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刘美彤

6455浏览    172参与
doctorbean2005——守护幸福时光

刘美彤!!!❤️❤️❤️❤️❤️❤️

刘美彤!!!❤️❤️❤️❤️❤️❤️

慕曌 产粮中(夭念 白首不雨)

第030章 唐婉平

茉喜接过小九怀里的婴儿,婴儿很乖,不哭不闹。吴吟关上门,也牵着小九进了屋。凤瑶见凭空多出来一个小娃娃,也好奇的凑了过来。


小九接过吴吟给她递过来的茶水,喝完后,将事情的经过一一道来:“今天我正在街上闲逛,然后撞见了以前的小伙伴小七,他说他们那里昨天捡到个婴儿,可是他们没有条件养,就想着让我去看看,想把这个小娃娃交给茉喜姐姐,说茉喜姐姐会有办法的。之后我就把这个小娃娃抱过来了。”


吴吟三人互相看了看,一时间都沉默了,茉喜见着孩子身上也没有什么信物,衣裳也是极其普通:“真是的,既然没有条件养她,何必把她带来这个世界受罪。这年头为人父母的门槛还真低呢。”


吴吟看着女娃安静的睡颜:“...

茉喜接过小九怀里的婴儿,婴儿很乖,不哭不闹。吴吟关上门,也牵着小九进了屋。凤瑶见凭空多出来一个小娃娃,也好奇的凑了过来。


小九接过吴吟给她递过来的茶水,喝完后,将事情的经过一一道来:“今天我正在街上闲逛,然后撞见了以前的小伙伴小七,他说他们那里昨天捡到个婴儿,可是他们没有条件养,就想着让我去看看,想把这个小娃娃交给茉喜姐姐,说茉喜姐姐会有办法的。之后我就把这个小娃娃抱过来了。”


吴吟三人互相看了看,一时间都沉默了,茉喜见着孩子身上也没有什么信物,衣裳也是极其普通:“真是的,既然没有条件养她,何必把她带来这个世界受罪。这年头为人父母的门槛还真低呢。”


吴吟看着女娃安静的睡颜:“茉喜,我们一起养吧,她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礼物。”


凤瑶用手指戳了戳这个孩子肉嘟嘟的脸颊:“她好可爱,我也很喜欢这个孩子。”


小九的视线从进门那一刻开始,就没离开过这个小娃娃,她没说话,但眼神中也透着期待。


茉喜本就是医生,她在现代社会,也辅修过相关科目,对于养活这个孩子,不会感觉棘手:“既然都喜欢她,那便留下吧,以后你就是我唐茉喜的女儿了,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呢,有了,就叫唐婉平吧。你们觉得怎么样?”


凤瑶念了一下这个名字:“婉平,和顺平安,这个寓意好。”


吴吟也很喜欢茉喜取的这个名字:“寓意不错,希望她一生可以平安顺遂,健康快乐的长大。”


小娃娃似乎是睡醒了,她睁开眼,看到茉喜,咯咯地笑了起来,随后咿咿呀呀地说个不停。茉喜被她逗乐了:“哈哈哈,她好像挺开心的,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


唐婉平三个月大:

吴吟正给她讲着故事,小婉平乌黑的双眸一闪一闪地看着吴吟的动作,兴致高的时候,就咯咯咯地笑个不停,茉喜刚下课,进来便看到了耍宝的两人:“小婉平,吃饭饭的时间到啦。”


吴吟将小婉平小心翼翼地抱起来,由于小家伙才三个月大,骨骼还没长好,所以大多时候,只能仰躺着。茉喜将羊奶用小勺子一点点地味到小家伙嘴边,吴吟望着怀里安静吃奶的小婉平:“这几个月,她除了需要换尿布的时候会哭闹,其它时间不是吃饭就是睡觉,还蛮好带的。”


茉喜一边味一边说:“那是自然,我们的小婉平有两个很爱她的阿娘,还有喜欢她的凤瑶姨姨和万姨父,可幸福了,是不是呀~”


小婉平似乎是听懂了,咿咿呀呀地喊着,满脸写着开心,小手还在空中挥舞着,吴吟将自己的手递过去,小婉平的小手准确地抓住了她其中一根手指。


茉喜将空碗放到一边:“哇,我们的小婉平会握手了哦~真棒!”吴吟看着茉喜与小婉平的互动,唇角挂着甜甜的浅笑,不由地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她的阿娘也是这么养育她的。


唐婉平三周岁:

吴吟单手抱着小婉平,另一只手牵着茉喜,一家三口在街上散步,这天上元节,灯火通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这是小婉平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过上元节,她好奇地打量着自己过去没见过的新奇玩意儿。


小婉平被一边的糖葫芦吸引了注意力,小手往那边指了指:“爹爹,我想吃那个。”吴吟看着怀里的糯米团子,一颗心早被萌化了:“好,买,咱们给阿娘也买一个好不好呀~”


茉喜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人的互动,心情也格外好,小婉平很聪慧,自从会说话之后,她就和吴吟叮嘱过小婉平:“在外人面前,要叫吴吟爹爹,只有私下里没人的时候,才能叫吴吟娘亲,因为吴吟女扮男装,在朝为官,所以不能暴露身份。”


唐婉平八岁:

自唐婉平四岁起,便一同与女学中的众位学员一起学习,只是她似乎有些偏科,那些文绉绉的东西,她一点儿也不喜欢,反而喜欢茉喜教的医药技艺,除此之外,还特别喜欢吴吟和万嘉桂教她武术。


茉喜感叹:“还好婉平性子不是很活泼,不然又是个爱惹事的小霸王。”


唐婉平不爱裙衫,到爱穿劲装,对于这点,茉喜和吴吟给了她很大的尊重。加上唐婉平讨喜的性格,她便成了京州女眷中的香馍馍,不论是官家,军户,还是平民的孩子,都愿意与她交好。


茉喜想到自家女儿每天下课后被一群女孩们围着的画面,不由得想到了现代社会中的追星现场:“原来追星在古代就有了么?”


坐在一旁的吴吟一边喝茶一边说:“这难道不是好事么,毕竟是我们俩养出来的女儿,她拥有了一身本领,性子又很沉稳,和女孩们相处也很温柔,要是不被女孩们喜欢,那才不正常吧。”


茉喜转念一想:“也是啊,女娃可是世间珍宝,那些虐待女儿,将女儿弃之如敝履的父母,他们受罪也是自找的。”


吴吟听见茉喜这么评价,轻笑一声:“呵,没想到啊,我家茉喜对女娃偏爱到这种丧心病狂的程度啊。”


茉喜眉眼一挑:“那是,我们生来便是女子,女子对女子更偏爱难道不是应该的么,为什么要去喜欢那些个烂黄瓜呢?”


吴吟对茉喜这些惊世骇俗的言论早已习惯了:“所以你当初得知我是女子后,才会更想亲近我是吧。”


茉喜一个转身,坐到了吴吟的腿上,双手勾住吴吟的脖子:“你真是越来越懂我了。”吴吟环着茉喜的腰肢,望着她近在咫尺的唇角,缓缓凑了过去。“娘亲,呃,你们继续,我什么也没看到。”门外刚想进来的唐婉平识趣地退了出去,还不忘把门也带上了。


吴吟对外喊道:“婉平你进来吧。”随后,她松开茉喜,二人整理了一下衣衫。


婉平在心里默默地数了五个数,才缓缓推门而入:“阿娘,娘亲,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茉喜轻咳了一声:“没事,不差这一会儿,你不在自己院子里待着,怎么跑这边来了。”


吴吟拍了拍身侧的空位:“过来,坐下慢慢说,遇到什么难题了?”


婉平坐到吴吟身侧,拉着吴吟的衣袖撒娇道:“娘亲,明天您休沐,能不能带我去万姨父的龙骧军里玩。课堂上,好几个军户家的姐妹,她们明天约了去军中探亲。我也想去见识见识军队是什么样子。”


吴吟一听乐了,挂了一下婉平的鼻子:“人小鬼大,行,明天娘亲带你去找万姨父,咱们顺便把凤瑶姨姨和你妹妹紫苏也一起喊上。”


茉喜也有点心动:“我也去,明天学堂放假,正好我们几个人一起聚聚,咱们在军营搞一个篝火晚宴如何?”


吴吟唇角微扬:“行,都依你。”




慕曌 产粮中(夭念 白首不雨)

第029章 京州女学

将军府书房中,茉喜她们四人围坐在一起,商讨着接下来准备办的事。


茉喜拿着笔,在纸上比划着:“我们今天过来,主要是和凤瑶一起商量,把白府改成女学的事,我的初步设想是这样的:女学所教授的内容,大致分为女红,六艺,医药,分别针对不同家境的女子,每个科目涉及的学费不同,普通百姓少收或者免除学杂费,至于那些官家娘子,可以多收一些学费,这样也算是相对公平。平民百姓和官家娘子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学的科目。”


吴吟眼眸一亮:“茉喜,你这个想法有些妙啊,如此一来,便会遇到官家娘子与平民女子一同上课的时候,这些官家娘子对待平民女子的态度,也可以从侧面反应出她们的家庭学识修养,从这方面突破,我这个刺史,可...

