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刘诗诗

23.2万浏览    6941参与
陆庭予

若曦二穿甄嬛传之甄嬛篇(一)

一觉醒来,我看到屋内熟悉又陌生的摆设,下意识看了看床边的鞋,没错,我又穿越了。

更准确的说,我是穿剧。

因为,这一次,我的名字,叫甄嬛。

马尔泰若曦,是过去的事了。

我不知道是上天看我可怜,又给了我和四爷一次机会,还是在戏弄我。

甄嬛虽然不想入宫,可我却是极想的。

我日日盼着九月十五日,那是甄嬛入宫选秀的日子,我可以见到四爷了。

说来是巧,不管是穿越成马尔泰若曦还是甄嬛,我都要面对选秀的事,可这一次,却没有姐姐帮我善后一切了。

但没关系,我想清楚了,如果注定历史不可变,那么这一次,我不要再为任何人阻隔我们之间的情谊,我只为四爷活着。

终于到了那一日,秀女一波波上御前,或是被留...

一觉醒来,我看到屋内熟悉又陌生的摆设,下意识看了看床边的鞋,没错,我又穿越了。

更准确的说,我是穿剧。

因为,这一次,我的名字,叫甄嬛。

马尔泰若曦,是过去的事了。

我不知道是上天看我可怜,又给了我和四爷一次机会,还是在戏弄我。

甄嬛虽然不想入宫,可我却是极想的。

我日日盼着九月十五日,那是甄嬛入宫选秀的日子,我可以见到四爷了。

说来是巧,不管是穿越成马尔泰若曦还是甄嬛,我都要面对选秀的事,可这一次,却没有姐姐帮我善后一切了。

但没关系,我想清楚了,如果注定历史不可变,那么这一次,我不要再为任何人阻隔我们之间的情谊,我只为四爷活着。

终于到了那一日,秀女一波波上御前,或是被留牌子,或是被撂牌子。

我却比任何人都更要紧张,四爷,我马上就要见到四爷了,他会如何呢?

终于终于,到了这一刻,他让我抬起头来。

按规矩,秀女被选中前不得见天颜,我没办法看到他,即便我努力,我知道他看到我的眼神就一定会认出我的,可是我做不到。

是的,我做不到。

我必须要按照原剧呈现的样子来做,不能违背编剧的意愿。如果是这样,那么我这次穿越,究竟还有什么意义,我又能做什么呢。

他沉默了许久,我能感受到他的震惊,四爷,是我,若曦回来了。

良久,太后开口,“秀女姓甄,犯了皇帝名讳。”

太后也发现了,的确,我曾经跟在康熙爷身边整整十年,又与她的两个儿子关系匪浅,她如何能认不出,又怎么会想我继续留在四爷的身边。

我搬出先帝,果然她不说什么了,她一直对康熙爷耳听目从,自是不再说什么。

“先帝的意思朕明白。”当年先帝把我赐婚给十四爷,始终是他心中的一根刺,如今,他这般说,也是心中一番安慰。

见皇上如此,太后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命我上前,又是泼水又是扔猫。我在御前谨慎度过了十余年,这点小事又如何能为难我。

“嬛嬛一袅楚宫腰,那更春来香减玉消。紫禁城的风水养人,必不会叫你玉减香消。”

他似是对甄嬛的名字发出感叹,可我知道,他这话中包含了多少无奈与苦楚。四爷,放心吧,这一次不管我们之间隔山挡水,我都要只为了你而来。

一边的孙妙青因殿前失仪被罚,他还是如此,对旁人总是……让我想起之前的喜鹊,他为了提醒玉檀,命所有人观看喜鹊杖毙,我心有余悸,与眉庄交谈此事,她倒是宽慰我,也是,如果这一次我还是忧心这个忧心那个而责备于他,那我又何必再期盼着来到他身边呢。

眉庄,倒是很像姐姐呢。

当年马尔泰若曦被四爷在塞外第一次强吻是十七岁,如今甄嬛被雍正帝选入宫也是十七岁。是巧合也罢,命运的安排也罢。

当年你对我说了六个字“既来之,则安之”让我留在清朝整整21年,等我回到现代,才发现,撞我之人与你长的一样。

是你当初把我带到你身边,又留住我,如今,换我为你而来,只为你。

可很快,我就有点生他的气。

在家中几日,圣旨便到了,“莞”,这是他赐给我的封号。当年他也想要册封我,一方面是我抗拒,一方面是事态所迫,我终归是没能成为他的后妃,可如今以后,该是怎样一番光景呢。

宫中的教养姑姑来了,是芳若,她是太后身边的人,我们之前很少接触,只是在先帝与德妃娘娘见面时,才见几面。

可是她说华妃得盛宠,在王府的时候就是专房之宠,甚至胜过了皇后。我心中翻江倒海,来这里这几月,我打听了不少四爷的事,也听说过近几年皇上很少入后宫,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去宠幸华妃,想起当年我为了华妃的是醋了好大一阵子,躲在玉檀的屋子里不回去,如今我离开了,他却是毫无顾忌宠幸华妃。

接着,她说起了皇上过去的事,纯元皇后。

我非常清楚,他在做四阿哥时,就只有一位福晋,后来登基后成了皇后。当年我任性要做皇后,他都不肯,如今又怎么会多出一位纯元皇后,竟还与他有一子。

我离开的这几年,他身上似乎有了越来越多的秘密。

我听着芳若夸赞他的长情,心中却不是滋味,我仿佛预料到了我的未来,没有了九子夺嫡的挣扎,却多了我更厌烦的后宫争宠,如果是我,他该怎么做,如果我不能告诉他是我,那他还会再爱上我吗?

