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刘明月

16921浏览    274参与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安鲤的女儿小朵得了严重的肾病,妻子为筹集治疗费犯罪,安鲤替妻入狱后离婚。商人许少卿的取向被家人排斥,情感创伤和心理压力让他得了X瘾。刑满释放的安鲤急于赚钱救女,阴差阳错与许少卿完成了一次交易。安鲤与其他男孩截然不同,令许少卿回味不已。各取所需的两人发展成了长期关系,身心渐渐契合,愈发离不开彼此。许少卿暗地里捐助小朵被家人发现,小朵被误认成许少卿的私生女。安鲤一家为了安慰许父打算将错就错,许少卿却不愿继续伪装,他向安鲤表白,安鲤也勇敢地回应了他,一起面对今后的人生。

《交易沦陷》好看的,SS的好看,小说中数次疯狂的X事和情感交锋被描述得很有张力:两个男人在晦暗的酒店房间中,密闭的轿车后排,狭小...

安鲤的女儿小朵得了严重的肾病,妻子为筹集治疗费犯罪,安鲤替妻入狱后离婚。商人许少卿的取向被家人排斥,情感创伤和心理压力让他得了X瘾。刑满释放的安鲤急于赚钱救女,阴差阳错与许少卿完成了一次交易。安鲤与其他男孩截然不同,令许少卿回味不已。各取所需的两人发展成了长期关系,身心渐渐契合,愈发离不开彼此。许少卿暗地里捐助小朵被家人发现,小朵被误认成许少卿的私生女。安鲤一家为了安慰许父打算将错就错,许少卿却不愿继续伪装,他向安鲤表白,安鲤也勇敢地回应了他,一起面对今后的人生。

《交易沦陷》好看的,SS的好看,小说中数次疯狂的X事和情感交锋被描述得很有张力:两个男人在晦暗的酒店房间中,密闭的轿车后排,狭小的出租屋里大汗L漓地做。惊惧、混乱、狂热、痴迷如水草一般纠缠交织,晕眩窒息……作者把人物的心理变化揉进一次次X事中,再佐上些傻气笑料,比同类题材高段不少。读者通过艳情画面窥破精神的阴影,这里的X不尽是欢愉,也是一种宣泄,事后留下巨大的空虚。许少卿和安鲤是由X生爱吗?Y望总是直白又炙热,简单明了;情感的触发则纤细幽微,让人百口莫辩,百感交集。面对“爱不爱”这个问题,脑子有时想不清楚,身体的反应却可以直抵真相,率先迈过了“红线”。人到底是需要爱的,望江桥上刻骨铭心的告白之后,曾经暴戾的X事也显得安全和温暖了。

有声剧被迫删改了大部分的X描写,类似“安鲤突然袭击式的表白激得许少卿早X”这样露骨、有趣、戳人的细节没了,它们都是原作里熠熠生辉的东西。三位主CV不错,暖渡的旁白松弛,正音非常标准,表情特别丰富。贾诩比我印象里的生动许多,许少卿生猛、精干、焦虑,砸在地上摔得个四分五裂。刘明月的安鲤大体在“纯良温柔蠢萌弱受”的范畴里,几乎没有年上感(不仅指音色)。人物身上的“素净”很容易跑偏成“单纯”,再往深一些,那种柔亮的人性光晕和迷离的X感,也是很难表现的。只有诚意远远不够,《交易沦陷》做得太勉强了。说到底还不到时候,可这个“时候”又在哪儿呢,谁也不知道。


凡陈

[图片]


和同学比赛,比赞数


※OOC预警,私设众多※


※无脑双向暗恋文,请勿带脑观看※


※雷者请自行避雷※


※假的假的,全都假的※


※请勿上升三次元,祝两位老师家庭幸福※


※明兰cp不拆不逆啊※


————————————————

我暗恋着一个人


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不清楚


可能是下雨的时候他递过来的伞,可能是嗓子哑的时候他塞给我的润喉糖,也可能是熬夜后他往我面前放的一杯加糖加奶的咖啡……


好像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每一个细节都可能是我暗恋他的原因


我将这件事和我的两个朋友说,他们俩却让我去表白!还说我不表......


