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刘备

110.6万浏览    15004参与
墨轩看世界
东汉末年一位儒士,他是刘备的老师,曹操的偶像。
东汉末年一位儒士,他是刘备的老师,曹操的偶像。
益州侯冬皓

四月廿四。


祭昭烈帝。昭烈帝祭日1799周年。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


四月廿四。


祭昭烈帝。昭烈帝祭日1799周年。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


观鉴历史
关羽连杀袁绍两员爱将,袁绍为何不拿刘备开刀,还放其去会关羽?
关羽连杀袁绍两员爱将,袁绍为何不拿刘备开刀,还放其去会关羽?
白鸽

人前人后

王专版玄亮,注意避雷。

一个文字版的在对象前在对象后段子。


刘备:

「在军师面前」:耐着性子同蛮不讲理的混混讲道理,教育对方好好要做人,不可以做坏事,最后发现对方压根听不进去,白说一通,无奈的摸着脑袋笑了,只好用求助的目光望向自家军师。


「军师背后」:发现讲不通道理,物理以德服人揍翻了对方,坐在他旁边点支香烟,心平气和开始教育他不可以再做坏事。


诸葛亮:

「刘备跟前」:操心操力操不完的心,帮刘备解决问题,出谋划策想主意,帮刘备和别人讲道理,发现讲不通,冷冷的看一眼刘备,发现对方正在边上抱以相信鼓励的目光为自己打call,………好吧,又败给他了。


「刘备...

王专版玄亮,注意避雷。

一个文字版的在对象前在对象后段子。




刘备:

「在军师面前」:耐着性子同蛮不讲理的混混讲道理,教育对方好好要做人,不可以做坏事,最后发现对方压根听不进去,白说一通,无奈的摸着脑袋笑了,只好用求助的目光望向自家军师。


「军师背后」:发现讲不通道理,物理以德服人揍翻了对方,坐在他旁边点支香烟,心平气和开始教育他不可以再做坏事。



诸葛亮:

「刘备跟前」:操心操力操不完的心,帮刘备解决问题,出谋划策想主意,帮刘备和别人讲道理,发现讲不通,冷冷的看一眼刘备,发现对方正在边上抱以相信鼓励的目光为自己打call,………好吧,又败给他了。


「刘备背后」:话不投机半句多,要么附和对方要么充耳不闻,冷笑一声,我的时间宝贵可没空和这种蠢货费口舌。






.

纯粹自己写的开心,王专刘备资深狂热粉,你要和我讨论角色也可以。


昭昭其明

咱玄亮也得有MBTI小人.JPG

大汉丞相那个是第一张练手所以没有对称的顶狐狸的备备

咱玄亮也得有MBTI小人.JPG

大汉丞相那个是第一张练手所以没有对称的顶狐狸的备备

正在藏钱的小瓜子

祭先主: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

今天是5月24日,农历:4月24日,转眼间,你已走了1799年

    223年农历4月24日,是你含恨归天的日子。那一刻,一颗理想主义的星星,就此陨落……

    还记得吗?那古桑树下,当那句“我为天子,当乘此车盖(是这么说的吧?)”从你口中说出,那远大理想,已悄然在你心中发芽

    还记得吗?黄巾起义,峰烟四起。你也自募乡勇,奋起镇压乱贼,投身入乱世洪流,踏上复汉的追梦路程

    还记得吗?复汉道路,是多么艰苦,你屡战屡...

今天是5月24日,农历:4月24日,转眼间,你已走了1799年

    223年农历4月24日,是你含恨归天的日子。那一刻,一颗理想主义的星星,就此陨落……

    还记得吗?那古桑树下,当那句“我为天子,当乘此车盖(是这么说的吧?)”从你口中说出,那远大理想,已悄然在你心中发芽

    还记得吗?黄巾起义,峰烟四起。你也自募乡勇,奋起镇压乱贼,投身入乱世洪流,踏上复汉的追梦路程

    还记得吗?复汉道路,是多么艰苦,你屡战屡败,却又屡败屡战,可是仍然迫不得已,只能屈身于刘表之下

    南阳庐中,隆中决策。三顾之恩,终得卧龙相助,从那时起,鱼,终于有了水;屈身多年,苦战多年,终于有了出头之日。

    多年以后,白衣渡江,荆州失陷。那时的你,已经坐拥益州江山,却毅然决然地为手足报仇,这虽然是一件傻事,但又何尝不是你重情重义的真实写照?

