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刘基

1985浏览    568参与
Laniakea

【刘宋】宋濂当道士去了,刘基表示墙裂支持

回家送龙门子入仙华山辞


序:龙门先生既辞辟命,将去入仙华山为道士,而达官有邀止之者。予弱冠婴疾,习懒不能事。尝爱老氏清净,亦欲作道士,未遂。闻先生之言则大喜,因歌以速其行。先生行,吾亦从此往矣。他日道成为列仙,无相忘也


青山崔嵬兮烟云杳冥,回溪郁纡兮岩谷晦明。

脩篁杂树兮相蔽亏,洞壑窈窕兮人不知。

清猿警夜兮鹤报晨,花开鸟啼兮长如春。

隰有芷兮陵有苕,美人不来兮山寂寥。

琼芝兮玉华,丹荑兮翠葩。

紫葛兮黄精,礧碨兮鬖髿。

蜚梁连蜷兮登降峛崺,幽漻阒碌兮敞晃谲诡。

芳兰桂椒兮或红或紫。

松风涧泉兮金石盈耳。

梧柤萋萋兮竹实蕊蕊,凤凰翔鸣兮五色卉炜。

望美...


回家送龙门子入仙华山辞


序:龙门先生既辞辟命,将去入仙华山为道士,而达官有邀止之者。予弱冠婴疾,习懒不能事。尝爱老氏清净,亦欲作道士,未遂。闻先生之言则大喜,因歌以速其行。先生行,吾亦从此往矣。他日道成为列仙,无相忘也



青山崔嵬兮烟云杳冥,回溪郁纡兮岩谷晦明。

脩篁杂树兮相蔽亏,洞壑窈窕兮人不知。

清猿警夜兮鹤报晨,花开鸟啼兮长如春。

隰有芷兮陵有苕,美人不来兮山寂寥。

琼芝兮玉华,丹荑兮翠葩。

紫葛兮黄精,礧碨兮鬖髿。

蜚梁连蜷兮登降峛崺,幽漻阒碌兮敞晃谲诡。

芳兰桂椒兮或红或紫。

松风涧泉兮金石盈耳。

梧柤萋萋兮竹实蕊蕊,凤凰翔鸣兮五色卉炜。

望美人兮翠微,空山寂寥兮迟尔来归。

霓为衣兮霞为裳,饮沆瀣兮食瑶浆。

睎正阳兮澡沦阴,精神完兮毛发香。

握六符兮蹑九灵,被矞云兮歌洞章。

御扶摇兮款天门,诣北斗兮觐虚皇。

超鸿濛兮轶布夷,造无始兮逍遥娭。

召秦女兮吹箫,使湘娥兮弹丝。

洪崖啸歌兮王母启齿,万舞齐进兮襟佩飒纚。

长离前驱兮鸾鸟为使,苍龙騑騑兮白虎豸豸。

雷公磅硠兮列缺旭虺。

登明堂兮绝河津,上阁道兮攀勾陈。

过三危兮绕玄冥,出太微兮入西清。

憩牛渚兮泛灵槎,乘回飙兮以还家。

美人兮归来,山中兮其乐无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会儿伯温同学正好第二次得罪了上司辞了职,郁闷着呢,看着好朋友景濂修仙去了十分羡慕,表示“兄弟等着我马上就来”。当然,伯温最后没有进山修道,景濂到底也没能放下凡尘众生。

Laniakea

【刘基】活水源记(伯温在绍兴时的快乐生活之二)

灵峰之山,其上曰金鸡之峰。其草多竹,其木多枫槠多松。其鸟多竹鸡,其状如鸡而小,有文采,善鸣。寺居山中,山四面环之。其前山曰陶山,华阳外史弘景之所隐居。其东南山曰日鑄之峰,欧冶子之所铸剑也。寺之后,薄崖石有阁曰松风阁,奎上人居之。有泉焉,其始出石罅,涓涓然,冬温而夏寒。浸为小渠,冬夏不枯,乃溢而东南流,乃伏行沙土中,旁行为四小池,东至山麓潴为大池,又东注于若耶之溪,又东北入于湖。其初为渠时,深不逾尺,而澄彻可鉴,俯视,则崖上松竹华木皆在水底。故秘书卿白野公恒来游,终日坐水旁,名之曰活水源。其中有石蟹,大如钱;有小鰿鱼,色正黑,居石穴中,有水鼠常来食之。其草多水松菖蒲。有鸟大如鸜鹆,黑色而赤觜,恒...

灵峰之山,其上曰金鸡之峰。其草多竹,其木多枫槠多松。其鸟多竹鸡,其状如鸡而小,有文采,善鸣。寺居山中,山四面环之。其前山曰陶山,华阳外史弘景之所隐居。其东南山曰日鑄之峰,欧冶子之所铸剑也。寺之后,薄崖石有阁曰松风阁,奎上人居之。有泉焉,其始出石罅,涓涓然,冬温而夏寒。浸为小渠,冬夏不枯,乃溢而东南流,乃伏行沙土中,旁行为四小池,东至山麓潴为大池,又东注于若耶之溪,又东北入于湖。其初为渠时,深不逾尺,而澄彻可鉴,俯视,则崖上松竹华木皆在水底。故秘书卿白野公恒来游,终日坐水旁,名之曰活水源。其中有石蟹,大如钱;有小鰿鱼,色正黑,居石穴中,有水鼠常来食之。其草多水松菖蒲。有鸟大如鸜鹆,黑色而赤觜,恒鸣其上,其音如竹鸡而滑。有二鹡鸰恒从竹中下,立石上,浴饮毕,鸣而去。予早春来时方甚寒,诸水族皆隐不出,至是悉出。又有虫四五枚,皆大如小指,状如半莲子,终日旋转行水面,日照其背,色若紫水晶,不知其何虫也。予既爱兹水之清,又爱其出之不穷,而能使群动咸来依,有君子之德焉。上人又曰:属岁旱时,水所出能溉田数十亩。则其泽又能及物,宜乎白野公之深爱也。


