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刘星

11843浏览    115参与
临渊.

绝了,#古风家有儿女#,我想我“尼古拉斯·赵四”终于在这个APP里找到了组织…

绝了,#古风家有儿女#,我想我“尼古拉斯·赵四”终于在这个APP里找到了组织…

劳斯莱斯绅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古风家有儿女,让我找到了归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古风家有儿女,让我找到了归宿~

浪荡天才

【名人朋友圈】


家有儿女不一样的打开方式,你品你细品

【名人朋友圈】


家有儿女不一样的打开方式,你品你细品

木斤

绝了,#古风家有儿女#...我“尼古拉斯·赵四”终于在这个APP里找到了组织,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笑靥微敛,朱唇轻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绝了,#古风家有儿女#...我“尼古拉斯·赵四”终于在这个APP里找到了组织,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笑靥微敛,朱唇轻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女心的原谅色.

【名人朋友圈】哈哈哈哈哈哈古风家有儿女绝了。

【名人朋友圈】哈哈哈哈哈哈古风家有儿女绝了。

贤贤哥哥.

绝了,#古风家有儿女#...我“尼古拉斯·赵四”终于在这个APP里找到了组织,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笑靥微敛,朱唇轻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绝了,#古风家有儿女#...我“尼古拉斯·赵四”终于在这个APP里找到了组织,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笑靥微敛,朱唇轻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维栖

【山紫】【刘星x夏雪】多年以前(八)(完结章)

  • 我来了!大家新年快乐,这是礼物!

  • 爱你们!




  “哎,最近两个月怎么没见有人来接你?分啦?”

  四月里再平常不过的某一天,做前台接待的小姑娘在夏雪下班路过的时候问了她这样一个问题。她微怔,这才发现,竟然已经过去两个月了。

  她含糊应一声,小姑娘露出很惋惜的表情,问她:“怎么了?他把你绿了?”

  “没有……”

  “那就是你把他给绿了?”

  “哎你怎么满脑子绿来绿去的,觉得不合适和平分手不行吗?”

  “行行行。”小姑娘连连点头,眼里闪着的八卦之光也被她瞪得消下去...

  • 我来了!大家新年快乐,这是礼物!

  • 爱你们!







  “哎,最近两个月怎么没见有人来接你?分啦?”

  四月里再平常不过的某一天,做前台接待的小姑娘在夏雪下班路过的时候问了她这样一个问题。她微怔,这才发现,竟然已经过去两个月了。

  她含糊应一声,小姑娘露出很惋惜的表情,问她:“怎么了?他把你绿了?”

  “没有……”

  “那就是你把他给绿了?”

  “哎你怎么满脑子绿来绿去的,觉得不合适和平分手不行吗?”

  “行行行。”小姑娘连连点头,眼里闪着的八卦之光也被她瞪得消下去几分。“我不问了不问了,慢走啊,拜拜~”

  那边厢小方已经进了电梯,摁着开门键等她进来。电梯门一关,只剩她们两个人的时候,小方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你还没想好?”

  夏雪闭了闭眼睛,疲惫地靠在墙上:“事情这么多,哪儿有功夫想呀。”

  “你总晾着人家,不太好。”小方小声说。

  “你说得倒轻松。”夏雪沉沉地呼出一口气。“你倒是也试试,你一直当家人看的小男孩儿突然跟你说他喜欢你的感觉啊?”

  “唉,不是我说……这都两个多月了。”小方一边说话一边偷眼觑她。“我知道你的性子,你要是真的半点没动心,早跟他说开了。”

  夏雪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我,我也是真的没怎么想起来这事儿——”

  小方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告诫她:“我可跟你说,这种事拖得越久就越难办,没结果就别给他太多希望。”

  夏雪胡乱答应着,自顾自出了电梯走向停车场,甚至没发现自己连一声再见都没说。她真的半点没动心吗?也不是,只是她也说不清,这个“动心”和爱情的关系有多大。很可能她为之动心的只是那样一段关系——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不需要花费精力去磨合,不需要猜彼此的心思,不需要为了琐事争吵,因为太了解、太熟悉了;但也恰恰是了解和熟悉让她止住了步子,毕竟“情侣”这个概念,并不只是默默无言地一起消磨过一个漫长的午后那么简单,默契终究只占一小部分,他们还得要拥抱、接吻、耳鬓厮磨、牵着手去坐摩天轮、在深夜里呓语甜腻的情话,甚至共同探讨生命的本源……。就算不考虑结婚,在一起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家人和好友做得久了,她不知道他们到底能不能以恋人的方式相处。

  就算是能,到时候要是分开了,该怎么办?他们不是轻易就能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再怎么样还是得在年节时同处一屋檐下。更何况,她不想失去这样一个朋友。

  她打开车门钻进去,打算先不想那些有的没的。今天是周五,明天又正好不用加班,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看个电影什么的。她的如意算盘却被一个电话破坏了。夏雨告诉她:“姐,妈让我们晚上回去吃饭。”

  “啊?又吃饭?”夏雪蹙起眉头。“不是清明节才聚过吗?今天要干嘛,提前过五一啊?而且爸不是这两天出差吗?”