我突然心下有了决定,如果没有我他依然能在这世上当皇帝活的潇洒,那么他是否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再一次爱上我。

我知道我又开始犯纠结,可是我真的没办法接受在我离去后,听得他身边人诉说他的夜夜流连。

芳若还在介绍皇宫之事,我表情越发凝重。如果按芳若所说,如今的皇后能成为福晋继而成为皇后,似乎都是因为她那纯元姐姐的缘故。

我明明记得当年他说过,皇后自幼与他结发,难道在四福晋之前,他还有一段不可说的情,连十三爷都瞒了我?

我心里很想赶紧入宫,赶紧打听清楚,纯元皇后到底是谁。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和陵容便分别坐了轿子进宫。

轿子摇摇晃晃的,我坐在里面,反复想起芳若的话,华妃无子嗣,在皇宫里最要紧的就是子嗣,实在没有皇子,公主也好,否则,一辈子无所依靠。

我想起了我失去的那个孩子。

她在我和他全部的期待和希望里离开了,我能重新回来,那我那孩子,她可还能再有机会回到我和他身侧,若有机会,若上天垂怜,我一定一定好好爱这个孩子,必不会叫她再似从前那般,总是见着阿玛与额娘的争吵。

孩子……

在回过神来,已经在宫中了,我走在熟悉的宫道上,看着这熟悉的地方,依旧是当初的光景,什么都没变。

身边的流朱嘟囔着,“怎么越走越冷清了。”我自是知道,怕是还没进宫,我的这张脸,早已让这座宫廷翻了天,后宫他的那群嫔妃,怕是再也不想有第二个马尔泰若曦霸占着她们的皇上了。

既然怕,当然就会有人暗中操作,让我离他越远越好,这倒遂了我的心意,为着纯元皇后和华妃,我暂时不大想见他。如果他在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当真是处处留情,那我与他不相见也好!

总算到了寝宫,我抬头望着“碎玉轩”三个字沉思良久,是巧合还是有心为之,当年去时,我在十四爷的亭子里赏花,隐约记得,那亭子便取得“碎玉”之名。

“因为这后边有梨花,开花的时候特别好看,所以叫碎玉轩。”身边的太监向我介绍着宫殿名字的来源。

是啊,我曾经最向往的,就是和心爱之人春日赏花,该有多难呐。

三日后,是新入嫔妃见皇后的日子,终于,我要去见他的那群妻妾了。

景仁宫里,一众女人站在两侧,向皇后请安。里面我曾经认识的,不认识的,我叹了口气,如今,我就要过着与妻妾争宠,需要他翻牌子才能得见的日子了,这不就是我以前最怕的吗。我甚至怀念起以前被他放在养心殿的日子,不必在他的后宫中费力周旋,没有人敢去打扰我。四爷,我为了你,连这都不畏惧了,你可千万不要忘了我才好。

皇后娘娘一如既往的端庄又尊贵,我与她之前打过几次照面,我知道她的,她愿意来劝我与他之间的事,当真配得上一国之母的称号。

华妃姗姗来迟。

我瞧着她那声势浩大的张狂模样,不禁暗暗皱眉,四爷最不喜人跋扈,当年在王府里,府上从上至下都安安稳稳本本分分,怎得这些年到让华妃如此不羁,是年羹尧的缘故吗?只怕还有他自己的有心娇纵。瞧着她对皇后不敬的模样,我心下更冷了几分。当年他明明对皇后赞许有加,我为此还酸了许久,如今,他真是变了吗?

正想着,听到齐妃询问华妃来迟了的原因,被华妃一句昨晚陪皇上晚了,皇上不让起的早噎了回去。

我心中暗叹,这齐妃也是过去王府里的老人了,她是三阿哥的生母,现在看来,这三阿哥打小就脑子不好使,全随了他这额娘,我不让承欢和三阿哥走的近,看来是正确的,小时候就乱射箭,大了就乱说话。

想到那箭,又回忆起了当年同明玉在一起时,他与十爷一起挡箭之事,那支箭被我收藏许久,如今怕也是不知何处了。可想到了十爷他们,我摇了摇脑袋,不能再想下去,之前不是已经印证了吗,历史不可变,我的挣扎,只是加剧了历史的进程,这一次我不是为了他们来的,就不要再去想他们的事,结局不可逆。

只是,华妃似乎猖狂太过。我与眉庄、陵容回宫的路上,同夏冬春发生了口角,那夏冬春自选秀之日就甚为跋扈,我自是知她在宫中活不长久,皇宫是最需要人小心谨慎之处。却不曾想,她竟去的这样快。一丈红,华妃这样狠厉,似乎与他并无二致,我回想起他曾经蒸死玉檀,赐死李公公,杖毙喜鹊,将张千英做为人彘。种种件件,当年的恐惧重上心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夏冬春的事还未被消化,我们三人又遇上了被投入井中而亡的宫女,我亲眼见着那被泡涨了的尸体 吓得几乎难以直立。

是啊,我忘了,我被与他再次相见的喜悦冲昏了头脑,竟忘记了,这皇宫是吃人的地方。过去我跟在圣祖爷身边步步惊心,却得他欢喜,终日只是担心身边之人的安危。后来他登基,我虽是与他为了身边人争吵,却从不担心自己,我是皇帝的心上人,除了我敢给他撂脸子,谁敢来害我呢。可是如今,如今我只是这皇宫之中最普通的一介嫔妃,他会如何待我我不知道,可我注定不能像过去那样平凡度日,华妃已经注意到我了,若得皇上恩宠,势必引来以华妃为首的后宫嫔妃的不悦,陷害与阴谋也会接踵而来,他未必会像从前那样护我,若是不得他的心,那这宫中之人惯是捧高踩低,当初有那么多人保我,在浣衣局还是被张千英欺负,如今我孤身一人在这龙潭虎穴,别说与他相认,不知那日便会身陨。

