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刘彬濠

26017浏览    362参与
祷歌不是dog

😍😍🤤🤤山楂借我舔舔

😍😍🤤🤤山楂借我舔舔

想一直做咸鱼

2019.12.6人生首席2020新年音乐会

《最终信仰》 就一句话,龙凤szd!俩人唱着唱着就拉手手!好几次诶!

《星》 是我最喜欢的彬濠的歌,唯一遗憾的是中间那段假声吟唱彬彬没唱好……

《穿过》 我只想说,李总太帅了……简单的浅色休闲西装穿在他身上怎么就那么帅呢……这首歌他是流行唱法,声线也高一些,更温柔了。

《你眼里的星光》 现场果然嗨,天哥满场跳,是拉丁吗?(我不懂舞蹈)“那南风吹来清凉”突然递话筒大家似乎没来得及接哈哈。

《Danny Boy》还是琳宝宝和彬彬,彬彬那身衣服特别适合他,太乖了。

《天边外》 要听哭了,棋元的每一首歌感情都好投入。

《This...


《最终信仰》 就一句话,龙凤szd!俩人唱着唱着就拉手手!好几次诶!

《星》 是我最喜欢的彬濠的歌,唯一遗憾的是中间那段假声吟唱彬彬没唱好……

《穿过》 我只想说,李总太帅了……简单的浅色休闲西装穿在他身上怎么就那么帅呢……这首歌他是流行唱法,声线也高一些,更温柔了。

《你眼里的星光》 现场果然嗨,天哥满场跳,是拉丁吗?(我不懂舞蹈)“那南风吹来清凉”突然递话筒大家似乎没来得及接哈哈。

《Danny Boy》还是琳宝宝和彬彬,彬彬那身衣服特别适合他,太乖了。

《天边外》 要听哭了,棋元的每一首歌感情都好投入。

《This is the moment》 G7虽然在最高亢的点感觉力度弱了些,但音色情感都很有进步。

《All I ask of you》越越姐和G7,之前看过越越姐和光哥的版本, 音色当然不一样,但表演都很到位,最后G7亲了越越姐额头,旁边姐妹都在喊G7放开越越姐哈哈。

《一直伴你左右》 权权听话了,请靳海音的小姐姐跳舞,感谢他没下台。注意到了权权的绅士手,尽管他搂着小姐姐,但手并没有直接接触。

《世界之王》 我疯掉了,嘎子一身白西装,笛哥没戴眼镜。嘎子一开口我就疯狂锤桌子,手疼,但我真的太兴奋了,直接梦回节目录制的时候,声音语气完全一样。

《你眼里的蓝》 老配置,天哥独自在中间跳的贼欢快,笛哥和卡老师开始还跟着扭一扭,后来不行了哈哈。

《Happy Heart》 天哥先上来的,黑色燕尾服,黑色小领结,自己看到大屏幕惊讶“wow我这么帅”,然后跟我们聊了聊天,因为要等李向哲换完衣服。哲哥匆匆忙忙换完上来的,规规矩矩一身黑西装,但是他穿着真是好帅!刚上来天哥就开始给他弄领子,整了好久,哲哥就一直在说这首歌自己只和他唱过,自己很专一,然后对天哥语出惊人“所以,你搞了几个”,舞蹈当然再次完美演绎,我真的好爱这首歌。

彬濠和圣权那首歌我不知道叫啥,《展翅飞翔》?是不是蔬果店里的。俩人蹦蹦跳跳上来,过程中权权搂着彬濠太可爱了,彬濠真是好乖好乖的一个崽,我也想魂穿权权rua山楂。结束之后他俩超欢脱的跑下台,我这个妈粉更坚定了。

《水》 首次亮相,佳琳的实力从来无需担心。

《人生首席》 首次亮相,卡老师好帅,黑色长大衣,胸前戴着红花,大长腿真是羡慕。

《黄昏时 众鸟飞逝》 首次亮相,余老师一身白西装,绅士啊,这首歌也很好哭。

向哲,G7,彬濠,圣权的四重唱《A thousand years》令我惊讶的是他们四个人的声音居然这么搭,和声我真的好喜欢。

《秣马》我又疯了,全程举着望远镜,渴望看能清楚嘎子,老实讲嘎子没有那么白哈哈,当然绝对不黑,是正常的黄皮肤,还有他好瘦好瘦,腰太细了。他的声压震撼到我了,声音铿锵有力,特别有穿透力,超乎我的想象。之后他说在我们的歌里唱这首歌,没想到录制场子那么小,这首歌就要在今天这个地方唱。

《家》好甜,大家好自觉的“hu~”,间奏嘎子还问“你们会hu吗”,这首歌嘎子声音就是很可爱的那种。

最后《最好的我们》和《新的天地》穿着统一的团服。我还是要夸李总,他真的太帅了,团服是宽松的白T,他就整了个黑色的工装裤,穿出了hip hop的感觉。还有,唱歌的时候,哲哥总是手搭在G7身上。嘎子把白T塞进裤子里,里面穿的黑衬衫,青春活力哈哈。越越姐直接在大裙子外面穿的白T系起来,上来时候还给大家摆了个S型pose。哦对了,这两首歌这个词儿啊,大家是真的不熟啊,幸好有提词器啊哈哈。权权,哲哥,G7这仨的hip hop魂啊,唱着唱着开始加rap。权权异常的活泼,颠颠儿的,太可爱了他。

