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刀羊

5714浏览    81参与
乱金治勒舒•独威•泰林赛

搞搞老羊的设√


果然  放假了水图力度会升高

搞搞老羊的设√


果然  放假了水图力度会升高

鲜虾鱼板面

花!花!花!一个“二花”特别帅气,两个同称为一枝花。

花!花!花!一个“二花”特别帅气,两个同称为一枝花。

祁九。

国 漫 两 枝 花 ?


忽然想到刀羊爷爷也有个称呼是一枝花,两个坑我都在,我都在(求生欲特别强)

国 漫 两 枝 花 ?


忽然想到刀羊爷爷也有个称呼是一枝花,两个坑我都在,我都在(求生欲特别强)

五水硫酸铜(蓝矾)
同学:你既然画了就把名场面 画...

同学:你既然画了就把名场面 画完呗

(为什么我有一半的画都是因为同学点图)

同学:你既然画了就把名场面 画完呗

(为什么我有一半的画都是因为同学点图)

白两黄金

《向阳而生者永不垂朽》 [双刀师徒]

剧组:喜羊羊与灰太狼


cp:刀羊x小刀羊

师徒亲情向


标注: 


内含大部分私设

全篇语言流对话类

双时间线,正常时间线和《刀》相同,所讲的故事时间线定在羊果果离开羊村后,刀羊为学艺开始四处游历

无爱情,是感天动地师徒情谊


兄弟篇《刀》 


尽情欣赏 《向阳而生者永不垂朽》


“没有人生来就是英雄,没有铜墙铁壁也没有神力。生了病都要看医生,连...

剧组:喜羊羊与灰太狼

 

cp:刀羊x小刀羊

师徒亲情向

 

标注: 


内含大部分私设

全篇语言流对话类

双时间线,正常时间线和《刀》相同,所讲的故事时间线定在羊果果离开羊村后,刀羊为学艺开始四处游历

无爱情,是感天动地师徒情谊

 

 

兄弟篇《刀》 

 

 

 

尽情欣赏 《向阳而生者永不垂朽》

 

 

 

 

 

 

“没有人生来就是英雄,没有铜墙铁壁也没有神力。生了病都要看医生,连医生都要生病。但是,英雄可以是我,也可以是你。 ”

 

――张颜齐《题》

 

 

 

“你跟你那炮仗一样的师父真的半点都不像。”

 

锻造刀的师傅叼着烟枪说起了往事——是在八十年前的雪夜。

 

“我那时是去给买家送定制的兵刃,却在半路上捡到了个浑身是血还抱着半截断刀不肯松手的羊,也就是你的师父西域刀羊。当时日垂西山下,夜幕早已悄无声息得掩盖过白日,虽是不认识他,但本着人道主义我还是将刀羊一路背了回来,若是放任他就在那里昏迷着,指不定明天见到的就是一堆横七竖八的同族的乱骨。”

 

“八十年前的西域没有过什么太平日子,那些野兽肆意横行霸道,特别是狼族更为猖狂,死在他们尖牙利爪下的族人不在少数,知道被狼咬到是什么感觉吗?”老师傅说到这里将裤脚挽了起来,露出小腿处的一道狰狞伤疤,他狠狠吸了口烟,在吞云吐雾的快意中继续说着。“我把你师父救回部落的当天晚上,那些狼寻着血腥味找到了这里,一个个蹲在部落四周虎视眈眈得张望着,没有首领的命令,他们不敢擅自行动。”

 

“狼妖吃羊,羊也不能自甘投降就此认输,于是大家拿起了武器接力反馈狼群的进攻。小家伙,西域的狼可不像你们南方的狼那般无能,你真的应该看看,这才是真正的狼,青青草原的那些充其量不过是四脚土狗罢了。”

 

小刀羊点点头说道,“师父也这么说过...”

 

老师傅睁着因年老而变得浑浊的眼睛看着他,想要说些什么,但到了嘴边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叼着烟嘴的唇角颤动了几下最终还是换来一声叹息。


他继续讲,“狼族的进攻来势汹汹,虽然我们誓死抵抗但终究还是沦陷了,有只狼扑了上来咬住我我的小腿,对,就是刚才给你看的伤疤那里,他当时就是在满月的夜里狠狠的咬住了我的腿,那时候我只觉得钻心得绞痛来得昏天黑地,心想着这次可算是一命呜呼玩完了。”

 

