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刘雨昕

91.7万浏览    6084参与
春日典藏

传闻中的孔雪儿 02

*海王互撩 先婚后爱 ooc

*同性可婚 非ABO生子 保甜


BGM:《Make You Remember》Your Friends/Lazy Weekends


“亲爱的妈妈,这个孔雪儿是怎么入了您的法眼的?”

刘雨昕刚敲开家门,轻车熟路地躲开刘妈妈的拥抱攻势,站在一边抱着胳膊,一脸嫌弃的表情。

刘妈妈捏她的脸:“干嘛臭脸呀,雪儿哪点不好啦?”

“好,她太好了,好得跟曾侯乙编钟一样。”

“你这什么破比喻呀?”

“是个极品。”


事后刘妈妈仰在沙发上听完女儿绘声绘色地讲...


*海王互撩 先婚后爱 ooc

*同性可婚 非ABO生子 保甜


BGM:《Make You Remember》Your Friends/Lazy Weekends






“亲爱的妈妈,这个孔雪儿是怎么入了您的法眼的?”

刘雨昕刚敲开家门,轻车熟路地躲开刘妈妈的拥抱攻势,站在一边抱着胳膊,一脸嫌弃的表情。

刘妈妈捏她的脸:“干嘛臭脸呀,雪儿哪点不好啦?”

“好,她太好了,好得跟曾侯乙编钟一样。”

“你这什么破比喻呀?”

“是个极品。”


事后刘妈妈仰在沙发上听完女儿绘声绘色地讲述了方才两人初遇的经过,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

“哎呀,这孩子也太可爱了,我好喜欢她。”

刘雨昕扯扯嘴角:“那你跟她结婚得了,你俩两个极品。”

“臭丫头,天天就知道涮你老娘,”刘妈妈蹬蹬刘雨昕,“感情是慢慢培养出来的嘛,结了婚住一起自然就有了。”

“你是指望她每天都能回家还是我每天都不去外面住?”

“我要你们俩,”刘妈妈拍拍她的手,“每天都得住一起!”




刘雨昕原想着结了婚妈妈就管不着了,结果刘妈妈为了顺利促成这桩婚事,没几天就给两个人和双方家长安排了见面,也算是正儿八经地补一个订婚宴。

刘雨昕前一天晚上玩过头了,早晨起来还有些头痛,随手拎了两件t恤短裤就要穿。刘妈妈及时制止,往她手里塞了一身休闲西装:“等等等等,你穿这个干什么呀?”

“这个舒服。”刘雨昕嘟囔着,语气里说不清的委屈。

“等回了家再舒服,先穿这个,给人家留个好印象。”刘妈妈不容否决地推着她让她赶快换衣服。刘雨昕拗不过,无奈地把自己塞进了又紧又涩的一身西装里。


许是平日里穿惯了oversize,刘雨昕一路上怎么坐都不得劲,短短二十分钟的路程换了快三十个坐姿。等到了酒店下车,由于腿部肌肉长时间没放松,已经称得上是步履蹒跚。

还没等她缓过劲来,就已经走进了酒店包间。里面寥寥只坐了孔雪儿一家三口,两家人很快热络地打了招呼。


孔雪儿今天倒显得很精神,夜店之王中午十一点不光能起得了床还化了个精致的妆,是刘雨昕没想到的。见她进来,孔雪儿笑嘻嘻地冲她打招呼,伸手招呼她坐自己旁边。


这倒是理所当然,刘雨昕走过去坐下,还没来得及把椅子挪到舒服的位置,孔雪儿就凑到了她耳边。

“昨天晚上玩得挺猛吧,你看你,路都走不利索了。”

苍天有眼,她只是因为衣服不合身而已,昨晚也就喝了点酒,这个孔雪儿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


刘雨昕一下涨得脸通红,解释也不是不解释也不是。对面的孔爸爸目睹了这一切,倒是饶有兴味地说:“看雨昕小脸红的,见到雪儿怎么还害羞呢?”

刘雨昕茅塞顿开,原来你们家内心戏多是祖传的。


“可不是嘛,两个孩子之前已经见过一次了,雨昕回来以后跟我夸了雪儿半天,听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刘妈妈适时接过了话茬,眉飞色舞间根本没发现自己已经置亲生女儿于不义。

“真的假的?夸我什么啦?”孔雪儿眼睛里闪着光,看看刘妈妈又看看刘雨昕,最终把目光锁定在刘雨昕身上。


不问还好,这一问桌上的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刘雨昕几乎到达了不得不回答的地步,她把脑子里那点贫瘠的语文知识翻天覆地过了无数遍,最后才找到几个能用的词。

“呃……就说你冰雪聪明,貌美如花啊,这不是事实嘛。”

孔雪儿点了点头似乎很满意,刘雨昕刚想松一口气,就被她下一句话吓得一口气顶回肺里险些魂飞魄散。


“我以为你要夸我胸大无脑长得好呢,别人都这么说。”

刘雨昕寻思着自己也没把色批这俩字写在脸上。




气氛在短暂的尴尬之后又恢复了热络。孔爸爸和刘爸爸两个常年混迹大鳄圈、只在正式商业活动上打过照面的老哥们一见如故,拎着五粮液推杯换盏。孔妈刘妈也很快开展了美容居家甚至育儿的多维贵妇课堂,不知是否有意而为之,孔雪儿和刘雨昕两个人自然而然地就被晾在了一边。

刘雨昕一直捧着手机聊微信,她在美国时的同学此刻正在新开的夜店里放飞自我,打趣着刘雨昕无福消受,顺带给她发了一张刚认识的乌克兰美女照片故意馋她。


刘雨昕还没来得及点开,手机就被人抢了去。孔雪儿把手机捏在拇指和食指间转:“别看了,跟我聊会天嘛。”

“那你先给我。”刘雨昕伸手要去拿,被孔雪儿灵敏地避开,身子背过去嘟囔:“我看看你看什么呢这么入迷。”