整场投在屏幕的拍摄让我梦回梅溪湖,特别是照到乐队老师时候那个熟悉的角度。

卡老师真的每次都叫粉丝“宝贝们”,好感动,我永远要做卡老师的女儿粉。

感谢筱真老师召集大家再次相聚。

 

北鱼

22-04-14

彬彬微博营业:一些后台视角

22-04-14

彬彬微博营业:一些后台视角

葛东航
这到底是谁?! 巧儿?山楂?小...

这到底是谁?!

巧儿?山楂?小陆?小高杨?g7?星元?梅溪湖的都用一张脸吗?有没有人告诉我这是谁!!!


—————————————————

悟了,合成图,王老舞的五官


这到底是谁?!

巧儿?山楂?小陆?小高杨?g7?星元?梅溪湖的都用一张脸吗?有没有人告诉我这是谁!!!


—————————————————

悟了,合成图,王老舞的五官


阿哞

【srrx】近乎正常(一)


精神病院au

1.不要上升不要上升不要上升,他们在现实很健康很快乐。

2.精神疾病所表现的症状和精神病院内部管理方式皆来自百度及自身知识,不要当真,不要考究,有知识性错误就当是我的私设

3.精神疾病不是一直发病,所以即使患病也会有快乐和正常的时候

4.看过有人写类似文章,但还是想写,保证原创

5.是群像但对偏爱及擅长的人物篇幅会长一些

6.cp为云芳,深呼晰,余光,凯廖,亦鹤,元朔,哲凡,权超,佳昱,龚方,朋化石品,羊凡,一代一陆,彩虹山楂,博豹,大部分为友情向。本篇会有云芳和深呼晰爱情

7.观看中如有任何身心不适请及时退出


这篇主要是以刘彬濠为主角对他们进...


精神病院au

1.不要上升不要上升不要上升,他们在现实很健康很快乐。

2.精神疾病所表现的症状和精神病院内部管理方式皆来自百度及自身知识,不要当真,不要考究,有知识性错误就当是我的私设

3.精神疾病不是一直发病,所以即使患病也会有快乐和正常的时候

4.看过有人写类似文章,但还是想写,保证原创

5.是群像但对偏爱及擅长的人物篇幅会长一些

6.cp为云芳,深呼晰,余光,凯廖,亦鹤,元朔,哲凡,权超,佳昱,龚方,朋化石品,羊凡,一代一陆,彩虹山楂,博豹,大部分为友情向。本篇会有云芳和深呼晰爱情

7.观看中如有任何身心不适请及时退出






这篇主要是以刘彬濠为主角对他们进行的一个简短介绍







房间安排:

一层6个房间,单数为单人间,双数为双人间,共4楼,顶楼为隔离病房。


101:蔡程昱
102:郑云龙,阿云嘎
103:徐均朔
104:高杨,代玮
105:贾凡
106:空


201:梁朋杰
202:黄子弘凡,石凯
203:高天鹤
204:张超,简弘亦
205:空
206:方书剑


301:李向哲
302:马佳,龚子棋
303:金圣权
304:陆宇鹏,蔡尧
305:廖佳琳
306:空






————————————






梅溪湖精神卫生中心,俗称mxh精神病院,是收容治疗精神病患者的地方。这里给予了病患最大程度的自由,比起冰冷的医院更像是有人情味的民宿,治疗之余除了不能接触外界以外几乎什么都可以做。


7点整,建筑内传出音乐,这是病患们起床的铃声,也是医护人员准备查房和给药的铃声。


7点半,铃声再次响起。王晰带着新来的实习生刘彬濠去查房,“彬彬,今天你就先跟着我走一次吧,认识认识人。”


刘彬濠跟在王晰身后,推着小药车应了一声。


首先是101,王晰看着刘彬濠在本子上记下“蔡程昱,抑郁症”,便推开房间门,和坐在床边看书的蔡程昱打招呼。见他神色正常,笑着回应了自己,知道他状态不错,于是给了早晨份的药,看着吃下后就招呼刘彬濠离开了。


下一个房间,王晰进门看到床铺上窝着的人,心下了然,“大龙?昨天晚上又没睡好吗,起来先把药吃了再睡吧。”


郑云龙团了团被子把自己缩的更小,嘟囔着,“什么没睡好,压根没睡着…一会儿再说吧好不容易困了…”


阿云嘎听到声音从卫生间出来,顺手撩开郑云龙的头发亲了口他的脑门,直起身笑了笑,“没关系晰哥,把药给我吧一会儿我看着大龙吃…诶小朋友你好啊。”说话的人长相深邃,一副异域模样,刘彬濠被他刚才的举动看得呆滞没有回应,只是帮着王晰从小药车拿出两人的药递给了阿云嘎。


“对了嘎子你最迟午饭前把大龙叫起来吃饭啊,别又不吃饭睡一天!”


