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刘昊然

2086.3万浏览    10460参与
昀朵棉花唐
三位干嘛呢这是,相爱相杀?😂

三位干嘛呢这是,相爱相杀?😂

三位干嘛呢这是,相爱相杀?😂

dayria

sᴍɪʟᴇ ᴅᴇᴍᴏɴ🤹🏻

sᴍɪʟᴇ ᴅᴇᴍᴏɴ🤹🏻

老九玖(原号寻安呐)

记梦(一)

        一直到我有意识时,我才发现我坐在了一家店的沙发上,手里抱着一个白色的搪瓷杯,滚热。

  我长长舒了一口气。

  我知道,我是在梦境里。

  人大都做梦,我也落俗。可我的梦常常知道自己在梦里。

  有人说梦境是平行世界的自己,我往往信以为真,因为我的梦总是错综复杂,精彩的像一部电影,倘若这真不是平行世界里发生的,我倒自己觉得极其遗憾。

  因此当作一个平行世界去记录吧。

  我坐定后,声音开始聚拢清晰,我听见店铺的侧门有女生打情骂俏的娇憨声,还有男子低哑的嗓音。

  我的记忆开始回笼,情...

        一直到我有意识时,我才发现我坐在了一家店的沙发上,手里抱着一个白色的搪瓷杯,滚热。

  我长长舒了一口气。

  我知道,我是在梦境里。

  人大都做梦,我也落俗。可我的梦常常知道自己在梦里。

  有人说梦境是平行世界的自己,我往往信以为真,因为我的梦总是错综复杂,精彩的像一部电影,倘若这真不是平行世界里发生的,我倒自己觉得极其遗憾。

  因此当作一个平行世界去记录吧。

  我坐定后,声音开始聚拢清晰,我听见店铺的侧门有女生打情骂俏的娇憨声,还有男子低哑的嗓音。

  我的记忆开始回笼,情感也开始逐渐清晰。

  我是酸楚又冷漠的,我想。

  我理了理回忆,大约是我本以为自己是这个故事的主角,总是看见那个软脾气的女孩子被欺负,秉着行侠仗义,于是在校园里处处护着她。

  结果很显然我是个狗屁主角,人家才是玛丽苏言情剧的娇娇女主,而我,不过是人家一个跳板。

  我残留在脑海里愤怒护她,与众人大吵,想泼妇一样脸红脖子粗把她挡在身后,受着旁人的辱责。

  现在,她与男友在我一墙之隔亲亲我我,恍若隔世。

  所以,我谩骂自己的愚蠢,羞辱自己是个傻子。

  本以为自己是个主角吧,其实是个丢人的炮灰。

  我盯着冒着热气的缸子发呆,突然余光被门口高拔路过的身影引了去。

  背着包的一个高挑男人,黑发,手里还提着一个手提包。

  我被涌上心头的悲怆惊悚的手脚发麻。

  箭步冲上去,站在他面前,硬生生拦住。

  男人收住了力,站定。手里的提包惯性的砸了一下我的腿,立起来的夹克衫的领子刮了我的额头上,我疼的眼泪聚集。

  我惊奇地看着他,眼神中的叹赞或许更大于源自心里的激动与悲凄。

  这男人实在是好看的。

  鼻梁高挺,额头饱满,眼梢因为赶路而微微泛红。

  我哑了哑声,张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男人凌厉的眼睛在看到我,或许可以说是这具身体的面孔时,把所有戾气全敛了,却也默不作声。

  只是一双眼睛盯着看。

  我该说些什么,一句“你谁啊”硬生生在嘴边转了一句“你回来了?”

  微微颤颤,尾音转的像八点档的女主角。

  男人却突然收了所有的欢喜,沉着嗓子,嗯了一声。

  我却似乎受了千百斤的委屈,被那个段位高的小白莲利用的委屈,发现自己是个配角的委屈,一瞬间对着这个对我来说或许是陌生人的男人爆发了。

  “你能抱我一下么?”我听见自己没出息地说。

  回答我的是被男人紧紧拥在怀中,死死扣住。

  对我这个出生以来母胎solo,拥抱真是难以想象的,但感觉很不错。

  没错,有感觉的。



其实里面的男生在梦里我是真不知道是谁,不懂为啥我知道是在梦里,也能有感觉什么的,但是我在梦里就是不知道这个男的是谁。反正每次做梦都是醒了以后才能知道我梦见的刘昊然,但是为了防止带入很奇怪,宝贝们就当做普通记梦小说看吧