Laniakea

刘基:出越城至平水記(伯温在绍兴时的快乐生活)

舟出越城东南,入镜湖四里许,为贺监宅。宅今为景福寺。又东南行二里许,为夏后陵。陵旁为南镇祠。又东可二里,入樵风径。东汉郑巨君采薪之所也。径上有石帆山,状如张帆。又折而西行二里,为阳明洞天,其中有峰,状如伞,名曰石伞之峰。其东为石旗,秦望、酒瓮在焉。又南入若耶之溪,循宛委、玉笥,溯流三里至昌源,有故宋废陵。盖理宗上皇之所葬也。其上有山,状如香炉,名曰香炉之峰。入南可四里曰鑄浦,是为赤堇之山。其东山曰日鑄,有铅锡,多美茶。又南行六七里,泊于云峰之下,曰平水市,即唐元微之所谓草市也。其地居镜湖上游,群小水至此入湖,于是始通舟楫。故竹木薪炭,凡货物之产于山者皆于是乎会,以输于城府。故其市为甚盛。开...


舟出越城东南,入镜湖四里许,为贺监宅。宅今为景福寺。又东南行二里许,为夏后陵。陵旁为南镇祠。又东可二里,入樵风径。东汉郑巨君采薪之所也。径上有石帆山,状如张帆。又折而西行二里,为阳明洞天,其中有峰,状如伞,名曰石伞之峰。其东为石旗,秦望、酒瓮在焉。又南入若耶之溪,循宛委、玉笥,溯流三里至昌源,有故宋废陵。盖理宗上皇之所葬也。其上有山,状如香炉,名曰香炉之峰。入南可四里曰鑄浦,是为赤堇之山。其东山曰日鑄,有铅锡,多美茶。又南行六七里,泊于云峰之下,曰平水市,即唐元微之所谓草市也。其地居镜湖上游,群小水至此入湖,于是始通舟楫。故竹木薪炭,凡货物之产于山者皆于是乎会,以输于城府。故其市为甚盛。开元寺僧有庵在市中,是为机上人祖,故上人邀宿其所。庵侧有小轩,俯耶溪,而山自秦望之阳分趋云门,北下者至此而止。其南自舜田、陶山、刺涪、若耶,东下者则皆在其外,历历可数诸檐楹间。故虽居市中而不黩首。春水涸舟不得深入,登岸行一里余,乃至。坐久觉清爽。机上人因请名其轩,莫能定。比之,法华山伯言好礼,乃议其名曰溪麓,以其在溪之上山之足也。且俾予为记。乃明日入城府,俗事又至,思遂遏至于今。今予来,时机上人为育王书记,适自四明归,复送予至庵所。时雨新霁,舟直抵桥下。予出城前一日,友人招饮大醉,明日入舟,比登岸且醉不能醒。乃卧溪麓轩中。明日机上人辞,还育王。予独至灵峰寻奎上人。时至正十五年六月二十二日也。机上人即开元寺僧玄中也。

 

Laniakea

[朱刘]归山河

朱元璋与刘伯温,昔同鱼水,后如陌路。

上位深知伯温刚正忠直,奈何才高绝世,于是减其封赏,卑其官职,罚其无辜,任其受辱,使之孤苦抑郁,不得恣意潇洒,请罪返京而留困。

忧愤成疾,药蛊蚀身,伯温终为政敌胡惟庸所害。后胡惟庸谋反案发,朝野牵连横死者数万,功臣名将诸多受戮,十不存一。

伯温埋骨十二年时,上念其忠直,似有所悔,道先生孤于满朝朋党故而受害,虽死尤荣。

由此可见,伯温死于大杀功臣前,免于酷烈之刑、灭族之祸,或为不幸之幸。


朱元璋与刘伯温,昔同鱼水,后如陌路。

上位深知伯温刚正忠直,奈何才高绝世,于是减其封赏,卑其官职,罚其无辜,任其受辱,使之孤苦抑郁,不得恣意潇洒,请罪返京而留困。

忧愤成疾,药蛊蚀身,伯温终为政敌胡惟庸所害。后胡惟庸谋反案发,朝野牵连横死者数万,功臣名将诸多受戮,十不存一。

伯温埋骨十二年时,上念其忠直,似有所悔,道先生孤于满朝朋党故而受害,虽死尤荣。

由此可见,伯温死于大杀功臣前,免于酷烈之刑、灭族之祸,或为不幸之幸。


明代文学bot

【投稿】


工之侨得良桐焉,斫而为琴,弦而鼓之,金声而玉应。自以为天下之美也,献之太常。使国工视之,曰:“弗古。”还之。

工之侨以归,谋诸漆工,作断纹焉;又谋诸篆工,作古窾焉。匣而埋诸土,期年出之,抱以适市。贵人过而见之,易之以百金,献诸朝。乐官传视,皆曰:“希世之珍也。”

工之侨闻之,叹曰:“悲哉世也!岂独一琴哉?莫不然矣!而不早图之,其与亡矣。”遂去,入于宕之山,不知其所终。

——刘基《工之侨献琴》

【投稿】


工之侨得良桐焉,斫而为琴,弦而鼓之,金声而玉应。自以为天下之美也,献之太常。使国工视之,曰:“弗古。”还之。

工之侨以归,谋诸漆工,作断纹焉;又谋诸篆工,作古窾焉。匣而埋诸土,期年出之,抱以适市。贵人过而见之,易之以百金,献诸朝。乐官传视,皆曰:“希世之珍也。”

工之侨闻之,叹曰:“悲哉世也!岂独一琴哉?莫不然矣!而不早图之,其与亡矣。”遂去,入于宕之山,不知其所终。

——刘基《工之侨献琴》

明代文学bot

【投稿】

谁谓秋月明?蔽之不必一尺翳。
谁谓江水清?淆之不必一斗泥。
人情旦暮有翻覆,平地倏忽成山溪。
君不见桓公相仲父,竖刁终乱齐;
秦穆信逢孙,遂违百里奚。
赤符天子明见万里外,乃以薏苡为文犀。
停婚仆碑何震怒,青天白日生虹蜺。
明良际会有如此,而况童角不辨粟与稊。
外间皇父中艳妻,马角突兀连牝鸡。
以聪为聋狂作圣,颠倒衣裳行蒺藜。
屈原怀沙子胥弃,魑魅叫啸风凄凄。
梁甫吟,悲以凄。
岐山竹实日稀少,凤凰憔悴将安栖!

