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刌民

20610浏览    362参与
守墓人

Alice作者大大的《村民与掠夺者的故事》真好看咦呜呜,我喜欢这只唤魔宝宝

p1是成年版小唤魔

p2日常睡觉觉【父母还在的时候:D】

Alice作者大大的《村民与掠夺者的故事》真好看咦呜呜,我喜欢这只唤魔宝宝

p1是成年版小唤魔

p2日常睡觉觉【父母还在的时候:D】

艾丽Ellie

P1-『记住,在世界上做任何事都需要一点疯狂~!』

P2-刌王

P345-溺尸出生于刷怪塔-刷怪塔为人造-旁白制造刷怪塔【黑白头发玩家】-结论:旁白是溺尸爸爸。旁白本人:我一个溺尸粉怎么就成自己爱豆爹了呢

P1-『记住,在世界上做任何事都需要一点疯狂~!』

P2-刌王

P345-溺尸出生于刷怪塔-刷怪塔为人造-旁白制造刷怪塔【黑白头发玩家】-结论:旁白是溺尸爸爸。旁白本人:我一个溺尸粉怎么就成自己爱豆爹了呢

冰凌水母2号

如果mc是乙女游戏【7】

唤魔者篇


——


·人设非常不讨喜,而且女主也不讨喜注意,恶人向cp


·我流拟人人设


·私设一堆警告,污言注意


——


0%


“没有表面上看去货色那么正啊……跟多少男人上过床,嗯?你自己恐怕也数不清吧。”


“喏,你看看,看上你的那些家伙,不少都富得流油吧。都被玩过多少次了,还装什么清高,你难道不想被这些有钱的‘贵人’讨回去做小老婆?”


“咳咳……我身体如何恐怕还轮不到你来担心!”...


唤魔者篇

 

——

 

·人设非常不讨喜,而且女主也不讨喜注意,恶人向cp

 

·我流拟人人设

 

·私设一堆警告,污言注意

 

——

 

0%

 

“没有表面上看去货色那么正啊……跟多少男人上过床,嗯?你自己恐怕也数不清吧。”

 

“喏,你看看,看上你的那些家伙,不少都富得流油吧。都被玩过多少次了,还装什么清高,你难道不想被这些有钱的‘贵人’讨回去做小老婆?”

 

“咳咳……我身体如何恐怕还轮不到你来担心!”

 

——

 

10%

 

“哎哟哟……我说我没看走眼儿吧,人类都这副德行。”

 

“我过得可好着呢。怎么?你对这些药感兴趣吗?呵呵,还是从……从你们这些家伙手里弄来的。”

 

“我现在不还没毒死呢吗?!也真是荒唐,你区区一个人类关心起我来做什么?你的‘贵人’还满足不了你这幅贱身子吗?”

 

——

 

20%

 

“何必洗干净呢?你这张小脸儿要有血污才更可人。”

 

“哦——也是啊,咱们的小小姐还是更喜欢那些白色的而不是红色的是吗?啊……不对,如果是白色的,你早就吞的差不多了,啧……讽刺?不不不,我可没资格讽刺您啊……”

 

“您还是省省您宝贵的唾沫吧,花费在我这种禽兽身上实在不值得。”

 

——

 

30%

 

“哈哈哈!死了——真是皆大欢喜啊!说说看,你趁机从中捞到了多少的好处,嗯?”

 

“见死不救啊……我还以为是你动的刀子呢。呵呵……现在仔细瞧瞧,你到真的长得像一个犯罪分子。”

 

“红颜祸水?你也太高看自己了。”

 

——

 

40%

 

“你——!你都做了些什么?!”

 

“那东西——那东西是你能动的!!!没了它,没了它……我当初就不该把你这个婊|子留在这里!”