  “我怎么知道,咱妈的心思我哪敢猜?”夏雨忽然嗫嚅起来。“那个,姐……”

  “怎么了?”

  “那既然你要回家,我能不能搭你的车回去啊……”

  得,敢情是想蹭车。

  夏雪认命地叹了一口气:“行吧,那你把定位发给我,我去接你。”

  她带着夏雨回到父母家的时候,听见阵阵谈笑隔着门穿出来,听声音不像是自家人的。夏雪疑惑地瞥了弟弟一眼:“家里来客人了?”

  “我……我不知道啊。”后者不知怎么,目光好像有点躲闪。

  夏雪也不再追问,抬手敲门。片刻过后,开门的是个陌生姑娘,看起来比她小两岁,妆化得很精致,身上的套裙一看就价格不菲。她们看见彼此的时候都愣了一下,然后同时开口。

  “您好,请问您是……?”

  “啊,你就是夏雪吧!久仰久仰。”

  夏雪稀里糊涂地和女孩握手的时候,又有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从屋里迎上来,满面堆着笑:“哎,这不是小雪吗?都长这么大啦!”

  “啊,对,您是……”

  “是你江阿姨啊!快叫人!”

  刘梅的声音从厨房传来,一并赶来的还有她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聒噪又亲切。她往玄关的墙边一靠,手里还挥着锅铲。“前几年还见过呢,你忘啦?”

  “啊是江阿姨啊,您好您好。”夏雪这才想起来,好像是见过这么一号人,曾经是刘梅的病人,病愈后来家里拜访,还带了一堆水果零食,她撒着欢儿地吃了好一顿。倒没想到她还在和刘梅联系。

  夏雨也在她身后含含糊糊地打招呼,江阿姨这时又把那姑娘推过来,说道:“这是我女儿小芸,你们也认识一下。”后者也笑:“我妈老跟我说小雪姐姐又优秀又漂亮,今儿总算是见着了。”夏雪忙摆手:“哪里哪里,阿姨说得太夸张啦。”“哟,还谦虚,瞧瞧,多好一姑娘!”……

  几个人一边寒暄一边你让我我让你地往沙发上坐,身后大门又咔嚓一声被人用钥匙打开,夏雪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听刘梅一声断喝:“刘星!你给我把烟熄了!”

  一阵不尴不尬的沉默降落在客厅里,刘星在门口愣住,嘴边还叼着烟。他看着满屋子人,一脸迷茫:“家里来人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你还说呢!”刘梅几步上前,一伸手把烟抽出来,拽着他往里走。“家里没来人你也不能在这抽烟,胆子越来越大了你!”

  “我这不打算一回家就熄吗,我也不能把烟头扔外边啊,我甚至都没坐电梯……”刘星特委屈。

  “坐下!”刘梅把他往沙发上一按,一转身又对江阿姨母女满面春风。“不好意思啊,我家这个,从小就调皮捣蛋,你们别见怪……”

  “没事没事。”坐在夏雪身边的小芸站起身来,伸出一只手。“刘星是吧?你好,我是秦小芸。”

  刘星伸出手随便和她握了握,道了声你好,又转头对刘梅:“妈,我能吃完饭就走吗?我晚上约了朋友。”

  “不行!”刘梅眼睛一瞪。“你给我从头到尾好好陪着江阿姨和小芸说话听到没!真是,整天就知道往外跑,又要喝酒去吧?”

  “没有,我冤枉,我就陪人家喝个茶……”刘星刚辩解到一半,又被江阿姨拉过去:“哎,小伙子看着就精神,听你妈说是做警察的是吧?”

  “啊?是啊。”

  “公务员啊,挺好。一个月工资多少?买房买车了吗?”

  夏雪在边上听着觉得不对,低声问夏雨:“敢情这是来相亲的呀?”

  “应该是吧。”夏雨也小声答。

  她心里一阵莫名的烦躁:“给刘星相亲,叫我们来干嘛?”