    “ 夷陵焚火,龙麟成灰,困倦长眠白帝央”

      白帝城中,桃花正盛放着,在这漫天桃花里,一颗理想的星星即将陨落,你当即将整个国家,毫无芥蒂地托付给了诸葛亮。这是多么令人动容的君臣之情!鱼水三顾合,风云四海深!鱼水情深,永不改变!

      时光匆匆,大浪淘尽多少英雄,那段峥嵘岁月已经渐渐远去。然而,你的远大理想,你的百折不挠,你的奋斗,你的坚定信念,你对理想的坚持,将永远被我们铭记。你死了吗?不,你没死,你永远活在了我们的心中

      你是乱世中的追梦人,追着你的复汉梦;你是乱世中的追光者,追着你心中的正义之光;但是,你难道不是一道光吗?一道照亮乱世的理想之光!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


~我是一条可爱的分界线~~

另:这是我第一次写祭文,文笔不太好。我是一名学生党,已经开学了,所以我没空和黑子们吵。这篇文只是我为了纪念昭烈帝而写,别喷,喷了就拉黑。最后,愿昭烈帝在天上过得幸福!

卷心菜

两只QQ人,揣手手看热闹的备备和一只甜姜,(bug好多骚瑞呃呃呃)最近把三国补完……虐死了……

两只QQ人,揣手手看热闹的备备和一只甜姜,(bug好多骚瑞呃呃呃)最近把三国补完……虐死了……

小唐说历史
刘备死后,遗孀吴皇后曾引发一件丑闻,刘禅愤而杀死一位朝廷栋梁
刘备死后,遗孀吴皇后曾引发一件丑闻,刘禅愤而杀死一位朝廷栋梁
小唐说历史
刘备逃出长坂坡后,曹操是如何对待他2个女儿的?结局很凄凉
刘备逃出长坂坡后,曹操是如何对待他2个女儿的?结局很凄凉
小模说历史
刘备一生不重用赵云,死前才表露真相,不愧是帝王之心!
刘备一生不重用赵云,死前才表露真相,不愧是帝王之心!
小模说历史
刘备自幼在乡下,和皇室无交集,为何族谱还能查到他?原因很现实
刘备自幼在乡下,和皇室无交集,为何族谱还能查到他?原因很现实
浅谈历史
荀彧一心向汉,为什么不投奔刘备,而是跟随曹操?
荀彧一心向汉,为什么不投奔刘备,而是跟随曹操?
一只等待铁罐的女鬼

《王业不偏安》第22章 先发制人

       最初当郭贡目光看向北边的兖州,看向东南边的袁术时,他没有想到作为陶谦守户之犬的刘备,胆敢进犯杼秋和丰县。


       直到两万人的部队几乎全军覆没,郭贡才开始正眼看向这个东边的敌人。于是他很快便召集齐自己所有的兵力,对外诈称有五万之众,打算进攻小沛,剿灭刘备军。


      在行军的路上,郭贡一直在想刘备会怎么应对,是弃城而逃,还是坚守不出?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区区千......

       最初当郭贡目光看向北边的兖州,看向东南边的袁术时,他没有想到作为陶谦守户之犬的刘备,胆敢进犯杼秋和丰县。


       直到两万人的部队几乎全军覆没,郭贡才开始正眼看向这个东边的敌人。于是他很快便召集齐自己所有的兵力,对外诈称有五万之众,打算进攻小沛,剿灭刘备军。


      在行军的路上,郭贡一直在想刘备会怎么应对,是弃城而逃,还是坚守不出?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区区千人也敢前来伏击!


      大军在行军的过程中,基本是不着甲的,由身后的民夫背运。加上道路并不宽敞,因此队伍绵延得前军望不到后军。


      张飞带领士兵一早就埋伏在路旁的矮山林中,山头不大且树林也不甚茂密,所以只能堪堪藏下一千人。


      他们以逸待劳,张飞本人又身先士卒,勇猛地冲在最前头。因此两军一交戈,很快就占据了上风。


       百余步之外,刘备立在战车上,手持单筒望远镜,观察着两军交战的形势。


      虽然郭贡军的前部已然大乱,但胜在人数众多,经过一段时间的缓冲中军已经形成方阵,手持令旗的联络官在军中飞快策马奔过,左右两翼亦成形有上前包抄之势。


      刘备现有的骑兵不足五十,无法对其军阵发起冲击,进行反复地切割,于是他立刻命人挥旗、鸣金收兵。


      郭贡下令左右翼对张飞率领的士兵进行包抄,还没有来得及合围,敌人就已经提前一步跑了!