 

“海伦……你别拦着我!怎么了,啊?!一条母狗进了家门,你们这群混蛋反都认她做主子了!好啊……好啊……”

 

“哈哈哈哈哈……咳咳……别碰我!滚回地狱去!你这白眼儿狼。”

 

——

 

50%

 

“……”

 

“呵。”

 

“你不是巴不得我也死了吗?这样,那两只恼鬼也乖乖跟着你了……哈哈。果然是个机灵的婊|子。现在赶紧去那把刀子——啊,尖一点儿的随便什么都行不是吗?看得清楚么,嗯?我的喉结。”

 

“这算什么,死之前还想着这种事?门外头不有两个比我优秀得多的男人等着你么?偏偏只盯着我一个人……可怜我?如果真是这样,那还是不用了。”

 

“早点取把刀子割断我的喉管吧,算是你施舍我的……”

 

——

 

60%

 

“我是恶人,你呢?你敢扬言说自己是什么善类吗?”

 

“下贱!对啊!我正要说这个词呢,哈哈哈……咳咳……简直就是专门为我发明的一样。”

 

“这世界算什么呀……操蛋的……”

 

——

 

70%

 

“说得真动听……呵呵,你以为这是什么浪漫的话剧?”

 

“为了我?你真是蠢到家了!!!我养大的两条白眼儿狼都早和我翻脸了,我还嫌他们意识到的太晚,你怎么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

 

“我是个烂人……你要是只是为了打发时间才这么做的话,咳……那还不算一个无药可救的蠢货,但也基本上差不多了。哈哈哈哈……我幻想过无数次倒在血泊中呜咽着去死的样子,但可从没求谁把我扶起来……我只能说,你来的太早了,如果晚些时间来,我的梦想大概就成真了。”

 

——

 

80%

 

“你在说什么梦话?是你不配,我也没资格……为什么手下留情?哼,像你这种祸害人间的家伙,当然不能这么轻易的杀死不是?”

 

“尤其是不能让给其他人,你明白的,谁是谁的猎物……得了吧,我哪里知道,我们俩究竟是谁栽在谁手里了,还是说……”

 

“谁先栽在谁手里了。”

 

——

 

90%

 

“告诉你个坏消息,你也大可以当成个笑话听听。”

 

“我爱你。”

 

“谁都可以排挤我,欺压我,蹂躏我,玩弄我,唯独你最没资格。”

 

“当然,这也绝不妨碍你可以随时杀了我。”

 

——

 

我没什么想说的。

 

因为估计容易戳雷,也不好意思要评论。


Dr.G

p1是现在的我

p2,3是溺尸和Steve的奇怪对话

p4到8是沙龙特有点认真沙雕环节(然后我中间把刌王打成卫道士了)

最后p9,10是上色之后没脸见人的小短漫

(剩下还有一半的进度要肝,wsl)

给我去看第43集!!!!去!!!!

溺尸我哭爆!!!!自己从最低等的刷怪场里的僵尸努力到神级以下天花板的地位,其实他受的苦比Steve多多了。表面上对Steve是又打又骂的,但背地里又对Steve这么好(就是个死傲娇呗)

各位太太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要吃stdw的粮!!!


p1是现在的我

p2,3是溺尸和Steve的奇怪对话

p4到8是沙龙特有点认真沙雕环节(然后我中间把刌王打成卫道士了)

最后p9,10是上色之后没脸见人的小短漫

(剩下还有一半的进度要肝,wsl)

给我去看第43集!!!!去!!!!

溺尸我哭爆!!!!自己从最低等的刷怪场里的僵尸努力到神级以下天花板的地位,其实他受的苦比Steve多多了。表面上对Steve是又打又骂的,但背地里又对Steve这么好(就是个死傲娇呗)

各位太太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要吃stdw的粮!!!


守墓人

啊我没了我暴毙了,掠夺是天使,帮忙举龙,,,人畜无害【】

啊我没了我暴毙了,掠夺是天使,帮忙举龙,,,人畜无害【】

守墓人

头上两个突起好像猫儿……

电到炸毛了,,溺尸快多点几次电哭king【?】

头上两个突起好像猫儿……

电到炸毛了,,溺尸快多点几次电哭king【?】

守墓人
他怎么这么帅……whywhyw...

他怎么这么帅……whywhywhy😭😭😭

他怎么这么帅……whywhywhy😭😭😭

我不做猞猁啦!

