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刀剑破坏

235浏览    7参与
麻璃葉

刀劍亂舞鵜丸 第三十三章 心 ココロ

🌸前言與閱讀須知 


⚠️此章有涉及強烈ooc 暗墮 刀劍破壞 請慎入!!!!


雛子坐在自己房門口,她小心翼翼的拿著梳子,仔細的梳著小狐丸的毛髮,


全身肌肉的男子放鬆的抖著自己疑似獸耳的頭髮,表情十分的愉悅「好舒服。」


「你喜歡就好。」雛子淺笑著繼續梳著毛髮,


「以前的主人也會幫我梳著頭髮呢...」小狐丸露出了懷念的神情,下一秒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般道歉道「抱歉呢,明明鵜丸殿(どの)才是最想前主人的。」


鵜丸苦笑著回應道「不用道歉,我相信櫻丸的大家都很想念他。」


兩刃朝著房外的櫻花望去「他很喜歡櫻花呢,以前跟前...

🌸前言與閱讀須知 


⚠️此章有涉及強烈ooc 暗墮 刀劍破壞 請慎入!!!!



雛子坐在自己房門口,她小心翼翼的拿著梳子,仔細的梳著小狐丸的毛髮,


全身肌肉的男子放鬆的抖著自己疑似獸耳的頭髮,表情十分的愉悅「好舒服。」


「你喜歡就好。」雛子淺笑著繼續梳著毛髮,


「以前的主人也會幫我梳著頭髮呢...」小狐丸露出了懷念的神情,下一秒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般道歉道「抱歉呢,明明鵜丸殿(どの)才是最想前主人的。」


鵜丸苦笑著回應道「不用道歉,我相信櫻丸的大家都很想念他。」


兩刃朝著房外的櫻花望去「他很喜歡櫻花呢,以前跟前主人一起時他說過,鵜丸殿(どの)很像櫻花。」小狐丸說道,


雛子沒有回應小狐丸,她僅嘆了口氣,繼續幫他梳理毛髮,


從來就不喜歡櫻花的雛子,會像櫻花?

她無法想像,


此時小狐丸嘆了口氣道「是說最近的三日月殿(どの),越來越不能理解他在想什麼呢,明明以前總是一起喝茶,看著風景,逐漸的他也不再常常走出房間,有些擔心...」小狐丸露出擔憂的神色「明明都是三條家的刀劍,卻沒有辦法靠近他...鵜丸殿(どの)也是三条的刀劍!有什麼辦法嗎?」


雛子搖搖頭「雖然我們都屬於三条,但是從以前我就不明白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這樣啊,我來的比較晚不知道你們的關係呢。」小狐丸面露憂愁,「這樣該怎麼辦才好?」


兩刃思索著問題,此時櫻丸的近侍朝著兩刃走來,


「鵜丸,我有事跟妳說。」山姥切國廣朝著兩刃走來說道,他看了一眼小狐丸後說道「這件事不好有外人在。」


「那麼我就先行離開了,鵜丸殿(どの)。」小狐丸起身向雛子鞠個躬,便離開了房門口,


「所以是你來報告出陣名單嗎?」雛子詢問道,「我相信你可以調整的很好,畢竟是初始刀。」


山姥切國廣盯著小狐丸消失在長廊盡頭才鬆口道「其實我不是來報告出陣名單,是想跟你講關於三日月宗近的事。」


「嗯?怎麼又是三日月?」雛子充滿著疑問,畢竟剛才小狐丸才向她提起三日月的異常,


「基本上我不擔任近侍時,是不太會在櫻丸到處走動,但前幾天告知了出陣名單,告訴集合時間,等了許久三日月都沒有依照時間來。」


「這不是很正常嗎?以前內番總是遲到。」雛子嘆了口氣說道,


「不,因為等了很久,怕誤了出陣時間,所以我到三日月的房門前詢問了他,只見他聲音有些驚訝的說著自己忘記了這件事。」山姥切國廣沉著臉繼續說道「雖然沒有進到房間內,但是我能感受到時間溯行軍的氣息,雖然很微弱。」


「時間溯行軍?」雛子瞪大眼睛,有些訝異的望著山姥開切國廣,


「所以我是來尋求妳的同意,好好調查一下三日月宗近的房間。」山姥切國廣瞇著眼說道,


平常與三日月交集甚少的山姥切國廣以及小狐丸都察覺三日月的不對勁,


是不是真的有什麼他們不知道的事?


雛子沉思一陣子後點點頭回覆道「我跟你去看看吧。」


山姥切國廣點點頭,


兩刃拿著自己本體,朝著三日月的房門前進,


到了三日月房門,雛子從房門口窺探,並沒有察覺到有異樣的氣息,


雛子伸出手打開了和室的大門,三日月坐在牆角,眼神震驚的盯著雛子跟山姥切國廣,


雛子也震驚的盯著他,只見三日月穿著內番服,但內番服早已殘破不堪,背部露出著如同時間溯行軍的角,而尾椎部分也長出了尾巴,身上散發出紫色光芒,


山姥切國廣擋在雛子的後面,怒視著眼前的三日月宗近「三日月⋯」


三日月收起了驚嚇的表情,笑著回覆道「喔呀,這樣突然闖進別人房間真是困擾呢。」三日月站起身,朝著他們衝出房門外,


「鵜丸,我們得趕快追上去!」兩刃快速的跟上去,來到了大草坪區域,


一群刀劍們已經發現動靜,紛紛的拿著刀防備著,雛子穿越過刀劍們來到最前方,只見三日月將太刀抵著平野藤四郎的脖子,


「三日月!快放開平野!」一期一振早已拿出刀怒視著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微笑著將刀口更加逼近平野藤四郎,