      “可恶!”郭贡手上一个用力,把自己的胡须都揪掉了许多。


      其副将小心翼翼地问:“明公,要不要下令追击?”


      郭贡的眉毛猛地跳了起来,大怒道:“被区区千人打得怯战,你不要脸我还要脸!”


     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全军追击,那样势必会把整个队伍都跑散,更加给敌人可趁之机。


     “你领三千人去追,务必要提那贼首来见我!”


     那副将一听此话,额头上直冒冷汗。郭贡在中军不曾见到张飞,他作为前锋将军,可是亲眼所见那豹头虎须的黑脸汉子,挥舞着长矛极其雄壮勇猛,突然冲出来一声怒吼能吓得人肝胆俱裂。


      副将唯唯诺诺不敢应命,郭贡看得来气,一巴掌扇了过去:“没用的东西!”


     可此人毕竟是他的亲信,郭贡只好再换一个人选:“立刻叫陈叔至领人去追!”


      那副将一手捂着脸,一手拿着军令牌悻悻退下。待走到受命之人的面前,他又变得趾高气昂起来:“陈到听命,明公令你带……”


     他转了转眼珠子,“带一千人去追击,不将那贼酋杀死,你就不用回来了!”


     陈到看了那副将一眼,什么话也没说,沉默地接过军令牌,带着百余个部曲点齐人员便立刻开拔。


     那副将见陈到这副不阴不阳的态度,恨得牙根直痒痒,连脸都好像不那么痛了。他往地上啐了口血水:“呸!一天天的装什么清高!”


     本来他和郭贡都是西凉边军出身,一辈子也就那样了。若不是机缘变故,跟随的李傕将军入主长安,他们二人怎么可能有机会来做豫州的州吏大员。


     汝南人陈到一开始带着部曲来投奔的时候,郭贡心里十分高兴。虽然汝南郡实质并不在他的治下,但有汝南人来投,说明朝廷任命的这个豫州刺史,在名义上还是很有分量的。


     但很快,陈到便与郭贡的元从部下起了龃龉。只因西凉边军的野蛮作风难改,在攻取梁国和沛北数县后,军队大肆掳掠、侵扰百姓。


     事后,郭贡既不处罚那些军官和士兵,也不对百姓进行抚恤。陈到虽多有谏言,但郭贡总是顾左右而言他,不予采纳,这令其日渐心灰意冷。


     陈到带领人马追出去,但是在哨骑探得敌军踪迹回报后,陈到停下步伐不动了。


     “军候,为什么不继续追?”副手问。


     “怎么不追了?难道他发现主公在前方有埋伏?”刘备安排的侦察兵躲在远处一棵树上小心探看,听不到说话的声音,对此情形感到十分纳闷。


     数量差不多的步兵追步兵,在速度上很难发挥出优势。能被追上,必然是前者有意或无意地放缓了速度。陈到仍然沉默着,他没有回答,而是调转方向往南边去了。


      那百余部曲尽管不解其意,但仍然毫不犹豫地跟随他。而剩下的人当中,有的犹豫了一下跟上他的步伐,约有五百人顿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那,那还追吗?”


      “一千人去追击,都未必能有把握。现在就我们这几人,追个屁!回去复命,就说陈军候他怯战跑了!”


      “对,就这么说,和咱们可没任何关系!”


      这些士兵议论纷纷,达成共识后,便由刚才出主意的尉官带领着往回走了。


     刘备和张飞收到侦察兵回报的军情,也是一阵的纳闷。


     “辛辛苦苦布下的陷阱,全都白做了!这人带着部队明明是应该来追击我等,抛下一半的人南下,却为何故?难不成真是怯战!”


     张飞说完,突然眼睛一亮,“兄长,要不我立刻去追击回军的那五百人,他们肯定想不到攻守之势又异也!”