刘雨昕暗觉不妙,还没结婚就出轨不忠馋别的女人这种事怎么想都让她觉得没有脸面。她正想着一会儿怎么搪塞过去,却听得孔雪儿在旁边惊呼出声。

“我靠,这个姐姐太好看了吧,有微信吗快推给我。”


刘雨昕顿悟,她有什么可没有脸面的,先出轨先不忠先馋别的女人的还不一定是谁呢。

既然俩人都半斤八两,其实也算得上一对天作之合。




“雪儿,别玩手机了,你跟雨昕多聊一聊。”孔妈妈看过来见孔雪儿还捧着手机,有意推进一把进度。

“知道啦知道啦。”孔雪儿把手机塞回刘雨昕手里,眼睛亮晶晶地冲她打嘴型:“微信啊微信。”

刘雨昕忙不迭点头,突然觉得给自己的未婚妻拉皮条这种事显得自己很窝囊,简直像吃软饭的上门媳妇。

她安慰自己,到时候比她约的多就好了,这波血赚不亏。


“哎,咱俩真的聊聊天吧。”孔雪儿拉了拉椅子靠近一些,刘雨昕也凑过去:“聊吧,你想聊点什么?”

“你为什么要跟我结婚呀?”孔雪儿满怀期待地看着她。

刘雨昕想了半天挤出一句:“为了人类幸福的最大化。”


孔雪儿突然笑起来:“那你是不是早就喜欢上我啦?”

“咱俩不是刚认识没几天吗?”

“哦,对对对,”孔雪儿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样,“我跟你讲,那天我妈妈突然跟我说要结婚,我吓都吓死了。”

刘雨昕突然找到了同类:“差不多吧,我也挺突然的。”


“然后我妈跟我说是因为什么,企业合作利益最大化,我也不明白那些有的没的,真的是奇怪。”

刘雨昕忍不住笑,这都能说出口,简直是耿直到有点傻气。

孔雪儿见她笑有些摸不着头脑:“你笑什么呀?”

“笑你,还挺可爱的。”刘雨昕几乎是下意识地答上去,说完才觉得不太合适,这句话怎么琢磨都显得太暧昧了点。


她还在跟自己纠结,孔雪儿突然重重一掌拍在她后背上。

“好姐妹,真有眼光!”


刘雨昕捂着差点被拍穿的胸口,想着回家一定要恶补一下家庭暴力受害一方的维权知识,从而防患于未然。




“雨昕,雪儿,快过来。”孔妈妈在对面招呼,两个人从座位上站起来,孔妈妈举着手机给她们看。

“这是我们挑好的几套房子,准备做婚房用的,但毕竟是你们两个人住嘛,最后还是得你们来挑。”


虽说刘雨昕对这门婚事一直都不怎么上心,但毕竟是没谈到过正经话题,现如今到了正式环节倒多少有些放不开。倒是孔雪儿大喇喇地拿过手机:“那我看看,刘雨昕你快过来!”

得了准妻子的令,刘雨昕也没什么可局促的,自然而然地坐在了她旁边。两个人坐在包间里的沙发上,脑袋挨在一起对着手机屏幕叽叽喳喳地聊了起来。


“这套挺好看的嘛,有大花园和阳台,可以开party。”

孔雪儿揪着一套郊区的别墅不放,理由倒是十分纯朴。刘雨昕觉得离市中心太远了,平时出行都不太方便。她划了两下找到一套闹市区的复式公寓,让孔雪儿再想一想。


孔雪儿撅着小嘴:“可是这个有点小吧。”

“肯定比不上别墅,但其实也足够了,该有的硬件都有,我们两个人住的话还挺合适的。”刘雨昕耐心地阐述。

“是够我们两个人住,可以后有了孩子就不够了呀!”


刘妈妈听了在一旁噗嗤笑出声来:“两个孩子想的还挺远。”

“你看,我就说这门亲事绝对没错,感情培养得真快。”孔妈妈也欣慰地看着二人,拍着刘妈妈的手笑。


刘雨昕整个人傻在了原地。她无论如何也没想过孔雪儿竟然都考虑到了这一步,两个被硬拉到一起的人在她看来应该是只活当下,以后的事能不想就不想。

对于一般的未婚情侣来说再正常不过的事,放在她们两个身上却怎么琢磨都觉得不对劲。


“那个……咱们先不用想这么久以后的事情啊。”

“不久啦,女性最佳生育年龄是二十五岁到三十岁,我今年都二十四岁了,马上就错过了呀。”孔雪儿振振有词。

刘雨昕不知怎的蹦出来一句:“你生?”

这下把孔雪儿也问傻了:“要不……你生也行。”


“哎呀这个不重要,”孔雪儿摆摆手,“反正就本着对我们两个人好的原则嘛,过不了几年就要有孩子的。”

刘雨昕懵懵地跟着点头,怕自己一时脑热又口出狂言。

孔雪儿试探地问:“所以我们还是住别墅吧好吗?”


再三思索,刘雨昕还是决定依孔雪儿说的来。且不说什么夫妻之间相敬如宾云云,单是孩子这一条,刘雨昕就觉得头疼。

她已经预料到,以后的生活简直精彩不停。


“好啦,妈妈我们要住别墅!”孔雪儿开心地把手机还回去,孔妈妈看了看,又和其他家长商量过都觉得不错,于是婚房这一项也算是能够告一段落,皆大欢喜。

“你看你,还是小孩子脾气,又是人家雨昕顺着你。”孔妈妈一边搂着孔雪儿,挂着她的鼻头逗她。

孔雪儿乐呵呵地看刘雨昕:“我老婆当然对我好嘛。”


刘雨昕摸了摸鼻头,突然觉得脸上一阵热腾腾。

刘雨昕你真的太没出息了不就一句老婆吗你脸红什么!












九鱼

THE9

THE9未来可期!!!!

分享我最近收藏的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删/

THE9未来可期!!!!