荒诞又有趣,其实我还蛮喜欢做梦的。

而且,我其实仿佛就是在看别人怎么生活,有时候我没太有办法控制“我”地想法,只能说在这个身体里看戏。

PumpkinTurbo

哦吼,被抓了。

哦吼,进监狱了。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7集10P

哦吼,被抓了。

哦吼,进监狱了。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7集10P

洛然

they say oh my god i see the way you shine

鬼知道我看这一段看了多少遍_(:з」∠)_又名昊然弟弟在不同滤镜下的完美表现

they say oh my god i see the way you shine

鬼知道我看这一段看了多少遍_(:з」∠)_又名昊然弟弟在不同滤镜下的完美表现

PumpkinTurbo

剑飞出去了

哦吼

小柴懵了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7集7P

剑飞出去了

哦吼

小柴懵了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7集7P

PumpkinTurbo

小柴接受挑战

也很喜欢的打戏(上)

(大家出门记得戴口罩,勤洗手嗷)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7集9P

小柴接受挑战

也很喜欢的打戏(上)

(大家出门记得戴口罩,勤洗手嗷)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7集9P

魂魄不曾来入梦
没想到我爱的cp要同框了这个消...

没想到我爱的cp要同框了这个消息是一个肖战哥哥的粉丝告诉我的,,,

我不相信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一定有人比我知道的晚,嗯!

没想到我爱的cp要同框了这个消息是一个肖战哥哥的粉丝告诉我的,,,

我不相信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一定有人比我知道的晚,嗯!

七爷家的小天

【七爷家出品】配音大电影《小王子》—献给曾是孩子的大人

https://b23.tv/av84517146

我走过很长的路,向每一座高山致意,

向每一条河流膜拜,向每一颗星辰许愿。

我有一朵玫瑰,开在贫瘠的土地上,

它继承着所有星辰的愿望。

——仅以此片,向每一个坚守初心、努力奋斗的人致敬!

出品单位:七爷家

监制:时无

编剧&策划&剪辑:小天

海报&音频后期:椰子

特别感谢:御  兔...


https://b23.tv/av84517146

我走过很长的路,向每一座高山致意,

向每一条河流膜拜,向每一颗星辰许愿。

我有一朵玫瑰,开在贫瘠的土地上,

它继承着所有星辰的愿望。

——仅以此片,向每一个坚守初心、努力奋斗的人致敬!

出品单位:七爷家

监制:时无

编剧&策划&剪辑:小天

海报&音频后期:椰子

特别感谢:御  兔

                 金喵儿

原著:《小王子》

By圣德克旭贝里(法)

演员&配音(按出场顺序)

小王子(刘昊然饰)——CV温溪

玫瑰(蒋依依饰)——CV白司音

飞行员(胡歌饰)——CV 容沐

国王(李立群饰)——CV千年纪事【翎音配音】

爱慕虚荣的人(尹正饰)——CV 皮皮鲨

酒鬼(檀健次饰)——CV 皮皮鲨

实业家(沈腾饰)——CV 大狼【翼之声】

点灯人(郑云龙饰)——CV 拾涛【翎音配音】

地理学家(刘奕君饰)——CV青冥

蛇(朱一龙饰)——CV 大狼【翼之声】

另一朵玫瑰(刘亦菲饰)——CV白司音

狐狸(马天宇饰)——CV容沐

春节快乐!新的一年我们也要一起努力加油啊!


