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182浏览    90338参与
南欧烈火集

2.18

很多事情都是注定发生的


埃比:「所以,可以想象你如果和杰一上了床,将会很后悔」

我:「那当然。我只想和自己超级喜欢的人睡觉,这种事情,肯定不可太随便啦」

我以为曾经和埃比聊到的这个话题是空中楼阁。谁知道这一晚就有所涉及呢?!


#0:30

我早料到看《未闻花名》和看《神奇宝贝》是差不多的结果,无非是两人贴到一起去,被他吻得难舍难分。然而我的冷漠过分到甚至连接吻的时候都在思考,为什么这么多次了我还没喜欢上他。

他冲动之下手掌快速从我腰间滑过时我没在意,大抵是想着寡淡如水的英国人哪里敢未经我允许干...

2.18

很多事情都是注定发生的

    

埃比:「所以,可以想象你如果和杰一上了床,将会很后悔」

我:「那当然。我只想和自己超级喜欢的人睡觉,这种事情,肯定不可太随便啦」

我以为曾经和埃比聊到的这个话题是空中楼阁。谁知道这一晚就有所涉及呢?!

  

#0:30

我早料到看《未闻花名》和看《神奇宝贝》是差不多的结果,无非是两人贴到一起去,被他吻得难舍难分。然而我的冷漠过分到甚至连接吻的时候都在思考,为什么这么多次了我还没喜欢上他。

他冲动之下手掌快速从我腰间滑过时我没在意,大抵是想着寡淡如水的英国人哪里敢未经我允许干出格的事。然而越往后我越意识到,要不是我撑着他抚摸在我脖颈处的手不放,他早就想下滑去;要不是我及时夹紧了双腿,他另一只不安分的手还说不定会探向哪里。

在意识到的那一瞬间,我算是彻底失去了要继续下去的欲望。男人前两分钟还在说自己困了,此时此刻却不知休止地喘息在我的颈窝下。

目光对上时,我依旧纹丝不动,宛若一个假人。他只是不管,一个劲吻我,也没发现我丝毫不再动弹。

“这个时间我得去睡觉了,”杰一突然说,“你想让我现在停下来吗?”

“那再见。”我连忙往上提提被他扯得很低的衣领。说实话,我很不愿意见到自己这副荡妇模样。我面露不悦,他却轻笑着,仿佛我的所有行为都可以很可爱。

“晚安。”

我话落起身,被他拽回来。

“你到底怎么了?”他认真地问我,只是我懒得回答他。他不会懂的,我对男性并存的恐惧与渴望。他也不会懂,这样的气氛直接让我回忆起和米格尔在一起时,那些近在咫尺却直击心脏的沉默。

稍微不同的是,他多点耐心,能刨根问底。

“没什么啊,我挺好。”

他终于放开了我。我拿起茶几上的胃药和手机,起身离开客厅。

“喂!你什么意思?”

我感觉自己在仓皇逃窜,还没走出客厅门就被他叫住。我本可以就这么走开,然而一向温顺的英国人这一刻突然变得陌生。就像傍晚时分,我们在日落中的聊天——我从小被家里人严厉对待。所以当对方严肃地提高音量的时候,我反射性将自己置于低人一等的地位,仿佛下一秒,我就能习惯性地低头接受教育。

“怎么,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我果然朝茶几前走了回去。他并没有发火,只是这下确实被我的行为所迷惑。

“你怎么总是这样?为什么每一次我们接吻之后就一言不发地走掉?这样我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呢?”

“我没什么想法,只是要走罢了。”

“我不理解。这样我仍然什么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说好不好?如果你不想让我就这么停下,你告诉我;或者你其实是想上床,那我们可以去床上。可是你一言不发?”

“我想你误会我了!”他的话让我没法继续装聋作哑,同时确实好笑,我就是这么随便的人吗?

男人们到底对自己哪里来的自信,认为女人都想要和自己上床?

是的,我见到米格尔第一面就喜欢上他了,在他对我“告白”之后不久就和他睡了,可我才是受害者。我的代价是付出了真心和信任被抛弃得丁点不剩,这些每讲述一遍就揭一次伤口的悲伤故事,听进杰一的耳朵里就成了我是个可以随便和人发生关系的女人吗?

“我只是不想让你更多地触摸我。”

“行。那你起码告诉我了。”

“我不善表达内心所想。”尤其是用外语。

说实话,在男女关系方面,有些话需要说一字一句明白吗?

英国人真的笨蛋。

“我知道,我懂你,所以我才想要问清楚……”

“别忘了我对男性的恐惧。”哪怕你嘴上说你明白,实际上我知道,你懂个屁。

“我知道。我没有忘。如果你想我们继续做朋友,或者是……可以接吻的那种朋友,你都要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愿。”

“嗯。”

“你怎么总是‘嗯’?”