分享我最近收藏的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删/

哎呀呀(票务)
the9定制团签返图~ (定制...

the9定制团签返图~

(定制的和现货签好了的是一样的价格!)

the9定制团签返图~

(定制的和现货签好了的是一样的价格!)

小仪
【父·母&mid...

【父·母·爱·情】

团综向

又名“言言子好忙”


【父·母·爱·情】

团综向

又名“言言子好忙”



Jack

【昕燃】卷一 恶之花

第三章


旧城区背街的巷口外挤满了人。

几辆警车停在路旁,刑警队的人进进出出忙得不可开支。

警戒线外围了一圈好奇的群众,这地方平时冷冷清清的,不知道人都是从哪冒出来的。他们交头接耳,不时试图往里看。


这个巷子早就不住人了,平时连过的人都很少,里面杂草丛生,看起来很荒凉。

今天早晨有个清洁工路过,正巧往里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感觉有个人躺在地上,走进一看,一个男人的胸口插着一把刀,人已经没气了。

清洁工吓得半死,连忙报了警。


“现在初步了解了一些信息。”刘雨昕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冲大家说。

“你说。”张宏伟点点头。

“死者名叫秦潇然,28岁,本地人。被刀刺进胸口而死,死亡时间大概为前天晚上12...

第三章


旧城区背街的巷口外挤满了人。

几辆警车停在路旁,刑警队的人进进出出忙得不可开支。

警戒线外围了一圈好奇的群众,这地方平时冷冷清清的,不知道人都是从哪冒出来的。他们交头接耳,不时试图往里看。


这个巷子早就不住人了,平时连过的人都很少,里面杂草丛生,看起来很荒凉。

今天早晨有个清洁工路过,正巧往里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感觉有个人躺在地上,走进一看,一个男人的胸口插着一把刀,人已经没气了。

清洁工吓得半死,连忙报了警。


“现在初步了解了一些信息。”刘雨昕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冲大家说。

“你说。”张宏伟点点头。

“死者名叫秦潇然,28岁,本地人。被刀刺进胸口而死,死亡时间大概为前天晚上12点到2点。具体情况需要法医进一步确认。哦,对了,我刚去转了一圈,这附近的监控要么没有,要么就是废了,好着的没几个,我刚让人去调了,一会儿回局里我们再看。”刘雨昕说完,下意识看向陆柯燃。

后者也看向她,道:“我觉得其实我们更应该多把关注点放在他之前的行踪上,而不是这里。”

张宏伟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是鞋子。”

如果命案在这里发生,秦潇然的鞋底多少会沾上泥土,可事实是他的鞋底很干净,就像是从未踏足于此。

“这很有可能不是第一现场,凶手只是抛尸于此转移我们的注意。”


“他死了。”

女生的声音颤抖着,带着哭腔。

“我知道。”

另一个声音显得格外冷静。

“那我该怎么办?”

“不是还有我吗,彤彤。”


温馨提醒:这章过后来玩猜凶手的游戏啊

人物私设  不喜勿喷


雨雪霏霏

小昕昕学跳舞小片段

根据一点点事实拓展,别杠我哈哈。

小昕昕学舞蹈

雨昕五岁的时候,扎着两个羊角辫,脸还肉嘟嘟的,幼儿园放学,就跟着妈妈学弹钢琴,雨昕妈妈觉得女儿在音乐方面天赋很高,在不外出演出的情况下,都会尽心尽力的培养女儿。

最近,小朋友课外舞蹈班很风靡,雨昕爸爸妈妈就带着小昕昕到舞蹈班报名,正当妈妈和老师讨论报什么课程的时候,小昕昕一溜烟跑去看热闹了。小昕昕别的不感兴趣,不喜欢风格悠扬的民族舞,不喜欢穿着亮闪闪的拉丁舞,更不喜欢穿着洁白蓬蓬裙的芭蕾舞,小昕昕只对力量感十足,音律节奏很强的街舞感兴趣,小脸挤在街舞舞蹈教室的玻璃上,认认真真的看,满脸充满了羡慕和渴望。

小昕昕妈妈这边订好了课程,过来找女...

根据一点点事实拓展,别杠我哈哈。

小昕昕学舞蹈

雨昕五岁的时候,扎着两个羊角辫,脸还肉嘟嘟的,幼儿园放学,就跟着妈妈学弹钢琴,雨昕妈妈觉得女儿在音乐方面天赋很高,在不外出演出的情况下,都会尽心尽力的培养女儿。

最近,小朋友课外舞蹈班很风靡,雨昕爸爸妈妈就带着小昕昕到舞蹈班报名,正当妈妈和老师讨论报什么课程的时候,小昕昕一溜烟跑去看热闹了。小昕昕别的不感兴趣,不喜欢风格悠扬的民族舞,不喜欢穿着亮闪闪的拉丁舞,更不喜欢穿着洁白蓬蓬裙的芭蕾舞,小昕昕只对力量感十足,音律节奏很强的街舞感兴趣,小脸挤在街舞舞蹈教室的玻璃上,认认真真的看,满脸充满了羡慕和渴望。

小昕昕妈妈这边订好了课程,过来找女儿,看到女儿趴在玻璃上看一群小伙子跳街舞,听音乐声震耳欲聋,妈妈捂着耳朵,轻轻拉拉小昕昕的胳臂,说:“宝贝,回家啦!妈妈给你报好了芭蕾舞课的班,明天就可以来上课了!”小昕昕听话的跟着妈妈回家,路上小昕昕乖巧的问:“妈妈我可不可以学习街舞,我喜欢那个。”小昕昕妈妈说:“不可以哦,女孩子要跳女孩子的舞蹈,昕昕不想做一只小天鹅吗?你看芭蕾舞的小裙子多好看啊!”小昕昕扁了扁嘴:“好吧!听妈妈的!”