王一宝的泠语

都给我看!下期的明侦都给我看!北方慢车谋杀案都给我看!昊然弟弟和若昀齐了!!cp磕起来!!双北磕起来!!下期战哥要来!!给我看!!就差成全cp和我白bra了!!下次搞一个九人案直接大团聚!!牛逼了就!!我白,鬼鸥,双北,魏晨,昊昀,加战哥,侦探助理给我安排啊噗!那真的直接播放量爆表!这就是我现在的理想❗❗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都给我看!下期的明侦都给我看!北方慢车谋杀案都给我看!昊然弟弟和若昀齐了!!cp磕起来!!双北磕起来!!下期战哥要来!!给我看!!就差成全cp和我白bra了!!下次搞一个九人案直接大团聚!!牛逼了就!!我白,鬼鸥,双北,魏晨,昊昀,加战哥,侦探助理给我安排啊噗!那真的直接播放量爆表!这就是我现在的理想❗❗



PumpkinTurbo

 她来啦她来啦 挑事的郡主她来了

阿柴双眼皮都给吓出来了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7集7p

 她来啦她来啦 挑事的郡主她来了

阿柴双眼皮都给吓出来了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7集7p

扶遥君呐

特甜【刘昊然×肖战】远道的套路世子计划|有钱世子×财迷大忽悠

BGM:桃花笑 

注意结尾✨✨

剧情:日常"食物链底层"的魏某某一日偶然间得知青阳世子来到南淮城,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一场围绕世子的套路计划正悄悄展开。 

这次不带王爷啦,因为王爷去跟小白龙玩啦hhh 

大概emmmm 日常不开车,开车连素材都找不到2333

特甜【刘昊然×肖战】远道的套路世子计划|有钱世子×财迷大忽悠

BGM:桃花笑 

注意结尾✨✨

剧情:日常"食物链底层"的魏某某一日偶然间得知青阳世子来到南淮城,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一场围绕世子的套路计划正悄悄展开。 

这次不带王爷啦,因为王爷去跟小白龙玩啦hhh 

大概emmmm 日常不开车,开车连素材都找不到2333

拾·光گق

不懂就问之有小可爱可以列举刘昊然所有的官方周边和电子刊吗?

感觉我错过了好多。

自己总结一下电子刊我只能想起来芭莎和elleidol 周边 跨年礼盒 元气满满 晴时有风 破冰 少年语冰 见风 还有几组明信片科颜氏美年达等等 礼盒也有但是我没关注

不懂就问之有小可爱可以列举刘昊然所有的官方周边和电子刊吗?

感觉我错过了好多。

自己总结一下电子刊我只能想起来芭莎和elleidol 周边 跨年礼盒 元气满满 晴时有风 破冰 少年语冰 见风 还有几组明信片科颜氏美年达等等 礼盒也有但是我没关注

拾·光گق

路演自己出产的一些原图

没有后期 实在是没有必要

站在太后没拍好 见谅

 by fujifilm xt20

路演自己出产的一些原图

没有后期 实在是没有必要

站在太后没拍好 见谅

 by fujifilm xt20

在在在不在

【柴哈】面朝你 11~15

古代ABO

刘小将军x张军医

拿到驾驶证的小将军跃跃欲试。


11

  刘昊然吻了张若昀。

  手无寸铁的军医被小将军压在床上被亲得手足无措,又担心小将军肩上崩裂的伤口不敢用力去推他。少年人的吻毫无章法,从一开始简单地双唇触碰,到后来胡乱地啃咬,又一路向下,尖利的小虎牙触碰到张军医敏感的颈部皮肤,引得军医一声闷哼。

  “我喜欢你,”刘昊然含含糊糊在他耳边讲,“我喜欢你,若昀。”

  两人的粗重呼吸在青橘味的信引中交织。刘小将军自己脱了被药打湿的中衣,扔在一边,赤裸着上半身把人压在身下。张若昀不断地轻推着小将军滚烫的胸膛,让他放开自己。刘昊然迷迷瞪瞪地照做了,撑起自己,居高...

古代ABO

刘小将军x张军医

拿到驾驶证的小将军跃跃欲试。



11

  刘昊然吻了张若昀。

  手无寸铁的军医被小将军压在床上被亲得手足无措,又担心小将军肩上崩裂的伤口不敢用力去推他。少年人的吻毫无章法,从一开始简单地双唇触碰,到后来胡乱地啃咬,又一路向下,尖利的小虎牙触碰到张军医敏感的颈部皮肤,引得军医一声闷哼。

  “我喜欢你,”刘昊然含含糊糊在他耳边讲,“我喜欢你,若昀。”

  两人的粗重呼吸在青橘味的信引中交织。刘小将军自己脱了被药打湿的中衣,扔在一边,赤裸着上半身把人压在身下。张若昀不断地轻推着小将军滚烫的胸膛,让他放开自己。刘昊然迷迷瞪瞪地照做了,撑起自己,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身下的人。