平野眼裡充滿著恐懼,害怕的顫抖著,


雛子皺著眉拔出刀,與三日月正面對視「放開平野,三日月。」雛子冷冷的命令道,


但三日月並沒有想鬆開的意思,他說道「妳沒有資格命令我!」他眼裡透露著紫光,「要不是妳!主人怎麼可能會離開我們?主人可是在池田之戰中用健康來換了妳的生命。」


雛子驚訝的看著三日月,緊握住的刀有些的顫抖「少在那邊胡說。」


「爺爺我才沒有胡說,主人的身體一直都不好,要不是妳,他怎麼可能.......。」三日月面露笑容,眼神卻十分憤怒「要不是妳,他依然可以很幸福的活在這世上...」


「因為妳的出現,主人只專注著妳!」


雛子冷冷的盯著三日月,他眼裡閃爍著絕望以及嫉妒,


這是雛子第一次感受到三日月的心聲及情緒,


「你真的認為是我害了浩嗎?」雛子盯著三日月「直到剛才為止我一直以為主人是生病而死的,但我剛剛清楚明白,浩的死因。」


就是因為你,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眼裡閃爍著紅光,一旁的刀劍紛紛拔刀,圍著三日月,


「怎麼可能?」三日月將刀更加靠近平野藤四郎,


雛子回答道「刀劍與審神者是密不可分得存在,你這幅身體應該在好幾年前就已經是這個樣子了吧?隨著時間時間溯行軍在你體內越來越嚴重。」


你的暗墮就是造成浩的死因。」


雛子冷冷的分析著一切,過去的種種就能想明白,浩的身體本身就不好,卻因為三日月的暗墮連帶造成浩的身體負荷不了,而自己的身體也因三日月而產生了影響,


沒想到千雨的隨口一說,讓她清楚的明白到,浩的死因,


雛子苦笑著握緊了太刀,浩把櫻丸的大家託付給自己,總不能讓他無法安心的離開吧?


三日月像發了瘋似的無法接受,他痛苦的聲音迴盪在櫻丸的各個角落,


那個聲音與其說憤怒,更像是對自己的無能而感到後悔自責,


趁著三日月有些崩潰之際,平野藤四郎抓緊時刻,踹了一腳三日月,順利的離開三日月跑到一期一振的身邊,平野脖子上依然出現刀的傷痕,血隨著脖子滿滿往下流,


雛子瞪著三日月,她衝向前將刀刺進了三日月宗近,只見他沒有反擊,他只是緊握著鵜丸的刀柄,將其插的更加深入,


「三日月?!」雛子留著淚,她就算跟雛子再不好再不熟,但還是有著美好的回憶,


三日月如同往常的微笑著,她握住緊握著刀柄雛子的手,


就在那瞬間雛子看到了三日月與浩的回憶,


初次見面的浩抱緊著山姥切及三日月,一同喝著茶,一同出陣,玩著弓道,一起放風箏,度過了很多美好的時光,


這些回憶都是雛子還未顯現時的回憶,


三日月始終,深愛著浩,深愛著那位審神者,


「如果我真的是....殺害他的兇手...那麼....我願用這條命償還」三日月吐著血說著最後的一句話「抱歉呢....鵜.....丸。」


「三日....月...」雛子咬著牙喊出他的名字,他露出了平常不會露出給她看的笑容,


一陣櫻吹雪吹拂著三日月宗近的周圍,三日月的身體逐漸透明,


櫻花墜地,草坪上留下了一振裂成兩半的三日月宗近。

ㄆ一/P1

【刀劍亂舞】腥城詭祕-01

*本系列將會有血腥暴力獵奇描寫

*有刀審感情向描寫

*有一大堆腦洞私設定世界觀

*靈感構思來自於恐怖遊戲屍體派對

*從題材到配對各種都是初次嘗試……希望可以好好的完成這個故事

---------------------------------------------

  「求你……放、放過我……求你……」哭喪著臉,女人的身體瑟瑟發抖。

  負傷的腿讓她沒辦法再奔逃,跌坐在地的她死命掙扎後退。

  「救命……」被刀尖指著,女人只能擠出細小的呼救聲。

  但沒有人會來,她很清楚。倒在門邊的是最後一個夥伴,見到他破碎屍身的當下讓女人最後一絲希望瓦解。

  一邊祈禱一邊勉強從模糊血...

*本系列將會有血腥暴力獵奇描寫

*有刀審感情向描寫

*有一大堆腦洞私設定世界觀

*靈感構思來自於恐怖遊戲屍體派對

*從題材到配對各種都是初次嘗試……希望可以好好的完成這個故事

---------------------------------------------

  「求你……放、放過我……求你……」哭喪著臉,女人的身體瑟瑟發抖。

  負傷的腿讓她沒辦法再奔逃,跌坐在地的她死命掙扎後退。

  「救命……」被刀尖指著,女人只能擠出細小的呼救聲。

  但沒有人會來,她很清楚。倒在門邊的是最後一個夥伴,見到他破碎屍身的當下讓女人最後一絲希望瓦解。

  一邊祈禱一邊勉強從模糊血肉中辨別出男人的身份,撲鼻腥味帶來的恐懼和作嘔感讓她雙眼被淚水模糊。

  人型的怪物舉著刀,握刀的爪上沾著乾涸的血污。這圍繞著黑色氣息的異形應該是殺害她同伴的兇手,雖然拖著骸骨似的軀體,但行動卻敏捷兇殘。

  女人捏著手中僅剩的符紙,若能淨化這個怪物,她才能有脫身的機會。但異形怪物身上凝聚的可怕壓迫感沉重的讓她動彈不得。

  刀刃劃破空氣,從女子頭上劈砍而下。臨近死亡的懼怕讓她的身體自行擲出符紙,蘊含靈力的符咒在應該是對方臉龐的位置乍現光芒。對方的刀刃也在突如其來的反抗下偏離砍殺軌道,鬆手的武士刀落地。