将军府书房中,茉喜她们四人围坐在一起,商讨着接下来准备办的事。


茉喜拿着笔,在纸上比划着:“我们今天过来,主要是和凤瑶一起商量,把白府改成女学的事,我的初步设想是这样的:女学所教授的内容,大致分为女红,六艺,医药,分别针对不同家境的女子,每个科目涉及的学费不同,普通百姓少收或者免除学杂费,至于那些官家娘子,可以多收一些学费,这样也算是相对公平。平民百姓和官家娘子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学的科目。”


吴吟眼眸一亮:“茉喜,你这个想法有些妙啊,如此一来,便会遇到官家娘子与平民女子一同上课的时候,这些官家娘子对待平民女子的态度,也可以从侧面反应出她们的家庭学识修养,从这方面突破,我这个刺史,可以间接了解到她们在朝为官的父亲究竟是不是一个好官,顺着这个思路,既可以监察百官,还能为圣上挑选出治世良才。”


凤瑶听着她们的交流,也有些跃跃欲试:“这个好,我可以教授诗词歌赋,另外,女学的账本,我可以负责打理,对了,后期或许还要招一些女先生。”


万嘉桂笑着对凤瑶说:“那我就是京州女学的后盾了,我还可以在军中传达女学招生的消息,毕竟龙骧军中,有不少士兵家里有女娃,他们要是知道自家女娃可以有个地方安心念书,学艺,肯定会有不少人愿意送女儿过来上学。”


商讨完后,万嘉桂才对吴吟说:“圣上今日单独召见我,有几句话带给你,他说,赐予你的尚方宝剑,便是特意允诺你,办事可先斩后奏,凡是对天下安定不利的人,可斩之。”吴吟听完,笑了笑:“我知道了,过几天我就要上任了,替我谢谢圣上。”


四人商定后,吴吟利用上任前的两天假期,和万嘉桂抽出空余时间,一起去官府把女学章程办妥了,自此,白府正式更名为京州女学。


茉喜和凤瑶负责将白府的一些院子划分为了学生寝室、学堂以及教书先生的休息区。另外万嘉桂与吴吟还特意置办了需要用到的书桌等一些必备家具。


这一切准备就绪后,就是招生了,万嘉桂的龙骧军中,女学招生这件事也传开了,军户中有一部分兵丁都表示愿意把自家女儿送到女学里,寻常百姓家中,能让自己的孩子上学的机会十分难得,因此这些人会格外珍惜。


女学招生这件事,不知怎的,也传到了圣上的耳朵里,这天他下朝后,在御书房单独召见了万嘉桂:“万爱卿,听说你家夫人和她妹妹,将自家宅子改成了京州女学,可有此事?”


万嘉桂作揖回道:“回圣上,确有此事,我家夫人先前便是罄州女学的教书先生。”


圣上眉毛一挑,对这件事来了兴致:“哦~,朕还听说,此事你和吴爱卿也参与了,似乎你们二人还出了不少力啊。”


万嘉桂继续回道:“圣上见笑了,这比不了圣上日理万机。”


圣上一听,无奈摇了摇头道:“哈哈哈,万爱卿,你现在说话,居然也会打马虎眼了。女学这件事,朕觉得你们办的很好,对了,你回去和吴爱卿说一声,好好办差,朕可以满足她三件事。”


京州女学,也就是之前的白府,茉喜与凤瑶此刻正整理着手里的学生名录,上面详细记录了每个学员的身份信息以及家庭情况。茉喜数了数:“官家娘子十位,普通百姓家的女儿二十多位。分班应该怎么安排呢?”


凤瑶盯着手里的名录:“不如这样,开学第一天,我们先让她们每一个科目都测试一遍,按照她们的对科目掌握的情况来划分。”


吴吟进来看到二人似乎有些发愁:“是有什么事情吗?”茉喜将名录递给她:“你来看看,这些人怎么安排比较好。我和凤瑶现在没想到合适的分班方法。”吴吟想到之前罄州女学那次丁一苑与丁二苑两波人打架的场面:“是担心会出现学生打架的情况?”


