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刘黑仔

90浏览    3参与
晏晏这么可爱为啥不搞他

电影碎片

#明月几时有#


真人真事改编。类纪录片形式,由 彬仔/梁家辉 讲述的一段香港抗日历史。

很文艺很美、彩蛋是久石让(大师总让我有种我太污浊了不配听这么好音乐的感觉...

译名Our Time Will Come确实差些味道。

总之是电影院容易睡着的那种。当然了,看男神的另算。


英雄与众生,众生皆英雄。

刘锦进/彭于晏

“其实,我们可以这样告别已经很好了”

“你知道我跟我战友是怎样告别吗——”

“真的,我觉得上天已经对我们不薄了”

(然后历史真的...看到了吗别乱立flag啊求您了)


李锦荣/霍建华 护不了女友、许不了未来、还得...

#明月几时有#


真人真事改编。类纪录片形式,由 彬仔/梁家辉 讲述的一段香港抗日历史。

很文艺很美、彩蛋是久石让(大师总让我有种我太污浊了不配听这么好音乐的感觉...

译名Our Time Will Come确实差些味道。

总之是电影院容易睡着的那种。当然了,看男神的另算。


英雄与众生,众生皆英雄。

刘锦进/彭于晏

“其实,我们可以这样告别已经很好了”

“你知道我跟我战友是怎样告别吗——”

“真的,我觉得上天已经对我们不薄了”

(然后历史真的...看到了吗别乱立flag啊求您了)




李锦荣/霍建华 护不了女友、许不了未来、还得 陪酒卖笑 陪聊诗词小心做情报

“我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就先行礼”

“我没有什么不放心、你就当我一时冲动吧”


张咏贤/春夏 和 方母/叶德娴 被逼着给自己挖墓。

“如果你能活着离开这里,记得告诉方姑,我不会说的、我不会连累别人的”


方兰/周迅 家国难两全( 大花的哭戏果然绝了

“你不会。”

“我作不了决定。”

“我们走吧。”

——所以啊哪来那么多幸福美满,不过是你不知道的牺牲罢了。





张软软

最后一夜

  今年冬天的矿场好像特别冷,这十二月才刚过了一半,老谷已经病了两次,晚上在棚子里睡觉,裹了两床被子还是觉得脚趾头是冰凉的。


  这一年来老谷是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他在矿山上挖掘的时间越来越短,从天天去到一个礼拜去三天,再到现在一天都去不成了。


  但老谷仍然觉得,老子的47个兄弟就在下面,早晚也要挖出来,人都讲究个入土为安,煤渣子又不是土,人死了就死了,怎么也得好好埋埋,连地方都选好了,矿场后身有个树林,树林子里有一小片空地,那里是个埋人的好地方,紧着点埋,能放下47个人。


  想到这儿他把身上那床破毯子卷了卷,自从他不在矿上逮...

  今年冬天的矿场好像特别冷,这十二月才刚过了一半,老谷已经病了两次,晚上在棚子里睡觉,裹了两床被子还是觉得脚趾头是冰凉的。

 

  这一年来老谷是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他在矿山上挖掘的时间越来越短,从天天去到一个礼拜去三天,再到现在一天都去不成了。

 

  但老谷仍然觉得,老子的47个兄弟就在下面,早晚也要挖出来,人都讲究个入土为安,煤渣子又不是土,人死了就死了,怎么也得好好埋埋,连地方都选好了,矿场后身有个树林,树林子里有一小片空地,那里是个埋人的好地方,紧着点埋,能放下47个人。

 

  想到这儿他把身上那床破毯子卷了卷,自从他不在矿上逮着人就说这下边埋了47个人之后,矿场老板对他的态度好像一天好似一天,也是见他一个老头子可怜,隔三差五派工人接济接济,他们也不用钢盔接尿了。

 

  虽然这儿条件不好,但是老谷住着踏实,明知道兄弟们就在脚底下,反倒不总想着念着。

 

  人就在这儿,只要他不跑了,兄弟就跑不了。

 

  老谷其实心里还想着点别的事情,这件事情谁也不知道,他想着找到九连的兄弟了,就能回老家了,老家还有个比他小两岁的童养媳等着。

 

  但是他想的不是童养媳,是他四五年的时候在广东见到的一个后生,操着一口还算标准的官话,其实说方言也成,老谷是福建人,怎么着都能听懂。

 

  后生说自己是游击队的,身子长得结结实实的,就是脸有点黑,大家都管他叫刘黑仔。

 

  老谷觉着这名字好记,跟自己的名字一样好记。

 

  刘黑仔是来执行任务的,在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小地方待不了多久,而老谷是想要去找部队打仗的,老谷自己也发现了,这辈子自己没干别的,把自己的命都耗在找部队上了。

 

  但是老谷觉得这个刘黑仔不一般,等到他长到自己这个岁数,一定是个好后生,不像自己这么认死理儿。

 

  认死理儿也没啥不好的,要是他不认死理儿,九成半是找不见自己这些兄弟的。

 

  夜深人静的时候刘黑仔和老谷说上了话,老谷说打完了仗还回福建去,家里有童养媳等着,刘黑仔说他一定要回香港去,香港也有人在等。老谷觉得刘黑仔说的有道理,谁不想家里有个人等着呢。

 

  尽管老谷不知道香港是什么地方,但俩人还是絮絮叨叨说了大半宿,直到天快亮了才放了泡尿,各自睡了一睡。

 

  分别的时候刘黑仔对着老谷说了句:“胜利之后见。”

 

  老谷还觉得刘黑仔说的有道理,胜利之后见,等胜利之后都回了老家,离的也不算远,他想着只要肯找,总是会找到的。

 

  可这新中国成立都这么多年了,老谷却被这推不平的煤山绊住了手脚,他想找刘黑仔的事情就一推再推,当年见刘黑仔的时候,这后生看着也就二十几岁,多等几年也不打紧,老谷这样在心里安慰自己。

 

  等埋了我的兄弟,就去找你。

 

  老谷感觉外面好像落了雪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那老头今天怎么不见起来呢。”

 

  矿上的工人吃了早饭都来出工,路过老谷的棚子看着门居然还管着,这点儿老谷早该起来了,坐在门口吃冷饭。

 

  胆大的后生踢开棚子的门,其实也算不上踢,老谷的破门半大孩子放个屁都能崩开,才发现老谷的身子早就硬了,屋里头冷得很,看样子火盆前半夜就灭了。

 

  老谷死了,仅剩的私人财产是矮桌上放着的半块馒头,和一张写了两行字的纸,这可能是老谷这么大岁数会写的所有字了。

 

  有识字的工人拿过来在亮光下看,大字写的是一三九团三营九连,歪七扭八的面前是个字,角落里更拧巴的是三个小字:“刘黑仔”。

 

    “刘黑仔?是不是东江纵队的刘锦进?”

 

  工人们里也有南方人,听说过刘黑仔的名字。

 

    “就是刘锦进,我老家是广东的,老家的人都叫他刘黑仔。”

 

    “可是刘黑仔46年就死了啊。”

 

  几个工人嘀嘀咕咕的小声交谈着,便用床上铺着的草席和被子卷着老谷的身体,拿麻绳捆了抬到了树林里,树林里有一片空地,工人们觉得那里是个埋人的好地方,花了半个上午的时间,在冻得梆硬的大地上挖出一个坑来,埋了老谷。

 

  老谷就觉得,这里是个埋人的好地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