我怎会,怎会把自己放到这样一个处境。

我该直接告诉他我就是若曦吗,他会信吗?即便会信,他待我又能像从前吗?来宫中这几日,我从没听过关于马尔泰若曦一个字的传闻,仿佛这宫中从没有过这个人存在。

是啊,最后我们是闹翻了后我离开皇宫的,最后一面,他甩开的我手叫我不要碰他,临去时,我明明写了信求他来见我最后一面,撑着最后一口气,坐在椅子上日等夜等都没等来他。

他是恨我的,所以我走后,宫里再没有半分我的痕迹,一个我曾经认识的宫人都没有了。来到这里第一次我想退,却发现无路可退。

我恍惚回到寝殿,槿汐他们正想尽了法子寻我,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只是高兴的叫我预备着侍寝。

不,不能,我不能见他,也许之前说不见只是赌气的话,可现在,我绝对不能见他。

我到底是谁,我该如何做,这一次,谁又来教教我。

我每日恹恹的,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可屋漏偏逢连夜雨,我意外发现寝殿外那棵海棠树下有恙,命宫人挖出了一坛子香料,那香料味道极冲,引得大家一阵嘘声,我随口糊弄了他们,不许他们将此事说出去。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可我知道。在宫中这么些年,我虽不与后宫打交道,却也隐约得知,宫中女子最忌讳麝香,易滑胎,联想到小产的芳贵人,心中明了。

我想了很久,做了决定,命浣碧寻了与甄嬛关系交好的温太医来。

没想到我在宫中待了21年,如今到了用人之际,还是要依靠甄嬛的关系,心中唏嘘不已。

他替我把了脉,说我似乎收到很大惊吓,我想起很多很多年前,每次太医替我把脉,总会说一句我的身体皆因忧思恐惧太过,难道这一次我还要重蹈覆辙吗,那我再来这一遭,又有什么意义。

温实初信誓旦旦向我许诺,不,应该是甄嬛,“永远事事以你为重。”

永远,说来简单,可谁又能真正做到,当年八爷与我的海誓山盟没能实现,后来我与四爷的坦诚相待也未走到底,永远二字,对我而言,像极了讽刺。

我求他帮我装病,让我不必侍寝。

很多很多年前,我也曾这样做过,那是多久以前啊,八爷和他还没有针锋相对,太子还没有被二废。太子看中了我的身份和身上的蒙古利益,向圣祖爷求娶我,那时候的我虽然无助,可是却有一群人帮我,十四爷气的拔脚离去,八爷和四爷他们一起联手上奏扳倒太子,我就是在那个时候,选定了四爷作我以后的依靠。

说来可笑,如今,我这般孤立无援,怕得竟是去见我心爱之人,求的是与我毫无干系的外人。我原是不能直接跑到他面前,大声诉说我无尽的想念与恐惧,反而在不相干的人面前止不住地道尽恐惧,因为这份恐惧来自于他的宫廷,来自于他。

病着的这些时日,皇后身边的剪秋来看过我,不知是否是我多心,她字里行间并无善意,明知我因心悸而病,却还告诉我夏冬春已残,明知我与眉庄关系好,还专门告诉我我病了让她落得侍寝的机会,好似挑拨之意。

我想了良久,觉得大约是我想多了,皇后不会这样的。

听说这个月皇上只来了后宫七次,三次是歇在了华妃处,他当真那么喜爱华妃吗?

没多久,年羹尧便接任抚远大将军,我心中淡淡,是因为华妃才任命年羹尧,还是因为年羹尧才宠幸华妃呢,我已摸不准他的想法。抚远大将军,上一位抚远大将军王,还是威风凛凛的十四爷,一转眼,他就成了阶下囚。有十四爷当年打下的胜仗,只要那年羹尧不是个废物将军,这一仗自是能赢。

还没顾得上这些,宫里接二连三的开始出事。是我大意了,从前做女官时还记得拉拢这些个宫人的心,如今心中有烦闷,竟将此事忘却。草草打发了那些有离心之人,碎玉轩里只剩下槿汐、小允子一干宫人。我不知道留下来的是否真的忠心,也怀念起曾经身边那些唤过我姐姐的人。玉檀的下场我已不愿再提,王喜知道那么多秘密,估计也不在世上,还有芸香,我虽与她不如玉檀那般亲近,可我们也相处了十多年,她如今在哪里了,可被放出宫,可过的还好。

我长长叹了口气,明明来到这里说好的,不再挂念过去,可来到熟悉的地方,又如何能不忆起过去最熟悉的人。

沐辰生活分享
女人脾虚雌激素不足老的快!这样吃,皮肤白嫩如少女!
女人脾虚雌激素不足老的快!这样吃,皮肤白嫩如少女!
绿黛裙子💚

刷屏感觉会被骂哈哈哈哈

刷屏感觉会被骂哈哈哈哈

庆庆

小说里的温柔白月光就是她吧!

小说里的温柔白月光就是她吧!