  藉由淨化之光,女人辨別出怪物被驅散邪氣之後的面容。

  「你是……刀……?」認出對方的身份,女人在吃驚的情緒中忘記逃跑。

  不過幾秒,邪氣又吞噬了她微弱的淨化之力。異形掐住她的頸子,將她輕鬆舉起。女人痛苦掙扎試圖搬開他枯骨一樣的手,只剝落一點腐肉。

  「清醒……一點……我也是……審神者……」吐出斷斷續續的話語,希望能阻止對方繼續緊扣住她的咽喉。

  「審……神……者……」怪物口中緩慢發出音節。

  「對、對、我是、和你的主人一樣,我也是審神者……」

  「……是……審……神……者……」怪物——應是原刀劍男士的人停頓動作,慢慢放下女人,握著她頸子的手稍微放鬆力道。

  對方緩緩用雙手拖住她的兩頰。猜想也許對方為人部下的記憶正在甦醒,儘管摸著她臉龐的兩手腥臭黏膩,女人咬牙忍著不敢移動。

  喀啦。

  沒有尖叫、甚至還來不久開口,沉重的碰撞聲落在門口那堆碎肉邊,女人被扭下的頭顱望著自己的身軀被怪物撕扯成段段肉塊。

  「那是一個充滿異形怪物的城池,從本丸、二之丸、三之丸沒有一處是安全的,不小心闖入的人便會成為這座城的犧牲品。」

  昏暗的房間內,青江的面孔在燭火熠熠中娓娓訴說傳言中的故事——關於時空傳送閥的詭異事件。

  在按下運轉的那一刻,原本設定好的時間座標會自動改變,回過神只會看見一片殷紅遍佈的光景。

  從身旁毀損的傳送閥推測,此處應該曾經是座隸屬時空政府的本丸。放眼望去的建築皆殘破不堪,甚至瀰漫一種令人難以呼吸的不祥氣息。

  除了被傳送進來的審神者和刀劍,這裡還有其他生物存在。或許不該說是生物,他們似乎是群沒有思考能力的行屍和骷髏,驅使他們移動的或許是侵入者的生命,他們的存在也許就是為了殺戮、為了將入侵者的鮮血和屍骸轉為這座城的食糧。

  找不到離開的出路,邪氣似乎形成堅不可摧的結界,將整座城化為一個巨大的牢籠。

  傳出多起失蹤意外,原以為是時間溯行軍對時空門閥系統造成的影響,但調查之後,系統卻沒有絲毫異常現象。在此同時,各時空管理單位接獲幾件急報。無人使用的傳送閥忽然被陰森紅光籠罩並自行運作,待光芒消散、機器停止運轉,駐守在該本丸的審神者也從此人間蒸發。

  「應該、都是假的吧?」躲在骨喰藤四郎背後,五虎退用哭腔問道,和身邊的短刀兄弟們互相緊靠。

  「是真的喔。」出現在門口的審神者在青江回答之前開口。

  「主上,突然出現會嚇到人的。」在審神者按下電燈開關時,青江也吹熄了蠟燭。

  「主上今天回來的特別晚呢,會議還好嗎?」

  「不好,既然大家都在,我有事要跟你們說。」

  眾刀後退,挪開一個位置,讓審神者可以坐下稍微休息。所有人面向主人,原本認真聽著鬼故事而擠成一團的短刀也坐直等待審神者發話。

  「是新地區又有戰事了嗎?」身為近侍的燭台切光忠也加入話題,並遞上一份文件袋,「這是剛剛收到的。」

  「是任務,」審神者從文件袋中掏出整份資料,翻動了幾頁,「……就是這個,哼,這種東西他們倒是給得很快。」

  「記得剛才說的故事嗎?任務就是那個。」沒帶情緒的語調像在敘述一件稀鬆平常的事件。

  「什麼……?」

  「為的是找事件中三位失蹤的審神者,雖然我個人覺得應該凶多吉少。」

  「傳言中說那是藉由時空門閥隨機發生的,這樣神出鬼沒的詭異城池,該不會要由主上自行設法找入口吧?」入座的光忠皺起眉,他對這個老是對審神者提出過分要求的政府一向沒什麼好感。

  「這樣不是浪費人力嗎?」青江笑了笑,似乎有點不以為然,「接下這種任務不像是主上的作風呢。」

  「的確,有其他目的,」審神者放下資料,不太帶起伏的語氣平靜說起,「我來說明這個故事完整的發生經過。」

  「那個本丸的登記者是一位代稱群青的審神者 ……」

  群青,那個名號曾經在諸多審神者之中流傳,擁有驚人純淨靈力的審神者。

  年紀雖輕卻才華橫溢,理所當然的被時間政府網羅上任成為審神者。

  實力堅強的群青輕鬆的平定多起戰事,由他指揮的部隊屢立戰功,由他負責保護的區域很快的恢復秩序。群青接受政府的安排,開始以靈力協助政府多項事務和計劃,從管理局的新任審神者培養訓練到研發局的實驗都有他的參與。隨著每項計劃的成功,群青獲得了令人稱羨的從二位職階。