“就是‘我知道了’的意思。”

   

#

杰一和亿万直男一样头脑简单,觉得今晚把话说开了,明早太阳升起,我们依旧是好朋友。然而,我也必须和他做朋友。同住一个屋檐下,难道还给自己树敌不成?

   

#

我还曾疑惑杰一7年没有过女朋友了,他是怎么解决生理需求的。我以为他会和渣男不一样,因为他是彬彬有礼的英国人啊。

然而,终究豁然开朗。

他说的那句我喜欢你,和米格尔当初那句话,有什么区别呢?

我在微博上看到一些人讨论:“来,说一句笑话。”

“我相信有人能真的爱我。”

南欧烈火集

2.15

毫无感情的亲密机器


#昨天

第五次了。

接吻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搬家才14天,这一个星期就已有3次,上一回是昨天。

小玥常在晚饭时同我待在客厅闲聊,但她是更喜欢宅在房间的。因此往往留下我和杰一,在饭后的时光里灭了灯,看着一集又一集的神奇宝贝。

神奇宝贝改名了,现在它叫精灵宝可梦。若不是家里的Netflix只能看全英语版的,我还不知道原来小智的英文名叫Ash,杰尼龟叫Squirtle,妙蛙种子叫Bulbasaur,小火龙Charmander的终极进化体喷火龙叫Charizard,阿柏蛇的名字Ekans就是单词snake倒过来写。

我以为名字都是音译呢,想不到英文版起名还是用...

2.15

毫无感情的亲密机器


#昨天

第五次了。

接吻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搬家才14天,这一个星期就已有3次,上一回是昨天。

小玥常在晚饭时同我待在客厅闲聊,但她是更喜欢宅在房间的。因此往往留下我和杰一,在饭后的时光里灭了灯,看着一集又一集的神奇宝贝。

神奇宝贝改名了,现在它叫精灵宝可梦。若不是家里的Netflix只能看全英语版的,我还不知道原来小智的英文名叫Ash,杰尼龟叫Squirtle,妙蛙种子叫Bulbasaur,小火龙Charmander的终极进化体喷火龙叫Charizard,阿柏蛇的名字Ekans就是单词snake倒过来写。

我以为名字都是音译呢,想不到英文版起名还是用了心的。

“天呐这……好几百个全新的单词,你们欧洲人是怎么记下来的?”

“看多了就都知道啦,哈哈。”

“每一个你都知道名字吗?”

“对呀。”

杰一的表情仿佛再说,这有什么难的。

   

#

埃比:「吸了大麻之后大概通常会很想做爱,或者接吻等等。这是我戒烟前有过的经历。说实话它很难戒掉。」

我:「我对他更喜欢不起来了。」

埃比:「为什么」

我:「吸大麻啊」

埃比:「其实很多人都吸的。」

我:「在西班牙这不是D品吗?」

埃比:「是,但要监管起来很困难。学生们都在吸。」

我:「反正我一闻就浑身难受,他俩吸的时候我总是回房间」

    

埃比:「那你会和不喜欢的人接吻吗」

我:「不喜欢也不讨厌。」

或许还是有些在意的。

    

#

后来我发现,看宝可梦和看大家平时喜欢的英剧《Sex Education》或许并没什么差别。结果无非是我被他吻了个彻底,我没太想反抗,但也从不主动索取。

作为一个同样十分想念唇间触感的人,我很乐意在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里沉默地得到自己原本想要的,同时又不让对方觉得自己在渴求。据杰一这些天的表现来看,我大可彻底抛开他对我说的“喜欢”,直接理解为他单纯想和我发生点什么。

这点我得感谢我在米格尔那里吃过的亏。

于是每次吻完,我都仿佛只是吃完了一支雪糕一样,下一秒可以若无其事地和他讨论宝可梦,或者吐槽客厅窗户漏风。不存在羞涩难言,更没有什么情深相依偎。杰一也泰然自若,仿佛接吻的人也能是朋友。

只是周四的深夜,我犯困地仰躺沙发,他伏上来亲吻,腿侧偶然间察觉的某些触感告诉我——他可能不止想要吻我。宝可梦的决斗仍在吵闹,电视是我们视线里唯一的光源。他一下比一下深入地认真吻着,我难以动情地承接,不仅考虑着以后这该怎么办,还暗自抱怨他的吻不如米格尔会勾人(也许这是因为当初我总是带着满腔爱意去吻他)。我的手自然搭在他后肩,他一路贪婪到锁骨,一切仿佛我们是一对即将行事的情侣,除了我空空的眼神。

白天,我们是相互打趣的好朋友;太阳落山后,我们摇身一变成玻璃杯在灯光下的魅影。

大门开了。希拉和乔纳斯带了几个新朋友回家。

我立即推开杰一,擦拭脸颊准备好对面人们的贴面礼。我看着他翘起一条腿好像一直很惬意地坐在沙发上,回应着其他人日常的寒暄。

谢谢室友救我于水火之中。

    