“好的晰哥再见!”


走出房门,王晰回头向刘彬濠解释,“阿云嘎和郑云龙啊,我大学时候认识的,那时候就在一块了,到现在跟老夫老妻似的。就是这命运不太好,双双得了抑郁症,发现的时候差一点就殉情了…不过现在也还好,都是对方的救赎,至少稳定下来了。”


“郑云龙主要是抑郁症带来的睡眠障碍,要么睡不着要么睡不醒,不看着点他能不吃不喝睡两天。你也多看着点。”


刘彬濠点头。


103,徐均朔,也是抑郁症。听到门响徐均朔停下手上正写着的东西,回头看了一眼。刘彬濠看见对方那堪比熊猫的黑眼圈有些震惊和担忧,连刚才有睡眠障碍的郑云龙都没这么深的眼圈。


他在递药时小声问徐均朔是不是晚上没睡好需不需要帮助,徐均朔愣了愣,突然笑了。


“啊,没,我睡挺好的,黑眼圈是天生的,别担心,我没事。”


出门前刘彬濠又看了一眼徐均朔,他总觉得徐均朔是装出来的。


但他没告诉王晰,因为觉得自己判断可能不是那么准确,就不让自己老师费心了。


之后的很长时间刘彬濠都后悔这个想法。


往104房门走时,王晰突然想起什么,回头接过小药车。


“104的代玮是社交恐惧,这几天状态不太好,他没见过你,你就别进来了,完了让高杨把你介绍给他吧。哦,高杨是他的室友,一个有厌食症的孩子,他们从小认识所以代玮比较依赖他。那什么,你完善一下记录,先拿上隔壁的药去那边吧,叫贾凡,有ptsd。”


“好的。”刘彬濠靠在墙上记录完,有些忐忑地进了105。这是他第一次独自面对病人。


“啊,你是新来的小朋友吗,你好,我叫贾凡。”温柔的声音和好闻的香薰气味立刻让刘彬濠放松下来,他往小沙发看去,一个高大但长相柔和的男人坐在那里叠着洗好的衣服。


“嗯你好,我叫刘彬濠,今天第一次查房。”


贾凡起身接过刘彬濠给他的药,倒水吃了。“别紧张,这里的大家都很好的,你也很好,加油!”


刘彬濠有些难以接受这么温柔的人也会被疾病折磨,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他成为住在这里的人?一直到和王晰上了二楼敲响201的门才拉回注意力。


“谁!”一个有些带着攻击性但有些颤抖的声音自房间传出。


“我,王晰。没事儿朋朋,你知道我不会害你的。”


刘彬濠看着王晰口型做出的“被迫害妄想”,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进,最后还是决定等在门外。


王晰花了很长时间才出来,关上门后松了口气。“让梁朋杰吃药是最艰难的事没有之一…行了去202吧,你先做好心理准备昂。”


刘彬濠又紧张起来,难道是有攻击性的病人?


很快他就明白为什么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202的黄子弘凡和石凯都有躁狂症状。


“你好你是新来的医生吗我叫黄子弘凡我为什么叫黄子弘凡呢就是子呢就是首先第一我是儿子嘛就我是我爸的儿子也是我妈的儿子也是炎黄子孙弘呢就是很简单就希望我的未来呢能弘扬就是一个憧憬对未来美好的憧憬然后凡呢就是用这个字啊来压一压前面那个弘就是这个名字它很讲究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的名它太大了不太好所以说刚好这四个字就出来了……”


那个黑皮小少年一边说着一边手舞足蹈,而另一个更小的少年也在手舞足蹈的说着rap一样的东西。


一刻不停的密集话语并没有让刘彬濠心烦,他看着两个比自己小不少,兴奋的有些病态的小孩,不禁陷入了沉默。他们看起来才17、8岁,再想起刚才遇到的贾凡,更是心里难受,命运为什么会这样,这样对待这些本应该幸福的人?


出门后王晰拍了拍刘彬濠的背,安慰着。“这里的每个人都有故事,但他们都以自己的方式坚强活着,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给予他们外在的帮助。走吧”


203的高天鹤,听到门响后才从卫生间出来,手上还拿着梳子,看来之前在收拾自己。急性焦虑在不发病时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他几乎是刘彬濠目前遇到的最“精致”的病人。


高天鹤说自己已经快一个月没发病了,也许再过不久就能出院,王晰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再多观察观察。


精致的小胡子有些往下撇,但又很快上扬。“我相信着自己。”他说。


王晰挥挥手和他告别,进了204。


一进204,刘彬濠就惊呆了。屋里所有的东西都贴边放置,置物架上整整齐齐,床单没有一丝褶皱,地板桌子干净得反光,他甚至不敢再迈出一步弄脏地板。


“看来是强迫症或者强迫型人格障碍。”他想。


卫生间传来水声,王晰听到立刻冲进去,“老简,行了别洗了!”刘彬濠赶紧跟着进去,看见刚刚拧上的水龙头下,是一双红肿不堪甚至正在出血的手。


“好脏。”叫“老简”的那个人皱着眉。


“超儿,老简洗了多久了?”王晰给简弘亦包扎时问另一个刚进来的年轻男人。“还有,你刚刚又去干嘛了?”