  或許是順遂的經歷和過人的力量使他高傲自滿,在一項久無進展的研究中,群青私自決定將未測試過的古籍記載咒術用於實驗,並讓自己的刀劍近侍做為實驗對象。

  實驗失敗的結果無可挽回,近侍的下場叫人不忍提起。停止職權的處分和一落千丈的名聲使失去璀璨光環的天才發狂似的試圖奪回曾經的地位,群青強搶該研究的一切資料,要在自己的本丸獨自完成所有研究。

  為免再有憾事,政府組織討伐軍湧入他的本丸。雖然群青頃盡所有戰力反抗,討伐軍經過一番苦戰總算將他給拿下。

  殊不知生命結束之前,群青已在自己身上下了詛咒。化為兇靈的他,強烈執著與怨念將原本強大的靈力轉為邪氣,覆蓋了他的城池。

  來不及切斷連結的門閥,實驗樣本連同研發局的實驗所消失在邪氣之中。奔逃回去的殘軍將門閥破壞,總算阻止邪氣的擴散。但註銷登記卻無法消除這座充滿怨念的城池,難以淨化的邪氣也無法處理,政府只能將它的時間座標抹除避免連結。

  以為事件落幕,被怨念之城連接上門閥的意外卻頻頻在各個時空隨機傳出。

  「以上是政府那邊的記錄,所以入口應該就是它的座標。」審神者捧起茶水啜飲一口。

  房內一片死寂,聽完審神者的說明,每個人露出一樣凝重的臉色。

  「那群傢伙想要被奪走的那些研究記錄,什麼資料都好。」

  「主上……真的要接下這個任務嗎?」刀劍們面面相覷,還是由光忠先開了口。

  「可能吧,」疲憊的審神者揉揉自己有點痠澀的眼皮,「本來是要拒絕,但師父要我好好考慮,然後和往常一樣,老是不跟我說原因。」

  主人的師父雖然總是神秘兮兮讓人難以捉摸,但應該不會讓主人輕易送命才是。儘管如此,眾人的表情仍然緊繃的很。

  「我再考慮一下,等看完這堆文件再決定。」打了個哈欠,想著如果真要去的話還得決定隨行人員。

  「但主上預計明早回現世,要延期了嗎?」

  「嗯,而且不確定要延多久,所以留下的人要幫我接我媽的電話。」

  回到房間,審神者坐到桌前,再次拿出那份文件,近侍則替主人端來熱茶和宵夜。

  光忠靜待著審神者將文件大略讀過,看著他表情淡漠的主人微皺起眉頭。

  「這還真是……」小聲咕噥,審神者快速翻動紙張,表情變得有些複雜。

  「好吧,看來真的要去一趟。」

  看主人將讀完的文件推到一旁,光忠便把宵夜擺到主人眼前。

  「因為和調序的職務有關?」

  「嗯,既然師父都開口了,大概八九不離十吧,但我也有在意的事。」一邊拿著湯匙,一邊伸手翻出文件的最後一張。

  那是審神者群青的其中一頁相關資料,上頭的圖片記錄的應該是群青繪製過的咒符。

  正當光忠看著資料時,審神者擺了一張符紙在最下方的圖片旁邊。是和圖中內容一樣的咒符,對比咒文書寫的筆法也是相同的。

  「這張符是在之前的任務裡拿到的,從那個被師父帶回來的男人身上……」嚼著食物,若有所思的看向光忠,「我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那麼請務必讓我隨行。」沒有異議,光忠只提出陪同的請求。

  「我是有打算,但如果我回不來,要是本丸少了我可靠的近侍,也很讓我頭痛呢。」

  「主上,請不要說這種話。」望著審神者,光忠的聲音中難得帶了點不滿。

  「總要有最壞的打算嘛。」

  「我會帥氣的擊退敵人,所以妳不會有事。」

  「好好好,表情別那麼嚇人嘛。」回來後首次露出笑容,審神者輕鬆的擺擺手。

  看進審神者沒有笑意的眼睛,面對她勉強擠出的笑臉,光忠在心底長嘆了口氣。

  果然非常在意吧,那個男人的事,但這也是難免的。如果那個人和群青有所關聯,主人會怎麼辦?

  大概會加倍的逞強吧,畢竟是他不肯示弱的主人。雖然名為含笑,卻從初次見面開始便鮮少見到她輕鬆自在的笑容呢。

  「決定好了,隊伍就這樣編制吧。」

  拿起審神者遞給他的紙張,光忠的目光掃過上頭寫著的名字。

  「……好的,我明白了,這就把命令傳下。」

—待續—

八禾隹

池田屋の記憶

謝謝官方創作的花丸

甜膩膩又暖呼呼的,看的很幸福很開心哇!齁~~~~(艸)


覺得也該是時候整理這一組照片,雖然有點玻璃渣

因緣際會之下,第一把陪伴我外拍的加州清光斷了

於是才有拍斷刀劇情段子的機會


20151122


※刀劍破壞設定&新撰組時期衣裝設定注意

※這是某個本丸發生的故事


淚流滿面還被咬的加州清光:八稚

很帥很壞還咬人的大和守安定:要

謝謝到一個不行→

攝影被踩脫鞋我們最愛的沖田君:花花

棄新刊於不顧的文案:未雨

救命的最後一根稻草:瑞雨


噗浪Link : 

https://www.plurk.com/p/lcbauc...