“又有谁能想到呢,我居然被自己救回来的羊、也就是你师父西域刀羊给救了。在此之前,我只见过狼杀羊,却不曾知道羊也是可以杀狼的,他攥着那把断刀,手起刀落削掉了那咬着我小腿的狼的头颅,血溅了我一身。那场面实在是太过于震撼,我这辈子都忘不掉,这不是什么虚幻飘渺的噩梦,因为死狼的头颅甚至还和我的腿连在一起,疼痛显得格外真切。”

 

“当时我们谁都没想到,那家伙厉害得惊人。狼群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他提着那把断刀越战越勇,像是发了疯杀红了眼,身上的伤口也是越来越多,毛发被双方混杂在一起的血染得通红,红的瘆人。他救了我,我又怎么能做逃兵将他弃之不顾,带着一众羊拿刀带棍也再次加入了混战,这次因有高人助阵,所以士气高涨得很。那个夜晚注定是喧嚣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狼族终于被我们打跑。”

 

“在所有人都在欢庆胜利时,刀羊攥着刀的身影突然一颤,然后栽倒在地。”老人说到这里,将手中的烟枪放下,隔着窗户指向屋外的一块石碑上。“我们西域部落有将英雄的名字刻在石头上的习俗石碑朝着东方意为向阳而生,并以此来祝愿他们与这世界共存并永垂不朽,那都是英雄啊。你可以去看看,在这块石碑上,西域刀羊的大名在上面刻得清清楚楚。”

 

小刀羊望着远处的石碑出了神,他的手紧紧攥住了身旁那把属于师父的。“后来呢?后来我师父是怎么...”

 

“他昏睡了好些天才醒过来,我们请了当地最好的医生来来为他包扎并医治。其实,我把他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陷入了昏迷,对于在狼群进攻时的杀敌情景他自己也记得不太清楚。据他所说,当时是被刺耳而悲壮的哀嚎唤醒了神智,推开门所见到的便是一副狼族狩猎场面,他一时间觉得火撞顶梁门,提着手中刀就斩了在咬同族的狼的头颅,便挥手拔了头顶的花,攥刀加入了战场。其实他早已感知模糊,但刀羊是绝对不会看着同族被狼杀害的,这也是他作为英雄最值得被人尊重的地方,那一晚愈演愈烈的战斗他完全是靠着意识与毅力撑下来的。”

 

“刀羊确实是个难得的英雄。”

 

“在他醒了之后就在我们这把住了下来,我时常看着他对着那把断刀看着出神,于是我费尽心思为他锻造了这把刀,对就是你手中这把。我们的情谊也从此开始。”老人家吸了口烟,“你和他真的好不一样,他是怎么教出你这样温柔又意气风发的徒弟的?我很好奇,那老家伙……”

 

话题在晨曦中停止了,他们侧着身一同看着东升的太阳将第一束光照在石碑上。小刀羊起身告别,然后径直得走到了那石壁的跟前。

 

小刀羊摸着石壁上凹凸不平的刻字垂下了头,任由泪在眼眶内打转,最终滴入尘土中,他喃喃自语道:“向阳而生者永不垂朽......”

白两黄金

《刀》[双刀师徒]

剧组:喜羊羊与灰太狼


cp:西域刀羊x小刀羊

师徒亲情向


标注:


 有角色死亡

掺杂部分私设

无爱情,是师徒情谊


兄弟篇  《向阳而生者永垂不朽》 


尽情欣赏 《刀》


“她说,英雄不该是这样的结局,不该被辜负,不该这样离开。”


——高台树色《穿堂惊掠琵琶声》



众人皆知,年少成名的小刀羊有两把刀...

剧组:喜羊羊与灰太狼

 

cp:西域刀羊x小刀羊

师徒亲情向

 

标注:


 有角色死亡

掺杂部分私设

无爱情,是师徒情谊

 

 

兄弟篇  《向阳而生者永垂不朽》 




尽情欣赏 《刀》

 

 

 

 

“她说,英雄不该是这样的结局,不该被辜负,不该这样离开。”

 

——高台树色《穿堂惊掠琵琶声》

 

 

 

 


众人皆知,年少成名的小刀羊有两把刀——其中一把刀削铁如泥吹毛求疵又寒光毕露,刀身的锻造得极为苛刻,后稍处刻着字,刀把处挂着刀穗缠着条两丈长的红绸缎,这把刀无论是在大小还是厚薄方面都像是为他贴身打造的。

 

但他常用却的是另一把。

 

那把沉重笨拙且生锈的玄铁重刀,无论是从外型上还是大小厚薄方面,这刀怎么看都不适合他,或者应该交于比他更高一些气力更盛的羊来使用。这把刀本身已经残旧不堪,铁锈缠绕着刀身不肯褪去,它的锋芒历任早已不如当年,磨刀石屡次磨炼也无法弥补残骸,即便是草原上最好的能工巧匠对此也只能婉言叹息束手无策,西域的锻造师看着这把锋刃残缺的刀和他聊起了往事。但这些是后话。