凤瑶与茉喜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的确有这方面的担忧,更何况,这次招收的是官家,军户,寻常百姓家。她们的家庭情况不一样,要是都聚在一起,发生点儿冲突,寻常百姓家的孩子,怕是会吃亏。”


吴吟看着名录,她把官家的单独挑了出来,对比了一会儿:“这部分,先单独放一处,至于军户和百姓家,龙骧军有万嘉桂管着,想必她们也不敢闹事。可以合并在一起授课。要是官家的闹事,那我这个刺史,就把她们的家长叫来。”


茉喜听完,噗嗤一笑:“噗,原来请家长这么好用啊。”吴吟侧头望着茉喜轻笑着:“毕竟当初在罄州女学的时候,孙湘南她们闹事,凤瑶也是这么说的。你是没见着她们,一听到请家长,她们瞬间就乖巧了,你可是错过了一出好戏呢。”


凤瑶回想起那日的场景:“茉喜你是不知道,我若是不扯着嗓子制止,屋顶都要被她们给掀了。这教书先生也不是好当的,有时候就得摆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不然这群孩子们会上房揭瓦。”


茉喜这时候想起了在现代社会,她经常会看到一些青春靓丽的女生,当老师之前还是元气满满的,当老师之后,逐渐往灭绝师太方向发展了,不过她不觉得这是坏事,毕竟为人师表,该严厉还是得严厉:“行了,那就先这么安排吧。”


这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吴吟起身往门口走去,开门后,居然是小九,小九原本是个小乞丐,先前参与了营救吴吟的母亲秦氏,秦氏很喜欢这个女娃,便收了做义女,吴吟与茉喜成婚之时,秦氏把她带回了京州后,就将她留在了这里,自己与沈书墨一行人返回了罄州。


茉喜跟了上来,看见小九怀里多了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婴儿:“小九,你抱着的这个小娃娃是哪来的?”


慕曌 产粮中(夭念 白首不雨)

第028章 新生

阳光透过窗户,将温暖的金色送进房间,茉喜悠悠醒来,朦胧中,感觉到吴吟在自己身侧,一手撑着脑袋,神情专注地望着自己,眼中透着笑意。


茉喜抬手勾上吴吟的后颈:“早啊,你醒了多久了?”


吴吟嗤笑道:“没多久,也就半刻钟。你要不再睡儿?话说回来,我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做春宵一刻值千金了。有这么个表面看着娇俏,实则心思如狐狸一般的娘子在身边,突然有点后悔当这个京州刺史了。”


茉喜看着吴吟这没正行的模样,她发现,眼前这人和自己待久了之后,有点往话痨方向发展了,以前那个沉默寡言的吴吟已经消失了。对于这点,茉喜还是有一丝自豪的。


吴吟看着茉喜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眼神还对自己上下打量着,......

阳光透过窗户,将温暖的金色送进房间,茉喜悠悠醒来,朦胧中,感觉到吴吟在自己身侧,一手撑着脑袋,神情专注地望着自己,眼中透着笑意。


茉喜抬手勾上吴吟的后颈:“早啊,你醒了多久了?”


吴吟嗤笑道:“没多久,也就半刻钟。你要不再睡儿?话说回来,我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做春宵一刻值千金了。有这么个表面看着娇俏,实则心思如狐狸一般的娘子在身边,突然有点后悔当这个京州刺史了。”


茉喜看着吴吟这没正行的模样,她发现,眼前这人和自己待久了之后,有点往话痨方向发展了,以前那个沉默寡言的吴吟已经消失了。对于这点,茉喜还是有一丝自豪的。


吴吟看着茉喜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眼神还对自己上下打量着,有些好奇地问:“你又在笑什么?”茉喜清了清嗓子道:“我对你的变化挺满意的。”这话让吴吟更摸不着头脑了,她虽然能看懂朝堂,有时候却看不懂茉喜。


二人吃过饭,吴吟计划和茉喜一起出门逛逛,她提议说:“茉喜,要不要去同济堂看看。”茉喜一听这个地方,想起了她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也是在这里,便点头答应道:“好呀,话说那时候,你吃醋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吴吟回忆起那天二人相遇的过程:“我有吃醋?我只记得那天,你知道我能帮你送人出城的时候,你可开心了。”


茉喜见吴吟对这一幕印象深刻:“当然开心了,因为那时候万嘉桂在我那破院里养伤,我和凤瑶住一起,知道可以把他送走了,看着不顺眼的人终于可以离开了,换做是你,你会难过?”


吴吟总算明白过来:“原来那时候你那么高兴,是因为这个啊~”茉喜抬手勾了下吴吟的下巴道:“不然呢?不过我现在有点想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我动心的,该不会就是那次吧。”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同济堂门口。吴吟牵着茉喜进去,门口的伙计认出了她们,忙迎上来:“呦,茉喜娘子,吴刺史,您二位真是稀客啊。”


吴吟笑着说道:“陪我家娘子故地重游,你忙去吧,不用管我们。楼上可有空房?”


