他的胸肌倒是因为失去了束缚变得更加发达了。
酒吞童子的也比不过他。
当然我也大变了模样。我长出了鬼角,弯曲的有些尖锐的鬼角,和他的不太一样。头发也全白了,衣服破破烂烂的。
再次相遇的情景,却和我们最初的情况正好对调。
“鬼切?”他认出了我。
“嗯,妖刀。”我也认出了他。
真好。

我只是在晴明那里借住一段时间而已,商量一些事情。
晴明的寮里式神很多,各个都是很能闹事的,尤其是女式神。
“真热闹啊。”他端着一盘樱饼坐到我的身边,感叹了一句。
“是啊。”我应了一句。
“我发现你似乎没怎么同她们说过话。怎么变得这般冷淡了呢?”他忽的问了这个问题。
我看向他,他也看着我。他看起来活泼了许多,比在源氏时话多了不少。
难道是因为女式神多了,所以他变开朗了?
我突然感到有些酸涩,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倒不是…”我小声地回答,“只是我不曾和女式神说过话,有些不要意思。况且我还有正事在身。”
“噗…”妖刀忽的笑了起来,本就精致的脸庞因着开心的笑容而绽放出美丽的光芒。
我一时有些痴了,如沐春风大抵如此。
“我也是女孩子呀。”他这么说道。
啥?!我的脑中像是遭遇了茨木的大招,所有的思维都被炸成了碎片。
“你…你不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吗?!”我惊叫道。
我突然有些惊慌。
我之前那样馋他身体(虽然现在也一样),那在他看来岂不会觉得我是变态?
啊,不对。得改一下代词,是她。
我看着她的脸色一沉,脸颊气的鼓鼓的,胸肌也一起一伏地剧烈抖动。想来是相当生气。
“对…对不起。”我讪讪一笑,小心翼翼地道歉。
“没关系…”她冷淡地回了一句。
然后我们就一同尴尬地坐在那里,看着庭院里的那株妖樱。
“挺…好看的哈…那棵樱花树。”我干巴巴地说道。
“嗯,是啊。”她的声音仍旧有些平淡。
片刻之后,她便起身要离开了。
末了,她转身同我说道:“那盘樱饼很好吃,送给你了。”
然后她便真的走了。
我拿起一块樱饼,咬了一口。有一丝丝的甜,和她的声音很像,一样的淡淡的甜。
……
再之后又过了很久,又或者不太久。发生了很多事情。
我死了,我又活了。
看到的又是那个该死的源赖光。
我想杀了他,但是很显然是他救了我。
活下去到底是好的,比如我还有机会再遇见妖刀。上次的结局并不美好,我想见她。
我并不亏欠源赖光什么,所以我可以随时离开。
我要离开了。源赖光又送了我一套衣服。
我接受得理所当然。说到底,我也算是救了他。
揽镜而照时,我终于发现了和源赖光说话时的违和感。
我!变小了!!!
小小的手,小小的脸,短短的发,还有短短的红红的小鬼角。
嘿!小鬼角。和妖刀以前的有点像,这真是大不幸中的小小幸运。真是叫刀难过又开心啊。我这么又悲又喜地想着,然后同源赖光告了一声辞。
虽然我并不想见他,但作为客人的礼仪还是有的。
那源赖光又同我说了些什么你是自由身了,今后你的路自己选的话。一派苦口良心的模样。
呵!那是自然!野心家的话听听就好,真感动了可得吃大亏。
已经死过一次了,罪恶也赎了一些。
仇恨我是暂时放下了,现在我要去找妖刀。
我不知道妖刀在哪里,但是上次见她时是在晴明那里。
于是我孤身前往晴明的庭院。
“请问妖刀在这吗?”我拿着拜帖,站在庭院门口向里面问了一句。
顿时引起了一干女式神的注意力。
“咦?哪里来的漂亮女孩?”一个女式神看着我惊讶地叫道。
“刚听她说她是来找妖刀的!”
“呀!长得和赤影时的妖刀非常相似呢!”
“不会是妖刀的女儿吧?!”
“好可爱哦!!”
“哎呀呀呀,来让阿姨们捏捏脸~”
我突然有些害怕。
“你们不要过来啊!!!”
结果她们却蜂拥扑了上来。
我的天!动手动脚!礼节呢?!都不顾了吗?妖刀都没摸过我!!
混乱中,我看见了妖刀从远处走了过来。
我像是看见了希望的曙光,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我迸发出了生命的最强音:“兄弟救我!!!”
然后,我见到妖刀顿了一下,接着转身又走了。
我,有点想哭。
我知错了。
但是很快,她又回来了。
她从轻巧地挤进人堆里,然后把我抱了出来。
感谢天皇,感谢锻刀神明的保佑。我活过来了,还被我喜欢的刀抱在怀里。
我把头埋在我垂涎许久的胸肌上,软软的,还有点香。
和想象中很不一样。果然是女孩子吗?
鬼切,我的!”我听见她坚定地对其他女式神这么说。
女孩子就女孩子吧!反正她也还像以前一样罩着我。而且我是男孩子,就更匹配了。
这么想着,我心里安慰了许多,也紧紧抱住了她。
“我很想你。”我轻声对她说,“以及,我很抱歉之前误会了你。”
“没关系。”我感觉到她吻了吻我的角和发。
“我也一样。”我听见她这样说道。
﹌﹌
end.

我苍蝇搓手等漫画版!!!吼吼吼!!!!

安诺可可

考完试了好开心,最近ky真是多,真的意难平!!各位大大加油!!!
我好菜呀,辣鸡手绘来蹭个热闹

考完试了好开心,最近ky真是多,真的意难平!!各位大大加油!!!
我好菜呀,辣鸡手绘来蹭个热闹

小杏Layla

夫妻打架,白蛋看戏。
昨晚打杏原莫名戳中笑点

夫妻打架,白蛋看戏。
昨晚打杏原莫名戳中笑点

对苯二氢

【刀切/光切】寒露

基于妖刀隔壁新皮御神之刃巫女设定的衍生妄想,持家小巫女刀刀捡回落魄切切的温暖人心(大概)的故事

是刀x切不逆注意 ​​​,光切前提(然而光切场合基本是离婚现场)


外链:https://m.weibo.cn/2957979591/4292421472600403

基于妖刀隔壁新皮御神之刃巫女设定的衍生妄想,持家小巫女刀刀捡回落魄切切的温暖人心(大概)的故事

是刀x切不逆注意 ​​​,光切前提(然而光切场合基本是离婚现场)


外链:https://m.weibo.cn/2957979591/429242147260040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