于是小昕昕就开始了她的芭蕾舞课程。

第一天上课,老师教大家基本功,拉伸,下腰等等,小昕昕天生弹性好,长得也长手长脚,对这都游刃有余,第一次课程下来还算游刃有余。等到第二次上课,老师开始教芭蕾舞的基本动作,转圈圈,跳跃,绷膝盖,绷脚尖,小昕昕就不开心了,站在角落里,小手揪着她粉色的蓬蓬裙,可怜巴巴的看着大家。隔壁街舞教室强有力的音乐传到芭蕾舞教室,就像小猫爪子抓小昕昕一样,导致小昕昕的心痒痒的,就想跑出去看街舞。老师看到了,过去安慰小昕昕:“小昕昕,是觉得难吗?多多练习就好了!”小昕昕还是不开心,跟老师说去洗手间,跑出了芭蕾舞教室,到隔壁的街舞教室外面去看,看着教室里随着音乐跳动的学生们,小昕昕的眼睛里充满了羡慕。从那天开始,小昕昕上芭蕾课程必须借口去洗手间跑出来,到胳臂的街舞教室观摩。

等到一期芭蕾舞课程结束,老师邀请家长来欣赏小朋友们的舞蹈,并且宣布可以升到芭蕾舞二期班的小朋友名单。

意料之中,小昕昕不能升班,并且小昕昕成为了唯一不能升班的小朋友。跟老师沟通完,小昕昕妈妈蹲在小昕昕面前问:“为什么不喜欢跳芭蕾呢?每次上课都跑出去,是不是太不专心了?”小昕昕很认真的对妈妈说:“妈妈,我不喜欢跳芭蕾,我想去跳街舞,可以吗?”小昕昕妈妈:“跳街舞很辛苦的,小昕昕能受得了吗?”小昕昕对着妈妈郑重承诺:“妈妈,我不怕吃苦,我可以坚持的,妈妈相信我”看着这样坚定的女儿,小昕昕妈妈不禁动容,立刻允许女儿转到芭蕾舞班。

于是,小昕昕转到了街舞班,成了十几个男孩子中唯一一个小女孩。虽然是一颗小豆丁,但小昕昕一点都不服输,靠着这股劲,得到了老师的表扬。跳街舞真的很累,每天消耗很大,小昕昕都不怕,因为什么都比不上她跳舞的快乐。

钩星

【昕雪】十面埋伏·9、荼靡

📌全员OOC,勿上升真人。妹妹们都是好妹妹

📌第一人称

📌古风,穿越,设定年代架空。皇女(昕)X舞女(雪)

📌有些梗取自现实事件,但解读和现实无关


————


第一章·云想衣裳花想容


9、荼蘼


“为什么不可能?”赵棠问我,把糕点从我手中拿走,而后紧盯着我的神情反应。我低着头一味地说:“她不会是那样的人。她…”我如鲠在喉。刘雨昕的人品我不必多说,而三殿下给了我类似的,深藏不露的隐秘温柔。一个让我多笑笑的人,会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呢?想不出太好的理由,我只能磕磕绊绊道:“对下人都很好,怎么会……”


赵棠叹了口气,“当然不会是三殿下。四姐姐说,三皇妃是...

📌全员OOC,勿上升真人。妹妹们都是好妹妹

📌第一人称

📌古风,穿越,设定年代架空。皇女(昕)X舞女(雪)

📌有些梗取自现实事件,但解读和现实无关


————


第一章·云想衣裳花想容


9、荼蘼


“为什么不可能?”赵棠问我,把糕点从我手中拿走,而后紧盯着我的神情反应。我低着头一味地说:“她不会是那样的人。她…”我如鲠在喉。刘雨昕的人品我不必多说,而三殿下给了我类似的,深藏不露的隐秘温柔。一个让我多笑笑的人,会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呢?想不出太好的理由,我只能磕磕绊绊道:“对下人都很好,怎么会……”


赵棠叹了口气,“当然不会是三殿下。四姐姐说,三皇妃是自杀的。”


我听到此处才略微平静,那就是和三殿下没有关系了不是她的错。我侧首:“那……你不生气么?”


“我为什么要生气。”她语气不自觉地硬了些,“我又没见过三皇妃,况且,她已经是个死人了,三殿下又让阖宫上下对她的事闭口不言。之前擅自提起的人,三殿下直接处了死刑下去。谁都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那我也不用在意。”


我犹豫了下:“可…你说过三殿下不愿成婚啊,和这事应该有关系吧?”


暴雨渐渐轻下,燥热空气都沉静下来。赵棠深吸一口气:“我才不管那些。”她望向了上方。我们在屋子悬梁上挂了许多串千纸鹤,却一点也不逼真,再怎么看都是纸鸟飘摇。“三殿下不成婚,也就不用再经历一遍那种锥心的事了。我是恨她怎么没把那些女人都排查掉,她们只会害了三殿下,于她一点没有助益。如果是我的话…我愿意帮她,也有能力帮她,拿出一切来。”


我无言地听着,好像此时才刚刚明白赵棠这场单恋的逻辑。她喜欢三殿下的温柔,心动于她的善良,但她报答的方式却是拿泰洋府的权势地位作礼物。我又回想了下,她十分耿耿于怀三殿下没能得到皇太女的尊荣,我从没有见过她这样认真痛心的表情。其实一开始,也不全然是这样。当三殿下还和她不那么亲密的时候,她尚且怀着少女单纯的爱恋仰慕。但当日日相见不再困难的时候,她就开始自然而然地为三殿下谋划过去和未来,变得愈发冷静理智。这好像是天下有情人的必然趋势,不论古今。原来她一直都明白,有这么多东西为她所用,而且她有自信能利用得很好。


我很惭愧,我做不到。及时刘雨昕站到了那个最中心的位置,我也没能帮上过什么忙。我也不知道怎么谋划未来,怎么控制自己的感情,怎么说出圆滑的话。从前刘雨昕不会,我也不会;她渐渐会了,她就帮我说。而当我们组合解散,分属于不同的公司时,我的精神支柱像被抽走了一半,以至于我在镜头前怯懦而落泪。


