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分形狂魔的日常

105浏览    162参与
分形狂魔的日常

没想到在分形艺术一点点不得不暂时淡出生活的时候还能被某位大佬的作品吓到一次...个人还是希望如果可以的话,能继续和你们一起做图的话,能够纯粹以欣赏和学习的态度看待大佬的作品,而不是因为自己几乎永远达不到那样的水平而感到不适。

没想到在分形艺术一点点不得不暂时淡出生活的时候还能被某位大佬的作品吓到一次...个人还是希望如果可以的话,能继续和你们一起做图的话,能够纯粹以欣赏和学习的态度看待大佬的作品,而不是因为自己几乎永远达不到那样的水平而感到不适。

分形狂魔的日常

昨天忘了说一件事,就是在使用MB3D渲染分形动画时,因为误操作,而导致最后几帧渲染后文件所处的位置由原先设定好的文件夹变成了默认的路径,且在文件名前面多出了几个符号。

其实就是键盘被猫踩过了(

昨天忘了说一件事,就是在使用MB3D渲染分形动画时,因为误操作,而导致最后几帧渲染后文件所处的位置由原先设定好的文件夹变成了默认的路径,且在文件名前面多出了几个符号。

其实就是键盘被猫踩过了(

分形狂魔的日常

尽管昨天的确也因为前天的事情有点不开心,但是现在仍然能在b站上找到新的分形视频,还是感觉令人很激动。

尽管昨天的确也因为前天的事情有点不开心,但是现在仍然能在b站上找到新的分形视频,还是感觉令人很激动。

分形狂魔的日常
分形狂魔的日常

虽然分形艺术一直是那么小众,最期愿的状态也不过就是能有一个固定的群体,能有一些理智的人一起互相交流,或者互相说笑之类。

但是真的,千万不要有一个或多个人,对着坑内的一个人,把那人有意无意表达的任何思想和观念都全部否认嘲笑个遍,然后别的人也开始附和起来。之前听到的一些发言真的让人越想越怕,无论是那些言语的整体,还是表达其中意义的一个局部。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求求你千万不要变成那样——即便世上也有不少习惯了被他人否定,然后也不会确定自己的一切观点的人。

但是千万不要变成那样,仿佛无人的记忆一样;也不要变得排斥任何好奇的外人——难道那些本身很简单却看起来很难的软件操作不就已经显得很排外了吗?...

虽然分形艺术一直是那么小众,最期愿的状态也不过就是能有一个固定的群体,能有一些理智的人一起互相交流,或者互相说笑之类。

但是真的,千万不要有一个或多个人,对着坑内的一个人,把那人有意无意表达的任何思想和观念都全部否认嘲笑个遍,然后别的人也开始附和起来。之前听到的一些发言真的让人越想越怕,无论是那些言语的整体,还是表达其中意义的一个局部。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求求你千万不要变成那样——即便世上也有不少习惯了被他人否定,然后也不会确定自己的一切观点的人。

但是千万不要变成那样,仿佛无人的记忆一样;也不要变得排斥任何好奇的外人——难道那些本身很简单却看起来很难的软件操作不就已经显得很排外了吗?

只是在祈愿,这些拙劣,偏激,片面,落后的文字——整体思想的一个自相似局部,可以被否定,但不要被任何人所嘲弄。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有脸在全是陌生人的地方碎碎念了?

分形狂魔的日常

一大早的就听到有人说“小众文化一般都喜欢依靠自己的小众卖惨”此类。

不仅独自一人唏嘘不已——但似乎“独自一人”就成了一种用来卖惨的言语。

但感觉这里依靠自己爱好的小众来卖惨的只有我一个吧?本能地辩解道,这不是自私,不是以自我为中心,不是把目光只放在自己身上。

毕竟现在国内的分形艺术爱好者,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圈子都无法形成,除了现在这个以为在很少人会看见的地方瞎bb就不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抓住弱点的家伙。而又怎么能了解到其他人对于这个爱好的态度呢?他们的安全意识都比我多很多。

如果贬低自己也不算卖惨的话。

一大早的就听到有人说“小众文化一般都喜欢依靠自己的小众卖惨”此类。

不仅独自一人唏嘘不已——但似乎“独自一人”就成了一种用来卖惨的言语。

但感觉这里依靠自己爱好的小众来卖惨的只有我一个吧?本能地辩解道,这不是自私,不是以自我为中心,不是把目光只放在自己身上。

毕竟现在国内的分形艺术爱好者,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圈子都无法形成,除了现在这个以为在很少人会看见的地方瞎bb就不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抓住弱点的家伙。而又怎么能了解到其他人对于这个爱好的态度呢?他们的安全意识都比我多很多。