  “……听说江阿姨还有个和你差不多大的侄子……”

  “……那你呢?”

  “我……我……我说了你别打我啊姐。”夏雨躲闪着她的目光。“我来看热闹……”

  夏雪到底没机会打她亲弟弟,因为她后妈终于炖好了肉,朝客厅里喊道:“开饭啦!”

  这顿饭,刘星无疑是全桌最受折磨的人。他不但得应付江阿姨连珠炮似的尴尬问题(“交过几个女朋友?”“喜欢哪种女孩儿啊?”)还得记着时不时给小芸夹几块肉做做样子,免得刘梅逮着机会埋怨他怠慢人家姑娘。他被三个女人包围在中间,其惨状连夏雨看了都不免悄声哀叹:“太惨了刘星太惨了……我都看不下去了……真的惨……”只是他的语气里除了同情,还有好几分幸灾乐祸。

  “姐,要不你去救救他吧?”他还试图将局面搅得更乱。

  “你少在这唯恐天下不乱。”夏雪拿筷子敲了敲他那边的桌面。“你就看热闹吧,过两年就得轮到你。”

  “我要是早早找好女朋友不就轮不到我了吗。”夏雨看了她一眼。“要我说,你俩就不该拖。”

  他仿佛话里有话。夏雪心跳快了半拍:“你什么意思啊?”

  “字面意思。”夏雨伸长胳膊去夹红烧肉。“人年轻的日子是有限的,像你这样的大龄女青年……”他碰上她的目光,连忙改口,“我是说像你这样还有几年可挥霍的人,考虑那么多干嘛,冲就完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因为考虑太多而不是因为不想?”她朝刘星那边轻轻一偏头。“他和你说什么了?”

  “什么也没说,这就是问题。”夏雨往嘴里扒了一口饭。“要是你打心眼儿里不想,我反而会听说。”

  “……可要是没成,我们以后会后悔。”

  “你连试也不试,以后也会后悔。既然横竖都是后悔,你干脆今朝有酒今朝醉得了。”

  他们一起听着刘梅问江阿姨:“你家那个侄子多大了,改天带来见见?”又听对方答:才刚二十六!还是海归呢,配得上你家小雪吧?”“嗨,配得上配得上,小雪前两个月才和她那初恋前男友断干净呢,反正她也没有喜欢的人,就见一面呗。”“那敢情好!”

  夏雪一边听,一边想起飘晃着远去的一点烟的火光,梦里道路尽头,被暖灯笼罩着的家。最后,她说:“好好吃你的饭吧,别操那么多心。”

  夏雨耸了耸肩,埋头和大闸蟹搏斗去了。

  晚饭结束时,刘星的下半辈子都基本上被刘梅规划好了。天色已然擦黑,夏雨说明天有考试要早点回学校,吃饱喝足地离开了,走之前还在朝夏雪挤眉弄眼。刘梅说着还想和江阿姨再聊会儿,就一把把刘星推了出去:“快,你去送小芸回家。”

  刘星哼哼唧唧:“我没开车。”

  “没关系,我住的地方离这不远。”小芸说。“走二十分钟就到了。”

  “我开车来的。”夏雪说。“要不我送——”刘梅猛然扯了她一下,朝她使了个眼色,夏雪只好叹了口气,道:“但是我家远,不顺路,可惜了。”

  “那我们可以一起下楼。”小芸亲热地挽住她。“小雪姐姐你一直是我偶像呢,我还想多和你聊会儿。”

  他们三个以一种奇异的三角形态走进电梯,夏雪和小芸手挽着手,仿佛刘星才是多余的那个。一出大门,夜晚的冷风就扑面而来。小芸松开夏雪的臂弯,往刘星那边凑近,嘴里说着:“有点儿冷啊。”

  “哦,嗯,是啊。”刘星心不在焉地答。

  “我是说,我有点冷。”小芸加重声音,又说了一遍。

  又过了两秒,刘星才反应过来,无语地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她,说道:“披着吧。”

  “谢谢!你人真好。”小芸甜甜地说。夏雪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刘星落后两步退到夏雪身边,说了今晚第一句只对她说的话:“你不帮我也就算了,怎么还笑?”

  “有什么好帮的,我瞧着这姑娘挺好的。”夏雪斜睨他一眼。“你不满意啊?”