——刘基《梁甫吟》

【投稿】

谁谓秋月明?蔽之不必一尺翳。
谁谓江水清?淆之不必一斗泥。
人情旦暮有翻覆,平地倏忽成山溪。
君不见桓公相仲父,竖刁终乱齐;
秦穆信逢孙,遂违百里奚。
赤符天子明见万里外,乃以薏苡为文犀。
停婚仆碑何震怒,青天白日生虹蜺。
明良际会有如此,而况童角不辨粟与稊。
外间皇父中艳妻,马角突兀连牝鸡。
以聪为聋狂作圣,颠倒衣裳行蒺藜。
屈原怀沙子胥弃,魑魅叫啸风凄凄。
梁甫吟,悲以凄。
岐山竹实日稀少,凤凰憔悴将安栖!

——刘基《梁甫吟》

peppermint1124

明初功臣年龄差(部分)

朱元璋,洪武三十一年,寿七十一

徐达,洪武十八年,年五十四

常遇春,洪武二年,年四十

李贞,洪武十一年,年七十有六

李文忠,洪武十七年,年四十有六

邓愈,洪武十年,年四十一

汤和,洪武二十八年,寿七十

刘基,洪武八年,年六十五


所以以洪武元年为统一参考时间,当时:


朱元璋,41

徐达,37

常遇春,39

李贞,66

李文忠,30

邓愈,32

汤和,43

刘基,58

朱元璋,洪武三十一年,寿七十一

徐达,洪武十八年,年五十四

常遇春,洪武二年,年四十

李贞,洪武十一年,年七十有六

李文忠,洪武十七年,年四十有六

邓愈,洪武十年,年四十一

汤和,洪武二十八年,寿七十

刘基,洪武八年,年六十五


所以以洪武元年为统一参考时间,当时:


朱元璋,41

徐达,37

常遇春,39

李贞,66

李文忠,30

邓愈,32

汤和,43

刘基,58

安措

【孙权中心】沉酌(11)

     第一卷  微醺·少年豪纵  第十一章

 

  “仲谋,我学的是法学和哲学。”诸葛瑾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着指出他的专业,隐隐带着拒绝的味道。
  “但是你以前可是做过州牧的,”孙权强调,“你不会的我可以教你,慢慢学总是会的。子瑜,我们之间的死生不易之誓呢?总不会转世了就不做数了吧?”
  “转世,便已是重新来过了。”诸葛瑾的笑意消失不见,叹道,“仲谋如此信任我,过于轻佻了。”
  孙权诧异地看着诸葛瑾,眼里的顺理成章差点保持不住,孙权顿了顿,正了脸色,“子瑜非道不行,非义不言。就算是转世,这些...

     第一卷  微醺·少年豪纵  第十一章

 

  “仲谋,我学的是法学和哲学。”诸葛瑾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着指出他的专业,隐隐带着拒绝的味道。
  “但是你以前可是做过州牧的,”孙权强调,“你不会的我可以教你,慢慢学总是会的。子瑜,我们之间的死生不易之誓呢?总不会转世了就不做数了吧?”
  “转世,便已是重新来过了。”诸葛瑾的笑意消失不见,叹道,“仲谋如此信任我,过于轻佻了。”
  孙权诧异地看着诸葛瑾,眼里的顺理成章差点保持不住,孙权顿了顿,正了脸色,“子瑜非道不行,非义不言。就算是转世,这些东西也不会变的。”
  说到这里,孙权近乎是委屈了,“子瑜刚刚那么问是不信我么?不相信我没有看错子瑜么?”
  “仲谋……”诸葛瑾看了孙权一眼,在熟悉的眉眼里找到了当年的风采,突然笑道,“是我多此一举了。”
  “只是仲谋,这就事,等我毕业了再说。”
  “子瑜……”
  “博士要求脱产。”
  “子瑜的意思是给我做义工?”
  “仲谋想去看敬舆么?”
  这是,买一送一?

  刘基的容颜极好,好到所有人见到他,都会惊讶于他的美貌而不敢造次。
  刘基的美是配得上任何场合任何时间的,春天的万物生机不过是他的陪衬,冬天的傲雪梅花与他相比也不过能得到一句没有辱没美人。
  当年的刘基站在朝堂之上,就算是穿着朝服也带着几分独特风韵,把庄严肃穆的大殿也衬得诗情画意。
  而如今的刘基坐在普普通通的大学食堂里,清淡的气质融进了食堂炙热的环境里,如清水入油,本身的气息被隐藏得半点不剩。等到有人经过他身边时,才会感叹他的美丽。
  孙权知道刘基长得好看,但是他征召刘基时,刘基已经三十六岁,纵然美貌却少了这少年时特有的风情。
  眉眼初开的少年带着特有的青涩,身上偏偏带着上辈子宦海沉浮历经世事的沉静气质,二者混合,丝丝缕缕地飘进了人心,让孙权看花了眼。
  “刘公子可真是倾国倾城。”孙权忍不住打趣道。
  刘基抬头,是满园的繁花春夏之景,就算是因为惊讶而瞪大了眼睛,那也是落英缤纷,有关不住的花香迎来。
  诸葛瑾约他吃晚饭时,只说了会带朋友来,没有点名道姓地说孙权。刘基现在是没有半点准备,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刘基停了两秒,接着站起身道,“仲谋,子瑜。”
  “敬舆,你这个样子怕是有不少女孩子追吧。”孙权把刚刚取来的晚饭放到桌子上,在刘基对面了下来。
  诸葛瑾把一份饭菜递给刘基,又把他自己的那份放好。
  刘基道了谢接着说道,“仲谋说笑了,我忙于学业,哪有时间见小姑娘。”
  孙权没注意刘基说什么,他只是发散思维地继续想到,敬舆弱冠时不出仕怕是因为知道自己长相美丽难以服众,所以等到三十多岁才出来做官的吧。
  “仲谋你想多了。”
  听到刘基的回答,孙权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说了出来,但这也没什么,“敬舆你要是早几年出仕的话……有你养眼的日子真是美好。”
  调笑过后,孙权便开始和诸葛瑾刘基谈起正事。

