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

607浏览    55参与
格林鹿系统Grindeer

冷知识:有病与恶臭不冲突

*侵tag致歉,想骂烂人。


是病人,不代表不是烂人,不代表所有恶心人的恶臭事都可以当不存在,更不代表一切都不怪你。你猜怎么着,确实都怪你,而且没有人会原谅你,想不到吧。你有病归有病,不影响你该死啊:D

希望你有明确的自我认知,该死的人一直是你,你应该活在牢笼中,而不是被放出来咬人。


冷知识。


患有DID或任何其他心理/精神疾病,不代表仍和层面上的被豁免。

拥有疾病诊断书,不代表拥有一张逃避的票。


有病,所代表的是,有社会性的缺陷,因为生理或心理原因,无法进行正常社交或工作,感到临床意义上的痛苦。


但,有缺陷,不代表不需要进行正常工作或社交,痛苦,不代表别人要照...

*侵tag致歉,想骂烂人。


是病人,不代表不是烂人,不代表所有恶心人的恶臭事都可以当不存在,更不代表一切都不怪你。你猜怎么着,确实都怪你,而且没有人会原谅你,想不到吧。你有病归有病,不影响你该死啊:D

希望你有明确的自我认知,该死的人一直是你,你应该活在牢笼中,而不是被放出来咬人。


冷知识。


患有DID或任何其他心理/精神疾病,不代表仍和层面上的被豁免。

拥有疾病诊断书,不代表拥有一张逃避的票。


有病,所代表的是,有社会性的缺陷,因为生理或心理原因,无法进行正常社交或工作,感到临床意义上的痛苦。


但,有缺陷,不代表不需要进行正常工作或社交,痛苦,不代表别人要照顾你或谦让你。


不论你有怎样的病,你仍然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社会义务。即使,如果神智不清的犯罪,可以有一定程度上的减刑,或是精神长期不正常,也有不管在监狱里关在精神病院的特权,但该关的还是得关,该罚的还是得罚。不论如何,任何人都不会因精神疾病而得到豁免。


因此,郑重的科普,与其妄想利用精神疾病逃脱法律责任,不如换个国籍逃到他乡,与其以精神疾病为噱头回避社会义务,不如厚点脸皮光明正大的承认自己是烂人


有病,不是做烂人的理由。

有病,更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值得骄傲的是,有病,却依然承着痛苦,艰难的向前走,艰难的正常社交、工作、学习。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因此,许多病人即使不能做到正常生活,也值得骄傲,因为他们正努力的活着。

身处泥潭,爬不出来不是你的错,只要挣扎过、努力过,便足够璀璨。

但那些被人托举在泥面上,不但不感谢那无数只为ta承起重量的手,还一心只想把其他人拖下水,踩进泥里的人,是愚蠢而不自知的烂人。他们看不见美丽的天空,眼里永远只有烂泥和恶臭,自身也只是烂泥罢了。


莲花不因淤泥而失色,但淤泥更是不可能会因莲花而变得芳香。


其他人不要对号入坐,说的是谁谁心里很清楚。


格林鹿系统Grindeer

DID与诈病

日安。

我想基于我所看到的一些现象进行一个讨论。

事先声明,此讨论的目的是为表达我个人(以及系统内成员),针对一些广泛现象的观点与想法,不是针对任何个体或特点时间的批判或异议,因此,如有不同意见欢迎来讨论,且若我的措辞有学术性错误,或者会冒犯到的话,请告诉我,我很乐意进行更改。

⚠️注意,内容也许有可能引起应激的成分,其中有基于:诈病,DID存在,心理疾病,创伤,和一些恶心人的言论和现象。


我把我的观点分为了以下四个部分:

1.诈病

2.DID与诈病

3.为什么我们不该讨论

4.心理,精神疾病的意义

5.题外话


1)诈病

什么是诈病?

DSM5中给到的官方定义是......

日安。

我想基于我所看到的一些现象进行一个讨论。

事先声明,此讨论的目的是为表达我个人(以及系统内成员),针对一些广泛现象的观点与想法,不是针对任何个体或特点时间的批判或异议,因此,如有不同意见欢迎来讨论,且若我的措辞有学术性错误,或者会冒犯到的话,请告诉我,我很乐意进行更改。

⚠️注意,内容也许有可能引起应激的成分,其中有基于:诈病,DID存在,心理疾病,创伤,和一些恶心人的言论和现象。


我把我的观点分为了以下四个部分:

1.诈病

2.DID与诈病

3.为什么我们不该讨论

4.心理,精神疾病的意义

5.题外话


1)诈病

什么是诈病?