如果贬低自己也不算卖惨的话。

分形狂魔的日常

今天,和别人一起吃晚饭时,偶然听见有人说到了“这次疫情,很多知名的人其实都没有死”。我独自叹息了起来,不过在嘈杂的气氛下,也没有人会在意为什么会叹息。

约翰·康威,您所创造的生命游戏,以及只在B站一篇专栏中提到的,那个游戏曾经疯狂的辉煌,请安息吧。

不知道后人会不会在意分形以及混沌这类数学理念,让一代代的生命随着这种与现实有着许多联系的数学分支及其在其它领域的运用,不断迭代。

还想起,10年前Mandelbrot的逝世,似乎也就这么带走了一个世界另一端,分形的盛世。

要是这次有属于那些20世纪,充满着鲜艳招牌和霓虹灯的街景在窗外相伴,有气泡多到似乎就能还原在别的地方见到分...

今天,和别人一起吃晚饭时,偶然听见有人说到了“这次疫情,很多知名的人其实都没有死”。我独自叹息了起来,不过在嘈杂的气氛下,也没有人会在意为什么会叹息。

约翰·康威,您所创造的生命游戏,以及只在B站一篇专栏中提到的,那个游戏曾经疯狂的辉煌,请安息吧。

不知道后人会不会在意分形以及混沌这类数学理念,让一代代的生命随着这种与现实有着许多联系的数学分支及其在其它领域的运用,不断迭代。

还想起,10年前Mandelbrot的逝世,似乎也就这么带走了一个世界另一端,分形的盛世。

要是这次有属于那些20世纪,充满着鲜艳招牌和霓虹灯的街景在窗外相伴,有气泡多到似乎就能还原在别的地方见到分形时的激动的汽水,听着来自那个年代的音乐...

幻想与哀悼的堆砌。

分形狂魔的日常

尤里卡农的《少女地狱》一曲,pv中出现了大量使用迭代函数系统制作的分形图。已经尽力冷静下来说明情况了。也许那个做pv的人只是在网上找到了一些分形素材觉得很好看就放进去了,而并不知道什么是分形。

现在真的应该原有观念在一点点崩塌,也许分形的小众程度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厉害,只是因为没有一个像样的群体(但国内的分形艺术相关网站还在就好)

真的无法接受这一切,只能用这些瞎编出来的解释以及现实中待办的工作,颤抖的笔触来倾覆这份亢奋。

早知道就不该在正事没做完的情况下,跟别人交流起不相关的话题。但预防这种亢奋,依靠不接收任何信息完全就是不可能的。

唯一有用的方法,也差不多就是像网站里别的那些人一样...

尤里卡农的《少女地狱》一曲,pv中出现了大量使用迭代函数系统制作的分形图。已经尽力冷静下来说明情况了。也许那个做pv的人只是在网上找到了一些分形素材觉得很好看就放进去了,而并不知道什么是分形。

现在真的应该原有观念在一点点崩塌,也许分形的小众程度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厉害,只是因为没有一个像样的群体(但国内的分形艺术相关网站还在就好)

真的无法接受这一切,只能用这些瞎编出来的解释以及现实中待办的工作,颤抖的笔触来倾覆这份亢奋。

早知道就不该在正事没做完的情况下,跟别人交流起不相关的话题。但预防这种亢奋,依靠不接收任何信息完全就是不可能的。

唯一有用的方法,也差不多就是像网站里别的那些人一样,离分形远一点,然后就不再有这些像我在B站动态和LOFTER子博里发的动态中呈现的苦乐,如果这样的危险行为让自己最终不再喜欢它/对它麻木,那就找个大众点的爱好,这样如果看到和那些爱好有关的东西,也不会太亢奋。

实在不行,那就想想看,可能就是时常慰藉自己的砖墙对面,就有一个人,因为现今所处,或是成长的精神环境的缘故,已经失去了感知任何情绪的能力。

自己还有脸说很亢奋吗?

分形狂魔的日常

看到有人分享Mandelbulb3D的优质中文教程,出现于实体书上。因为激动,一下子有些无法处理眼前发生的一切,也没法用便于理解的语言说明,幸好也应该不会有人骂我“不说人话”之类的。这些动态都没有人看,此时成了一种好处。

看到有人分享Mandelbulb3D的优质中文教程,出现于实体书上。因为激动,一下子有些无法处理眼前发生的一切,也没法用便于理解的语言说明,幸好也应该不会有人骂我“不说人话”之类的。这些动态都没有人看,此时成了一种好处。

分形狂魔的日常
分形狂魔的日常
我的作品制作过程视频下面为什么...