#

埃比:「行吧,虽然这不是我的事。但我劝你小心行事免得后悔。」

我:「知道了……」

  

#昨天

而今晚我们也差不太多。情人节,有对象的乔纳斯一身西装,帅气逼人地出发了。说实话他正装出现在厨房门口的那一刻我短暂心动了一下下,只不过我从不会打“有妇之夫”的主意。我和杰一面对着晚间的TV show,靠在一起时不时亲密一下又恢复正常,循环往复不觉厌倦。有点像情侣,却又不似情侣间的坦然,今天是属于我们的San Solterín。那么我便没什么不适的,只要不是令人浑身难受的男女朋友关系,什么都好商量。

电视机里综艺节目正精彩着,我打开谷歌翻译,静悄悄打字。

「你的心脏怎么跳得这么强烈?和我一样有心脏病吗?」

他接过手机,也打上一行。

「What can I say. I guess my heart is just so full of love」

之所以没翻译成中文写出来是因为怎么翻怎么肉麻。自己体会下。

我会被感动得不知所措吗?

会就怪了。

这怪得了谁,还不是要怪那个米格尔出现在了他之前。要是我真被感动了,那可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信。

M:「是你让我重新对女孩子提起了兴趣」

M:「你要分清过去与当下,你就是我的当下」

M:「我喜欢你。我是说,I love you。」

喏,以前受过的教训还刻在脑子里。

     

#今天

远在湖北的堂姐今日突然给我发了好多消息。

她说最近疫情恶劣,很多城市已经启动战时状态,担心我在欧洲并不是绝对安全,相反威胁更大。欧洲人事实上并不能隔岸观火,他们已经快火烧眉毛,只是愚蠢的西班牙人依旧不以为然地为所欲为着。她嘱咐我一定要备好充足的生存资源,以备不时之需,毕竟她这一个月来走的路一直超前而正确。

说实话我真挺感动的。我很少为亲情所动容,和父母也长年不通电话,相处方式是只需在有事时联系。如今还有一个人能在正遭受天灾人祸的时候想起我,在自己的窘境中认真分析我的处境,这我万万没想到。这位姐姐是家里长辈们口中那个从来不听话却优秀、没人拿她有办法的叛逆者,而在我看来,她只不过是拥有了庸人们不理解的超凡能力。所以,我从未像其他人那样去看待她,哪怕全家都在背地里谈论她的不是。

人很复杂呀,这一年里,印证了多少回。

     

(附:San Solterín,西班牙语情人节San Valentín的变体,来自形容词soltero“单身”,意味单身节。源自希拉在情人节前夕对自己的调侃。)


南欧烈火集

1.4

平静战术


#

“米格尔!”

“啊吓死我了!”

他走过我房门一个踉跄,我差点以为他要摔了。

我狂笑着一路走到客厅,看他绘声绘色地给洛茜欧复述刚才吓到他的事,我不振动声带却有穿透力的声音被他当成了鬼。

“不过我们好久不见了啊,还有,谢谢你帮了我!”我上前搂住他亲了一下便放开,不知是不是因为妈妈在,他显得格外拘谨和心不在焉。


#

我想起我说过回家后要送他个礼物。

如果2号下午我从西西里回来的时候他前来迎接我拥抱了我,我想它应该已经被我一时冲动送出去了吧。后来待我更平静地思考了下,我想等到19号他生日那天再决定送不送也不迟。

「...

1.4

平静战术

 

#

“米格尔!”

“啊吓死我了!”

他走过我房门一个踉跄,我差点以为他要摔了。

我狂笑着一路走到客厅,看他绘声绘色地给洛茜欧复述刚才吓到他的事,我不振动声带却有穿透力的声音被他当成了鬼。

“不过我们好久不见了啊,还有,谢谢你帮了我!”我上前搂住他亲了一下便放开,不知是不是因为妈妈在,他显得格外拘谨和心不在焉。

  

#

我想起我说过回家后要送他个礼物。

如果2号下午我从西西里回来的时候他前来迎接我拥抱了我,我想它应该已经被我一时冲动送出去了吧。后来待我更平静地思考了下,我想等到19号他生日那天再决定送不送也不迟。

「你看过XXX吗?」

  「听说过,还没看」

「只要你想,随时可以来我房间,我们一起看」

我知道在那短暂的热恋期,说什么都是空话。凡是动听的话语,都是虚无罢了。过于轻信,只会让自己一脚踏空。

那这一次,就让我也失信一回吧。承诺过的礼物,就当我没说过吧。当然他也不会有多在意我许过的诺言。

 

#

这两天我一直待在阿丽塔家。昨天我尝试做了心心念念的番茄炒蛋,想不到非常成功。

我连忙把阿丽塔帮我拍的炒菜视频发给了洛茜欧和米格尔。视频里我拿着锅铲对镜头大喊“看我会做饭!我会做饭!”并且对着炒完的菜竖了个大拇指。

洛茜欧回了我一句“天呢”,米格尔回复的语音呢果然秉持着一贯的欠揍风格:

“可你完全不懂吃。那些好吃的东西你都不喜欢,你就是不懂美食。”

太欠揍了,我简直想一脚把他踢飞到地中海对岸的摩洛哥。对于这种没有见识的言论,我自然不多争论,已经学会淡定地打出一个竖中指的emoji。

南欧烈火集

12.22(二)

心情的过山车

#

19号那天挺有意思的,仿佛自从前一天我领悟到一些道理之后我便看开了,事情也变得不那么烦心。

午后我和他们全家人一起围着饭桌闲聊,我给他们分享中国零食,他们都觉得我的果汁软糖好吃。

“这个也很好吃,奶奶您尝尝。”

奶奶接过我手中的蜡笔小新小饼干,“不错,是孜然味的!哈哈,这个米格尔肯定不会喜欢。”

此刻大多数人已经离开饭桌前往客厅沙发,米格尔好像有点劳累似的,大呼一声直接往地上一躺。

“诶你干嘛啊!不嫌地上凉?快起来!”

“不,我得调整一下我的背部。”

再看看客厅里,所有人对其熟视无睹,只有我在觉得他奇怪,这样显得奇怪的是我自己。

“尝尝...

12.22(二)

心情的过山车

#

19号那天挺有意思的,仿佛自从前一天我领悟到一些道理之后我便看开了,事情也变得不那么烦心。

午后我和他们全家人一起围着饭桌闲聊,我给他们分享中国零食,他们都觉得我的果汁软糖好吃。

“这个也很好吃,奶奶您尝尝。”

奶奶接过我手中的蜡笔小新小饼干,“不错,是孜然味的!哈哈,这个米格尔肯定不会喜欢。”

此刻大多数人已经离开饭桌前往客厅沙发,米格尔好像有点劳累似的,大呼一声直接往地上一躺。

“诶你干嘛啊!不嫌地上凉?快起来!”

“不,我得调整一下我的背部。”

再看看客厅里,所有人对其熟视无睹,只有我在觉得他奇怪,这样显得奇怪的是我自己。

“尝尝。”

“Hmm...我去你给我吃了啥?”

“孜然味的蜡笔小新。”我嘿嘿笑着,他难以置信地拿过我手中的盒子,“这种盒子通常不应该装的是巧克力吗!!!”

看他被讨厌的孜然味恶心到的样子,我的幸灾乐祸感达到了极致。不过很快他也没在乎了,躺着的姿势变成趴着,指指自己的背,让我坐上来。

“什么???”

“坐上来吧,我需要一点重量。”

“我不敢……我很重的!”

“哎没事,快上来。”

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小心翼翼坐上去。

“再往上点,对,嗯啊……”

他这种声音让我脑子里的某根弦差点断掉。在我理智还算清醒的时候,突然觉得这是个少有的经历,连忙拿出相机和他拍了几张照片。

谁知道过了一小会儿,他突然开始做起了俯卧撑?我被吓得立马跑掉,他让我重新上来,我便连忙准备好摄像。

“米格尔看镜头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失去平衡的一瞬间,我像个惊慌失措的鸡崽子,而客厅里的人们对此习以为常到仿佛看不见我们。

#

我当着他的面吃下一块孜然味小饼干。

“来亲我!”

“妈呀。”

十分钟后,在他的房间。

我假惺惺地去找他询问一些事情之后,把嘴唇送过去。他正准备亲过来的时候,我笑了。

“我刚喝过牛奶。”

他无语地笑着,僵硬地把头转过去,“……谢谢你告诉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当天晚上睡前就比较搞笑了。他很困,我非要躺他旁边和他说话。我一会儿亲亲他,一会儿和他打架,最后甚至当我把嘴覆上他嘴唇的时候,他狠狠往里面吹了一口气,害得我差点哽住。

“沃日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给我上去啊!”

“我不~”

“上去!我真的困了!”

“嗯哼~那晚安呗。”我躺在他怀里,若无其事地闭上眼。

“……Tomar por culo.(大致意思是‘我不管了我直接睡了’)”他卷起毯子翻身侧躺,背对着我,仿佛在说“这下你拿我没办法了吧”。而我哪会这么听话地回自己床,毕竟逗他玩简直太开心了,于是长腿一跨,还是趴在了他身上。