好像是冥冥注定,在她身边我才得以闪耀。而我存在的意义是去爱她,我的功用是被她爱。


几日以来,赵棠和三殿下依旧变扭地闹脾气,但她仍想知道三殿下的事。因为我和内侍的“交情匪浅”,她毫无疑问地派我去打探消息。我尴尬于之前随口玩笑,她竟然当真了,要我去“出卖色相”。但我也没有理由拒绝。听过关于三皇妃的事,我同样会担心三殿下,想去再看一眼她。


她殿前的荼蘼花开了满架,如烟丝醉软,轻絮浮尘。


我近前,她邀我同看。久久说了一句:“像雪一样。”


这香味让我微醺。我终于知道三殿下身上的温柔从何而来,想来也有这花的功效。这花开起来大片大片的,花儿极小,又肆意又天真烂漫地占领了藤架子。我们远观实则看不清花,只是看见如瀑布一般的白色花雨,在红墙中微微摇曳,毫无忌惮。


我没有忘记正事,同她先道歉:“我不是有意叨扰三殿下,是外头的内侍坚持要我进来,我本只是想替小姐问一问……”


“叫我殿下。”她穿着一身月白,清冷高贵,发被束起。耳坠随着她的转首微晃,也让我的神思动了下。老实说,我有些为难:“皇室次序排列甚多,奴婢是怕一个不清,引起什么误会和不敬。”


她莞尔:“你心里,难道还有别的殿下?”


这……我不可置信地看她,她的眼里带笑,说这话轻松而漫不经心。她好像预料到我会脸红,傻傻地走到她的陷阱里来。


“当然…没有。”


“好,那就叫我殿下。”她温和地宣布。而后执起我的手,带我往殿里走。我吓得要去挣脱,她只是无辜地看过来:“现在没有旁人,你很在乎规矩么。”


我被她同简单的逻辑粗暴地制服,也是第一次径直进入她的内殿。清雅的布置让我入目都觉得凉丝丝的,毫无庭园里的那派富丽堂皇。我咽了咽喉间的困顿:“殿下,您要做什么。”


她没有回答我,只牵我坐下。我几乎快靠近她怀里。这感觉…和刘雨昕有什么分别。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是否涣散,但我的确觉得他的的影子在我眸中沉沦,坠入了星海银河。她用手背轻抚了下我的脸庞:“想讨好你。”一刹那,她将目光全然聚焦到我的双眼里,“也许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主动到我身边来。”


我唇间干燥:“我不想做豢养物。”


“你都拒绝了,我自然不会逼迫你。”


“……我也不想做侍妾。”我隐忍着,“薇,她过得应该也不快乐吧。我知道殿下你已经施舍她很多了。”


玉漏声迟迟。三殿下的气息似乎也有一滞,继而动作缓缓,用拇指摩挲着我耳下的发,还有那里轻薄的皮肤。她对我批判:“你还是抗拒我。”


她的气势对我来说有压迫性。我接下来应该说,我也不奢望能做你的皇妃,不管是哪个你。一时喜爱终有尽时,就如同殿外喧嚣的荼蘼花。


开到荼蘼花事了?


我感觉我颤抖了下,再张开唇:“我有认真的想过。”我不敢看她,眼睫垂下。“如今不管谁喜欢我…我都可以。只要有人可以给我承诺……”


一种温软的触感从我的唇间袭来,如蚂蚁爬向花蕊,蜜蜂汲取花汁。我畏惧的宿命又将危险的恩赐推向了我,让我离理智清醒,越挣扎越远。


于她来说,不过是自然轮回的春花凋谢,谢下一个吻。


“我给。你要什么承诺?”


————

荼靡花的花语:三春芳尽,爱至荼靡。

尽力现充
第一次用画世界柳叶笔,瞎涂,快...

第一次用画世界柳叶笔,瞎涂,快乐,幻想一个昕昕穿裙子

第一次用画世界柳叶笔,瞎涂,快乐,幻想一个昕昕穿裙子

鹤湘·刘雨昕圈外女友

        昕你~

  刘雨昕×宋温叙(瞎起的人名)

  然而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写病娇……

  有一说一,我好像没看到过病娇昕诶😂

  病娇它不香吗~

        虽然我知道刘总不是这个性格,但是我真的好想写病娇昕,刘总对不起!真诚道歉!坚决不改!😂

  

  “姐姐只要看着我就好了嘛”

  


  “真的不想让姐姐和其他人在一起呢”

  


  “姐姐以后就在我身边好不好,永远都不要...

        昕你~

  刘雨昕×宋温叙(瞎起的人名)

  然而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写病娇……

  有一说一,我好像没看到过病娇昕诶😂

  病娇它不香吗~

        虽然我知道刘总不是这个性格,但是我真的好想写病娇昕,刘总对不起!真诚道歉!坚决不改!😂

  

  “姐姐只要看着我就好了嘛”

  


  “真的不想让姐姐和其他人在一起呢”

  


  “姐姐以后就在我身边好不好,永远都不要离开我,永远都不要啊”

  


  “姐姐,你的粉丝会知道你这个样子吗?她们要知道了,还会不会喜欢你呀?就算她们不喜欢你也没关系。姐姐,我会永远爱你的,是永远哦”

  


  “所以,姐姐就这样一直一直和我在一起吧,不可以看其他人哦。”



cherry、

看图写话

[图片]正愁不知道怎么挡面前这名陌生男人的敬酒,姐姐就过来了。她自然的接过我手中的高脚杯,礼貌性的对着男人斜了斜杯口然后喝下,“替我助理喝了。”末了,她示意了一下空杯,男人见状也识趣的离开了。身体立马被熟悉的气息包围,姐姐侧身在我耳边提醒道:“小鬼,晚上再收拾你。”

正愁不知道怎么挡面前这名陌生男人的敬酒,姐姐就过来了。她自然的接过我手中的高脚杯,礼貌性的对着男人斜了斜杯口然后喝下,“替我助理喝了。”末了,她示意了一下空杯,男人见状也识趣的离开了。身体立马被熟悉的气息包围,姐姐侧身在我耳边提醒道:“小鬼,晚上再收拾你。”

cherry、

看图写话

[图片]生理痛,难受的不行,姐姐跑去楼下帮我买了卫生用品上来。我窝在她怀里抱怨约会又泡汤了,姐姐轻笑了一声,还是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继续帮我揉着小腹,动作极其温柔,“乖。”

生理痛,难受的不行,姐姐跑去楼下帮我买了卫生用品上来。我窝在她怀里抱怨约会又泡汤了,姐姐轻笑了一声,还是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继续帮我揉着小腹,动作极其温柔,“乖。”

尽力现充
假装这是一个顺毛昕昕子,妞妞冲...

