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刃唯阿

14121浏览    163参与
木法终生山

【伊兹刃】手指

*设定上沿用了「早安吻那一篇

*但是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

*到了夜晚,全是心描(?),应该会ooc


  伊兹睡着了。
  正确来说,是进入了休眠模式。
  为了防止像上次一样的故意装睡,刃这次亲手给伊兹摁下了开关。

  其实也没有要做什么特别的事情,看着难得沉睡的伊兹,刃只觉得松了口气。
  伊兹一直很可爱,就算睡着了也不例外,按照漫画的发展,接下来刃应该对这样没有防备的伊兹心动不已,并且做出一些类似于娇羞少女的举动——本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刃的心里却没有...

*设定上沿用了「早安吻那一篇

*但是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

*到了夜晚,全是心描(?),应该会ooc





  伊兹睡着了。
  正确来说,是进入了休眠模式。
  为了防止像上次一样的故意装睡,刃这次亲手给伊兹摁下了开关。

  其实也没有要做什么特别的事情,看着难得沉睡的伊兹,刃只觉得松了口气。
  伊兹一直很可爱,就算睡着了也不例外,按照漫画的发展,接下来刃应该对这样没有防备的伊兹心动不已,并且做出一些类似于娇羞少女的举动——本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刃的心里却没有任何一丝波澜,跟漫画里写的完全不一样。
  刃曾经也只是个憧憬恋爱的普通少女——也就在十二、三岁的时候会这样吧。第一次在书里看到的「王子殿下」,似乎与眼前之人并不相同。
  说白了,刃也不喜欢王子。
  但是比起自己,伊兹似乎更符合「公主」这个身份呢——没有人会不喜欢可爱的人吧。
  自己也同样。
  同样沦陷在名为「伊兹」的可爱当中。

  早就到夜晚了,人类就是这样的,到了晚上就会变得沉寂许多。
  现实中的恋爱故事似乎并没有那么多跌宕起伏,也没有那么多戏剧般的心动,有的只是每到夜幕的一份安心罢了。
  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好像——跟她(修码吉亚)在一起就是最特别的事情吧。
  
  伊兹静静的躺在床上,刃坐在床边,突然想起来,两人好像连手也没有牵过。
  明明是那么理所应当的事情。
  自己跟伊兹的关系……比起同居中的恋人,好像更像是自己的生活助手、一个可靠的搭档。虽然时不时会带给自己一些单纯的触动,但更多的还是无处不在的安心。
  就好像……
  好像「家人」一样。
  无处不在……无微不至的感觉。

  伊兹的手指是什么感觉呢?
  作为恋人的身份,刃觉得这样的想法并不过分。
  对于人造肌肤的感叹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似乎都要成为一种下意识的赞美。
  刃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摩挲着对方的指尖、关节、两指间的连接,手心上的纹路。
  刃握着伊兹的左手,以拇指指尖划出对方的掌纹,恍惚间刃想起来,这不就是牵手了吗。
  伊兹的手比自己要小一些,却也没有小到可以整个包住的地步。
  刃觉得自己很奇怪。


  可能,这就是夜晚吧。


  最后刃也悄悄的睡着了,在意识消失之际,刃想,等到了白天,就在某个并肩的瞬间,自然的牵起恋人的手吧。

———————————END.

没有Parado的Hyper Muteki

算是个更新?

是语c群里的骰子惩罚,我流刃唯阿/目死

没错煤气厂老板正是在下

虽然拿这个来混更新不太好来着……

但是是我自己写的应该大丈夫?

对不起不破桑我不是有意写成这样的QAQ

ooc预警


又是照常击退危险分子的一天。


​灭亡迅雷今日的攻击不知为何异常猛烈,入侵了无数修玛吉亚使其变成魔机,aims的各位站在民众的前方,用手中的武器反击,我与不破自然站在最前方。


身为被选中的能力者,我们的责任理应是保护普通人,​我们会拼上性命去战斗。


即便每次的战斗我们都会得胜而归,但终会有​失手的那一天。


看来灭亡...

算是个更新?

是语c群里的骰子惩罚,我流刃唯阿/目死

没错煤气厂老板正是在下

虽然拿这个来混更新不太好来着……

但是是我自己写的应该大丈夫?

对不起不破桑我不是有意写成这样的QAQ

ooc预警









又是照常击退危险分子的一天。



​灭亡迅雷今日的攻击不知为何异常猛烈,入侵了无数修玛吉亚使其变成魔机,aims的各位站在民众的前方,用手中的武器反击,我与不破自然站在最前方。



身为被选中的能力者,我们的责任理应是保护普通人,​我们会拼上性命去战斗。



即便每次的战斗我们都会得胜而归,但终会有​失手的那一天。



看来灭亡​迅雷的主心骨——灭,今日性质意外的高,竟然亲自出战,飞电的社长不知何时也加入了战场,纵使我们使出全力也丝毫未占上风。



战斗进行到最后阶段,​敌人即将释放必杀目标却是瞄准了不破,还未等我前去推开不破,他便被击中随后解除变身。



“不破!”我听见自己的心在喊。



可我终是没有开口​,看着灭亡迅雷二人转身离去,我才匆忙跑到不破身边去查看他的情况。



“不破先生!​”但在我之前,飞电的社长已经跑到了他的身旁,我没有说话,只是上前几步将不破小心翼翼的扶起来,但他的只能做到躺在我跪坐的腿上,满是伤痕的脸再也无法再挤出一个虚弱的笑。



我低着头,身后的头发随着动作向前倾去,挡住了我的脸,也挡住了我的心​。



我看着不破的生命一点点流逝,我明白,以他现在的这个伤势,​即便是最好的医生出手,也无法使他痊愈。



他躺在我的腿上,像是在看我的脸,又像是在看他的过去,不破的嘴张了张,但他无法发出声音。



最后的最后,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对我挤出了一个笑,我明白的,他想传达的话,他想托付给我的未来。



​他还是走了。



他还是离他的梦想而去了。​



SAELENS16

【周边求扩】

⭐微博 车专+关抽一个圈内朋友一套吧唧+特典!

是亚克力滴胶吧唧!p3是特典吧唧!

预受到年后 二月一日结束!勿催店家噢!

之后01还会出可自由组合的串串挂件www感兴趣的请继续关注啦!可以加p4的群蹲蹲 是个人出谷恰饭用的!会在群里咨询意见之类的

感谢老板们支持大海5555

【周边求扩】

⭐微博 车专+关抽一个圈内朋友一套吧唧+特典!