  一个公司的维系自然不能只靠前世的故人,孙权需要人才,需要很多的人才。
  正好他所在的大学称得上是人才辈出,在国内有一定的名气。这么好的资源,孙权怎么会放过呢?
  一顿饭吃完,孙权已经从诸葛瑾和刘基二人手中得到大量人才资料,把他们那些成绩优秀的朋友们的联系方式都存了下来。
  虽然孙权不喜欢管公司的事务,可是他出生在孙家就注定了无法置身事外。孙权接手国内事务,让孙策出国、和孙坚一起开拓市场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孙权不可能做出不符身份的事情,他接受了家里的安排。只是为了过上更好更自由的生活,孙权就要网罗大量的人才。
  孙权在心里粗略地估算了一下,觉得这些人还是不够多,然后抬起头,很认真地问,“我们要不要去吃个夜宵?”然后把你们的同学朋友都卖给我啊?
  诸葛瑾和刘基对视一眼,眼里都浮现出无奈的笑意。
  
     回去的路上孙权收到了一封信,孙权看了一眼,果然是曹丕的。这是今年第六封回信了,孙权算了算时间,若是这次不能解决问题,他就要大二了。
  大二就要上更多的专业课了,他哪有时间和曹子桓玩写信,孙权下定决心,这次就把自传的事情提一句,顺便多送点葡萄。
  其实孙权早就提过自传的事情,只是前几次曹丕都拒绝了,孙权便继续忍气吞声地做着曹丕的工作、和他保持笔友关系。
  只是自传是件多么大的事情么?成功与否真的有那么重要么?孙权没有意识到这只是个借口。
  等到这次孙权的葡萄和信件送去了曹魏,因为有了多年感情的积累,曹丕又被葡萄俘获,就着自传的话题给孙权写了洋洋洒洒的一篇回信,隐含着赞扬之意。
  不久之后,曹丕便收到了一封言辞更加谨慎,带着些许引诱意味的回信。曹丕越读越顺畅,越读……就越诗兴大发,给孙权写了首闺怨诗。
  忍,除了忍他还有什么办法?孙权笑着把信件收好,继续他的引诱计划。双方的信件几次交互,在某个假期,孙权也去了曹魏旅游一趟后,他们的关系又有了些许变化。
  具体的表现是,孙权收到了曹丕认为写自传是很不错的想法、他想要在曹魏推行的回信。只是这个时候,孙权已经要大三了。
  孙权见他的目的达到了,本想如上辈子魏吴联盟一般的结束这该死的笔友关系,毕竟他受够了各种各样的怨妇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孙权却迟迟没有行动,而是一如既往地和曹丕写信。
  感情上的变化在笔尖上体现出来,曹丕见了一纸纠结的信便开始对孙权问东问西。这并不是出于关心,而是基于“你不开心了我就开心了”或是“把你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这种心理。
  孙权挑眉微笑,对此给予的回复是:我活得比你久,长寿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曹丕看到信后差点拿着甘蔗找孙权拼命。等到他冷静下来,给孙权写了封回信:我兄弟姐妹多。
  孙权:我活得久。
  曹丕:我父亲是汉丞相,是魏王。
  孙权:他活得没我长。
  这种没有意义的交流持续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里无论曹丕给孙权写什么,孙权的回复都是他活得久。曹丕一开始还会生气,但时间长了也就没有了感觉。两人相互讽刺的次数多了,感情反倒更好了起来。
  孙权曹丕两人这才发现他们交往的正确方式,于是两人便正式成了损友。他们的每封书信里面都充斥着机锋,明嘲暗讽指桑骂槐等等用得是淋漓尽致,尽显春秋笔法名士风流。
  只是偶尔也有温情的时候。
  比如临近大学毕业的孙权写信抱怨上辈子父兄英年早逝,他临危受命,操劳一生什么的。曹丕便回信安慰孙权,故意大谈特谈没有父兄的好处,比如分家产什么的。又举了有父兄的坏处,比如他自己当年成为世子的艰辛之路。
  孙权见到这封信的表情曹丕没有看到,只是他有幸见到了曹操的表情。这封信机缘巧合地被曹操看到了,曹丕想拦都没有拦住。
  曹操一目十行地看完了信,对着曹丕露出了一个十分和善的微笑。