“不清楚。我去看方方了,他早上尖叫来着,现在又换了。”刘彬濠替王晰贴胶布的间隙抬头看了一眼,惊讶的发现他和自己老师长得有几分相似。


“我一会儿就去看他。你什么时候去的?”


“凌晨5点42分17秒。”


王晰打完最后一个结,站起来。“行你一会儿帮老简把药吃了啊,我走了,去看看小方。哦对,也看着点老简别让他洗手了,要不就直接告我。”


刘彬濠收拾好医药箱,也跟着王晰出门,“他们是有强迫症状吗?”紧接着他就要进205。


“对,张超是强迫型人格障碍,简弘亦是强迫症…诶回来,205没人。那个叫方书剑的小孩是有did,为了照顾他的不同人格所以他自己住双人间。”


刘彬濠应了声,把小药车转了个弯。


206的布置被分为两面,两张床一张是很正常的医院床单,另一张铺着有小兔子的淡粉色床单,堆满了毛绒玩具,床边的地上还掉着一个小娃娃。房间角落还摆着一张毛茸茸的小地毯,胡乱放着一些童话书和过家家用的小玩具。看来方书剑的另一个人格是一个比较小的小女孩。


沙发上缩着一个大男孩,抱着一只小兔子玩偶,贴近小兔子和它说着什么悄悄话。缩起来看着是那么的小。


“舒舒…?”王晰稍微凑近男孩叫着。


“王叔叔!”“男孩”抬起头,用不属于男孩的清脆嗓音叫道,扑进了他的怀里。


刘彬濠站在一旁看着,有些手足无措。


很快,“男孩”发现了刘彬濠,笑得很高兴。“大哥哥,你也是来陪舒舒玩的吗!和舒舒玩吧!”刘彬濠看着那双天真清澈得仿佛一汪水的眼睛,更加慌张。


“没事,你就陪她玩玩吧,我也陪陪她。一会儿咱们出去让贾凡带就行,贾凡喜欢小孩。”


玩了没多久,贾凡就过来了,他牵着“男孩”的手,温柔的带她去外面玩。


“王叔叔还有哥哥再见!”“男孩”临走时和他们打招呼,贾凡也回头露出一个笑容,并悄悄对刘彬濠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在电梯里面刘彬濠还没回过神来。王晰轻轻笑了笑,“被吓到了吧,估计是你第一次见实际病例,以后熟悉了就会好的,这孩子的3个人格有2个都挺好的,另一个也几乎不出现。”


刘彬濠沉默着点点头。多重人格障碍多数是因为童年经历了难以承受的创伤,那这个男孩又经历了什么?


电梯门打开,他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先王晰一步走进301。


301里住着一个长得很高又很帅的男人。但那个男人皱着眉,躯体绷着,手握住最近的物品,表现出一副戒备又攻击性强的样子。


“你是谁?想干什么?”


“大哲,没事,他是我带的实习生,可以相信的,放松…”王晰紧跟着进来赶紧说道。


“我不信他。”李向哲还是紧皱着眉,但躯体稍微放松了些。


刘彬濠不可避免地有些低落,但安慰自己这不是自己的错也不是对方的错,只是对方生病了而已。


王晰拍拍刘彬濠的肩,刘彬濠会意再次去外面等待。


这次王晰在里面的时间比让梁朋杰吃药的时间短了些,十分钟左右就出来了。


“啊终于,最难搞的两个忙完了…不好意思啊彬彬我没提前和你说大哲是偏执型人格障碍,不是你的问题。剩下的都会提前告你,302的两个人一个是ptsd一个是广泛性焦虑。”


刘彬濠摇摇头,“我没在在意。”


当他进到302时,是真的不在意甚至完全忘了刚才了。


302的两个男人都只穿着大裤衩光着膀子,王晰抽了抽嘴角,“你俩能不能别像个野兽一样,把衣服穿好!这儿还有小孩呢…佳儿你脸色咋那么差昨晚又做噩梦了?”


两条野兽进化中,那个相对较矮的男人顿了顿套外裤的手,“啊,是,又梦到那件事了。”


看来是他有ptsd了。那个看起来很坚毅的男人。


马佳接过刘彬濠默默拿出的药,“谢了弟弟,刚才对不住了,哥豪放惯了。我叫马佳,你叫我佳哥就行,那边那小子叫龚子棋。”


刘彬濠笑了笑,又转头看向另一个男人,那个叫龚子棋的男人一脸凶相,抿着嘴一眼不发。


“害,你不用管他,他就长那样,其实还挺好一小孩儿。”马佳解释着。


刘彬濠点头表示理解,然后和王晰一起走了出去。


“303的病人叫金圣权,有迎合型人格障碍。”


