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刘雅

426浏览    7参与
居里霧

取代计划1

【雅漾】


你是否曾想过,那个她,其实根本就不是她。


-----

“赵让哥哥,看清楚哦,我是雅雅”  眼前女子原本模糊的脸,刹那间变得清晰可见。只见少女脸上有着一道道宛如蜈蚣般歪歪扭扭的缝线,嘴角两侧可怕的缝线延伸到耳下一公分的位置,两眼不同频率的眨着。

她的五官无一不透露着诡异,像是从什么人身上活生生挖下,再一个一个缝上。


这分明是雪儿。


赵让惊恐的看着女子,此刻她的缝线还在渗出鲜血,配上渗人的眼神,令人有股说不出的惊悚。

男子被盯的毛骨悚然,连忙转身逃跑。不停的跌倒,爬起。跌倒,再爬起。

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千万别被她抓到。他不要命的跑...

【雅漾】


你是否曾想过,那个她,其实根本就不是她。



-----

“赵让哥哥,看清楚哦,我是雅雅”  眼前女子原本模糊的脸,刹那间变得清晰可见。只见少女脸上有着一道道宛如蜈蚣般歪歪扭扭的缝线,嘴角两侧可怕的缝线延伸到耳下一公分的位置,两眼不同频率的眨着。

她的五官无一不透露着诡异,像是从什么人身上活生生挖下,再一个一个缝上。


这分明是雪儿。


赵让惊恐的看着女子,此刻她的缝线还在渗出鲜血,配上渗人的眼神,令人有股说不出的惊悚。

男子被盯的毛骨悚然,连忙转身逃跑。不停的跌倒,爬起。跌倒,再爬起。

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千万别被她抓到。他不要命的跑着,可很快的他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尽头。

他不死心的继续跑,但最终仍因体力不支而倒下。


一种绝望和恐惧从心底蔓延到全身。


“为什么要跑啊,我不是你最爱的雅雅吗”女子大吼着逐渐逼近男子,眼看两人的距离剩不到一公分,赵让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他醒了。


“呼……呼……呼”  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额头和衣服全被汗水浸湿。男子心有余悸的环视周遭,确认是自己的房间后才松了口气,渐渐平复下来。

自己这是多久没做梦了,看来最近没休息好,才会做噩梦,被吓成这样。

只是这梦境未免太真实。真实到有点匪夷所思。



“赵让哥哥你还好吗,我在房里听到你大叫了”

房门突然被打开,映入眼帘的是刘雅担忧的神情。



“没事,只是刚做噩梦,梦见你变成雪儿了”男子回应道。


“怎么可能呢 妹妹不是已经死掉了吗……死在了那群歹徒手里……我最亲爱的妹妹啊” 刘雅说到这,不禁红了眼眶,无声的哭了。悲伤的气氛感染了整个房间。



刘雅這反应是不是有些大,像是……像是

在极力掩饰着什么……


赵让看见,连忙抱起刘雅轻声安慰,“好了,没事  坏人都被抓到了,你妹妹在天之灵看到也会放心的。乖,别哭了。”  刘雅听话的吸了吸鼻子,止住眼泪。乖巧的依偎在赵让的怀里。


接着,在赵让看不见的角落,缓缓的……露出了笑容。


我是刘雅呢。我是姐姐。是哥哥的爱人啊。


“好了回去睡吧,抱歉吵醒你了”


“没事的,赵让哥哥,你如果有困难尽管说,我会保护你的” 刘雅拍了拍她那根本就不存在的肌肉说。


“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吧    是哪个小家伙怕黑天天半夜哭着求我陪她去厕所”

赵让好笑的看着她,这个个头不到他肩膀的小女孩,仿佛风一吹就倒的小女孩想保护他


“哥哥你…… 不跟你说了”  少女害羞的逃离了房间。


“哈哈哈哈哈” 听着房里爽朗的笑声,站在门外还未离去的刘雅褪去了刚才羞涩的笑容。眼中带着从未出现过的疯狂。一种近似偏执的疯狂。


哥哥 。我是刘雅啊。



--隔天一早--


“起床了小懒猫  该上学了” 赵让低沉磁性的嗓音传入耳里,少女嘴里咕哝着几句,把头蒙进被里继续睡了。


“ 再不起床要迟到了 ” 

“五分钟……再五分钟就好” 

男子失笑,一把将床上的刘雅抱起,朝浴室走去。洗漱一番后,两人来到餐桌前,桌上早已摆满精致的早餐。赵让细心的将牛奶热好,放到少女面前。


眼见女子迟迟不肯喝下牛奶,赵让有些诧异。以往刘雅看到热好的牛奶肯定立马喝掉,最近这是怎么了。

难道生病了?