是亚克力滴胶吧唧!p3是特典吧唧!

预受到年后 二月一日结束!勿催店家噢!

之后01还会出可自由组合的串串挂件www感兴趣的请继续关注啦!可以加p4的群蹲蹲 是个人出谷恰饭用的!会在群里咨询意见之类的

感谢老板们支持大海5555

黑子萌
01的挂件补了一只天津社长,已...

01的挂件补了一只天津社长,已经在安排印了,之后应该会在2.8-9武汉启樱动漫展的同人摊“为什么我不是卡面来打”上出售。同摊太太:喵呜@喵呜、阿路@皮皮路、又晨。吧唧明信片贴纸等之后会有正式摊宣。(这几天赶图人傻了)

01的挂件补了一只天津社长,已经在安排印了,之后应该会在2.8-9武汉启樱动漫展的同人摊“为什么我不是卡面来打”上出售。同摊太太:喵呜@喵呜、阿路@皮皮路、又晨。吧唧明信片贴纸等之后会有正式摊宣。(这几天赶图人傻了)

云切
摸摸鱼耶!我终于还是画了天津垓...

摸摸鱼耶!我终于还是画了天津垓

|ー`)

主要是懒得画腰带了(

一懒下来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懒到直接留一个草图大脑门子……

虽然俺磕CP真的不会特别分攻受,但是这张应该大概可能是刃垓吧……这么想着,所以这样打了tag。

我也不知道社长直辖开发担当是干啥的,她也没开发新玩具啊,她自己都没有新玩具……那可能就是开发社长的吧……(

不仅是战斗力,特定部位的柔软度和敏感度也是1000%哟。

摸摸鱼耶!我终于还是画了天津垓

|ー`)

主要是懒得画腰带了(

一懒下来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懒到直接留一个草图大脑门子……

虽然俺磕CP真的不会特别分攻受,但是这张应该大概可能是刃垓吧……这么想着,所以这样打了tag。

我也不知道社长直辖开发担当是干啥的,她也没开发新玩具啊,她自己都没有新玩具……那可能就是开发社长的吧……(

不仅是战斗力,特定部位的柔软度和敏感度也是1000%哟。

木法终生山

【垓刃/伊兹刃】1000%的……

*两者份量无差(大概)

*有很多关于ZAIA控制器的臆想


  众所周知,ZAIA的社长控制欲很强。
  不仅如此,对于本公司商品的自豪感也很强。
  这两者结合起来,对于刃唯阿来说,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
  就像她现在被迫戴上了ZAIA连接器。
  当然是被迫的。
  虽然刃一直认为道具应该物尽其用,而ZAIA连接器更是能够将大脑强化1000%,堪比人工智能。
  但刃总觉得这跟灭亡迅雷.net很像。再加上天津社长对她展现出的,不,是对整个世界展现出的强烈控...

*两者份量无差(大概)

*有很多关于ZAIA控制器的臆想


  众所周知,ZAIA的社长控制欲很强。
  不仅如此,对于本公司商品的自豪感也很强。
  这两者结合起来,对于刃唯阿来说,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
  就像她现在被迫戴上了ZAIA连接器。
  当然是被迫的。
  虽然刃一直认为道具应该物尽其用,而ZAIA连接器更是能够将大脑强化1000%,堪比人工智能。
  但刃总觉得这跟灭亡迅雷.net很像。再加上天津社长对她展现出的,不,是对整个世界展现出的强烈控制欲,总让刃感到有些不安。以天津的头脑,就算制造出可以直接控制人类大脑的机器也不奇怪。
  但没办法,刃没有反抗的资格。
  跟想像中的一样,在戴上连接器的瞬间,眼前就多出了很多数据分析的框框,从最基础的环境温度测定,到天津的服装材质分析,对于世间万物的分析,好像都变得了如指掌。
  能够发明出这种东西的人,到底有多么恐怖。
  刃对于天津的不安……永远只有变本加厉。
  
  “机会难得,今天就去做些你想做的事情吧,唯阿。”
  “啊……是。”

  刃觉得很奇怪,天津为什么总是直接叫她的名字,好像他们关系很亲密似的。
  但这一切都不能说出口,天津不乐意听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刃转身离开了ZAIA。

  “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非要戴着这个连接器不可吗。”

  刃明白了,自己再怎么还是逃不过天津的控制。兴许每一个职员都是如此吧。
  不知怎的,刃突然想起了伊兹。
  不知是因为通过职员才联系到她,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别的……想做的事情。
  ZAIA连接器的反应速度真的很快,但此刻也不是感叹1000%真厉害的时候。当刃突然想到伊兹的那一瞬间,眼前马上浮现出所有自己知道的资料。连服饰的每一处细节,都像画师笔下的人物设定一般,一股脑的铺在刃眼前。
  可能是1000%的副作用吧,刃感觉有些晕眩,身体里跳动着心律不齐的感觉。
  果然人类的开发还是要靠自己才是。
  刃想着,抬起步伐也不知该往哪儿走,只模模糊糊的跌进谁的怀抱里。刃赶紧站起身,朝无辜群众道了声抱歉。直到对方略带电音的甜美嗓音钻进自己的耳蜗里,刃才意识到这不是别人。
  刃此刻更加确信了,ZAIA连接器一定有控制人脑的功能,特别是在潜意识这一块。原理上应该是通过超负荷的短暂性大脑开发,对于大脑造成电流般的重压麻痹现象,从而导致身体的不适,进而注意力涣散,人的意识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被ZAIA连接器给控制,或者说,变成欲望最大化的情况。
  刃不明白自己突然想起伊兹的缘由,难道情感也会被增强1000倍吗。
   刃听见伊兹耳边的机械反应声,那么近,又好像遥不可及,就像回音一般在刃的耳蜗里四处反弹。
  转眼间就变得……