 

议论与猜测的声音层出不穷,有人说他的刀只会在危难时刻才会拔出,这把生锈的刀足以应付所有的一切;也有人猜测他的刀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被诅咒的少侠与他的佩刀的谣言开始穿了起来,真是离谱至极。

 

但即便如此,小刀羊也从未在抛投露面时拔出过那把刀,他带着那大小不同的双刀做着个独行侠,从青青草原到西域再从西域南下到江南,再之后就是北上,风里来雨里去了不知多少日月。他本来白嫩的皮肤也终究开始不再如此,懒洋洋对此感到惋惜,甚至想为他去找美羊羊讨一盒护肤防晒来送给他,小刀羊婉言谢绝了对方的好意,他想要自己变得更像那人一点,无论是功夫还是外貌上。

 

于是小刀羊把刀羊年轻时走过的路全都重新走了一遍,那心肝苦楚只有尝过才会知道。

 

在披星戴月、雨露作伴的日子里、只有月色和鸣蝉作伴的夜晚他会将两把刀都抱在怀里,用指腹轻轻地摸着那把残缺生锈的刀的刀身,又用同样温柔的动作抚摸着较小一点刀的刀穗和红绸缎。指腹软肉在崩簧上游走着,最终还是按了下去,在无人的黑夜,小刀羊将世人口中受到诅咒的刀拔了出来,那把刀寒光出鞘在凄清冷淡的月色中打了道霹雳寒颤,凛冽的刀光反射着月亮的光辉,刀身平滑刀刃锋利,不难看出这把刀是好刀。

 

月亮躲进了层云之后,露出的一角颤巍巍散发着光芒,皎洁的月光撒在地面上、池塘中,也照在小刀羊和他的刀上,透着月亮而看,刀身刻着的字格外的清楚。他看着刀,抬起手摸了摸耳朵上的耳环——那也是师父留给他的东西。

 

小刀羊用手去抚摸着那处的凹凸不平,名为“小刀羊”的字体显现于上面,这才是他的刀,他的好师父千挑万选才为他锻造出来的宝刀,无论是用材还是锻造师,甚至刀鞘的花纹都是由刀羊亲自斟酌再三才决定下来的,明明说着自己收了个小麻烦徒弟,却自找麻烦为他煞费苦心锻造这把宝刀,小刀羊和锻造师茶余饭后闲聊时曾听他说:“你师父是我见过最麻烦的人,那要求真的多的不能再多。”

 

他曾认为这个所谓的麻烦指的是师父的闲杂琐碎事情太多,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小刀羊终于读懂了他的师父刀羊。不是师父为人闲篇乱事太多,而是他在刀的铸造上对铸造师要去极度苛刻,甚至会亲自监督他铸刀,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他手中这把刀锋剑芒的宝刀。

 

那把刀本无刀穗,这破旧不堪甚至掉了漆的旧刀穗本应挂在刀羊的刀上,甚至这红绸缎也...万千星辰终究也当不追山河崩塌日月换轮,他哭了,泪水滴在刀上。

 

是啊,一切都要从头说起。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少年,随着师父游南闯北好不快活,自在逍遥也就是如此吧。到底是谁不小心牵扯到了命运的齿轮,命运就是如此巧妙又使之深恶痛绝,你根本算不出他会何时降临,也不知道他会以什么样的方式降临,像是雨滴砸在新番的泥土上,又像是暴雨凛冽摧毁山野田间本就存在的花草树木。这东西,就像是上了永久发条的音乐盒,一旦开始便无法停下来

 

那是一个盛夏的梅雨季,小刀羊跟着师父回到西域却碰到当地部落发生动荡变革,见难不出手相助有违大侠称号,于是刀羊拔刀而起于叛乱者战成一团,小刀羊自是担心师父的,但当下形势不容得他分心大意,闪身躲过对方一棒,那剑便刺了过来,只得侧首斜肩使之宝剑侧着耳畔划过,未曾喘口气,不知何人的三节棍就突扫下三盘,急忙上步闪身再次躲开。

 

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叛乱者发了信号,援军从四面八方接连不断的涌来。刀羊杀红了眼,头顶的花也早已拔去,当时场景一片混乱,小刀羊只记得当时混天黑夜,叛乱者见局势不利打声呼哨便“风紧,扯呼”了,小刀羊在欢庆胜利的原住民中显得格外张皇失措,因为他在横尸遍地的前方,他看见了他的师父...