303同样是一个高大的男人,那么大个人坐在小沙发里颇有些委屈。见到他们进来,那个叫金圣权的男人立刻起身,言语中一直带着笑,可刘彬濠感觉他其实并不想笑。


刘彬濠去拿药的时候金圣权制止了他,“医生我自己来就好。”笑着自己找出自己的药倒水吃了,还给王晰和刘彬濠一人倒了杯水,示意他们坐下。


这种“热情”让刘彬濠不知所措。不过他看王晰已经坐下并喝起了水,他也就这么做了。


为了不让金圣权觉得自己的“讨好”没有回应,刘彬濠冲他笑了笑,“谢谢你的水。”


喝完水他们就出去了,还有两间房,而他们之前在梁朋杰那里消耗了太多时间。


倒数第二间304,是两个患精神分裂的患者。刘彬濠一眼看过去只看到一个人,第二眼就被角落里站着的又高又瘦的人吓了一大跳。


那人是刘彬濠见到的最高的人了,杵在角落也不出声,眼睛无神,手臂耷拉着,跟个竹竿一样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里。


王晰过去拍拍竹竿的肩,“巧儿,蔡尧?蔡尧!”竹竿才缓过来,慢慢眨两下眼睛,走到床边坐下了。


王晰松口气,和刘彬濠说:“他啊,本身有点木僵,现在又幻想自己是棵树,反应有点慢,你没被吓到吧?”


“没有没有。”


“其实是被吓到了。”刘彬濠心想。


另一个病人似乎听力有点问题,王晰明显放大自己的音量和他说话。让两个人吃完药后,王晰已经有一点声音发哑了。


“那个病人叫陆宇鹏,出了事故丧失右耳听力但从此出现了幻听,你和他说话时从左边说比较好。”


刘彬濠应下。


最后一个房间的廖佳琳同样是精神分裂。他在王晰和刘彬濠两个人说话时突然对着空气说话,着实又把刘彬濠吓到了。


在误回了几句话后,刘彬濠才发现,廖佳琳在和他们说话时用的正常声音,而和那些他们看不见的人说话时用的是一种音调更高的声音。


终于查完房,已是八点半了。王晰拍拍刘彬濠的肩,“做的不错,彬彬,第一次查房已经很不错了。走吧,让你尝尝咱的食堂,我请客。”


走进食堂遇到一个小个子男人,刘彬濠感到身边的王晰瞬间活跃了,甚至有想前冲的迹象。


哦,是师娘啊。


“深深!快来给哥抱抱!”



周深一脸嫌弃,但从善如流把自己缩进王晰怀里,拍拍他又很快挣脱了。“行了啊,你学生还看着呢,不就查了个房吗,行了啊。”


王晰一个眼刀甩过去,刘彬濠瞬间觉得自己不该在这。


打上饭坐好,刘彬濠一边吃饭一边注意着附近一起吃饭的病人,默默给自己打气。以后自己就正式作为实习医生在这里工作了。







————————————

感觉写得都是大白话流水账…文笔是真不行


对不起这么晚才更,构思有点困难而且实在太忙了没时间去写


然后还在思考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达我想表达的东西,我想都尝试尝试,所以接下来可能会经常变换出现不同的形式,希望大家能接受

于白好爱羊儿🐑

【彩虹山楂】避嫌

改编自本班cp日常

这学期突然俩人跟快be似的,可一节体育课让我们又磕疯了!

ooc预警

禁止上升!


          刘彬濠当然知道班里女生在磕他和蔡尧,还起了个cp名叫什么“彩虹山楂”?可蔡尧他就是个木头!根本看不出来刘彬濠言语行为中快藏不住的爱意,还大言不惭的说“我和彬彬是最好的兄弟”。呸,谁想跟你做兄弟,我想当你男朋友。


          刘彬濠好无语,刘彬濠想给...

改编自本班cp日常

这学期突然俩人跟快be似的,可一节体育课让我们又磕疯了!

ooc预警

禁止上升!



          刘彬濠当然知道班里女生在磕他和蔡尧,还起了个cp名叫什么“彩虹山楂”?可蔡尧他就是个木头!根本看不出来刘彬濠言语行为中快藏不住的爱意,还大言不惭的说“我和彬彬是最好的兄弟”。呸,谁想跟你做兄弟,我想当你男朋友。


          刘彬濠好无语,刘彬濠想给这根木头一个大逼兜!


          又鉴于蔡尧一个寒假跟失联似的,开学以后,刘彬濠彻底不理他了。可怜的巧儿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只得每天拉着石凯诉苦。


          石凯看着自家对象被刘彬濠拉走,只得乖乖被口口声声说自己一米八实际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蔡尧拎走。石凯含泪望天:你们小情侣吵架能不能不要祸害别人了!


          后来石凯和梁朋杰死话不搅和他俩了,巧儿课间只能坐在应位上,看着看不懂的物理题思考着为什么彬彬一直不理他,有灵魂的的巧儿最后也变得没有灵魂了。


          二人关系转折在体育课上,洪之先要求二人面对面拉手。蔡尧自然的把手伸过去、但刘彬濠像要避嫌一样只抓着他的袖子,二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主动。


          洪之光走过来看着他们只拉着袖子说:“弟弟干嘛呢弟弟,拉手啊,害羞啥啊。”说完就拉着刘彬濠的手覆上了蔡尧。


          蔡尧看着突然红了脸的刘彬濠,不解的问到:“彬 彬 你 怎 么 了 脸 那 么 红 ?”