  伊兹觉得很奇怪。
  思来想去,数据分析调查来去,也没能明白刃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自己跟前,带着一副神情恍惚的模样直接晕倒在自己面前。
  虽然她身为ZAIA的人,跟自己所处的飞电公司已经成了对立方,可介于自己是或人的秘书修码吉亚,伊兹又觉得自己不可以就这样放任不管。
  为了应对一些突发情况,是之助社长在制造自己的时候就给自己增强了一些力量性能,所以在抱人回公司的这段路上,伊兹只感到很轻松。
  在触碰到刃的一瞬间,刃的身体数据就从指尖源源不断的流进大脑,按照检索到的人类均衡体型数据来说,一米七的刃怎么会只有这点重量。
  伊兹决定,等刃醒了之后还是要跟她稍微提醒一下这件事。
  考虑到前政府官员突然以昏迷不醒的状态下出现在飞电公司,似乎会对公司的风评有所影响,伊兹只好把刃安置在本公司的秘密基地里。
  保险起见,伊兹一直陪在刃身边。
  人类的皮肤很不可思议,生物热能的循环和机械热能循环似乎并不相同,一种是浮于表面的热忱,一种是……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伊兹的手指就戳在刃的脸上。平日里那样冷酷理智的人,在褪去了情绪管理的外壳之后,只剩紧皱着的眉头还消不去防备。
  伊兹想,如果刃的外壳可以安上自己的思考回路,她睡着的样子肯定像个纯真的孩童。

  不知道过了多久,刃才发现自己身处异地,脸颊上好像多了一点点触感,类似于幼犬的肉垫,小小的,又带着些温度。
  刃明白了,这一定是来自天津社长的远程操控,通过ZAIA控制器,间接指挥着刃的思想,说不好眼镜上还搭载了录像上传的功能,现在眼前的一切都……

  “36.2℃……”
  “……?”
  “不…没什么。”

  刃不敢说,那是连接器检测到的,伊兹的身体温度。
  不知怎的,刃又感到心神不宁,慌张的感觉在心头跳动,烧上双颊。
  越是在意,眼前的数据就越是繁杂,刃甚至感觉到脑子里的抽动,像两个条状的互相纠缠,不断的缠绕,继而把对方绑的更紧。
  刃觉得自己的头快炸了。
  眼前不断浮现出的、关于眼前的修码吉亚的数据,从体表温度,肌肤材质,到五官比例,眼中的蓝色,到……
  刃控制不住的喘气,慌乱而战栗的将控制器取下来。
  刃又觉得有些晕眩。
  耳边是伊兹的呼叫,带着若有若无的担忧。刃觉得,只是自己的状态实在太差,才误判了伊兹的感情。
  可伊兹觉得,此刻的她需要一个拥抱。
  于是强撑着站起身来的刃,再次摇摇晃晃的倒在伊兹身上。刃要比伊兹高一些,想要把头靠在伊兹的肩上,只能弯着身子。
  好在,刃也没有直立的力气了。伊兹的下巴也抵在刃的肩头,感受到刃的气息忽大忽小,时不时打在自己的脖颈上。

  “抱歉伊兹,让我靠一下……”

  关于刃的所作所为,天津是知道的。就如同刃确信的一般,眼镜搭载了录像上传的功能。
  天津想……
  想要控制她。
  此刻他有一个猜想,关于1000%的感情的猜想。刃的情况绝不正常,却在直面自己的时候没有一丝波澜。

  为什么呢,唯阿。

  为什么呢。

  ————END.

沙雕生产工厂

【600fo贺文】我社要与哉亚打回合制比赛了,朋友们来think点idea?

好久不见我考完回来啦!

这次是17集观后感和600fo贺文的揉杂论坛体

主题是迫害垓总(x

内含一定的双社长cp(但是是迫害可放心观看

还有一丢丢的或谏(但不影响整体观感

总而言之就是集体ooc,请注意⚠️

寒假或许可能大概会更新勤一点

链接在下面(评论里也放了一个看行不行)


https://m.weibo.cn/5363317319/4457474155494027

好久不见我考完回来啦!

这次是17集观后感和600fo贺文的揉杂论坛体

主题是迫害垓总(x

内含一定的双社长cp(但是是迫害可放心观看

还有一丢丢的或谏(但不影响整体观感

总而言之就是集体ooc,请注意⚠️

寒假或许可能大概会更新勤一点

链接在下面(评论里也放了一个看行不行)







https://m.weibo.cn/5363317319/4457474155494027

贵族院辰宫

火花

不破谏&刃唯阿/假面骑士01

※时间点在与灭亡迅雷决战前,14、15话之间;有关AIMS组之间的争执,涉及信息可能和最近的剧情有冲突。

※唯阿视角,含大量自我解释与脑补。


刃唯阿觉得自己来晚了一步。当她赶到黎明小镇附近的时候,在冬季寒冷的空气里嗅到了爆炸的硝烟味。有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人影跌跌撞撞地向小镇的出口靠近。

“——不破!”

唯阿冲了过去。然而她经过锻炼的脚力还是没能赶上那个剪影崩落的速度。

她跑到倒地的不破身旁,来不及调整自己的呼吸,赶紧先把他的上半身扶了起来。

不破还活着。他和灭亡迅雷交战,看起来受了重伤,但是保住了性命,……或者说至少没有落败?

渐渐...

不破谏&刃唯阿/假面骑士01

※时间点在与灭亡迅雷决战前,14、15话之间;有关AIMS组之间的争执,涉及信息可能和最近的剧情有冲突。

※唯阿视角,含大量自我解释与脑补。



刃唯阿觉得自己来晚了一步。当她赶到黎明小镇附近的时候,在冬季寒冷的空气里嗅到了爆炸的硝烟味。有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人影跌跌撞撞地向小镇的出口靠近。

“——不破!”

唯阿冲了过去。然而她经过锻炼的脚力还是没能赶上那个剪影崩落的速度。

她跑到倒地的不破身旁,来不及调整自己的呼吸,赶紧先把他的上半身扶了起来。

不破还活着。他和灭亡迅雷交战,看起来受了重伤,但是保住了性命,……或者说至少没有落败?

渐渐散去的烟尘气味里新添了几分血的气味,随着不破一次一次艰难的呼吸而刺激着唯阿的视觉与精神。他的口腔、牙龈、下颚都粘连着深红的印迹,无言地证明了先前的激战究竟有多么凶险。

唯阿回过头去看,一路上滴滴点点都有血迹。

他刚才难道想像这样吐着血一个人回去吗。

不破一把抓住唯阿的风衣外套,嘶哑地试图说着什么。

“刃——”

“别说话了。AIMS的车在附近待命,我现在就联系他们过来。”

不破并没有理会,他把唯阿往自己的方向使劲拽了过来。

“——找到他们的基地了。”

“难道说……”

“灭亡迅雷的,基地——”

“……我知道了,具体的回车上再说。”

唯阿点开手机打算联系下属,不破另一只一直护着腹部的手滑落下来,紧攥着的拳却没有松开。看见他手里抓着的东西,唯阿一时之间忘记了自己原来要做的事。

“不破,这个是!?”