陆庭予

假如真的若曦看若曦的一生

我死在了十三岁那年的初夏,滚下楼梯后,便发现自己和身体分开了,我想这就是灵魂吧。

可没多久,我的身体又活了,因为那里面住进去了另外一个灵魂,一个来自三百年后的灵魂,她比我大了整整12岁。

我很愤怒,我觉得是她抢走了我的身体,是因为她我才不能活着。

我终日游荡在她的身边,想着有什么法子能把她从我的身体里赶出去。

可慢慢的,我发现,她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她也并非是自愿来到这里,也找尽了各种想回去的法子,却无疾而终。

姐姐和巧慧怕她重蹈覆辙,总是把她看的死死的,生怕她再出一点危险,尤其是巧慧,好几次我都觉得她要走了,又被阴差阳错留了下去。

姐姐不知道现在的若曦不是我了,她对待那个假若...

我死在了十三岁那年的初夏,滚下楼梯后,便发现自己和身体分开了,我想这就是灵魂吧。

可没多久,我的身体又活了,因为那里面住进去了另外一个灵魂,一个来自三百年后的灵魂,她比我大了整整12岁。

我很愤怒,我觉得是她抢走了我的身体,是因为她我才不能活着。

我终日游荡在她的身边,想着有什么法子能把她从我的身体里赶出去。

可慢慢的,我发现,她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她也并非是自愿来到这里,也找尽了各种想回去的法子,却无疾而终。

姐姐和巧慧怕她重蹈覆辙,总是把她看的死死的,生怕她再出一点危险,尤其是巧慧,好几次我都觉得她要走了,又被阴差阳错留了下去。

姐姐不知道现在的若曦不是我了,她对待那个假若曦依然很好,从她醒来就一直温声细语地安慰她,我在一旁看了非常生气,这是我的姐姐!

尤其是,姐姐那么好,对她也那么好,可是她偷偷地说姐姐懦弱无争。她哪里知道姐姐的事!

八爷抢走了姐姐的幸福,凭什么还要姐姐对他有好脸色!

我气的在一旁想打她,可不管怎么努力,都碰不到她的一丝一毫。但也许我与她用了同一具身体,她心里想的什么,我却是全都能听到。

在这个世界上,我谁都不在乎,可是我只喜欢姐姐,额娘走后,阿玛身边有那么多姨娘,我脾气大,没有哪个姨娘是真的对我好,她们巴不得我赶紧消失,可是只有姐姐对我好。

姐姐嫁到京城,我哭了许久,这世上再也没有人对我好了。

我原本以为姐姐会和青山在一起,然后我就可以时时见到姐姐,可是事与愿违,一道圣旨,散了姐姐与青山的情,也割断了我与姐姐之间的联系。

皇上要选秀女,我在名列之中,我在家发了好大的脾气,皇上毁了姐姐的幸福,如今也要毁了我的。阿玛没法子,只好把我送到了姐姐身边,让她教养我。

能回到姐姐身边,我特别开心。

可是姐姐因为青山,从来都不待见八爷,我因为姐姐,也不待见八爷,来到八爷府三个月,我一次都没见过他,反倒是八福晋的妹妹,郭络罗明玉,天天跑过来找我的茬,我觉得她有病,于是总和她打架,摔下楼梯,就是她的杰作。

所以,虽然这个假若曦抢了我身体,在共同对付明玉这一点上,我还是非常满意的,她可不愧是来自三百年后的人,欺负人的点子一个胜过一个,也算是为我报了大仇。

行吧,看在她对姐姐还不错的份上,我勉强原谅她抢走我身体这个事实,不过有机会,我还是要把身体抢回来的!

可是慢慢的,我发现她放弃了这个想法,她不打算回去了。

你不想念你的父母兄长了吗?你不抬头看看天空了吗?你不怕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了吗?你不担心你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吗?

我对着她嗷嗷一顿质问,可惜她听不见。她听到的,全是四爷的什么“既来之,则安之”。

我真的是很烦,别人家的事关你四阿哥什么干系,干嘛要多管闲事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别人说的话她都不听,唯独四爷说的话,她总是在心里酝酿许久。

也是,她知道了结局,知道四爷会登基,未来皇上的话,总是有一定道理的。

可是她不走了,我该怎么办啊?

我每天在她身边晃啊晃,总想着有个意外发生我就能回去,可惜了,我身边可没有一个未来的皇帝能指导我一二。

这个假若曦也真是神气,我来贝勒府三个月一个爷也没见过,她来着不过半月,能见着的都见了,大家还都蛮喜欢她,就连嫡福晋都听说了她的名号跑到姐姐这里找事。

我真是心累,就算你觉得这里无聊,但是能不能不要顶着我的脸我的身份去到处给姐姐惹事啊!

虽然这话由我来说也没什么说服力,但是看到姐姐被为难,我真的很生气!

但下一刻,我就不得不佩服她了,她居然敢伸手打嫡福晋,还把她的头磕破了,我在一边惊得说不出话,紧接着就指着她大笑起来,论打架这块,我是输了的,不然也不能被明玉推下楼梯,如今,这假若曦也算是替我们姐妹俩报了大仇,看在她替姐姐打架的份上,我对她的讨厌就再减少一分吧。

其实我自己明白,如果没有她,马尔泰若曦就已经死了,摔死在那次的楼梯下。

郭络罗家在京城势力强大,她姐姐又是八爷府的嫡福晋,我阿玛虽是一个将军,可天高皇帝远,又能如何呢。等他知道他的小女儿被害死,怕是早已被郭络罗家掩埋了一切真相。

到那时候,最可怜的其实就是姐姐,她如何能面对在八爷害死青山后,我又被八爷府的人害死的事实呢。

罢了罢了,这具身子就勉强先借给她用着吧。

她也并非那般无耻,好几次她都要和姐姐坦白了,临了又咽了回去,她怕姐姐不信,我也不想姐姐知道,如今姐姐最多觉得我性子变了,可若是知道我死了,天天在她面前晃的是外人,她该有多伤心呢。

为了姐姐,马尔泰若曦,你就好好当马尔泰若曦吧。

紧接着,她就又干出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来。十爷生日,她和明玉格格打架,双双落水,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也一战成名,有了“拼命十三妹”的称号。

这下可真解了我心头之恨!我与郭络罗家两姐妹,誓不共戴天!