假装这是一个顺毛昕昕子,妞妞冲鸭

假装这是一个顺毛昕昕子,妞妞冲鸭

肆别酒辞.

波子汽水03

“刘…雨昕?” 

陆柯燃醒来看见趴在旁边睡着的刘雨昕轻轻的喊了一声,伸出手扒拉了一下刘雨昕的头发 


刘雨昕看着睡的蛮沉的可当陆柯燃刚动一下她就醒了:“嗯……陆柯燃你醒了啊,想吃啥?我去做你就别下床了” 


“随便弄点吧,没啥胃口” 


“好,等我” 


陆柯燃这一瞬间觉得她自己和这个女孩子在谈恋爱,种种行为都像是一个人在照顾她的对象 


“我是不是疯了……为什么会觉得在谈恋爱。才相处不到一个月啊!陆柯燃你在想什么啊!” 

陆柯燃心里一直在说...

“刘…雨昕?” 

陆柯燃醒来看见趴在旁边睡着的刘雨昕轻轻的喊了一声,伸出手扒拉了一下刘雨昕的头发 

 

刘雨昕看着睡的蛮沉的可当陆柯燃刚动一下她就醒了:“嗯……陆柯燃你醒了啊,想吃啥?我去做你就别下床了” 

 

“随便弄点吧,没啥胃口” 

 

“好,等我” 

 

陆柯燃这一瞬间觉得她自己和这个女孩子在谈恋爱,种种行为都像是一个人在照顾她的对象 

 

“我是不是疯了……为什么会觉得在谈恋爱。才相处不到一个月啊!陆柯燃你在想什么啊!” 

陆柯燃心里一直在说自己是不是疯了……可能真的疯了吧 

 

虽然相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刘雨昕对陆柯燃的喜好掌握的差不多了,下厨弄了碗陆柯燃蛮喜欢吃的面 

 

“柯柯,给你下了碗面。你试试咋样” 

“嗯好” 

“你是不是有点发烧?我看着你脸好红”刘雨昕见状伸手摸了摸陆柯燃的额头发现真的有点烫 

 

“可能昨天着凉了,你慢慢吃。吃完放床边柜子那,我出去给你买药” 

 

“嗯……快点回来” 

 

临走之前刘雨昕不知道为什么伸出手揉了揉陆柯燃的头,好家伙这一揉陆柯燃本来就发红的脸更红了 

 

“…………这家伙做的面还挺好吃” 

 

刘雨昕骑着自行车去镇子上买药,因为餐厅靠海。海边基本都是什么民宿和餐厅 药店啥的都在镇子里 

 

药店 

 

“那个有退烧药还有感冒药吗?哦对还有体温计” 

“退烧药还没进货,要下午才有。先给你拿退烧贴吧” 

 

随后药店店员从药架上拿下一盒退烧贴,刘雨昕看着盒子上写着大大的儿童专用四个字道:“这……儿童专用啊” 

 

“店里只有这个了,不要的话你下午再来一趟” 

 

“好吧……”刘雨昕懒得管那么多,再不买回去。陆柯燃如果烧成傻子咋办 

 

刘雨昕回到餐厅时发现陆柯燃从楼上跑到了楼下吧台趴着 

 

“你怎么下来了,不是喊你在楼上等我吗” 

“有客人……”陆柯燃指了指里面的七号桌客人 

 

“啧……”刘雨昕看了一眼也没说啥,从袋子里掏出那盒儿童专用退烧贴给陆柯燃贴上。竟然出奇的合适不大不小刚刚好 

 

“你这…把我当小孩子呢?”陆柯燃看到了盒子上的字 

“药店就这个所以只能买这个了。走我扶你上楼休息” 

“不用,这有客人我要看店” 

 

刘雨昕也没听陆柯燃说啥,直接把陆柯燃抱起回楼上。这一幕刚好被那桌客人看到顺便拍了下来 

 

“看屁看,当我不在是不是。你好好休息,店里我守着” 

“你个小屁孩,学会怼店长了是吧” 

“没,你给我好好休息。药给你,水不烫。赶紧把药吃了……还有我就比你小几岁而已,别天天喊我小屁孩” 

 

楼下餐厅 

“老板!这还要三瓶波子汽水!” 

 

刘雨昕从冰箱里拿出三瓶波子汽水,心不在焉的走向七号桌一个不小心打碎了一瓶波子汽水 

 

“对不起……我再去重新拿一瓶” 

“不用了,过来问你几个问题”其中一位客人示意刘雨昕坐下 

 

“你……和你刚刚抱上去的陆店长什么关系” 

“雇佣关系,她是我店长,我有责任照顾她。还你们问这个干嘛” 

“忘了介绍我们三个人都是陆柯燃的前冲浪队队友” 

“哦……还有事吗?我要上去看看她退烧没” 

突然有个人开口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你想不想知道陆柯燃为什么不再碰冲浪板了吗” 

 

刘雨昕站起来走上楼梯然后朝着七号桌的位置说了句:“不想,她为什么不碰自然有她的道理。我只是她聘用的店员罢了我无权知道” 

 

“哈哈哈好的,钱在这。记得给你的陆店长说我们走了,谢谢招待下次再会” 

 

刘雨昕对这人莫名其妙的操作表示:“这人怕不是有点毛病……” 

 

──未完待续

L'AVENIR

【the9×你】当你不同程度的喝醉了

昕/燃/言/ki  (按出场顺序)