“……是我的东西。”

嘶吼的狼的图案。是从没有见到过的升程秘钥。

根据自己手头的情报判断,至少能够确定来源不是ZAIA也不是飞电。从这个角度考虑的话很可能是从灭亡迅雷手里抢过来,然后用蛮力强行掰开使用的。


想到这里,技术顾问感到血液冲刷着大脑,刺痛着太阳穴。她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你到底知不知道随便使用来源不明的道具有多危险?!”

“关我什么事。”

“……你说什么?”

“能给我更强的战斗力不就足够了。”

“你要我看着你像这样吐着血自取灭亡吗?”

“——刃你又知道什么。”

低沉的,像是受伤的野兽一般的带着血腥气味的嘶吼声震动着不破的喉咙。

“12年前,我的人生被那场事故搅得天翻地覆……!我就是靠着这股愤怒才活到今天的!摧毁灭亡迅雷就是我活着全部的意义!”

这时候唯阿明白了。先前不破看起来的冷静其实是因为他的愤怒已经超越了临界点,而现在这份怒火终于找到了一种合适的形式爆发了出来。他以自己为引火物点着了复仇的烈火,哪怕会将自身燃烧殆尽也不足惜。

火焰依旧在蔓延。四散的火花同样引燃了唯阿情绪的导火线。

够了。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她不顾面前这个人受着重伤,一把揪住他大衣的领子,用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音量向他质问:

“所以和我之间的约定要怎么办!?”

——面前的这个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当初自己在痛苦的矛盾感情中找不到出口时,不破的那番话究竟给自己带来了多少慰藉。

“你不是说过吗,如果有哪一天ZAIA和AIMS产生对立,我们之间不得不交战的话你一定会赢。要是你就这么死在这里的话——”

“我在摧毁灭亡迅雷之前是不会死的。”

“好,那么如果作战成功之后你要怎么办。你有想过这一点吗?”

“没有。我不需要未来。”

“……”

“所以谁都阻止不了我,就算是刃你也不行。如果你一定要那么做的话——”

在紧接着的几秒时间里,唯阿没有预料到的事态发生了,……或者说提前发生了。虽然感情上多多少少有些意外,但长年累月接受的训练让她在看到不破往大衣里伸手的动作时就产生了条件反射。

不破把变身器的枪口对准了唯阿,而后者同时也掏出了枪。

唯阿的视线越过面前黑洞洞的枪口,落在了不破依旧淌落鲜血的嘴角上。不可思议地,她觉得自己冷静下来了。刚才因为一时激动没能按照逻辑梳理好的“真正想说的话”此刻正在她的心中被纺织成型。

“不破,你知道用枪威胁AIMS的指挥者这一点本身已经足够让你被除名了吗。”

“刃你现在不也是吗?”

“很遗憾,我是ZAIA的人。”

尽管枪口已经开始不断地游移,体力肉眼可见地在流失,不破还是没有放下枪。比起他们实战中经常使用的各种枪械,变身器已经算是轻的了。如果连它都已经拿不住了的话……

“……”

唯阿叹了很长的一口气,把枪收了起来。她双手握住不破的手往下压,把他的手指从握把上一根根地挪开。

“把那个给你不是让你瞄准我的,……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是的不破,我不了解,也不可能了解你当时亲身体验过的地狱。我不会去评价你说你活到现在就是为了复仇是不是过于眼界狭窄了,那是你自己的事。”

“所以,觉得实在看不下去打算出手也是我自己的事。这和ZAIA没有关系,是刃唯阿的决定。”

“但我要说的是……你对别人的事倒是挺上心的,对你自己就怎么样都好了吗?开什么玩笑。你不可以自说自话地剥夺自己的未来。”

“你是AIMS的队长、假面骑士vulcan,你是不破谏。如果我们合力的话,…………。”

唯阿突然停住了。她没有办法向不破保证只要齐心协力就能够取胜,她说不出那样不负责任的话。她同样也说不出那句在她的心里盘旋已久的“那么你的未来由我——由我们一起来开拓”。

此时此刻的刃唯阿能做到的事情是极为有限的。她需要一如往常地作为技术顾问去分析胜率,去尽到她的职责。哪怕这些话听上去残酷而不留情面,但这毫无疑问都是她的真心。

“……我不会阻止你进攻灭亡迅雷,因为那对我来说也是敌人,并且阻止你没有意义,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加清楚这一点了。但是凭借现在的你、你现在这样的心态,过去只会送死。我不会允许的。”

“……”

不破什么都没有说,他半躺着的身体又往下倒了一些。唯阿赶紧扳着他的肩膀,把重心更加往自己的怀里靠近了。这时候她想起来刚才忘记了联系下属,于是用有点艰难的姿势再次摸出了手机。

应该很快就会到了。


在小镇出口冰冷的冬天的空气里,在怒火燃尽后尚有余温的灰烬里,在把积累已久的各种心情一次性抛掷干净后空白的期间里,唯阿想传达的只剩下最后简短的一句话。

“不破,……别死。”

“我不会死的。我说行就一定行,我才是规则。”

刃唯阿低头去看他。

不破谏的双眼里静静燃烧着青色的火焰。



-FIN




————————————

FT:

追连载写连载每周被官方否定自己的猜想非常刺激。

这篇是14话之后构的稿,算是一直拖到现在了。

近期最喜欢的话是弘恵在emmary的访谈里说的「人生思ったときがスタートだ」。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云切
2020年第一张图 我太菜了...

2020年第一张图 我太菜了

困兽。

为什么我在打的tag里按时间看不到自己这张图啊(泪

2020年第一张图 我太菜了

困兽。

为什么我在打的tag里按时间看不到自己这张图啊(泪

紅煌流星

【諫刃諫】■■■■

* 諫刃諫,普普通通帶顏色文字,所以沒有題目。

* 為了爽而腦,請不要追求邏輯思路和細節。

* 如果可以接受的話 ↓


被屏蔽了所以重新發一次,再被屏蔽的話就沒辦法了。


https://m.weibo.cn/5225590277/4454897552079839


* 諫刃諫,普普通通帶顏色文字,所以沒有題目。

* 為了爽而腦,請不要追求邏輯思路和細節。

* 如果可以接受的話 ↓


被屏蔽了所以重新發一次,再被屏蔽的話就沒辦法了。


https://m.weibo.cn/5225590277/4454897552079839

冷CP爱好者

[323]猫

日常OOC,还是非典型偶像×非典型粉丝

时间线在上一篇之前

论那些年偶像吸过多少猫.jpg

.