意料之外的是,八爷看上了假若曦,这事实在是超乎我的想象。

一方面,我为了姐姐和青山之事,确实讨厌八爷,可另一方面,嫁给八爷,她就能永远在姐姐身边陪伴姐姐保护姐姐,一时让我难以抉择。

她似乎也很犹豫,她明明是被八爷的温文尔雅打动,却又碍着姐姐的情面,还有八爷的结局……这也一直是我担心的事。从她那里,我基本上知道,最后登基的是四爷,八爷的结局不太好,那姐姐到时候又该如何呢。可她与八爷那边的人,四爷那边的人关系都很好,我希望她能好好把持这其中关系,保护姐姐,也算是报了我这具身体的恩了。

很快就到了入宫的日子,她因为八福晋吃醋,阴差阳错被安排在了皇上身边奉茶,八爷为此生了好大的气,许多日子没理八福晋,瞧着八福晋日日在府中翘首以盼的样子,我心中暗爽。我虽不喜八爷,却也是见不得八福晋与他恩爱有加的。

不过,这假若曦因为知道四爷是未来的皇帝,总是对他的事上心,搞得人人皆以为她与四爷关系不一般,可是很明显,她这会儿正对八爷上头,没一点心思留给四爷,哪怕他用强也不行,不愧是马尔泰若曦啊!

说实在的,这假若曦对待八爷是真的好,她知道史实,知道结局,知道如何做才是真正的趋利避害。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没股脑的爱上了八爷。

她一边想救自己的爱人,一边又遵从着历史,她很矛盾,我在一边看着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替她抉择。

终于,在玉檀的劝说下,她下定决心,给八爷写了一封信,提醒他不要与废太子抢太子之位,可终归没能将这封信送到八爷的手中。这是她第一次妄想因为自己的身份去改变历史,拯救自己的爱人,也是唯一一次,无疾而终。

或许这一切就是历史,看似阴差阳错,却冥冥之中自有定义。

第二场去草原上,她真正与八爷定了情。

她完全陷入了这段感情,大约是远离了皇宫,没有了勾心斗角,也没有了步步惊心,她可以放下身份,完完全全只和面前的人相爱相识。

虽然,她其实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不能忽视四爷的存在。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便到了要回宫的日子,她又不得不记起短暂忘记的身份、皇位。

她妄想用自己的这份情爱,请求自己面前的这位爱人,不要再去争夺江山,可惜,她低估了一个皇子心中的虎视眈眈。

八爷从一个无名小卒到如今人人赞誉的八贤王,付出的多少努力是她不曾见过的,他不可能为了任何人去放弃自己多年的经营,更何况,他在局里,满心都是自己会赢,怎么可能料到手握最大赢面的自己,最后会输的一塌涂地,美人与江山,这本就是可兼得之事,若曦此番在他眼中,只不过是无事生非罢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若曦不肯与他一起努力,赢了他们可以携手共看江山,输了他们便一起赴死。

生死与共该是多深的情爱呢,谁能真的愿意为了对方而不惜放弃生的可能。何况,她本就是一个知道结局的局外人,又怎会如飞蛾扑火般,义无反顾选择死亡。

不只是同生共死,相爱时,他们之间只有彼此,可一旦成婚,她就成了侧福晋,要顾及府里的那么多人,尤其是八福晋,总是那般耻高气昂,她那样心气高的人,如何能在别人面前做低伏小,整日整日为了八爷在府邸里争风吃醋,那时候,感情又能剩多少呢。

此番,为了弘旺闹姐姐的事,他俩就大吵一架,八爷明显不是无条件帮她的,那么,久而久之,想来,他们之间,也不会如草原那般美好。

于是,她很干脆,放弃了这段感情,她不要在感情中迷失自己。

我很佩服她的这份果敢,如果是我,我想,我会直接嫁给了八爷,然后与姐姐日日生活在一起,哪里还想得了这么多。

她与八爷分开那天,送给了八爷一份大礼,叫他提防四爷一行人,很明显,她因为自己心中的那份偏爱,向心上人泄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就像是科考时,向考生透漏了题目。这件事除了她自己,就只有整日在她身边游荡的我知道了。

她也算没有辜负这份纯粹的情爱。

我眼见着分开之后的她日渐憔悴,明明刻意避着,又总想从别人口中得知一些关于八爷的消息。

她的这些心事不能告诉任何人,我倒想让她知道有个我的存在,让她可以倾吐。不过还好,玉檀总是陪着她,她还能稍微宽心些。

姐姐来了,她知道若曦和八爷分开之后,来看望她。

我感受到姐姐对这段感情的消散有很多遗憾,或许,在她心里,八爷不可原谅,但也必须承认,他是一个极好的人。可她更愿意尊重自己妹妹的选择。我在身边叹了口气,大约就如同她想的那样,即便是嫁过去,也不过是又多了一个伤心人罢了,那个时候,姐姐只怕会更后悔自己当日的劝说。