私设你是出道的第十名,一个18岁的小忙内

第一次写呀,我尽量不ooc

有什么想看的在评论里面告诉我哦

感谢观看   -♡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这是我第三次发了,前两次都被屏蔽……我我我……我心态也快崩了呀)

昕/燃/言/ki  (按出场顺序)

私设你是出道的第十名,一个18岁的小忙内

第一次写呀,我尽量不ooc

有什么想看的在评论里面告诉我哦

感谢观看   -♡









(这是我第三次发了,前两次都被屏蔽……我我我……我心态也快崩了呀)

♡²

【昕你】和我在一起③

和我在一起③

刘雨昕x你

①②翻合集

设定你的名字是苏念雪

现在有点小虐啦

食用愉快


正文

刘雨昕结束了练习,来到你的练习室在一旁看着你们,顺便帮你们扣动作。

练习途中一位队员一个part怎么也跳不好,幕后的工作人员也多次提醒她。

“啊…我跳不好啊…”

她有些急了,靠在墙上小声哭了起来,大家见状都围上去安慰她。

你偷偷瞄了一眼刘雨昕,她在后面一点的位置站着,只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后便一言不发的抿着嘴看着那个队员。

她没有像对我一边搂着我一边拍着我的背那样安慰她,这种温柔,会是只属于我的吗?

“大家都先休息一下吧。”

你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随后坐在刘雨昕身边。...

和我在一起③

刘雨昕x你

①②翻合集

设定你的名字是苏念雪

现在有点小虐啦

食用愉快



正文

刘雨昕结束了练习,来到你的练习室在一旁看着你们,顺便帮你们扣动作。

练习途中一位队员一个part怎么也跳不好,幕后的工作人员也多次提醒她。

“啊…我跳不好啊…”

她有些急了,靠在墙上小声哭了起来,大家见状都围上去安慰她。

你偷偷瞄了一眼刘雨昕,她在后面一点的位置站着,只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后便一言不发的抿着嘴看着那个队员。

她没有像对我一边搂着我一边拍着我的背那样安慰她,这种温柔,会是只属于我的吗?

“大家都先休息一下吧。”

你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随后坐在刘雨昕身边。

“很棒哦。”刘雨昕笑眯眯的看着你,伸出手将你的一缕头发别在耳朵后面,随后拿起旁边的矿泉水递给你,“喝水吧。”

训练的日子虽然很辛苦,但是有刘雨昕在,就没有那么枯燥乏味了。

舞台公演时,你一直盯着刘雨昕,视线一直没从她身上移开过,顶胯的时候你还有些小害羞,心里想着刘雨昕也太撩人了吧。

果然,《破风》组取得了第一,刘雨昕还是小组里的第一名,她实至名归。

但是刘雨昕从原先的A等级降到了B,你替她感到遗憾,你依然是C。

接下来是表演主题曲,你一直有偷偷注意孔雪儿,据说她之前是和刘雨昕一个队的,初评级拿了A,但是现在却在C班,心里肯定会不好受。

孔雪儿跳舞失误了,她在练习室外的角落里偷偷的哭,你走出练习室想去安慰她,但是刘雨昕已经在安慰她了。

“我特别擅长的事情都做不好…”

“你太在意别人的评价了…”

刘雨昕伸出手拍拍她的肩,另一只手也揽过去抱住她,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

奇怪,为什么会觉得难过,明明刘雨昕和我没关系。她的温柔还是不只属于我吧。

看到这幕的你心里竟觉得有些难过,吸了吸鼻子,径直向前走,在刘雨昕和孔雪儿所在的位置停了一下,递给孔雪儿一包纸。

“不要哭啦,拿出你的自信哦,甩头公主。”

扔下这句话你就离开了,晚上在被窝里还是止不住的难过。

真是羡慕她们啊,之前就是队友了,我果然还是比不上她们这么多年的友谊吧。

第二天早上你进入练习室想要练习,孔雪儿见你来了跑到面前,拿出昨天你送她的那包纸。

“昨天谢谢你啦,但是刘雨昕已经给过我纸了,本来想叫住你但是你已经走远了,这个还给你啦。”

刘雨昕已经给过了吗……

“啊…没事,你拿着吧。”你微微歪着头,莞尔一笑,“加油哦。”

在一旁的陆柯燃眯起眼睛,看向你的位置,抿了抿嘴。

苏念雪吗。好像还挺可爱。


未完


钩星

【昕雪】十面埋伏·8、细作

📌全员OOC,勿上升真人。妹妹们都是好妹妹

📌第一人称

📌古风,穿越,设定年代架空。皇女(昕)X舞女(雪)

📌有些梗取自现实事件,但解读和现实无关


————


第一章·云想衣裳花想容


8、细作


七月二十,是泰洋府长子的祭日。


赵棠说她对这个哥哥几乎没有印象,但父母没有因为他的早早离去而淡忘他。每年他的祭礼都严格按照祭祀规矩,还要保证府邸上下都是安静的,气氛自然有些压抑。赵棠对此略有不满,但连她也不便表达出来,只是想办法带着我往三殿下那里跑。有一天,我们在殿里见到了一个长发女子。


赵小棠明显有敌意,我可以理解。彼时三殿下听说赵棠来了,...