  他的发带也解了,一头略显凌乱的长发垂下,有些被汗液黏在背上。血迹从他右肩的纱布中渗出来,在暧昧中混进一丝血腥气。小将军的眼神像在看猎物一样,张若昀花了好大力气,把心底本能的恐惧感压下,才不被乾离的气息震慑:“你别动了,伤口都崩了。”

  “我不。”刘昊然赌气,“除非你亲亲我。”

  张若昀顺从他的话,抬头吻了回去,又被顺势压下来。刘小将军灼热的下半身隔着衣料磨蹭着张军医的小腹,身下人脸一红,撇开头去躲他的吻。

  为了掩藏自己坤泽的身份,张若昀这二十六年来就没谈过恋爱。他看上去精明圆滑,黄段子能讲到飞起,理论知识一套一套,实际经验却是一片空白。

  “我好难受,若昀,我可以……吗?”青橘味的信引浓度又上了个层次。刘昊然又重新吻上张若昀的脖颈,极有目的地寻找他脖子后的腺体,双手去解军医的衣带。

  从开始的吻到现在,拜隐息丹所赐,张若昀头脑一直清醒着。他也喜欢这个少年,性别也正合适,共度一夜春宵不是不可以,但绝对不能是此情此景。若是乾离的信息素注入自己腺体形成标记,不仅仅是自己这辈子就定下来了,坤泽的身份也会暴露。

  到时候不仅是自己被砍头,包庇他身份的一众人等都得玩完。

  他抓住刘昊然作乱的双手,又给了冲动的少年人一个浅浅的吻安抚他:“现在不行,我,我会发情的。”

  这样的话说出来果然还是让张军医面红耳燥了。

  “但我克制不住,我好难过。”刘昊然带着鼻音朝他撒娇,“若昀,若昀,你帮帮我。”

  药撒了,翻云覆雨这路子也行不通。张若昀冷静地带着一脸潮红思考:“我临时标记你吧,可以吗?”

  刘小将军用他此刻破碎的,满是情欲的思维中抽了一点点理智的地方出来,点了点头,撩开自己的头发,将后颈的腺体毫无遮拦地暴露在张若昀面前。

  张若昀轻轻地在上面啄了一口。

  酸涩清新的青橘味中混入了淡雅的茶香。


12

  张若昀累极,将小将军分化期的躁动安抚平稳后,毫无防备心地在他的床上睡着了。他睡得沉沉无梦,再一次睁眼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一低头,发觉自己身上那套脏兮兮的衣服已经被换下,套上了明显不是自己的中衣,胸口勒得紧。再一抬头,发觉刘昊然正坐在书桌前,垂着自己受伤的胳臂,百无聊赖地练习用左手写字。

  他坐起身紧了紧自己的衣襟。刘昊然听到声响,站起身朝他走来:“若昀,你醒啦?”

  “你没对我做什么吧。”张若昀往后躲了躲。

  “就、就帮你换了套衣服,没有干那种事!”刘昊然咽了口口水,紧张地为自己辩白,“我爹说了,没成亲之前不可以的。”

  “成亲!?”张若昀震惊,“我与你,成亲?”

  这下刘昊然也惊了:“我前几日不是与你提过吗?我说我喜欢你,想要娶你。”他委屈极了,上前去拉张若昀的手,模样就像在新婚当日被逃婚的小媳妇:“若昀,你不能睡了一觉起来就不认了呀。”

  张若昀觉得头痛:“我以为你脑子不清醒,说的胡话……”

  “可你亲我了,还标记我了。”他去掰张若昀的肩膀,强迫他和自己对视,“我记得的,那夜的事情我都记得的。张若昀,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我……”张若昀一时语结。问这问题的人已经率先红了脸,一脸希冀又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张若昀想开口,又有什么阻着他给一个确切的答案。他想答应,却担心这一切缠绵只是由偶然发作的情欲催生。怕,他怕这种转瞬即逝的不确定因素,怕这样的美好的瞬间仅是昙花一现,又怕自己情感浓度不够,一层浅淡的,尚未确定的感情,就这样谈婚论嫁?

