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刘克庄

166浏览    14参与
帅破天乩黄子蓦

杀身明逆顺,濡足救危亡。未必荀文若,甘为操子房。——刘克庄《杂咏一百首·荀彧》


2020.2.16

底图@-沈棠- 感谢!

@六欲 感谢!

杀身明逆顺,濡足救危亡。未必荀文若,甘为操子房。——刘克庄《杂咏一百首·荀彧》


2020.2.16

底图@-沈棠- 感谢!

@六欲 感谢!

观诗有觉

贺新凉·九日

少年自负凌云笔。到而今、春华落尽,满怀萧瑟。常恨世人新意少,爱说南朝狂客。把破帽、年年拈出。若对黄花孤负酒,怕黄花、也笑人岑寂!鸿去北,日西匿。


——少年,要有凌云志,和凌云笔。

少年自负凌云笔。到而今、春华落尽,满怀萧瑟。常恨世人新意少,爱说南朝狂客。把破帽、年年拈出。若对黄花孤负酒,怕黄花、也笑人岑寂!鸿去北,日西匿。


——少年,要有凌云志,和凌云笔。


將軍面甲
刘克庄的一品一剪梅,承接苏轼作...

刘克庄的一品一剪梅,承接苏轼作豪放的刘克庄,当今已是寥寥无闻,但在温香当道的宋,仍是举重若轻的【疏又何妨,狂又何妨】。

刘克庄的一品一剪梅,承接苏轼作豪放的刘克庄,当今已是寥寥无闻,但在温香当道的宋,仍是举重若轻的【疏又何妨,狂又何妨】。

临风无限清幽

一个新奇的发现

十月二十二夜同方寺丞宿瀑庵读刘宾客集

瀑山木落霜寒夜,共读吾家梦得诗。

坐对遗篇忘漏尽,手遮残烛怕风吹。

森严似听元戎令,机警如看国手棋。

千载愚溪相对垒,未应地下友微之。


做题写到《一剪梅》,“元是王郎,来送刘郎”选项说以梦得自比,吸引了我的注意力2333没想到这首尾联刘克庄还cue了子厚微之😂

十月二十二夜同方寺丞宿瀑庵读刘宾客集

瀑山木落霜寒夜,共读吾家梦得诗。

坐对遗篇忘漏尽,手遮残烛怕风吹。

森严似听元戎令,机警如看国手棋。

千载愚溪相对垒,未应地下友微之。


做题写到《一剪梅》,“元是王郎,来送刘郎”选项说以梦得自比,吸引了我的注意力2333没想到这首尾联刘克庄还cue了子厚微之😂


辞一杯清酒。
其实是为了摸鱼而试色(...)...

其实是为了摸鱼而试色(...)
墨水是坛水的蒲月南庭

其实是为了摸鱼而试色(...)
墨水是坛水的蒲月南庭

敏瞻

最近读书有感?(摘录自12.12票圈

多年未上老福特深夜登录突然发现被小蓝手了还是受宠若惊于是激情搬文(不是)。and我写东西比较碎碎念啦开头很多废话大噶包涵x自我感觉干货(并没有)一般都在底下。

不过老是传播丧文化也没意思。抄诗的时候又重新被一些句子打动了一遍,还是庆幸自己那个时候把它们记录了下来。也慢慢在学着不嗜奇避熟,一些别人推崇已久的诗在我这里还是有很深的感受。比如贺新郎•九日。那句“白发书生神州泪,尽凄凉、不向牛山滴”,那句“少年自负凌云笔”,那句“常恨世人新意少”,真的句句都刺在心里。那些受人赞赏的句子我也写不出什么新意的评析,只是觉得当之无愧而已。

但是很大的收获依旧是在冷坑里,或者说是在熟悉作者的冷门诗作里。这...