DSM5中给到的官方定义是:由于外部动机,如逃避责任,获得经济补偿等,故意制造虚假或夸大的躯体或心理症状。通俗意义上来讲,就是客观没病,主观也知道没病,但为了获取外部利益,而故意装病。

那么首先,这通常属于一个违法行为,因为不论是造假逃避刑事责任,还是欺诈来获得金钱利益,都属于违法行为。但,注意⚠️,其中的违法成分在于,逃避刑事责任和经济诈骗,而不是诈病本身。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单纯装病,那么是不违法的,但如果ta装病来伤害到了你或你的利益,那么你就有权利选择上诉告ta。

但不论是否违法,是否直接侵害到你或你所在的社群的权益,这都毫无疑问是一个道德上令人不齿的行为,因此,即使你不能告ta,你也有充分理由可以骂ta。

-

但是。

在此我想讨论一下装病的另一种形式,也就是客观上没病,但当事人主观上不知道没病,因为内部原因的“装病”。其实这并不能算在“装”,因为这并不是主观故意的行为,而可能是由妄想、表演型/戏剧型人格障碍、认同/认知错误等引起的。那么在此基础上,这个人通常确实有病,只是有的并不是ta所说的或是所认为的病。

我想要表达的是,在此条件下,我认为在不受直接权益冲突的情况下,我们应尽量不干涉。若有冲突,例如ta的所作所为伤害到了个体或个体所在的社群,我们应该针对其行为本身就行讨论和批判,而不是针对其虚假疾病


2)DID与诈病

我所观察到的现象是,在DID社群中,或是在社群外针对DID的讨论中,讨论个体是否“真正”患有DID的占比远高于其他心理/精神疾病,而在针对心理/精神疾病的讨论中,讨论个体是否“真正”患有心理/精神疾病又远高于其他躯体疾病。

为什么,明明我们不会去随意质疑医生判断一个人是否骨折,却无数次质疑一个人的抑郁诊断呢?因为心理疾病仍受到歧视,我们还没有真正普及心理疾病。而在众多心理疾病中,极为复杂的DID更是受到更多歧视。

至今,仍有专业心理/精神科医生,认为,DID是虚构疾病。

荒诞,离谱,但现实。

因此,我想表达的是,仅有极少数的人有权利有资格肯定一个个体是否患有DID,其中包括部分专业医生,和患者本人。而能够否定一个个体是否患有DID,则更加苛刻,基本上,除非你有非常确切的证据,例如长期的脑部CT(这有时都不一定可靠),不然,你不会知道这个人的脑子里究竟有些什么,更没有资格进行判定

-

DID是个很特殊的社群,由于各类影视作品所表现的离谱形象,和大众对于疾病相关知识的贫乏,DID经常受到各类误解。以至于,有不知情人士会发表类似“我希望得病”的离谱言论。我相信这对于大部分患有DID的系统而言都是非常冒犯的,类似于,让我困扰和痛苦的事情竟被无知的人无知的渴望着,会有自己的痛苦被无视,被忽略的感觉。因此,DID不但比其他疾病更加容易被质疑真实性,而DID社群内部也同时更为方案装病人士。我充分了解这一心态,并明白被刻意模仿会对DID系统造成极大的伤害。


3)为什么我们不该讨论

除了上述,要进行判定所需的,及其苛刻的必要条件外,我们为什么同样不该针对疾病真实性进行讨论呢?首先,通常,我们很难判断一个个体“装病”就是“由于外在因素而主观故意诈病”,还是“由妄想、表演型/戏剧型人格障碍、认同/认知错误等引起,非主观故意诈病”。

当然,如果你有足够的证据证明,ta就是骗钱,或者ta就是逃罪,那么我不但赞同你尽情讨论、批判、骂ta,我甚至支持你告ta。

然而,若非如此,在你或你所在的社群没有收到直接伤害的情况下,我提倡不干涉的态度。因为:

A.ta很大概率有病

B.这样的质疑容易制造不良氛围,加剧对于心理疾病的误解和负面影响

C.除了容易带节奏,也容易被带节奏

D.关你屁事

-

我举一个我在一个DID患者视频下看到的言论吧,有人说,这位患者并没有患有DID,而是其主治医生为了帮助其正常生活而欺骗ta,告诉ta,ta有DID,以此来帮助治疗。

?????????

就算,这说的,完全是100%真相。

你都知道是辅助治疗了,你还来说个屁???你跟ta有八辈子仇没报,ta正常生活了你就活不下去是吗???why???why?????