謝謝官方創作的花丸

甜膩膩又暖呼呼的,看的很幸福很開心哇!齁~~~~(艸)


覺得也該是時候整理這一組照片,雖然有點玻璃渣

因緣際會之下,第一把陪伴我外拍的加州清光斷了

於是才有拍斷刀劇情段子的機會


20151122


※刀劍破壞設定&新撰組時期衣裝設定注意

※這是某個本丸發生的故事


淚流滿面還被咬的加州清光:八稚

很帥很壞還咬人的大和守安定:要

謝謝到一個不行→

攝影被踩脫鞋我們最愛的沖田君:花花

棄新刊於不顧的文案:未雨

救命的最後一根稻草:瑞雨



噗浪Link : 

https://www.plurk.com/p/lcbauc

https://www.plurk.com/p/lcb7qx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誠之道



手中握的刀

即壬生狼的獠牙

我們在此為己身而戰






......................以及,殞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安定。」





「不要看......」





「拜託了......」






時間背後的記憶,視線前方的夢魘。

以及無法消去的傷痕









「看著我,清光」





「我們現在都還在這裡。」





「是吧,還有我在。」

「……對呢……這次有你在」





後悔過去

對於未來也是毫無意義的

這次...讓我們並肩戰鬥吧!









某個本丸的

─── 池田屋の記憶




F*ckers Lost In Iowa

【黑暗本丸のタウヒカウ、その後】イタミトキズアト


◎有點精神病的審神者(這次幾乎沒有發病機會),有點精神病的三日月(發病機會up),呆呆的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小狐丸、藥研藤四郎ファン勿入,各種意義上。
◎刀劍(真身)破壞情節有。
◎這次很多小狐丸
◎一點點的小狐丸---憧憬--->三日月,還有一點點的小狐審、三日月審。
◎總之依然是很可怕的故事。
◎聽說,有蘇元素?





*
啾咪*´∀`*
---------------------------------

他曾經看過。
那個人像是鏽掉了的刀一般,充滿扭曲的傷痕、甚至看不太出來原本的形狀的手。
那樣的一雙手不是天生的,而他清楚那雙手變成那樣子的原因。

(偶爾看見拆開了繃帶的手就知道了,那交錯...


◎有點精神病的審神者(這次幾乎沒有發病機會),有點精神病的三日月(發病機會up),呆呆的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小狐丸、藥研藤四郎ファン勿入,各種意義上。
◎刀劍(真身)破壞情節有。
◎這次很多小狐丸
◎一點點的小狐丸---憧憬--->三日月,還有一點點的小狐審、三日月審。
◎總之依然是很可怕的故事。
◎聽說,有蘇元素?





*
啾咪*´∀`*
---------------------------------

他曾經看過。
那個人像是鏽掉了的刀一般,充滿扭曲的傷痕、甚至看不太出來原本的形狀的手。
那樣的一雙手不是天生的,而他清楚那雙手變成那樣子的原因。

(偶爾看見拆開了繃帶的手就知道了,那交錯的傷痕,是刀傷。)



他自己也不是在多早以前來的,然而可以說的是他是在「那個人(審神者)」有所轉變以前來的——來的時間足夠早,去見證那樣子的變化。

(啊啊,那大概是從那一封「政府」送來的文書開始的。)

那人原本會與鶯丸、石切丸他們坐在本丸長長的廊道上喝茶看著園景裏永不會凋謝的櫻花,或者是拿著書向著歌仙兼定討論著什麼(他曾經試著去讀那些什麼「卡夫卡」、「爺爺與海」*,當然是跟著好奇的短刀們看著看著沒多久就放棄了)。

(就像是任何「正常」的本丸那樣子。)
(然後,漸漸地出現了那些傷。)

一開始五虎退、秋田藤四郎那些一期一振的弟弟們會圍上去哭著說著一些擔心他的話,漸漸地連那樣子的機會都失去了。
那個人原本身體底子便不好,於是那成了絕佳的,讓那人足不出戶、拒絕任何除了藥研藤四郎以外的刀劍會面的理由。
他並不是多麼擅長進行一些繁複的思考的人(刀),但憑著直覺(野性)也能推敲,有什麼事情不太對勁。

(然後在一天夜裏因為沒能睡著而出來晃晃時,他看見了那個人。)

「小狐丸。」
那個人沒有回過頭,只是像是已經感知到了他的存在一般的叫了他的名字。月光下,他看見那個人手上拎著一塊方布包起來的什麼,另一手無力地垂在身側,隱隱約約透著鮮紅。
「主上⋯⋯!你的手⋯⋯」
「不礙事,怎麼出來了呢?」
「只是睡不著,出來賞月⋯⋯你呢?」
「弦月(ミカツキ*)呢⋯⋯你也喜歡嗎?」
「呃?嗯,算是吧⋯⋯」
「とうして皆、皆は同じ⋯⋯」
「誒?」
「彼のどこが好き?*」

(那個時候就是那個意思吧,不是真的指弦月,而是指⋯⋯)



這個本丸的三日月宗近,來的時間很晚。

第一次看見那把睽違百年才再度真正碰面(以人身來說是第一次)的天下五劍時,那人(刀)依然是用著那雍容的笑朝他揮了個手。
「小狐丸呦。」
「哎?」
「嗯⋯⋯該說好久不見嗎?」
「啊,嗯,是了。」

(這時他注意到了。)

曾經在其他的演練場看到過的三日月宗近有著藍色的,夜空的顏色,其中隱隱約約反射的光形成弦月的形狀,眼前的三日月宗近則是有著絕對鮮紅的眼睛。
「嗯?在看這個呀?呵呵,只是點小小的副作用呢,毋需擔憂的。」指著自己的眼,三日月宗近瞇起了那雙血紅色的眼,露出了笑容。
「啊,是嗎?」

(是什麼東西的⋯⋯副作用?)