  眼前的少年人仍然灼灼地望着自己,眼神清澈真挚。世上怎么会有这么难办的事情。张若昀深深吸一口气,觉得那件明显属于刘昊然的中衣把自己胸口勒得更紧了。

  “昊然,等这仗打完了,我就告诉你。”张若昀违着心给了个暂时回避的答案。刘昊然的眼神肉眼可见地暗淡了下来。张若昀没来得及安慰他,就听见帐外各个方向都有窸窸窣窣杂碎的脚步声,顿觉不对,急匆匆问还在失意落魄的小将军:“我睡了多久?”

  “两天两夜。”

  “那大军不该出营上西边儿打仗去了吗?”

  

  

  13

  两天两夜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短到只够一位疲惫的军医睡一个长觉,长到够一个叛徒领着敌军闯进军营。

  “我们被包围了。”刘昊然这么说着,面上却不显紧张的神色,像是这种事情还比不上刚刚等张若昀的回答来得重要。他一手按下蒙圈的张若昀,给他递了件自己平常穿的外衫。等张若昀套完了衣服,刘小将军用左手拿起了地上支着长枪,掀开了帐帘的一角。

  外头的光泄进帐中。刘小将军回头,朝一脸困惑着的张若昀讲:“不用担心,都是计划好的。”

  张若昀脸上的困惑更甚:“到底这外头什么情况?”

  “回头和你解释。”

  “那我要跟出去吗?”

  “若昀哥……”刘昊然抿了抿嘴,露出一个尴尬不失礼貌的笑容,“出不出去没差。”

  张若昀低头看了看自己一双专侍草药十二年十八般武器都没握过的手,额头上暴起了愉快的小青筋。

  

  14

  包围将军帐的人不算多,估摸着二十来个。张若昀跟出去的时候刘昊然已经放完狠话了,提着个长枪在和敌军头头对质。张若昀揣着个手站在一边,看清敌军头头的脸,发现是个熟人,气得乐呵了:“哟,老赵,弃明投暗了啊。”

  被他叫老赵的人瞥他一眼:“这不张军医吗,怎么在刘小将军的帐里啊?”

  “你不也知道吗。多亏了您通风报信,咱小刘将军才中箭,成了个乾离。”

  老赵,第七营第三十五小队的队长,看着挺忠厚老实,和张若昀关系也算不错,若放在平时让张若昀去找叛徒,他不一定能找到老赵头上。

  “张军医怎么对付刘小将军的分化?以身……”

  这黄腔还没开完,刘昊然炸毛了,长枪往前送一步:“你再说一句试试!”

  周围的敌军也往前一步,将他俩围得更紧。

  刘昊然憋屈。要不是右肩膀受伤,他早杀出一条血路,带着张若昀出去了。如今惯用手使不上劲儿,自己突破包围圈不是什么问题,可要再毫发无损地带一个没有武功傍身的军医出去就不太可能了。正当他咬牙切齿时,张若昀拍了拍他,示意他放松一些。

  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但张军医面对着二十几把剑,一点儿也不紧张。因为刘昊然说过的,一切都在计划内。他开口,接着老赵的黄腔说下去:“那可不行。毕竟我是个和元,用身子可解不了乾离分化之苦,得用药。说到药,你们不该去烧粮草库吗?全营的将士都出去打仗了,和我们俩搁这儿算什么意思。”

  老赵接了他的话:“烧粮草两人就够了,杀刘小将军自然要多带点人手。”

  刘昊然冷哼一声,露出与平日截然相反的凶狠眼神,整个人杀气腾腾:“那可真是抬举我了。”

  老赵显然心情不错,与刘小将军调笑:“您谦虚了。要不是知道小将军您伤了胳膊,上头铁定要我带百人来包围您。”

  又一阵马蹄脚步隆隆之声从西边传来,这个意外的增援让敌军一下乱了阵脚。张若昀决定不做累赘,揣着手默默退回帐中。刘昊然用左手挽了朵枪花:

  “你们被包围了。”


  15

  两军对垒,刘家军在数量上以百制二十,取胜得轻而易举,短暂地一阵兵戈相见乒乒乓乓后,只剩下寥寥的敌军还在拼死反抗。没有人会在意帐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军医。张若昀隔着帘子听了会动静,有点无聊,便起身在小将军的屋子里溜达。