-

因此,有些情况下,即使,即使,即使,在质疑完全合理且正确且有充分的证据的情况下,也不该随意提出质疑,因为心理疾病是如此复杂,非常容易对一个个体造成不可计量的伤害,更加不提网络世界现在遍布的恶意和网暴行为了。何必呢?


4)心理,精神疾病的意义

几乎,所有心理疾病的诊断标准上,都有一条是:“具有临床意义上的痛苦,或导致社交、职业或其他功能上的损害”。由此,我想引入我所认为的心理疾病的存在意义,我认为:每一项疾病的命名和定义,都是为了更好的认知人所面临的困难,由此达成终极目的,更好地生活。因此,我认为,比起争论一个人是否真的患某一疾病,我们更应该考虑,ta如何能够更好地生活,我们如何能够更好地生活,而不是为了贴标签而贴标签。诊断,是为了治病,不是拿着诊断书就像拿到了清北报送或是十亿支票一样,所以纯错的贴标签摘标签完全没有意义。

如果一个体的错误认知能够使其更好地生存,那错误就错误了,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都应该为了更好的活着而前进。


5)题外话

如果患有DID的系统能够完全治愈PTSD以及其他共病,或是在极少的情况下才会出现闪回,或解离和转换能够充分控制,达到正常生活不受影响的状态时,这个健康的系统还算是患有DID吗?也许那时,就不是“患有DID的系统”,而是“曾患有DID的健康系统”了呢。


格林鹿系统全体成员敬上。


裘晟羽Kyna

薇生。

我住在一个白色的小房子里。房子白色的小门上挂着白色的小小的牌子,这洁白房子里唯一的异端,便是牌子上黑色的“薇薇”字样。于是所有人都叫我薇薇。


我只有妈妈,我的妈妈叫塞西莉娅。


只有妈妈也就够了。妈妈曾是年轻的博士,研究一种难以治愈的病,却在我6岁时为照顾我抛下了事业。她真的很厉害,也是真的很爱我啊。保姆和妈妈都这样告诉我。


我当然也如此觉得。


作为她的女儿,我却是不堪的,因为我犯了万死而不足惜,但在她这里似乎就可以受到理解的罪过,因为我对她产生了爱情。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太能记清了。也许是在她辞职后带着我搬家那天,她脱下白大褂,而换上了更为洁白的一袭长裙,笑盈盈...

我住在一个白色的小房子里。房子白色的小门上挂着白色的小小的牌子,这洁白房子里唯一的异端,便是牌子上黑色的“薇薇”字样。于是所有人都叫我薇薇。


我只有妈妈,我的妈妈叫塞西莉娅。


只有妈妈也就够了。妈妈曾是年轻的博士,研究一种难以治愈的病,却在我6岁时为照顾我抛下了事业。她真的很厉害,也是真的很爱我啊。保姆和妈妈都这样告诉我。


我当然也如此觉得。


作为她的女儿,我却是不堪的,因为我犯了万死而不足惜,但在她这里似乎就可以受到理解的罪过,因为我对她产生了爱情。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太能记清了。也许是在她辞职后带着我搬家那天,她脱下白大褂,而换上了更为洁白的一袭长裙,笑盈盈地,牵着我来到这个同样洁白的小房子里。妈妈,真好看啊,当时的我不由得想,现在的我也深以为然。


这份错乱的感情也许更早就开始了,而我那时才意识到?


不太能记清了。6岁以前的记忆似乎都很模糊,至少也是很错乱的了。我便干脆不去管。


我对妈妈的感情覆水难收,甚至于只是看着她,心中就生出千汹万涌,将我高低翻卷得头脑昏胀充血,而失去起码的判断能力了吧,竟然希冀着自己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但一想到若是如此,她也随时都可以抛下我,潮涌落下,我又狠狠摔在冰冷的地面上。


我患得患失,失了魂似的随这日子过。妈妈当然一早便发觉了我的消沉,但这如何能向她倾诉?我连保姆都小心地瞒着,生怕这丑恶暴露于妈妈这白色的小房子里,污了妈妈的白裙子。


妈妈应是很爱白色的。我也是。


但保姆不止一位,而有男有女。


其中一位戴眼镜的女士,人看着年纪轻轻,却颇有些严肃与犀利,做事很是利落。


我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就忧心于自己这肮脏的秘密了。保姆也都身着白衣,独她眼前架着的镜框是红色的,纤细的突兀啊,无时无刻不在宣告着我这心思的昭然若揭。