     刘备背手在后,来回踱了几步又顿住:“不,翼德,你现在马上去追南下之人,不可放跑一个!我只担心回军的五百人是诱饵,只为掩护那群人去相县!”


     袁术所置沛相舒劭在相县驻军万人,要是郭贡和袁术联起手来,那他可就麻烦了!


     张飞一听,面色也顿时肃然一变,立刻领命,带着一千人火速奔袭。然而沿途追赶,只见头盔和铠甲散落了一地,张飞立刻就感到头痛起来。


      “丢盔弃甲,这些人轻装上阵定然跑得飞快!武器却不曾落下,可见犹有战心。”


      就算他现在立刻命士兵卸甲,什么时候能追上难说,再不着甲地一阵拼杀,定然要损失好些兵力!


      “这厮真是狡猾!”张飞当机立断不再追了,撤回去向刘备禀报。刘备带领众人在日落之前回到小沛,水都来不及喝上一口就派人去请袁涣、陈群、简雍和甘霖前来问策。


      刘备急得嘴上都冒出了一个燎泡,他道:“今日一出突袭,郭贡接下去必然会小心设防。如此会拖慢行军,原本两日就能兵临城下,如今恐怕要五日之后。然而他派了人去相县,如之奈何?”


      陈群不过沉思片刻就回道:“就算郭袁二人联手将我等击败,所得最多不过一个小沛、一个公丘。袁术若都要了,也不过是一块飞地鞭长莫及,况且郭贡未必肯全给。袁术此时又身在寿春,这一来一回地传消息,事情尚可挽回。明公,我愿前去陈说利弊。”


       袁涣随后回道:“舒劭舒仲膺此人,我素知其名。当初其兄舒伯膺亲友为人所杀,舒仲膺杀人报仇。事发,兄弟二人争死,皆得免。海内义之,以为美谈。明公,我愿前去重申同盟之义,劝其不要出兵。”


      毕竟现在距离最近的是舒劭,掌兵的人也是舒劭。


      陈群针对袁术从利益出发,袁涣针对舒劭从义理出发,两个人都很有道理。这就需要刘备做出决断,他看向甘霖问:“你有何见解?”


      甘霖不假思索地回道:“不管是劝谁,如何劝,都是劝彼不要出兵,主动权掌握在彼之手上,于我不利。依我看,要让他照着我们的想法来行动。”


      刘备面露兴趣:“如何才能让他照着我们的想法行动?”


     甘霖:“把沛西六县都给他。”


     众人听了纷纷皱起眉头,简雍说道:“让他在我与郭贡相争时,取沛西六县,一来他不费一兵一卒可轻取大利,二来对同盟之义也有交代。只是我等将来想要收回沛南,却是棘手。”


     “眼下最重要的是除掉郭贡,下一步也不是收沛南,而是去取颍川。颍水历郡三,颍川、陈国、沛国,行千五百里,自古用兵之地也①。且颍川地处中原腹地,东连司隶……”


     甘霖话未尽,但是其意众人皆知。如果决定将来要迎天子,不离司隶近一点,怎么能占得先机?

  

     除此之外,甘霖还有其他的考量。颍川的土壤肥沃,又被多次战争袭扰,世家大族都搬走得差不多了。如果豫州要组织屯田,她会推荐在颍川。


      “请明公任袁先生为颍川太守,袁先生便用这个身份去和舒劭洽谈。不必言及郭贡,只道据豫北为阻曹操。并且要把鲁治中带回来的兖州情报详细告知。”


     吕布刚在乘氏吃了败仗,袁绍又派臧洪驻兵在东郡,给曹操送人送粮。如果刘备没有作为,兖州目前的情势其实大利曹操。而袁术和曹操在匡亭一战后,被打得直逃到扬州,想来他是不会愿意直面这个强敌的。


     任袁涣为颍川太守此举也甚妙,豫州袁氏本家起源其实是在陈郡的这支,汝南袁氏是后来迁出去的。袁涣的出身,使他天然能够和袁术平等交流,不必处于下风。


     刘备思前想后,一抚掌道:“就这么办!”