十四爷又怒气冲冲地来质问,我和她一样烦得要死,这个十四爷,他是不是没有脑子啊,自己不和亲哥哥搞好关系,天天管人家的感情是怎么回事,人不大,天天想管的东西不少,以前就是,明明自己想和若曦玩才天天蹿到八爷府,来了就念念叨叨,一堆的大道理,就像以前阿玛府里的管事嬷嬷。

我对着他的脸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反正他也看不见。

大约十四爷来闹她的事,八爷都知道。反正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之间终于平静下来后,八爷自己说的,还顺势问了她关于提防那一串人名的事,她倒是老实,什么都据实说了,我在一边却有些生气,这么快就忘了当初的山盟海誓,满心剩下的还是皇位的争夺,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不过还是政治利益,当初他还承诺自己争夺皇位后叫她做皇后,想来也不过是哄人的话,虽然若曦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我当时可是很感动的,也是,他怎么可能放弃郭络罗家的势力,转头力捧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将军之女呢。

这样来看,分开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很快又到了去塞外的日子。我有些担忧地望着她,怕她去那会想起一些过去的事。

她的确也不想去。

不是为了怕自己触景伤情,而是因为敏敏格格。

上一次去草原她不仅与八爷定了情,还帮忙藏匿了十四爷,这样胆大的行为,我都忍不住替她捏把汗,这一次,十四爷一去,可不就是穿帮了。这样一想,我又有些怨念对十四爷。

没想到的是,他还火大得很,明明知道若曦害怕,还一脸的不耐烦。我在一边气得要死,早知道当时直接告发他好了。

她倒是比我平静的多,只是担心的冒汗,并没有什么怨言。还好十四爷还算个人,当口上跑出去避了避。

只是不曾想,十三爷拒绝敏敏,敏敏发现十四爷之事是若曦骗她,十三爷不问缘由只是维护若曦,几件事压到了一起,敏敏格格一下子情绪上来,直言要告诉皇上。

我知道,这件事一旦告诉皇上就全完了,心里不由得替她揪了起来。她不能出事,她还要替我照顾姐姐,我这样告诉自己,全然没觉得其实我早已接受了她已经是马尔泰若曦的身份,并每天与她共喜同悲。

好在,最后是以赛马结束,敏敏格格放了大家一马。

我看到若曦为了赢,拔下头上的簪子刺向马身,她为了保全大家,这样不顾一切,也明了为什么大家都愿意和她一起玩。

似乎就是从这次起,十四爷没那么讨厌了。

虽然他嘴里的话还是一些老谋深算的政治利益,让人听得只想捂耳朵,可是他却不再像以前那样按照自己的心意,拉着若曦就是一通说教,他愿意去理解若曦了。

他是在父母关爱下长大的孩子,与我们都不相同,心里想的什么总会心直口快吐露出来,相比于他,四爷的内敛,也大多是因为自己幼时缺失父母关爱,两个性格如此不同的人,的确是很难在一起相处。

这一次的草原之行,若曦用一场红梅舞结束了敏敏格格与十三爷之间的懵懂,所有人感叹表演者那晚美得动人,只有我看到了一个人,他的目光始终围绕着的不是敏敏格格,而是这场晚宴的筹划者。

四爷。

他望得出神,我却从他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不一般的情谊,他是真的对若曦动了情。

此番也算是误打误撞,若曦只因他是未来皇帝对他多有照顾,可在外人眼中,她对四爷动了心思,四爷自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却未曾想,一个是别有用心,一个却是上了心。

她自然是不知道这一切的,她的心思全在敏敏格格身上,“自此以后你见了白雪红梅,只怕总会想起敏敏吧。”殊不知,她自己也早已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回宫没多久,便传来噩耗,太子要娶若曦。

所有人都为她担忧,她自己也愁得病倒了,太子的确不是什么良人。当初蒙古王爷送给她玉佩,一是真的喜欢她,二也是看出了太子对敏敏格格有意,故而靠玉佩转移了太子的目标。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中滋味五味杂陈。她在这宫中这般玲珑剔透,却还是处处被算计。

每个人都来说她早前不听劝,不早早为自己打算,如今,跟谁不都好过跟太子。我不耐烦听这些话,道理是道理,他们没有跟着若曦有过相同的处境,哪里会明白她心中的苦楚。

只有四爷抓住了她的手,仿佛溺水之人最后的浮板,釜中游鱼迎来了当头暴雨,她有了希望。

我私心里是觉得跟着四爷比别人要好的,回忆起过往,他从一开始就最懂她的想法,能看出来她大街上跑到马下是为了求死,知道她虽为了十爷婚事发疯却绝不会看上十爷,知道她终日忧思,心中之事繁多。也许就是因为懂,所以她在四爷面前也总是最真实的自己,从来没有小女孩的烂漫,他俩总是说一些正经的话,告诉他自己为了生而求死,告诉他自己并不是自愿来到这里,告诉他自己向往的是自由,而不是后宫女人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很久很久之后,十三爷被幽禁,她被罚跪,那时候大家才知道她终日忧思,导致身体不好,可是我却记得,在他们刚在一起没多久的时候,四爷就告诫过她,不要总是忧心那么多事。他总是早所有人一步,看懂她。

哪怕就是他做了皇帝,面对她的无理要求,也会耐心向她解释,她不能做皇后,自己也不能不宠幸年妃。甜言蜜语是用来哄人的,她需要的只是坦诚。

她是因为四爷的坦诚才打开心门,她知道四爷心中一定是想要皇位的,她问,只是想知道他是否坦诚。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建立,其实就是在一次次试探然后得到满意的回应后拉近的。