📌全员OOC,勿上升真人。妹妹们都是好妹妹

📌第一人称

📌古风,穿越,设定年代架空。皇女(昕)X舞女(雪)

📌有些梗取自现实事件,但解读和现实无关


————


第一章·云想衣裳花想容


8、细作


七月二十,是泰洋府长子的祭日。


赵棠说她对这个哥哥几乎没有印象,但父母没有因为他的早早离去而淡忘他。每年他的祭礼都严格按照祭祀规矩,还要保证府邸上下都是安静的,气氛自然有些压抑。赵棠对此略有不满,但连她也不便表达出来,只是想办法带着我往三殿下那里跑。有一天,我们在殿里见到了一个长发女子。


赵小棠明显有敌意,我可以理解。彼时三殿下听说赵棠来了,从屏风后出来迎一迎。那长发女子知礼地对三殿下一礼,三殿下颔首:“给客人倒茶,回去等我吧。”


我盯着那女子看,段小薇的脸放在这样的环境下,也是适宜的。尤其是她安静又像小鹿一样的神色,令人想要保护。三殿下对她没有生分,像是行云流水一般。在她给赵棠倒茶时,赵棠手一扬,明显是故意把茶盏打碎一地。三殿下平声道:“小棠。”面色稍冷了些。


赵棠却忤逆了她的意思,指着段小薇模样的女子,傲慢又决绝:“你下去,这儿没你说话的地。”段小薇显得局促无助,三殿下只喝了口茶,端着茶盏在手间摩挲。我也并非草木,下意识出面扶了下小薇,赵棠随即呵斥我撒手。我蹙眉反驳了一句:“小姐这是何苦。她不过是听命办事……”


赵棠朝我冷然一笑:“好一个听命办事。你知道她是谁么?”她带着鄙夷,微微仰面抬起下巴:“她是大皇子派来的细作。”


尴尬而暴露的气氛让本来就处在高温的环境,变得更加剑拔弩张,难以继续。三殿下默许了我扶段小薇下去,她已经明显压抑着哭而发颤。我没法子细问她的身份,只安慰她不要过心,赵棠是小姐,说什么做什么只凭着她自己来。等我阖上门的时候,才有机会问内侍个中情况。


“五年多前大皇子将她送给三殿下。三殿下当时刚……总之,就收下了她。她有次偷了三殿下的奏章,被我等抓住,三殿下同她谈完后并没有发落她,她又服侍了一段时间,便自请出宫为三殿下进香祈福了五年,这个月刚回来。”


我明白了其中情由。那赵棠也不算冤枉了她,更何况她的确要害三殿下,我也不免抵触。但我沉默片刻了,后知后觉地问:“你说,三殿下当时刚……刚什么?”


他看了看四周,摇摇头。我迟疑了下:“我不可以知道吗?”又想一想,“还是,我家小姐不能知道。”


那内侍耸肩:“赵小姐知道。”


我不免更奇怪,只听他继续说。他压低了声音:“那时是三皇妃刚离世。三殿下不愿意别人提起。”


这我就不能问下去了。她纳了新的女子不奇怪,但既然知道是细作还留在了身边,这就是特殊之处。我透过窗户看了眼仍然有些垂泪的段小薇,莫名觉得她很美,所以三殿下把她留了下来。我问:“她叫什么名字?”


内侍答:“薇。”


我转过头来:“为什么她和渲都是一个字?”


内侍有几分感慨道:“豢养的人,自然是没有姓氏的,只是为主子所有。但这样的人又怎么能和主人共用一个姓氏呢?”我很自然地联想到“轻尘”这个名字,她也没有姓氏。我正出神时,内侍对我客气笑道:“姑娘有名有姓,良家出身,就算不是正经主子也是受人尊重的,不必想那些了。”


我脸上不自觉地发热,实则我只是顺口交出了自己前世的名字,我不习惯换别的名字。一切都变了,身边的人也都变了,但只要我叫孔雪儿,我就还是我自己。我看向薇时心里泛起的淡淡的嫉妒,让我感觉我还是我自己,我还保留着前世的记忆。不然我自己都不清楚,扮演久了“轻尘”这个角色,我还能不能回归自己,回归我的本心?


还是,丢失我对刘雨昕的感觉,我曾经珍视的一切。


那天令我惊讶的是,赵棠和三殿下吵了一架。应该说是赵棠单方面地发脾气,三殿下没有搭理,只把她赶了出去自个儿反省。我平日里看她张牙舞爪惯了,她突然受了委屈憋屈起来,我反而有些心疼。七月的天时而艳阳高照,时而暴雨如注,猝不及防。我看突然下起大雨,忙活着将外头的花挪到室内,正见赵棠缩在榻上垂着头,好像哭过的样子。


我上前嘘寒问暖,安慰了她两句。她轻轻拍开了我,抗拒我对她的关心。我微笑:“就算说错什么,三殿下也不会记仇的……实在不行,我去找宫里的内侍,总还能再相见。”


赵棠倔强地打断了我的话:“我没错!”


“好…好,你没错。”我嘴拙,也只好这样。我晓得她爱吃蛋黄酥,今早她不肯吃早膳的时候我做主给她留在一盒,这时正好拿出来哄她。她有点摇摆不定地看了眼,最终还是妥协,拿起一块吃。一边说:“三殿下凭什么对她这么好……一个细作,应该杀掉才对。”


我蹙了蹙眉:“别这么说……”


她问:“别说什么?”


我有点难以启齿,不过还是说实话:“杀,也有点太重了。薇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孩子,可能是三殿下可怜她,想来她也没什么危害了。”赵棠掰开酥,看看里头是不是她爱吃的红豆馅,不是的话就扔给我。顺口继续:“不,她能活着,就说明还有她的用处。比如…她知道些什么。”


我心里隐隐有个猜想。赵棠认真地对我说:“三殿下曾经有个皇女妃。就在那女人来之前,突然去世了。”


赵棠郑重地注视着我的眼睛。


“因为这个,三殿下错失了成为皇太女的机会。”


我虽然对此心湖波澜迭起,也不至于失态,这些还算是我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为什么…这样会错失。”


“因为陛下认为,是三殿下杀了皇女妃。”


赵棠给了我一个意想不到又难以辩驳的答案,让我悚然一惊,额头发汗。


我怔然,心底像被打翻了什么,七零八落。这些碎片幽幽的自个儿烧起了火,同外头的雨一起下,一起烧,在这天地间共呼吸、共命运。我垂下头,半张脸都埋在阴影里,话语确强硬到冰冷:“不可能。”


————

三皇女妃死时年仅二十四岁。

在三皇女妃死后一个月,皇帝下旨册封大皇子为东宫太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