………………………………………………………………………

①:出自《汉志》注,原文是“颍水历郡三颍川、淮阳、沛郡,行千五百里,自古用兵之地也 ”,淮阳后为陈国。

一只等待铁罐的女鬼

《王业不偏安》第21章 明鬼举贤

       刘备让张飞先去安置俘虏,张飞如蒙大赦立刻就告退了。但是这场争论尚未结束,袁涣紧接着提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诚如你所言,天是没有情感的,天志是自然运行规则的总和。那么鬼神是否存在?”


      这个问题,数百年前的孔子也不敢直接否定,只能避开“鬼神”的话题不讲,只谈“生”不讲“死”。


      然而甘霖......

       刘备让张飞先去安置俘虏,张飞如蒙大赦立刻就告退了。但是这场争论尚未结束,袁涣紧接着提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诚如你所言,天是没有情感的,天志是自然运行规则的总和。那么鬼神是否存在?”


      这个问题,数百年前的孔子也不敢直接否定,只能避开“鬼神”的话题不讲,只谈“生”不讲“死”。


      然而甘霖回答得很肯定,和墨子一样的肯定:“存在。”


      袁涣:“既然如此,墨子行义一生,鬼神为何不曾保佑他无病无灾、长寿延年?历来有如此多凶恶贼寇,残害百姓,而鬼神却不曾惩罚他们?难道鬼神不好义而好残暴?”


      甘霖:“并非如此,鬼神也好义,但是鬼神不会去惩罚奖赏活着的人。就好比我们喜欢团结友爱地去做事,蚂蚁也知道要这样做,但我们却不会去关心哪只蚁没有做到团结,于是去惩罚它,哪只蚁做到了团结,于是去奖赏它。”


     袁涣:“可是归根结底,蚁和人同在天下,同在地上。每个人都能看见蚁,蚁会被人踩死,懂得绕开人走。可鬼神不是人人都能看见,也不是天天都能接触到。”


     “人不可能遇见鬼神,即使遇见,也是没有遇见。他们无处不在,但他们不存在。”


     甘霖这番话把众人都说懵了,于是她不再一昧地回答,而是开始阐述自己的想法:“在一张纸上,画两个圆。如果圆也能看,那么任何一个圆看对面都只是一条直线,诸君以为然否?”


      众人点头。


     “从一个端点出发,任意一个方向都会形成一条线,任意两个方向则形成一个平面。再多一个方向,就是一个形体①。世间人所见之万物都是由这三个维度构成。但这只是空间构成关系。一个形体无论它动与不动,时间总是在它身上流逝着。”


     “人看平面的两个圆,因为比圆多出一个高度,所以圆以为对面是条线,实际上那也是个圆。鬼神看我们,则多出一个时间的维度,即超脱生死。而时间和空间不可分割,此时会扭曲在一起。”


      “所以人以为只是短短的一瞬,甚至短暂到根本无法察觉,但于鬼神而言其实是永恒。鬼神所处的空间对人来说无限小,但其实是无限大。因为活着的人无法跨越时间,所以看不见、也摸不着鬼神。但当人死了之后,游魂为变②就会进入鬼神的所在,然后接受审判。因为鬼神跨越了时间,人生前做过什么,在他们眼里无所遁形!”


      当刘备和简雍感叹玄妙的时候,袁涣的心中只感到害怕,甘霖补全了墨家理论中的致命缺陷,一旦墨家学说成为主流思想,那么鬼神审判的标准、人行义的原则岂不是都由墨家说了算?!墨家全然不讲尊卑礼仪等级,天下照那样治理只会乱套!


      可是该怎么辩驳?墨家在创立之时,便是诸子百家里最擅长名辩的学派,想从辩术上去驳倒她,实在难以做到。所以只有着力于道本身!


     “墨子曾有言,选天下之贤可者,立以为天……”


     袁涣的话还没说完,刘备突然出言打断了他:“今日就先到这里罢。”


     空气变得极其安静,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见。


     简雍见状,先行合手退下。

 

      袁涣的目光看向刘备,但从他的脸上,完全读不出他此时的心思。他和陈群一前一后地退出后,陈群压低了声音道:“曜卿兄,你方才未免太过心急!那些话不是现在应该讨论的,明公及时打住也是为你好。”


      “恐怕不是为我好,是要护那无君无父之人!”袁涣浑然不惧,看向陈群的目光大有种“你要上告随便告”的架势。


      陈群立刻感到头痛起来,袁涣此人被赞誉为君子,但在他看来多少是泥古不化和不知变通的。如果刘备真的有不可言说的野心,墨家的“举贤”必然正中他下怀,现在说这些,难不成要他暴露野心吗?