可是她的坦言相告,也自始至终只是四爷一人,从一开始,她就不是一个单纯活泼快乐的小姑娘,她心中藏着秘密,只让四爷知道了。

也许她把四爷当作救命稻草只是因为他是最后的赢家,众多皇子中,他是最好的选择。

可我就是知道,她和四爷与她和八爷之间的相处是不同的。

八爷身边的人总会向她打听皇上的心意,可是四爷从来都没有,他告诉她皇上疼爱她是因为她没有卷入任何一方,只是单纯地照顾皇上,所以她千万不要管皇子之间的事。

一个想拉她入局,一个教她如何安身立命。

喜欢上四爷,情理之中。

我眼瞧着她与四爷在一起后,眉眼间多了些欢笑,仿佛回到了她刚来八爷府时候的模样,她不必忧心以往那些事,更不必担忧以后与他的一众福晋之间的相处。

她本就是因为求四爷救她才同他走到一次,原本也没有什么感情的寄托,不过是后来一步步陷入其中。

即便是后来,他成为皇帝,他们整日整日在一起,他的一众后妃也没有一个来打扰过她,他总是把她保护到最好。但又或许是他总想把她保护好,却总是被八爷的人反复打扰,才形成那样的一个死局。

我从来没能料想到他们之间的结局是那样的。

哪怕十三爷替四爷顶罪被幽禁,他们分开,哪怕皇上赐婚她与十四爷,而她抗旨被贬入浣衣局,我都没想到,他们会以那样惨淡的结局收尾。

明明可以相守的两个人,却只能天各一方。

谁又能想到呢?

为了四爷抗旨的若曦又能想到吗?

如果当时她知道,即便抗旨被打了板子,贬入浣衣局为太监洗衣八年,最后还是选择嫁给了十四爷,她是否会遵从这道圣旨呢?

一切总是不如意。

后来的十四爷其实是个很好的选择,他开始学着懂她,记住她说的每句话,试着理解她的思想,从开始的为了八爷来找她,到后来的为了看她而看她。

记得她爱吃芙蓉糕的十四爷我喜欢,雨中罚跪给她送吃的的十四爷我喜欢,替她去皇上面前恳求她所求的十四爷我喜欢,得知她长期忧思恐惧太过落下病根而着急的十四爷我喜欢,每每看她皱起眉头就开始担心自己说错话惹她忧思的十四爷我喜欢,在她被贬入浣衣局他一次次完胜归来总是求皇上放过她的十四爷我喜欢,明知道她抗旨是因为不想嫁给自己可还是用一身战功换来一道可以娶她的圣旨的十四爷我喜欢,得知她跟在四爷身边并不如意告诉她自己能带她离开皇宫的十四爷我喜欢。

我眼瞧着十四爷从一个莽撞的孩子成长为稳重有担当的模样,我心里最明白,皇上为她深思熟虑选了一门最好的婚事。

一切只是我喜欢,她并没有。她满心满心里装着的,都只是四爷。

即便是分开,她也不许他忘了自己,看到他和福晋鹣鲽情深,心中暗暗吃醋,他舍身挡箭,她感动的一塌糊涂。她从来没有后悔过抗旨,如果连她都嫁给了别人,那么从小就没有父母爱又失去了最好的兄弟的四爷,就什么都没有了,上天对他过于残酷。

甚至,她为了他欺骗所有人遗诏之事。

那位把她当作女儿一般看待的帝王,她终究是辜负了。

没有人知道她的内心有多煎熬。那高高在上的皇帝,从一开始为她谋划的婚事,就是自己最看好的儿子啊,在皇帝心目中她本该成为高高在上的主子的。

爱之深,责之切。浣衣局的八年,在皇上深感自己生命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想起了她,如果不管她,那么将来她始终都是浣衣局的贱奴,他给自己的想念找了个台阶,说自己想吃糕点了,顺势把她叫回了身边。

皇上身边的女官和浣衣局里为太监洗衣的贱奴,终归还是不同的。

可就是这样,她还是为了自己的心上人,第一个跪在地上称呼皇上万岁。

所以她后来与四爷日日相守反而多了忧思与恐惧,会不会就是上天的惩罚。

明明是两个坦诚相待的人,为什么在身份发生变化之后,一切都变了。

身边伺候的人反而成了眼线,时时刻刻要防备着,自己想要见的人也需背过她们才能交谈,说话需转三道弯,切不可被人听了去。

她原来有一日会这么防着他。那么,这么多年受的苦又是为了什么呢?

两个人之间明明什么都没发生,却从住进养心殿的第一天就变了。

或许十三爷说的对,即便是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变,可是身份变了,一切都不同了。

她心中念念的是当初那个外冷内热的四爷,可待在身边的是如今杀伐果决的雍正皇帝。

他记得自己这些年受的罪,甚至连若曦与十三爷的那份都一并记着,这么些年的蛰伏,只是为了这一刻的加倍奉还。

可十三爷不在乎了,她更没有在意过。

在她心里,他针锋相对的那些人,只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亲人,她来到这里无依无靠,孤身一人,是这些人撑起了她原本无依的时光。

她可以为十四爷拼了命的赛马,也会为了十三爷跪地求情,因为在她心里,大家都是一样的,没有派系的不同,她怎么能看到自己最爱的人伤害自己最亲的人。她越想救他们,就越刺激他,他就对他们越狠,成了一个闭环。