  “我也没说她不好,但我不是和你说过嘛,我还想再玩两年呢,看这个架势,妈能安排我明天就和她领证。”

  “那我看你这两年也没谈恋爱啊。”

  “你……小雪你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人情!”刘星低下头,眼睛在路灯的映衬下湿漉漉的,蹙着眉看她。夏雪被他看得心一软,点了点头:“好啦,我帮你。”

  “哎,小雪姐姐。”走在他们前面的小芸放慢步子。“你的车在哪呀?”

  “在地下车库呢。”夏雪回答。

  “那你怎么没去?要我陪你吗?”

  “因为呀,”夏雪带着调笑看了一眼身边的刘星,“我倒要看看你想对我男朋友做什么。”

  小芸和刘星同时呆立在原地。小芸转过身来看着他们,一脸震惊:“你……你是说……”她猛地抬手捂住嘴,倒吸一口气,“我想起来了,你们不是亲姐弟!……你们俩有一腿?”

  刘星这才反应过来:“不是!我们没有——”

  夏雪打断他:“你要这么说也可以。”

  “我的天!”小芸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伦之恋啊你们这是!”

  刘星:“你倒也不必说得这么难听……”

  “没关系没关系,我懂了!”她一把把自己身上的外套扯下来扔回给刘星。“我会为你们保守秘密的,祝你们幸福!我走啦!”说罢就带着一脸刚知晓了惊天大八卦的满足神色,转身嗒嗒嗒地跑开,瞬间就消失在前面拐角处。

  “哎不是,你懂什么了你就懂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刘星抬腿要追,被夏雪一把拉住:“她这不是走了嘛,事情解决了。”

  “不是,你……我……”刘星急得话都说不利索。“我让你帮我也不是这么个帮法,你,你干嘛自毁清誉?”

  “我谈个恋爱怎么就自毁清誉了?”夏雪被他说得笑出声来。“行了,她倒比我想象中痛快。把衣服穿上吧你,夜里凉。”

  刘星却还是一味地颓丧道:“完了完了,这事要是给妈知道,咱俩死定了……”

  “她不是说了会保守秘密吗?”

  “你看她那样像是会保守秘密的样子吗?她肯定得憋不住和江阿姨讲,江阿姨一知道,肯定得跟妈讲,妈一知道,就……小雪你这什么馊主意呀你这是……”

  “没关系的。”夏雪说。“反正她迟早也得知道。”

  刘星又愣了:“啊?”

  “我们要是在一起,她迟早是要知道的。”夏雪口齿清晰地重复道。“你想一直瞒着她?还是说你后悔了?”

  刘星沉默无言地走了几步,忽地停下,从裤兜里抽出烟盒和打火机,点燃一支,猛抽了几口。他低着头,刻意不去看她,只是小声问:“你不继续考虑了?”

  “小雨告诉我今朝有酒今朝醉,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夏雪偏了偏头,试图去捉他藏在眉骨阴影里的目光。“要不就像你说的,你和小芸明儿就去扯证,我没准还能赶在五一前吃上你们的喜酒,也挺好。”

  她话还没说完,刘星就开始摇头。他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他们站在居民区的小道边,他转头望着远处街区飞速流淌而过的各色车灯,慢慢地吐出灰白烟雾。“就是,这也太突然了……”

  “那你缓一夜,我从明天早上开始做你女朋友也可以。”夏雪越说越觉得逗他太好玩了,又往前一步。“难道你还要查查日历,选个黄道吉日?”

  刘星又给她说得没话讲。“……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主动的类型。”

  “心里有谱的事情,为什么不主动?”夏雪忍俊不禁。她清楚他心里有顾忌,怕唐突,怕给她压力,这种话他永远不可能说出口,那倒不如她来说。“你这两年,玩够了吧?”

  她等待着。然后,刘星也笑了。“够了。”他把烟蒂捻灭,迎上她的目光,伸出一只手。“行了,走吧,跟我私奔。”

  “去哪?”她伸手去握住。

  “天涯海角。”

  夏雪恶寒了一个:“咱能不说这土味情话吗?”

  “你刚那段也挺没水平的。”刘星回击道。他们就像之前他猛然拽住她时一样,掌心扣着掌心,手指贴着手指,只是这次再没松开;他们就这样并肩走向北京市区的灯火,身后有家,面前是未来,悠然着漫无目的,只管向前走。

  “你不是约了朋友吗?”夏雪问。

  “不去了,约会呢。”刘星嬉笑着耸耸肩。“你车不还停在地库里吗?”