那位女士会同旁的保姆一般不时来白房子里看我一眼,与我说说话,她的言语不过更直白些,一边还无休止地将小房子收拾利落,利落到配得上它的洁白,无节制地为我错乱搭着的紧绷神经上弦。


所以她的犹疑与试探会极明显。所以我终于号啕大哭,比起辩白更像供认不讳。


太多人陆陆续续来安慰我了,多得令人不安。我当时只想见到妈妈,却又不希望她见到被围在人群外的那位坦率的女士。


后续如何,不太能记清了。好在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面前有这么多人,坏在我时至今日,再没见过那位女士。担心她是否失去了工作,愧于妈妈这段时间一直因我的不振而笑颜缺缺,我决心并做到控制好情绪了。毕竟,她笑起来那么好看。


也许还发生了其他乱七八糟的事作为部分原因吧,不太能记清了。我便干脆不去管。


其他保姆数十年来如一日,依旧工作,不时来与我们说说话。


我晚上总能在妈妈的柔声细语中安然入睡,她小小的藤椅常年摆在我的床头,几月前才移走,因她狠狠摔了一跤,人也年纪大了,我就教一位保姆拿了轮椅来。


我年纪也大了啊。


现在妈妈坐着轮椅,在床头对我笑。


妈妈,真好看啊。


不知有没有害了感冒的缘故?我不自觉喃喃道,道出多年来压在心里,从没敢诉说的爱意中的第一句。妈妈嗔怪,但笑容未却,我也笑了。


从前您说自己年纪大了,身体不行时,我还怪您。现在倒好,我也这么轻易地病倒了。


没待妈妈回应,一位保姆依旧来看我们睡了没有。她教我睡吧,我应声,她便推门闪出去,出门前的一瞬,她有点令我忆起一位坦率的女士来。我对那位女士某次出门前一句不着边际的叹息印象颇深。


好在你妈妈是真的有钱。


现在想来,她说的便是从我的角度也无何问题。如果妈妈不是这么有钱,她就总有一天要抛下我去工作。我早已习惯有深爱的人日夜相伴,贪婪被满足惯了,轻轻松松就能将我吞噬。


我对她是寸步不离的,她坐轮椅我都从不许别人推着她。


而且说来可笑,我到现在还没问过妈妈我是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却又记挂着这个幼稚得可怜的问题。


但妈妈突然顺利地站起来了,我看着她的面貌迅速地变年轻,马上就变成当时使我身陷囹圄却又甘之如饴的样子。


我也已经不自觉地起身想去她那里。


她好像被我吓到了,转身跑向一辆车,跑向车,跑向车底。她洁白的裙摆不知何时爬满了潮湿的红。


我心中一急,忙下床去追,却不知踩上了被单还是她潮湿的裙摆,栽倒在她空荡荡的轮椅上。


妈妈,您要去哪……


你会抛下我吗?为什么?


……塞西莉娅!


……


塞西莉娅曾属研究院名下的精神病院,走廊里轮椅滑动的声音细微不可闻。


打着吊水的针错乱地动。


冰冷的地面上,红色潮湿地蔓上白色的被单。

格林鹿系统Grindeer

分享网站

分享两个别人分享给我的网站

https://plurality-hub.carrd.co/#directory

这个是一个系统制作的

https://kinhost.org/Main/HomePage

这是一个社群

这两个都是主要关注在系统的概念里,可能不一定是完全针对DID但有很多帮助生活的经验谈和问答。

分享两个别人分享给我的网站

https://plurality-hub.carrd.co/#directory

这个是一个系统制作的

https://kinhost.org/Main/HomePage

这是一个社群

这两个都是主要关注在系统的概念里,可能不一定是完全针对DID但有很多帮助生活的经验谈和问答。

格林鹿系统Grindeer

系统里太多女孩子的致命难题!

购物车超数!

但一条裙子都不能删!

但也没钱买!

好气!

系统里太多女孩子的致命难题!

购物车超数!

但一条裙子都不能删!

但也没钱买!

好气!

格林鹿系统Grindeer

缩略词

原网址链接:https://did-research.org/home/glossary

标题:缩略词

发布/更新时间:2022.01.30

说明:如果各位有什么推荐的格式,或者是任何改善观感/美观性的建议,请务必告诉我,谢谢。祝心情美好。

警告⚠️:文中提及创伤,虐待。


ANP:Apparently Normal Part,结构分离理论中显示阴性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的部分

APA: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美国精神医学学会

BP:Bipolar Disorder,双相情感障碍/躁郁症

BPD:Borderline Personality...