“……Jodeeeeeeeer。”他也憋不住笑了,但脏话还是得说的。

那一晚,我差点笑死过去。

#

20号下午我见他带了个女孩来家里玩,之后又一起出门了,就知道这天又会很晚回来。

还不确定他会不会睡我房间呢,不想像上次那样空等一夜无眠,我倒头就睡了。

门被打开的时候,我仿佛处于睡梦与清醒之间的隧道,听见声音立刻醒了过来,看见他打着手电进来对我说buenas noches。

我伸手,他过来抱住躺着的我,狠狠地亲吻我的头发。

打开手机看一看,1:29。

我又沉沉地睡去了。

#

今日凌晨4点半,或许那是人睡眠最深的时候,以至于我甚至没有听见他开关房门的声响。但当他躺下不小心撞了一下床的时候,我还是醒了过来。

被碰撞召回意识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说了一句wocao。

他也挺迅速,回了我一句wocao。

我便再次沉入梦境。

我曾思考,他会不会因为回家太晚会一觉睡到下午所以不来我房间睡觉了?看来这个疑惑可以打消了,今天他睡到了快十二点,中途我下床进出房间对他也没有影响。最后他竟是被洛茜欧强行叫醒的:

“米格尔,你得起床了,需要有人把你爷爷搬上轮椅。”说完便走出房间,我顺手悄悄关上门,回头看见米格尔一脸的迷糊和不情愿。

“早上好啊小可怜。”

“我太困了。”

我趴在床边盯着他烦躁地开门,最后他可算想起来还没有吻我。

啾。

我满足地开始了白天的生活。

#13:45

我想做番茄炒蛋给这些西班牙人尝尝。

“不。”洛茜欧居然直接拒绝了。

“为什么?”

“我真害怕了。”

“是啊,她做饭可恐怖了。”米格尔添油加醋着,生怕没有人知道我上次差点炸了厨房。

“你想做什么啊?告诉我我给你做?”洛茜欧一脸恐惧和疑惑。

“番茄炒蛋。”

“番茄和鸡蛋???哪种番茄啊和鸡蛋一起?”

“就,普通番茄啊,可好吃了。”

她眼神敷衍着,我看着她从烤箱里拿出一大盘烤土豆和鸡腿,突然觉得他们或许不能理解我对番茄炒蛋的感情吧。西班牙人骨子里那种自大的愚蠢,让他们觉得西班牙虽国土不大但食物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没有任何国家可比拟,就连对中国感兴趣的洛茜欧也难以摆脱,更别提那小兔崽子了。

虽然不希望如此,但我只能回房间,放弃了。

 

#14:49

他们到底在争论些什么……

米格尔好像不再像以前那样对洛茜欧大喊大叫了,变成轻声细语地和她一遍又一遍地叫道理,仿佛以前那个暴躁的他没有存在过,这是为什么?

而他这样又是从何时起的呢?我甚至记不清了。

我听力不太行,但也能听出他们在讨论明天起会陆续有人抵达他家里来过圣诞,而明天必须有人陪洛茜欧和他爷爷一起去马德里的医院。

“我本想去的,可我明天真的去不了啊。你明明可以让罗伯特……”

“可是罗伯特他……”

你一句我一句,最终也没争出个结果。但我起码能感受得到,或许今晚将是今年他在我房间里待的最后一晚了。

这餐午饭,一开始我问土豆为什么有番茄酱味,洛茜欧向我解释这是葱蒜加一点酒的味道,说完米格尔也对我说了一遍“是酒不是番茄酱”。在那之后,他再也没关心过我的存在。

爷爷叫了洛茜欧的名字,她走去房间。饭桌上只留下我和他,却和半分钟前没有两样。洛茜欧回来了,他立马关心道“爷爷想要什么?”于是两人又开始滔滔不绝地交谈着。

我或许永远搞不清楚他心里所想。然而我一遍一遍催眠自己:你不用担心他是怎么想的,你能得到帅哥的拥抱和亲吻就足够了,可你甚至睡了他,这不是赚了吗?

今晚又会是什么样呢……

南欧烈火集

12.18
逐渐平复的心情
(这篇日记结尾那个地方也太神奇了吧)

昨天是我的二十岁生日。我早已料到,这个于我而言无比重要的日子,于他并不算什么。我又和他当了一整天零交流的陌生人,当然更多的是出门去和更值得的朋友们待在一起。回来时他好像刚入睡,静静地蜷缩在我房间里那一张下铺上。

桌上放着一个超大的眼影盘,我一直觉得难以置信,它颜色繁多,珠光细腻,色彩鲜亮,最重要的是,它是洛茜欧送给我的。

说起来一定有点怪异吧?我心里的那个人并没有对我的生日表示真正的祝福(除了睡觉前经我提醒之后的那个尴尬的拥抱),而他的妈妈却十分地放在心上,仿佛我是她亲女儿。

新的一天他也只是以一个额头吻道了早安,我继续...