伙计热情招呼道:“还是那间房,一直空着,特意给您留的。”茉喜颔首说:“多谢,吴吟,我们上去吧。”


吴吟与茉喜一同进了房间:“你刚才问我是什么时候动的心,其实比你猜的还要早。”吴吟拉着茉喜坐下,给她和自己各倒了杯茶,而后说道:“还记得我和你的第一次的相遇吗?也是一家药铺,那次,我给娘亲取药,碰巧在门口遇到了你。”


茉喜没想到,她们的初次相遇吴吟竟然记了这么久,心下五味杂陈:“那几年,你一定过得很辛苦吧。每天睁开眼睛,就要面对一个精神有问题的爹,一个对你没有感情,只想把你培养成一把利器的爹。”


吴吟云淡风轻地说道:“都过去了,如果那天没有遇到你,我可能不会这么快地冲出他编织的牢笼,是你让我知道,我对美好还有向往,我的良知并没有丢,我还有送他下地狱的机会,只有把他解决了,我才有可能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


茉喜身体前倾,抱住了吴吟,她心疼这个曾经身处于黑暗,却依旧追求光明的女孩。吴吟拍了拍茉喜的胳膊:“没关系的,我已经没事了,你就治愈我的良药。”茉喜松开手道:“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不要憋在心里。”


吴吟微笑着回道:“好~,对了,我今天带你过来,还有件事,你想不想当同济堂的老板,毕竟你的医术那么好,如果继续当女医,也不算浪费了你这一身技艺。”


茉喜自然想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医馆,不过她觉得同济堂离白府有点儿远,摇了摇头说道:“比起这里,我觉得直接把白府变成医馆学堂更合适。我希望我可以当一名女医先生,把我一身本领传授给更多的人,这样,那些看不起病的人,至少可以自救。这件事,我还打算和凤瑶一起筹划一下,毕竟她在罄州的时候,也是个教书先生,如今我们回了京州,还是要继续搞事业的。”


吴吟很开心茉喜能把这些与自己分享:“要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办学要去官府走的流程,可以交给我来做,毕竟我这个新上任的刺史,他们也不敢使绊子。一会儿我们去凤瑶那边蹭饭,顺便一起商量一下。”


将军府,凤瑶正在池边喂鱼食,她这段时间有些不太习惯回到清闲的状态,她更喜欢在罄州女学做教书先生的日子,虽然过得有些清苦,却很充实。


茉喜挽着吴吟的胳膊,刚踏进将军府,就见到凤瑶正百无聊赖地发着呆。她与吴吟相视一笑,遥声喊道:“凤瑶,我们来你这里蹭饭啦~”


凤瑶回过头来,语气中透着一丝欣喜:“茉喜!你们怎么来了,昨天才办完婚礼,难道你们不累吗?”


吴吟听到这句话,念头一转,想到了昨日自己和茉喜的种种,轻咳一声说:“我们过来是有事情想和你商量,这件事你应该会感兴趣的。虽然我们昨天才成婚,不过我们两个体力都不错,所以,不算很累。”


茉喜见吴吟有些囧,轻笑道:“凤瑶,我问问你,把白府改成女学这件事的看法。”


凤瑶一听,还真是自己感兴趣的事:“这个主意不错,如果真的办成了,那我们就是京州女学的馆长了,说起来,我们也算是升职了。”


“那你们又可以继续传道受业解惑了。”进来的万嘉桂听见她们要办女学,也很为她们高兴。茉喜三人巡声望去,见到了下朝回来的万嘉桂。


万嘉桂走到凤瑶面前,牵起她的手,随后对茉喜吴吟说道:“我们去书房谈吧,吴吟,圣上让我给你带了几句话。”


慕曌 产粮中(夭念 白首不雨)

第020章 重聚

冯嫣姐弟被关入大牢后,沈书墨受举荐担任罄州女学新一任的山长,孙景云则成为了山长辅助,负责处理女学大大小小的事务。


吴吟暂时没有接到吴朗派给她的新任务,她推测这会儿吴朗和钟毓麒近期的注意力都会放在寻找铁矿上,她正想着,深沉的眼眸中划过一抹狡黠,唇角染上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茉喜见吴吟这笑的不怀好意的模样,笑着问道:“吴吟,我怎么感觉你身后有条狐狸尾巴在晃啊晃的。”吴吟撇过头望着茉喜,打马虎眼说道:“我看起来像坏人吗?”