原网址链接:https://did-research.org/home/glossary

标题:缩略词

发布/更新时间:2022.01.30

说明:如果各位有什么推荐的格式,或者是任何改善观感/美观性的建议,请务必告诉我,谢谢。祝心情美好。

警告⚠️:文中提及创伤,虐待。


ANP:Apparently Normal Part,结构分离理论中显示阴性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的部分

APA: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美国精神医学学会

BP:Bipolar Disorder,双相情感障碍/躁郁症

BPD: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边缘型人格障碍

CBT: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认知行为疗法

C-PTSD:Complex 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复杂创伤后应激障碍

DESNOS:Disorder of Extreme Stress Not Otherwise Specified,非典型极端压力障碍

DA:Dissociative Amnesia,分离性/解离性失忆症

DBT: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辩证行为疗法

DD:Dissociative Disorder,分离性障碍

DDNOS:Dissociative Disorder Not Otherwise Specified,非典型性分离障碍,在DSM-5中被改为OSDD

DID: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曾被称为MPD多重人格障碍

DPDR:Depersonalization / Derealization Disorder,人格解体 / 现实解体

DSM-5: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5th Edition,美国精神医学学会出版的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

EMDR: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眼动脱敏与再加工疗法

EP:Emotional Part,结构分离理论中显示阳性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的部分

HT:Human Trafficking,人口贩卖

ICD-11: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11,世界卫生组织出版的国际疾病分类第11版

ISSTD: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the Study of Trauma and Dissociation,国际创伤与分离研究学会

ISTSS: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Traumatic Stress Studies,国际创伤应激研究学会

MPD: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多重人格障碍,现在被称为DID

NIS:Neutral Identity State,中立身份状态(这个我可能不太理解)

OCD: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强迫症

OSDD:Other Specified Dissociative Disorder,非典型性分离障碍,曾被称为DDNOS

PNES:Psychogenic Non-Epileptic Seizures,心因性非癫痫性发作

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创伤后应激障碍

RA:Ritual or Religious Abuse,宗教性/仪式性虐待

SRA:Satanic or Sadistic Ritual Abuse,撒旦仪式性虐待/施虐仪式性虐待

SA/CSA/CoCSA:Sexual Abuse/Childhood Sexual Abuse/Child on Child Sexual Abuse,性虐待,儿童性虐待,儿童对儿童性虐待

TIS:Trauma-Related Identity State,创伤相关身份状态

UDD:Unspecified Dissociative Disorder,未特定的分离障碍

WHO: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世界卫生组织


格林鹿系统Grindeer

错误与误解3、4

原网址链接:https://did-research.org/did/myths

标题:错误与误解(之三、四)

发布/更新时间:2022.01.30

说明:删减了文内引用,没有删减内容。文中“DID患者”多代指不知情主人格。如果各位有什么推荐的格式,或者是任何改善观感/美观性的建议,请务必告诉我,谢谢。祝一切顺利。

警告⚠️:文中有将DID系统称作患有DID的个体,意为患有DID的生物意义上的生命个体,没有否认人格存在的意思。每一个人格都是独立存在的个体,每一个人格都同样重要,这是毋庸置疑的。


误解3:

患有DID的个体(主人格)不会意识到他们拥有多个人格。


事实3:...

原网址链接:https://did-research.org/did/myths

标题:错误与误解(之三、四)

发布/更新时间:2022.01.30

说明:删减了文内引用,没有删减内容。文中“DID患者”多代指不知情主人格。如果各位有什么推荐的格式,或者是任何改善观感/美观性的建议,请务必告诉我,谢谢。祝一切顺利。

警告⚠️:文中有将DID系统称作患有DID的个体,意为患有DID的生物意义上的生命个体,没有否认人格存在的意思。每一个人格都是独立存在的个体,每一个人格都同样重要,这是毋庸置疑的。


误解3:

患有DID的个体(主人格)不会意识到他们拥有多个人格。


事实3:

DID患者意识到自己的其他人格,听到人格之间进行交流,并了解人格的一些活动是很常见的。许多DID患者从孩提时代就意识到了其他人格的存在。他们可能觉得他们体内有着其他人,或是认识其他人格,但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他们可能可能忽视、遗忘或是拒绝这项认知,因为他们意识到拥有多个人格是“不正常的”。许多拥有DID的患者能够意识到他们的记忆是不可靠的,例如他们可能会重复做已经做完了的事情,并且他们时常会有非常不符合自己个性的举动,且无法自主停止或控制自己的行为。对于DID患者而言,听到另一人格的声音但并不理解声音的来源和意图,或是认为这声音是精神错乱的迹象,是极其常见的。有时,DID患者会根据他们对DID越来越多的相关信息,得到他们有DID的结论。当然,被诊断有DID的患者会意识到他们患有DID。


