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刑雁

   1参与
窥澜

【龙星】星河

*cp龙灏天x顾星海,含微量顾刑

*人设属于原作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原作向,剧情接293话预告,bug属于我

*一发完,全文共2k


刑雁一句话还未落尽,顾星海一颗心便骤然缩紧,隐隐提起些防备来。这是在不能怪她多心,这一路来所遇到的自称与母亲当年有故的人要么是有所图,要么也曾是加害者。


而面前的女人只是垂首摩挲着怀中很有些年头的吉他,眼角含了点很温柔的笑意,几乎是珍而重之地望了顾星海一眼:“顾老师才华横溢,人也很好,你都知道的。她是很多人的太阳。”


刑雁喉头一滚,生生咽了后半句满怀歉意的话语,将目光从与故人肖似的面孔上移开——在顾诗曼得以沉冤昭雪之...

*cp龙灏天x顾星海,含微量顾刑

*人设属于原作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原作向,剧情接293话预告,bug属于我

*一发完,全文共2k






刑雁一句话还未落尽,顾星海一颗心便骤然缩紧,隐隐提起些防备来。这是在不能怪她多心,这一路来所遇到的自称与母亲当年有故的人要么是有所图,要么也曾是加害者。


而面前的女人只是垂首摩挲着怀中很有些年头的吉他,眼角含了点很温柔的笑意,几乎是珍而重之地望了顾星海一眼:“顾老师才华横溢,人也很好,你都知道的。她是很多人的太阳。”


刑雁喉头一滚,生生咽了后半句满怀歉意的话语,将目光从与故人肖似的面孔上移开——在顾诗曼得以沉冤昭雪之前,她还没有​资格对她的独女说这些。


“刑老师,跟我说说我妈妈吧。”顾星海轻叹一声,终究是心软。自母亲离开后她就对年长些的女性有种不自觉的亲近感​,更何况面前人方才出言相助,合作也所言非虚。


她要赌一次,赌她妈妈遇到的不全是烂人。


刑雁眯起眼来,这位一惯以爽朗洒脱形象示人的唱作人面上竟也流露出了舞台之外的怀念神色。这一瞬的沉默横贯在二人之间,不知过了多久刑雁才再开口:“那时候我还叫刑艳,名字土气人也傻气,什么都不懂,就想着一定要自己闯出一方天地来,穷得住地下室跑好几个酒吧卖唱。”


她声线低沉悦耳,带着某种难以言明的深切眷念:“就是那时候顾老师偶然听了我唱歌,听喝得烂醉的我诉苦,陪了我一整夜,最后向我伸出了橄榄枝。


我怕自己做不好,顾老师就一夜一夜地陪我磨,我也果然靠这首歌打响了名声,没有诗曼——顾老师就没有今天的我。”​


下意识喊出顾诗曼名字那一刻刑雁便自知失言,轻咬舌尖​:“是我唐突了,但我想知道顾老师墓地在哪,有空去祭奠。”


顾星海报了墓地地址,又和刑雁交换了联系方式,刑雁这才要离开。


少女语气平淡有礼,手却都在抖着,眼圈隐隐泛了红。刑雁都瞧在眼里,心里对这个小辈是既爱又怜,放了包湿巾纸在一边,起身告辞:“星海,节哀,是我唐突了,你安心准备比赛就好​。”


她收了琴出练习室,才发现门没关紧,龙灏天倚在门边,不知偷听了多久墙角。刑雁几乎已经把顾星海当女儿看,一见龙灏天就觉得他图谋不轨,因此不轻不重地瞪了他一眼,背着琴走了。


龙灏天:……?


练习室里开始传来吉他声。龙灏天并不着急进去,又在外边儿多待了些时候才推门而入。


顾星海一听脚步声就认出了来人,却也没招呼,只是低头弹着琴,一曲毕了才抬头:“Leo老师。”


龙灏天干脆盘腿坐在一边,仰脸假意不看她:“《殊途》​啊。”


“嗯。“顾星海看向他走进来时才关紧的门,若有所思,复又随手按了几组和弦,接着弹起首龙灏天也没听过的曲子来。


初时那曲子起得极低,却又渐渐有了些开阔的气象。弹第二遍时顾星海稍升了调,改了几个小节,就又带了些明丽欢快的意味。她弹得兴起,抓了一边纸笔就开始记谱。


龙灏天听得入神,忽然想起海选时“柯萝娜”的曲目也是《殊途》​。蓦然他心里一缩,揪着疼了起来,想起顾星海才十六岁,如果能够平安长大,也该是最幸福的姑娘,背景要比这届选手所有的选手都要闪耀,不会面临如此之多的不公。


他深知这个圈子的残酷,然而当这一切降临到顾星海身上时,龙灏天却升起了前所未有​的酸涩情绪。


龙灏天:“你写的?”​


顾星海换行间抬头望了他一眼,像是在笑这人明知故问没话找话:“大概是一年前的了,拿出来改改练练手。”


龙灏天听出她言外之意,顺口接下:“你这次比赛不用的话可以考虑给我,歌名我都想好了,可以叫《一见钟情》​。”


他本意是开个玩笑,而那日飞机上的对话却蓦然出现在脑海​:


——“只见过粉丝打听偶像的,没见过偶像打听粉丝的。怎么,看上人家了?”


——“对啊,一见钟情~”


二人之间的空气瞬间带了一丝难言的灼热,顾星海抬手掩了掩耳朵,最后还是点头:“​好啊,求之不得,赛后我把谱子给你。”


龙灏天本以为到这儿就完了,没料到顾星海伶牙俐齿依旧:“龙灏天导师和被打-5000分的选手合作,这热度没准儿比我家今天还高呢。”


​龙灏天:“我那-5000分是打给柯萝娜的,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斗着嘴,龙灏天心里也悄悄松了口气。​


刑雁和她的对话他在门口听了七七八八,心里也大概有了猜测,能不能帮忙倒是其次,他更关心眼前这个未成年小女孩的精神状态。


慢慢地两人也不说话了,龙灏天坐在一边​,也不敢直勾勾盯着人姑娘看,就用余光关注着顾星海动作,自己玩着手机。


新发的微博下有人评论了他和顾星海《说爱你》​舞台的动图,他点开看了几遍,越看越觉得顺眼,最后还是压抑了点赞的冲动——成年人总不能在这个点儿给小女孩添乱。


看见那些污言秽语,他慢慢翻着,心里盘算。


龙灏天肆无忌惮活了这么多年,头一遭破天荒动了春心,竟然也小心翼翼起来​,可见一物降一物这话有理。


渐渐日头西沉,晚风从没关紧的窗缝吹进来,难得温柔。顾星海抬头,甩了甩发酸手指,望见窗外暮色千里温柔浩阔,再往身边一望,正好与龙灏天视线撞了个满怀。


他目光此刻格外温柔而专注,顾星海只疑心自己看错了​,心里的期待却不可抑制地潜滋暗长,都融在了暮色里。


又是夜色降临,今夜是个晴夜,星河漫天。


抬眼不见星河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两人不近不远地坐着,都没说话,却都觉得心上妥帖安定,两颗心陷于万里星河之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