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刀剑破坏

237浏览    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5-31 16:25
麻璃葉

刀劍亂舞鵜丸 第三十三章 心 ココロ

🌸前言與閱讀須知 


⚠️此章有涉及強烈ooc 暗墮 刀劍破壞 請慎入!!!!


雛子坐在自己房門口,她小心翼翼的拿著梳子,仔細的梳著小狐丸的毛髮,


全身肌肉的男子放鬆的抖著自己疑似獸耳的頭髮,表情十分的愉悅「好舒服。」


「你喜歡就好。」雛子淺笑著繼續梳著毛髮,


「以前的主人也會幫我梳著頭髮呢...」小狐丸露出了懷念的神情,下一秒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般道歉道「抱歉呢,明明鵜丸殿(どの)才是最想前主人的。」


鵜丸苦笑著回應道「不用道歉,我相信櫻丸的大家都很想念他。」


兩刃朝著房外的櫻花望去「他很喜歡櫻花呢,以前跟前...

🌸前言與閱讀須知 


⚠️此章有涉及強烈ooc 暗墮 刀劍破壞 請慎入!!!!



雛子坐在自己房門口,她小心翼翼的拿著梳子,仔細的梳著小狐丸的毛髮,


全身肌肉的男子放鬆的抖著自己疑似獸耳的頭髮,表情十分的愉悅「好舒服。」


「你喜歡就好。」雛子淺笑著繼續梳著毛髮,


「以前的主人也會幫我梳著頭髮呢...」小狐丸露出了懷念的神情,下一秒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般道歉道「抱歉呢,明明鵜丸殿(どの)才是最想前主人的。」


鵜丸苦笑著回應道「不用道歉,我相信櫻丸的大家都很想念他。」


兩刃朝著房外的櫻花望去「他很喜歡櫻花呢,以前跟前主人一起時他說過,鵜丸殿(どの)很像櫻花。」小狐丸說道,


雛子沒有回應小狐丸,她僅嘆了口氣,繼續幫他梳理毛髮,


從來就不喜歡櫻花的雛子,會像櫻花?

她無法想像,


此時小狐丸嘆了口氣道「是說最近的三日月殿(どの),越來越不能理解他在想什麼呢,明明以前總是一起喝茶,看著風景,逐漸的他也不再常常走出房間,有些擔心...」小狐丸露出擔憂的神色「明明都是三條家的刀劍,卻沒有辦法靠近他...鵜丸殿(どの)也是三条的刀劍!有什麼辦法嗎?」


雛子搖搖頭「雖然我們都屬於三条,但是從以前我就不明白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這樣啊,我來的比較晚不知道你們的關係呢。」小狐丸面露憂愁,「這樣該怎麼辦才好?」


兩刃思索著問題,此時櫻丸的近侍朝著兩刃走來,


「鵜丸,我有事跟妳說。」山姥切國廣朝著兩刃走來說道,他看了一眼小狐丸後說道「這件事不好有外人在。」


「那麼我就先行離開了,鵜丸殿(どの)。」小狐丸起身向雛子鞠個躬,便離開了房門口,


「所以是你來報告出陣名單嗎?」雛子詢問道,「我相信你可以調整的很好,畢竟是初始刀。」


山姥切國廣盯著小狐丸消失在長廊盡頭才鬆口道「其實我不是來報告出陣名單,是想跟你講關於三日月宗近的事。」


「嗯?怎麼又是三日月?」雛子充滿著疑問,畢竟剛才小狐丸才向她提起三日月的異常,


「基本上我不擔任近侍時,是不太會在櫻丸到處走動,但前幾天告知了出陣名單,告訴集合時間,等了許久三日月都沒有依照時間來。」


「這不是很正常嗎?以前內番總是遲到。」雛子嘆了口氣說道,


「不,因為等了很久,怕誤了出陣時間,所以我到三日月的房門前詢問了他,只見他聲音有些驚訝的說著自己忘記了這件事。」山姥切國廣沉著臉繼續說道「雖然沒有進到房間內,但是我能感受到時間溯行軍的氣息,雖然很微弱。」


「時間溯行軍?」雛子瞪大眼睛,有些訝異的望著山姥開切國廣,


「所以我是來尋求妳的同意,好好調查一下三日月宗近的房間。」山姥切國廣瞇著眼說道,


平常與三日月交集甚少的山姥切國廣以及小狐丸都察覺三日月的不對勁,


是不是真的有什麼他們不知道的事?