茉喜摇了摇头说:“不像坏人,倒像个精通茶艺的。”吴吟疑惑道:“茶艺?”茉喜解释说:“就是为了得到自己想到的,在目标面前装的很无辜很清纯,实则内心一肚子坏水。”......

冯嫣姐弟被关入大牢后,沈书墨受举荐担任罄州女学新一任的山长,孙景云则成为了山长辅助,负责处理女学大大小小的事务。


吴吟暂时没有接到吴朗派给她的新任务,她推测这会儿吴朗和钟毓麒近期的注意力都会放在寻找铁矿上,她正想着,深沉的眼眸中划过一抹狡黠,唇角染上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茉喜见吴吟这笑的不怀好意的模样,笑着问道:“吴吟,我怎么感觉你身后有条狐狸尾巴在晃啊晃的。”吴吟撇过头望着茉喜,打马虎眼说道:“我看起来像坏人吗?”


茉喜摇了摇头说:“不像坏人,倒像个精通茶艺的。”吴吟疑惑道:“茶艺?”茉喜解释说:“就是为了得到自己想到的,在目标面前装的很无辜很清纯,实则内心一肚子坏水。”


吴吟似乎有些明白了,她噗嗤一笑道:“多谢夸奖,毕竟在面对猛兽的时候,狐狸需要有个聪明的脑子才能活下来。”茉喜一听,又补了一句:“不过我觉得你不像狐狸,倒像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


吴吟一听茉喜这形容,感叹道:“茉喜,你有没有考虑过写画本子,你这能说会道的,不出本书实在可惜了。”


二人正聊地起劲,却见女学门外进来一个身着军装的男子,茉喜抬头一看,居然是万嘉桂,她起身快步走过去打招呼:“呦,稀客啊,万嘉桂你怎么来了?”


万嘉桂见到茉喜,忙作揖道:“茉喜娘子,凤瑶可与你在一处?”茉喜见万嘉桂不但在战场上活了下来,也被调到了罄州,见面就问自己凤瑶的情况,颇为满意地点点头:“嗯,不错,凤瑶这会儿还没下课,你要不先在这里等会儿?”


万嘉桂想着,他在过来的路上,已经将不怎么重要的军务都分派手下的参将处理了,便转身对门口的人马吩咐道:“你们先去,我晚点再来。”


接着,茉喜领着万嘉桂进了院子,带到吴吟面前,吴吟此时依旧身着女装,毕竟这里是女学,女装还是比较方便的。吴吟上下打量着万嘉桂:“你就是刚刚升致龙骧军储威将军的万嘉桂?和凤瑶定亲的那位?”


茉喜对吴吟介绍说:“正是,他就是万嘉桂,说起来,当初万嘉桂能避过陈文德出京州城,还是你帮忙的呢。万嘉桂,你还得谢谢吴吟呢。”


万嘉桂对吴吟忙道谢道:“多谢帮忙,吴吟娘子?”吴吟尴尬地摆摆手道:“不必,还是叫我吴吟吧。”茉喜看着他们两人,自己在一旁憋笑说:“噗,好了好了,你俩也别客套了,凤瑶应该下课了。”


说着凤瑶的身影出现在了院落,她见到久别重逢的万嘉桂,眼眶顿时红了,万嘉桂见到从内院出来的凤瑶,也是鼻子一酸,二人目光交汇,相视而笑。


茉喜拉着吴吟默默往女学内院走去,说道:“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吴吟看着自己与茉喜握在一起的手,唇角挂上了一丝甜甜的笑意。


这边,阔别重逢的凤瑶与万嘉桂紧紧相拥,好一会儿万嘉桂才松开凤瑶,牵起她的手:“凤瑶,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一定很辛苦吧,我收到母亲他们的来信说,你和茉喜把京州城的宅子卖了,其实你可以向万家求助的,毕竟我们已经定亲了。”


凤瑶平复了一下情绪说:“还好,都过去了,我当初这么做,也是想和白府做个告别。如今我是罄州女学的教书先生了,茉喜是女学女医,我们姐妹二人,还在这里交到了几个朋友,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万嘉桂听完,也为凤瑶高兴:“我们家凤瑶真厉害,都当教书先生了。对了,自从我们分别后,我也有听你的话,努力在战场上活下来,现在我也刚升职,最近会在罄州待上一段时间。”


凤瑶展颜说道:“真好,我们都好好地活着,真希望战事早点结束,这样我们的未来就安定了。”


万嘉桂经过战争的洗礼,脸上多了以往没有的坚毅:“会的,凤瑶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买,正好趁这段时间,我们去街上逛逛。我刚才在路上听说,过几日这里要办花灯节。”


凤瑶没有拒绝,欣然接受:“好,难得有这么清闲的时候,好好玩一玩,我们叫上茉喜她们一起吧,人多热闹。”


入夜,茉喜一听凤瑶说,过几日逛花灯节,顿时来了兴致:“可以啊,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不如我们逛完再搞个烧烤局,全羊宴如何?”