  “不开了,改天去取也一样的。”她学着他的口气说。他们于是像一对大学生一样地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地铁,在地铁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谈论对面坐着的女孩儿挺好看,谈论夏雪曾经在经过的某个站台上和朋友吵了一架,谈论刘星的五六七八个前女友和准前女友以及他拼命澄清自己真没有出轨的黑历史。有什么东西变了,但有什么东西永远不会变。他们还是像往常一样打嘴仗、开玩笑,当一个人已经是家人和挚友,就再也没必要去铺垫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情意绵绵风花雪月,直到成为家人和挚友。

  这一次,在她家楼下,她问道:“你要不要上来坐坐?”

  刘星挑了挑眉:“去喝凉白开?”

  “你想喝热的也行,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你家水太可怕了,怎么还掺酒精,我不敢喝了。”嘴上这样说着,他还是麻溜地跟在她身后进了电梯间。等电梯的时候,他说:“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会满足我一个要求吧?”

  夏雪瞪他一眼:“别想讹我,你的人情我刚已经还了。”

  “那不算,我又没说那就是我的要求。”

  夏雪想了想,发现他还真没说。“那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先说好不能狮子大开口啊,你要是跟我要个大房子我也买不起。”

  “不会的,很简单。”刘星忽然把一边脸颊凑过来。“你亲我一口。”

  “就这个呀?”

  “对啊。”刘星脸红到耳朵尖,还在强装镇定。“你要是满足不了,送我大房子我也勉为其难地接受。”

  “得了。”夏雪抬起手,把他的脸拨过来朝着自己。“你不是好几任前女友吗,怎么还跟个纯情小男生似的呀?接吻会不会?”

  这下,他脖子也红透了,结结巴巴地说:“那,那也不能一上来就……这多不合适呀,而且这可是在外边,你也不怕人家看见,你——”

  他没能说完这句话。

  

尾声

  时隔两个多月,夏雪又在公司楼下看见那辆熟悉的警车。

  这次,刘星靠在车边,摆了个耍帅的pose,就这样高调地沐浴在往来人流的注目礼中。夏雪周围则是直接炸开了锅,不论是前辈还是后辈,都拉着她问:“你们和好啦?”

  “啊,对,是的……”夏雪马虎地应着,朝刘星那边飞去一记眼刀,打定主意要好好质问他为什么又要让她陷入这种境地。一走到近前,他还特殷勤地给她拉开车门,又引得那些小姑娘一阵起哄。

  夏雪只好顺势上车,小声问:“你来干什么?”

  “澄清流言,免得你同事都以为我把你绿了。”刘星丢下这句,就关上她这边车门,绕过车头去驾驶座。

  “怎么就不能是我把你绿了?”等他坐进来,夏雪说。

  刘星系安全带的手一滞:“那我们互相绿,谁也不吃亏。”

  “你也不嫌累得慌。”夏雪把副驾驶的靠背往下放了放,舒舒服服地躺进去。“我睡会儿,到了叫我。”

  “得令大小姐。”刘星点火,挂挡,松手刹。“带你去天涯海角。”

  夏雪的眼皮已经沉下去,甚至懒得吐槽他这句回收再利用的土味情话。她快要睡着时,听见刘星说:“我记得你来咱家的时候,也是这时节。”

  夏雪迷迷糊糊地答:“是啊。”

  “有十年了吧?”

  “是有十年了。”

  她缓慢地浸入睡梦里,恍然间是多年以前的灯火和饭菜的香气,跨越无数个琐碎的瞬间和漫长光阴又来到她身边。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有些东西确然是一直都没有变过,想来以后也不会变。

 

  

一个短小的番外

  刘梅和夏东海结婚有十年了。

  这十年间,虽然在育儿上也出过大大小小的问题,但好歹是把三个孩子都拉扯大,个个身心健康,就连最让人不省心的刘星也没到沦落街头的地步,他们算是可以好好松一口气。

  但刘梅千算万算都没算到,最大的问题在他们长大成人后到来了。挂掉江鸿雁的电话,她坐在沙发上缓了好一会儿,一片一片地重新拼装自己破碎的世界观。深呼吸,深呼吸,她告诉自己,没准儿不是真的呢,肯定是小芸那孩子搞错了,对,搞错了。

  她犹豫了半天,拨通自己大女儿的电话,语重心长地说:“小雪啊,妈妈最信任的就是你,你和妈妈说实话啊。江阿姨刚给我说,小芸告诉她,你和刘星,那什么——”

  “哦你问这事啊,对对对确实有。”夏雪语速极快。“是真的反正您迟早也得知道我就不瞒您了,回头再跟您解释啊,我这还有急事就先挂了拜拜。”

  哗啦一声,刘梅刚刚拼好的世界观又碎了,甚至都没给她缓冲的时间。她坐在一片漫无边际的忙音里,掐着自己人中又拨通了亲儿子的电话。一接通,她劈头盖脸说了一通:“刘星你给我好好说说你这闯的什么祸!你之前到处祸害小姑娘也就算了,你敢把主意打到小雪头上?!别以为你长大了我就不敢揍你啊!”