  大四即将结束,即使当年孙权把诸葛瑾和刘基的朋友们都拉拢来为他做事,孙权还是很忙。孙权忙着公司忙着毕业论文忙着关心故人的问题。
  比如到底去当演员的陆逊。孙权特意去看过陆逊在校内的演出,那脸上丰富多彩的表情和上辈子的陆逊简直判若两人,却和话剧里的人物十分吻合。
  孙权觉得有点出戏,毕竟他对着陆逊那张如月光般皎洁冷漠的脸过了大半辈子,猛地从白月光变成霓虹灯,孙权有点不适应。
  也就在这时,孙权才彻底区分开了前世和今生。
  前世的故人们如吕范吕蒙,仍为孙家做事。诸葛瑾刘基的性格仍旧不变。孙权虽然知道两世的不同却没有十分明确的认识。
  直到孙权看见他的丞相、上大将军不去从政不去从商反而去演戏,看见陆逊用熟悉的脸庞说出或天真或粗鄙的话语。孙权才十分直观地意识到,一切都不同了。
  孙权想着这些琐事,盘算着他的最近要做什么事,念叨着陆逊下一次演出他能不能腾出时间去看看。每当这种时候,孙权就叹息他又没有把诸葛亮招纳过来。
  孙权在心里愤愤不平地嘟囔了几句,然后把目光转向了他的同班同学们。
  都是名校出身,他们也不能太拉低学校的平均水平不是。孙权把同学们的表现一一记录下来,只等他们实习毕业。
  于是当同学们在校招里挑选合适的工作时,却惊讶地发现孙权竟然站在台后冲着他们微笑。
  “要来孙吴试试么?”孙权笑着说,掩饰了志在必得的神色,“大家同学一场,彼此照顾照顾不是很好么?”

  笔友组笔友组,给笔友组打call。
  《葡萄美酒夜光杯》曹丕孙权合著
  他热爱葡萄,而他却有着紫色的头发。
  他喜爱美酒,而他有着一座葡萄庄园。
  当他的酿酒事业出现危机,是他,把庄园里的葡萄低价供应,从而使他渡过难关。
  只是美酒终须用杯盛,他们的感情在月夜之下,也被人用杯具装好,打包到了台前。
  欢迎阅读《葡萄美酒夜光杯》,仔细品味这段错付的悲欢。

栈

《听说你有个男朋友》

注:伯温、百室大型ooc现场!!!
       第二部分凑字数的!!!
       很水!!!
       什么狗玩意我自己也看不懂!

1、误会
        学校食堂,汤和扒着餐盘里的鸡肉,眼神幽怨。
        “怎么了?朱元璋又抛下你去陪媳妇了?”
 ...

注:伯温、百室大型ooc现场!!!
       第二部分凑字数的!!!
       很水!!!
       什么狗玩意我自己也看不懂!

1、误会
        学校食堂,汤和扒着餐盘里的鸡肉,眼神幽怨。
        “怎么了?朱元璋又抛下你去陪媳妇了?”
        刘基端着餐盘来到汤和旁边坐下。
        “不是,我之前不是在追系里的一个学姐吗?本来还差一点就追上了!但是你们系今年保送来的那个李...李什么?”
        “李善长。”
        今年文学系保送来的就只有一个李善长,因为长得帅人又温柔,周边的姑娘总是在谈论他。这一来二去,刘基也就记住这个人了。
        “对!就那个李善长!半路杀出个李善长,那学姐就基本没理过我了!嘤嘤嘤。”汤和靠在刘基怀里,“伯温你可以帮我啊!”
        “起开,你要我怎么帮?”
        刘基推开汤和。
        “这样......”
        汤和在刘基耳边道,同时刘基的脸色也逐渐变黑。
        “不行!我一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不......”
        刘基抗议道。
        “一套《哈利·波特》典藏版。”
        “再加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喜剧珍藏版。”
        汤和一咬牙:“成交!”

        没什么大不了的。
        刘基努力告诉自己这不过是几秒钟的事儿。
        下一秒他冲上前去,指着李善长哽咽着说:
        “你竟然背叛我!”
        然后做抹泪状飞快跑走,丝毫不顾周围人的惊讶和李善长诧异的眼神。
        汤和:已下单。兄弟给力!

        “如果我没记错,刚才那个人就是你暗恋的刘基?”
        李善长听见邻家姐姐这么一说,难得的害羞了。
        “嗯......”
        “所以你最近找我这么频,就是因为在追我的男生认识刘基,想让我帮你要联系方式对吗?”
        邻家姐姐笑着问李善长。
        “对...麻烦了。”

        当天晚上校腐群的热门话题:
        文学系的两个系草什么时候好上了?

2、学长,能给个联系方式吗?
        “学长,能给个联系方式吗?”
        说实话,刘基头一次发现一个人能锲而不舍到这种程度,自己已经很明确的表达自己不愿意交换联系方式了,但李善长每天都来问他,简直做到了风雨无阻。
        李善长啊,李善长,你还真是要我的命啊。
        刘基叹气,自知自己还是无法拒绝他,只得同意。
        “15x xxxx xxxx”
        “啊?”
        李善长一时未反应过来刘基在说什么。
        “你不是想要我的联系方式吗?给你了。”
        刘基说完转身就走,但李善长叫住了他。
        “学长!”
        “又怎么了?”
        李善长有些不好意思,脸有些红。
        “能在说一遍吗?我没听清......”
        “15x xxxx xxxx”
        15x xxxx xxxx。我记住了。
        “我以后可以叫你伯温吗?学长。”
        伯温吗?好久明天见你这样叫我了。
        “随你。”
        百室,好久不见。
        遇,是相逢;再遇,即是注定。

3、听说你有个男朋友
        最近有传闻说文学系的两个系草谈恋爱了,汤和不是很信,于是他开始搜索证据,并潜伏到校腐群中关注无处不在的腐男腐女们的动向。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因为李善长要告白刘基了。
        李善长哼着小曲儿,在教学楼下等刘基下楼,拿着本《告白方式100种》挑选告白套路。
        Plan A:
        A:你知道为什么26个字母我只能数到I吗?
        B:为什么?
        A:ABCDEFGHI love you.
        李善长:不行不行,太土了。
        Plan B:
        A:你知道“您”怎么写吗?
        B:你心,上下结构。
        A:不对,应该是“你在我的心上”。
        李善长:不行不行,伯温不会按套路走的。
        Plan C:
        A:我胸口好痛。
        B:怎么了?去医务室吧。
        A:只是看见你心脏跳的好快。
       李善长:...说不出口。
       正当李善长纠结时,刘基站在他面前挡住了光。
       “走了,下次别在太阳下看书,伤眼睛。”
       李善长见是刘基,急忙收起书,对他傻笑。
       “好。”