.

.

“千鸟”发了一张照片。

是一只歪着小脑袋不看镜头的猫。

“千鸟”配的文字是这样的:“公寓管理员养的猫,超可爱!!!但是不喜欢我给她拍照。”

还特意配了“。゚゚(´□`。)°゚”颜文字。

不破谏忍不住点了个喜欢,还转推了。

公司和经纪人可没说不能公然云吸猫。

然后这条日常po火了。


“嗯???”

刃唯阿在休息时打开手机发现自己的账号突然多了很多通知,然后她发现罪魁祸首是不破。

没错,就是那个她追了一段时间的偶像不破谏。

“……...

日常OOC,还是非典型偶像×非典型粉丝

时间线在上一篇之前

论那些年偶像吸过多少猫.jpg

.

.

.

“千鸟”发了一张照片。

是一只歪着小脑袋不看镜头的猫。

“千鸟”配的文字是这样的:“公寓管理员养的猫,超可爱!!!但是不喜欢我给她拍照。”

还特意配了“。゚゚(´□`。)°゚”颜文字。

不破谏忍不住点了个喜欢,还转推了。

公司和经纪人可没说不能公然云吸猫。

然后这条日常po火了。


“嗯???”

刃唯阿在休息时打开手机发现自己的账号突然多了很多通知,然后她发现罪魁祸首是不破。

没错,就是那个她追了一段时间的偶像不破谏。

“……怎么就开始集体云吸猫了呢?要吸猫去转花〇×树的推啊!他家猫也超级可爱好吗!”

然后唯阿刷新了一下发现不破真转了花〇×树的推文。

“……”

行吧,我认输。唯阿如此想。

她看了看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把手机锁屏放好后开始准备器材。

那个长了龋齿的小偶像大概又要被不破准时拖过来了。

下午两点,不破把人带过来了。



不破是猫咖常客。

猫咖的老板和他很熟,当然也不会大肆宣扬“人气偶像不破谏在我们店里”。所以不破有时候会跑到猫咖里吸猫顺便写歌。因为他太喜欢吸猫,所以经纪人或者队友抓他贼容易——看看附近的猫咖就行。

这天他又来吸猫了。正巧唯阿也在。

“刃医生。”

“不破先生,你也来吸猫吗?”

然后店里的中华田园猫(是店长去中国旅行的时候带回来的)“米糕”就跑过来在不破脚边蹲着。不破一看就知道米糕一定是想要他把自己抱起来。在对方的注视下不破不自觉地脸红了。

“这孩子我是第一次见……”唯阿试图摸摸米糕的头,还好,米糕不排斥摸头。

“店长上个月从中国带回来的,现在五个月大。”

“好可爱……”

原来是同道中人。

不破突然觉得自己找到了同好。


如果要问看到偶像在自己面前吸猫是什么反应,一般人肯定会说ta会旋转跳跃闭着眼炸成烟花。

唯阿就不一样了。

“猫都好喜欢他……”

她看到好几只猫跑到不破身边,受到打击了。

这时候本来趴在不破头上的米糕跳到桌上走到她面前。唯阿一伸手米糕就扑过来了。

“很寂寞吗?”

好不容易其他常客吸引了其他猫的注意,不破在猫猫们散开后蹲下来抱起店里唯一的喜马拉雅猫,一抬头就看见唯阿抱着米糕喂她吃猫粮——店里每张桌子都有一些猫粮,而且根据猫猫的情况分了好几种装在各个小方块里。


“很寂寞吗……”

不破轻声重复唯阿刚才的话。

米糕“喵”了一声,蹭了蹭唯阿的脸颊。

不破之前听说过店长把米糕带到日本是想自己能收养她,但是米糕很抗拒和人接触。不破虽然能和米糕玩,但现在这情况……

“她很喜欢你。”

“啊,是这样吗?”

似乎是在回答唯阿的疑问,米糕用脸蹭了蹭唯阿的手。

“那我再待一会儿吧……”

唯阿挠了挠小猫的下巴。

这也太可爱了吧!

“也许你可以考虑领养她,店长貌似在找合适的领养人。”

“欸?”唯阿听到不破的话惊呆了。



几个星期后,不破又一次来到店里。

“米糕呢?”

“被一个客人领养了,不过那位客人有时候会带她过来。”

店长话音刚落,不破就听到有些陌生的猫叫。

“啊啦,说曹操曹操就到。”

戴着猫项圈的中华田园猫和一起生活过的猫猫同伴扑到一起玩球。

“米糕也很喜欢这里。”

唯阿摘下帽子。

“不破先生,好久不见。”

アップル.

【刃谏刃】embracing.

232雙向暗戀


ooc注意


滅亡迅雷被擊破了。

不破谏無數次幻想的目標達成之後他反而沒有觸及到那份大仇已報的爽快。心裡反而像夾著一塊棉花團一樣微微鼓出膨脹。他在樓梯的平台處看著昔日用刀劍宣佈人類滅亡的修馬基亞被迫踡縮在地板上 。不破恍惚的看著地板中唯一的光源。聽著刃唯阿的高跟鞋踏出的聲音。同事離遷。按照人類的社交禮儀。至少要在有包間的居酒屋拉著其他同事一起喝一杯。吃些劣質的下酒菜絮絮情誼——但是他和刃不是這種混雜在每一個角落都可以見的社畜 刃唯阿在成為他的同事的第一天他就知道他們會二度分開。他不知道刃喝不喝酒。也不清楚她喜歡炸雞腿還是炸雞翅或者是別的的事情...