  “妈,那个,您先消消气……”刘星声音很虚。

  “我消什么气我消气!除非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这……您看我也不能骗您是吧……要不这样,我改天当面和您解释,先不说了我这有事,再见。”

  刘梅再一次被令人绝望的忙音淹没了。她用最后一丝力气,颤巍巍地拨通了第三个电话。

  “夏东海!!!出大事了!!家门不幸啊!!!!!”

  正在家过周末的夏雨听到这声吼大气也不敢出,他偷偷摸摸地锁上自己房间的门,然后拿出手机,给自己哥哥姐姐分别发了同一句话。

  “风紧扯呼,你俩最近别回家了!”

  

(全文完)

  

  


以下是一些废话:

  大家好,我终于赶在2020年到来之前填完了坑。

  我的开头完全是一时兴起,当时连整体框架都没有,大纲是一边写一边往后顺下来的。在写这个结尾前我构思了很久该怎么结束这个故事,我想过轰轰烈烈的,想过极端浪漫的,真落在电脑屏幕上的时候,还是这么一个平淡的结尾。

  一来是因为我实在不爱写腻腻歪歪的感情戏,二来是我觉得这对CP也不适合腻腻歪歪的感情戏。我在决定让他们在一起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OOC了,既然如此,我只能使他们不要OOC得更狠。我认为他们适合细水长流,适合在谈笑间自然地谈一个恋爱,仿佛谈恋爱就是出门买个菜。

  我一开始磕山紫也是喜欢这点。我是真的羡慕这种关系,别说是在娱乐圈,哪怕在普通人当中能维持这么久的友情也不多见。我开始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是高中最后一年,现在已经大学最后一年了,三年过去,他们的关系真的一直没变,特别特别难得,特别特别好。

  再说一下我笔下的刘星和夏雪,其实带有很多我个人的影子了,尤其是夏雪。就比如我喜欢独立的、骄傲的、对爱情有主导权、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女性,于是把夏雪写成这样,但实际上按原剧情发展她会不会长成这样的人我是不得而知的,我只是尽力塑造了我理想中的她的模样。至于刘星,开始写的时候我还是张一山女友粉(后来也不是因为啥脱粉了就只是本人三分钟热度爬墙了dbq),就喜欢他在戏里那种痞里痞气的劲儿,再加上一点他在现实生活中的沉稳。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是我喜欢的那种,互相理解,互相尊重,不吵不闹的,自然而然就在一起。

  于是,到此为止,《多年以前》就完结啦,因为这篇文关注我的朋友现在取关也没有关系,我是爬墙选手这个号是会发别的圈的东西的。接下来可能还会有一篇山紫拉郎衍生(我不会写真的rps因为真人性格太不好掌控,只会写角色衍生orz),我尽量快点肝出来。拖了这么久真的不好意思,也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要不是你们一直催估计我真的就坑了(哈哈)。过程中也有私信我的朋友,我经常就想不起来回然后想起来的时候已经过去好久了就干脆……都没回_(:з」∠)_ 但我都收到了,感谢你们的喜爱!也欢迎继续评论和私信我感想,我一定从现在开始回私信(握拳

  最后,我希望山紫以后一直前途无量,两个人要一直做朋友,在不在一起都无所谓了,我就希望他们好好的。引用一段在知乎看到的话吧(不是说山紫的,但我觉得也超级合适,如有冒犯实在对不起,和我说一下我会删的,也请各位山紫姐妹自己看看就行了不必以CP名义传播):


Tinkicat - 小七
之前有人说刘麻麻把星儿说得除了...

之前有人说刘麻麻把星儿说得除了能吃一无是处 委屈了星儿

他有张麻麻宠着呢 (笑)

张麻麻:纯粹偏心

之前有人说刘麻麻把星儿说得除了能吃一无是处 委屈了星儿

他有张麻麻宠着呢 (笑)

张麻麻:纯粹偏心

Tinkicat - 小七

山城凯源报 第六期

山城凯源报 第六期
日常版上期: 网页链接
穿越版上期: 网页链接

驻北京记者最新消息
在连日以白馒头和白粥养生调息后
刘星儿脸上的痘痘终于全退了
隔天就被保庆儿拐回北京见家长

北京市开元市场菜摊大叔透露
当天张麻麻一早就携儿子到菜市场选购大量新鲜食材
分量比平常多上两倍
注: 张家平常招待客人菜式请参照隔壁教授提供的照片 网页链接 

照片备注:
图1) 张氏母子特制菜式 蒜香小螃蟹 雷沙小汤圆 蟹圆饺子 等
图2) 张麻麻暗示保庆多照顾星儿
图3) 张保庆多年来凭实力单身
图5) 张...