「三日月宗近殿。」
突然闖了進來的是藥研藤四郎的聲音,少年的刀靈站在不遠處的樑柱旁,指著一個方向。
「在跟小狐丸殿說話啊,那麼,還有興趣去看看『那個』嗎?」
「呵呵,還麻煩你帶路了呢。」

(「那個」?)

迷迷糊糊地跟在那兩人的身後來到的是,「那個人」的房間。
然後拉開紙門以後,映入眼簾的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光景。
轉過頭來看著他的三日月宗近,扶在紙門上的那隻手,袖子滑下而露出一截手腕的那潔白的皮膚上,是他見過的⋯⋯

(歷史改變主義者那一方的刀劍本身上有的,白骨的紋路。)

從天花板上懸掛下來的粗麻繩把一個人攔腰綁起懸在半空中。青年深褐色的髮絲凌亂,同樣是褐色的眼瞳大張,面無表情。

(主上。)
(像是某種破敗的人形一樣。)
(被懸掛著。)

「沒辦法呢,爺爺我可是很怕疼的。」三日月宗近一面這麼說一面把外衣解去,剩下裡頭白色的內裏,再將白色的腰帶解去後露出的是有著層層傷痕的腹部。「被那樣子折斷那麼多次,生氣是沒辦法的呢⋯⋯你說是嗎,小狐丸哪?」
他驚愕的將視線轉向正在把紙門拉起來的藥研藤四郎。少年蒼白的嘴角牽著無所謂的笑,藤紫的瞳裏亦是一點情感也沒有。
「我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大將曾經無數次鍛造出三日月宗近殿,無數次的折斷三日月宗近殿的刀身。這一次他並沒有成功,於是三日月宗近殿就這麼做了,沒有什麼問題吧?」
無比理所當然的口吻,無比簡單的過程導出的無比簡單的結論。看似好像一點漏洞也沒有。依然被眼前的狀況震懾,他的腦袋還尚無法反應過來時,另一個人便發話了。
「小狐丸哪,對這個人類蠻上心的?」纖長的手指捏著不知何時被放了下來的青年的臉,三日月依然是掛著笑容。「雖然很想要自己做呢,而且這麼一來藥研君也白來了,不過小狐丸好像很喜歡這個主上的樣子,就由你來吧。」
「由我來⋯⋯什麼?」
「幫我在這個孩子身上,留下キズアト喲。」
「為什麼是我?」
「嗯⋯⋯因為我很想讓小狐丸高興哪,即使在面對這樣的孩子時,也還是一樣呢。」

(是這樣子的⋯⋯嗎?)

在一片茫然中他看見了三日月宗近伸過來的手,觸上了眉間,冷冷的冷冷的指尖。
回過神來的時候它*摔落在了地面上,接著被三日月宗近執起。
然後,朝著那個人光裸的腹部靠近。
然後,濺起了鮮血。
他似乎聽見了什麼東西灑落在地面上的聲音,依稀之間看見了那個人仰起頭來慘叫著的模樣,然後⋯⋯

(月亮,在嘲笑著他。)
(啊啊,還是被嘲笑的是自己?)

---------------------------------
*備註集****

*1 審神者看的書是「海邊的卡夫卡」、「老人與海」。

*2 日文裏三日月指的是新月或者弦月,這裡有雙關意味。

*3 切換了語言的原因⋯⋯沒有原因,別在意,是為了轉換氣氛。

*4 小狐丸被三日月變回了刀身(!!!)
---------------------------------

這個《タウヒカウ》系列的夢沒有完結,所以繼續被寫了下去(到底,跟三日月有何仇呢)。
雖然似乎有印象那隻審神者被做了更過分的事情,但是,想不起來了lofter也不會給放,so~
(像是先姦後殺的~別に別に,沒這事別在意~)
希望這是完結篇⋯⋯但完結了就不知道該寫什麼好了天吶好糾結⋯⋯

ㄆ一/P1

【青江女審】 刀劍破壞之時

  「像石燈籠一樣,將你斬斷!」語畢,發話者眼前的異形大太刀俐落的從中一分為二,化為煙塵。


  「唔!」敵方的槍冷不防刺了過來,緊急避開要害卻還是造成不小的傷害,「真是危險啊,就這麼想觸碰我嗎?」


  正當他戲謔地說著,太郎太刀一擊給了那槍痛快。


  「沒事吧,青江?」身旁鬆了口氣的一期一振問道,第一次帶隊前來厚樫山的他顯得有些微緊張,畢竟經驗和實力與其他隊員差了不少。


  「在戰鬥中,這種程度也是正常的吧。」

 

  綠髮青年喘著氣,半敞著衣襟,身上的海藍軍裝被劃出一條條裂痕,忍痛的模樣明顯已身負重傷。冷睨著前方不遠...