        一路上两人无言,李善长觉得时机正好,给自己加油打气,便对刘基道:
        “伯温,你有男朋友吗?”(李善长早就真的刘基是弯的了,刘基也是,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写就这样了...)
        “有啊。”
        刘基淡定回答。
        李善长:!!!是那个龟孙捷足先登!?
        刘基停下步伐看着李善长失落的双眼,又道:
        “我眼前的这个就是我男朋友。”

        在群里刷到的都是什么“伯温、百室今天发狗粮了吗”之类的,汤和不是很理解为什么一起男生姑娘会热衷于人家的狗粮,而且也找不着什么证据,还因为说话有点扯淡被换了无数次马甲有被无数次踢出群,汤和果断放弃,索性找到伯温问道。
        汤和:听说你有个男朋友?
        刘基:是真的。
        汤和:!!!

啊啊啊啊啊啊!!!!!马上就要回校了!!!!码不完小彩蛋了!!!!!!小彩蛋我请 @叽 帮忙发了!!!

核桃蛋的博物馆
刘基楷书跋元人饮马图卷 131...

刘基楷书跋元人饮马图卷 1311-1375 辽宁省博物馆藏

Postscript by LIU Ji/1311-75/Liaoning Provincial Museum


刘基楷书跋元人饮马图卷 1311-1375 辽宁省博物馆藏

Postscript by LIU Ji/1311-75/Liaoning Provincial Museum


連鏡

错峰发一个好玩的

感谢鹤讶雪太太的原问卷,感觉每道题目都好贴切某人的特质啊哈哈哈哈

1、您的本命使用什么语言和文字?您能否和他进行无障碍交流?

汉语(温州话+官话)窝听不懂温州话


2、他的相貌如何,存在相关记载和评价吗?那个时代的审美取向如何?

虬髯电目,探天根兮幹地轴

鉴于你刘在晚年好像很纠结病容憔悴使自己变丑,姑且认为他年轻时还是挺帅的吧[我觉得长得普通or丑的人不会在晚年纠结“我颜日已丑”介个问题]

蒙元雄性审美下,应该还不错


3、他的身高有记载吗?如果有,那么是多少?在那个时代算高吗?放到现在来看呢?

貌修伟!高的!蒙元时代都觉得高,窝觉得放到现在也很拿得出手了


4、那个时...

感谢鹤讶雪太太的原问卷,感觉每道题目都好贴切某人的特质啊哈哈哈哈

1、您的本命使用什么语言和文字?您能否和他进行无障碍交流?

汉语(温州话+官话)窝听不懂温州话


2、他的相貌如何,存在相关记载和评价吗?那个时代的审美取向如何?

虬髯电目,探天根兮幹地轴

鉴于你刘在晚年好像很纠结病容憔悴使自己变丑,姑且认为他年轻时还是挺帅的吧[我觉得长得普通or丑的人不会在晚年纠结“我颜日已丑”介个问题]

蒙元雄性审美下,应该还不错


3、他的身高有记载吗?如果有,那么是多少?在那个时代算高吗?放到现在来看呢?

貌修伟!高的!蒙元时代都觉得高,窝觉得放到现在也很拿得出手了


4、那个时代人们的沐浴频率如何?您的本命呢?(本题已屏蔽叔夜和Jeff)

元代杭州流行四季洗冷水浴

窝不知道惹,姑且认为白面书生还是讲究个人卫生的吧


5、他是否有大男子主义倾向?哪些记录能够表明他对于异性的看法呢?

绝对不是!他反对“七出”中因为无子、恶疾抛弃妻子,古人当中也就他这个“刺头”会为了这种事情发声,三观非常正呢!



6、他大概有几名真正意义上的配偶(男性配偶也算)?和她们的关系怎样,有没有辜负过她们呢?

3个,都还不错吧,对表姐情深意重叻,四十岁才生第一个儿子,明显就是为表姐守身如玉了,也没有纳妾之类的(他家一直很中产阶级),章夫人算zyz强行搭售,他也以正室夫人的身份对待她,真的是很善良的男人~

(新昌县志里说,某人拉着朋友到青楼去观星,聊天聊到大半夜orz)


7、他所处时代的阶层流动状况如何?他是否有强烈的等级观念?

蒙元时代,各花各看,蒙元各区域的阶层流动状况都比较神奇,不想强行用汉族政权的概念去评价。但总的来说,读书人的上升渠道比较狭窄

难说,我也看不清他对蒙元习惯法到底是什么看法,洪武年间不少事情都是表演,做不得数


8、他有后代吗,如果有记载,那么是几个?他采取的教育方式怎样,有没有代际创伤?

有 二男二女,两个女儿在年纪很小的时候他就下线了,两个儿子都教养的很好,父亲死的不明不白算不算代际创伤

按照我拿到的资料来说,刘基是个蛮严肃的人,再按照两个儿子的人生抉择来说,也算不辱门风了,虽然……


9、他的墓地被发现了吗?如果有,坟头草长得怎么样了?您去那里看过他吗?

有的,温州和丽水处处豪华坟墓,他的坟墓居然是土坟,荒草萋萋(我特别喜欢的一句话是,他不会在乎这种事情,早就跳脱三界之外了),但好像刘氏宗族一直在维护,特意保留这种感觉吧

窝还没去,但一定会去看的


10、假若能够抹除他的一个黑点,会选择哪一桩?