山城凯源报 第六期
日常版上期: 网页链接
穿越版上期: 网页链接

驻北京记者最新消息
在连日以白馒头和白粥养生调息后
刘星儿脸上的痘痘终于全退了
隔天就被保庆儿拐回北京见家长

北京市开元市场菜摊大叔透露
当天张麻麻一早就携儿子到菜市场选购大量新鲜食材
分量比平常多上两倍
注: 张家平常招待客人菜式请参照隔壁教授提供的照片 网页链接 

照片备注:
图1) 张氏母子特制菜式 蒜香小螃蟹 雷沙小汤圆 蟹圆饺子 等
图2) 张麻麻暗示保庆多照顾星儿
图3) 张保庆多年来凭实力单身
图5) 张麻麻 - 大写的满意
图7) 张保庆 - 教科书式吃醋+委屈
图9) 保庆儿倾情演绎 - 憋笑偷乐











故人心归

来搞刘星吗

怎么没有人搞刘星🌚

是我太邪恶了吗🌚

怎么没有人搞刘星🌚

是我太邪恶了吗🌚


Tinkicat - 小七

山城凯源报 第五期

日常版上期:网页链接
穿越版上期:网页链接

经过本报前线记者连日走访
终于得知刘霸霸不让刘星去找张保庆
及张麻麻对张保庆发出了锅铲警告的真相

全文戳我~


日常版上期:网页链接
穿越版上期:网页链接

经过本报前线记者连日走访
终于得知刘霸霸不让刘星去找张保庆
及张麻麻对张保庆发出了锅铲警告的真相

全文戳我~



拜你荣光.

刘星×夏雪

2013年7月11日 农历六月初四 

宜嫁娶,纳采,祈福,祭祀


【一】


七月的北京流金铄石,稍一动弹,就能让人的衣服湿透,只想让人待在空调房里瘫在床上。


尽管如此,离夏东海和刘梅家不远处的一酒店里,也是坐满了宾客。而酒店门口夏东海和刘梅在招呼客人,


只见一出租车停在酒店门口,刘星也不顾还穿着一身西装,急吼吼地就冲向刘梅,“妈,我没来迟吧?”


刘梅又气又笑,伸手拍了两下刘星的肩,示意他弯下腰来,伸手给刘星正了正领带和衣领,尽管西装已经很干净了,还是掸了掸刘星的肩膀,而后在他腰上拍了一下,“哎呦嗬,这什么败家孩子,你姐结婚这么大的事儿都能晚到。...



2013年7月11日 农历六月初四 

宜嫁娶,纳采,祈福,祭祀



【一】


七月的北京流金铄石,稍一动弹,就能让人的衣服湿透,只想让人待在空调房里瘫在床上。


尽管如此,离夏东海和刘梅家不远处的一酒店里,也是坐满了宾客。而酒店门口夏东海和刘梅在招呼客人,


只见一出租车停在酒店门口,刘星也不顾还穿着一身西装,急吼吼地就冲向刘梅,“妈,我没来迟吧?”


刘梅又气又笑,伸手拍了两下刘星的肩,示意他弯下腰来,伸手给刘星正了正领带和衣领,尽管西装已经很干净了,还是掸了掸刘星的肩膀,而后在他腰上拍了一下,“哎呦嗬,这什么败家孩子,你姐结婚这么大的事儿都能晚到。夏东海你管不管,都是你惯的。”


夏东海掩饰不住的喜意都显示在上扬的嘴角上了,道“赶紧进去吧,小雨早来了等你呢。”



【二】


这么多年,时间没亏待刘星,已经有了风度翩翩的青年模样 ,只是尚留几分痞气,举头投足全然没了儿时的淘气。自从上了高中,夏雪全力帮他学习功课,兼顾自己的学业,时常疲惫不堪。刘星倒也突然懂事起来,也不知是突然开窍还是心疼那么用心对他的夏雪。事事以学业为主,倒比夏雪当年更是用功几分,刘梅看在眼里,百感交集,欣慰刘星突然懂事,又心疼刘星过于拼命。