           “太阳晒的。”


           “可 是 今 天 是 阴 天 啊 。”


           “闭嘴!”


          下课后蔡尧拦住要跑的刘彬濠,把他带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委屈巧儿像小媳妇似的控诉刘彬濠:“彬 彬 你 最 近 为 什 么 不 理 我 啊 ?”


          刘彬濠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你知道咱班最近在磕咱俩的cp吧?”


          “c p 是 啥 啊 ?”


          “…嗯,就是幻想咱俩之间的感情是爱情……”


            “可 是,”蔡尧打断他,“我 不 想 让 她 们 幻 想 了 ,我 可 以 和 彬 彬 有 爱 情 吗 ?”


          刘彬濠很幸福,他这颗小山楂终于也拥有自己的木头签子啦!




_FM羽雾

稿件展示|手幅

©️Designed by Boiled Fish

稿件展示|手幅

©️Designed by Boiled Fish

繁七十四

【梅头脑村—过年好!】老王家篇

一些乡土文学,刚过年就构思好了,然后咕咕咕拖到现在才写完。


年关已至,梅头脑村为了做好防疫,年货集市也不似往年热闹。村口大榕树那放了一张桌子一张椅子,桌上放着一个大搪瓷杯,地上摆着一个大红色塑料外壳的热水壶,边上立着一个魁梧的身影,站姿笔挺,声音响亮:“出示一下你的的健康码和核酸证明。”


这是梅头脑村的村长,卡老师,江湖人称站王。在村口往那一站,好似关公断华容,颇有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味道。站王称号由来于此。


卡老师边上是鹅霸王。


梅头脑村地理位置偏僻,加上人口老龄化,防疫人手有些不足。鹅霸王是村头一霸,具有极强的战斗力和敏锐的嗅觉听觉,一有风吹草动,立马就能...


一些乡土文学,刚过年就构思好了,然后咕咕咕拖到现在才写完。


年关已至,梅头脑村为了做好防疫,年货集市也不似往年热闹。村口大榕树那放了一张桌子一张椅子,桌上放着一个大搪瓷杯,地上摆着一个大红色塑料外壳的热水壶,边上立着一个魁梧的身影,站姿笔挺,声音响亮:“出示一下你的的健康码和核酸证明。”


这是梅头脑村的村长,卡老师,江湖人称站王。在村口往那一站,好似关公断华容,颇有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味道。站王称号由来于此。


卡老师边上是鹅霸王。


梅头脑村地理位置偏僻,加上人口老龄化,防疫人手有些不足。鹅霸王是村头一霸,具有极强的战斗力和敏锐的嗅觉听觉,一有风吹草动,立马就能知道(不是拉踩,但是这方面,鹅霸王真的比小黄狗靠谱多了)。卡老师在某天看到了大鹅随着边境军人护卫边关,防止偷 渡的新闻后,就蠢蠢欲动,想把鹅霸王拉进来。在观察了两周后,成功用圆白菜作报酬,雇佣到了村霸。


【老王家】


“巧儿,快来尝尝这冰糖葫芦,酸酸甜甜的老好吃了,这山楂,都是从你三哥身上摘的!”周屠户端着一盆冰糖葫芦串从厨房出来,红红的果子,裹着晶莹的糖壳,缀着零零星星的白芝麻,是巧儿从小到大的最爱。


“对了,你回村后给你三哥打过招呼没?”盘在炕上的牧羊人顺嘴问了一句。


巧儿本来是家里排行老三的孩子,但是由于他小时候长得贼拉瘦弱,跟小鸡崽儿似的,周屠户两口子怕他以后不能跟他哥哥们一样有一米九,自卑,问了简佛爷之后,给巧儿认了个三哥,就村里那棵两层楼高的山楂树。


之后,巧儿出门,但凡路过那棵山楂树,都会喊声“三哥早/中午好/晚上好!”,带着少先队员的蓬勃朝气。


不负众望,巧儿最后很争气的长到了一米九加,具体多少,咱也不知道,孩子每年都在长个,一年一个样儿。


“唔…好吃…我赶明儿就去看三哥”不管什么时候,冰糖葫芦都很馋人啊。


“你今年工作咋样啊,有存下钱吗”周屠户也拿起了一串冰糖葫芦。


巧儿年初打算去南方推广东北大米,广告词都想好了“东北大米,颗颗分明,粒粒晶莹,我从一米吃到一米九”。结果人家南方稻子一年两熟,比东北大米有竞争力,巧儿自己又木木愣愣的,啥也没安利出去。


“嗐,可别说了,南方自产大米也不少,都是人吃惯了的老牌子,生意不好做啊”巧儿一脸愁容,不知新一年该何去何从。


“要不你去你二哥那公司做个保安,多少也是份活计。你二哥现在是金总,一副金丝眼镜,一身西装革履,老威风了。就是你那大哥,也不知道在捣鼓啥,一天天的,提着个行李箱进进出出,有时候还穿着个貂,眼睛边上涂了一圈墨水*,你说这墨水要是在他肚子里夺好啊。还有我们家羊圈里养了好几年的那只贼拉漂亮的羊,前些日子居然跟一小土狗看对眼了……”


“好了好了,下次再说下次再说,巧儿,走,把春联去贴了~”


热热闹闹的老王家开始过年了~




*俺没啥文学素养,有些地方觉得有意思就写了,请勿深究,谢谢🙏

*有些地方如果不对,提前说声抱歉

*眼睛边上的一圈墨水是海带君的烟熏妆

MS_木杓

明天就要跨年啦!