  「像石燈籠一樣,將你斬斷!」語畢,發話者眼前的異形大太刀俐落的從中一分為二,化為煙塵。

 

  「唔!」敵方的槍冷不防刺了過來,緊急避開要害卻還是造成不小的傷害,「真是危險啊,就這麼想觸碰我嗎?」

 

  正當他戲謔地說著,太郎太刀一擊給了那槍痛快。

 

  「沒事吧,青江?」身旁鬆了口氣的一期一振問道,第一次帶隊前來厚樫山的他顯得有些微緊張,畢竟經驗和實力與其他隊員差了不少。

 

  「在戰鬥中,這種程度也是正常的吧。」

 

  綠髮青年喘著氣,半敞著衣襟,身上的海藍軍裝被劃出一條條裂痕,忍痛的模樣明顯已身負重傷。冷睨著前方不遠處的王點,鮮紅的右眼還殘留著些許殺意。

 

  又快到了,或許這趟能替主人帶回天下五劍之一,傳聞中的三日月宗近。

 

  為了替主人得到三日月,他們已經來到厚樫山好幾回了,總是一無所獲。前些日子讓他發現一期一振,審神者決定先行提升這把四花刀,讓一期磨練一番之後加入主力部隊再一同前來。

 

  終於來到敵軍主陣。

 

  只不過他身上所帶的刀裝已經殘破毀損,其中一組還是特上的輕步兵,這下子主人又要搖頭嘆氣了。

 

  這趟也能拿到譽吧。他想著,閉眼一笑,等不及回去邀功討賞。

 

  等不及讓她見著,刀裝全毀、衣衫半解但又拿著譽回來的自己。她一定又會露出平時那種無奈又拿他沒辦法的表情。接著他會再要求,當作獎勵的笑容,讓主人莫可奈何的露出微妙笑容替他進行手入。

 

  「主上的意思似乎是繼續前進。」

 

  跟在一期一振後頭向前行,很快的又看到一隊的敵軍。索敵失敗,也只能硬著頭皮上陣了。一波飛箭、一波槍擊甚至是投石,失去刀裝的青江都咬牙撐下了,只是他早已退居後位。

 

  情勢不利啊......似乎被對方看出了一期一振的經驗不足,敵軍抓到漏洞般朝他猛擊。接了薙刀的一擊,一期勉強挺了過來,只是已無法顧及附近蠢蠢欲動的異形短刀。大太刀和太刀們也忙著應付對方的槍和大太刀,根本無暇幫忙。

 

  「想要我吧?」青江挑釁的笑道,策馬掠過一期身旁,想引開那短刀。

 

  不知是幸還不幸,短刀轉向他追去。

 

  想調轉馬頭,來個回身突擊,卻被機動性強的短刀給閃避過去。

 

  「呃......」甚至在他還來不及開口,森白的刀刃便刺入他的身體。忽然承受劇痛,青江失去重心落了馬。

 

  染上艷紅的短刀再次向他刺去,卻被半途截擊,在空氣中化作塵煙。

 

  「嗯~插得可真深哪,身體會吃不消的。」

 

  熟悉的鐵銹味,是源於自身汩汩流出的鮮血。

 

  一期一振驚愕的查看他的傷處,幾乎說不出話來。

 

  「記得把馬帶回去啊。」一手壓著傷口,用他所剩無幾的力氣。

 

  恐怕見不著主人那無奈的笑了。

 

  腦海裡應該笑著的審神者,紅著眼眶,如喪考妣的樣子,真是難看。

 

  付喪神會死嗎?死了會去哪呢?若是他的話,也許會到地獄吧,接受斬殺幼子靈魂的審判。

 

  「我有這種下場也不奇怪呀......」

 

  這個身體是藉由審神者的力量而誕生的,若再鍛造新的一把笑面青江,能再一次依憑主人的能力回到此世嗎?

 

  能來到此世的,猜想應該是新的附喪神吧。用和他一樣的容貌。會讓主人露出一樣的無奈表情嗎?會帶著特上刀裝出陣,卻整組毀壞並衣衫不整的回本丸,再讓審神者又溺愛的配給兩個特上輕步兵嗎?

 

  會每回本丸必敞著襯衫讓主人笑罵暴露嗎?會讓主人初次見面就賞他一個直拳嗎?

 

  無從得知。

 

       青江輕嘆一聲,轉向同伴們露出一貫的笑容。

 

  「要找到三日月回本丸喔,可以的話啦。」

 

  也許見了新刀,刀劍破壞之事,主人就不會過於芥懷吧。

  話音落下,連同地面上斑斑血跡,青年消失在原地,化為一把刀刃斷裂成一截截的脇差。最後粉碎成細小粉末,在五人眼前失去蹤影。

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刀劍亂舞】當妳離開後

※梗來自班上同學好不容易搶到帳號卻棄坑了

※刀劍破壞有

※我家審神者亂入


-----正文開始-----


「吶吶,光忠,主上要回來了嗎?」今劍拉拉正做菜的光忠的褲管。「今劍好想主上。」


光忠放下菜刀,蹲下來,揉揉今劍的頭髮。


「她會回來的,我保證。」光忠笑了笑。但是,他根本無法確定。


他們的審神者已經很久沒有來了。有時候,他們幾乎快想不起來主人的模樣。


沒有人知道她走了多久,反正也沒有人要算時間。


那會很痛。


匡啷的巨大聲響從大廳傳來。


「吵死了!病貓!」


「你才是呢!沒人愛!」


光忠嘆了口氣,順手拍拍今劍的背。「我去阻止他們倆。」...