我在一旁替他们看的疲累,他们两个人,没有一个肯退让,都在坚持心中所坚持的,如此的针锋相对,感情又能存下几分。

“我从九弟那里知道了一件稀奇事。”

“皇上如今如此恨我们,除了多年来皇位相争的敌意,大概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就是因为当年王爷设计他不成,却让十三弟被幽禁,逼得他多年来小心翼翼。”

“这件事可笑就可笑在这。”

“当年有人不止一次特意提醒王爷,留心皇上,还说出了一长串的人名。”

“如此说来,皇上好像恨错了人。”

“始作俑者另有其人。”

八福晋的话句句扎在她的心上,每个字都似一把利剑,向她毫不留情地刺去。

我们都忘了,忘记当年她真的爱过八爷,为了改变他惨败的结局,她一次次做出尝试,如今都成了错。

我看着面前高高在上的八福晋,他们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来打扰她,或许我是真的明白了四爷的做法,赶尽杀绝才能保护住她。

这个世上,只有她还能一次又一次不畏惧地想法子救他们了,可是他们并不感恩,也不满足,只记得伤害她才能间接地伤害到如今的皇上。

真正将她视作朋友的人,其实并未打扰过她,只是这些不相干的人,借着当年的一丝丝情意,处处来寻。把一切的矛头起源都指向她,明知道她心中最最牵挂的是所有人都好,却告诉她是因为她,这群皇子之间才会如今矛盾林立,那么他们的欲望算什么,当年所说的成王败寇又算什么。

我不知道我如今对八福晋的敌意依旧是来自姐姐还是已经为了她,姐姐临去的时候,她依着自己身份,替姐姐求来了一辈子想要的休书,让她不会抱憾离去。那个时候我便彻底明白了,也许,让她替自己来做马尔泰若曦才是最好的,至少这封休书是我自己求不来的。

可看着她一日日憔悴,一日日忧思更甚,她还能坚持多久呢?

我记起当年她初见八福晋时,八福晋说的话,你们姐妹俩只是长得相像,品性却完全不同,一个孤僻, 一个浮躁。如今再有人见到她们,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感叹了,那明媚如花的小姑娘,最终还是不见了。

巧慧说的对,皇宫是吃人的地方,把好好的一个人变成了这样。

如果当初那道赐婚的圣旨是在她还没有选定人做自己未来的依靠时就颁下来就好了,她可以无忧无虑地待在一个什么都愿意尝试着去满足她的人身边。

如果当初赐婚的旨意是四爷就好了,在府邸里,没有人可以打扰到他们,皇位、派系、兄弟相残,这些都不会横在他们中间,他们可以如她所愿,春日赏花,夏日游湖,秋日策马,冬日围炉,没有了忧思与恐惧,可以一直相伴到老。

可惜,她最后因为心中那份放不下离了宫,当年的那道圣旨,在隔了这十几年后,还是遵从了。

她同姐姐一样,最后都是穿着心爱人喜欢的衣服离去的,只是一个带着等不来的遗憾,一个带着去重逢的期待。

我没能再见到她。

佩佩票务
刘诗诗 礼盒一套

刘诗诗 礼盒一套

刘诗诗 礼盒一套

小熊日记🐻X.X

《兄妹降妖记》“所有伤害我哥哥的,都要马上消失”

《兄妹降妖记》“所有伤害我哥哥的,都要马上消失”

果果-guoguobxbx
刘诗诗 礼盒一套

刘诗诗 礼盒一套

刘诗诗 礼盒一套

Miss璐小姐

刘诗诗


代表作:《步步惊心》、《仙剑奇侠传三》、《轩辕剑之天之痕》、《女医·明妃传》、《怪侠一枝梅》、《醉玲珑》、《亲爱的自己》、《流金岁月》

刘诗诗



代表作:《步步惊心》、《仙剑奇侠传三》、《轩辕剑之天之痕》、《女医·明妃传》、《怪侠一枝梅》、《醉玲珑》、《亲爱的自己》、《流金岁月》

明星爆料客
漫天的雪花,因为有刘诗诗的衬托,更加美丽
漫天的雪花,因为有刘诗诗的衬托,更加美丽
PS星星爱p图
快速抠图小技巧,你确定不了解一下吗?
快速抠图小技巧,你确定不了解一下吗?
佩佩票务

龚俊工作室礼盒一套

杨洋工作室礼盒一套

陈飞宇工作室礼盒一套

赵丽颖工作室礼盒一套

刘诗诗工作室礼盒一套

王源工作室礼盒一套

朱一龙工作室礼盒一套

龚俊工作室礼盒一套

杨洋工作室礼盒一套

陈飞宇工作室礼盒一套

赵丽颖工作室礼盒一套

刘诗诗工作室礼盒一套

王源工作室礼盒一套

朱一龙工作室礼盒一套

果果-guoguobxbx

龚俊工作室礼盒一套

杨洋工作室礼盒一套

陈飞宇工作室礼盒一套

赵丽颖工作室礼盒一套

刘诗诗工作室礼盒一套

范丞丞工作室礼盒一套

龚俊工作室礼盒一套

杨洋工作室礼盒一套

陈飞宇工作室礼盒一套

赵丽颖工作室礼盒一套

刘诗诗工作室礼盒一套

范丞丞工作室礼盒一套

明星爆料客
女星哭戏:杨紫、谭松韵、热依扎、宋祖儿、周冬雨、刘诗诗、任敏
女星哭戏:杨紫、谭松韵、热依扎、宋祖儿、周冬雨、刘诗诗、任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