彩虹妹妹蔡尧尧和山楂姐姐刘彬彬,提醒大家记得看春晚啊✌️

明天就要跨年啦!

彩虹妹妹蔡尧尧和山楂姐姐刘彬彬,提醒大家记得看春晚啊✌️

MS_木杓

彩虹妹妹和山楂姐姐给大家拜年啦

彩虹妹妹和山楂姐姐给大家拜年啦

潇潇飞雪

《明》彬濠是哥哥铁粉,这首歌好听,但唱起来难免有些伤感,斯人已逝,生不同时。忽然,觉得彬濠的现场可以加入我的心愿清单了。彬濠有那种挺青年感的男中音,年轻不轻浮,他有自己想发出的声音。我喜欢所有把自己当男高音飙歌的男中音!

彬彬的《一荤一素》,真催泪弹。论伤心,袁博士云淡风轻又波澜壮阔地忧愁着,老贾声嘶力竭在体面边缘委屈着,彬彬连声都没有多大,更含蓄,悄悄地伤心难过,在无人知晓的地方,而他的室友小陆连忧伤都是乐观主义的,微笑着,再疼都不哭,再伤心也要给自己一个拥抱。

这感觉就像面对悲伤,四个人坐一桌:

老贾失声痛哭,对面的袁博在喝伏特加兑忧愁,彬彬在边上板着脸假装没什么,嘴上扯些有的没的...

《明》彬濠是哥哥铁粉,这首歌好听,但唱起来难免有些伤感,斯人已逝,生不同时。忽然,觉得彬濠的现场可以加入我的心愿清单了。彬濠有那种挺青年感的男中音,年轻不轻浮,他有自己想发出的声音。我喜欢所有把自己当男高音飙歌的男中音!

彬彬的《一荤一素》,真催泪弹。论伤心,袁博士云淡风轻又波澜壮阔地忧愁着,老贾声嘶力竭在体面边缘委屈着,彬彬连声都没有多大,更含蓄,悄悄地伤心难过,在无人知晓的地方,而他的室友小陆连忧伤都是乐观主义的,微笑着,再疼都不哭,再伤心也要给自己一个拥抱。

这感觉就像面对悲伤,四个人坐一桌:

老贾失声痛哭,对面的袁博在喝伏特加兑忧愁,彬彬在边上板着脸假装没什么,嘴上扯些有的没的,小陆忍住眼泪,说着“没什么事,会好的”。

圆滚滚yoy
“山楂好酸啊……” “胡说!山...

“山楂好酸啊……”

“胡说!山楂超甜的好嘛!”

“山楂好酸啊……”

“胡说!山楂超甜的好嘛!”

周公不熬夜
一张日历引发的摸鱼日常 斗鸡时...

一张日历引发的摸鱼日常


斗鸡时的晰望村,哈哈~~


ps:最近在准备设计大赛,可能更新不及时,呜呜~~

还有什么想我更新的,可以给我一些些建议,嘻嘻~~

一张日历引发的摸鱼日常


斗鸡时的晰望村,哈哈~~


ps:最近在准备设计大赛,可能更新不及时,呜呜~~

还有什么想我更新的,可以给我一些些建议,嘻嘻~~

尔翼

〖梅溪湖小群像〗南岛(二)

新人物登场:


贾凡-军医

廖院-将军

蔡尧-炊事员

.


南岛前些年招了个军医。


彼时老军医即将退休,余笛问了一圈没什么人愿意主动过来偏远小岛上常驻。廖将军说直接指派一人过来却被他婉拒了,说年轻人有抱负,不能把人拴住孤岛上半辈子。

最后老军医大手一挥举荐了自家学生贾凡。

学生毕业后去美国深造,留在当地研究所里工作了一阵,还在柳叶刀上发表过研究。老师电话中跟他说,小贾啊,我这把老骨头终于退休了,却找不到人接班。他想想老头子前半生教书育人,后半生在南岛上照看全营,每个兵娃娃都当自家学生般时刻记挂着,不能让老头子退休了还放不下心。他便主动跟老头子说回来接他的班,又跟...

新人物登场:


贾凡-军医

廖院-将军

蔡尧-炊事员

.