各种唤魔者姐姐

【复习去了——】

各种唤魔者姐姐

【复习去了——】

戴僵尸的绿帽-日常想扒雨宫莲衣服

绝望【2】

新年快乐w,唤魔姐妹依然那么虐呢~发糖等2021吧~


我从船上跳下,橡树的枝桠上坐着几位唤魔者,黑色的袍角垂落在半空,  几乎与阴影融合。只有顺风飘来的低语证明她们的存在。


地上沾着一滩油渍一般粘稠的液体,在惨白的夜雾中呈现出灰白色的反光。


“你好呀。”树冠的阴影间,是孩子的声音。甜腻的语气中夹杂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疏离感。


“还记得我吗。”


抬头一望,一位手持铁斧的幼年刌民斜倚在枝桠上,棕色的齐耳短发上落满月光。身上套着一件不知从哪位倒霉村民身上撕下的麻布短裙。绿色的装饰已尽数脱落,露出白净双腿上的道道伤口。


树上抛下一件东西,落在沙...

新年快乐w,唤魔姐妹依然那么虐呢~发糖等2021吧~



我从船上跳下,橡树的枝桠上坐着几位唤魔者,黑色的袍角垂落在半空,  几乎与阴影融合。只有顺风飘来的低语证明她们的存在。


地上沾着一滩油渍一般粘稠的液体,在惨白的夜雾中呈现出灰白色的反光。


“你好呀。”树冠的阴影间,是孩子的声音。甜腻的语气中夹杂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疏离感。


“还记得我吗。”


抬头一望,一位手持铁斧的幼年刌民斜倚在枝桠上,棕色的齐耳短发上落满月光。身上套着一件不知从哪位倒霉村民身上撕下的麻布短裙。绿色的装饰已尽数脱落,露出白净双腿上的道道伤口。


树上抛下一件东西,落在沙地上。


带着鲜血的骨组织上有着整整齐齐的切口,显然是从不幸被尖牙所伤的某位村民身上取下的。丝丝绿色的细线缠绕在骨骼切面处,与干结的血痂黏连在一起。


“看看这个,你认识我。”平静的声音中含着丝丝怒火。“不许撒谎。”


一阵令人作呕的声音传来,树上的卫道士顺着树干滑下,落在沙地上。


我才看清,她的腰部竟是一片空荡荡的布料。身后拖着的“绳子”并不是什么装饰品,而是内脏,纠结成团的内脏。


“小朋友,你是谁啊,迷路了吗?”强忍着恶心与恐惧,我试图岔开话题。“姐姐有糖,你吃吗?”


孩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又被黑暗湮灭,“你是嫌弃我恶心?”


“你猜是谁干的。”


孩子拿着一团白色的气雾,贴上了我的额头。


脑海中,是那个漫天红霞的傍晚,暮光打在村庄的废墟上。坍塌的瓦片间,有一截小小的,小小的身体,攀爬着。几乎不会被人注意的身体里忽然涌出白气,一大团东西从裙摆拖出,那身体也倒在了原地。


瞬间,我背后凉气直直上窜,一股恐怖感涌上心头,差点瘫坐在地上。


“想起来了吗。”拉我出梦境的是命令般的询问。冰凉的声音沾染了些许哭腔。东方的天空中,光的弧线正在扩张。


“是我......”声音渐渐融入了晨雾,“明年的今天,我们再见。”骨头也在日光中渐渐气化,晨光圈圈漫开,化身石林的林地府邸也回归了往日“豪宅”的形象。


“那是谁啊?”村民妹妹显然被吓到了,抓住姐姐的衣角。


“你猜呀~”轻轻拨开村民妹妹的手,把叶片形的绿宝石挂坠重新挂在银链上。“姐姐继续讲。”


回到府邸后,本该躺在灵柩中的唤魔者姐姐正坐在床沿,细细的颈项上缠绕着青色的藤蔓。


“你回来了?”一声带着哭腔的低唤,过了许久我才发现那是我的声音。


“我回来陪你。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一夜了。”姐姐笑了,是那么温柔。“那个小刌民肯定很喜欢你。“