我的作品制作过程视频下面为什么会推荐这些?

我的作品制作过程视频下面为什么会推荐这些?

分形狂魔的日常
每次刚开始渲染的时候,进度条里...

每次刚开始渲染的时候,进度条里的预计时间总是会比实际要长很多很多。

就是因为我没有任何波折的经历,没有对于分形本身的过多思考,也一直傻乎乎地想要给别人介绍分形艺术,见到分形就非常激动,从来都不会沉下心来,所以就连破图也做得这么烂...

每次刚开始渲染的时候,进度条里的预计时间总是会比实际要长很多很多。

就是因为我没有任何波折的经历,没有对于分形本身的过多思考,也一直傻乎乎地想要给别人介绍分形艺术,见到分形就非常激动,从来都不会沉下心来,所以就连破图也做得这么烂...

分形狂魔的日常

其实将要完成的那幅作品,我自己联想到的是一枚连接流动梦境与破碎现实的邮票,然后就取了个很长的英文名。有一点点希望可以知道你们别人对这种画面会有什么联想。

其实将要完成的那幅作品,我自己联想到的是一枚连接流动梦境与破碎现实的邮票,然后就取了个很长的英文名。有一点点希望可以知道你们别人对这种画面会有什么联想。

分形狂魔的日常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kz411b7DF

啊啊,开头的画面是分形!!!!!!!!为什么最近一直一直看见分形啊,我都开始对分形在国内的稀有度生疑了大晚上让人这么激动真的好吗??????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kz411b7DF

啊啊,开头的画面是分形!!!!!!!!为什么最近一直一直看见分形啊,我都开始对分形在国内的稀有度生疑了大晚上让人这么激动真的好吗??????

分形狂魔的日常
上一个完成UF作品已经是上个月...

上一个完成UF作品已经是上个月的事情了吧...?这个是断断续续做的,不过不是因为没精力,而是没有时间。

感觉能够完成还是比较不容易的,虽然质量很差。照样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名字。

看到别人在网络上分享宣泄自己的心情,而我只分享的是自己在分形坑内的日常,但其实这样做照样也不能保证自己完全不会被别有用心的人盯上。

反正话摆在这里。

上一个完成UF作品已经是上个月的事情了吧...?这个是断断续续做的,不过不是因为没精力,而是没有时间。

感觉能够完成还是比较不容易的,虽然质量很差。照样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名字。

看到别人在网络上分享宣泄自己的心情,而我只分享的是自己在分形坑内的日常,但其实这样做照样也不能保证自己完全不会被别有用心的人盯上。

反正话摆在这里。

分形狂魔的日常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zMTA2MDk1NA==&mid=2247487755&idx=1&sn=9a129268da46558cf428872450e21c5c&chksm=fa4910becd3e99a8589a08edd542f4c0dc4702af1a8648775b72b1f25357c37aaa644406b17e&mpshare=1&scene=23&srcid=&sharer_sharetime=1586674829159&sharer_shareid=81...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zMTA2MDk1NA==&mid=2247487755&idx=1&sn=9a129268da46558cf428872450e21c5c&chksm=fa4910becd3e99a8589a08edd542f4c0dc4702af1a8648775b72b1f25357c37aaa644406b17e&mpshare=1&scene=23&srcid=&sharer_sharetime=1586674829159&sharer_shareid=8138eea29c24264bfb39b55aaa7a7926#rd

逝者安息。

分形狂魔的日常
分形狂魔的日常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MT4y157Nf

最后那张分形图目测是一个Mandelbrot集放大的图像,其公式应该是z^3+c,与普通的M集(z^2+c)有一些不同。配色使用的是Ultra Fractal的默认配色,还是比较好看的。尽管很多分形图都很难猜出它使用的是何种公式,但是依照这张图中一些与这个集合整体相似的局部来看,还是可以猜得到的。 (虽然最近没做图但还要发个动态证明死猫还活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MT4y157Nf

最后那张分形图目测是一个Mandelbrot集放大的图像,其公式应该是z^3+c,与普通的M集(z^2+c)有一些不同。配色使用的是Ultra Fractal的默认配色,还是比较好看的。尽管很多分形图都很难猜出它使用的是何种公式,但是依照这张图中一些与这个集合整体相似的局部来看,还是可以猜得到的。 (虽然最近没做图但还要发个动态证明死猫还活着)

分形狂魔的日常
好像有个奇怪的人注意到了我的瞎...

好像有个奇怪的人注意到了我的瞎bb!

好像有个奇怪的人注意到了我的瞎bb!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