和同学比赛,比赞数


※OOC预警,私设众多※


※无脑双向暗恋文,请勿带脑观看※


※雷者请自行避雷※


※假的假的,全都假的※


※请勿上升三次元,祝两位老师家庭幸福※


※明兰cp不拆不逆啊※


————————————————

我暗恋着一个人


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不清楚


可能是下雨的时候他递过来的伞,可能是嗓子哑的时候他塞给我的润喉糖,也可能是熬夜后他往我面前放的一杯加糖加奶的咖啡……


好像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每一个细节都可能是我暗恋他的原因


我将这件事和我的两个朋友说,他们俩却让我去表白!还说我不表白,那就是我不行!男人怎么可以说自己不行呢!?


真不是我挑事,换我我忍不了!


于是,我直接给他们俩的对象打了电话过去,那两位来的也很快,进来就提溜着那俩人的鱼脖子给带回家了


嗯,祝你们好孕


我不是没想过表白,但每次我准备吐露心声的时候,看着他那双明亮亮的眼睛,我刚到嘴里的话就又咽了回去


我也想过用酒壮胆,但每次都以我喝的不省人事为结局


我也想过那两只鱼的方法:土味情话,我自己都说不出口呢,更别说是要说给他听了;去游乐园,不行太幼稚了;去电影院,去了,但没等到高潮我就睡着了,还是他给我背回家的!


那两只鱼看着我颓废的脸,居然说出了让我直接生米煮成熟饭的主意!


真不是我挑事,换我我忍不了!


于是,聪明又机智的我又给他们俩的对象打了电话


我打完电话的时候他俩一脸懵逼,被提溜着脖子带走的时候也是一脸懵逼


嗯,希望下次再见的时候可以看到小锦鲤和小小胡


今天,我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和他表白


还没等我打电话联系他,他却先给我来了电话


他告诉我,让我去他那栋楼的天台找他,我一听到他在天台,就以为他要轻生,马不停蹄地就赶了过去


到地方之后,我看到他站在天台的边缘,一副马上就要跳下去的样子


“刘明月!”


情急之下,我喊出了他的名字,听到声音的他回过头来看着我


我向他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


他许是没想到我会这么抱住他,微微愣了一下,就在我以为他会推开我的时候,他回抱了


我这下换我愣住了,他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李兰陵,都怪我,怪我太过懦弱,不敢光明正大的直视我对你的感情,只敢在一些细枝末节的地方照顾你……而今天,我不打算再去做一个懦夫”


他抓住我的肩膀将我推开,直直地盯着我的眼睛,面部表情极其严肃的对我说:“李兰陵,我喜欢你,你介意从今天开始多一个男朋友吗?”


他一连串的话将我说得呆滞,反应过来后我感到鼻子一阵酸涩,带着一些哭腔到:“刘明月!你个瞎子!老子表现的那么明显你都看不见!”


他也被我说的懵了一下,紧接着,我落入一个无比温暖的怀抱





-END-






自杀灯笼

玫瑰盛开的夜晚

  观刘一朵有感,性转,bg,爱姐,别骂


  1


  19年夏天的时候,我还是刚入行的愣头青,带我入行的经验哥,在耳朵后边别了根中华,说我的镜头最多能对焦没名气的小糊比,看脸挑人的富婆,付完钱会往我的衬衫口袋里塞房卡那种,和楼下靠吃残渣剩羹苟延残喘了十二年的老黄狗,我干笑两声没说话,认为努力总是有用的,食指磨出的厚茧不会只能麻木地摁快门。


  

  但梦想就是这么易碎且一文不值,同事骂我拒绝富婆的邀请是在装清高,我哪有什么清高,下班路上的路灯坏掉了,回家已经近黄昏,我低头看,老黄狗颤颤巍巍站起来的影子倒是和我的一样高。


  

  遇见刘小姐是夏天。又是那个早就替我预...

  观刘一朵有感,性转,bg,爱姐,别骂


  1


  19年夏天的时候,我还是刚入行的愣头青,带我入行的经验哥,在耳朵后边别了根中华,说我的镜头最多能对焦没名气的小糊比,看脸挑人的富婆,付完钱会往我的衬衫口袋里塞房卡那种,和楼下靠吃残渣剩羹苟延残喘了十二年的老黄狗,我干笑两声没说话,认为努力总是有用的,食指磨出的厚茧不会只能麻木地摁快门。


  

  但梦想就是这么易碎且一文不值,同事骂我拒绝富婆的邀请是在装清高,我哪有什么清高,下班路上的路灯坏掉了,回家已经近黄昏,我低头看,老黄狗颤颤巍巍站起来的影子倒是和我的一样高。


  

  遇见刘小姐是夏天。又是那个早就替我预见未来的哥,他从一片混乱的拍摄现场,把蹲在假草丛后面啃面包的我抓出来,说,我老婆要生了,你的机会到了,现在去301,有个女明星等着拍,听见没有?