12.18
逐渐平复的心情
(这篇日记结尾那个地方也太神奇了吧)

昨天是我的二十岁生日。我早已料到,这个于我而言无比重要的日子,于他并不算什么。我又和他当了一整天零交流的陌生人,当然更多的是出门去和更值得的朋友们待在一起。回来时他好像刚入睡,静静地蜷缩在我房间里那一张下铺上。

桌上放着一个超大的眼影盘,我一直觉得难以置信,它颜色繁多,珠光细腻,色彩鲜亮,最重要的是,它是洛茜欧送给我的。

说起来一定有点怪异吧?我心里的那个人并没有对我的生日表示真正的祝福(除了睡觉前经我提醒之后的那个尴尬的拥抱),而他的妈妈却十分地放在心上,仿佛我是她亲女儿。

新的一天他也只是以一个额头吻道了早安,我继续看着他,他没明白我想要什么,不作停留便离开了。

我坐在餐桌前的时候,他要去学校了。

“我走了。”

“米格尔……”

“说。”

“以后,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地方,就讲给我听啊……”

“用不着以后,”他照例吻一下我额头,“我当下就不开心。再见。”

便只剩关门声。

#

我知道这天洛茜欧会带着他爷爷去马德里看医生。当米格尔到家的时候,我正尝试着做中式炖蛋。

他无比疑惑,感觉我要炸了厨房——事实上我也差点这么做了。

“味道真的还不错!”我给他一勺,“虽然我不会做饭,今天是人生第一次独自下厨。”

“第一次做饭就在我家???”

“不行嘛???”

#

我们仿佛回到了一个月前,那些无人惊扰的午后,那些突然消失的语言障碍,我放肆地笑着,他胡乱地废话着,而这一次,心照不宣的意味便更为明显了些。

后来我在他房间,和他莫名其妙说到了“家庭”问题,我顺势问了他弗朗到底是谁。

“他是我父亲。”

“可是你从来没叫过他爸爸。”

“对,因为是继父。他真名叫何塞,大家都叫他北北,我便也这么叫了。”

何塞?这个名字我不禁想到了一两年前那个魅力无穷的视听课老师……

而我为什么会一直觉得“北北”的大名叫“弗朗西斯科”呢?因为课本上教过,Pepe是Francisco的昵称,是固定搭配……

“我要开始复习明天的考试了,你看。”他的桌上全是数学作业,都是我自三年前毕业起再也没碰过的东西。不过当一门课变成了自己不用去学的东西,它往往能更勾起人的兴趣,比如我就多去翻了两下。

“我以前学数学的时候啊,立体几何最拿手了。”

“那是最简单的玩意。他又打算表示出不屑,“考这个我能得满分。”

“我也是!可谁说它简单了?题目也可以出得难一些的啊。”

他便在桌上给我画了一个题:“已知XX、XXX和XXXX,求A到B的距离。”

讨论过程中他可算意识到了我在这个领域是有两把刷子的,夸我不错,但让我拿回房间去算。临走前,我可算亲到了他的嘴唇。

我的嘴唇仿佛在对他的说,好久不见。

“你你你你过来!我怎么觉得你提供给我的这个h=24不太对?”

“本来就不对,这就是本题的正确答案。”

“你!!!枉我核对了这么久!!!”

“你还是挺不错的噢。”

我房门开着,那时候家人回来了,屋子里热闹了不少。他伸出手,与我击了个掌。

后来他又给了我一些题,我都做了出来。吃饭的时候当场想出来几个题,好好在家里人面前显摆了一把。

“我回房学习去啦。”他对他妈妈说。

“那……我也是。”我跟在他后面。

走廊里,我本没期待他会在我房门口停下转身。或许他今天心情好所以想吧。我被他搂过来亲了一下额头,我依旧像早晨那样沉默地看着他,这次他好像终于懂了,赶紧又在我的唇间吻了下去。虽是蜻蜓点水,但也是我前些日子没能得到的。

写到这的时候其实已经到了新的一天。他还没有回我房间,我知道他明天有考试,或许会像前几天那样复习到超级晚吧。我把门半掩着,希望明天能在床下看到他。(1:15这里补充一下,好吧他其实又不会来我房间了,就像上次学习到很晚一样)
(1:20再补充一下,我打完这句话不到一分钟他居然进来打算睡觉了,顺带把我亲了个晕头转向?)

愿我往后的生活可以似今日这般,哪怕不炽热也不至于寒冷,置身温泉,放下期待,慢慢习惯。

南欧烈火集

12.6

“上来吧!去哪?”

“长途车站!求求您了快一点,我的车还有十分钟就要开了!”

“好的别担心,您到那之后大可坐下来喝杯咖啡。”

“真的感谢,我看着那停车点空空的还以为我今天死翘翘了。”

“您坐长途车要去哪?”

“波尔图。”

谁知道我竟然比姐妹们先到达车站。

“亚特兰今天太急了吧,来,给你买了芬达,猜你会喜欢这个。”

“我包里有瓶可乐……”

“……”

#

车上。

「伯拉,我想到了个新办法。」

「你说。」

「App上搜不到巴达到萨城的车票,你也说过这两个省的交通不太方便,我正好这个月要去马德里找我朋友,那和她道别之后,我直接去巴达找你呀!马德里到哪都很容易。」

「好办法!」

  ...