没啥明显黑点呢~ 最大的黑点,说不定是跟了朱元璋:)



观诗有觉

浣溪沙

语燕鸣鸠白昼长,黄蜂紫蝶草花香。苍江依旧绕斜阳。

泛水浮萍随处满,舞风轻絮霎时狂。清和院宇麦秋凉。


——计划在慢慢推进,虽然加了任务但还是第一次自主坚持的把事情做完了。希望能继续走下去,到了秋天能闻到麦香。

语燕鸣鸠白昼长,黄蜂紫蝶草花香。苍江依旧绕斜阳。

泛水浮萍随处满,舞风轻絮霎时狂。清和院宇麦秋凉。


——计划在慢慢推进,虽然加了任务但还是第一次自主坚持的把事情做完了。希望能继续走下去,到了秋天能闻到麦香。


寻找灵感的猫先生

(OOC预警!!)感觉……高p成了伯温……小哥哥…… 读伯温的作品感觉是个……很可爱潇洒的人,他写某些词(比如调笑令系列)的时候可能是老不正经(bu)在摸鱼……帅气属于伯温  ooc属于我! (背景参考了千里江山图和徽宗画的树枝,鹤直接临摹的瑞鹤图)

(OOC预警!!)感觉……高p成了伯温……小哥哥…… 读伯温的作品感觉是个……很可爱潇洒的人,他写某些词(比如调笑令系列)的时候可能是老不正经(bu)在摸鱼……帅气属于伯温  ooc属于我! (背景参考了千里江山图和徽宗画的树枝,鹤直接临摹的瑞鹤图)

連鏡
跟风搞一个明初文臣九宫格 能用...

跟风搞一个明初文臣九宫格

能用历史原图的都用画像了,张昶和杨宪只能采用三次元ooc版,凑合着看吧

对的,我就是来打tag的

跟风搞一个明初文臣九宫格

能用历史原图的都用画像了,张昶和杨宪只能采用三次元ooc版,凑合着看吧

对的,我就是来打tag的

墨痕犹淡🍃

【朱刘】求不得

    #ooc预警#
   #与历史无关,有私设#

   朱元璋最近很烦闷。
    因为他的先生又给他上了一道告老还乡的折子。
    他不禁有些气,自言自语着:“先生啊,是你帮助我取得天下,但现在让你和我一起共享太平,怎么这么难呢……”
   
   第二天,朱元璋就在御花园里召见了刘伯温。

   “您为什么一定要告老还乡呢?”
   “臣已老迈衰朽,不能再帮助皇上了。”
 ...

    #ooc预警#
   #与历史无关,有私设#

   朱元璋最近很烦闷。
    因为他的先生又给他上了一道告老还乡的折子。
    他不禁有些气,自言自语着:“先生啊,是你帮助我取得天下,但现在让你和我一起共享太平,怎么这么难呢……”
   
   第二天,朱元璋就在御花园里召见了刘伯温。

   “您为什么一定要告老还乡呢?”
   “臣已老迈衰朽,不能再帮助皇上了。”
   “先生真的不想陪着朕了吗?”
   “……”
   “好吧……既然先生想走,走吧。”
   “谢皇上。”

   皇上准了刘伯温告老还乡的折子。
   刘伯温未在城中作太多停留,几天后踏着晚霞出了皇城。

   他从此在朱元璋的世界里消失了,
     再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但朱元璋不知道,
     有人每天都在回忆他们的点滴,
     末了,感叹一句,

     “求不得,放不下。”

  ——————
    哇写得好乱[摊手]
    要是有什么有损两位的地方就先赔个不是了[作揖]

大魏高祖文皇帝Fanny
#大明#八八与他的圆桌骑士团(...

#大明#八八与他的圆桌骑士团(x
突如其来的脑洞

#大明#八八与他的圆桌骑士团(x
突如其来的脑洞

阿秋_青石关的月色真美

模仿FGO中的从者写的刘基个人语音ww(不包括羁绊)

含微量刘宋李和汤朱徐常倾向注意。宝具那里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清楚。

战斗:
-开始1:一步不可退。
-开始2:快点解决吧。
-技能1:不再想想吗?
-技能2:正合我意。
-Card选择1:你确定吗?
-Card选择2:知道了。
-Card选择3:好麻烦啊。
-宝具选择:嗯嗯,请看看我的得意之作。
-攻击1:喔。
-攻击2:唉。
-攻击3:不要再有了。
-Extra:已经看穿你了。
-宝具:桓桓于征兮,郁郁于文——『璀错星火盛世辉光』!
-受击1:哎哟!
-受击2:算工伤吗?
-战斗不能1:吃点东西,先休息一下吧。
-战斗不能2:我还是如此没用,就像那时一样……
-胜利1:早有所料。
-胜利2:真是一场艰难的战斗,我...

含微量刘宋李和汤朱徐常倾向注意。宝具那里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清楚。

战斗:
-开始1:一步不可退。
-开始2:快点解决吧。
-技能1:不再想想吗?
-技能2:正合我意。
-Card选择1:你确定吗?
-Card选择2:知道了。
-Card选择3:好麻烦啊。
-宝具选择:嗯嗯,请看看我的得意之作。
-攻击1:喔。
-攻击2:唉。
-攻击3:不要再有了。
-Extra:已经看穿你了。
-宝具:桓桓于征兮,郁郁于文——『璀错星火盛世辉光』!
-受击1:哎哟!
-受击2:算工伤吗?
-战斗不能1:吃点东西,先休息一下吧。
-战斗不能2:我还是如此没用,就像那时一样……
-胜利1:早有所料。
-胜利2:真是一场艰难的战斗,我都出汗了。

召唤:
-Caster,刘基,又一个对传说故事深信不疑的人吗,还是单纯的一位幸运的宠儿呢?除了星占术算,我也有更擅长的工作哦?