  整个帐子里的摆设简洁,带着行军之人沙场带来的风尘仆仆,总体还算干净。他坐到早上小将军练字的桌前,一张张翻看。左手写得字歪歪斜斜,就像童稚的孩子初握笔,一笔一划趴得极开。

  张若昀其实本身字也写得不怎么样,颜良文丑,字的框架虽在,笔画极其豪放,写得快就趴成一片,病人老抱怨他一个方子能写四页纸头,浪费。刘昊然平日里写字方正拘谨,左手写得字倒与张若昀有异曲同工之妙,难以辨认。张若昀花了挺长时间,才依稀辨认出来刘昊然在写的字:

  “身如浮云,碧海蓝天。”

  这是张若昀在一本散文集里的批注。刘昊然来他帐里闹的时候看过这本,当时嚷嚷着说张若昀的批注比原文写得还好,张若昀只当他随便看看在瞎闹,没想到他竟将这八字记下来了,放在心里默默地揣摩。张若昀心口一跳,神使鬼差地重新蘸湿毛笔,在那歪歪斜斜的八字旁边添上几笔:

  “海阔天空,任君遨游。”

  游字勾未提,刘昊然一声压抑的痛呼转进帐来,紧随其后的是老赵歇斯底里的怒吼:“再过来!你们再过来我就把你们小将军给杀了!”

  张若昀将笔一掷,从桌上摸了自己带来的包裹,冲出帐外。老赵挟持着刘小将军的背影闯入眼帘。刘昊然的脖颈侧面已被剑刃压出一道血痕,右边肩膀上的伤口完全崩裂,血在他淡色的上衣渗出来鲜红的一大片,显然是被人恶意击在了伤处。

  刘家军面面相觑,不知是进是退才好。刘小将军也不愿意在叛徒手里无谓牺牲,没喊出什么“不要管我”之类的蠢话,正在疯狂头脑风暴,寻求如何让自己脱身的方法。有面朝将军帐的士兵发现了张军医,意图开口唤他时,被张军医用手势噤声了。

  张军医尽了他这辈子最大来的努力,悄悄地接近老赵和被他挟持着的刘昊然,手摸进了包裹,掏出根最给人针灸用的银针。

  就在他轻手轻脚准备扎老赵的百位穴时,老赵察觉到了背后细微的声响,一个回头,剑刃在刘昊然的脖子上又压紧了几分。

 




江浅兮。
我觉得 我喜欢了三个憨憨🐒?...

我觉得 我喜欢了三个憨憨🐒🐒🐒

这仨可这儿玩儿的挺欢啊

我觉得 我喜欢了三个憨憨🐒🐒🐒

这仨可这儿玩儿的挺欢啊

在忙。

【甜奶/柴哈】晚安,我的爱人

Cp:刘昊然×张若昀

 (清水何必分左右,前后无意义)


Summary:

“我们在大大的宇宙里扮演小小的尘埃,冷冷的星光跨越长长的时间,轻轻地照在我们的身上。

 

我们有时候离的很远,我们有时候离得很近,我们是宇宙中最遥远也最亲密的爱人。我们拥有同样的时间,同样的热爱,我们总有一天要一起湮灭在宇宙的光芒里。

 

我们为我们的职业而自豪。我们永远向往未知。”


 Notes:破烂星际文学,粉红元素不足。


 以下正文。


刘昊然又能呼吸了。他的胸膛在起伏...

Cp:刘昊然×张若昀

 (清水何必分左右,前后无意义)


Summary:

“我们在大大的宇宙里扮演小小的尘埃,冷冷的星光跨越长长的时间,轻轻地照在我们的身上。

 

我们有时候离的很远,我们有时候离得很近,我们是宇宙中最遥远也最亲密的爱人。我们拥有同样的时间,同样的热爱,我们总有一天要一起湮灭在宇宙的光芒里。

 

我们为我们的职业而自豪。我们永远向往未知。”

 

 Notes:破烂星际文学,粉红元素不足。

 



 以下正文。



 

刘昊然又能呼吸了。他的胸膛在起伏。

 

他的冬眠舱非常守时,比他和张若昀约定的会面日期准确地早一天。喔,应该说,早二十四个小时,在星系与星系间穿梭的星舰没有“天”的概念。

 