12.6

“上来吧!去哪?”

“长途车站!求求您了快一点,我的车还有十分钟就要开了!”

“好的别担心,您到那之后大可坐下来喝杯咖啡。”

“真的感谢,我看着那停车点空空的还以为我今天死翘翘了。”

“您坐长途车要去哪?”

“波尔图。”

谁知道我竟然比姐妹们先到达车站。

“亚特兰今天太急了吧,来,给你买了芬达,猜你会喜欢这个。”

“我包里有瓶可乐……”

“……”

  

#

车上。

「伯拉,我想到了个新办法。」

「你说。」

「App上搜不到巴达到萨城的车票,你也说过这两个省的交通不太方便,我正好这个月要去马德里找我朋友,那和她道别之后,我直接去巴达找你呀!马德里到哪都很容易。」

「好办法!」

  

亚伯拉罕(以下简称伯拉),听起来好像伊朗人喔。他和我两年前在Hellotalk上因为一起为反歧视发声而认识,算是我的第一个西班牙朋友了。这个冬天,我终于可以去见见他。

“我不希望你去见他!”那天,洛茜欧看过我ins那条快拍之后,一边检查着伯拉的主页,一边拉着我,“亚特兰,我好担心你的安全!”

“一个人旅行,其实很正常的啦。”

“你是女孩子啊!你妈妈也不会同意的吧?我绝对不放心自己的女儿去另一个城市见一个陌生人!”

“我如果是个女孩我会一直一个人。”杠精米格尔在灶台忙活着说道。

“可你看过他的ins吗?”

“早看了,亚伯拉罕,一个很喜欢中国文化的男的。”

呵,没想到他居然认真看了我发东西?还点进了我艾特的那个ID?

「他说我喜欢中国文化?我没发过多少关于中国的东西啊。」

「哎呀对他来讲亚洲只有中国」

「好吧,这个傻比」

 

昨天,不知是什么再次引发了这个话题。

“我不喜欢他的ins……你看看你亚特兰,还有米格尔,你们分享自己的生活,自拍,可再看看他……”

“哎呀他不是也发过几张嘛……你不用担心啦。”

「我的主页看起来可能会像一个精神病患者,哈哈」我就突然想起他那天这句话。在我看来其实还好,只是发过不少日本漫画截图罢了,或许看起来有些暗黑吧。

“让她去,妈妈,让她去吧!”

我这些天几乎不对米格尔主动说话,可以说是完全不讲话。因为我内心认识到他真的是一个除了长的好看其他都坏透了的混蛋。我和妈妈笑着说话,他也会过来搭话讨论当下话题,但他一定能感受到吧,我连正眼都不看他一下。

除了勉强敲门说一声来吃饭,他也对我什么都不说。

亚索在我生病时来探望我的时候,我甚至笑着把盘子端回了房间。

本就该这样吧,对于一个毫不尊重我的感受的人。

我屏蔽了他的ins,以免让他看到浏览记录里的我。

他还是会浏览我的快拍,有没有认真看就不知道了。

“我在中国就经常一个人旅行。”

“可是这里是西班牙啊!”洛茜欧怎么一种要哭了的感觉?

“一样的啦。”其实我觉得西班牙甚至更安全些,更别提巴达那个没有存在感的静谧小城。

“不,西班牙很危险。”米格尔在远处一个人吃着饭,还不忘插一句嘴。当然了,我继续对洛茜欧保持微笑着当他是空气。



#

「Instagram:ma*****8开始关注您」

谁啊。玛努埃尔,乐队歌手,马德里……显示在我的好友里他只互关了米格尔?天,在不说话的这些日子里,米格尔到底把我介绍给了哪些人啊?

「他这是想快点把你送出去。」阿丽塔告诉我。

「通常这样做是以便于你能忘了他。」伯拉也这样说。

真想骂他,可是……这个玛努埃尔好像还挺帅的哈。

「你好,我是米格尔的朋友」

「你好我是亚特兰蒂卡。」

「这就是你的名字?」

「是啊。我中文名可复杂了,这个不好吗?」

「好好,我正是觉得酷毙了!」

 

「我不知道这个人想干嘛」

「还能干嘛,撩妹呗。这很常见。」伯拉说,「可是我现在真的很伤心」

「怎么了?」

「她连你的消息都回复了,却没回复我的。」

我知道他说的“她”是乐蒂西娅,一直住在伯拉心里的那个台湾女孩。也是因为伯拉,我单方面关注了她的ins。说起她好像能想起我和伯拉谈论过的很多话题,从是什么让她不认为湾湾和大陆是一家,到她为什么和男友分手了却没有告诉伯拉,关于她,一切都近在眼前却神秘,她是一个从未参与过我们的友谊却始终存在感爆棚的人。