※梗來自班上同學好不容易搶到帳號卻棄坑了

※刀劍破壞有

※我家審神者亂入


-----正文開始-----


「吶吶,光忠,主上要回來了嗎?」今劍拉拉正做菜的光忠的褲管。「今劍好想主上。」


光忠放下菜刀,蹲下來,揉揉今劍的頭髮。


「她會回來的,我保證。」光忠笑了笑。但是,他根本無法確定。


他們的審神者已經很久沒有來了。有時候,他們幾乎快想不起來主人的模樣。


沒有人知道她走了多久,反正也沒有人要算時間。


那會很痛。


匡啷的巨大聲響從大廳傳來。


「吵死了!病貓!」


「你才是呢!沒人愛!」


光忠嘆了口氣,順手拍拍今劍的背。「我去阻止他們倆。」


「你叫誰病貓!死三八!」獅子王抽出自己的刀。


「怎樣啦病貓!來打架啊!」清光也不甘示弱的拔出刀來。


「通通都給我住手!」光忠及時出現,阻止兩人開始打架。「每天都打,不煩嗎!」


「是那傢伙先開始的!」獅子王指著清光,還是不肯放下刀。


「要不是你出現,主人也不會不見!」清光也吼了回去。


「我說過了,主人不見不是任何人的問題。」光忠一把揪住清光的領子。「不要再怪任何人。」


「明明就是這傢伙的錯!」清光哭了出來。「為什麼別人的主人都願意照顧自己的刀,我們的主人卻不肯...」


光忠心中此時也是五味雜陳。


他還記得,自己剛來到時,那孩子臉上的表情。


是多麼的快樂。


可是獅子王來了之後沒多久,她只留下了「我最近有點忙,沒辦法來了,抱歉喔」這句話。


他們等。


一天。


兩天。


一個月。


她再也沒有回來過。


每天看著別人的主人,但自己的卻...


就算是光忠,也已經快撐不下去。


「...什麼都沒用了。」光忠放開清光。「都來不及了。」


「什麼意思...?」獅子王怯生生的問。


「…政府已經說了,要回收我們。」


「不可能!我們的主人,她一定、一定會回來...」「不會了!」光忠硬生生打斷清光的話。


「她已經,不要我們了。」


過去那些話,全部都只是心理安慰而已。


只是在欺騙自己而已。


光忠聽到細細碎碎的啜泣聲。


他自己也不想等了。


失去主人的刀,已經沒有繼續生存的意義。


「...光忠,你生氣了嗎?」今劍從廚房跑出來,小小的手輕輕拍著光忠的背。


光忠搖搖頭。可是心中那股不諒解和悲傷早已超過他的精神承載極限。


「光忠...?」獅子王小心的問。


「對不起。」當光忠再次抬頭時,順手解掉了右眼上的眼罩。他們第一次,看到光忠極力隱藏的過去。


紫青色的眼眸漫出一股濃濃的殺氣。


「光忠?你要幹嘛?」清光警戒的看著他。他注意到,光忠金色的那隻瞳子慢慢轉變成鮮紅色。


像是在渴望著鮮血般。


「...我不會再讓你們感到痛苦了喔。」光忠笑了笑。卻是令人感到無比的毛骨悚然。「主上不在了...」


...所以啊,我不想讓你們再孤單的等她回來了。


「光忠住手啦!」清光用力想拔開光忠掐著今劍脖子的那雙手。「光忠你到底怎麼了啦!」


「啊?我只是想讓你們不用再等主上啊。」光忠笑的和以往一樣。


如果那金色的眸還在的話。


今劍小小的腳不停的亂踢,氣管無法吸入足夠的空氣,整張臉紅通通的。


清光聽說過這是什麼。是暗墮。


只是他沒有想過,對象會是照顧自己這麼久的人。


他阻止不了光忠,也救不了今劍。


獅子王躺在自己身邊,一動也不動。榻榻米上滲出一灘艷紅 。


刀刃無情的斷成數節,已經沒有修復的可能了。


光忠的刀直接往獅子王的脖子揮。


今劍的動作漸漸停了下來,四肢軟綿綿的垂下。


清光閉上眼睛,假裝什麼都看不到。


他聽到腳步聲。衣物磨擦的聲音。近得讓他感到恐懼的呼吸聲。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在哭。


光忠在他面前蹲下。


「...清光,我們大家一起去找主人吧。」光忠微笑,刀落。


----------------------------------------------------------------------------


隔壁的審神者已經很久都沒出現了。身為好鄰居,小空覺得,自己應該要去幫忙看看她的刀男們,免得他們餓死之類的。


「那個,我送東西來了喔!」小空禮貌性的敲敲門,沒有人回應。她推了一下。


「欸?沒鎖門嗎?」小空逕自進入別人的本丸。


然後她看到了這輩子再也不會想看到的場面。


「啊?是主人嗎?」燭台切微笑著,就像小空家的燭台切一樣,只是那雙異色的瞳中,滿是殺意。


只是他身邊,還躺著已經無法修復的,三把斷刃。《FIN.》


後記:

嗯嗯我還是生了個不知道在幹嘛的東西出來

班上的同學搶了帳號後竟然跟我說她要棄坑!她怎麼捨得啦!


...這篇就是在憤怒與哀傷的心情下的產物,把光忠搞崩了對不起(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