我还欲再问,姐姐已经闭上了双唇,房间内一片缄默。


我看见她渐渐散落成了碎片,身体划出血痕,就像凤凰涅槃前的自焚,战争时曾经出现的血痕再次出现,排排尖牙延伸,撕咬着她的躯体。白色的, 正如当年夜雾那样的气体流淌,最终只剩下这块绿宝石。


姐姐微笑着,消失了。


村民姐姐梳理着垂落在地面的长发,指尖有意无意地拂过挂坠。“我真的 很喜欢她。”半响才吐出这么一句。”很晚了,睡觉吧。“关上沉重的大门,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落在地上,被长长的袍角拂去。

守墓人
我要看卫照顾唤魔宝宝【监护人】

我要看卫照顾唤魔宝宝【监护人】

我要看卫照顾唤魔宝宝【监护人】

守墓人

灵魂拟人【×】
我眼中的的他们性格大概是这样

灵魂拟人【×】
我眼中的的他们性格大概是这样

戴僵尸的绿帽-日常想扒雨宫莲衣服

绝望【1】【番茄酱慎入】【百合】

极度ooc注意避雷,第二次发

设定姐姐是唤魔者,妹妹傻子村民,唤魔者(就是妹妹认知中的村民姐姐)是孤儿,被刌民收养,应该算是骨科百合,黑暗童话一类的

————————分割线————————

姐姐,讲个故事吧。幼小的村民妹妹这么说道。


于是,长长的故事,便沿着长长的悲伤慢慢流淌下去。


在很久以前,有一个村庄,里面居住着无数的村民,每天交易,工作,那也是我曾经生活的地方。村庄左边,是一片雨林,树上爬满了藤蔓,而过了雨林,就有一片暗沉沉的森林,里面没有鸟雀,没有花朵,只有高高的黑色橡树和灰色的蘑菇。


那天,我和其他的小村民约定去探险,但是,我们没有想到,临出发前向其他伙伴们的...

极度ooc注意避雷,第二次发

设定姐姐是唤魔者,妹妹傻子村民,唤魔者(就是妹妹认知中的村民姐姐)是孤儿,被刌民收养,应该算是骨科百合,黑暗童话一类的

————————分割线————————

姐姐,讲个故事吧。幼小的村民妹妹这么说道。


于是,长长的故事,便沿着长长的悲伤慢慢流淌下去。


在很久以前,有一个村庄,里面居住着无数的村民,每天交易,工作,那也是我曾经生活的地方。村庄左边,是一片雨林,树上爬满了藤蔓,而过了雨林,就有一片暗沉沉的森林,里面没有鸟雀,没有花朵,只有高高的黑色橡树和灰色的蘑菇。


那天,我和其他的小村民约定去探险,但是,我们没有想到,临出发前向其他伙伴们的一句再见,是我们这一生最后一次向他们说再见。


我们穿过了雨林,进入了茂密的黑森林,只有蘑菇可以充饥,当我们走到一座屋子,天边已经飞起了红霞,几位深蓝色衣服的’村民‘在门口游荡。这时候妈妈应该已经做好了晚饭,但回家也来不及了。我们便决定向那些村民提出借宿的请求。


妈妈说过,如果回家的路上遇到困难,只要向任何一位村民走去,都会得到帮助。


低低的、嘶哑的交谈声顺着风飘来,同时,一股浓重的阴湿感夹杂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传向树阴,与黑森林的腐烂混合,令我几乎窒息。


忽然,一个‘’村民‘’发现了我们,从铁质护腕中抽出一把斧头,一下子,金属的气味扑面而来,斧刃上粘着凝固的血块,显然不久前刚砍伤了什么东西。我惊慌失措, 双腿不住地打颤,不料从树上摔了下去,恰巧落入了矿洞。