舱内残留的液体也随着他的离开渗回储液,开始新一轮的净化和补充。刘昊然赤裸着身体站在驾驶室,踢腿,甩手,扭腰,转转脖子,跳个广播体操。很好,一切正常,由此可见一个性能优越的冬眠舱是一件多么好的商品。

 

外面很黑,看来这片区域没什么恒星,微弱的光在很远的地方,刘昊然站在玻璃舱壁前,感觉到一种非常强烈的孤单——他知道这是正常的反应,可是他还是非常孤单。黑乎乎的,谁都没有,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他站在窗户前捂住脸搓了搓,叹了一口气,对着空空荡荡的宇宙说:“张若昀。”

 

他的心情逐渐好转。这种事经常发生,毕竟这个宇宙里荒芜的地方比繁华的地方多得多,他们的母星只是恰好非常幸运而已,她在一个宁静却不寂静、偏远却不荒凉、热闹却不拥挤的地方,那里是文明的桃源。人们太习惯那样安逸温馨的环境了,他们如果要深入宇宙,就得做出改变。每一个探险员都必须具有恢复情绪的能力,大多数探险员摆脱孤独感的方式都是固定的,刘昊然就是这大多数之一。他的方式就是张若昀。

 

刘昊然开始觉得有点冷,这说明他的身体正式回到了活跃状态,赤身裸体,谁能不冷呢。出于一种幡然悔悟的羞耻,他把透明舱壁调成不透明……大宇宙也会窥探小狗的秘密嘛。

 

他开始挑选衣服。但很可惜,他没几件衣服。好吧,好吧,随便吧。刘昊然最后挑中了一件很普通很普通的工作服——他每一次都穿工作服,张若昀也是。他是一个探险员,高风险高回报的探险员,张若昀也是。

 

…难道你以为他在和张若昀私奔的路上吗?

 

想得美——他们在工作!他们是星际的探险员!这是一份光荣的职业,刘昊然和张若昀都爱它。只不过这一次,他们的工作被分配在了两个完全背道而驰的星域,隔得有点远。

 

他们是最优秀的探险员,他们要接受的任务距离最远、时间最长、等级最高的——不是机密等级。探险员没有机密,探索宇宙是全人类文明共同的憧憬,每年都有很多很多的探险员投入到工作中,哪里有什么机密?在另一种更加强烈的渴望和憧憬面前,人们会放下一些不重要的和不必要的竞争。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得孤身上路,一个优秀的探险员,可以代替一支庞大的探险队,甚至做得更好。你不得不承认,有时候,一个人比一群人更有决断的能力和赌博的勇气,星际的旅行和探险需要这样的特质。

 

放心,到现在为止,他们两个人都很幸运,赌博总是能赢。宇宙总是善待她的孩子们。

 

在遥远的另一片星域,张若昀也醒了。他比刘昊然贪睡,总是起来得晚一些。他不想做操,他先开始看记录——他沉睡的时候,星舰所记录下来的信息,他总是想让大脑先于身体复活。他喜欢经历大脑从混沌到清醒的过程,好像经历了一次成长,经历了一次死亡重生。

 

他比刘昊然幸运,在他的星舰周围,张若昀朦胧地看见远处庞大的发光物质,那是还没有成型的天体,会变成什么呢?张若昀想。她可真美,绿色的光,让他想到神秘的女郎。张若昀把照片存下来。

 

工作服。张若昀喜欢工作服。简洁,宽松,舒适,他总是喜欢订大一号的。星舰上的引力比母星上的要小的多,每次他从母星出发之后,总是会长上那么几厘米,回去的时候又变矮了。

 

天哪,张若昀看了看手里的工作服,成功地在后领找到了刘昊然的名字…他就知道。他拿了件刘昊然的工作服。他拿了刘昊然的旧工作服,而刘昊然拿了他的新工作服。怎么能这样呢?应该给他一件新的才对,刘昊然真坏。

 

张若昀这样想着,小心翼翼地,慢慢地,把脸凑近了这件拿错了的工作服,吸了一口气,顿了顿,再把脸埋进去,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果然,旧的。

 

他的心情愉快起来,甚至让智脑给他放了点歌。一边哼着歌一边做着广播体操,毕竟冬眠久了,总是要恢复一下肌肉的。好吧,这其实就叫恢复操,但太难听太普通了,他和刘昊然给它改了个名字,广播体操,后来这个名字在全体探险员内广为流传。你知道,任何一种流行语都是有它的合理性与准确性在的,不用想了,真的很像广播体操。