      再者,一旦他真正坐上那个位置,他难道会容忍墨家继续举下一个贤吗?


     所以陈群心中十分笃定,乱世权变固非一道,墨家学说永远只在战乱时才有机会被看重,一旦天下重归统一治安,它的下场就是被当作弃物扫进废墟!所以根本不必去担心,也不必去害怕。


      “选天下之贤可者,立以为天子。您是害怕袁曜卿问这句话么?”甘霖没有急着走,依然不紧不慢地说道。


      刘备一怔,他很早就发现她身上有股轴劲,袁涣也恰恰是个很轴的人。这二人明明一个看起来沉静,一个看起来温和,但较真起来,观点不同,凑在一起必然是针锋相对!不似陈群那般“中庸”会和稀泥。


      不过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刘备不担忧对话会传出去,所以也愿意听听她的回答。


      甘霖:“我的回答是,那只是子墨子心中美好的愿望罢了。现在无法实现。”


      刘备:“将来呢?”


      甘霖:“将来也无法实现。是故选择天下贤良、圣知、辩慧之人,立以为天子,使从事乎一同天下之义③。贤良该如何判断?人会伪饰,举贤良不贤良的事您比我见得更多。圣知又该如何衡量?唯独辩慧一词,可考察一二。”


      所以纵然是千百年后,更先进的生产力构造出了多个完全不同的政治制度,也依然实现不了墨子的理想。


     甘霖的回答,带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压抑,让刘备也跟着心里痛苦起来。然后他很快就能振奋起来,他相信人对天下大同的期盼是种力量,总可以改变些什么!只是一些也好!


      于是他问:“辩慧该怎么考察?”


      甘霖:“辩论也有其规则,《墨经》中多有著说,我三言两语实难尽言。”


      “你如若是个男子就好了,如此便能与我同榻坐而论道到天明。是女子也没关系,但是怎样才肯嫁给我呢?”刘备忍不住小声嘀咕起来,他说得嘟嘟囔囔,甘霖也没听清楚他到底在讲什么。


     甘霖满脸疑惑:“明公说什么?”


     刘备脸一热,顿了顿回道:“我是说,你能把你读过的《墨经》借给我看么?”


     甘霖:“可以。”


     刘备:“还有,把你的双手伸出来。”


     甘霖有些莫名其妙,但她还是照做了,把两只手平摊在空中。


     这双手显然不是世家贵女的手,甲不染丹蔻修剪得很短,指节有茧而扭曲,大大小小的伤痕在肤白的映衬下更加刺眼。


      刘备皱眉道:“这些伤,都是做千里眼弄的么?”


      甘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她可不是那种吃苦会忍着不说的性子:“唔,这些伤只在表皮倒还不算什么,打磨和抛光水玉的时候才叫要命!做完之后手臂酸得都抬不起来了!”


      刘备若有所思:“难怪你刚才在席间不怎么动筷。”


      甘霖:“呃,那倒不是这个原因。是明公府上的庖厨,厨艺委实一般。”


      “……”他像是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正在甘霖担心自己这样说,是不是得罪他了的时候,刘备又大笑起来:“好在橘子还是很甜的,请你带几个走罢。”


     甘霖走的时候,左右两个裤兜里都揣满了黄澄澄的橘子,走起路来仿佛左右摇摆,模样尤其滑稽。


      家里的几个小丫头看见橘子是最开心的了!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小沛这个地方种不好橘子,因此橘子便显得十分稀有了。


     嘉数对馋得直流口水的曾枝道,“老师说过,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都和橘子有关。”


     曾枝的脑门上肉眼可见地蹦出个问号,盯着橘子皮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名堂:“哪里有我们的名字?我怎么不知道。”


     华采看不下去了,骂道:“笨蛋曾枝,是屈子写的《橘颂》!”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她伸手指指嘉数。


      “曾枝剡棘,圆果抟兮。”再指指曾枝。


     但曾枝显然对此已经毫无印象了。


      甘霖见状,吩咐华采监督曾枝把《橘颂》背下来才能吃橘子。于是只有曾枝一个人耷拉着脑袋苦着脸,其他人都欢呼一声去分食了。


     甘霖留下两个放在桌上,然后拎了小马扎过来坐在舅母薛氏和甘母阳氏的旁边,从木盆里抄起一把豆荚开始剥豆子。


      甘母不说话,薛氏睇了她一眼,小声地问甘霖:“阿梅,小沛是不是要打仗了?”