强化:
-升级:居然还能更好吗?
-灵基再临1:和你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吧?
-灵基再临2:先说好,就算你这么期待,我也不会帮你占卜吉凶的。
-灵基再临3:咳咳,好久没任事了,突然这样,太辛苦了。
-灵基再临4:我都已经快忘记自己从前的样子了……

个人空间:
-会话1:嗯?我不算命的?有这种需要别来找我啊。
-会话2:Master你,为什么要召唤我呢。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我可以知道吗?
-会话3:又是,新的御主(元帅),吗……
-会话4:啊呀啊呀,Master你还真是有些难以言喻的特殊趣味啊。(持有李善长时)
-会话5:如果说世上有谁让我自愧不如的话,就是景濂了吧。从我见到您时,就相信像他这样的从者一定会被您召唤。(持有宋濂时)
-会话6:啊啊,那家伙,真是恋爱中的笨蛋啊。(持有常遇春或汤和时。)
-喜欢的东西:烧饼,这是我故乡青田的名产,要不要尝尝看?其实也没打算给你。
-讨厌的东西:讨厌的东西?丧家犬(我)。
-关于圣杯:半生都在逃离术算,最后却靠魔术来实现夙愿,这不是更可悲吗?
-活动:又在吵吵闹闹了,真搞不懂这些人。
-生日:譬彼烛上火,一灭无光辉……不,没什么,生日快乐。

阿秋_青石关的月色真美

【主刘宋李】刘基中心十幸十虐

失踪人口回归,深夜发点玻璃碴子。

刘基中心 十幸十虐

一幸正逢韶华。
“我叫刘基,我要做未来中兴朝廷的国之柱石,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宋濂,字景濂,愿与君共勉。”

二幸青梅竹马。
“结璘和郁仪相逢之时正是峥嵘少年,他二人志气相投,一见如故,就此结为金兰之交、秦晋之好……”
“那也不错啊。然后呢?”
“然后下次再给你讲!”

三幸知己同白发。
“当今文章第一,舆论所属实在翰林学士臣濓,华夷无间言者;次即臣基,不敢他有所让。”

四幸盛世太平弃兵甲。
“我劝你呀,别琢磨什么元廷了,能跟着陛下这样的明君,也算是你这后半辈子的福气了,安心想想怎么让百姓过上好日子,不也是美事一桩?”
“固所愿也。”

五幸共...

失踪人口回归,深夜发点玻璃碴子。

刘基中心 十幸十虐

一幸正逢韶华。
“我叫刘基,我要做未来中兴朝廷的国之柱石,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宋濂,字景濂,愿与君共勉。”

二幸青梅竹马。
“结璘和郁仪相逢之时正是峥嵘少年,他二人志气相投,一见如故,就此结为金兰之交、秦晋之好……”
“那也不错啊。然后呢?”
“然后下次再给你讲!”

三幸知己同白发。
“当今文章第一,舆论所属实在翰林学士臣濓,华夷无间言者;次即臣基,不敢他有所让。”

四幸盛世太平弃兵甲。
“我劝你呀,别琢磨什么元廷了,能跟着陛下这样的明君,也算是你这后半辈子的福气了,安心想想怎么让百姓过上好日子,不也是美事一桩?”
“固所愿也。”

五幸共同笑骂。
“百室不必烦恼,再过个三年两载,你就是求我出来烦你,我也不来。”
“闭嘴!傻逼,谁要你说这个了?”

六幸执手归家。
“后来结璘和郁仪看遍人间百态,决意淡忘名利归隐于乡,营造一方田舍,每日论史阅经,抚琴互答,快活更甚仙界。”

七幸相看无须答。
宋濂合纸一笑:“真乃倔强书生。”

八幸久别重遇仍牵挂。
“景濂,见字如面。前番俗事叨扰,实难抽身,故而未曾回信。近日偶感风寒,又苦朝事艰难,不得已托辞请退而已,不必挂心。”

九幸今生姻缘佳。
“照此说来,我弃暗投明得见百室,也算美事一桩?”
“喂,你怎么了,突然发什么神经?烧糊涂了?”

十幸难时人皆散,回首犹望他。
“此去前途未卜,愿诸位各自珍重。”

一虐美人迟暮。
公之量可以包天下,而天下不能容公之一身;公之识可以鉴一世,而举世不能知公之为人。

二虐爱恨糊涂。
“刘基啊刘基,你我政见相左,个性又不合,你为何一再……”
“我想这也许要问你了,百室。”

三虐知己成陌路。
“元帅……尚飨!”

四虐国破家亡万骨枯。
“尔等元臣,是否仍心存侥幸,贪恋旧都繁华,不肯真心相待?”

五虐生离死别。
“姓刘的,你给我滚出来!哪有你这样的……我告诉你,这事儿咱俩没完,你别以为装死我就不会骂你!”

六虐恩义不复。
“既已身为贰臣,忠之一字,实不敢言。”

七虐求而不得苦。
“待我死后,你将此书印成,藏之名山……”

八虐失又复回终踟蹰。
“景濂……
……罢了。”

九虐今生姻缘薄。
有美一人兮美且仁,自我不见兮不知几春。仰玄穹兮睇参辰,为合为离兮孰测其因?青冥无阶兮江海无津,风雨茫茫兮蛟龙怒瞋,安得羽翼兮致我与邻?
有美一人兮美且都,青霞为衣兮白云为裾。被秋兰兮佩珣玗,泰和与游兮中黄与居。瞻望弗及兮芳岁其徂,山高水深兮道阻且纡,安得羽翼兮致我与俱?
有美一人兮在山中,苍眉黑须兮玉雪其容。饮沆瀣兮食紫虹,澡石泉兮洒清风,邀初平兮从赤松。超逍遥兮乐无穷,安得羽翼兮致我与同?

十虐人人似君影,仍道不如初。
“伯温作土中人将二载,俯仰今古不能不慨然兴怀。孟兼请濓题识序后,因书伯温昔日之言以表吾愧。操觚之时,泪落纸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