  

  我看着他长满下巴的胡茬,和掺进裤腰里飞出来的衬衫衣摆,点头,郑重地收下了他递进手里的相机。一时不知道感谢他老婆还是啃了三个月面包的自己。


  

  进门前很忐忑,刘小姐的经纪人有两条怒气冲冲的眉毛,用看两元商店货品的眼神把我扫了一遍,说,小子,搞砸了有你好看的。我点头,心却向原来那块人鱼混杂的小地方跑。

一般拍摄现场用的都是假道具,假花假枝叶,除非大牌现身。


  

  刘小姐一定是了。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她坐在花圃中间,身边围了圈玫瑰花,她指尖那瓣还垂悬着一滴水,顺着她的手指落下来,打湿了覆在她大腿上的丝绸裙。

我忍不住穷人的毛病,在心里吐槽刘小姐的奢侈。


  

  开门的动静不大也不小,刘小姐转过头,轻轻扫了我一眼,没说话,伸手摘下一朵玫瑰。


  

  好吧,我想,刘小姐的脸确实是需要真花的。有的人就是这样,所谓绿叶在她身边就像土包子,廉价无聊,红花压不住,她像开在一片卖弄风情里的罂粟,下唇悬挂着一丝柔而性感的懒意。


  刘小姐,我说,下意识攥紧了胸前的机器。


  你来替我拍照吗?她问。

我点点头。


  我要拍的是特写,她说。

我点点头。


  那你站这么远能拍到什么?她轻笑道。

那…..冒犯了。


  我承认我没有跟异性融洽相处的经验,经典的蹩脚让我更不自在了,往哪下脚都感觉像苍蝇拍死在梵高的画上。


  刘小姐很轻松,她拢了拢耳边的长发,说了两句笑话,我们都没笑,只有她手边的玫瑰轻颤了。


  顺利拍了几组,我不敢多看显示器里的成像,关注拍摄本身是摄影师最基本的工作准则,我坚持了好几年,不会随便功亏一篑的,起码不是在现在。


  于是我捏着相机说,可以了,刘小姐。

能给我看看吗?她问。


  我盯着脚尖,把相机递给她,听见一声很轻的笑。


  春风悬在指尖,所有氤氲的花香都在刻意蛊惑。


  我蹲在她身边,不知道距离怎么突然拉近的,耳边怎么突然变成了她的呼吸,我的动作乃至肢体都很僵硬,瞬间成了一架任她命令操纵的简单机器,视线凝聚在相机的黑色按键上,眼睛酸胀,但不敢动。


  一指之隔的是花香和美人,无法控制心情胡乱摆动。我知道,刘小姐身上的丝绸睡裙领口开得很低,她低着头,发丝轻挠我的脖颈。

侧目就是春色,可能比春色更让人想打喷嚏。


  看看这张,放大一点可以吗?她说。


  我点头,举起机械的手把画像调大。

好看,她认可道,我以貌取人了,看你的脸,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二流技术的富二代。

刘小姐笑得再轻再好听,我也不能理解她对我的认知怎么会有隔着道东非大裂谷。富二代,我下辈子投胎的愿望倒是可能。


  谢谢你,小摄影师,下次见啦。她穿好衣服,跟在经纪人身后,在上车前朝我招了招手,我站在门前,点点头,头一次为自己的呆愣,口袋里的五块两毛钱懊恼。

如果我是富二代就好了,我揪下一点面包分享给老黄狗。如果我有钱,是不是就能留下刘小姐呢?