      甘霖还没有回答,薛氏抢着继续说道:“我听说郭刺史有数万大军,刘使君这次出兵打了胜仗,他一定会来报复!可是阿群才从军没多久,万一有个好歹……”


      她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了。


      甘母显得比薛氏更加生气,她把手里放豆粒的碗往桌上重重一搁:“你先前不是说起码半年内不会打仗的么?如今还没有到半年呢!这次你表哥是幸好作为新兵留守在城内,等姓郭的打来该怎么办?”


      “你能不能向刘使君说说情,让他去看管俘虏,不要上前线!”


      阳群作为这一大家子中唯一的男丁,毫无疑问会受到两位长辈的溺爱。性情倒没养歪,只是胆气不足。


      他们都没有抛头颅洒热血、建功立业的志向,对此甘霖无法责怪。如果生在太平世,能普通而安稳地过完一世,同样是她的愿望。

   

     如果原来的甘梅还在,她会答应的吧!


     但甘霖显得很冷酷:“不能,我没有立场向刘使君提出这样的要求。这次如果他能活下来,你们便收拾东西和他一起逃走吧,逃到益州、交州,索性逃到海外去吧,那样就不必再面对战争了。”


     “你!你就不是我生的女儿!”甘母听到这样的揶揄,怒而站起离开,装豆粒的碗也被她的大动作带翻,豆子就像雨落似的掉在地上混乱滚着。


     “唉!”薛氏看了甘霖一眼,放下东西去追甘母。


      甘霖面无表情地蹲在地上捡豆子,都沾了泥尘,等下还要洗干净。


      薛氏追上甘母后,有些踌躇地问道:“小姑,你刚才那样说阿梅是不是太伤她了?”


      甘母其实说完就后悔了,但现下还是嘴硬道:“你看她刚才说的都是些什么话?什么逃到益州、交州,路途遥远又贼寇横行,哪里能成行?不过是笑话我们罢了!她现在是有能耐了,刘使君也看重她,可为什么不能答应这样的小小要求?说到底,她打心眼里没有把我们当作亲人!”

 

       甘霖确实从来没有把他们当作亲人。在她心里,阳氏和薛氏是需要她照料的人。


      而阳群和华采、嘉数、若英和曾枝,都是她花时间和心血培养的学生。也许其自身的天赋并不突出,但他们从她这里学到了太多,他们原来根本没有机会学到的东西。如果到最后在这乱世之中,却只知缩衣苟食、以图自保,她想她无法接受,也无法容忍。




………………………………………………………………………

①:借鉴了亚里士多德说的三维空间概念。

·

②:出自《周易.系辞上》:“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

      精气:阴阳凝聚之气,古人认为是生命赖以存在的因素。游魂:浮游的精魂,即消散的精气。 阴阳二气凝聚而生万物,精气离开物形,则生变为死。古人把生死理解为阴阳二气的聚散,表现了一定的朴素唯物观点。

·

③出自《墨子》尚同篇。

书香门第
刘备死后,诸葛亮真正忌惮的大将并非魏延,而是功高盖主的他!
刘备死后,诸葛亮真正忌惮的大将并非魏延,而是功高盖主的他!
书香门第
庞统直接指出诸葛亮致命错误,刘备就是不听,临死前才后悔
庞统直接指出诸葛亮致命错误,刘备就是不听,临死前才后悔
小朵说历史
别以为刘备只对结义的兄弟好,他对赵云的好,都体现在这些方面
别以为刘备只对结义的兄弟好,他对赵云的好,都体现在这些方面
明明说历史
汉献帝被逼退位后,得知刘备在巴蜀称帝,才看透他的真实面目
汉献帝被逼退位后,得知刘备在巴蜀称帝,才看透他的真实面目
深刻历史
刘备从“市井小商贩”到“蜀汉皇帝”,这三个优势是成功关键
刘备从“市井小商贩”到“蜀汉皇帝”,这三个优势是成功关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