刘星只是底子差了点儿,却总让人忘了他本身就是个聪明孩子,努力三年,倒也是在北京当地勉勉强强上了个普通的一本。


作为夏雪的家人,刘星于情于理应该坐在最前面的桌子。可一步,两步,刘星的心越来越沉重,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心里想着,“放下了,该放下了…”


走去前面的路上穿过一个又一个桌子,所有人满脸喜色。


左边是男方的亲朋,不知道听见了多少次,“啊,这个啊,夏雪的弟弟。”右边是自己家的亲朋邻里,“刘星啊,你这小崽子怎么才来?你姐结婚也不见你勤快点。”


刘星努力笑着打哈哈:“呦,这不胖婶吗?您瞅瞅,我这上午有课,实在走不开,我这一走,教授点名不见我,我这分数要不要了还。”



【三】


刘星和夏雪虽然都在北京上学和工作,却一个觉得都这么大了,还跟小雨住一个屋子不方便,去住学校宿舍,一个因为公司离家太远租了个房子。


这么久过去了,刘星还记得两年前暑假,好巧不巧刘梅拉去买菜的时候,刘梅没带钱包,刘星顺手把钱包递出去的一刹那,就反应过来了。可惜刘梅已经打开的钱包,里面赫然是一张夏雪的照片。


这么多年虽然夏东海没察觉,可是刘星是刘梅自己的儿子,以刘梅的细心,怎么不知道,只不过谁都没挑破,当做一切都是错觉。


刘星忘不了刘梅的话。


“刘星,这么多年来你摸着自己的良心,你爸亏待过咱娘俩没有?小雨小雪有的,你也有,甚至更好,可你就是这么回报的?”


“小雪已经有男朋友了,要是被她发现了你这腌臜心思,她还会搭理你?小雪自己大学忙的要死要活,都不忘了辅导你,尽心尽力,你怎么能敢出这种心思??是要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的啊!”


“刘星,小雪多出色你不是不知道,咱俩回归现实,你能给她什么??你告诉我刘星…”


“刘星,妈知道你委屈,可是你知道该怎么办的,就当什么都没有吧,这样对谁都好,成不?妈这辈子就求你这一回。”



【四】


夏雪大学不负众望考上了中国最好的大学,从高中作文获奖次数就不难猜出她会选择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之后顺利成为一位编辑,凭借出色的业务能力几年时间就升到主编的位置,天天忙的后脚跟儿占不到地。大学认识的男朋友一直到现在,见家长,结婚,一切都好像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刘星本不想来了,到了最后还是没忍住,对着脸上满是戏谑,一起打赌刘星会不会去的舍友们踹了一脚。又急忙换好衣服,一脚踹过去就飞也似地找计程车。


路上刘星有想,如果自己不去,夏雪会失望的吧。刘星不想夏雪失望,所以来了,索性,还没迟到。


今天是她嫁给别人的日子,刘星摸了摸领带又整了整西装,明明是最平常的几个动作,他却要做的难得认真。


一口一口抿着茶水,一边期待婚礼开始见到穿上婚纱的她,一边又不想面对婚纱不是为他而穿的她



【五】


婚礼开始,撒满花瓣的红毯上,夏雪被夏东海搀着一步一步走向深情凝视夏雪的新郎。褪去少女时期的青涩和婴儿肥,现在的夏雪只剩下小女人的娇羞和溢出的幸福。


阳光从窗户洒落进来,将夏雪的笑渡了一层金边。纯白的婚纱反着光,她弯起的眉眼晃得刘星心颤。


再贫几句嘴,再笑一笑,再…坚持一下,刘星。


刘星看着夏雪,笑出了泪。


“刘星,刘星,咱爸咱妈都没哭,你哭啥?”夏雨如是问到。


“啊?我啊,我高兴…”


夏雪敬酒结束回到刘星这桌,手肘捅捅刘星,“嘿,你姐我今儿结婚,你哭个什么劲儿,赶紧憋回去。”


刘梅笑容僵了一下,继而附和到,“可不是,赶紧给你姐敬个酒。”


刘星端起酒杯,满上。“我的小姑奶奶呦,今儿您结婚火气还这么旺…的亏您嫁出去了,不然我都发愁。”


夏雪一挑眉:“嘿,合着我倒是让您费心了?”


刘星愣了愣,倏地笑了。

“姐,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刘星是喜欢的,可是也就只能是喜欢了。



             陆潇 扩列  1411200016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