2


  生活是一场人仰马翻的闹剧,在不停退缩的缝隙里前进一步都算胜利。经验哥说刘小姐的照片反响不错,多干活,说不定还有机会碰见。


  我攥紧了手机,说好的,哥。

但很久,很久都没再见到刘小姐了。那间花房后来就拆掉了,拆掉的那天我在跑一个外景,回来的时候,两只手掌都是脏泥和黄沙,小李抱着两盆玫瑰从我面前走过去,我拉住他,要走了一盆,手太脏,只敢一路捧着盆回去。

最终还是为了钱屈服,内容是周末陪领导喝酒,领导大腹便便头顶稀疏,喝大了就拉着经验哥的手叫小蓉,我干完挡酒的活儿,坐在角落,觉得他不急头顶需要密植,脑子也急需扩充。


  胃还是跟我叫板了,去厕所倒胃口,只是干呕,关了水头。听到两声急促迫切的喘息,混在抽水马桶的声音里,知道有钱人都玩得花,这不在我穷人的认知里,只好落荒而逃。

但事实没给我机会逃走,也没通知我英雄救美需要准备。厕所的门啪地打开,刘小姐跌跌撞撞地跑出来,撞到了我身上。她抬头,我们俩都惊讶地看着彼此,只是那惊讶不是一种,她多了点慌张,我多了点局促。


  你…她攥着到膝的短裙,紧咬下唇。

我不会说。这是我活到现在反应最快的一次。

谢谢。她好像放松点了,这样才让我看清她单薄的抹胸上衣,裸露又颤抖的肩骨。

我做了很着急但正确的决定,把沾满包间中年男烟酒气味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她没多问,也没有嫌弃,把外套裹紧了点。抬头问,能带我走吗?


  我不知道明天怎么跟老板解释答应出来应酬又突然消失在饭桌上的事,还顺带开走了他停在楼下的奔驰。


  等待我的是开除还是开骂,无所谓了。刘小姐坐在副驾驶,车窗只开了一半,晚风把她的头发拂起来,我回想着她撞到我身上时,划过我食指的那滴热泪。


  路过城市霓虹,路过细雨微风,把奔驰轮胎扎进沙子,最终停在庸俗的海边。

有情人都在海边玩浪漫。我不记得听过哪个朋友讲过这种话,没想过我也会有实用于生活的一天,虽然海边是无意的驶向,刘小姐本身就够一个渴求浪漫的人食之髓味了。


  今天…她欲言又止。


  今天…


  说点什么,喂。


  我后悔大学没跟朋友一起看流星花园,有些台词就算过时油腻了,也比关键时刻一个字都憋不出来的愣头青强多了吧。


  今天…下雨了。我说了句废话。


  她这次笑不那么轻了,这次像真的觉得好笑,我不知道该不该高兴,但海风不合时宜地把她的话吹得散了些。

于是我问,什么?


  忽然地近了,我恨大脑对陌生触感一片空白的机制,显得我像个笨蛋,她靠在我耳边,呼出的热息让我突然置身热带雨林,热流像通电似的窜遍全身,我唰地绷直了后背。

我喜欢海边。她说,谢谢你。


  3


  刘小姐突然来得很频繁。


  这件事是小李提醒我,我这样只能闷头干活赚点生存费的打工仔,是被同事提醒了,才看到在片场后面的刘小姐的。

她坐在高脚椅上,旁边是她的经纪人,在怒气冲冲地唾沫横飞,还有路过的跟她打招呼的女人,假装匆匆从她眼前走过,其实在偷瞄和偷拍的男人,她一出现就变成了全世界的焦点,我的目光要不停聚焦,才能让她感知到千米外还有一个笨拙的人。


  她也在看我。可怕又不可信的是,她好像真的在看我,忽视了所有人对她的关注和焦急,撑着那张漂亮的脸,轻轻扯动嘴角笑了一下,又皱鼻,回头跟经纪人对话。

我的一天都变奇怪了,同事说,你的镜头偏了,拍谁呢?


  我说,哦哦,然后把脑子里的那张脸暂时忘掉。


  根本忘不掉。开机五回,出错三次,给我工作能力低下开了最有力的证明,其实是鬼迷心窍,不过只有我知道。

小李偷摸过来戳我胳膊,说没关系,刘小姐真的很漂亮,我知道,大家都知道的,所以没关系。


  你知道个屁。


  我没动手打他,但我真的在手痒。是的,是的,很漂亮,然后呢?

