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刘基赫 徐文祖

13浏览    2参与
Desire

【同类】 二

    更新随缘,会很慢,但会耿

    篇幅短小罢了


   刘基赫并没有起身,而是静静的坐着


  他在等。


   等门外的认自动离去,毕竟没人会有闲工夫跑来一直敲门。

     果然,没过多久,敲门声停止了。


     此刻刘基赫的思想逐渐恢复平静,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仅仅是表面而已。...


    更新随缘,会很慢,但会耿

    篇幅短小罢了


   刘基赫并没有起身,而是静静的坐着


  他在等。


   等门外的认自动离去,毕竟没人会有闲工夫跑来一直敲门。

     果然,没过多久,敲门声停止了。


     此刻刘基赫的思想逐渐恢复平静,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仅仅是表面而已。


   刘基赫现在的状态,就好像是被柔软棉花包裹住的一根细弦,看似保护的异常完好,但其实早就似断非断,这个时候只需要外力轻轻的一碰,便一发不可收拾。


   他弯腰提起自己脚边的背包,轻轻的放在了有些陈旧的桌子上。

  

     背包上的图案已经磨损只能看个大概,拉链也异常的难拉。

   

       随着拉链打开,露出来了里面各色的颜料以及有些炸毛的画笔。刘基赫从背包夹层中抽出一张画纸平铺在桌面上,接着挑选了几罐颜料放在旁边,最后拿出还算尚可的画笔开始了创作。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 刘基赫才直起身子,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关节,白皙干净的手指上沾满了干掉的颜料。但现在刘基赫无心顾及,他只知道自己又完成了一副作品,一副满意的作品。


  收起思绪才感觉到了干在手上的颜料,刘基赫不喜欢这种感觉,就像不喜欢被掌控被压制一般。


  起身正准备去外面洗手,走到门口时身体一顿,好似想到了什么又重新回到桌前坐下,拿起未干的画笔在完成不久的作品上新添了一笔色彩。


   “哈……”心里突然涌出来的愉悦感险些让刘基赫笑出声,即使拼命的忍住但是拿笔的手已经开始颤抖。


   终于,笑声溢了出来,在房间里游荡着。


   “哈……哈哈……”他开始放肆的大笑,借此来发泄心中的成就感。


 笑够后,刘基赫用手背擦了一下眼角笑出的眼泪。下一秒便拿起沾满颜料的画笔走出房门,穿过狭窄昏暗的走廊来到了脏乱不堪的公共洗手间。


   看着脏乱的一切刘基赫心里产生了一丝厌恶。


   清澈的水流过画笔后开始变得浑浊,刘基赫专心的清洗着画笔和自己的双手,却并未注意到暗处那一双偷窥的目光。


   “画家吗。”突如其来的一道声音打断了刘基赫的动作。


    刘基赫没有回头,而是停顿了一下后继续清洗着画笔,直到笔上已经没有了颜料,而水流也重新变回清澈。


  甩了甩手上和画笔上的水珠,刘基赫这才转过身去。


  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男人:炽白的灯光从头顶打下来,可能是因为对面男人的眼窝太深,又或者是弯曲刘海的遮挡,一时竟看不出眼里的情绪,明明是炎热的夏天,却穿着黑色的长袖长裤,全身上下唯一的亮色便是那鲜艳饱满的唇,但其实只会衬得皮肤更加苍白无色。

Desire

【他人即地狱】同类

主cp祖赫,夹杂着宗赫

注❗️❗️❗️

1.私设刘基赫是落魄的画家,之前是个富家少爷。

2.老徐存在一定【ooc】,赫性格疯批偏执

3.两个非正常人的【恋爱】

4.因为工作问题,可能更的不太勤,但会努力不坑

5.既然这些都能接受,那就开始吧↓↓↓↓


   伊甸考试院的环境很差。

   忽亮忽灭,狭窄的走廊,年久失修的电风扇正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吱声,好像下一秒就会掉下来砸在地上。

   而走廊里的房间也异常的狭小,仅容下一张桌子和窄窄的床。

   墙壁...

主cp祖赫,夹杂着宗赫

注❗️❗️❗️

1.私设刘基赫是落魄的画家,之前是个富家少爷。

2.老徐存在一定【ooc】,赫性格疯批偏执

3.两个非正常人的【恋爱】

4.因为工作问题,可能更的不太勤,但会努力不坑

5.既然这些都能接受,那就开始吧↓↓↓↓



   伊甸考试院的环境很差。

   忽亮忽灭,狭窄的走廊,年久失修的电风扇正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吱声,好像下一秒就会掉下来砸在地上。

   而走廊里的房间也异常的狭小,仅容下一张桌子和窄窄的床。

   墙壁上布满了褐色的污垢,隐约还能看到原来的白,地板也遗留着深色的印记。

整个房间如同棺材一样,令人压抑不安。

    从窗户上穿过的阳光投射在了床上,正好照亮了那人的面容,这是房间的新租客。

  一个落魄的画家,名叫刘基赫

 一年前刘基赫还是不愁吃不愁穿,要什么有什么的少爷,被众人簇拥着

  那天的飞机事故不仅让他失去了双亲,也失去了富饶的生活。

   从此人生一落千丈,除去身上穿的比较干净整洁和那张欺骗性极强的脸,也和流浪汉没什么区别了。

   刘基赫每天都游荡在首尔的各处

  今天在公园里给人画肖像赚钱,明天去地铁站里贴广告,甚至一不注意,还会被抓住说教了一顿。

  那一天,刘基赫像往常一样胡乱的走着,身体听从大脑的指挥,想到哪就去哪。

    路过垃圾桶旁,却意外看到垃圾桶里的一样东西,刘基赫纠结了几秒,向垃圾桶伸出了手,于是它被捡了起来

所幸垃圾桶很干净,里面都是些纸屑塑料袋什么的

  那是一副画,一副主调为暗色系的画:

  布满硝烟的天空和拥有着红褐色泥土的大地,因泛着光感而洁白的骨头落在大地上

  在红褐色的世界里堆积出了一个王座,最高处则是一颗缠满了荆棘的心脏,栩栩如生。

   在这副画的右下角处,写着作者的名字[刘基赫]

   此时的刘基赫死死的盯着这三个字  

   即使一开始便知道那些人的一言一行不过是为了讨好自己,但看着从垃圾桶里捡出来的画,这让他的心里充满了愤怒

   自己费尽心思才完成的作品,居然被当做垃圾扔垃圾桶里,实在是…………

   某个想法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就在那时,刘基赫好像明白了什么

    自己的作品没有任何问题,明明完美无暇却要被当成垃圾对待。

    是他们的问题,他们需要忏悔。

  对,没错,要让他们跪下来忏悔!跪下来求饶!!让他们大声的哀嚎!!!让他们从此消失

    但刘基赫清楚的知道,现在的自己还无法完美的处理这些人,这不符合自己的艺术规则。

  “咚咚!”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刘基赫的思绪。

  

   

   



       


 




三万年之前

Highlight(2)

这章算崩了几乎是想哪写哪(虽然前面也没有好很多)  不过大家放心文里不会出现其他人来抢老徐或者赫赫  赫赫很听老徐的话但不卑微  老徐是没有心的杀人机器但对赫赫非常宠 总之这一对在我心中是又血腥又残忍又浪漫的     他们没有正常人的感情但他们之间的爱意比一般人来的都要纯粹

今天也是口嗨到收不住的一天~~

——————————————分割线—————————————

  一切从那一天开始有了转变,一切暧昧从那一天起有了答案。那天徐文祖把刘基赫拉到四楼...

这章算崩了几乎是想哪写哪(虽然前面也没有好很多)  不过大家放心文里不会出现其他人来抢老徐或者赫赫  赫赫很听老徐的话但不卑微  老徐是没有心的杀人机器但对赫赫非常宠 总之这一对在我心中是又血腥又残忍又浪漫的     他们没有正常人的感情但他们之间的爱意比一般人来的都要纯粹

今天也是口嗨到收不住的一天~~

——————————————分割线—————————————

  一切从那一天开始有了转变,一切暧昧从那一天起有了答案。那天徐文祖把刘基赫拉到四楼,推开一扇落满灰尘的门,让刘基赫看地上的一具尸体。刘基赫被吓的直往后退之时一眼认出了死人的脸,这是以前骚扰过刘基赫的是他非常厌恶的一个上司。

  “其实我很早就打算动手了,只是那时候......我对自己的情感还不太确定,不过现在我很确定了。"徐文祖转过身,轻轻地牵起刘基赫的手“这是我第一次为别人杀人,亲爱的也是第一个让我产生那种不一样的感觉的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一向冷静的徐文祖居然开始结巴。刘基赫站在门口听着看着眼前的一切,此时他已从受到惊吓的状态慢慢的平定下来。一个从小到大从未见过血和暴力的自己现在在见了尸体之后居然如此镇定,刘基赫心里也有些不可置信。最让他感到矛盾的是,他对徐文祖能干出这档事似乎完全不意外,甚至在内心深处还被这披着人皮的恶魔深深地吸引着。听着徐文祖的一番话,刘基赫心里有千万情绪在翻涌,他缓缓将目光上移,对上了徐文祖藏在长刘海后面的一双眼睛。

  那一双眼睛,平日里温和又干净,配得上那位经常在社区做志愿或者在诊所兢兢业业上班的主人,但只有刘基赫知道,那些全是假象,那双眼睛的背后是冷漠,是伪善,是深不可测的罪恶和阴霾。

  所以自己在知道徐文祖杀人后并不害怕,是因为自己其实就是喜欢这种类型的人?

  又或者说,他刘基赫和徐文祖,本来就是同类型的人。

  他俩本就该在地狱里互舐伤口,相拥取暖。在世间没有好心人能救赎他们,他们只有彼此。而徐文祖不会喜欢那些珠光宝气俗不可耐的人,他只会被他的同类吸引。想通了这一点,刘基赫非但没觉得害怕,反而感觉很兴奋,甚至于激动的开始微微颤抖。

  那一天过得很快,刘基赫已经记不清还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两人最后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再后来,徐文祖开始手把手教刘基赫处理尸体和现场。作为一个从未接受训练的人来说,干这种事时多少会有点心理负担和不情愿,但刘基赫很听徐文祖的话,从来不会多问一句。为了处理尸体方便,他换上了和徐文祖一样的黑色T恤。望着镜子中越来越相似的两个人,徐文祖微笑着低头吻上了爱人的发顶:”亲爱的真的令我着迷。”刘基赫闭上眼睛,很受用地享受着徐文祖的爱抚。他们两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将爱意诉说,都在用自己的行动给予对方安全感。

  刘基赫自知自己正从一个人逐渐变成一个恶魔,但那又怎样呢?他已经毫不在意了,或许当他心灰意冷搬过来时,或许当他咬牙切齿和徐文祖咒骂那个好色的上司时,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徐文祖只是做了最后一步而已。那样也好,就和过去那个在上司脸色下委曲求全,自卑敏感又无力的刘基赫道别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