南岛前些年招了个军医。


彼时老军医即将退休,余笛问了一圈没什么人愿意主动过来偏远小岛上常驻。廖将军说直接指派一人过来却被他婉拒了,说年轻人有抱负,不能把人拴住孤岛上半辈子。

最后老军医大手一挥举荐了自家学生贾凡。

学生毕业后去美国深造,留在当地研究所里工作了一阵,还在柳叶刀上发表过研究。老师电话中跟他说,小贾啊,我这把老骨头终于退休了,却找不到人接班。他想想老头子前半生教书育人,后半生在南岛上照看全营,每个兵娃娃都当自家学生般时刻记挂着,不能让老头子退休了还放不下心。他便主动跟老头子说回来接他的班,又跟研究所提了辞呈,办好交接手续飞了回来。


这放到一线城市也是各医院抢着要的人,却愿意安心宅居在这小岛上,反倒让余笛欣喜地有些不知所措。若不是清楚老军医秉性,都要怀疑他是道德绑架了。

于是学生初来的几日,余笛时不时去医务室路过一下,问问小贾有没什么需要的。贾凡起初还客客气气说不用不用,见他总过来问,想来不说点什么也不会放心,便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他说,

- 我这人平时也懒,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吃甜品。如果有机会能吃到几口甜品点心,人生就非常圆满了。

这下余笛发了愁,军营里都是些糙汉子,饭菜只管量大好吃就可,哪有还会做甜点的师傅。

贾凡见他面露难色,暗道给人添麻烦了,宽慰他说,没事儿,我就是嘴馋念叨念叨,也不用真吃上,咱家乡的甜品就挺好的。



他万万没想到,余笛还真就从隔壁军区给他调了个会做家乡粘豆包、雪绵豆沙的小厨师过来,虽然他此前也从未吃过这俩“甜品”。


小厨被送过来后,廖将军不忘挖苦余笛,

你就宠着你吧,都不知道你在养兵还是开托儿所。

余笛笑笑没说什么,转而带着小厨师跟贾医生说,

- 以后你有什么想吃的甜品教给蔡尧,他负责做些点心打打下手。


贾凡仰头看着新来的小厨师没憋住吐槽道,

- 这人儿小吗?个子比我都高。


气得小厨当晚就在日记本记上:

你才高!你全家都高!

后来发现贾医生家属确实也高,他又气呼呼地翻出日记本划掉了这句话。

 

蔡小厨到厨房上班的第一天,进门就看到一个略显娇小的男生正端着锅盛出刚炒好的菜,一边招呼人来端走。他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不自觉地呆滞了一秒。中餐厨师讲究火候技巧,但同时对臂力也有极高的要求,因为颠勺也是厨艺里必不可少的一项。入厨师学校的第一个基础课就是在炒锅里倒入铁砂练习颠勺,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了的会直接劝转行。更莫说军队里每天的伙食消耗极大,厨师做饭都是用大炒锅翻炒,所以留在军营里做炊事班的,通常是相对精壮有力的青壮年。

后背感受到推力,蔡尧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呆怔的自己挡住了进厨房的路,被后面来上班的少年推着往里走。少年顶着头明显刚从被窝爬起来,胡乱抓两下压下去的蓬松头发,懒洋洋地伸手打着哈欠,跟那边盛菜的男生打招呼,

- 深哥早啊。

男生转过头来对着他却是摆出一副凶样。仿佛看出了他方才的想法,故意压低了语调说,

- 深哥可厉害了,不许你质疑他的厨艺和力量,他可是为了做好厨师练了一身肌肉的!


语气里透着毫不掩饰的骄傲。蔡尧低头看他,眉眼与声音都很温柔的男生,此刻却刻意要用假装深沉的嗓音装出一副自认为凶神恶煞的样子对着自己。

就,害挺可爱的?

他的目光不自觉就被少年头顶上翘起的呆毛吸引,等他意识到时已抬手为他压住了那撮呆毛。两人皆是一愣,脸上不自然地泛起红晕。少年先反应过来,特意控制了手劲轻轻拍开他落在头顶的手,红着脸仍扮着自以为的威严凶他不许碰自己头发,跑开去找他深哥。


蔡尧后来知道少年叫刘彬濠,因初来时带了一大箱粤北山楂分给战友们吃,被亲切地冠以山楂之名。后来炊事班的人们也逐渐习惯了山楂缠着周星星,蔡尧追着山楂,师傅追着闯祸的蔡尧打(?) 的日常。

 

除了打下手外,他还有一个任务是研究甜品制作,以时不时改善下战友们 (尤其是贾军医) 的伙食。

蔡尧非常怀疑贾凡在美国读的不是医学院而是蓝带厨艺学校。

他按贾凡给的 配方(划掉) 菜谱做出来几款甜品给他试吃,贾凡每次都能精准地挑出他哪个糖放少了,哪个烘焙时间不够,哪个奶加少了。在贾医生的悉心指导下,蔡尧的甜品手艺突飞猛进。

在收获了第一波甜品试吃大会的反馈后,蔡尧默默地把贾凡给的菜谱全部改成少糖,再每次单独做一份加糖的放在最末,等贾凡来了递给他。


蔡尧本以为这么嗜甜的人除了贾凡不会再遇到第二个,没想到几年后又多了一人跟他点加糖版甜品。

只是与贾凡不同,比起西式甜点,那人更喜欢吃家乡的雪绵豆沙和粘豆包。



——————————————————————

军医炊事员都不是这样招的..只是我根据剧情需要这样写的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