我见过她更漂亮的样子,你呢?没有,大家更没有。


  成品是冷漠的技术性和各种思想混杂干扰完成的,只有摄影师知道玫瑰是怎样不加雕琢地盛开的。


  你到底有没有在看我?我不拍了!模特很生气,摔碎了手边的花瓶,我只能不停说抱歉。


  感情不受大脑控制,利用目光追随它的下落。毕竟我是第一次一见钟情,并不知道爱情的原理,所以我的工作,抱歉。偏心是个麻烦事。


  不顺利吗。刘小姐走过来。

嗯。放下相机,我说。


  那以后跟着我吧,好不好?她问。

没反应过来,迟钝的大脑,这是我事后的痛恨。刘小姐看着我,眼睛清澈透明,像刚经历一场早春露水浇灌的玫瑰。


  她不在照片里,不在任何人手里的时候,好像就是这样,漂亮得天真,多余添加的欲望都会压迫她舒展自己。

但是,但是。我没再想下去,呆呆地说了好。

4


  给刘小姐拍照是我除了偷妈妈的高跟鞋给隔壁小女孩玩过家家以外,最危险也最刺激感官的事情。

我的压力很大,不是没钱交房租那种物理压力。


  浴袍,睡裙,礼服,甚至在互联网大火的纯欲风,火什么拍什么,我有点厌倦换脸如此快的互联网了。


  她只穿了件到大腿根的红色睡裙。颜色鲜亮扎眼,上镜,好出片。她让我评价这套穿着,我这么说道。


  谁让你说这个了?她责怪地瞪我一眼。

好漂亮。于是我实话实说,尽管像千篇一律的呆板。


  靠近点啦,小摄影师。她说。


  靠近了,靠近她像靠近一朵热度虚高,缈影暧昧的云,想象间连味道都丰满甘甜。

我是想问,她抬头,伸手拉我的衬衫领口,我从没这么后悔又庆幸自己爱好敞开一颗纽扣。

你喜欢吗?这样的。她说。


  我的喉结在她直白的注视下动了动,吞咽的动作和声音都在我们无限靠近的距离间放大,变清晰,房间的温度很高,湿度又太低,干燥的感觉攀上皮肤后就变成了痒,她放在腿边的手指搭上我的,很凉,再一次刺激我的感官躁动。


  喜欢。我说。


  即使不说,我想,也早就看出来了吧。刘小姐高兴的时候像会犯傻犯错的小孩,对峙,像现在,又很认真,眼里是朦胧丰盈的水汽,等着一把干柴,烧掉自己作为今晚的约会。


  

 丰腴的肉感很甜蜜,骨感之处又招人疼爱去咬,皮肉留下红痕,大腿根处最好磨牙。


  她仰着头,脖子的线条慵软性感。像在用身体作奖励,脚尖绷直了,眼神又在游离地放肆。她皮肤滑腻,于是我像陷进湿热沙丘,这是常年保养的结果,我知道,于是保养的检验落在我手掌的粗茧上,肌肤摩擦之间,有些暴力的粗糙,结果是玫瑰卖弄花粉醉人,催化剂一样造幻。


  她在含混不清的亲吻里,安抚地摸我汗湿的后颈。我知道自己在放肆爽利地挥动旗帜,霸占柔软潮湿领土的掠夺者,我咬她的锁骨。是春天接纳了暴雨对她的侵略。

  

  5


  刘小姐第一次来我家,甚至称不上是家的地方。我又回到局促的状态,抓着她的手反复不安,以此为借口,在无人的角落摁着她的双手,再次亲遍她颈间我留下的痕迹。

这是老黄。我指着老黄狗,跟她介绍。


  你好。她很热切地跟它打招呼,老黄狗耷拉着沉重的眼皮,从鼻腔里哼哼几声,我知道,它只剩下一个夏天的尾巴了。

窗台的玫瑰长得很好,刘小姐看到的时候,惊喜地亲了我一下。


  算是奖励,她说。


  什么时候开始养的?又问。


  遇到玫瑰的那天。我说。


  哪里没有玫瑰啊?她笑道。


  不是,这是盛开在我世界的玫瑰。

我捏她的手,从指头到每个关节。然后五指相扣,把从窗台滑落进来的黄昏紧紧握进手心。

阳HELEN
  有1v1和1v多(咳咳)...

  有1v1和1v多(咳咳)

  标签上数了(悲)

  有1v1和1v多(咳咳)

  标签上数了(悲)

新晋居民_5562341
  看成了纪念刘明月谁懂🤣?...