误解4:

DID患者(主人格)不知道自己的其他人格做了什么,也无法与其他人格沟通。


事实4:

虽然患有DID的个体经历一定程度上的身份间失忆症,但许多患者(主人格)可以与别的人格一同保持意识共存。意识共存,是指当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格,同时保持对彼此或对外部世界的意识。关于内部沟通交流方面,95%的DID患者记述能够听到孩子的声音,90%的DID患者记述能够听到迫害者的声音,89%记述能够听到争论的声音,95%记述能够听到对自己的生活的评论的声音。少数情况下,有DID患者还能够真正看到、或是听到他们人格的投射在外部世界(我猜测是类似幻视幻听)。以上所有都表明了人格之间潜在的沟通方式和交流能力。许多DID患者可以直接或是可以通过学习的方式与人格在内部对话,这一过程可能表现为“听到”其他人格在内部的投射,“感受”到其他人格想要传递的大致信息,或是“经历”不源于自己的,感觉与自己不符的想法(实质为其他人格的想法)。一些DID患者可以在内部投射(内部世界/里世界)中“看见”或“听见”其他人格。对于内部交流不通畅或是有困难的DID系统而言,也可以通过留便签/纸条,向信任的第三方留言(如咨询师、治疗师、医生)或是写日记,与人格进行交流。


患有OSDD-1(非典型身份识别障碍1类亚型)的个体通常不会对其他人格的作为产生身份间失忆症。这是DID和OSDD-1之间潜在的定义差异之一(这里其实主要说的是OSDD-1b)。


格林鹿系统Grindeer

关于家庭

不幸的是,只有当你把自己剥离开来,远远的观望,才会觉得不对劲,才会意识到言语间,一点一点叠加的错误。

不幸的是,只有当你把自己剥离开来,远远的观望,才会觉得不对劲,才会意识到言语间,一点一点叠加的错误。

格林鹿系统Grindeer

错误与误解2

原网址链接:https://did-research.org/did/myths

标题:错误与误解(之二)

发布/更新时间:2022.01.30

说明:翻译过程当中想要补充说明的太多了,很多括号看起来比较杂乱,所以更改了一些原文的格式和话语顺序,删减了文内引用,没有删减内容。如果各位有什么推荐的格式,或者是任何改善观感/美观性的建议,请务必告诉我,谢谢。祝身体健康。

警告⚠️:文中多次将DID系统称作患有DID的个体,意为患有DID的生物意义上的生命个体,没有否认人格存在的意思。每一个人格都是独立存在的个体,每一个人格都同样重要,这是毋庸置疑的。


误解2:

人格只是自我状态/有...

原网址链接:https://did-research.org/did/myths

标题:错误与误解(之二)

发布/更新时间:2022.01.30

说明:翻译过程当中想要补充说明的太多了,很多括号看起来比较杂乱,所以更改了一些原文的格式和话语顺序,删减了文内引用,没有删减内容。如果各位有什么推荐的格式,或者是任何改善观感/美观性的建议,请务必告诉我,谢谢。祝身体健康。

警告⚠️:文中多次将DID系统称作患有DID的个体,意为患有DID的生物意义上的生命个体,没有否认人格存在的意思。每一个人格都是独立存在的个体,每一个人格都同样重要,这是毋庸置疑的。


误解2:

人格只是自我状态/有名字的情绪状态/幻想伙伴。


事实2:

人格是分离的自我身份认同状态,可以被高度区分。他们可以有独特的名字、年龄、性别认同、性取向、记忆、技能、能力,以及观察世界和与世界互动的方式。人格能够视自己为不同的物种或是不同的种族、民族的成员。他们可能与别个人格有不同的心理障碍、生理标志,以及对于刺激的不同反应,包括不同的视觉灵敏度、药物反应、过敏反应、糖尿病患的血糖水平、心率、血压、皮肤电反应、肌肉张力、偏侧性、免疫功能、脑电图、诱发电位规律、功能性磁共振成像的激活表现,以及大脑激活区域和局部血流量,利用单光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扫描技术和正电子放射断层造影术检测(我不知道翻没翻对因为我对此一无所知,这俩分别是single photon emission computed tomography和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这可能是因为很多生理功能和一个人的精神状态、神经功能和荷尔蒙/激素是高度相关的。