雛子沉思一陣子後點點頭回覆道「我跟你去看看吧。」


山姥切國廣點點頭,


兩刃拿著自己本體,朝著三日月的房門前進,


到了三日月房門,雛子從房門口窺探,並沒有察覺到有異樣的氣息,


雛子伸出手打開了和室的大門,三日月坐在牆角,眼神震驚的盯著雛子跟山姥切國廣,


雛子也震驚的盯著他,只見三日月穿著內番服,但內番服早已殘破不堪,背部露出著如同時間溯行軍的角,而尾椎部分也長出了尾巴,身上散發出紫色光芒,


山姥切國廣擋在雛子的後面,怒視著眼前的三日月宗近「三日月⋯」


三日月收起了驚嚇的表情,笑著回覆道「喔呀,這樣突然闖進別人房間真是困擾呢。」三日月站起身,朝著他們衝出房門外,


「鵜丸,我們得趕快追上去!」兩刃快速的跟上去,來到了大草坪區域,


一群刀劍們已經發現動靜,紛紛的拿著刀防備著,雛子穿越過刀劍們來到最前方,只見三日月將太刀抵著平野藤四郎的脖子,


「三日月!快放開平野!」一期一振早已拿出刀怒視著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微笑著將刀口更加逼近平野藤四郎,


平野眼裡充滿著恐懼,害怕的顫抖著,


雛子皺著眉拔出刀,與三日月正面對視「放開平野,三日月。」雛子冷冷的命令道,


但三日月並沒有想鬆開的意思,他說道「妳沒有資格命令我!」他眼裡透露著紫光,「要不是妳!主人怎麼可能會離開我們?主人可是在池田之戰中用健康來換了妳的生命。」


雛子驚訝的看著三日月,緊握住的刀有些的顫抖「少在那邊胡說。」


「爺爺我才沒有胡說,主人的身體一直都不好,要不是妳,他怎麼可能.......。」三日月面露笑容,眼神卻十分憤怒「要不是妳,他依然可以很幸福的活在這世上...」


「因為妳的出現,主人只專注著妳!」


雛子冷冷的盯著三日月,他眼裡閃爍著絕望以及嫉妒,


這是雛子第一次感受到三日月的心聲及情緒,


「你真的認為是我害了浩嗎?」雛子盯著三日月「直到剛才為止我一直以為主人是生病而死的,但我剛剛清楚明白,浩的死因。」


就是因為你,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眼裡閃爍著紅光,一旁的刀劍紛紛拔刀,圍著三日月,


「怎麼可能?」三日月將刀更加靠近平野藤四郎,


雛子回答道「刀劍與審神者是密不可分得存在,你這幅身體應該在好幾年前就已經是這個樣子了吧?隨著時間時間溯行軍在你體內越來越嚴重。」


你的暗墮就是造成浩的死因。」


雛子冷冷的分析著一切,過去的種種就能想明白,浩的身體本身就不好,卻因為三日月的暗墮連帶造成浩的身體負荷不了,而自己的身體也因三日月而產生了影響,


沒想到千雨的隨口一說,讓她清楚的明白到,浩的死因,


雛子苦笑著握緊了太刀,浩把櫻丸的大家託付給自己,總不能讓他無法安心的離開吧?


三日月像發了瘋似的無法接受,他痛苦的聲音迴盪在櫻丸的各個角落,


那個聲音與其說憤怒,更像是對自己的無能而感到後悔自責,


趁著三日月有些崩潰之際,平野藤四郎抓緊時刻,踹了一腳三日月,順利的離開三日月跑到一期一振的身邊,平野脖子上依然出現刀的傷痕,血隨著脖子滿滿往下流,


雛子瞪著三日月,她衝向前將刀刺進了三日月宗近,只見他沒有反擊,他只是緊握著鵜丸的刀柄,將其插的更加深入,


「三日月?!」雛子留著淚,她就算跟雛子再不好再不熟,但還是有著美好的回憶,


三日月如同往常的微笑著,她握住緊握著刀柄雛子的手,


就在那瞬間雛子看到了三日月與浩的回憶,


初次見面的浩抱緊著山姥切及三日月,一同喝著茶,一同出陣,玩著弓道,一起放風箏,度過了很多美好的時光,


這些回憶都是雛子還未顯現時的回憶,


三日月始終,深愛著浩,深愛著那位審神者,


「如果我真的是....殺害他的兇手...那麼....我願用這條命償還」三日月吐著血說著最後的一句話「抱歉呢....鵜.....丸。」


「三日....月...」雛子咬著牙喊出他的名字,他露出了平常不會露出給她看的笑容,


一陣櫻吹雪吹拂著三日月宗近的周圍,三日月的身體逐漸透明,


櫻花墜地,草坪上留下了一振裂成兩半的三日月宗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