232雙向暗戀


ooc注意



滅亡迅雷被擊破了。

不破谏無數次幻想的目標達成之後他反而沒有觸及到那份大仇已報的爽快。心裡反而像夾著一塊棉花團一樣微微鼓出膨脹。他在樓梯的平台處看著昔日用刀劍宣佈人類滅亡的修馬基亞被迫踡縮在地板上 。不破恍惚的看著地板中唯一的光源。聽著刃唯阿的高跟鞋踏出的聲音。同事離遷。按照人類的社交禮儀。至少要在有包間的居酒屋拉著其他同事一起喝一杯。吃些劣質的下酒菜絮絮情誼——但是他和刃不是這種混雜在每一個角落都可以見的社畜 刃唯阿在成為他的同事的第一天他就知道他們會二度分開。他不知道刃喝不喝酒。也不清楚她喜歡炸雞腿還是炸雞翅或者是別的的事情。他們的接觸只限於工作 工作中和戰斗中她都是英勇的瓦爾基裡,手持槍從天而降。不破不清楚瓦爾基裡這個名字的出處背後的事情。但是但是論戰鬥。他覺得刃唯阿和這個名字很配 。想了這麼多他也不知道怎麼對刃唯阿開口。刃唯阿的視線沒有落在他身上。她背對著他這次她沒有擺弄手機也沒有發出其他的聲音 。不破谏想了一會擠出一句話

【你明天就要回zaia了吧】

【嗯,人事調離書已經下來了】

刃唯阿還是那副語氣 平靜的像是在說晚飯的食譜。不破很少聽見她的慌亂——至少在他清醒的時候是為數不多的。現在不是回憶那份過往的時候。他再次把視線落到地板上的修馬基亞身上。他把自己心口膨脹著的理由用一副平淡的表情表達了出來。殘碎的修馬基亞帶來的衝擊和迷茫感仍未散去 刃唯阿踩著和來時一樣的節奏離開了。不破仍然看著修馬基亞


不破看著光源裡飄著的灰塵。明天就不會聽見刃唯阿的聲音了。不會拉著他的衣服阻止行動,也不會板著一張臉在隊員面前拆他的檯子。他討厭刃唯阿阻止他行動,但是他不會討厭刃唯阿。刃唯阿想要救他 刃唯阿想要殺死01。刃唯阿是zaia的人 和他想要信賴她以及和他一起戰鬥毫無衝突。獵豹和狼的衝突範圍僅限於隊員面前——偶爾是在01面前。他模模糊糊的想著當時對刃的承諾。那份提前了過早的勝利宣言,他和刃對此都深信不疑。於是他離開了,走著和她相反的路線。


刃帶著本來就不多的東西回到了zaia,所謂的東西也只有那把槍以及兩塊密匙。說著回去其實也只是換了一個地方。她根本就沒離開過zaia和天津垓。天津垓擺弄著象棋的棋子。代表兵卒的棋子一次又一次的敲打著指甲。他是白色的。他的衣服和棋子都是。但是天津垓深不可測的內裡是什麼顏色無人可知。他如同在回憶什麼美味的東西一般告訴刃唯阿這場模板劇的真相。被勸誘的衛星以及被蠱惑的父子。天上的繁星與湖的憎惡。超出滿載的的比例以及過剩的笑容。永遠不會結束的暴走。她想起那位戰友。再看著這位上司。


戰鬥的理由。


她迫切的想要知道。


她和不破所拼上性命以及未來的東西到底是為了誰 為了修馬基亞還是人類。還是只是這位社長的一時興起和野心。她觸碰過卻又立刻縮手的迷茫悲哀的可憐。如同自己的憤怒也早已在他的預料之內一樣。天津垓坐回了椅子。對著迷茫的她說出了這次交流中唯一也是最後一句針對她的話。

【你會成為我的左膀右臂,唯阿】

她沉默的握緊了有棱有角的西裝褲子。發抖的說出確認的答案。


她離開天津垓的辦公室。想起不破。或者是巴爾坎——對她來說不破就是不破。不管什麼都那樣。她知曉不破戰鬥的理由以及他所付出的代價。在那個黎明和那個黃昏。她透過手掌和機器看著他的心跳。她清楚他們的戰友期是有限的。在天津垓和aims ——應該說是和這個時代一個戰線之前他們還可以互相交付後背。當然即使天津垓做了什麼。她也會把後背交給不破。

這個決定是不破和她心照不宣的。因為她想要救不破 不破也想要救她。現在的她做不到背叛zaia 。但是她想要擁抱不破。作為刃唯阿。既不是瓦爾基裡也不是技術顧問。擁抱他的後背


不破感覺心口還是堵著什麼一樣。他走進刃唯阿在aims的辦公室。坐在他們交流時候他會坐的黑色沙發上。在哪裡聽著刃唯阿說教然後頂嘴反駁。之後敗下陣來開門離開。

他覺得自己有什麼想要和刃說。信件不可以LINE也不可以 必須要和刃當面說的話。

但是說什麼呢,刃已經離開aims了。剛才在那個地下室他也沒有說出什麼。他拿起桌面上唯一是因為刃唯阿添置的技術顧問牌子。看著磨砂的表面。轉一轉又放回了原地。他不需要技術顧問,他需要的是刃唯阿。


他回家時候不知不覺就拐向了居酒屋。他不想喝酒也不想吃東西。他覺得自己當初約她去居酒屋喝一杯也不是不可以的事項。雖然他和刃都會覺得沒戲。於是他拐彎去便利店準備買便當和啤酒。但是他路過了便利店。叫了出租車又回去了aims 。按了刃唯阿的原辦公室所在樓層他站在電梯裡發呆 。門開的時候他看見了刃唯阿。

他們倆看著對方。刃垂下眼睛說出早已經準備好的理由。還沒有說完不破便打斷了她。

【到那個時候一定是我勝利】

【所以那時候你不把背後,把懷抱交給我也可以 。】

【刃。】

他撇頭沒有看刃唯阿的臉,在她進電梯之前不破聽見了一聲小小的鼻音。於是他靠近了刃唯阿。提前將嘴唇交給了她。

不要品
忍不住画点傻了吧唧的东西治头痛...

忍不住画点傻了吧唧的东西治头痛(……)大概是大家拍完一集以后聚在一起休息,小社长在拍摄时不小心用力过猛打坏了迅迅的小翅膀,阿妈开始补翅膀,刃姐拿着自己在旁边录的可爱小男生打架的录像给伊兹看

日语是机翻的。因为写中文总觉得不够可爱(是说日文长得很幼儿简笔画)


*fuwa(演员本人)拽着修弥桑一起吃面的视频真的太可爱了……好想看他们出更多美女与野兽的吃吃吃视频(இωஇ )

忍不住画点傻了吧唧的东西治头痛(……)大概是大家拍完一集以后聚在一起休息,小社长在拍摄时不小心用力过猛打坏了迅迅的小翅膀,阿妈开始补翅膀,刃姐拿着自己在旁边录的可爱小男生打架的录像给伊兹看

日语是机翻的。因为写中文总觉得不够可爱(是说日文长得很幼儿简笔画)


*fuwa(演员本人)拽着修弥桑一起吃面的视频真的太可爱了……好想看他们出更多美女与野兽的吃吃吃视频(இωஇ )

冷CP爱好者

[232]礼物

作者碎碎念:

终于赶在圣诞节结束前写完了(草)

箭头大概是谏(→→→)(←←←)唯

大学生设定,部分内容源于真人真事(草)

大家圣诞快乐!