没有人可以选择拥有人格,或是选择拥有怎样的人格。人格的产生是完全无意识的,是思想、记忆、情感、学到的行为、特性等类似事物,没有能够成功整合的产物。这与幻想的过程十分不同。时常创造人物或写作故事的个体,可能有时会感觉自己不完全在有意识地决定,在多个场景下,他们所创造的人物的行动,或是能够想象与这些人物进行对话。然而,这仍然与人格进行独立行动不同(那一般与幻想伙伴或是tulpa相关)。大多数人格拥有他们自己的自我身份认知。虽然一个人格也许能够强行从另一人格手中夺回身体控制权,但他们不能够控制另一人格。同样,对于患有DID的系统而言,人格之间总有一定程度上的身份间失忆症。


即使如此,必须要被注意的是,人格们不是完全独立的人。患有DID的个体仍旧只有一个大脑,一个身体。人格之间的分离屏障不是物理意义、现实意义上的屏障,知识、记忆、技能、偏好和特质是有可能透过这些屏障传递的(每个个例情况都不一样,视具体情况而定)。同样,由于潜在的共同基本因素,很多人格之间可能拥有许多共同点。治疗DID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正是帮助患者认识到,一个系统中存在的所有人格都经历了相同的创伤,所有人格都需要为身体所做的一切行为负责,所有人格的意见和需求都同样重要,并且所有人格必须共同努力才能运作并向前前进。


个人补充:合作很难,沟通很难,但自我欺骗、沉浸在否认和拒绝里,我们将停滞不前,甚至无法存活。

格林鹿系统Grindeer

错误与误解1

原网址链接:https://did-research.org/did/myths

标题:错误与误解(之一)

发布/更新时间:2022.01.30

说明:翻译过程当中想要补充说明的太多了,很多括号看起来比较杂乱,所以更改了一些原文的格式和话语顺序,删减了文内引用,没有删减内容。如果各位有什么推荐的格式,或者是任何改善观感/美观性的建议,请务必告诉我,谢谢。祝生活愉快。

警告⚠️:文中提及创伤、心理疾病,文末提及自杀(如果有需要特定删减版朋友可以告诉我,我可以改一下私你)。且文中多次将DID系统称作患有DID的个体,意为患有DID的生物意义上的生命个体,没有否认人格存在的意思。每一个人格都...

原网址链接:https://did-research.org/did/myths

标题:错误与误解(之一)

发布/更新时间:2022.01.30

说明:翻译过程当中想要补充说明的太多了,很多括号看起来比较杂乱,所以更改了一些原文的格式和话语顺序,删减了文内引用,没有删减内容。如果各位有什么推荐的格式,或者是任何改善观感/美观性的建议,请务必告诉我,谢谢。祝生活愉快。

警告⚠️:文中提及创伤、心理疾病,文末提及自杀(如果有需要特定删减版朋友可以告诉我,我可以改一下私你)。且文中多次将DID系统称作患有DID的个体,意为患有DID的生物意义上的生命个体,没有否认人格存在的意思。每一个人格都是独立存在的个体,每一个人格都同样重要,这是毋庸置疑的。


误解1:

DID(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只是关于拥有多个人格。


事实1:

DID的特质是拥有多个分离性身份(人格/alters),这一特质是由于儿童时期的长期创伤所导致的。导致的部分分离。虽然“拥有多重人格”是这种疾病最广为人知的症状,但这并不是唯一的,甚至不一定是DID的主要症状。由于DID是创伤的产物,它与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和复杂创伤后应激障碍(C-PTSD)高度共病(非常有可能同时出现),同时记忆闪回、情感麻木、噩梦、情绪失调和悲观情绪在DID例案中也非常常见。患有DID的个体通常也会有的其他共病障碍包括:情绪障碍(如重性抑郁症)、焦虑障碍(如社交焦虑障碍)、人格障碍(如边缘人格障碍/BPD)、进食障碍(如神经性厌食症),或转化障碍。


此外,DID还包括一系列的分离障碍与分离症状。身份的转化与改变解释了人格的存在,分离性失忆解释了个体对自己创伤历史的不了解,以及人格之间的记忆不相通(身份间失忆症)。DID还涉及:高度的身份认同混淆——不确定自己是谁/或某一身份是谁;人格解体——感到与自身各方面脱节,包括情感、思维、记忆、感官、身体、身体部分、或身份认同的脱节;现实解体——感到与周围环境脱节或感到一切都是不真实的。患有DID的个体也有可能经历:恍惚状态——表现为对于周遭环境极低的反应能力和意识;知觉失调——例如感到声音似乎来自远方;以及躯体症状——例如胃痛、头痛或因情绪压力引起的关节疼痛。DID与分离性症状密切相关,因此确诊DID后,其他分离性障碍的诊断是不必要的。