拍拍尘土,站起身,一只蜘蛛毛茸茸的脸与我的鼻尖差点碰上。我靠着苔石墙坐下,刷怪笼中的蜘蛛模型缓缓旋转,冒出星星点点的火焰, 是这里破晓前唯一的光源。远处响起了岩浆的翻滚声,骷髅行走的咯吱贴着墙传来。


箱子里放了几块土豆和一颗绿宝石,还有一卷名为“刌民图鉴”的羊皮纸。凉凉的地板很干净,我索性揣着羊皮纸躺下——至少,恐怖的‘村民’不会在这里出现吧。


不知睡了多久,矿洞尽头传来了脚步声,我缩在地牢的角落,躲在一只好心的蜘蛛身后,希望可以借此躲避来者。


软布鞋底与地面的摩擦声缓缓传来,飘过一抹橡木干净的香味,蜘蛛被赶走。一张好看的脸贴了上来,我下意识地双手向前抓去,摆出防御的姿态,但只扯下一条金色的细链 。


我立刻丢下,刚准备向前推开她,双手就被牢牢握住,不知何时,左手手心多了一个苹果。‘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把我的朋友还给我!‘我徒劳地挣扎着,泪水却不争气地往下掉。那个女孩怔了一下,’那群小村民吗......‘她顿了顿,”他们都被砍死了。“


属于村民的皮肤被灰白色的颜料覆盖。套上灰色的长裙,挂上金色的细链,刌民的特征在清澈的溪水中逐渐明显起来。若不是怀里的羊皮纸,完全就是一位漂亮的陌生女性唤魔者。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黑森林,高大的树冠上停留着亮晶晶的萤火虫,那时,我在林地府邸已住了一个月,月末时的午夜,一群拿着弩箭的家伙“闯入”了府邸,并且......你猜怎样?


“他们......抓走了你?”村民妹妹想了想,这么说道。“那时并不是这样,我继续讲。”甜甜的语调很快使村民妹妹平静下来。


那群人,来到了会议室,指着地图,拉着姐姐(那个收留她的女卫道士),比比划划,我害怕了,缩在墙角,就像被捡来时那样,无助而又恐惧,只听见“掠夺”,“资源不够”,“村庄”,“掠夺兽”这几个词。


后来我才知道,这些词是掠夺的成因。


一位拿弩箭的家伙凑了过来,指着我,“她叫什么名字?”姐姐看看我,又看看他,开口了“她是捡来的,没有名字”于是那家伙拉住姐姐,轻轻耳语了几句,便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那天天气很好,对我们而言。

在雷暴的遮挡下,远处的村庄和附近的掠夺者哨塔并不显得大。灾厄之兽缓缓地挪动着四蹄,银鞍坠发出好听的脆响,越过黑森林,便可以看见村庄的全貌。一只铁傀儡,几幢小房,一座教堂,还有一块格纹广场。


那是我出生的村庄。


我一惊,刚想抹下油彩,冲出矮树丛,却被另一位唤魔者按住了脖子,不得不贴伏在地面等待口令。悠扬的口哨声传来,我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一把抱到灾厄之兽背上。


站起来的一瞬间,我赫然发现不止我们,还有许多别的小队,都配备了灾厄之兽。


那时空气几乎凝结,刻骨的凉气自脊梁向上窜。村民的本能告诉我要赶紧躲到铁傀儡身后。


“喂,你是不是不舒服?“一句简短的问候,出自队长之口。


”不舒服就快回去,那里的  铁家伙会要你的命。”


“我没事。”我撒谎说,“有点饿了。”