 

珠子散了一地,他头顶的角碎了半根,身上的毛发沾着不知是谁的血迹,比满是创伤的身体显得更加狰狞恐怖的是自他胸前穿透了整个胸膛的一根花枪,花枪的尖头还挂着血滴子,他的背上甚至还中了两箭。血与肉与碎裂的骨头掺杂在一起,混杂着血与汗的狰狞面目下藏着的眼睛正在看向这边,刀羊看着小刀羊,动了动嘴最终没有吐出半个音节来——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身子一晃跌倒在地。

 

天崩地裂也就是这种感觉吧,小刀羊冲上前去跪在地上,恩师倒在面前他却无力回天,干哑的喉咙除了无力的嘶吼只为什么都发不出,他在叫着,那是无力的哀嚎与悲壮的啼鸣。如果可以,如果这是梦,倘若这一切都不是真的......遗憾至极,这一切真得简直不能再真切,他敬爱的师父就倒在他的身前。

 

耳畔轰鸣声与嘈杂的脚步声将意识掩埋,恍惚之间意识也被剥夺了去,听原住民说,那天小刀羊跪在原地呆若木偶,但一双手却紧紧地攥着刀羊不肯放开,这也许是意识在做最后的争斗,他不想要师父离开。挽留是无助的,他只能为恩施置办棺椁,厚葬于他。

 

向阳而生者必将永垂不朽,这是刻在刀羊墓碑上的字。

 

惨淡的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夜来南风起,风吹拂着他的脸颊与毛发,小刀羊垂下头去看着那两丈长的红绸缎,这是师父遗物中的一个,上面找人绣着“戒骄戒躁,能成大事”八个字。西域的羊有这类习惯,师傅送上两丈长的红绸缎就是代表了他认同了徒弟的能力,可惜……这本来应该由刀羊亲手送给他,可现如今却是这副场景下的见面。


小刀羊将刀归鞘,抬起手来摸着耳朵上的耳环,那支离破碎的梦再一次惊醒了温柔乡,是谁在深夜中独自垂泪。

 

师父啊...徒弟不才。

 

从今往后,就让我成为您的刀吧、从今往后就让我传承您的刀。

白两黄金

一个微笑送给他。

刀羊和芯太狼相处模式好好笑。

一个微笑送给他。

刀羊和芯太狼相处模式好好笑。

D U S T

孩子要被瓶颈折磨疯了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画的这么慢 可能是ff14太好玩了

孩子要被瓶颈折磨疯了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画的这么慢 可能是ff14太好玩了

白两黄金

#芯太狼 渣男#🔥

第二张用了模板

#芯太狼 渣男#🔥

第二张用了模板

白两黄金

墙头爬来爬去。

一些随手摸鱼的草稿

p1草原三杰巡回演唱会海报

墙头爬来爬去。

一些随手摸鱼的草稿

p1草原三杰巡回演唱会海报

玩世不恭

*草图,慎入。

全都是刀羊,大概是少年体。

*草图,慎入。

全都是刀羊,大概是少年体。

D U S T

我早晚被官方的怪图笑死

牛顿看了都哭了jpg


【图为珠子砸刀羊脸上前一秒】

电脑发图就是不行 糊成那啥画质 喷了 凑合看吧(泪

我早晚被官方的怪图笑死

牛顿看了都哭了jpg


【图为珠子砸刀羊脸上前一秒】

电脑发图就是不行 糊成那啥画质 喷了 凑合看吧(泪

阿白_White
年轻时候的他们: 刀羊:诶、不...

年轻时候的他们:


刀羊:诶、不就是实验失败了吗?怎么就哭了?来让我看看

慢羊羊:哼

羊果果:😴


晚安呐、祝大家好梦

年轻时候的他们:


刀羊:诶、不就是实验失败了吗?怎么就哭了?来让我看看

慢羊羊:哼

羊果果:😴



晚安呐、祝大家好梦

D U S T
活 到 老 撕 到 老 摸了下...

活 到 老 撕 到 老


摸了下之前想看的画面 比我想象的更生草

(果子:爷好累)


活 到 老 撕 到 老


摸了下之前想看的画面 比我想象的更生草

(果子:爷好累)


D U S T
想看年轻时的他们站在一起的样子...

想看年轻时的他们站在一起的样子

画不出那种回忆的感觉 我爬了


如果当时的他们真的可以联手的话战斗力要爆表了吧www

想看年轻时的他们站在一起的样子

画不出那种回忆的感觉 我爬了


如果当时的他们真的可以联手的话战斗力要爆表了吧w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