.

.

.

“刃?”

刃唯阿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不破谏轻轻地打开客房的房门,之后走回来把人抱到客房里。


这是唯阿第三次来到不破家里。

和之前两次一样,他的父母不在家。

“没想到真的买到这么晚。”

“幸好之前就有决定好的礼物,六十份实在是太多了。”不破把礼物从袋子里拿出来摆好,“包装纸和彩带呢?”

“这边……你等等,你这桌子放不下那么多礼物。”唯阿一手拿着包装纸和彩带一手阻止不破继续往桌上堆礼...

作者碎碎念:

终于赶在圣诞节结束前写完了(草)

箭头大概是谏(→→→)(←←←)唯

大学生设定,部分内容源于真人真事(草)

大家圣诞快乐!

.

.

.

“刃?”

刃唯阿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不破谏轻轻地打开客房的房门,之后走回来把人抱到客房里。

 

 

这是唯阿第三次来到不破家里。

和之前两次一样,他的父母不在家。

“没想到真的买到这么晚。”

“幸好之前就有决定好的礼物,六十份实在是太多了。”不破把礼物从袋子里拿出来摆好,“包装纸和彩带呢?”

“这边……你等等,你这桌子放不下那么多礼物。”唯阿一手拿着包装纸和彩带一手阻止不破继续往桌上堆礼物,“先把桌上的包好。”

不破找出胶棒后开始动手包装礼物。

 

 

两个人是给附近高中的学生准备圣诞礼物——这学年他们班的人每周都要到学校附近的几个高中给学生辅导地理,不破和唯阿是一组的,在学生当中很受欢迎。

然而他们对那些高中生是又爱又恨。

你能想到高中生连O月X日的东京昼夜长短都搞不懂的吗?你能想到学生不知道晴朗的陆地在晚上气温最低吗?你能想到明明题目告诉你原料占比最大还有人选择错误答案吗?

这些情况全被他们俩在第一次辅导学生的时候遇上了。

“……”

“……我知道你想罢工但是我劝你不要这么做。”

“……我不想罢工我只想揍人。”

“……你清醒一点。”

那两个班的地理老师摇了摇头:“你们是没见过更糟糕的情况。”

然后这两个人就安静了。

不过还好,抱怨归抱怨,唯阿和不破还是很认真地辅导地理,现在那些孩子们的地理成绩都挺好的。于是他们俩准备策划一场惊喜。

代价就是两个人第二天一早就要带着礼物去学校,以及唯阿必须在不破家里过夜。

他们包好最后一个礼物的时候,时针已经指向“9”了。

 

 

不破洗完澡擦好头发从浴室出来,看到唯阿刚放下电吹风。

“这么快?”

“事先拿干毛巾吸水了,这么冷的天让头发自然干也不可能。”

确实如此。

不破拿着电吹风吹头发的时候,唯阿正在看手机。她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唯阿负责的班级的LINE群的聊天界面。现在群里聊得热火朝天,吐槽老师的、分享八卦的、催其他同学写作业的,甚至还有带头唱歌的。唯阿正想发消息让他们所有人明天准时上地理课,结果有人发了张照片。

正好是他们在街上挑礼物的时候拍的,虽然只有背影。

“居然被发现了?!”不破一转头就看到那张照片。

“应该没有,这孩子以为我们是情侣,趁着平安夜出来逛街。”

两个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孩子会觉得他们看起来像一对。

然后不破看到自己负责的班级也有人发了照片,还是角度特别刁钻怎么看都像情侣逛街的那种。

“就实锤了???”两个当事人一脸懵逼,甚至差点把礼物当场挂到X炉上卖。

 

 

事实上他们班的分组是按学号排的。不破和唯阿的学号正好连着,加上各种巧合(?),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分组就这么确定了。

说不上讨厌,但是最初也不可能是喜欢。

两个人的专业成绩在同级生中名列前茅,而且他们吵架的时候场面极其壮观,加上老师们做实验的时候经常带着恶趣味把他们分到一组……

不破一度怀疑他们班老师和同学是事先串通好的。

现在不是怀疑这些的时候——不破手上还有一个礼物。

当然是早就买好的,只是一直送不出去。

最后不破还是把礼物放在客房的床头柜上,再轻手轻脚地走出客房。

“到时候问起来就说是圣诞老人来了吧,虽然她也不会信。”

 

 

第二天早上,不破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了开门关门的声音。

“就回去了?”

不破睡不着了,他第一次如此希望对方觉得圣诞老人存在。

他一个人收拾好自己,吃过早饭后把礼物装进袋子里。不破刚把礼物袋拿到楼下,唯阿就到他家门口了。

“抱歉,昨天出门的时候忘了点东西。”

唯阿说着,把一个黑色的礼物盒递给不破。

“打开来看看吧。”

是一个非常好看的领针。

正好穿着西装的不破愣了一下:“……挺好看的。”

“要给你戴上去吗?”

“那就麻烦你了。”

唯阿拿起领针,迅速找准位置后给人戴上去。她退后几步,相当满意地看着对方。

“过来。”

“怎么了?”唯阿走近不破。

“稍微转个身吧。”

“啊,嗯。”

发夹戴歪了,估计是急着出门只好找了个位置夹了一下。

不破把发夹取下来,稍微理了理头发就重新给人夹上去。不偏不倚刚刚好。

“谢谢,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蝦餃的女人不認輸

.

*人物属东映,OOC属我ʕ •ᴥ•ʔ

*是友人约的稿w

*16集衍生( ・᷄ὢ・᷅ )


1


“灭,为什么你要挡下或人少爷的攻击?”露琪亚哭着说

“ねえ,灭,快醒来,亚克复活了哦,它可以帮我们制造很多很多厉害的武器去打败Zero-One哦”迅不停摇着灭的手,试图把他唤醒

“迅⋯灭他为了保护我们,牺牲了⋯”露琪亚说

“怎么会⋯”迅似乎不愿意面对现实,喃喃自语地说

露琪亚见状,上前抱住了迅,说

“迅,不如你跟我回去飞电?我相信或人少爷会接受我们”

“ごめん,露琪亚,我答应了灭,要把人类灭亡,你也是亚克的计划中的一环”迅低着头说

“迅?你要做什么?”露琪亚疑惑地看着...