“为什么不喝呢雅雅,是不舒服吗”

“没,我刚才在想事情,我最爱牛奶了……对我最爱了,怎么可能不喝呢” 说完便大口大口的灌下,完全没了往日的矜持。


“咕噜咕噜……”


“好了好了没事呢 慢慢喝不急”  男子轻拍着女孩的背以防她噎到。



“好了我喝完了 走吧”  拿着赵让递来的纸巾擦了擦嘴后,女孩低头看了下手表 ,原本还有些迷糊的大脑瞬间惊醒  “啊啊啊啊    要迟到了!” 


“我出门了啊!”


赵让摇了摇头,拿起被遗忘的书包,起身追上匆忙赶去学校的刘雅。



--高三三班--


“你们最近有没有觉得刘雅怪怪的”  翟潇闻压低声音偷偷摸摸的说。


“怎么会呢,她这不是好好的吗”

“你作梦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你咋了,精神错乱了”


“你们先听我说说”   

看见翟潇闻的脸上没了往常的嬉皮笑脸,这群同学们终于安静了下来。翟潇闻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自己这阵子观察到的说了出来。


“我本来也觉得一切都很正常,直到我看到了一幕,我至今无法忘记的一幕”   像是回想起什么,翟潇闻的眼底浮现恐惧。不过很快的压了下去。


“你别卖关子了”

“你倒是快说啊”  


身边的同学一个个提起了兴趣,催促着翟潇闻继续说下去。他说。


“前阵子我看见刘雅一个人往D栋走去,D栋你们知道嘛,学校出了名的禁地。起初我只是好奇为什么刘雅要往那走去,于是我跟了上去。结果跟着跟着就看见刘雅走进了一个地下室…”


“我去那里是因为在那发现了一只小猫,小猫受伤了,我没法带回家,只好养在那。走进地下室是为了帮小猫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待着,让它不会有生命危险好吗”


“啊   ”  听的正入迷的同学突然听见刘雅的声音,吓的一个激灵倒在地上。


“哎呦  痛死我了”

“我的腰啊哎呦”

“谁啊,吓死我了”


“是我!”

刘雅气冲冲的盯着他们,眼前的同学一个个惊慌失措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刘雅。尤其翟潇闻,更是羞愧的满脸通红。


原来一切都是乌龙啊。


“那个……对不起,我以为你杀了小猫,我当时听到你说什么好好吃,我太害怕了,我就……我就……”


“就以为我吃掉了是吧。我告诉你,那天是我带着小罐头给小猫吃,看着小猫吃的津津有味。我的原话是:小猫吃的很开心呢,肯定是觉得这个罐头好好吃吧”

“对不起,我……”


“哎,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下次看清楚在说啊”


“是的  是的  真的对不起” 翟潇闻和其他同学一听到这话立马逃的无影无踪。





再给你一次机会啊,下次可就没那么幸运嘻嘻。



刘雅望着他们的背影,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下一秒,却又恢复成天真可爱活泼的小女孩。

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幻像。


可到底是不是幻像呢?



……未完待续

该用户已被拘留
雅雅姐姐来接囡子妹妹放学逛街啦...

雅雅姐姐来接囡子妹妹放学逛街啦

(是姐妹)

雅雅姐姐来接囡子妹妹放学逛街啦

(是姐妹)

一拳一个嘤嘤怪

【囡雅囡/双性转】春日醉

民国青楼背景,清水百合,前后有无意义,由心自证吧🤦‍♀️

(年寺祈——我的工具人)

打赌产物👉前情 

——————————————————

雅雅是红袖招里新来的,这两天红袖招里的姑娘没少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

这天,雅雅又在囡囡的房间里用小手绢儿擦着眼泪,而房间的主人,红袖招的头牌——周珍囡正翘着一对金莲躺在红木贵妃榻上嗑瓜子。

“好啦,好啦,雅雅姐姐,别哭了。”周珍囡是红袖招里少数几个肯对雅雅有好脸色的。


雅雅是给卖进来的,先是小时候当成童养媳卖给了年家,年家老太爷还在的时候,雅雅的日子过的也不错,可是等老太爷死了,年寺祈,也就是雅雅名义上的丈夫,就彻底没了管教...