她最近去日本玩了,在快拍里发了很多好看的照片。我忍不住夸了她一句漂亮,作为未关注人,我的夸赞不会对她显示提醒,只会出现在她需要手动打开的陌生人消息里。可是她回复了我一句谢谢你,却没有浏览伯拉这个互关好友三天前的信息。

「这个之前也经常发生在我身上,我给米格尔发的Whatsapp他经常不回我。」于是我截图给他看,并告诉他我的哪几条消息是在哪一天才显示已读的。

「艹,一条消息放了整整一个月?」

「我习惯了。所以现在我不给他发了啊。」

我又给他看了米格尔是如何解释自己不回消息的:「[图片][图片]你看,我不经常看消息,你不是唯一一个(我不回消息的人)」

「真的操了,现在很流行这种变态行为吗?」伯拉看了都替我气愤,「不仅不觉得不回消息有什么不对,还告诉你你不是唯一一个?」



-------

于12.13的补写完善



这篇是我在去波尔图的车上写的,没写完就到站了。

后来的结果是伯拉屏蔽了乐蒂西娅的动态,对于她终于回复的消息也选择了清除不看。他说,「为什么不能这么做呢?我继续在乎着她,我便继续心痛着。是时候该把注意力放在那些在乎我的人身上了。」

我说,我佩服你。因为我做不到这样。虽然我ins也确实对米格尔选择了【不看TA的快拍】,但另一个号依旧悄悄关注着。我的初衷仅仅只是为了让他在浏览记录里找不到我的影子,只希望可以对他造成那么一点点失落。而我在波尔图那些天发的每一条视频他都浏览过了,哪怕是自动播放。他的头像显示在记录里,头像总是带着一个红圈圈,我却要使劲忍住强迫症的毛病不去点开它。

我那几天也总和伯拉吐槽米格尔,我不停地强调,他就是个大混蛋我已经清楚地从各方面认识到了,我的朋友们也都无一例外地讨厌他,我不会继续喜欢这么一个人。

事实证明话不能说太满。有的时候打脸来得比龙卷风还要快。


DALLALTRAPARTE
지용
认识了朋友的男朋友之后 总会听...

认识了朋友的男朋友之后

总会听到这样的话 你多听听她说 多陪她一下 你看着她一点啊 多照顾一下啊

真的 真的 真的很不待见这样的话

因为是你的女朋友你心疼你爱惜 

但请不要附加到别人身上  你的女朋友 不是我的 

都是女生 单身的女生就该比谁的坚强就该多照顾些吗 

况且听不听陪不陪看不看也不到你说 会看着办

太敏感了 是不是 

可是每次听到都会觉得自己甚悲凉

认识了朋友的男朋友之后

总会听到这样的话 你多听听她说 多陪她一下 你看着她一点啊 多照顾一下啊

真的 真的 真的很不待见这样的话

因为是你的女朋友你心疼你爱惜 

但请不要附加到别人身上  你的女朋友 不是我的 

都是女生 单身的女生就该比谁的坚强就该多照顾些吗 

况且听不听陪不陪看不看也不到你说 会看着办

太敏感了 是不是 

可是每次听到都会觉得自己甚悲凉

心怡

“一个年轻的社会主义者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就是当他把子弹射向敌人的时候。”

“一个年轻的社会主义者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就是当他把子弹射向敌人的时候。”

一个小号咯
偶然发现小时候班上最酷的人不仅...

偶然发现小时候班上最酷的人不仅变成了幼稚又无趣的垃圾,而且一点都没有长高,大快人心。
垃圾,我才最酷。

偶然发现小时候班上最酷的人不仅变成了幼稚又无趣的垃圾,而且一点都没有长高,大快人心。
垃圾,我才最酷。

Kiana Adhoc

白了少年头

今晚拔了三根白头发
你猜然后怎么着了?

我又再拔了第五六七八...根。

今晚拔了三根白头发
你猜然后怎么着了?



我又再拔了第五六七八...根。

L的眼袋

大夫说:叫什么名字。我:陈凯,耳东陈,凯旋的凯。大夫:多大?我:2……,我这还没说完,就见大夫挥笔一洒,写了个31!😂

大夫说:叫什么名字。我:陈凯,耳东陈,凯旋的凯。大夫:多大?我:2……,我这还没说完,就见大夫挥笔一洒,写了个31!😂

陆早

矫情

遇到慌张也学会忍住不和你联系
怕你又说我没用

何况
你也不记得我的号码

遇到慌张也学会忍住不和你联系
怕你又说我没用

何况
你也不记得我的号码

Unko is life💩

反正。

我看他俩有情又有欲

事业爱情双丰收

孩子头上有未来

简直好得很。

瞎操什么心都。

我看他俩有情又有欲

事业爱情双丰收

孩子头上有未来

简直好得很。



瞎操什么心都。

元九很萌
妈呀 学东西怎么这么难!

妈呀 学东西怎么这么难!

妈呀 学东西怎么这么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