凤瑶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刚好这段时间很多事情了结了,是该好好放松一下了。二人商定后,茉喜抬脚往外走去,凤瑶好奇道:“大半夜的你还出门?”


茉喜对凤瑶嘻嘻一笑说:“我今晚去吴吟那儿有事,就不陪你了。”随后,身着女装的吴吟在门口探头道:“凤瑶放心,我会保护好茉喜的。”说完,一脸痴笑地看着往自己这边走过来的茉喜。


凤瑶望着二人离开的背影,她看着茉喜将脑袋靠在吴吟肩头蹭啊蹭的,对她们这样也是见怪不怪了,随后自顾自地关上了门,自己会周公去了。


吴吟和茉喜出了女学后门,茉喜被吴吟打横抱起,随后足尖一点,往自己的竹屋飞去。茉喜第一次体会到被人抱着在天上飞的感觉,耳边只听“嗖嗖嗖”地,她不自觉的搂紧了吴吟的,吴吟柔声道:“放心,不会摔着你的,用飞的会比较快。”


茉喜倒也没有很害怕,只是有些不适应:“那下次你能不能提前说一声,你知不知道,对于一个没有武功的人来说,双脚突然离地的感觉,很没安全感的。”


吴吟纵身几跃,便到了自己的竹屋,她将茉喜小心地放下,眼底的笑意晕染开来:“是我考虑不周,惊着你了。”


茉喜轻轻在吴吟胳膊上捏了一下,随后说:“这次就原谅你了。对了,你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慕曌 产粮中(夭念 白首不雨)

第019章 吴吟陈文德联手

吴吟握住了茉喜在自己脸上搞怪的手,眼含笑意地望着茉喜。茉喜随后正式介绍道:“陈将军,这是我朋友吴吟,吴吟,他就是我说的那个一身匪气的莽夫陈文德,陈将军。”


陈文德没想到茉喜是这么称呼自己的,一想,这形容的倒也贴切。吴吟此刻依旧是穿着女装,她对陈文德点了点头:“你就是那个先前要收茉喜做妾的陈文德?”


茉喜一听,顿觉不妙,感情吴吟对这件事的醋劲儿还没过去!忙打岔说:“吴吟,陈将军,我们换个地方聊吧。”说完拉着吴吟的往女学后门而去,陈文德自然是跟在后面。


三人来到后山竹林里,这片竹林一般没人会来。茉喜环顾了一圈,才说道:“这里比较保险,现在可以谈谈正事了。我想,陈将军这次来女学,也...

吴吟握住了茉喜在自己脸上搞怪的手,眼含笑意地望着茉喜。茉喜随后正式介绍道:“陈将军,这是我朋友吴吟,吴吟,他就是我说的那个一身匪气的莽夫陈文德,陈将军。”


陈文德没想到茉喜是这么称呼自己的,一想,这形容的倒也贴切。吴吟此刻依旧是穿着女装,她对陈文德点了点头:“你就是那个先前要收茉喜做妾的陈文德?”


茉喜一听,顿觉不妙,感情吴吟对这件事的醋劲儿还没过去!忙打岔说:“吴吟,陈将军,我们换个地方聊吧。”说完拉着吴吟的往女学后门而去,陈文德自然是跟在后面。


三人来到后山竹林里,这片竹林一般没人会来。茉喜环顾了一圈,才说道:“这里比较保险,现在可以谈谈正事了。我想,陈将军这次来女学,也是为了铁矿图吧。”


陈文德没想到这件事在吴吟和茉喜这里早已不是秘密,也爽快的谈论起来:“茉喜娘子还真是聪明,听你这话,你们是找到这铁矿图了?”