民国青楼背景,清水百合,前后有无意义,由心自证吧🤦‍♀️

(年寺祈——我的工具人)

打赌产物👉前情 

——————————————————

雅雅是红袖招里新来的,这两天红袖招里的姑娘没少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

这天,雅雅又在囡囡的房间里用小手绢儿擦着眼泪,而房间的主人,红袖招的头牌——周珍囡正翘着一对金莲躺在红木贵妃榻上嗑瓜子。

“好啦,好啦,雅雅姐姐,别哭了。”周珍囡是红袖招里少数几个肯对雅雅有好脸色的。


雅雅是给卖进来的,先是小时候当成童养媳卖给了年家,年家老太爷还在的时候,雅雅的日子过的也不错,可是等老太爷死了,年寺祈,也就是雅雅名义上的丈夫,就彻底没了管教的人,一头扎进赌场里,再也不肯出来。要不是那天婆婆要她去把家里的首饰拿到当铺上当掉,她还没发现家里早就被蛀虫蛀空了,只留下来一个空心的大院子。婆婆不是没打过没骂过,昨天晚上还跪在祖宗牌位前痛哭流涕说再也不去赌了的男人,第二天连影儿也见不到,连着放贡品的盘子也不见了,只因那盘子是红木做的,当掉了还能再赌一把。

有这样的不肖子孙,婆婆被气死也是迟早的事。雅雅没见着婆婆的最后一面,婆婆是她在请郎中的路上没的,她在医馆前面跪了好一阵郎中才勉强点头肯随她去一趟。她迈着小步子紧赶慢赶地回家,婆婆的身子早已经凉透了。

这个家没几个好人,婆婆能算一个,在年寺祈说要卖掉她的时候,是婆婆紧紧拉住她,挡在她之前说,要卖掉雅雅,除非她死了。

郎中是个好人,见雅雅哭的大声又碍于男女之防,在桌上留下了一张银票,悄悄地走了。

雅雅其实是个明白人,她知道有没有这张银票,有没有荡妇这个罪名,她都得被卖。她这一辈子从来由不得她自己。所以在她看见周珍囡的时候,有些向往又有些惧怕。

周珍囡活的潇洒,是这红袖招的头牌。周珍囡岁数虽然不大,却因为来的早,也成了红袖招的老人了。她不是被卖进来的,她是自己走进来的,才十四岁的时候,自己和鸨母签了卖身契,把自己卖了一百两银子,先去还了爹娘欠下的债,剩下还有二十两银子,五两留给自己,十五两从门口扔进去,砸在还躺在炕上吞云吐雾的爹娘。十月怀胎连带十四年的养育之恩用这十五两银子还个干干净净,从此她就能够清清爽爽地活。

去年她刚满十八,夺了满城的风光,成了独一无二的花魁。虽然身在青楼,但周珍囡并不接客,到现在还是个清倌人。周珍囡一手琵琶弹的妙极,一曲六幺酥了魂。可她偏偏不爱在众人面前弹,很多客人都时常要她弹一曲助助兴,都给她糊弄过去了。周珍囡倒也不是不爱弹琵琶,没人的时候,她会弹。不弹妩媚的六幺,不弹清高的阳春白雪,弹千军万马、人头攒动的十面埋伏,弹马蹄嘶鸣、战鼓喧天的霸王卸甲,弹金戈铮铮的将军令。


“姐姐,喝一杯吗?”周珍囡手上提着一小坛酒,也不晓得她是从哪儿拿出来的。雅雅疑惑地看着她,妩媚的狐狸眼水汪汪,眼角还泛红。周珍囡想,傻姐姐,你要是用这幅模样去接客,还愁日子过不下去?