.

*人物属东映,OOC属我ʕ •ᴥ•ʔ

*是友人约的稿w

*16集衍生( ・᷄ὢ・᷅ )


1


“灭,为什么你要挡下或人少爷的攻击?”露琪亚哭着说

“ねえ,灭,快醒来,亚克复活了哦,它可以帮我们制造很多很多厉害的武器去打败Zero-One哦”迅不停摇着灭的手,试图把他唤醒

“迅⋯灭他为了保护我们,牺牲了⋯”露琪亚说

“怎么会⋯”迅似乎不愿意面对现实,喃喃自语地说

露琪亚见状,上前抱住了迅,说

“迅,不如你跟我回去飞电?我相信或人少爷会接受我们”

“ごめん,露琪亚,我答应了灭,要把人类灭亡,你也是亚克的计划中的一环”迅低着头说

“迅?你要做什么?”露琪亚疑惑地看着迅

“遵循亚克的意志,灭亡人类吧”

迅拿起了亚克的数据线,趁露琪亚不为意的时候插入了她的中央系统,入侵了她的意识

“迅⋯为什么?”露琪亚痛苦地问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灭醒来的时候骂我”迅委屈地说

“迅⋯你⋯”话还没说完,露琪亚的系统突然停止运作

迅走了过去,抱住了露琪亚说

“露琪亚,灭一定会很高兴看到我们干掉了Zero-One的~”

迅一把抱起了露琪亚,离开了基地。



2


露琪亚彷佛看见了小时候的自己,独自一人瑟缩在一角哭泣

“呜呜⋯呜呜⋯或人少爷你在那里?”

“啊啦?露琪亚?为什么你在这里?”或人疑惑地问

“或人少爷⋯其雄先生要我把你带回家,可是我迷路了”露琪亚说

“对不起,露琪亚~我们一起回家吧,父亲也真是的,怎么能让刚出生的你独自出来找我了?”或人说

“或人少爷?”露琪亚问

“没事,走吧”或人牵起了露琪亚的手,带着她一起回家


3


好温暖⋯是谁?

好吵⋯是谁在吵架?

是啊⋯迅⋯灭⋯或人少爷

露琪亚睁开了眼睛,却看到了或人已经把迅打倒在地,慌忙地跑了过去扶起了迅

“露琪亚,你醒了?”迅说

“迅?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露琪亚问

“没事,露琪亚⋯你要记住,修玛吉亚欢笑的日子,就是人类灭亡的时间”迅说

“你别再说话了,跟我回去,我叫亚克把你修好”露琪亚哭着说

“来不及了⋯露琪亚”迅把露琪亚推开,手指着天说

“遵循亚克的意志,灭亡人类吧”

迅突然爆炸,只留下中央记忆体的零件

露琪亚颤抖着走过去,把零件舍了起来

“或人少爷⋯为什么你要对我们赶尽杀绝?”露琪亚问

“露琪亚,抱歉⋯我不得不这样做”或人说

“过分⋯或人少爷真过分”露琪亚小声地说

“不过,露琪亚,你可以跟我回飞电,我会好好保护你的,不会再把你弄丢了”或人激动地说

“我不要⋯不要,我要回去和灭和迅在一起”

露琪亚捡起了地上的突击弓箭,跑走了

“露琪亚⋯”或人体力透支解除了变身,不破谏上前扶起了他

“喂—社长,回去休息一下吧?”不破谏说

“嗯”或人点了点头

露琪亚,你等我,我绝对要把你带回来。


4


“灭⋯我和迅一起回来了”露琪亚蹲下来,轻抚着灭爆露在外的零件说

“呐⋯灭,你听我说哦~或人少爷他叫我回去呢~我应该是很开心的,可是我拒绝了,因为我想留在你们身边”露琪亚躺在灭的身边说

“我也有点累了,灭,就让我稍微睡一下吧”露琪亚环着灭的手,打着瞌睡

“我醒来了之后,就会看到你们了吧?”露琪亚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睡


5


天津垓来到了灭亡迅雷的基地,拿到了亚克制造的卡带,看着地上的两人,说

“看来我检到了很有趣的玩具呢”

“相比起灭亡迅雷那两块烂铁块,还是你比较有价值,是吧?露琪亚”天津垓笑着说

“那么,我很期待飞电的小社长,在看到你成为了我司的工具后,是怎样的表情”

天津垓抱起了露琪亚,并⼀脚踩住灭的身体,说

“你们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了。”


6


“灭亡迅雷的威胁解除,今后修玛吉亚也不会再暴走”唯阿对着垓说

“不,灭亡迅雷是不会消失的。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修玛吉亚的存在。”垓说

“什么意思?”唯阿问

“亚克。也就是说,因为卫星亚克还存在”垓笑着说

“亚克?”唯阿不解

“原本,制造出亚克的就是我。十二年前,让预定发射的卫星,对人类的犯罪心理学和他们愚蠢的斗争史进行学习,从而造就了对人类怀有敌意的人工智能。那就是—亚克。”

“最终,亚克制造了灭亡迅雷,因破晓镇事件坠落,沉入湖底陷入休眠。如今亚克被唤醒,利用这股力量,ZAIA的科技会君临全世界。”垓沉迷在自己的理想中说

“为了这个,才利用了灭亡迅雷和飞电,难道说AIMS也是你的一颗棋子吗?我和不破可都是拼上性命去战斗了!”唯阿激动地说

“唯阿,真正的战斗从现在才开始,你是我的心腹,今后也期待着你的活跃”垓拍了拍唯阿的肩膀对她说

“是”唯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况且,我得到了很有趣的玩具呢”

垓走向了自己的办公桌坐下,拍了拍手,身旁便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她是飞电社长的修玛吉亚—露琪亚!?”

“不愧为修玛吉亚之父所创造的原型机体呢,就连我也要花点时间才破解了她的系统”垓抚摸着露琪亚的脸颊说

“快醒来吧,我的玩具”

露琪亚睁开了眼晴,看了看身边的天津垓说

“垓社长”

“露琪亚,你不会让我失望吧?”垓问

“不会,我会遵循ZAIA和您的意志而行动”露琪亚说

“不愧是我的玩具”垓笑着说

“消灭Zero-One,吞并飞电”露琪亚脸无表情说

“我开始期待飞电那小社长崩溃的表情了”

“能够兼顾假面骑士和社长工作的人,只有我一个”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