吴吟也接过话:“不知道陈将军要这铁矿图有何用,只是不巧,吴相和明德侯也在找它。”


茉喜理了理思路说:“我先前在京州城和陈将军约定过,要一起扳倒吴朗和钟毓麒,这铁矿图自然不落入他们手里。不过,吴吟又有这个任务在身,所以,我想了个办法,我把这铁矿图多画了几份,这样吴吟好交差,陈将军也能拿到矿脉。”说完,茉喜从袖子里,将之前画好的铁矿图递给了陈文德。


陈文德见茉喜这么爽快,猜她肯定有条件,接过铁矿图打开看了一下说:“茉喜娘子,你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把铁矿图给我吧。”


茉喜望着身旁的吴吟说:“你不是还有事情没完成么,不妨说说看,没准这陈将军可以帮你的忙呢。”


陈文德看着吴吟问:“你姓吴,莫不是吴相的鹰犬吧,怎么会与茉喜娘子的交情这么好?”


吴吟一听陈文德这么称呼她,回道:“我不是他鹰犬,只是他的族侄,暂时替他干点活,不过我更乐意见到吴朗和钟毓麒被扳倒。只是不知道陈将军你,愿不愿意结盟。”


陈文德一听乐了:“呦,你这小子有意思,这是打算大义灭亲啊!说说看,你想要我做什么?”


吴吟唇角上扬,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我母亲现在住在京州城同济堂旁边的一户小院里,被吴朗的耳目全天人监视着,若是陈将军愿意帮我救出我母亲,日后我必将吴朗的罪证送到陈将军面前,与茉喜她们一同去圣上面前揭发,助你洗脱逆贼罪名。”


陈文德将铁矿图收入袖中,爽快地说道:“此事倒也不难办,但你怎么保证你会履行你的承诺。”


茉喜挽着吴吟的胳膊说道:“我可以担保,因为我们三个人,有共同的敌人,就凭这一点。而且吴吟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吴吟侧头望着茉喜的笑容,眼底划过一抹温柔。


陈文德看着腻歪的两个年轻人,不由得来了一句:“行了,不打扰你们了,既然就这么说定了,那我先回去了,这东西拿到了,我就先离开罄州城了,后会有期。对了,那个冯嫣姐弟,我劝你们还是要多注意一下。”说完,陈文德便离开了女学,他的北朔军还在城外等着他。


茉喜见陈文德走后,才问吴吟道:“你今早是去驿站让你的手下给吴朗汇报进度了吧。”


吴吟点了下头,柔声说道:“嗯,眼下钟毓麒得到了铁矿图的消息,大概率是不会来女学了,估计这会儿,正在返回京州城的路上,他多半是去和吴朗见面的。”


茉喜一听,眉毛一挑,望着吴吟道:“难道你还留了后手?”


吴吟眼波流转,随后转头噗嗤一笑,她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走,我们去找孙湘南她们。”说完,牵着茉喜往女学先生们的住处走去。


先生住处这边,沈书墨正和孙湘南正在照料孙景云,孙湘南对姐姐说:“这个冯嫣,真是过分,收受贿赂也就罢了,没想到还有这种歹念。”


孙景云已经把自己这些天遇到的事情,和她们说清楚了,此时,茉喜和吴吟一同走了进来。


看着恢复的不错的孙景云,茉喜上前询问说:“可还有哪里感觉不适,如果不舒服记得和我说,毕竟我是女医。这段时间,孙姐姐就好好休息,你与湘南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放宽心,我们都会帮你们的,是吧吴吟。”


吴吟没想到茉喜点了一下自己,于是应道:“对,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你们二位,只需要保留好那些证据,时机到了,自然会有用。”


吴府,吴朗坐在桌前,手执棋子,自己与自己博弈着,黑白两股势力打得难舍难分,一旁的手下,将罄州城的消息汇报完毕退了出去。


吴朗对于铁矿图正被送回来的这个消息颇为满意:“看来是时候去拜访一下侯爷了,吴吟那小子,总算是将事情办好了一回。只可惜啊,终究是贱婢之子,不然吴家的继承人,还是有他的席位的。”


与此同时,钟毓麒也得到消息,吴朗已经派人找到了铁矿图,他便决定半道返回,去京州城和吴朗商议下一步的计划。


冯嫣得知钟毓麒不会来女学了,一颗想要振兴冯家的心顿时遭到重击,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可是为什么就那么难呢。然而更让她料想不到的是,几日后,官差上门将她和冯铭一起关进了大牢,而幕后之人,自然是吴吟。


冯嫣起初还在一个劲儿的喊冤,可没想到,当她看到递到自己眼前的证据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吴吟带着孙湘南姐妹二人,去刺史大人那里,状告冯嫣非法拘禁,私收贿赂,其弟冯铭滋扰清白娘子。刺史大人原本可以不管这件事,但得知吴吟是吴朗的族侄,只能处理了这件事,不过让他颇为诧异的是,吴吟居然和吴朗这个大奸臣不一样,有着最基本的良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