 

做完操,他摄入了一点流食,继续看记录。非常、非常多的记录,毕竟这艘星舰开了那么久。多久?久到他怀疑即使立即返航,燃料也不够他回到任何一个补给站。可事实上,他看着仪表盘,燃料不过才用了五分之一。

 

一般来说,燃料总是要使用到五分之二才会开始返航,不过考虑到危险性大,他和刘昊然的这趟旅程可能在燃料消耗达到十分之三的时候就要考虑返航了。即便这样,他也还有很久才能踏上回故乡的路。谁都会想家的——对于土地的归属感即便是在这样的星际扩张时代,依旧牢牢扎根在人的心中。

 

事实上,冬眠不会给人时间的感觉,但信息的读入会。每一次,在一天之内专注地阅读光脑传输的信息,都是一场迅速的时间迁移,更何况他们需要保持探险员基本的素养,对其中的信息加以分析整合。真累人。张若昀叹了口气。他的脑仁儿疼。

 

接下来的安排,是他们的惯例。睡一觉。不进冬眠舱,而是好好地、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任由他们蜷缩或者伸展,四仰八叉也可以,总之,在床上睡一觉。睡眠和冬眠不一样,睡眠是会做梦的。冬眠是时间和生命活动的暂停,而睡眠,是向更深世界的潜行,那里面有无数的幻想在跳动,无数种情感在发酵。

 

一觉醒来,刘昊然去照了照镜子,嗯,是个帅哥。张若昀在床上发了一会呆,也去照了照镜子,嗯,也是个帅哥。他们穿着工作服,坐在驾驶台前,静静看着屏幕上的时间,等待着定期的联络通道打开。

 

三、二、一。

 

屏幕上出现了他的脸。

 

“刘昊然。”

 

“张若昀。”

 

“你拿了我的衣服。”

 

“我把我的给你了。”

 

“我那是新的。”

 

“……回去我赔你一件,你把我的还给我。”

 

“不还,我的了。”

 

“哼哼——”

 

“别笑,我很严肃。”

 

……

 

他们没有聊工作。他们把太多的时间和热爱交给了宇宙,交给了这片星空。他们有很大一部分属于这浩瀚的星海,但仍要保留一小部分留给彼此、留给孩子一样的拌嘴、情人一样的打闹。

 

“你能不能少睡几年,我比你大九岁,你觉不觉得自己应该补齐一下年龄差。”

 

“若昀,若昀哥,我补齐了称呼就得改,我就喜欢叫你若昀哥。”

 

张若昀回忆起刘昊然还是个新人的时候,走到探险员出舱大厅被引导员带来交给他,眼睛亮亮的好像小狗,对整个世界、整个宇宙都很好奇,很向往,笑得很开心,露出小小的虎牙,少年人很自信,带着羞涩喊,若昀哥。他当时怎么回应刘昊然的?喔,他说,还挺自来熟。

 

他们拥有九年的差异,这九年是命运给他们留下的契机,是相逢的缘分,是作为指导者的张若昀看着刘昊然变得成熟的见证,是很多故事的发生。

 

张若昀看着屏幕上刘昊然的脸,还是笑得好明媚,眼睛还是亮亮的,露出小小的虎牙,他说:“刘昊然,你好像没变。”

 

刘昊然愣了愣,凑的离屏幕更近了一点:“是吗…你也没变啊,若昀哥。”

 

张若昀觉得这样很好。

 

我们在大大的宇宙里扮演小小的尘埃,冷冷的星光跨越长长的时间,轻轻地照在我们的身上。


我们有时候离的很远,我们有时候离的很近,我们是宇宙中最遥远也最亲密的爱人。我们拥有同样的时间,同样的热爱,我们总有一天要一起湮灭在宇宙的光芒里。


我们为我们的职业而自豪。我们永远向往未知。

 

张若昀看了一眼时间,刘昊然也看了一眼时间。

 

他们不会因为分别而伤感,因为共同承载着使命,所以每时每刻都知道,有人在并肩同行,即使他那么遥远。

 

“——晚安。”

 

“我的爱人。”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