(个人注释说明:以下小结是完全是针对未确诊/或是主人格不知情的视角讲的,其中的“他们”默认是不知情主人格的代词)

患有DID的个体会经历除了身份间失忆症之外,其他更加复杂的记忆问题。他们可能会听到他们最开始所无法理解的“声音”,这些声音来自于他们的人格。他们常发现自己在做/说一些他们并没有打算做/说的事情,或者他们可能有想要以某种特定方式行动的冲动;这两种情况都可能表明另一个人格的出现,可能是另一人格取得了部分身体的控制权,或是正在向主人格/正在主导的人格映射他们的意愿。同样,患有DID的个体(主导人格)可能会有来自于其他人格的想法或感觉,因此感到这些想法或感觉不属于自己。患者(系统)的技能和能力会有波动,知识也可能会有波动。他们可能会发现自己失忆症的证据,例如拥有不熟悉的物品,或是被不认识的人打招呼。许多DID患者(不知情主人格)可能感觉自己失去理智,多数试图隐藏自己的症状,像周围人一样正常工作、学习、生活,且在沉默中挣扎。不幸的是,这并不总是能在沉默中平安度过的。超过70%以上的DID患者曾试图自杀,且自残在DID案例中也非常常见。


个人补充:在无法确诊或确认是否患有DID或任何复杂的疾病时,可以考虑先确定自身是否患有一些相关共病或相关症状。如:抑郁情绪是抑郁症的一项体现,并不算做病症,但如果确定自己有抑郁情绪的话,可以针对此症状进行改善。同理,如果无法得到DID确诊的话,可以先确定是否有人格解体、现实解体等高度相关的症状或相对不那么复杂的障碍,并针对此类症状、障碍进行改善。此外,对于在经济或法律上受迫害者监护人管制,亦或者监护人不支持看病的朋友们,可以借注意力无法集中为由,得到人格解体、现实解体相关的治疗。


阿絮
同步发在某y(小视频软件)了

同步发在某y(小视频软件)

同步发在某y(小视频软件)

阿絮

浅絮画的乐丞和幼年程叶瑾

挺可的

浅絮画的乐丞和幼年程叶瑾

挺可的

阿絮

昨晚浅絮散步的时候看见角落有鬼鬼祟祟的影子,旁边还有一大摊血迹。

走近发现居然是乐丞!!

其实是浔虚弱后变成小孩体型,乐丞陪他在“吃饭”

昨晚浅絮散步的时候看见角落有鬼鬼祟祟的影子,旁边还有一大摊血迹。

走近发现居然是乐丞!!

其实是浔虚弱后变成小孩体型,乐丞陪他在“吃饭”

阿絮
雪梨自画像 【刚剪了水母头】

雪梨自画像

【刚剪了水母头】

雪梨自画像

【刚剪了水母头】

阿絮
图配是我(乐丞)的的日常穿搭...

图配是我(乐丞)的的日常穿搭

但是自从肝到印花斗篷之后,其他几个同样玩的人格就每天印花斗草帽墨镜棉裤

我累了

图配是我(乐丞)的的日常穿搭

但是自从肝到印花斗篷之后,其他几个同样玩的人格就每天印花斗草帽墨镜棉裤

我累了

阿絮

乐丞

我虽是目前的主人格

但是疲于经营老福特

所以我会很久不更新

望诸位见谅

人格信息以及内部事宜都在扣扣上

我虽是目前的主人格

但是疲于经营老福特

所以我会很久不更新

望诸位见谅

人格信息以及内部事宜都在扣扣上

阿絮

图一

边界守护者,性别模糊,脾气暴躁,不喜欢和人打交道,拥有较强的力量,是内部做结界最厉害的人。

图二

人鱼姬,可以变成人形的蓝色小鱼,但是并没有半人半鱼的形态。族群在海边,因为贪玩到了系统的河里。

图一

边界守护者,性别模糊,脾气暴躁,不喜欢和人打交道,拥有较强的力量,是内部做结界最厉害的人。

图二

人鱼姬,可以变成人形的蓝色小鱼,但是并没有半人半鱼的形态。族群在海边,因为贪玩到了系统的河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