队长白了我一眼,“快准备一下,马上要出击了。”她吹响了口哨。


女巫率先跑了出去,毫不意外地被铁傀儡强壮的手臂抛上了天空,摔断了颈椎。头颅滚到我的脚边,散发出鲜血的甜腻气味,散开的瞳孔就像大玻璃珠一般,倒映着天空的阴云。


姐姐的咒法显然比女巫更加强大,尖牙撕碎了沿途的一切,但也被暴怒的铁傀儡扫飞出去,胸口不住地散出白色的气体。


无暇治疗她了。又是一声口令,灾厄之兽得令,冲出了树丛,在耕地上来回踩踏,顶撞路过的村民,然后便是一阵箭雨。


白桦树冠上闪出一片药水的残影,地上绽开一朵深紫色的药水效果。空气中悬浮着纯白的,以及浅棕色的淡淡粒子。


我抓过一颗握在手心,粒子开始震动,指尖一阵短暂的刺痛后,粒子便消散了,一排整整齐齐的尖牙向铁傀儡的方向延伸,咔哒一声,撕破了铁傀儡身上的藤蔓。


村民被尖牙咬住,拖进地下窒息的哭喊以及恼鬼的悲鸣声混杂成一片。


举起手臂,拢住一把粒子,长着翅膀的傀儡(恼鬼)和尖牙混合着生成,灾厄之兽依然横冲直撞地奔跑。


忽然,屋子后出现了一抹熟悉的绿色,那是我还未迷失时最好的朋友。


她狂奔着躲避遍地尖牙的啃咬,灰色的软底布鞋被尖牙刺穿,袍底浸透了暗红。身后一群卫道士高举铁斧,恼鬼挥舞着铁剑紧随其后。伴随着他倒地时那的声尖叫,我的额角被铁傀儡濒死时铁片的飞散击中。


一阵剧烈的绞痛,我没能稳住身体,伴随着晚霞中成功的号角,以及铁傀儡被尖牙撕碎的巨响,从灾厄之兽背上翻倒下来,头重重地磕在地上,竟分不清是晚霞的光影还是鲜血的赤红。


再度醒来时,已是午夜。我被平放在灾厄之兽的背脊,后面拉着几辆小矿车,盖着白色的羊毛毯,深色的血迹洇开一片,每一辆上都摆着一朵红罂粟。


我支撑着想起身,却没能成功。一位唤魔者牵着灾厄之兽,很慢地走着。借着月光,我看见了远处的十字形苔石塔,浮动的白色颗粒在周边萦绕。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温度正在逐步下降,越来越浓重的白色雾气包围了我们,雾气是凉的,但我身上的擦伤处感到一丝奇妙的暖意。


我没能忍耐住,在温凉的夜雾中又睡去了。


早晨,雨停了,天空很明净,我的床头不知何时放上了一碗温热的暗红色液体。  姐姐不在,室友换成了一位新唤魔者。门外刌民们的嬉笑打闹不绝于耳。


昨天偶遇的那位唤魔者捧着自己的碗,站在门口慢慢啜吸着。


我学着她的样子,端起碗,强忍着浓重的腥味,灌下一口。粘稠的液体顺着嘴角淌下,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夹杂着诡谲的甜味直冲大脑。


那是血,我想,刌民会喝血。强迫着自己喝下第二口后,泪水不争气地夺眶而出。腥味过后是甜的,我告诉自己。


那天,我准备离开府邸,做回村民,重建村庄。但脸上的油彩,洗去了, 仿佛什么都未发生一样——我已变成刌民的模样。


白得透明的皮肤,暗绿色的瞳孔,衬托着唤魔者所使用的银质发饰,一样的好看,但我再也不用,也无法变回那个贫穷的村民女孩了。


那碗血,是刌民最喜欢的饮料——温热的,俘虏身上新鲜的血。


我坐着小船,和其他几位年龄相仿的刌民伙伴一起漂流。清凉的水花溅起在黑色的衣摆上。


不知不觉,天光已渐渐变暗,萤火虫也显现出来,一丝丝幽绿的磷火在黑森林中爆亮起,浓重的夜雾温柔地怀抱着大地。我刚想叫伙伴们来观看,却发现他们早已睡着了。


我把小船划向其中一位同伴,轻轻地摇晃着他的身体,触手是一片冰凉,他们再也不会醒来了。


树干上刻着文字——刌民的墓地。

“啊,姐姐你死了吗?”村民妹妹傻傻地发问。“没有哦,她们也没有死。 ”不过今天已经很晚了,该睡觉了呢。细心地拉好被子,额头印上一个晚安吻,明天,故事还要继续......



————睡了吗?快睡吧,这样,怪物才能把你吃掉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