多年未上老福特深夜登录突然发现被小蓝手了还是受宠若惊于是激情搬文(不是)。and我写东西比较碎碎念啦开头很多废话大噶包涵x自我感觉干货(并没有)一般都在底下。

不过老是传播丧文化也没意思。抄诗的时候又重新被一些句子打动了一遍,还是庆幸自己那个时候把它们记录了下来。也慢慢在学着不嗜奇避熟,一些别人推崇已久的诗在我这里还是有很深的感受。比如贺新郎•九日。那句“白发书生神州泪,尽凄凉、不向牛山滴”,那句“少年自负凌云笔”,那句“常恨世人新意少”,真的句句都刺在心里。那些受人赞赏的句子我也写不出什么新意的评析,只是觉得当之无愧而已。

但是很大的收获依旧是在冷坑里,或者说是在熟悉作者的冷门诗作里。这一点还是真的要感谢最近关的一些冷坑太太和眼光独到的大佬(我现在上lof居然是为了读书你敢信)。就像史达祖,之前只是对他有个大致印象,有时候闲极无聊会找找他的东西,但是漫无目的地看着,他写的大部分也就是惜春咏物,涉笔也浅,飞燕拂水一样不痛不痒,只一个偷巧而已。而有次偶然读到他的《满江红•书怀》,触目惨淡,竟愕然许久。可能是我臆会的成分居多,但是那种想要尖刻却无力的悲伤却是从纸面上慢慢荡起来的,像涟漪一样;最后渐渐变得立体,像是腾起的烟雾。但是它还是淡的,捉摸不透的;即使有“全不向诗书中得”“一钱不值贫相逼”,但还是柔软的、内敛的,是一种所谓在第二流作者身上所特有的感情,读着犹如隔靴搔痒,竟然也有异样的奇妙。(我真的不是黑,我挺喜欢的...。)

然后是刘辰翁。高中时对他的印象不过是那几首石州慢,知道又是个飘飘荡荡下笔悲愤的遗民。那时候看人还是扁平。后来读他的《柳梢青•春感》,欲说还休的短句,顾左右而言他,笔锋一再偏转,却恰引人到他想说的痛处。虽然是一样的题材,但是不同心境下的着笔还是不同,放在一起似乎更加有味道了。

接下来就是他《霜天晓角•和中斋九日》。这一首虽短,读到时却惊痛难抑:

骑台千骑。有菊知何世。想见登高无处,淮以北、是平地。      老来无复味。老来无复泪。多谢白衣迢递,吾病矣、不能醉。

这岂是一句百无聊赖或者是赤诚无奈可以概括的感情呢?当时一见“淮以北,是平地”一句,已经是于无声处听惊雷;然后两句老来,颓丧自欺已尽;最后托病不饮,是要这病躯时时刻刻清醒着受这折磨;还是乞求如此苟活不如早早了断,不堪再以酒浇愁。古文太过玄妙我不是很会赏析,反正读来是句句含刀,被刀得酣畅淋漓了。

最近看的遗民诗挺多(要是说有共鸣就政治不正确了)。有点印象、数量比较多的譬如周密汪元量张炎王沂孙等等,但是仿佛只对邓剡、张煌言两人的东西有点感触,也未必是他们写得比别人好,毕竟这一批遗民们写的东西都差不多。只是看看谁遣词造句能写出新的悲愤罢了,所以个人觉得价值都并不算特别高,但是读起来的确颇有几分苦痛,比较影响心情。

最后日常一吹韦应物。韦苏州的诗真的清心明目,特别是在读完悲壮的遗民诗之后。他那种灵性的笔触和清拔的品性真的让人印象深刻。那种薄而细的、尖脆的悲的情感,特别像伸出山体的被风化的页岩,摸起来棱然但是又不尖锐,飘忽得仿佛经不起推敲品味。读了好几天感觉才慢慢从他的诗里面读出一点许多人所谓的“陶渊明”的味道来。但是个人还是不认为他的诗像陶渊明、王维或者柳宗元等等,韦应物兼具这几个人的某些特色,但是又都虚化了,融入到他自己的眼睛里去。我相信韦应物的手和笔是和他的眼睛相连的,而他的心在这些的外面。他的世界就是他的诗,你从他的笔下可以清晰地看见他看见的一切,他的眼睛仿佛是可以有感觉的,别人用心去感受的东西他可以用眼睛、他诗人的滤镜去感受。但是他的心飘飘忽忽的,你找不到,所以更令人着迷。