  看成了纪念刘明月谁懂🤣🤣

  看成了纪念刘明月谁懂🤣🤣

郴言

  嗯,胖胖的刘明月让人安心(乐)

  嗯,胖胖的刘明月让人安心(乐)

雨惜不是曦.

忘记自己

      ooc预警❗❗

  勿上升❗❗

  

  

  

  


  

   “忘记了姓名,忘记自己。却还是记得你的呼吸,痛和从前全部都失去知觉,只剩你.”

  

  

“兰陵。”刘明月一个人坐在北斗的录音室内,手机页面还显示的是微博他发歌那一条。他看着窗外的天空喃喃自语道:“你有想我吗?你不在的每一天我都好想你啊,可惜你听不见了...兰陵,你回来陪陪我好不好?”

  

 李兰陵—刘明月爱人。只可惜,早在一年前的今天,被病魔彻底从刘明月身边带走...

  

  

  

 ...


      ooc预警❗❗

  勿上升❗❗

  

  

  

  


  

   “忘记了姓名,忘记自己。却还是记得你的呼吸,痛和从前全部都失去知觉,只剩你.”

  

  

“兰陵。”刘明月一个人坐在北斗的录音室内,手机页面还显示的是微博他发歌那一条。他看着窗外的天空喃喃自语道:“你有想我吗?你不在的每一天我都好想你啊,可惜你听不见了...兰陵,你回来陪陪我好不好?”

  

 李兰陵—刘明月爱人。只可惜,早在一年前的今天,被病魔彻底从刘明月身边带走...

  

  

  

        “阴月!走快点啊!”李兰陵在前面跑着兴冲冲地望向后面的刘明月"快点,小心我用雪球砸你哦!”听罢,刘明月只是宠溺地笑笑,随后跟上了李兰陵的步伐

  

         李兰陵喜欢冬天,尤其喜欢下雪的冬天,因此每年冬天刘明月都会在下班后陪李兰陵慢慢散步回家

  

         “阿月,如果有一天我和xx样要离开你了怎么办?”李兰陵忽然把头着向刘明月道“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不要向他一样在原地等待。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只希望你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带着我的那一份、好好爱你的家”李兰陵说完这些话似乎用尽了他的所以的力气

  

         “不会的!你和xx不一样!你有我你有我陪着你,所以,你不能像他一样留我一个人在原地记住了吗?!”刘明月情绪激动,虽然觉得李兰陵怪怪的,但却只是觉得他应该是没出戏,就没太在意,但却还是稍稍留了个心,决定更地陪陪他的爱人。

  

        李兰陵听了刘明月的适心里流过阵阵暖意,但他的笑容如果细品,又或多或少能品出几分苦涩

  

        “阿月我也不希望我是xx.我也希望可以和你共白头,只可惜我不是哪吒,没有反抗命运的能力…”

  

        原来,在一个月前藤韵安排体检时,李兰陵的结果并不乐观。但是这件事他没让任何人知道,因为他不希望因为他再让大家、尤其是刘明月陷入悲伤的氛围中去

“阿月,我要录试音的音频,不要过来哦!”李兰陵和刘明月讲了一下,就将自己锁在了房间内

  

  “阿月,我很报歉我骗了 你,因为我不想看见你为了我难过啊,我会心疼,还有以后录音就不要那么拼命了,我不在你要学会照顾好自己”李兰陵说着,语调也所渐染上了哭腔:“还记得那天晚上和你说的吗!“一定要幸福啊!我可是一直都在你身边看着你的,所以要记住你自己说的啊不能坐以待毙,


最后,刘明月,我爱你!”





         病房内雪白一片刘明月生在椅子上哭得像个孩子,而平日里最闹腾的人儿,今天却没有如何声者,他甚至都无法去安慰一下他的爱人...





        “兰陵,你看看我。现在你的愿望我实现了,你什么时没可以来看看我啊……”

         刘明月依旧在录音室内坐着,手机也依旧是那个页面,而唯一不同的,估计就是他心里的那个人,此刻也正在想他

  

  

  

  “只剩你的呼吸,你的背影,只剩雨天在模糊渐进,被定格在你说爱我那天里”

山行向北

咱就是说,刘明月他以前是长这样的!

咱就是说,刘明月他以前是长这样的!

秦艽啊啊啊

wb评论区也看得笑死


明月生日快乐!!

wb评论区也看得笑死


明月生日快乐!!