周珍囡给她和自己都倒了一杯,“这叫春日醉,”周珍囡把其中一杯酒递给她。雅雅双手接过,看周珍囡一口喝下,也忙不迭地吞下。春日醉就是果子花酒,入口甜丝丝的,还带着果香,最适合女子饮,其实后劲不小。雅雅没怎么喝过酒,没几杯就喝的两颊飞霞,眼含春水。

“哝,我和你说嘛,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你要是觉得不开心了,其实你来找我喝酒也行。我不喜欢你哭哭啼啼的。”周珍囡也喝了不少,话比平时多了。她又给自己斟了一杯倒进嘴里,“我的眼泪早就在十四岁之前流干了。”

“诶,你怎么这就喝醉了,我还没把我的防身术教你呢。”周珍囡回头却见雅雅已经醉倒在桌上了。

人是在你房间里喝醉的,善后的事也得你做。周珍囡认命得把雅雅架到自己床上。雅雅身量较周珍囡高些,周珍囡被她一带也倒在了床上,小脸正对着雅雅的胸。

黄金万两,不如胸前二两,此言不虚,周珍囡一边在心里想,一边往上蹭了两蹭。雅雅也哼哼吱吱地发出了受用的声音,周珍囡用手指描摹着雅雅的唇,雅雅顺势把她的手指含了进去。


春日醉,各位不妨且就春日大醉一场吧。


魚沒有鱗片

嗯我想寫一家三口日常🥺🥺🥺

然後我們戴戴真的很可愛😘

必須說第一次看到這花絮時真的笑了足足快五分鐘😂🤣😂
感謝老俞頭帶領大家一起嗑高山原也🥰

然後我們趙讓小老弟真的超容易在我截的影片裡頭出現我也不知為啥^_^

嗯我想寫一家三口日常🥺🥺🥺

然後我們戴戴真的很可愛😘

必須說第一次看到這花絮時真的笑了足足快五分鐘😂🤣😂
感謝老俞頭帶領大家一起嗑高山原也🥰

然後我們趙讓小老弟真的超容易在我截的影片裡頭出現我也不知為啥^_^

减肥的产粮君

第四张不带滤镜,最后一张是原图,临摹的,刘也。我现在微博等级是9级,求互粉,😂😂😂😂我的ID是@绿色独眼怪

第四张不带滤镜,最后一张是原图,临摹的,刘也。我现在微博等级是9级,求互粉,😂😂😂😂我的ID是@绿色独眼怪

减肥的产粮君

临摹的,放了原图,不是原创,不怎么像。
喜欢,刘也。
椰汁贝壳🐚
好想看他能和老张来个合作。

临摹的,放了原图,不是原创,不怎么像。
喜欢,刘也。
椰汁贝壳🐚
好想看他能和老张来个合作。

刘雅去纹心得

刘雅去纹心得

刘雅去纹心得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dbc90e50102vpfj.html


上面是我的个人经验,希望能帮到大家

下面我和大家分享一篇我喜欢的文章...


刘雅去纹心得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dbc90e50102vpfj.html



上面是我的个人经验,希望能帮到大家

下面我和大家分享一篇我喜欢的文章

                                 太多东西要学


这是在一个大的东部大学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

在大楼的台阶上,一群工程老年人聚集在一起,讨论着几分钟后就要开始的考试。

他们的脸上充满了自信。这是他们就要投入工作的最后的考试。

一些说他们已经工作;他们会工作人。

随着四年大学生活的把握,他们觉得已经做好了准备,能征服世界。

即将到来的考试,他们知道,是很容易的。

教授说他们可以带任何他们想要的书或笔记。

只要求他们在考试过程中不能互相交谈。

他们欢欣地走进教室。教授把试卷分发。

当学生们扩大和微笑说只有五道问答题。

三个小时过去了。然后教授开始收试卷。

学生们看起来不再自信。

他们的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没有人说话,手里拿着试卷,教授面临的课。

他对在他面前忧心忡忡的脸,然后问:“有多少人完成了所有五个问题吗?“

没有一只手举起。

“多少回答四?“

仍然没有人举手。

三?两?“

学生们在座位上不安。

“一个,然后呢?肯定有人完成了一个。”

但班上的同学保持沉默。教授放下试卷。“这就是我所期望的,”他说。

“我只是想让你记住,即使你们已经完成了四年的工程。

仍有许多关于你的事情不知道。

你不能回答这些问题在日常生活中是比较常见的。”

然后,微笑,他说:“你们都将通过这门课,但是要记住--即使你已经大学毕业,你的教育才刚刚开始。”

岁月已经模糊了这位教授的名字,但不是他所教的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