孤雁

【两宋/填词/苏(野)辛(狐)派(精)群像】吟啸意

曲:拂世之剑

词:苏轼/张孝祥/陈人杰/刘辰翁 @鸿影,辛弃疾/陈亮/刘过/刘克庄 @湘水萝衣 


【苏轼】

滚滚长江东去 浪淘尽千古风流

渔樵江渚清风 不知身世若蜉蝣

生苦短 水无穷 孤鹤影掠扁舟

人世华胥一梦 新月对南楼

【张孝祥】

洞庭玉鉴琼田 孤光自照我心悠

怀抱肝胆冰雪 短发萧疏冷襟袖

挹西江 斟北斗 万象作宾客谋

此夜扣舷独啸 今夕是何秋


【辛弃疾】

少年横槊气凭陵 余事弄风月

怎甘廿载发添雪

心毅犹如铁 ...

曲:拂世之剑

词:苏轼/张孝祥/陈人杰/刘辰翁 @鸿影,辛弃疾/陈亮/刘过/刘克庄 @湘水萝衣 


【苏轼】

滚滚长江东去 浪淘尽千古风流

渔樵江渚清风 不知身世若蜉蝣

生苦短 水无穷 孤鹤影掠扁舟

人世华胥一梦 新月对南楼

【张孝祥】

洞庭玉鉴琼田 孤光自照我心悠

怀抱肝胆冰雪 短发萧疏冷襟袖

挹西江 斟北斗 万象作宾客谋

此夜扣舷独啸 今夕是何秋


【辛弃疾】

少年横槊气凭陵 余事弄风月

怎甘廿载发添雪

心毅犹如铁 无人堪遗业

却见仓皇关河路绝

【陈亮】

二十五弦多少恨 怎圆平分月

淝水道上多风雪

世无长坚铁 难扶中兴业

叹天年摧折故人弦绝


【念白】

回首赤壁矶边 骑鲸人去

更望带湖柳畔 白鸥空来


【刘过】

矶头故人在否 寒沙芦叶满汀洲

无复桂花载酒 旧江山浑是新愁

留不住 少年去 几番风雨寻秋

兴亡梦荣枯泪 皆随水东流


【刘克庄】

岁云暮矣春华落 年年塞鸿去

长缨何日缚戎主

莫向新亭泣 应忆中原土

怅恨世人投鞭虚语

【陈人杰】

神州已是陆沉久 古心空自许

北府豪杰凭谁募

玉垒腾云烟 腥风吹鼙鼓

中兴英物岂为儒冠误


【刘辰翁】

江山画图似旧时 朝京人踪绝

百年短短兴亡别

渭水起秋风 龙山路断裂

空余明月照人发如雪

---------------------------------------------

和水水 @湘水萝衣 的第二次联词合作!苏辛派词人就是我们心头的白月光啊,标题皮了一下,因为子瞻和稼轩都被人安过野狐精帽子,就被我们戏称为“野狐精群像”了,当然啦,这帽子最早是子瞻扣给介甫的。

那些我们爱的两宋的文人两宋的风骨,永远都是最好最好的!

紫陌步虚

题砚六言四首 其二

题砚六言四首 其二
刘克庄
其面固已晬然,其背贵不可言。宁捧以供李白,勿举以掷郑畋。
写是诗的也是段子手啊!

题砚六言四首 其二
刘克庄
其面固已晬然,其背贵不可言。宁捧以供李白,勿举以掷郑畋。
写是诗的也是段子手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