Y

  祝明月生日快乐🎂昨晚他真的很温柔(人 •͈ᴗ•͈)

  祝明月生日快乐🎂昨晚他真的很温柔(人 •͈ᴗ•͈)

月忻
阿月老师生日快乐🎂

阿月老师生日快乐🎂

阿月老师生日快乐🎂

若笙·寻暮

🌺刘明月生日快乐呀!


明明月畔,开心快乐。

人如其名,月光闪烁。

星星相伴,心心相随。


祝明月老师生日快乐,声途璀璨✨

🌺刘明月生日快乐呀!



明明月畔,开心快乐。

人如其名,月光闪烁。

星星相伴,心心相随。



祝明月老师生日快乐,声途璀璨✨

Lake Tahoe.

  

aI续写 浅试一下


  兰陵前面的那句都是我写滴开头啦


有回礼小剧场  一个小糖,接着上图al续写自己写的 可以浅看一下

  

aI续写 浅试一下


  兰陵前面的那句都是我写滴开头啦


有回礼小剧场  一个小糖,接着上图al续写自己写的 可以浅看一下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凌衡仙君谢逢殊下界追查被妖魔抢...

凌衡仙君谢逢殊下界追查被妖魔抢去的星罗命盘,在一座山中他遇到了修炼七百年的和尚绛尘,两人颇为投缘。谢逢殊拉上绛尘与自己同行,山主嘲溪恰巧赶到,三人一起探访了西南异族巫褚,与妖魔宗短兵相接,又在尸陀林见到了佛修迦云。谢逢殊听迦云讲起自己的心上人,想到绛尘也有个心上人,不禁吃醋起来,惊觉自己喜欢上了绛尘……原来谢逢殊曾是上古应龙,在守护人界的过程中入魔,大开杀戒,被万佛之祖燃灯诛杀。数万年后,应龙的残魂转世成小妖谢逢殊,燃灯为偿还业果,以绛尘的身份来到谢逢殊身边,岂料一僧一妖互生爱意。燃灯返回天界讨要应龙剩余的魂魄,与此同时谢逢殊被妖魔宗掠走,师父和师姐为救他而死,师兄重伤——师兄正是嘲溪。谢逢殊...

凌衡仙君谢逢殊下界追查被妖魔抢去的星罗命盘,在一座山中他遇到了修炼七百年的和尚绛尘,两人颇为投缘。谢逢殊拉上绛尘与自己同行,山主嘲溪恰巧赶到,三人一起探访了西南异族巫褚,与妖魔宗短兵相接,又在尸陀林见到了佛修迦云。谢逢殊听迦云讲起自己的心上人,想到绛尘也有个心上人,不禁吃醋起来,惊觉自己喜欢上了绛尘……原来谢逢殊曾是上古应龙,在守护人界的过程中入魔,大开杀戒,被万佛之祖燃灯诛杀。数万年后,应龙的残魂转世成小妖谢逢殊,燃灯为偿还业果,以绛尘的身份来到谢逢殊身边,岂料一僧一妖互生爱意。燃灯返回天界讨要应龙剩余的魂魄,与此同时谢逢殊被妖魔宗掠走,师父和师姐为救他而死,师兄重伤——师兄正是嘲溪。谢逢殊化龙与妖魔激战,身死魂碎之际,燃灯牺牲自己引他成仙……谢逢殊想起了前尘往事,几人一起夺回星罗命盘。待一切平息下来,谢逢殊与绛尘游历人间去了。

《燃灯》小说情节曲折,行文紧凑流畅,细节处前后呼应,令人或唏嘘或莞尔,短短一篇精彩纷呈。广播剧做好了该像《铜钱龛世》那样,可惜栽在主役上。张思王之能不能练练咬字,身为职配嘴糊成这样不害臊吗。刘明月能不能向魏超、赵毅请教怎么配哑巴攻,戏那个平哟。以上种种配音导演听不出来么,搭配上协役也听不出来么?盲听剧情稍有些混乱,幸好后期在线,场景和氛围的塑造可圈可点(bgm做下减法更好)。正剧里工具人一般的师姐到了番外简直是一颗催泪瓦斯,平生最受不住亲情刀!呜呜呜~


money
  虽然但是... 不能说毫不...

  虽然但是... 不能说毫不相关只能说一摸一样

  虽然但是... 不能说毫不相关只能说一摸一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